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福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毛福梅
Mao Fumei.jpg
出生 (1882-11-09)1882年11月9日
 大清浙江省
逝世 1939年12月12日(1939-12-12)(57歲)
 中華民國浙江省奉化县
死因 战乱
国籍  中華民國
籍贯 中華民國 浙江省奉化县
配偶 蔣中正 (1901-1927)
儿女 蔣經國
亲属 二哥 毛懋卿

毛福梅(1882年11月9日-1939年12月12日),籍贯浙江省奉化县(今宁波市奉化区),蔣中正中華民國第1至5任總統)元配夫人,蔣經國(中華民國第6至7任總統)之母。

早年經歷[编辑]

毛福梅之父毛鼎和,開設一座不小的「毛祥豐」南貨號,人稱「祥豐老闆」。[1]兄姊為毛怡卿與毛懋卿及毛福英。

1901年冬,毛福梅(19歲)与小她五歲的蒋中正结婚。毛福梅是纏足的舊式女子,樣貌平平;和蒋介石無感情基礎,对她并无好感。新婚之日,蒋介石不顧自己是新郎,跑去和小孩一起抢拾爆竹蒂头,奉化素有“新郎拾蒂头,夫妻难到头”的俗话,被視為不吉。但由於毛福梅对蔣母王采玉孝敬至极,深得蔣母的疼愛,蔣介石事母頗孝,故與毛福梅感情頗為融洽。

1903年,蒋介石去奉化凤麓学堂读书,携妻同行,并将毛福梅送进奉化女子学堂。1906年4月,蒋介石东渡日本,毛福梅回溪口侍奉婆婆。而後蔣毛兩人感情日漸不睦。[2],甚至飽嘗其老拳痛打。蔣經國在蘇聯時,被王明壓迫下,寫信發表給真理報說:「母親,您還記得嗎?是誰毆打您,抓住您的頭髮,將您從二樓拖到樓下?那不是他—蔣介石嗎?您向誰跪下,請求不要把您趕離家門?那不是他—蔣介石嗎?是誰打我的祖母,那不是他—蔣介石嗎?這就是他的真面目,這就是他對父母和妻子的孝悌和禮義。」

1909年,蔣介石由日本回國,滯留上海,蔣母與毛氏前往上海。蔣母痛責兒子不孝,並以死相脅,鬧著要到黃埔江投水。蔣介石雖自幼頑劣不堪,但侍母至孝,下跪恳求,發誓不再與妻爭吵,並邀好友張靜江戴季陶勸解擔保,並留毛氏在上海居住,不久毛氏果然又有身孕。1910年3月18日生蒋经国。[1]毛氏篤信佛教,在家食齋,日夜禮拜觀音菩薩,晨昏念誦《金剛經》、《心經》、《普門品》,是位極其虔誠之佛教徒,又乐善好施,乡邻莫不感恩。

1921年6月,蔣母王采玉逝世,蔣介石正式向毛福梅提出離婚的要求,毛福梅堅決反對,鄉里故舊均不認可,蔣介石也自知理虧,此事不了了之。事實上,蔣介石對毛氏雖冷淡無禮,但也覺得自己是過分了。[3]

中年經歷[编辑]

1927年,蒋中正为迎娶宋美龄,正式与毛福梅离婚,不過經由蒋介石的堂舅孫琴風擔保,离婚不离家,毛福梅仍是丰镐房之主妇,生活由蒋介石供给[4]。蔣經國依舊正宗嫡嗣,記於毛氏名下。1927年9月28日、29日、30日3天蒋介石在上海《民国日报》等报刊上刊登了一则《蒋中正家事启事》:“民国十年,元配毛氏与中正正式离婚。其他两氏,本无婚约,现已与中正脱离关系。现除家有二子外,并无妻女。”12月1日刊《申報》曰:「毛氏髮妻,早經仳離,姚陳二妾,本無契約。」順便把姚冶誠陳潔如休棄。

1928年,蒋介石與新婚嬌妻宋美龄滞留溪口之时,宋美齡也示好於毛氏,送上人參、狐裘大衣等物品做見面禮。毛福梅每天請厨师蒋小品烧制几道蒋介石平素爱吃的家乡菜送至乐亭别墅,如鸡汁烤芋艿、梅乾菜烧肉等。[5]每天清晨蒋介石常趁宋美龄還在睡覺時,踱回豐鎬房看望舊人,用過早点後再回乐亭。

1937年蔣經國與其俄國籍妻方良和長子Allen(蒋孝文)回到中國。4月27日,毛福梅與蔣經國相擁大哭[6]:64。蔣經國並在母親的要求下補辦婚儀[7]。蔣經國一心要接母親到贛南奉養,可是毛福梅卻不肯離開家鄉[6]:64。最後一次蔣經國夫婦和子女一起跪在老夫人膝前央求,說如果不答應,他們就長跪不起,直到答應才起來[6]:64。毛福梅勉強同意,於是蔣經國夫婦整理行裝[6]:64。不料消息傳出後,鄉親紛紛跪在毛福梅面前,請求不要離開[6]:64

逝世及身後[编辑]

1939年,日军大肆宣传要求蒋和谈,否则要炸平蒋介石老家。遭蒋拒绝后,毛福梅被日本飞机炸死于溪口镇蒋家老宅丰镐房外。[1]事因12月12日,有六架日本飞机突然出现在溪口上空,滥施轰炸,毛福梅逃出房外,发现房门钥匙未带,又急忙回去,与账房宋涨生等六七人遇难。享壽58歲[8]

蒋经国悲痛疾书“以血洗血”四字,刻在石碑,立于其母罹难处,誓报杀亲之仇。1940年1月5日,函電宋美齡
「……蔣委員長公館蔣夫人志密母親大人喪
事已畢今後家事奉父諭託宋姑丈管理文
昌閣英文書藉幸已於去年搬出未被焚毀
今已妥加保護兒待家事辦妥後即將回任
服務祈勿念並祝大人玉體康健兒經國謹
稟……」[9]:19

文革時期,毛福梅及蔣介石的母親王采玉的墓給紅衛兵砸爛。[10]

圖片集[编辑]

(左起)毛福梅、蒋母王采玉、丈夫蔣中正与儿子蔣經國(前)
毛福梅罹难后,蒋经国书“以血洗血”刻石碑立于其母罹难处,发誓要报日本侵略军杀亲之仇。日本侵略军占领溪口后,此石被捣毁。抗战胜利后,由国民党奉化县党部书记王思本摹写一块树立。此碑现放在文昌阁“小洋房”内。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王成斌主編:《民國高級將領列傳》(1),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98年,第457頁
  2. ^ 蔣介石在1921年4月3日的日記裏寫道:“經國母子不遵教回家,見其母之人影足音,嫌惡之情不可制止。而又惜愛其子,不准教訓,與我為難,痛恨之心,無以復加。逼我爭鬥,竟與我對打。此恨終生不能忘卻,決計離婚,以蠲痛苦。毆打之后,自傷元氣,誠自尋痛苦,犯不着也。當日即令妻妾大小兒子均出去,以清家規。為此,終生怨恨母親,亦無所惜也。”
  3. ^ 1921年5月蔣介石的日記中寫道:「我待毛氏已甚,自知非禮。」「以後,對母親及家庭問題,總須不出惡聲,無論對內對外,憤懣無似之際,不伸手毆人,誓守之終身,以贖昨日彌孽也。」
  4. ^ 王舜祁. 蒋介石和毛福梅协议离婚的一段往事. 政协宁波市委员会网. 2005-12-08 [2012-02-13] (简体中文). 
  5. ^ 唐瑞福、汪日章回憶说:“毛福梅與蔣介石離婚以后,仍然是茹素念經,鄉里都稱道她賢淑。蔣回溪口,毛對蔣仍是有禮有節,數十年如一日……蔣與宋美齡同來時,也相接有禮……蔣回到溪口時,曾在上海為蔣當過廚師的蔣小品夫婦也總是來豐鎬房幫忙,為蔣及其侍從辦飯菜,並另外增加幾席客飯,供豐鎬房賬房總管等用膳,毛氏也下廚親手為蔣做菜。這樣的家常生活一直到抗日戰爭毛氏被炸死時,沒有什麼改變。”(《浙江文史资料选辑》(总第 23 辑))
  6. ^ 6.0 6.1 6.2 6.3 6.4 高仕隱著:《蔣緯國進乎?退乎?》,台北:長歌出版社,1990年1月25日
  7. ^ 夏明曦刊在香港《大公報》:記載“她們決定讓母子相會的地點在吃飯的客廳﹐為了試試兒子的眼力﹐她們坐著十來個人﹐讓經國自己來認親娘。在客廳裡﹐現在坐著的是十來個壯年和老年女人﹐這就是﹕毛氏自己﹑姚氏怡誠﹑大姑蔣瑞春﹑小姑蔣瑞蓮﹑姨媽毛意鳳﹑大舅母毛懋卿夫人﹑小舅母張定根﹑嫂子孫維梅以及毛氏的結拜姊妹張月娥﹑陳志堅﹑任富娥等。大家熱情洋溢﹑興高采烈﹐等待經國來認娘。人們簇擁著蔣經國﹑方良和愛倫﹐走向客堂間來﹐內外擠滿了人﹐當經國等人一入門內﹐空氣頓時緊張起來。這時的蔣經國一步緊似一步﹐一眼望見親娘坐于正中﹐便急步踏上﹐抱膝跪下﹐放聲大哭﹗方良和愛倫也上前跪哭﹗毛氏早已心酸﹐經不住兒子的哭﹐也抱頭痛哭﹗一時哭聲震蕩室內﹐好不淒楚﹗經眾人相勸﹐才止哭歡笑。毛氏對大家說﹕‘今天我們母子相會﹐本是喜事﹐不應該哭﹐但這是喜哭。’第三天﹐豐鎬房裡桂燈結綵﹐賓客盈門﹐喜上加喜。原來蔣經國孝母情重﹐為討娘歡喜﹐遵循澳口鄉俗﹐補辦婚儀。禮堂就是他家的‘報本堂’。他們的婚儀﹐完全老式﹕新郎蔣經國﹐身穿長袍﹒黑馬褂﹐頭戴呢帽﹕新娘方良鳳冠彩裙﹐一如戲檯上的誥命夫人。‘報本堂﹐裡燈燭輝煌﹐伏豬伏羊﹐絲竹大鳴。行禮如儀﹐一拜天地﹑二祭祖宗﹑三拜父母。‘禮畢﹐鞭炮齊放﹐鑼鼓喧天﹐送入洞房。溪口風俗﹐凡是在外完婚之人﹐回到家裡均要‘料理禮水﹐﹐即置辦酒席請同族吃酒。蔣宅不能免俗。這一席喜酒﹐足足辦了四﹑五十桌。毛氏囑咐總管宋漲松(表侄)說﹕‘凡親朋眾友所送禮儀﹐一律不收﹐長輩茶儀受之。’豐鎬房一連熱鬧了五﹑六天﹐待眾親百眷散去﹐這才靜下來﹐進入正常的生活程序。”
  8. ^ 毛福梅
  9. ^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10. ^ 文革时红卫兵把蒋发妻毛福梅和蒋母王采玉的墓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