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口兵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湖口兵變,又稱湖口裝甲兵事件,是1964年1月21日,由中華民國陸軍裝甲兵副司令(時任代理司令)趙志華少將在臺灣新竹縣湖口鄉装甲兵基地所發動的一起政變未遂事件。惟趙氏圖謀未果,即遭政戰人員逮捕,國防部稱之為伏魔專案

背景[编辑]

1963年8月5日,陸軍装甲兵司令蒋纬国中将调任三軍大學陆军指挥参谋学院院长。次日,陆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郭东旸中将接任装甲兵司令官,副司令为赵国昌鲍勋南赵志华三人。

郭東旸到任不久,即赴臺北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受訓。當時裝甲兵司令部設在臺中。副司令鮑勛南兼任另外陸軍總司令部装甲兵室副主任,駐臺北;副司令趙國昌兼任臺中裝甲兵學校校長。於是由趙志華代理司令官職務。

经过[编辑]

1964年1月21日早晨,時任陸軍裝甲兵副司令代理司令赵志华,到驻防在臺灣省新竹县湖口乡的陸軍装甲兵第一师,进行年度装备检查,並进行营区巡视,與检查各項武器装备。師長徐美雄少將、副師長侯馥隨侍。赵志华要求檢查副師長侯馥個人裝備,侯馥取出手枪交與趙,趙略略把玩之後即上膛,並緊握於手上。

上午10时许,赵志华将军完成各項检查,在集合场对受检部队训话。他首先宣讲装甲兵發展历史和个人战爭经历,接着突然言辞激烈地攻击当时的政府,其要点有:

赵志华持手槍多次大罵蔣介石政府,講到興起處,還對空鳴槍,獲得幾次官兵的歡呼。赵志华見狀繼續号召官兵「全副武裝向臺北進發」,到臺北市總統府去,接著大声质问:“谁愿意跟我上臺北?祇要一個裝甲營就可掃平臺北!”臺下無人回应。

赵志华戲劇性地舉起手枪,重重摔在讲桌上,再大吼一次:“谁敢跟我一起去?”跟随赵志华前来检查的装甲兵学校副校长曹文頀少将举手表示:“报告副司令,此事从长计议!”被赵志华持手枪指著,大罵:「坐下!你還是繼續喫周至柔的狗啃剩下的骨頭罷!」暗指曹文頀是狗,曹文頀只好坐下,聽訓官兵紛紛笑場。此時,裝甲兵第一師某战车营营长梁国貞中校举手说:“报告副司令,我不跟你走!”因梁国貞站在手枪射程外的队伍末尾,赵志华无可奈何。戰車第七一三營勤务连士官陈永福上士举手说:“报告副司令,我跟你走!”在趙志華迎接下,跑步上臺,大喊:「我不願做狗,情願跟著副司令走!」赵志华將槍放在講桌上,興奮地與陈永福握手。

裝甲兵第一師工兵指挥部政戰處處長朱宝康中校也跟著说:“报告副司令,我也跟你走!”赵志华迎接朱寶康上司令臺。朱寶康假意與趙志華握手,卻以柔道手法將趙志華摔倒,一手控制趙志華,另一手搶得其放在講桌上的槍。朱寶康搶得槍後,以槍指著赵志华。赵志华站起來,伸手奪槍;朱宝康一手將赵志华緊緊抱住,說:「報告副司令,不要動,我會開槍!」監察科(政三)代理科長張民善少校也衝上臺,協助朱寶康壓制激動的赵志华。朱宝康一面示意臺下,一面喊著:「副司令檢閱部隊好了,現在非常疲憊,要回去休息。」徐美雄、侯馥這時走過來,把趙志華圍著喊道:「副司令休息,副司令休息,不要激動!不要激動!」紛紛拉扯趙志華下臺,「護送」到師長招待室。

裝甲兵第一師宪兵組组长郑振墉中校率領向忠尧、顾季高等兩名宪兵上士,以叛亂現行犯罪名逮捕赵志华,並命令憲兵包圍集合場。裝甲兵第一師師長徐美雄隨即發表命令:「現在所有官兵坐下,不許起立。妄動者,軍法嚴辦。」也讓各值星幹部點明人數,並由政戰人員覆核無誤後,帶回寢室休息,當日課程、訓練全部取消。另外命令憲兵軍事糾察人員在營內巡邏,逮捕無故在外之官兵。

根據當時在場的裝甲兵蔣昌道說,蔣緯國立刻趕來,一見到趙志華就先打了他兩個耳光。[1]國防部與陸軍總司令部隨即派遣軍法政戰監察保防反情報)、憲兵等軍官組成一個調查小組,當日就把趙志華押至景美看守所,並展開訊問。

上級處置[编辑]

由於趙志华訓話時間較長,已有政戰人員向位於桃園龍潭陸軍第一軍團司令部(司令羅友倫中將)、以及位於臺北的陸軍總司令部國防部報告兵變消息。

時任國防部副部長蔣經國上將下令:

  • 湖口以北陸軍各部隊,沿著湖口往臺北的主要道路,以反坦克武器,立即攔截北上的裝甲部隊,不待命開火。

结果[编辑]

獎賞[编辑]

  • 陸軍裝甲兵第一師工兵指揮部政戰處處長朱宝康中校,因瓦解兵變首功而直接升為上校,並获颁宝鼎勋章及獎金五萬元。數年後升陆军少将,调任宪兵司令部政战主任,後又調為聯勤總部政戰副主任,任內退伍。朱宝康卒於2005年,高壽九十。
  • 陸軍裝甲兵第一師宪兵组組长郑振墉中校,因指揮逮捕趙志華因而当选年度国军战斗英雄。鄭振墉中校、向忠堯上士、顧季高上士各獲頒獎章乙座及獎金新臺幣五萬元。
  • 陸軍裝甲兵第一師監察(政三)科代理科長張民善少校,因協助逮捕趙志華因而当选年度国军战斗英雄,獲頒干城獎章及政戰楷模獎章各乙座及獎金新臺幣一萬元。

懲罰[编辑]

  • 事變發起人趙志華:湖口兵變後,趙志華被軍事法庭判處死刑,但蔣緯國一直向蔣介石求情,因此一直未執行。趙志華在獄中得到肝病,1975年因蔣介石逝世,被減刑無期徒刑。在蔣緯國的運作下,由昔日戰友企業家劉魁斗出面擔保,1978年以後至基隆路陸軍醫院保外就医,後轉至三軍總醫院,1983年過世。
  • 陸軍裝甲兵第一師戰車第七一三營勤務連士官陳永福上士被軍事法庭判處無期徒刑,蔣介石逝世後,減刑為十五年有期徒刑,在蔣緯國的運作下,查明為「無知識,遭蠱惑,非真心叛亂」,未服完刑期就獲得假釋,而後隱居桃園楊梅
  • 陸軍装甲兵学校副校长曹文頀少將,调為陆军总司令部作戰計畫委員,等于被打入冷宫。(曹文頀與趙志華皆有被俘經歷,1951年由裝甲兵旅呈文請免兩人接受歸俘訓練)
  • 陸軍裝甲兵司令郭东旸中将调為装甲兵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也等于被打入冷宫。
  • 陆军总司令刘安祺上將自请处分,次年調為三軍聯合參謀大學校長。

影响[编辑]

事件過後,蔣介石檢視了政治犯的案卷,將其中威脅性較大的處死,一名批評蔣介石政府的軍官鍾盈春,被判無期徒刑;但湖口兵變發生後,竟又立刻被改為死刑而槍決。

政戰制度一直飽受各界詬病,一直有人提議廢除,包括此次兵變的發起人趙志華。但因為此兵變事件為政戰人員立功瓦解,蔣經國決定必須保留。也因為害怕兵變,此事件之後之後臺北市重要聯外橋梁,蔣經國均安排國軍憲兵部隊派兵駐守,地區分隊也多駐於橋梁等關口,直至臺灣民主化之後的1996年,李登輝才下令憲兵部隊取消守橋任務,改為臺北橋華江橋萬板橋等三座橋由憲兵駕車巡邏。

除了相關人員以外,湖口兵變的間接受害者,還有當時已經離開軍權核心的陸軍指揮參謀學院院長蔣緯國;來臺的裝甲兵軍官大多為蔣緯國挑選,趙志華曾被共軍俘虜,也是經蔣緯國擔保,才能再度領兵,這讓蔣介石對主導裝甲部隊的蔣緯國有「御下無方」之怨言。但蔣緯國依然同情趙志華,稱趙志華因想預支薪水,受到裝甲兵司令郭東暘刁難,才會想要發動兵變。蔣緯國在中將軍階20年,未能升為上將,這段時間蔣緯國自嘲是「燉了14年的中將湯[註 2]」;直到蔣介石過世後五個月,才在蔣經國簽署下晉升上將。

分析[编辑]

蔣緯國曾講述這件事情的起因:「當時趙志華住在臺中市民權路的官舍,是裝甲兵司令部向南投縣農會所租。租期到了,南投縣農會想要收回賣掉,趙志華喜歡這所房子,去向農會協調,農會同意以三萬多元賣給趙志華。趙志華手頭沒有多餘的錢,打算依規定跟裝甲兵司令部先預支薪水三萬元,於是趙志華讓副官宋秉衡上簽呈給裝甲兵司令部,要借支薪水,再分期付款還給裝甲兵司令部,由於合乎規定,裝甲兵司令部預算財務組蓋了章,同意。但簽呈到達郭東暘處,出現變故,郭東暘與趙志華有舊怨,在簽呈上批了『轉呈總部』四個字,但此事的權責並不在陸軍總司令部,郭東暘的批文,就單純是要刁難趙志華,不借錢給他。趙志華設法斡旋了兩個月,郭東暘置之不理。趙志華認為受到不公平待遇,故因怒而煽動兵變。」

劉安祺將軍則認為趙志華只是一時糊塗,並非想發動兵變,起因對蔣緯國的「某項措置」不滿[2],這指的是趙志華不滿蔣緯國未能提攜他升為裝甲兵司令。

註釋[编辑]

  1. ^ 當時法國正準備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日本則將原本欲投奔台灣的中共油壓訪問團員周鴻慶遣返回中國大陸,而引發中華民國不滿。
  2. ^ 中將湯日本人發明的女性保健藥品,融合數種漢方藥劑組成,包括:四物湯(當歸、芍藥、地黃、川芎)、人參湯(甘草、人參、白朮、乾薑、地黃)、桂枝茯苓丸(桂皮、茯苓、桃仁、牡丹皮、芍藥)、健胃丸(黃連、丁香、陳皮)等組成

参考資料[编辑]

引用[编辑]

  1. ^ 【1964湖口兵變】我親眼看見的湖口兵變|蔣緯國一掌挫擊湖口兵變
  2. ^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劉安祺先生訪問紀錄》 張玉法,陳存恭訪問 ; 黃銘明記錄

来源[编辑]

书籍
  • 薛化元. 湖口兵變 (PDF). 台灣: 國家文化資料庫. [2011-01-2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7-23) (中文(臺灣)). 係指1954年1月裝甲兵副司令趙志華在湖口裝一師做年度裝備檢查時,試圖動員裝一師北上台北「清君側」的事件。 
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