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七事件
冷戰的一部分
Lieyu Township in Kinmen County.png
位置 中華民國福建省金門縣烈嶼鄉東崗
坐标24°24′54″N 118°14′21″E / 24.41500°N 118.23917°E / 24.41500; 118.23917坐标24°24′54″N 118°14′21″E / 24.41500°N 118.23917°E / 24.41500; 118.23917
日期1987年3月7日-3月8日(UTC+8)
目標越南難民
類型屠殺
死亡19+人[註 1]
主謀 中華民國陸軍
金門防衛司令部第一五八外島步兵
動機殺人滅口毀證滅跡[2][3]

三七事件,又称1987年烈屿屠杀東崗事件、或東崗慘案[註 2],是一宗發生於動員戡亂時期臺灣戒嚴時期的1987年3月7日,中華民國國軍小金門守軍射擊並屠殺無武裝越南難民船事件。郝柏村於2000年出版的《八年參謀總長日記》中證實事件中的越南難民19屍20命全部遇害,但有在場士官見證不止此數[4][5]

背景[编辑]

由於當時的兩岸關係雖然八二三砲戰後中共的單打雙停不再實施,但雙方仍屬於直接衝突狀態,中共派遣漁船或不明身分船隻、船隊對守軍及本島運補部隊的干擾從未間斷。金門防區當時具有許多戰時的措施,如宵禁、燈火管制、部隊定期防護射擊、夜行軍等等。其中特別是對於海灘的管制,由於與對岸解放軍距離非常近,依防區當時指令:「禁區拘捕,海灘格殺」[6]。1980年8月18日,中國改革開放路線確定[7];10月7日,擴大建設廈門經濟特區,開通國際港[8];但金防部戰略想定與射擊準則並未與時俱進、依時局演變和國際海商航運規範應對修正,而國軍各級官兵亦多不識國際法基本常識,間有擊損進出國際航道之外國籍遠洋貨輪與擊燬當地沿岸漁船而造成平民傷亡之情事[9]

事件背景源自早先於1984年有一對中國大陸男女游泳至大膽島上岸投誠,守軍大膽島指揮官少將副師長(陸軍步兵第一五八師)收容後送陸軍金門防衛司令部(金防部)處理,立即因違反防區戰備規定「第一線單位不得接受投誠」的軍令而遭司令官宋心濂上將解除職務(當時軍政合一,依金防部軍令為準)[10]。以致當時的二膽島指揮官中校鍾副旅長(陸軍步兵第一五八師第四七三旅)因此下令:「任何人登陸二膽島,一律殺無赦![11]」迅即受命以中校軍階破格榮升第四七二旅旅長(上校軍階),統領烈嶼師「南守備隊」[12]。宋心濂上將則於1985年12月轉任中華民國國家安全局局長[13][14]

次年(1986)初,新任金防部司令官趙萬富上將指示一五八師師長龔力少將於大膽與二膽島上各建構一道「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心戰標語牆,歷時半年於八月完成[15],面對厦门经济特区的聯外國際航道;时任厦门市市長邹尔均,副市長习近平(在2012年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市委书记王建双[16]

事件前一周的1987年2月28日正午,一艘中國大陸漁船在大膽近海遭到國軍集火射擊而起火燃燒,在漁民揮舞白布以代白旗溝通下,仍經新任指揮官錢奕虎少將報准防衛部後調令戰車砲擊沉,殘存一人漂游至附近礁石後終告失蹤。格殺勿論而違反國際法的戰地守則,至此已貫徹無疑[5]

經過[编辑]

1987年3月7日上午,有一艘越南難民船抵達金門申請政治庇護,但遭金防部拒絕,並派遣海龍蛙兵以成功艇將其拖至外海後訓誡離去。由於不明原因,此一戰情自始至終未由金防部下達通報至各海防基層單位,因此烈嶼師第一線各連官兵與復興嶼守備隊皆無預警該船可能漂回。

下午小金門曾有大霧,16:37天尚明而霧漸散時,東崗西南灣附近發現該不明漁船靠近,防區第三連連長、兵器連連長、第一營營長、第四七二旅旅長與師部參三科(作戰)科長韓敬越上校先後率領幹部到場指揮[17];經警告射擊、驅離射擊後漁船擱淺於「L-05」漁蚵港哨西側「小金門灘」上[18]。漁船被兵器連66火箭彈射中穿透木船殼未爆後,有3人下船舉手投降並用國語溝通卻遭射殺[註 3]。之後,防區第三連連長奉令帶兵上船搜索,發現該船機件故障而隨漲潮於霧中迷航入灣,所搭載均為無武裝的越南難民且已有死傷。旅長下令將所有船民無論死活搬至沙灘上,不准就醫或任何供給與救援,並在與師部密集通聯後確定將全數滅口[註 4][註 5];一彈未斃者,則再補一槍。耆老婦女孩童、一名嬰兒與一名孕婦皆無倖免。孕婦被槍決前遺言:「……help me,…help my baby. my baby seven months……」[21]。最終由船艙抓出一名老婦呈請饒命的六根金條和一包美鈔與港幣行囊,則於上繳後失踪,未列入金防部處理報告書中[22][21]

次日,由營部連衛生排的士兵奉令掩埋。掩埋時尚有存活而被活埋者,掙扎哭喊者亦被下令以軍用圓鍬擊殺,並即刻焚燒船身後就地掩埋於沙中以毀滅一切證據。最後發現一名被藏在船層夾板中的小男孩亦遭勒令處決[19]。在場奉命看守的營部連士官過夜統計屍首總數不止19具。事後參四彈藥士核報消耗量:三〇機槍320發、五七步槍162發、六〇迫砲彈21發、3.5吋火箭彈6枚(兩發因受潮未爆)、手榴彈2顆(因受潮均未爆)、45手槍36發,加66火箭彈2枚[23]

事件中,由於有醫護兵拒絕執行格殺令,旅長下令旅部連接管營部連預防譁變。同日於海上國軍又擊沉一艘接近查看的中國大陸漁船,四人遇害,後來有退伍老兵另稱為「三八事件」[12]

事發後,陸軍步兵第一五八師師部(今烈嶼守備大隊」)與金門防衛司令部共通對國防部參謀本部隱瞞不報[24],金防部司令趙萬富上將更假裝不知情,直至五月廿日被國防部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質詢時,趙司令尚謊稱是「打死水中共兵數名」;其後遷埋「L-03」據點右向東坡另址第三現場,灌漿水泥封跡並築訓練牆於其上以掩人耳目至今[25]

曝光[编辑]

由於第一現場沙灘埋屍處不深,又受海水及高溫所影響,屍體很快腐爛並被附近西丘外側小金垃圾場來的野狗挖出啃食,而需於四月初由甫赴台參加國軍體能戰技競賽結束返防的第一連[26]精誠連)重埋至岸際林邊第二現場,分土三堆。附近居民也傳說有鬼,紛紛舉行超渡等宗教儀式,使得消息更難以遮掩[27]翌年駐地官兵於灘邊港側建有小廟 [18]。唯多年後二現場皆被推平,曙光陣地、東岡連營區、漁蚵港口乃至海堤等所有建築全遭拆毀。

五月初,香港媒體首先調查報導三七事件[28],經台灣駐外單位反映後,高層查問金防部,但無回覆。又將該一線步兵第一營與另二線步兵第五營對調換防,下基地加強管制兵員與封鎖訊息,並改文書作業營連番號二年。端午節前夕,更反常的以趙司令官個人名義額外連續加發每位連隊長兩份共六千元現金紅包[29]。五月底有義務役官兵開始陸續退伍返回台灣後,才有機會向新成立的反對黨民主進步黨(民進黨)陳情,三七事件的消息開始在台灣傳開[註 6]

五月底,案情調查期間的一位戰情室現場關鍵證人或關係人、第一五八師參謀第二科(情報)科長徐萊中校,於查哨與督導夜行軍後離奇失蹤;數日後,一名志願役士官亦消失成謎。二人遺體迄今未尋獲[30]

六月五日《自立晚報》記者張友驊報導:民進黨首屆新科立法委員吳淑珍當日在立法院大會就該案對中華民國國防部提出正式質詢[2][註 7];此為台灣媒體首次揭露此事。國防部發言人張慧元少將一再否認該事件,反控吳委員「破壞國家形象」,表示該船乃「中共漁船,在不理會警告後才用火箭彈將其在海上擊沉」[註 8],於當夜三台晚間新聞聯播;翌晨(六月六日)起各地報社皆奉行政院新聞局命令刊行中央社轉發之軍聞社統一專稿。現場官兵則連續三度被約談要求串供[22];退伍前令寫終身閉口切結書[34][35]

六月十七日,美國眾議院台灣人公共事務會支持下通過《臺灣民主決議案》(H.R.1777),呼籲國民政府終止戒嚴、取消黨禁、加速實現民主政治,包含保障言論和集會自由,為實現具代表性政府而應全面改選中央民意機關。十二月,美國參議院通過相同決議案[36]。本案一直列為軍事機密達廿載,嚴禁「洩露、交付或公示於人」,違者依《妨害軍機治罪條例》起訴[註 9],再加上當時仍為臺灣戒嚴時期,因此媒體報導受限而多為零星片段[37],多年後仍有誤信官方託詞而以為三七事件乃大陸漁船被國軍「一砲擊沈」者[38],直到郝柏村的《八年參謀總長日記》於2000年出版後才水落石出。[4]

後續[编辑]

事件曝光後,時任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收到國際特赦組織來函關切,召見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交辦,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鄭為元亦為此親赴金門,五月廿三日經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專員、陸軍總司令蔣仲苓上將、總政戰部主任曹興華中將等現場調查並證實掘出平民屍骨後終告破案,遂於五月廿八日當面向總統報告後決定:金防部司令趙萬富上將及政戰部主任張明弘少將調職,遺缺由原第八軍團司令黃幸強中將與後勤司令部政戰部主任張人俊少將接任;第一五八師師長龔力少將、政戰主任常哲雄上校、與以下各級主官、政戰主管及相關業務幕僚參謀等卅餘名軍官於六月間由憲兵陸續移送軍法偵辦,暨卌五名軍官接受行政處分調職[39]。七月十四日,鄭為元部長與行政院院長俞國華共同副署總統令,宣告次日起臺灣地區解嚴[40]戰地政務地區除外[41]),並廢止戒嚴期間制定的卅項相關法令;鄭部長同時對現仍遭軍審判刑在監的的237位平民予以減刑或釋放。政府並於十月本案宣判後次月二日進一步開放兩岸探親[42][43]

蔣經國並詢問郝柏村外界對該事件的反應。郝柏村在日記中記載:「五月三十一日... 端午節,總統在七海召見談及:金門濫殺無辜難民事件,應注意對外界的說法[44]。趙萬富有過失,但過去實幹苦幹,對國家有貢獻,仍為可用將領。六月六日... 總統上午召見,垂詢金門三〇七案外界反應,立委吳淑珍已提質詢,仍當妥適應對。司令官以下糊塗無知所闖下的禍,不會立即煙消雲散,仍是處理棘手,且看半年後能否平息。六月七日... 民進黨偏激分子是互通的,三月七日小金門誤射事件立院既提出質詢,監察院亦可能要調查。依法無論司法或軍法在審判中的案件,監察院不得調查;但黃尊秋院長為免日後反對分子藉題發揮,故主動先派親政府監察委員以參訪金門為由,便中對案情了解,回院後存查,以為黃院長將來處理之依據。六月十五日... 一時返抵小金門,視察三〇七案射擊據點,並勉勵幹部嚴格執行戰備規定。十月一日... 總統在七海召見,另指示擬於秋節後見趙萬富;余報告,已命趙在三軍大學兵學研究所旁聽受訓。總統仍以趙為忠誠樸實、勇敢能戰之將領,將來仍予起用。[45]

十月秋審,現場指揮官鍾姓旅長被依教唆殺人罪判刑一年十個月、劉姓營長被依共同連續殺人罪判刑一年十個月,李姓連長與張姓連長同依連續殺人罪判刑一年八個月,但都被緩刑三年,毋須監禁,亦未汰除,停職留階、無給服務至期滿後轉任訓練官職,屆齡依法正常退伍;鍾旅長改任陸軍通校上校處長。高層未被懲處[46]:參謀長范宰予少將於1989年晉任花東擴大整編的陸軍步兵第二一〇師師長,1994年晉任陸軍澎湖防衛司令部(澎防部)中將司令官,1996年轉任政治作戰學校校長;師長龔力少將轉任三軍大學戰爭學院參謀長,1992年出任陸軍花東防衛司令部(花防部)副司令官,2000年轉任中華民國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板橋榮譽國民之家簡任十二職等主任;司令官趙萬富上將轉任三軍大學參謀長暨國防部作戰計畫委員,1989年調任中華民國陸軍第三副總司令,1991年再晉升國防部參謀本部副參謀總長,後歷任中華民國總統府戰略顧問、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終身職)至2016年2月28日逝,國防部軍禮覆旗公祭[47],總統馬英九昭令褒揚:「忠勤勇毅,才識閎通……武德景行,貽範永式」[48][49]

中華民國政府迄今尚未針對此事件依國際法對受害者家屬或其國籍國道歉和賠償[註 10][50][51],亦無符合國際難民定位的「難民法」以規範定義、處理程序標準與接待制度[52][53][54][55][56][57][58]

相關作品[编辑]

  • 胡神》:作家與退休校長姜天陸的長篇小說,以役男的遭遇見聞,對照個人渺小與無情體制,全方位探討本事件,2019年獲第16屆金門浯島文學獎[59][11]
  • 老翟》:政戰上校周宜慶改編此事件為一名義務役大專預官排長自願分派外島自尊作祟鑄錯,後由一位「老士官」善後,2021年獲國防部長邱國正上將親頒第55屆國軍文藝文字類短片劇本金像獎[60][61][62][63];但本案唯一的預官排長率步二連預備隊趕抵外圍支援,實未參預屠殺,步一營已無老士官可涉案;且當時義務役與預官分發皆為結訓抽籤或上級遴選,亦無「自願」選項[24][22]

注釋[编辑]

  1. ^ 死亡人數歷來眾說紛紜,然當夜值守士官在屍堆中看見毛線衣內的嬰兒時已發現不止19人,此數亦未含翌日搜出處決的男童、與在東崗外海被追殺的四名中國大陸漁民,詳見管書與信文,遑論大膽沉船,今姑從郝數[1]
  2. ^ 此為當地軍民依事件發生時地原則最初命名,後在台灣因戒嚴封鎖致消息匱乏而泛稱為小金門國軍屠殺越南難民事件、或小金門屠殺事件;外語名則皆沿用港英時期首發報導直譯為烈嶼屠殺 (Lieyu Massacre);但中華民國國防部否認發生「屠殺」,終以「誤殺」定讞結案,故隱其名,詳見吳質詢、張發言與郝書。
  3. ^ 《金門防衛司令部作戰計畫》內規「附錄19」註記:「濃霧視同夜間作戰。夜間作戰經警告、驅離射擊後制止不聽,強行登岸者,格殺勿論。」
  4. ^ 後備軍友俱樂部軍旅回憶 319 師歷任師長:「(1986 - 87 金防部司令任侍從官、陸官正 49 期)任親口告訴我,三七事件,趙親自下達開槍命令,格殺勿論,就這樣子,大陸漁船難民躺在了東崗沙灘!!最後還就地掩埋,最後有位退伍的預官排長告訴了(立委)康寧祥,康又透過管道,面見(總統)經國先生......」
  5. ^ 2007年5月,原步一營營長劉豫少校投書《兵器戰術圖解》並受訪證實當時確係執行上級指令[19]。2018年元月,重訪烈嶼回憶:自其三度金門、四年任職烈嶼期間,包括東崗事件在內共處理逾百具屍體[19][20]
  6. ^ 戒嚴軍管時期全面保防監聽機制下,東崗唯一居民店主曾先致電高雄民進黨增額國大代表黃昭輝投訴,隨即失聯,參見永遠剪報之《自由時代》第 176 期。
  7. ^ 吳委員的大會緊急質詢多由其夫國會助理陳水扁律師擬稿;民進黨立院黨團張俊雄委員等人亦於同會期遞交聯合書面質詢,惟國防部回覆:免答[31]
  8. ^ 2020 年 7 月 19 日,陸軍官校講師廖念漢專訪原兵器連連長李中焱上尉並投書新新聞,再度確認官版證詞:兩枚66火箭彈命中目標後,發現船上全員死亡;故實無下船與後續之屠殺情事;且喻比於美萊村事件兩次原子彈轟炸,向四位被判刑黃埔人「致上最崇高的敬意」[32]。但李卻於 2022 年春節前在臉書同師軍友討論中改口翻供自揭偽證,證實漁船擱淺與其後的槍決難民於兩處不同地點,並指稱多名士官兵參預執行[33][21]
  9. ^ 黨外媒體有關報導屢遭查禁,1989年4月檢警另以叛亂罪嫌攻堅自由時代社拘捕時,總編鄭南榕自焚而死。軍事記者張友驊則於1991年11月被判刑一年七個月,緩刑三年;事件有關自由信息遂全被封鎖。
  10. ^ 2018 年 10 月 3 日,前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理事長、時任時代力量立法委員林昶佐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中質詢,請求清查罹難者檔案資料以聯繫越南代表處致歉,國防部長嚴德發不表同意:「部隊係依照戒嚴時期處理的步驟SOP規定執行。就現在來看可能有一些問題,這些人也都送法辦了」;國防部後續答覆:「年代久遠,已難得知亡者身份,故無法進一步處理」,此議遂寢[31]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金門城武. 【金門日曆】東崗事件②|十九條人命竟可隱瞞兩個半月!. 金門: 忽悠旅社. 2021年6月4日 [2022-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9). 
  2. ^ 2.0 2.1 吳淑珍委員質詢全文、立法院會議第1屆第79會期31民76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案由:成功大學處理學生抗議事件等問題》,中華民國國家圖書館政府公報資訊網
  3. ^ 林雪芳,中央研究院研究助理,《小金門國軍屠殺越南難民22週年》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台灣立報,2009 年 3 月 15 日
  4. ^ 4.0 4.1 郝柏村. 《八年參謀總長日記》. 天下遠見文化出版. 2000年: 第1134頁 [2022-02-17]. ISBN 978-957-621-638-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6). 
  5. ^ 5.0 5.1 黃智賢. 黃智賢夜問-歷史真相!? 郝柏村《八年參謀總長日記》證實金門"東崗慘案"釀19屍20命!. 2021年4月29日 [2022-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5) –通过Youtube. 
  6. ^ 吳年財. 解開禁區. 金門日報 (金門). 2005年11月18日 [2022-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8). 
  7. ^ 吳偉. 鄧小平《黨和國家領導制度改革》的講話. 紐約時報中文網. 紐約. 2014年2月24日 [2022-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1) (中文(简体)). 
  8. ^ 注釋第29. 《鄧小平文選》 (PDF) 第三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3 [2022-07-17]. ISBN 978-7-01-00186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8-08) (中文(简体)). 
  9. ^ 林銘翰. 金門烈嶼駐軍槍殺20名越南難民 監院促請法務部研擬非常上訴. ETtoday新聞雲 (台北). 2022年7月13日 [2022-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8). 
  10. ^ 民間全民電視公司. 胡婉玲/陳佳誼/蕭惟任 , 编. 台灣演義 - 台灣戒嚴史. 167. 民視新聞台. 2010年10月17日 [2021-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25) (中文(臺灣)). 
  11. ^ 11.0 11.1 【19屍20命】浯島文學首獎探討「三七事件」. 上報. 2019年11月23日 [2020-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28). 
  12. ^ 12.0 12.1 阿信 《東崗事件二十週年》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2007 年 3 月 7 日
  13. ^ 李天鐸. 最難為的任命 「國家安全局長」?. 東網. 2016年5月29日 [2022-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5). 
  14. ^ 張怡文. 星期人物》李天鐸:我不相信宋心濂的死是意外. 中時新聞網. 2015年5月2日 [2022-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1). 
  15. ^ 安頭. 大‧二膽 - 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心戰牆. 2009年12月22日. 
  16. ^ 楊中美. 習近平: 站在歷史十字路口的中共新領導人.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2011年11月4日. ISBN 9571354538. 
  17. ^ 金門城武. 【金門日曆】東崗事件①|強行登岸者格殺勿論!. 金門: 忽悠旅社. 2021年6月4日 [2022-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4). 
  18. ^ 18.0 18.1 金門部落. 《東崗右側海濱》. 金門. 2010年7月4日 [2021-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31). 
  19. ^ 19.0 19.1 19.2 劉豫. 大山頂營長的自辯書. 《兵器戰術圖解》. 2022年1月29日 [2022-02-16]. 
  20. ^ 李金生. 小金門南山頭四營區開放 老營長、排長感性談往事. 中時新聞網. 2018年1月23日 [2022-02-16]. 
  21. ^ 21.0 21.1 21.2 劉文孝. 19屍20命. 2022年1月21日 [2022-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08). 
  22. ^ 22.0 22.1 22.2 張敦智博士. 栽贓預官之作. 劉文孝. 2022年1月21日 [2022-02-08]. 
  23. ^ 張敦智博士. 東岡事件的彈藥消耗數量出土. 劉文孝. 2022年1月26日 [2022-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08). 
  24. ^ 24.0 24.1 高凌雲. 【東崗慘案疑雲/上】國軍得獎劇本「改編」惹議:小金門當年誰下令射殺難民. 新北市: 聯合報. 2022年3月8日 [2022-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0) (中文(臺灣)). 
  25. ^ 蕭順發. 東崗37事件回顧(第三現場最後埋屍牆影像). 2019年4月16日 [2020-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8). 
  26. ^ 陸軍野戰砲兵; 精誠連大帥. 中籤參加國軍329體能戰技好漢們集合. 後備軍友俱樂部 演訓回憶. 2011年4月9日 [2021-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7). 
  27. ^ 北極星說故事. 將軍晚點名0503 - 三七事件. 2020年5月3日 [2020-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31). 
  28. ^ 洪博學,〈有了藍綠,台灣才永續生存〉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民報,2015 年 12 月 14 日
  29. ^ 光唐,〈金門37慘案─國軍「美萊村事件」〉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2010 年 11 月 8 日
  30. ^ 徐霆, 《父親(上) 金門屠殺事件》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08 年 6 月 4 日
  31. ^ 31.0 31.1 高凌雲. 【東崗慘案疑雲/中】大喊「自己人」卻被射殺? 陸軍壓案、國防部至今消極真相不明. 新北市: 聯合報. 2022年3月8日 [2022-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8) (中文(臺灣)). 
  32. ^ 廖念漢. 觀點投書:與「斗內將軍」于北辰談金門「東崗慘案」. 2020年7月19日 [2022-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08) –通过新新聞. 
  33. ^ 高凌雲. 【東崗慘案疑雲/下】小金門當年事件連長否認船靠岸繼續槍殺 文史工作者反駁. 新北市: 聯合報. 2022年3月8日 [2022-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8) (中文(臺灣)). 
  34. ^ 劉文孝. 東岡事件射手的告白. 2019年11月3日 [2022-02-16]. 
  35. ^ 劉文孝. 191103 金防部司令談東岡事件. 2019年11月3日 –通过烈嶼(小金門)服役之友會. 
  36. ^ Chen, Rong-ru. FAPA and Congress Diplomacy. Avantguard Publishing. 2004-05. ISBN 957-801-436-8. 
  37. ^ 永遠 《三七事件相關報導》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原始剪報資料,巴哈姆特,2015 年 11 月 15 日
  38. ^ 文現深. 大陸民主鬥士,非請莫入. 《遠見雜誌》. 1989年8月, (第 38 期) [2013-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5). 
  39. ^ 劉文孝,兵器戰術與中國之翼總編,《金防部司令談東岡事件》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國之翼影片庫,2019 年 11 月 03 日
  40. ^ 法務部. 臺灣地區解嚴令. 台北: 全國法規資料庫. 1987年7月14日 [2021-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3). 
  41. ^ 行政院. 金門、馬祖地區戰地政務實驗辦法. 台北: 植根法律網. 1992年11月5日 [2021-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5). 
  42. ^ 開放兩岸探親. 蔣故總統經國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活動籌備委員會. 2015年7月1日 [2021-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1). 
  43. ^ 茅家琦. 《蔣經國的一生與他的思想演變》. 台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 
  44. ^ 鄭南榕〈奮起,莫讓軍方成為最後仲裁者〉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自由時代》第 237 期,1988 年 08 月 13 日
  45. ^ 劉吉雄. 1987 #三七事件 / #烈嶼屠殺 (Lieyu Massacre). 澎湖難民營三部曲 (Trilogy of Penghu Refugee Camps in the Taiwan Strait). 2017年12月21日. 
  46. ^ 管仁健〈你不知道的國軍「潛規則」〉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數位網路報,2013 年 7 月 29 日
  47. ^ 周力行,趙萬富上將公祭 吳副總統頒授褒揚令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軍聞社,2016 年 3 月 30 日
  48. ^ 趙萬富,百度百科人名詞條,引《﹝雲南省南華縣歷史沿革》,2010 年 4 月 26 日
  49. ^ 馬英九,明令褒揚-華總二榮字第10500024700號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華民國總統府,2016 年 3 月 25 日
  50. ^ 外交及國防委員會. 會議隨選. 台北: 立法院議事轉播IVOD網路多媒體隨選視訊系統. 2018年10月3日 [2021-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6). 
  51. ^ 林昶佐委員; 嚴德發部長. 立法院公報第107卷第81期委員會紀錄立法院第9屆第6會期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第3次全體委員會議紀錄 (PDF). 台北: 立法院公報第107卷第81期. 2018年10月3日 [2021-09-0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12-24). 
  52. ^ 邱伊翎; 王曦. 敘利亞庫德族在台灣島上的困境.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2019-03-21 [2020-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5). 
  53. ^ 韓瑩; 彭耀祖. 台灣是否接納阿富汗難民? 難民法未完成外交部將在能力範圍內協助. 台北: 公視新聞 News}. 2021年8月26日 [2021-09-02]. 
  54. ^ BBC News中文網. 黃之鋒訪台 台灣對訂立難民法及政治庇護仍持保留態度. 2019年9月4日 [2021-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5). 
  55. ^ 林楷軒. 《難民法》草案怎麼「撐香港」?我國獨特的難民庇護體制. 法律白話文 PLM. 2019年9月11日 [2021-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8). 
  56. ^ 鄭亦宸; 吳涔溪. 台立委及人權團體催生「國際人權五法」. 大紀元時報. 2010年3月2日 [202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16). 
  57. ^ 朱婉琪. 台灣國際新頁:推動「國際人權五法」立法 (PDF). 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 2010年3月30日 [2020-08-2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12-24). 
  58. ^ 劉德勳. 我應積極推動「難民法」立法 落實人權立國理念.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2008年1月22日 [202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8). 
  59. ^ 姜天陸. 胡神: 浯島文學獎小說組首獎作品輯. 2019第16屆. 國家圖書館全國新書資訊網 (金門縣文化局). 2020 [2021-09-02]. ISBN 9789865428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2). 
  60. ^ 羅伊庭. 【國軍第55屆文藝金像獎】多元創作宣揚國軍守護家園信念. 青年日報. 2021年11月29日 [2022-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08). 
  61. ^ 『國防小尖兵』-節目預吿. 漢聲廣播電台. 2022年1月19日 [2022-02-16]. 
  62. ^ 朱國珍. S2E15與國軍文藝金像獎得主周宜慶上校談劇本《老翟》(上). 珍正好時光. 2022年2月25日 [2022-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2) –通过SoundOn (中文(臺灣)). 
  63. ^ 朱國珍. S2E16與國軍文藝金像獎得主周宜慶談劇本《老翟》(下). 珍正好時光. 2022年2月25日 [2022-03-18] –通过SoundOn (中文(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