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马哈迪·莫哈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

马哈迪·莫哈末
Mahathir bin Mohamad
医生
S.M.N.英语Order of the Defender of the Realm D.K.英语Royal Family Order of Kedah
Mahathir Mohamad addressing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September 25 2003).jpg
2003年9月25日在聯合國大會上演說
马来西亚 第4任馬來西亞首相
任期
1981年7月16日-2003年10月31日
国家元首 最高元首苏丹阿末沙
最高元首苏丹马末·依斯干达
最高元首苏丹阿兹兰沙
最高元首端姑查法
最高元首蘇丹沙拉胡丁
最高元首端姑米占·再纳·阿比丁
最高元首端姑賽西拉祖丁
前任 胡先翁
继任 阿都拉·巴達威
个人资料
出生 (1925-07-10) 1925年7月10日(92歲)
吉打 吉打亞羅士打
国籍  马来西亚
政党 Pakatan-harapan-logo.jpg 希盟MY Logo PPBM.png 土著团结党(2016年8月-)
国阵 巫统(1946年-1969年,1972年-2008年,2009年-2016年)
配偶 茜蒂哈斯玛
专业 醫生
宗教信仰 伊斯蘭教遜尼派

馬哈迪·莫哈末医生马来语Tun Dr. Mahathir bin Mohamad;昵称Dr. M或Tun M;1925年7月10日)是马来西亚第四任首相,同時也是一名作家和醫生,被尊稱為「馬來西亞現代化之父」,執政長達22年107天,是馬來西亞任期最長的首相。自1946年加入新成立的巫统开始,活跃于政治至今已超过70年。

在吉打亚罗士打出生及成长,马哈迪在学校表现优异,后来成为了医生。在1964年前还未进入国会时已活跃于马来西亚最大的政党巫统。他担任一届议员后败选,他反对首相东姑阿都拉曼而被开除巫统党籍。当东姑辞职后,马哈迪重新加入巫统和进入国会,被委任进入内阁。1976年升官为副首相,1981年在前任胡先翁辞职后宣誓就任首相。

在他擔任首相期間,馬來西亞經歷了惊人的经济演变和前所未有的迅速發展,马来西亚拥有完善设施、良好的投资环境和世界级的海港。馬哈迪在任期間马来西亚的地理景观经历了巨大的演变,这些演变包括建造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地標雙峰塔、世界級的吉隆坡國際機場、世界级的雪邦国际赛道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馆、建造連接北馬到南馬,馬來西亞最長的高速公路南北大道和建造多條高速公路、建造首都輕快鐵、發展吉隆坡城中城(Kuala Lumpur City Centre)、發展布城和發射多枚“MEASAT”人造卫星[註 1],以及其他项目,包含发展國有大企業、製造強國等等。

馬哈迪是一名極具爭議性的政治領袖。在其擔任首相期間,他被認為是把馬來西亞带上国际舞台的現代化的工程師,惟其威權和独裁的領導方式及其裙帶作風使他備受批評。擁有「Dr. M」之稱的馬哈迪·莫哈末,他是第三世界发展的倡导者,在國際舞台上也非常積極,與新加坡華裔李光耀一樣,特別是以熱切推動「亞洲價值觀」著稱,使國家邁向與東亞文化圈十分相似的發展過程,使他在南亞馬來族裔領袖中獨樹一格。若與馬哈迪未上台前相比,現今馬來西亞已發展成為一個高度現代化的新興工業化國家。他將自己的思想記載在其著作《馬來人的困境》裡面。

马哈迪身为政治领袖,连续赢下5届大选及在巫统领导层内击退一系列的对手。然而,他的权力集中却牺牲了司法独立和马来西亚皇室的传统权力和特权。他使用争议性的“内安法令”来扣留活跃人士,非主流宗教人物,还有政治对手包括他革职的副首相安华·依布拉欣。马哈迪遏制公民自由及对西方利益与经济政策的批评使得他与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关系变得困难重重。

他退休了仍活跃于政治。他2006年开始猛烈批评其提拔的继任者阿都拉,还有2015年的纳吉[1] 他的儿子慕克里到2016年初是吉打州务大臣。2016年2月29日马哈迪宣布退出巫统,理由是巫统党内人士仍支持纳吉的行动,其他原因是26亿令吉事件及一马公司风波的发展。[2] 9月16日,社团注册局批准了马哈迪新注册的政党——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 (PPBM))的成立。马哈迪目前是党总裁。[3]

出身,童年与行医[编辑]

马哈迪父亲创立及马哈迪就读的学校苏丹阿都哈密学院

馬哈迪于1925年7月10日生於英属马来属邦吉打州首府亞羅士打的一个贫穷家庭,[4] 出生证却列其出生日期为12月20日,实际上他出生于7月10日。他的传记作家巴里·怀恩(Barry Wain)解释12月20日是“随意”使用的日期。马哈迪的父親莫哈末·伊斯甘達(Mohamad bin Iskandar)来自槟城,[5]是一名拥有南印度喀拉拉邦血统的马来人,[6] 母親旺·登巴旺(Wan Tempawan binti Wan Hanapi)是马来人,是古代吉打宰相家族後裔[7][8];祖父依斯甘達·古蒂(Iskandar Kutty)為印度馬拉雅拉姆人穆斯林,也是也门人的后裔,19世紀由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带领下,從喀拉拉邦移民到檳城喬治市,在吉打王宫教导英语[9];祖母茜蒂·哈娃(Siti Hawa Iskandar)則來自柔佛廖內[10]。马哈迪不是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也不是宗教或政治家庭。[11]

年轻时期的马哈迪及西蒂哈斯玛

马哈迪的父亲是亚罗士打苏丹阿都哈密学院(Sultan Abdul Hamid College)第一任马来校长[9],社会经济地位低,意味着女儿无法入读中学,母亲是吉打王室的侍者[9]。双亲皆曾有过各自的婚姻,马哈迪有六个半血兄弟姐妹及两个同血兄弟姐妹。

马哈迪是个勤劳的学生。由他父亲施加的纪律促使他学习,及对运动有少许兴趣。他在筛选制的英语中学赢得了一席之地,因为他在小学时期比其他同龄同学更会说流利的英语。[12]二战日占马来亚而学校关闭时期,他开始从商,先是卖咖啡,后来还有卖炸香蕉及其他零食。[13] 战后,他以高分中学毕业,升学至位于新加坡的爱德华七世医药学院(现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部分)学医。[14] 在那里他遇见了未来的妻子,医学同学西蒂哈斯玛(Siti Hasmah Mohamad Ali)。毕业后,马哈迪在1956年结婚之前就职政府服务的医生。他回到亚罗士打后次年开始自设诊所行医。作为城镇里唯一成功行医的马来医生,让他可修建大房子,投资生意及甚至请司机驾驶他的庞蒂克卡塔丽娜。[15][16] 他和西蒂哈斯玛与1957年诞下了第一名孩子玛丽娜,之后在28年内再诞下三个孩子及领养另外三个小孩。[17]

早期政治生涯[编辑]

马哈迪在日占马来亚时期结束后开始活跃于政治,参与了抗议赋予非马来人公民权的短命马来亚联邦[18] 后来他在医学院争取马来人的平权运动。在学院期他在海峡时报及学生期刊设立署名"C.H.E. Det"的专栏,激进地鼓吹马来人权益,如恢复马来语为官方语言。 当马哈迪在亚罗士打行医的同时,已经活跃于巫统,在1946年巫統成立之初就成為首批黨員;在1959年马来亚独立后的第一届大选时期,他已经是吉打州党主席。[19] 尽管他在巫统拥有高职,但马哈迪却不是1959年大选的候选人,因为他跟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不同调。这两位吉打人的关系紧张,是因为马哈迪曾批评东姑同意英国及英联邦部队在马来亚独立后可继续驻扎。现在东姑拒绝马哈迪的计划,即推行成为巫统候选人的最低教育资格门槛。对马哈迪来说,这是延迟让他进入国家政坛的“抗议”。这延迟只拖了五年一届,在1964年大选,他以39岁歲之龄当选亚罗士打属下的哥打士打南区国会议员。[20]

马哈迪在一个政局不稳的时期当选进入国会,身为后座议员参与了当时的冲突:新加坡,一个经济强大华人占多数的州属在马来西亚的未来。他向新加坡的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叫嚣攻击该党“亲华人”和“反马来人”,还有指其领袖李光耀 “傲慢”。后来新加坡在马哈迪就任国会议员第一年间被驱逐出马来西亚。[21] 不过,尽管马哈迪作为一个突出的后座议员,他却在1969年大选被伊斯兰党尤索夫拉瓦打败而失去议员职。[22] 马哈迪把这次败选归于华人选民投票转向,从巫统改至伊斯兰党(在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只有两大马来人政党派出候选人竞选,让华人选民在马来人主义的巫统还是伊斯兰主义的伊斯兰党之间做出选择)。[23] 执政党联盟的挫败导致了1969年5月13日爆发冲突,这马来人和华人之间的冲突使上百人死亡。上一年,马哈迪已预料到种族冲突的爆发。现在在国会外,他公开批评政府,并致函批评首相东姑无法维护马来人利益。这信后来公开,并促东姑辞职下台。[24] 年终,马哈迪被巫统最高理事会开除成员及被开除党籍,而东姑则被说服不逮捕他。

但他並未屈服,在政治荒野时期,马哈迪写了他第一本书《马来人的困境》(The Malay Dilemma),闡釋馬來民族積弱不振的種種原因,并在书里发表了他对马来社群的愿景。此书指政府必需要足够地资助马来人以取得平衡,使马来人在经济利益不会被华人所支配,在时间的推移下可让马来人有竞争力,到时马来人可以抛弃马哈迪所看到的“不愿艰苦工作”特点,以及不会“欣赏货币和财产的真正价值”。[25] 1970年出任首相的阿都拉薩很欣賞這本書。该书因也记载马哈迪批评东姑政府而被禁,后来该禁令在马哈迪1981年就任首相后解除。尽管他是禁书作者,他受委成为副部长及部长。[26] 学者米尔尼(R. S. Milne)和毛兹(Diane K. Mauzy)指马哈迪无情的攻击促使首相东姑在1970年辞职下台。[27]

回归政治及升官[编辑]

1970年东姑辞职后由阿都拉萨取代。拉萨劝请马哈迪回归巫统,在1973年委任他上议员。[28] 此後,馬哈迪迅速成為一顆政治新星,他在拉萨政府里升官快速,1973年回到巫统最高理事会,在1974年受委教育部长。他也在1974年大选回归国会下议院,在吉打州属下的古邦巴素国会议席无对手下当选。 他身为教育部长的第一行动是增强政府对马来西亚大学的控制,尽管在学术领域有很强的异见。[29] 他也开始限制大专学府的政治活动,并赋予他的部门权力可对政治活跃的学生和学者采取纪律行动,及利用奖学金条件来使学生远离政治。[30]

1975年,马哈迪当选成为巫统三位副主席的其中一人。该党选被视为继承党领导的竞争,因为党主席拉萨及署理主席胡先翁的健康欠佳。拉萨属意的参选人都中选:前马六甲首长嘉化巴巴吉兰丹王室成员兼富裕商人东姑拉沙里和马哈迪。次年拉萨逝世后,胡先翁继承了党主席兼首相,并且要在三位副主席之中选一位成为副首相,同时他也考虑了雄心勃勃的部长加沙里沙菲宜。马哈迪的对手们都有政治弱点:加沙里在副主席竞选中失利,不够巫统党员的支持;嘉化没有高等教育学历及英语不佳; 而姑里则是年轻没经验,还有重要的是未婚。但胡先翁也很难决定,因他与马哈迪不是亲密伙伴,了解到选择马哈迪会得罪东姑,东姑仍然在世及尊为马来西亚独立之父。经过六个星期的犹豫不决,胡先翁最后在惊讶之下选择了马哈迪成为他的副手。这次的提拔意味着马哈迪将会继任首相。[31][32]

马哈迪被认为是个成功的教育部长及贸易及工业部长(1978–81) 在就职贸工部长后期,他实施了“重工业政策”,成立官联集团多元重工业(HICOM)来投资可长期发展的制造业如本地汽车工业。[33] 他在部门里花许多时间进行各种海外访问,宣传推销马来西亚。

不过,马哈迪不是个有影响力的副首相。胡先翁是个谨慎的领袖,拒绝了马哈迪许多大胆的政策建议。当胡先翁和马哈迪的关系渐行渐远时,嘉萨里和姑里成为了胡先翁的亲密顾问,在他们为胡先翁决策时时常绕过职位比他们更高的马哈迪。尽管如此,胡先翁最后因健康欠佳而在1981年放弃权力,马哈迪在无对手及他的祝福下继承了他。[34]

首相[编辑]

国内事务[编辑]

56岁的马哈迪在1981年7月16日宣誓就职首相。[35] 他的第一个行动是释放内安法令下扣留的21个扣留者,包括记者沙末依斯迈及在胡先翁内阁担任副部长的阿都拉阿末,因被怀疑进行地下共产党活动。[36] 马哈迪委任其亲信慕沙希淡成为副首相。[37]

初期 (1981–87)[编辑]

马哈迪在掌权后首两年成功度过两个挑战,即在巫统内巩固他的领导及带领国阵政府赢得1982年大选。[38][39] 1983年,马哈迪为削弱王室对政治的影响,开始对马来西亚王室进行“对抗”。马来西亚最高元首是轮任制,下一任将轮到霹雳州苏丹依德里斯沙二世,或者是争议的柔佛州苏丹依斯甘达就职。马哈迪对这两位苏丹做出慎重保留。两位都是活跃的州统治者,而依斯甘达几年前曾涉及刑事案。[40][41] 马哈迪试图先发制人,对新任的最高元首限制权力,在国会提呈宪法修正案允许国会通过的法案在最高元首没有同意的15天后自动同意生效。该提案也要移除最高元首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的权力,并转至首相。当时的最高元首彭亨州苏丹阿末沙原则上支持这些提案,但后来他发现该提案也会让州议会通过的法案也会无需通过州苏丹自动批准而撤回支持。受到其他州苏丹的支持,最高元首拒绝同意已在国会轻松通过的宪法修正案。[42][43] 当民众意识到这个僵局,苏丹拒绝向政府妥协时,马哈迪发动集会来表示他受到公众支持。虽然报章报导政府一方的集会,但有另一个集会有一些马来人,包括一些保守派巫统政治人物,还有一大部分的华人支持苏丹。五个月后,马哈迪和苏丹同意妥协。最高元首仍掌有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的权力,但如果拒绝同意法案,法案将会回到国会,再通过时将会无视最高元首的否决权。[44]1993年,在马哈迪的推动下,马来西亚国会通过了取消马来西亚各州苏丹享有刑事和民事诉讼豁免权的法案,即王室成员可被起诉或被定罪。

在经济方面,马哈迪从前任者继承了新经济政策,即制定来提升土著(马来西亚马来人及部分原住民)的经济地位,及在企业所有权和大学录取领域中设立目标扶持。[45]马哈迪也在1980年代早期积极推动官联企业私有化,原因是想像当时的撒切尔极力推行经济自由之外,还有他认为配合扶持政策可以给土著经济机会来参与土著企业。[46] 他的政府私营化航空,水务及通讯公司,到1990年中期当中一年有约50个企业加速完成了私营化。[47] 当私营化整体上提升了马来西亚人的工作环境及为政府带来更多盈利的同时,但很多私营化计划却没有进行公开招标程序直接让支持巫统的马来人获益。当时其中一个著名的基础设施计划如衔接泰国边界至新加坡的南北大道,该高速大道建造合约颁给了巫统的商业公司。[48] 马哈迪也监督了汽车制造商普腾的成立,作为一个马来西亚政府及三菱的合资企业。直至1980年末,普腾在保护性税务下克服了低需求及损失,成为东南亚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及盈利企业。[49]

在马哈迪担任首相的初期,马来西亚正在经历着马来人的伊斯兰复兴风潮,马来人变得更宗教虔诚及更保守。曾经在1970年代加入巫统主导的政府的伊斯兰党,在曾于1969年大选打败马哈迪的党主席尤索夫拉瓦领导下,对此复兴风潮中采取日渐强硬的伊斯兰主义立场。马哈迪尝试吸引宗教选民,成立几间伊斯兰机构如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在政府的监督下推广伊斯兰教育。他也招揽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主席(ABIM)安华·依布拉欣加入巫统。在某些情况下,马哈迪政府对更极端的伊斯兰主义者进行镇压。依布拉欣利比亚( Ibrahim Libya)是个著名的伊斯兰主义领袖,在1985年被警方射杀;宗教派别奥尔根(Al-Arqam)被禁,领袖阿沙阿里(Ashaari Mohammad)被内安法令逮捕扣留。[50] 马哈迪在1986年大选中压倒性打败伊斯兰党,巫统参选84国会议席赢得83席,让伊斯兰党仅赢得1席。[51]

扩大权力 (1987–90)[编辑]

马哈迪在1986年大选胜利制造任何的政治支配印象很短暂。1987年他的巫统党主席职受到姑里的挑战,同时也会影响首相职。姑里的仕途在马哈迪下被“贬职”,从财政部长转至贸工部长。姑里受到在去年辞去副首相职的慕沙希淡支持。慕沙希淡曾与马哈迪是亲密伙伴,但慕沙希淡指马哈迪不再信任他而辞职。姑里和慕沙希淡组队分别参选巫统主席及署理主席职,挑战马哈迪及他新挑选的副手嘉化巴巴,前者团队被称为B队,后者被称为A队。马哈迪的A队有报章,党重量级领袖,还有最高元首依斯甘达的支持,但一些显著人物如阿都拉巴达威则支持B队。在1987年4月24日的党选中,A队获胜。马哈迪以微差票数重新当选,获得761党中央代表票,而姑里只得718票,嘉化巴巴以明显多数票击败慕沙希淡。马哈迪很快地把7位B队成员移出内阁,但B队不接受败选而提起诉讼。1988年2月高庭做出意想不到的判决,宣判巫统是非法组织,因为有一些支部没有合法注册。[52][53] 两派立刻以“巫统”之名注册新党,马哈迪派成功注册“新巫统”(UMNO Baru),B队注册了“马来西亚巫统”(UMNO Malaysia)但被拒绝。“马来西亚巫统”在姑里的领导,以及还健在的前首相东姑和胡先翁的支持下注册了四六精神党[54]

惊险度过了政治危机后不久,马哈迪转向对付司法界,担心B队针对“新巫统”做出的抗议注册上诉成功。他转向国会提呈宪法修正案,移除高庭进行司法审核的权力,高庭届时只能在特定行动下让国会批准才能进行司法审核。最高法院大法官沙烈阿巴斯(Salleh Abas)做出了回应,向最高元首致函抗议信。马哈迪之后以“严重的行为不当”之名革除沙烈,表面上该信是违反协议的。由马哈迪成立的裁决小组判定沙烈有错,推荐最高元首革除沙烈。其他五位支持沙烈的法官也被马哈迪暂停职务。一个新成立的法院驳回了B队的上诉,允许马哈迪派可以继续使用“巫统”的名字。根据米尔尼和毛兹的说法,此事件破坏了马来西亚司法的独立性。[55]

在政治及司法危机的同时,马哈迪启动了大逮捕,使用内安法令主要针对反对党异议人士进行扣留。起因是政府派遣不谙华语教师担任华小行政四个高职,触发了华社强烈抗议,巫统的盟党马华公会民政党参与民主行动党,抗议这次派遣。巫统青年团也办个挑衅抗议集会触发了马来士兵枪击事件,直到马哈迪介入阻止了巫统进行更大的抗议集会。 之后,马哈迪指示了“马来西亚有史以来对政治异议人士的大逮捕”。在这称为“茅草行动”的警方行动中,有119人被未审先扣的内安法令逮捕扣留。马哈迪辩说这次逮捕是必须的,是避免1969年种族骚乱重演。大部分的扣留者是著名反对党活跃人士,包括行动党领袖林吉祥及9位该党国会议员。三份报章也在这行动被令停止出版。[56]

1989年马哈迪心脏病发作,[57] 康复后在1990年大选率领国阵取得胜利。四六精神党无法在姑里的家乡州吉兰丹外取得进展,而慕沙希淡重返巫统。[58]

国油双峰塔景观及吉隆坡市中心的商业大楼群,是马哈迪执政马来西亚22年下惊人的经济演变证明

经济发展至金融危机 (1990–98)[编辑]

1990年代表着新经济政策的期限结束,让马哈迪有机会勾勒出他对马来西亚的经济愿景。1991年,他宣布2020年宏愿(Wawasan 2020),目标是让马来西亚在30年内成为先进国[59] 该目标要每年国内生产总值平均至少约有7%的成长率。[60] 2020年宏愿其中一个愿景是逐步打破种族隔阂,即要国民以“马来西亚民族”为荣。该宏愿也带着新经济政策的替代品,及国家发展政策(National Development Policy),让政府计划的政策可优惠土著的同时也对其他族群开放。[61] 国家发展政策成功达到其主要目标——减低赤贫。1995年,少过9%的马来西亚人生活在贫困线下,以及收入差距已经缩小。[62] 马哈迪政府削减企业税及放宽金融条例以刺激外资进驻。国家经济每年取得超过9%的增长,使到其他发展中国家试图模仿马哈迪的政策。[63] 1991年马哈迪委任的财政部长安华在1990年代马来西亚经济发展中占了大部分功劳。[64] 政府也乘着经济浪潮在1995年大选取得更多多数优势胜利。[65]

马哈迪在1990年代启动了一系列重大基础设施计划,包括國家石油公司的雙峰塔(曾經是世界最高建築物,目前仍是世界最高的雙子星大樓)、吉隆坡國際機場南北大道雪邦國際賽道多媒體超級走廊峇貢水壩以及布城:新的聯邦行政首都。其中一项最大的计划是多媒体超级走廊,以硅谷为蓝本,迎合趋势在吉隆坡南部一带建立资讯科技产业中心。不过,该计划未能产生预期的投资。[66] 马哈迪的其他计划包括设立马来西亚新的行政中心——布城,在雪邦建设一级方程式赛车道以举办一级方程式赛车。[67] 还有一个最具争议的发展是砂拉越的巴贡水坝计划,此水力发电计划目的是跨南中国海输送电力至半岛以满足电力需求。该水坝计划因后来的亚洲金融危机而展延。[68]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马来西亚受到了金融危机摧毁的威胁。令吉在货币投机活动中暴跌,外资撤离,及主板交易市场指数下跌了75%。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敦促下,政府减少开支,提高利率,但这只会加剧经济形势。1998年,马哈迪开始反对此政策,蔑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条件及支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副手安华,并革除安华的财政部长及副首相职。马哈迪提高政府开支及锁定令吉及美元的汇率,导致国际评论家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批评,当时的经济学者普遍相信外资将因此却步马来西亚。然而,马哈迪独树一帜的政策很快见效,很快地领导马来西亚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经济复苏步伐是当时受金融危机打击国家中最快的。[69]

在馬哈迪的領導下,馬來西亞從一個普通的發展中國家轉變成一個新興的工業化國家,經歷了巨大的經濟成長。在這段期間,馬來西亞的地理景觀也因著多項大型計劃而改變。1997年金融危機前,馬來西亞在全球經濟競爭力排名表上躍居第二十一位,人均年收入從1986年的1830美元增加到1996年的3627美元,國民富裕程度在整個東南亞地區僅次於新加坡和文萊,是泰國的2倍和印尼的5倍。馬哈迪政府也嘗試將馬來西亞打造成區域教育中心的同時,教育及語言政策趨向於寬松與開放,包括讓英語成為許多公立及私立大專院校的教學語言、中小學英文教數理政策,以及讓華文教育組織建立南方學院、新紀元學院及韓江學院。

在首相职的第二个十年里,马哈迪再次跟马来西亚王室对抗。1992年,苏丹依斯甘达的儿子是曲棍球选手,因袭击对手而被禁赛五年。依斯甘达做出回应,决定把柔佛曲棍球队撤出国家竞赛。当这决定受到当地教练批评时,依斯甘达命令他前往王宫并殴打他。 联邦国会一致谴责依斯甘达,马哈迪也抓住此机会移除苏丹对民事及刑事的免控权。报章支持马哈迪的做法,还前所未有地开始报导有关马来西亚王室成员的不当行为指控。当报章公开统治者奢侈的财富时,马哈迪削减对王室家族的拨款 。随着新闻界及政府对抗他们,统治者们屈服了政府的提案,他们拥有的法案否决权在1994年通过的宪法修正案而被削弱。在马来西亚王室的地位及权力被削弱的情况下,怀恩表示在1990年中期的马哈迪成为国家的“无冕之王”。[70]

马哈迪时期建造的新行政中心布城

任期最后几年及继承 (1998–2003)[编辑]

1990年中期,很明显的,马哈迪的权力因他的副手——安华的领导野心而感到严重威胁。安华开始与马哈迪拉开距离,公开宣传他优越的宗教信誉,也似乎表明放宽马哈迪在位时标志性的公民自由限制。[71] 尽管如此,马哈迪仍然继续推举安华为他的接班人,直至他们的关系因亚洲金融危机期间而破裂。当马哈迪摒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议的财政紧缩政策后,他们意见开始出现分歧。在1998年的巫统大会,安华头号支持者阿末扎希批评政府在打击贪腐及朋党主义上做得不够。接下来几个月,马哈迪开始掌控马来西亚的经济政策后,安华已被边缘化。9月2日,他被革除副首相及财政部长职,还有被巫统开除党籍。这革职没有给予直接理由,不过媒体预测这跟巫统大会中出现的册子,宣传他涉及不道德行为的指控有关。[72] 更多指控浮出水面后,出现了一场支持安华的大集会。9月20日,他被逮捕及在内安法令下扣留。[73]

安华在贪腐罪下被控四项罪名,指控安华滥权指示警方威胁恐吓指控被安华鸡奸的人。在安华的审讯之前,马哈迪向媒体表示他相信安华有罪。他于1999年4月被判有罪,入狱6年。[74] 之后的另一个审讯,安华因鸡奸罪成立而被判9年监禁。[75] 该鸡奸罪最后在马哈迪退位后成功上诉推翻。[76]

当马哈迪击倒了其对手,但却在国际社会及国内政治付出了地位及代价。美国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维护安华,指安华是“高度尊敬的领袖”,应该“享有正当程序和公正审判”。[77] 在马哈迪有出席的吉隆坡演讲中,美国副总统戈尔表示“我们持续听到民主的呼声”,包括“马来西亚的勇敢人民在内”。[78] 在1999年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峰会中,加拿大总理让·克雷蒂安拒绝与马哈迪见面,其外交部长与安华妻子旺阿兹莎会面。[79] 旺阿兹莎成立了自由派在野党国民公正党参选1999年大选。巫统在流失大量马来选票至伊斯兰党及公正党以抗议安华的待遇下,失去18国会议席及两个州政权。[80]

在2002年的巫统大会中,马哈迪宣布他将会辞去首相职,许多支持者涌往台上泪流满面地试图挽留他。之后他定于2003年10月退位,给予他有时间以确保他选定的继任者阿都拉有序及没有争议的权力交接,10月31日正式把首相職務移交於阿都拉巴達威[81] 在职首相达22年,马哈迪在退位时是世界上在位最久的被选举国家领导人。[82] 他仍是马来西亚在任最久的首相。

外交[编辑]

在马哈迪时期,尽管他被称为直言不讳的评论家,但马来西亚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普遍良好。 在他任职早期,因对英国大学学费的小分歧而发起抵制英国货运动,这后来被称为“最后才买英国货”(Buy British Last)运动。这促使他开始在亚洲寻找发展模式,尤其是日本,始称为他著名的“向东学习政策”。[83] 尽管争议被英国首相撒切尔解决,马哈迪比起西方仍持续注重亚洲发展模式,他有时批评西方国家的双重标准。[84]

美国[编辑]

马哈迪在1998年于吉隆坡与美国国防部长威廉·科汉会面

虽然马哈迪一直公开批评美国的外交政策,[85] 但两国关系因美国是马来西亚最大外资国而仍然保持着正面发展。 此外,马来西亚军官一直在国际军训计划(IMET) 下被派遣至美国训练。

英国广播公司报导马来西亚与美国的关系至1998年开始变糟,[86] 当美国副总统戈尔在马来西亚举办的亚太经济合作会议中发表演说:

民主赋予合法性印章使改革一定才会更加有效。在遭受经济危机的国家中也是如此,在各种语言上我们持续听到民主的呼声,如:People Power, doi moi, reformasi。今天此时此刻我们也听到来自马来西亚勇敢人民中的呼声。

戈尔和美国也批评针对马哈迪前副手安华的审讯,标签这是一场“审讯秀”,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称此审讯为“低俗的场面”。[87] 还有,安华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选马来西亚经济政策优秀的代表发言人,包括提出上调利率。在今日大马的文章里有评论指“戈尔的评论对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和更广泛地包括日本在内的政府做出非常微妙的攻击,抵制了美国进一步市场改革的需求。”[88] 戈尔支持烈火莫熄运动的要求马哈迪下台要求,对马哈迪来说是个诅咒,并表示“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人如此粗鲁。” 这也总结了马来西亚人的期望,即嘉宾不应该对主持人表示不满。[89]

然而马哈迪的观点在这次活动之前已经扎下了根基。例如在1997年东盟峰会,他发表谴责“世界人权宣言”的演说,称之为美国和其他国家试图将其价值观压迫性地强加给亚洲的手段。他补充比起公民自由,亚洲需要的是稳定及经济成长。这些言论并没有对会议嘉宾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留下深刻的印象。

双方关系陷入冷淡,随着安华被革职及入狱,奥尔布赖特还访问了安华妻子。

然而,马哈迪毫不犹豫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地指责美国。谈到在马来西亚的未审先扣良心犯,他表示“美国的事件表明,在有些情况下需要使用某些特殊权力,以保护公众的总体利益。”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也曾批评马来西亚政府使用内安法令,在2001年总统布什表示“内安法令是个恶法,没有任何国家应该有允许未审先扣的法律。”不过在2004年布什改变了立场,指“我们不能简单地分类马来西亚的‘内安法令’为恶法。”

2003年马哈迪在吉隆坡举办的不结盟运动发表演说,其中的摘录:

如果无辜的人在阿富汗袭击中身亡,还有伊拉克境内的无辜者因缺乏粮食和医疗服务而死亡都是代价,那么在纽约的三千人以及巴厘岛的二百人丧生也只是代价,那么他们的死亡对于行动来说是必要的?

美国驻马来西亚大使玛丽·胡塔拉做出了回应声明:“这些表述在任何标准上是没有帮助的,我在这里告诉你,华盛顿确实注意到了他们。 他们一定会对关系产生有害影响。”

在2003年的入侵伊拉克期间造成了两国之间的额外摩擦,马哈迪高调批评总统布什没有经过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采取行动。

尽管如此,马来西亚与美国关系更加深入了。在2003年众议院小组委员会听证会(序列号108–21)中的美国对东南亚政策里,做出了结论:“尽管首相马哈迪公开发表的言论有时坦率和荒唐,美马关系在各方面如教育,贸易,军事和反恐方面仍然紧密。”

即使在退位后,马哈迪也毫不避嫌地继续对美国做出批评。在2004年他被摘引的言论表示“美国人很多都非常无知,对世界其他地方一无所知……然而他们却是选择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在同样的访问中,他准确预测到布什在2004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成功连任。

澳大利亚[编辑]

马哈迪与澳大利亚的关系(地理上最接近马来西亚的英语圈国家,也是区域外交政策中的重点国家),还有与澳洲政治领袖的关系冷淡。马哈迪和澳洲领导人在1993年降至低点,当保羅·基廷指马哈迪因缺席亚太经济合作峰会是“顽抗者”的时候。(据认为基廷的描述是语言失态,那他脑里想的是“不妥协”。)[90]

马哈迪及其他马来西亚政治人物(还有其他亚洲领导人)也严厉批评基廷的继任者霍华德支持寶琳·韓森,他们的观点被广泛认为是种族主义者[91]

新加坡[编辑]

马哈迪是当时位于英属马来亚新加坡的马来亚大学医药学院校友(马来亚大学位于新加坡的院校后来易名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位于吉隆坡的院校保留原名马来亚大学)他在英国统治期间的1953年在爱德华七世医药学院毕业,成为医生。

不过,在马哈迪执政期间与新加坡的关系较冷淡,在他当政期间出现的争议许多都没有解决。在这期间许多国际课题被挑起,但是在双边解决方面没有取得重大进展。这些课题如下:

  • 新加坡支付马来西亚生水费的最低价格(每1000加仑要马来西亚3仙)
  • 取代新柔长堤的弯桥计划意改善柔佛海峡的水流(后来被马哈迪继任者阿都拉取消)
  • 新加坡的填土工程,影响丹绒柏勒巴斯港口的运输
  • 新加坡共和国空军飞机使用马来西亚领空
  • 白礁岛(Pedra Branca,马来语Pulau Batu Putih)主权(后被国际仲裁庭裁决判属新加坡)
  • 横贯新加坡的铁路主权及有关事件的协议要点
  • 完全停止中央限价订单柜台,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无限期冻结约4.47亿美元的股份,涉及了172000位主要是新加坡人的投资者。[92][93][94]

同时也有正面发展:

  •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在1988年签署协议,马哈迪在柔佛河建造灵桂水坝(Linggui Dam)以提供生水予缺水城市(新加坡)。[95]
  • 李光耀和马哈迪宣布建造天然气运输管,从登嘉楼衔接至新加坡。[96]

李光耀逝世期间,马哈迪在其部落格发表了主题为“光耀与我”的文章。他对李光耀的逝世表示悲伤及哀悼。他说他经常跟这位新加坡老将交锋,但对这新生的国家茁壮成长上提供了不分仇敌的意见。他还写随着李光耀的逝世,东盟在没有李光耀及苏哈多总统下失去了强势领导。[97]

许多政治分析员相信李光耀的逝世,让马哈迪成为东南亚最后的“老卫兵”。[98]

2016年4月,在李光耀逝世一周年里,马哈迪向媒体表示新加坡人必需珍惜李光耀的付出与牺牲,指他是新加坡今日成功的重要关键。马哈迪表示李光耀有责任把新加坡转变成拥有世界级港口和航空枢纽的金融中心 。他说人们全部需要记住这些成就,还有表示李光耀的立场与马来西亚的立场不一样。[99]

波黑[编辑]

波黑,马哈迪被认为是该国特别重要的盟友。2005年6月他访问了萨拉热窝,出席了波斯马市中心附近一座象征马来西亚与波斯尼亚关系的桥行开幕仪式。

他2006年7月在维索科进行三天访问,观赏波斯尼亚的金字型山,几个月后他再次来访。

2007年2月,四个非政府组织即萨拉热窝科技大学,波斯尼亚学者大会,及两个基督教组织塞尔维亚公民理事会及克罗地亚民族理事会,因马哈迪在冲突期间的努力而提名他为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100]

2007年6月22日,他与一组马来西亚商业人士再次访问萨拉热窝,以寻找该国的投资机会。

2009年11月11日,他主持了马来西亚全球商业论坛与波斯尼亚的闭门会议,主席团轮值主席哈里斯·西拉伊季奇也参与了此会议。

2003年马哈迪在布城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交流

发展中国家[编辑]

马哈迪执政期间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和穆斯林国家维持非常稳定和良好的外交关系,并透过许多方式援助这些国家。一些发展中国家及穆斯林国家普遍上也尊崇马哈迪,[101] 尤其是马来西亚取得相对较高的经济成长及马哈迪支持的开放与自由派穆斯林价值观。[102] 外国领袖如哈萨克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称赞他及尝试模仿马哈迪的发展模式。他也是发展中国家最伟大的发言人之一,大力支持南北分歧的弥合,以及劝导穆斯林国家的发展。他致力参与各种非北约集团如东盟,七十七国集团,不结盟运动,伊斯兰国家组织,还有在坎昆举办的世界贸易组织论坛的22国集团

退位时期[编辑]

在退位后,马哈迪受封護國瑪哈拉惹勳章,使他拥有“敦”勋衔。[103] 他承诺“完全”退出政治,拒绝在阿都拉内阁受委名誉职位。[104] 阿都拉立刻标签他是沉静及较少对抗的前首相。在宗教信誉比马哈迪强的情况下,阿都拉反击伊斯兰党在1999年大选的声浪,在2004年大选取得压倒性胜利,在219国会议席中取得199席位。[105] 马哈迪是许多马来西亚旗舰公司的首席执行员,主席或资深顾问,如普腾,首要领导基金会和马来西亚政府掌控的国家石油公司等。[106]

2007年马哈迪出席国庆日庆典

马哈迪和阿都拉在2005年因普腾而开始闹翻。普腾执行长是马哈迪的亲信,在董事会中被开除。在阿都拉的祝福下,普腾出售其中一项公司资产,即摩托车公司MV阿古斯塔,该摩托车公司曾在马哈迪的管理之下。[107] 马哈迪也批评奖励外国车进口准证的做法,指这将会影响普腾的国内销售量,[108] 还有攻击阿都拉取消第二条衔接马新的弯桥计划。[109] 马哈迪控诉他自己的观点在马来西亚新闻媒体里没有足够的报导,虽然他在位首相时期的新闻自由也受到限制,还有吊销报章及监禁记者,他被保护记者委员会列名为“新闻界的十大敌人”之一。[110] 之后他转向博客,在独立媒体当今大马编写专栏及开启自己的部落格。[111] 当他计划发起反对阿都拉在党内的领导时,但未能成功在巫统区部捍卫主席职而无法成为2006年巫统大会的中央代表。2008年大选之后,因国阵巫统在国会失去三分之二席位,马哈迪宣布退党。阿都拉在2009年由其副手纳吉取代后,马哈迪再次加入巫统。[112]

马哈迪继续在国际事务中发表引起争议的言论,一直针对批评以色列,在2012年时他表示:“我很高兴被标记为反犹太人…我怎么可以这样呢,当犹太人经常谈论他们在大屠杀期间所遭受的恐怖事件,表明纳粹同样的残忍和坚强不仅仅是敌人,而且对他们的盟友,也应该试图阻止对巴勒斯坦敌人的无理杀戮。”[113] 马哈迪成立吉隆坡战争罪行委员会,以调查美国,以色列及其盟友在伊拉克,黎巴嫩和巴勒斯坦领土的活动。[114] 他也认为2001年的911事件可能是美国政府自导自演。[115]

马哈迪在2005年发起吉隆坡战争罪行论坛,使他在2006年成立首要全球和平组织(Perdana Global Peace Organisation)。该论坛在与会者的大力支持下结束,他们认为必须认真积极,持之以恒地取缔战争,鼓励全球和平。2010年,首要全球和平组织注册为非政府组织,马哈迪为组织主席。在他的设想下,该组织通过各方面倡导全球和平,如国际会议,会谈,在学校,大学及公共论坛进行推广运动。马哈迪心脏病发作两次,即1989年及2005年后,在2007年进行了心脏绕道手术。手术后还遭受肺部感染,在2010年再次肺部感染而入院进行手术。[116]

2015年随着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浮出水面,马哈迪开始批评首相纳吉,比之前的阿都拉更激烈。 他一直要求纳吉辞职下台。[117] 8月30日,他与妻子西蒂哈斯玛出席了净选盟4.0集会,约有万人集会要求纳吉辞职。[118]

2016年,马哈迪发起了几次的抗议活动,他与希望联盟还有一些非政府组织起草马来西亚公民宣言以示要纳吉辞职。[119][120]2月29日,马哈迪宣布二度退出巫统。纳吉对贪腐指控的回应是集中权力,撤换副首相,冻结两家报章的出版及在国会通过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该法令允许首相拥有前所未有的权力。[121][122] 6月,马哈迪也活跃于两场国会议席补选,为希望联盟的诚信党站台。8月,他与前副首相慕尤丁等人创立土著团结党

2017年,马哈迪宣布土著团结党加入希望联盟。他也被推选为成为希望联盟总裁,还有是潜在的首相人选。[123]

婚姻生活[编辑]

馬哈迪擁有一段非常甜蜜和恩愛的婚姻,其妻子西蒂哈斯瑪是他的初戀,也是他終身的伴侶。

西蒂哈斯玛为人低调以及和蔼可亲。由于为人低调,西蒂并不喜欢时常在镜头前露面、不喜欢接受封号。她也时常关心国内的青少年问题、吸毒问题以及健康医疗问题等等社会问题,她也时常捐款给民间的许多慈善机构。当他受到记者采访时也会时不时地关心记者的工作情况,因此非常受马来西亚人民的爱戴和尊重,并被人民称为“永远的第一夫人”。[註 2][124]

恋爱经历[编辑]

馬哈迪大學期間同班同學有70人,其中大部分是華裔學生,馬來學生只有七人,少女更是只有一個,那就是日後成為馬哈迪夫人的西蒂哈斯瑪。馬哈蒂爾很珍惜這個讀書機會。加上他聰明好學,因此成績在班上是數一數二的,甚至還常常幫助那些功課底子差的人。西蒂是馬哈迪的同學,也是七個馬來同學中唯一的女性。因此,此時的她可謂是倍受寵愛。與平常家庭出生的馬哈迪不同,西蒂來自大城市吉隆坡,出身名門望族,不過,這並沒有阻礙她愛上了貧窮的馬哈蒂爾,因為她欣賞的是馬哈迪的學識和政治理念。在上大學之前,西蒂從來沒有學過物理,她很擔心自己會因此留級。在這種情況下,馬哈迪自然是「英雄救美」,成了西蒂的良師益友了。他們的關係很快就從普通的朋友上升到戀人的關係。這對於馬哈迪來說是一件天大的事,因為過去他除了跟自己家的女性接觸過外,從來沒有跟其它女性交往過,西蒂是他的初戀,也是他終身的戀情。不過,直到兩人心心想通的時候,馬哈迪還是羞於開口。西蒂回憶當年馬哈蒂爾求婚的情景時甜蜜地微笑說:「馬哈迪當時很害羞,他什麼也沒有對我說,只是寫了一張英文寫的LOVE字條給我!」好事多磨當馬哈迪向西蒂家提親的時候,卻遭到了強烈的反對,因為兩家門不當戶不對。不過,好事終成--1956年8月,兩人喜結姻緣。[125]

評價[编辑]

馬哈迪上任後,勵精圖治,實行了一系列促進經濟發展的政策。

1982年初,馬哈迪宣佈「向東學習」政策,即向日本韓國學習。日本和韓國的現代化工程成了馬來西亞的楷模。這也是馬哈迪為了不想照抄西方現代化模式而另覓的新路。

在他的領導下,馬來西亞經濟穩健發展。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前的10年里,馬來西亞經濟年均增長率達8%以上,馬來西亞在全球經濟競爭力排名表上躍居第21位,人均年收入從1986年的1830美元增加到1996年的近4000美元,國民富裕程度在整個東南亞地區僅次於新加坡和文萊。

1998年金融危機使馬來西亞經濟嚴重受挫。馬哈迪在痛斥外匯投機客的同時,拒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藥方」,對貨幣進行管制。經濟專家當時認為,外資將因此卻步,馬來西亞將進入經濟衰退期。然而,馬哈蒂爾獨樹一幟的政策很快見效,領導馬來西亞走出金融危機的陰影,經濟復蘇步伐是受金融危機打擊國家中最快的。1999年,經濟增長率就接近危機前的水平,經濟重新步入了穩步成長的軌道。如今,馬來西亞擁有完善設施、良好的投資環境和世界級的海港。若與馬哈迪未上台前相比,現今馬來西亞已發展成為一個高度現代化的新興工業化國家。

因为努力推动国家经济发展,马哈迪被尊称为现代化之父(Bapa Pemodenan)。[126]

马哈迪在1983年8月23日至1999年10月18日期间住的官邸Sri Perdana,现已成为博物馆 ,名为Galeria Sri Perdana。按照遗产保护原则,该馆的设计与布局得到保留。

马哈迪仍是个争议性人物,一直成为各方面的批评对象。前首相署部长再益在回忆录上表示:“在我心里,我无法接受马哈迪个人是个贪腐领袖的指控。贪腐的人是不会像马哈迪般可以勇敢地发声。财富不是激励他的主要原因,他只渴望权力。”[127]

马哈迪的两个儿子在他退位后开始活跃政治:莫扎尼曾是巫统青年团领袖,后来退出政治注重从商;慕克里兹在2008年当选国会议员,在2013年至2016年成为吉打州务大臣。[128][129]

2010年,编写马哈迪传记的怀恩表示:

马哈迪医生在提升生活素质的同时,也展示其宏伟建筑,还有对马来西亚利益的直言辩护,促成了以前不存在的民族认同感,自豪感和信心。他让马来西亚出现在地图里,大多数马来西亚人对此感到高兴…(不过),他将无法逃避对马来西亚社会造成困扰等许多问题的责任,还有从扩展伊斯兰化至腐败及不平等。在他当政的22年期间,政治行政制度在他个人品牌治理下萎缩和衰退。[130]

争议[编辑]

馬哈迪雖然對馬來西亞的發展貢獻許多,但同時他也是一名極具爭議性的政治領袖,擔任首相期間,被認為是馬來西亞現代化的工程師,惟其威權、獨裁的領導方式及其裙帶作風使他備受批評。

批评土著政策[编辑]

馬哈迪時常在公共場合抱怨和批评馬來人過度依賴土著特權。他經常告訴馬來人如果他們經常依賴土著特權下的津貼,馬來族會變的很弱。但马哈迪的这番言论遭土著组织炮轰,指马哈迪的言论是在挑战马来西亚宪法里的第153条(土著条例)。

馬哈迪在2004年也說,“馬來人大學畢業生的雇用率低於華人大學畢業生,這是因為華人懂得選擇對的科目修讀,所以他們在市場上比馬來人更有競爭力。那些馬來人畢業生,尤其那些來自馬來語環境的學生,一般都不能有效使用英語,不管你文憑上的成績多好,在現實上商場上,雇主只要那些懂得和他們溝通的人。雇主未必是一個馬來人,他可以是個外國人,如果他無法和你溝通,他不會雇用你。”

干预司法[编辑]

马哈迪任内多次对司法部门进行政治干涉。1988年,他为了一些对政府不利的法庭宣判,罢免联邦法院院长和几名最高法院法官,造成司法危机[131]。马来西亚沙巴州亚庇高庭法官陈汉章透露,他在1997年的一场选举官司中宣判执政党候选人当选无效之后,马哈迪欲透过法官仲裁委员会,来革除其法官职位[132]

“林甘影片”事件[编辑]

马哈迪牵涉轰动一时的司法丑闻“林甘影片”[133],在他给皇家委员会的供词中,他承认在委任法官之前会諮询和听取其他人的意见,这些人当中包括商人陈志远[134]

反对伊刑法[编辑]

马来西亚伊斯兰党曾在90年代表示将在吉兰丹州议会提呈伊刑法法案,并寻求通过以便在吉兰丹州实行伊刑法(当时吉兰丹州议会有超过一半的州议员来自伊斯兰党)。经过双方的言语冲突后,马哈蒂尔表示一旦吉兰丹州议会通过并在州内实行伊刑法,他将不惜违宪派遣军队入驻吉兰丹州捍卫原有的英美法系法律制度。

国产计划[编辑]

在一些经济专家的反对下,马哈迪执意复制日本和韩国的重工业计划(向东政策),发展钢铁业(柏华嘉控股Perwaja)、汽车业(普腾Proton)和混凝土业,这些失败的计划带来重大问题和无数的金钱损失。特别是柏华嘉涉及高层贪污舞弊管理不当的问题[135]。专家们反对普腾的理由是马来西亚缺乏宏大的国内汽车市场以及该计划缺乏经济效益。普腾成立以来,马来西亚纳税人支付政府津贴来维持普腾,马来西亚驾车人士因为政府征收高昂关税以保护普腾而需支付高价钱来购买汽车,这使得一些因为公共交通系统欠完善,而买普腾车的马来西亚人承受财务负担[136]

元首职权[编辑]

馬來西亞憲法法定最高元首為國家象徵和國家最高決策人,而最高元首一職則由世襲的9位州統治者選出一位世襲州統治者擔任。90年代,馬哈蒂爾在馬來西亞國會下議院提呈修憲法案,削弱最高元首的權利,這包括最高元首在執行部分職權前需經過民選政府內閣的同意和授權。最終經過辯論後該法案於國會上議院與下議院以三分之二的票數通過並在多日後自動生效。保守派批評馬哈迪剝奪和架空君權,讓自己成為國家的最高決策人。

裙带风气[编辑]

嚴重的裙帶風氣,例如最顯著的是玲瓏集團的哈林沙艾(Halim Saad)、流動電話集團工藝資源(TRI)和馬來西亞航空的达祖丁(Tajudin Ramli)[137]。還有經營檳城造船工業(PSC)失敗的阿明夏(Amin Shah Omar)[138]以及伊佳蘭(Ekran)的陳伯勤(Ting Pek Khiing)。2000年馬哈迪領導的政府以每股8令吉的價格向達祖丁(Tajudin Ramli)買回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的股權,那時,馬航在吉隆坡股票市場的市場股價只有3令吉68仙[139]

撤下副手[编辑]

亞洲金融風暴吹襲下,韓國泰國都換下了政權,統治印尼32年的總統蘇哈托更因其家族貪污濫權被人民推翻。這些訊息都給大馬政壇帶來一定的衝擊。也印證了馬哈迪必須將安華拉下馬以保護本身的首相地位。同年六月的巫統大會,安華與馬哈迪雖然達致互相支持,但巫統黨內的鬥爭卻到如火如荼的地步。在這期間與巫統關係密切的企業,也蒙受巨大的虧損,欠下數十億令吉的債務。其中一些更瀕臨倒閉。企業界普遍希望政府放寬銀行貸款利率,使企業得以呼吸。

安華與馬哈迪在這方面,顯然有著不同的觀點。他不斷地抬高利率。在巫統大會上,安華的支持者巫青團長阿末扎希針對巫統黨內的朋黨主義及裙帶風發炮,此外,阿末扎希也指政府不應顧著拯救大公司,也應拯救小型企業及窮人。這種論點引起巫統代表的不滿,使到阿末扎希成為眾矢之的;馬哈迪更公佈在政府私營化下的名單,強力反駁查希的「朋黨論」,使到阿末扎希窮於應付。

另一方面,一本詆毀安華的書籍「安華不能當首相的五十個理由」,在被塞入巫統中央代表的公事包內。這本書中指安華涉及性醜聞及叛國,引起各界的關注。在安華報警後,警方介入調查,並逮捕了該書的作者阿都卡力。不料爾後竟牽扯出另一段駭人聽聞的事件,警方指有充足證據證明安華涉及性醜聞。9月1日,政府宣佈管制貨幣的激烈措施後,安華的威信受到重挫。翌日,首相馬哈迪宣佈革除安華的副首相及財政部長職,並由即日起生效。這意味著安華的政治前途已經出現前所未有的危機,很可能就此結束。馬哈迪與安華不和的傳言得到證實。

隨著安華革職後,他也被巫統開除黨籍。眾叛親離,加上面對嚴重的指控,他已無法通過巫統體制的管道,來展開政治鬥爭。由於他已不是副首相兼內閣部長,加上被開除黨籍,一些媒體只對他何時被捕、被提控感興趣。因此,這幾天內,安華的談話已不像過去般獲得大篇幅的報導。在這種情況下,安華唯有通過在他的住家發表「政治演說」來爭取支持。外國媒體及電腦網際網絡,也成為他散播「政見」的管道。之後安華被捕入獄,馬哈迪被認為是要打擊黨內外有意挑戰其領導地位的人及派系,他之後更任命平庸的巴達威為副首相,兼後來的接班人。

辱罵武吉士人言論[编辑]

2017年10月14日, 馬哈迪在“爱国锄盗”集会上諷刺納吉阿都拉薩是“误打误撞来到马来西亚的武吉斯海盗”,並要求他「回到印尼蘇拉威西」。此言論招惹馬來西亞及印尼武吉士人團體不滿並要求道歉;引起柔佛蘇丹抗議和雪蘭莪蘇丹下要求警方調查。

注释[编辑]

  1. ^ 截至2016年,马来西亚一共有7枚MEASET人造卫星成功发射。
  2. ^ 在马来西亚“第一夫人”的称号仅有现任首相的妻子可以拥有。因此当马哈迪卸任首相的那一刻起,西蒂也不再拥有其“第一夫人”的称号。

參考資料[编辑]

  1. ^ 马哈迪狠批纳吉不如阿都拉
    不满屡劝不听唯有撤回支持
    . 当今大马. 2014-08-18 [2017-06-12] (中文(中国大陆)‎).
     
  2. ^ 马哈迪宣布二度退出巫统
    呼吁慕尤丁看齐一同退党
    . 当今大马. 2016-02-29 [2017-06-12] (中文(中国大陆)‎).
     
  3. ^ 慕尤丁注册土著团结党!非土著可做附属党员. 2016-08-09 [2017-06-12]. 
  4. ^ Wain 2010,第8页
  5. ^ http://www.mykedah2.com/e_20hall_fame/e202_5_07.htm
  6. ^ https://www.mtholyoke.edu/~teh20y/classweb/worldpolitics/Bio.html
  7. ^ Mahathir Mohamad. A Doctor in the House: The Memoirs of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MPH Group Publishing. 2011: 14;24. ISBN 9789675997228. 
  8. ^ Teoh, Shannon. Dr M admits he has Indian blood. 2011-03-08 [2014-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3). 
  9. ^ 9.0 9.1 9.2 敦马父名莫哈末!玛丽娜:Iskandar是敦马的祖父. 2017-07-31 [2017-08-01]. 
  10. ^ Wain, Barry. Malaysian Maverick: Mahathir Mohamad in Turbulent Times. Palgrave Macmillan. 2010. ISBN 0-230-23873-4. 
  11. ^ Wain 2010,第5–6页
  12. ^ Wain 2010,第6–7页
  13. ^ Wain 2010,第8页
  14. ^ Mahathir Mohamad. Biography.com. [2017-08-06] (美国英语). 
  15. ^ Wain 2010,第11–13页
  16. ^ Beech, Hannah. Not the Retiring Type. Time. 2006-10-29 [2011-02-04]. 
  17. ^ Wain 2010,第14页
  18. ^ Wain 2010,第9页
  19. ^ Wain 2010,第19页
  20. ^ Wain 2010,第18–19页
  21. ^ Morais 1982,第22页
  22. ^ Tan & Vasil, p. 51
  23. ^ Wain 2010,第28页
  24. ^ Wain 2010,第26页
  25. ^ Wain 2010,第29–30页
  26. ^ Morais 1982,第26页
  27. ^ Milne & Mauzy 1999,第25页
  28. ^ Morais 1982,第27页
  29. ^ Morais 1982,第28–29页
  30. ^ Wain 2010,第39页
  31. ^ Milne & Mauzy 1999,第27–28页
  32. ^ Wain 2010,第33–34页
  33. ^ Milne & Mauzy 1999,第64页
  34. ^ Wain 2010,第38–40页
  35. ^ Wain 2010,第40页
  36. ^ Wain 2010,第38页
  37. ^ The exotic doctor calls it a day. The Economist. 2003-11-03 [2011-02-04]. 
  38. ^ Milne & Mauzy 1999,第28页
  39. ^ Sankaran & Hamdan 1988,第18–20页
  40. ^ Milne & Mauzy 1999,第30–31页
  41. ^ Branigin, William. Malaysia's Monarchs of Mayhem; Accused of Murder and More, Sultans Rule Disloyal Subjects. The Washington Post. 1992-12-29. 
  42. ^ Milne & Mauzy 1999,第32页
  43. ^ Wain 2010,第203–205页
  44. ^ Wain 2010,第206–207页
  45. ^ Milne & Mauzy 1999,第51–54页
  46. ^ Milne & Mauzy 1999,第56页
  47. ^ Milne & Mauzy 1999,第57页
  48. ^ Milne & Mauzy 1999,第57–59页
  49. ^ Wain 2010,第97–98页
  50. ^ Milne & Mauzy 1999,第80–89页
  51. ^ Sankaran & Hamdan 1988,第50页
  52. ^ Milne & Mauzy 1999,第40–43页
  53. ^ Crossette, Barbara. Malay Party Ruled Illegal, Spurring Conflicts. New York Times. 1988-02-07 [2011-02-05]. 
  54. ^ Milne & Mauzy 1999,第43–44页
  55. ^ Milne & Mauzy 1999,第46–49页
  56. ^ Wain 2010,第65–67页
  57. ^ Cheah, Boon Keng. Malaysia: the making of a nation.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2: 219. ISBN 981-230-154-2. 
  58. ^ Kim Hoong Khong. Malaysia's general election 1990: continuity, change, and ethnic politics. Institute of South East Asian Studies. 1991: 15–17. ISBN 981-3035-77-3. 
  59. ^ Wain 2010,第1–3页
  60. ^ Milne & Mauzy 1999,第165页
  61. ^ Milne & Mauzy 1999,第166页
  62. ^ Milne & Mauzy 1999,第74页
  63. ^ Wain 2010,第104–105页
  64. ^ Wain 2010,第280页
  65. ^ Hilley, John. Malaysia: Mahathirism, hegemony and the new opposition. Zed Books. 2001: 256. ISBN 1-85649-918-9. 
  66. ^ Wain 2010,第189页
  67. ^ Wain 2010,第185–188页
  68. ^ Wain 2010,第186–187页
  69. ^ Wain 2010,第105–109页
  70. ^ Wain 2010,第208–214页
  71. ^ Stewart 2003,第32页
  72. ^ Stewart 2003,第64–86页
  73. ^ Stewart 2003,第106–111页
  74. ^ Wain 2010,第293–296页
  75. ^ Wain 2010,第297–298页
  76. ^ Wain 2010,第299页
  77. ^ Stewart 2003,第141页
  78. ^ Stewart 2003,第142页
  79. ^ Stewart 2003,第140–141页
  80. ^ Wain 2010,第79–80页
  81. ^ Wain 2010,第80页
  82. ^ Spillius, Alex. Mahathir bows out with parting shot at the Jews. The Daily Telegraph (UK). 2003-10-31 [2011-02-05]. 
  83. ^ Creativity – the key to NEM's success. The Star Online. 2010-08-14 [2010-09-04]. 
  84. ^ see Mahathir Mohamad’s preface to Asia’s New Crisis, edited by Frank-Jürgen Richter, Pamela Mar (eds): John Wiley & Sons, Singapore, 2004, (see Amazon)
  85. ^ Commanding Heights: Dr. Mahathir bin Mohamad. PBS.org. [2008-02-01]. 
  86. ^ World: Asia-Pacific Reform protests follow Gore's Malaysia speech
  87. ^ Butler, Steven. Turning the Tables in a Very Tawdry Trial. usnews.com. 1998-11-15 [2009-03-20]. 
  88. ^ Symonds, Peter. "What Anwar Ibrahim means by "reformasi" in Malaysi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4-12-08., Malaysia Today
  89. ^ Shattered Summit: A high-handed speech by Al Gore started this year's APEC meeting on the wrong foot. It never recovered.
  90. ^ Joseph Masilamany. Mending fences. theSun. 2006-06-29 [2006-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04). 
  91. ^ Nicolas Rothwell. Upsetter tips the apple cart. The Australian. 1998-07-16: 4. 
  92. ^ INVESTMENT IN MALAYSIA. Asia Times. [2012-12-10]. 
  93. ^ 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laysia Extends Deadline in Singapore Exchange Dispute. New York Times. 2000-01-01 [2012-12-10]. 
  94. ^ Malaysia’s stockmarket; Daylight Robbery. The Economist. 1999-07-10 [2012-12-10]. 
  95. ^ http://infopedia.nl.sg/articles/SIP_1533_2009-06-23.html%7C"Singapore-Malaysia water agreements"
  96. ^ http://www.straitstimes.com/sites/straitstimes.com/files/20150323/ST-Special-Edition-150323.pdf%7CPlans for a natural gas pipeline from Terengganu to Singapore.
  97. ^ Kuan Yew and I ← Chedet. chedet.cc. [2017-08-06] (美国英语). 
  98. ^ With Lee Kuan Yew's death, Mahathir Mohamad is the last of Southeast Asia's old guard.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7-08-06] (英语). 
  99. ^ hermes. Lee Kuan Yew was pivotal to Singapore's success: Mahathir. The Straits Times. 2016-04-05 [2017-08-06] (英语). 
  100. ^ "Dr M nominated for Nobel Priz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4-03., , 4 February 2007.
  101. ^ Mahathir to launch war crimes tribunal. The Star (Associated Press). 2007-01-31 [2008-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12). 
  102. ^ Bowring, Philip. Twin Shocks Will Leave Their Mark on Malaysia.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1998-09-23 [2008-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11). 
  103. ^ Mahathir honoured as he steps down. The Age (Australia). 2003-10-31 [2011-02-06]. 
  104. ^ Wain 2010,第307页
  105. ^ Wain 2010,第307–318页
  106. ^ Wain 2010,第322页
  107. ^ Wain 2010,第320页
  108. ^ Backman, Michael. Family ties lubricate Malaysia wheels of power. The Age (Australia). 2005-08-10 [2011-02-12]. 
  109. ^ Wain 2010,第321页
  110. ^ Wain 2010,第323–325页
  111. ^ Wain 2010,第325页
  112. ^ Wain 2010,第329–332页
  113. ^ Dr M says glad to be called 'Antisemitic'. CFCA. [2012-09-29]. 
  114. ^ BrusselsTribunal.org
  115. ^ Roslan Rahman. Malaysia's Mahathir: 9/11 not work of Muslims. AFP News. 2011-09-11 [2014-11-10]. 
  116. ^ Porter, Barry. Ex-Malaysian Prime Minister Mahathir Discharged From Australian Hospital. Bloomberg L.P. 2010-10-05 [2011-02-12]. 
  117. ^ Dr M, BN men have every right to meet up, Nur Jazlan says. 2015-10-14 [2015-10-14]. 
  118. ^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dr-m-shows-up-at-bersih-4-rally
  119. ^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asiapacific/malaysia-alliance-demands/2572686.html
  120. ^ http://www.straitstimes.com/asia/se-asia/mahathir-and-opposition-sign-declaration-to-oust-najib
  121. ^ Malaysia's Najib looks to ride out political crisis. 2015-08-11 [2015-12-08]. 
  122. ^ New bill gives Najib extensive powers. 2015-12-05 [2015-12-08]. 
  123. ^ Mahathir Mohamad’s return shows the sorry state of Malaysian politics. The Economist. 2017-07-01 [2017-07-02]. 
  124. ^ http://news.sinchew.com.my/topic/node/409588?tid=1169
  125. ^ http://news.sohu.com/62/80/news215058062.shtml
  126. ^ Chaudhuri, Pramitpal. Visionary, who nurtured an Asian 'tiger'. Hindustan Times. Leadership Summit (speech). India. 17–18 November 2006 [2008-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6 三月 2008). 
  127. ^ Ibrahim, Zaid. Saya Pun Melayu. Petaling Jaya, Malaysia: ZI Publications. 2009: 227. ISBN 978-967-5-26603-4. 
  128. ^ Wain 2010,第331页
  129. ^ Unexpected Results. Sin Chew Jit Poh. 2009-03-27 [2011-02-12]. 
  130. ^ Wain 2010,第349页
  131. ^ 《自由媒體》
  132. ^ 南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133. ^ 《自由媒體》
  134. ^ 馬哈迪:多年老友‧委法官或曾諮詢陳志遠
  135. ^ 《独立新闻在线》新聞
  136. ^ 評論:楊易‧國產車問題值得深思
  137. ^ 政府施惠打造土著大亨 達因朋黨 達祖丁曾有26億身家
  138. ^ 達因朋黨阿明夏入窮籍 一代企業巨星逐個沒落
  139. ^ Nazri: Up to ACA to probe MAS scandal

文章摘录[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胡申翁
马来西亚首相
1981年—2003年
繼任:
阿都拉·巴达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