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俊銘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陳俊銘事件是指發生在2012年4月24日,替代役役男陳俊銘,於成功嶺替代役訓練班醫療中隊服役期間,離奇身亡的案件。是內政部役政署替代役訓練班成立八年以來,第一起役男爭議死亡案件[1],也是軍中人權事件,陳俊銘之父母仍然盡力替俊銘找尋真相中。

事件經過[编辑]

役男陳俊銘至成功嶺新訓中心接受幹訓班培訓時,因椎間盤突出無法搬重物,故2011年7月分發時至訓練中心醫療中隊服役。時任內政部役政署副署長李忠敬表示,陳俊銘在醫務室樓下服役,原預計2012年8月7日退伍。

2012年4月24日下午一點多午休後,陳俊銘沒有準時服勤,同袍到寢室尋找陳俊銘,發現他面無血色躺臥在床,蓋好的棉被內渾身是血,身邊有一把美工刀。醫護人員檢視他右頸一刀、左手腕八刀,經轉送彰化基督教醫院急救仍因失血過多而死[2]。死亡證明為死因不明,但役政署判定是自殺[3]

陳俊銘母親表示,陳俊銘當天中午十二點十四分傳簡訊給她,要「爸媽保重」,沒想到下午二點多家人就接獲死訊[4]

疑點[编辑]

  • 陳母說陳俊銘一年服役期間時常被長官與同僚嘲笑「裝病」、「裝死」,體重從七十公斤劇瘦到只剩下五十公斤,有遭到霸凌凌虐致死的可能性。
  • 陳的同學表示,陳俊銘怕痛又怕死,休假期間已經約好退伍要一起去網咖。
  • 陳俊銘退伍後已確定入學台北科技大學碩士班,甚至身亡之前兩天還曾預買兩張返家的高鐵車票[5]
  • 法醫蕭開平於解剖報告書中,以不客觀之思維即認定自為,此報告書有爭議性,法醫解剖報告書應以客觀的醫學為依據。
  • 陳家人表示,陳俊銘頸部動脈與手腕有多達13處刀傷,且頸部被割深達4公分把頸動脈都割斷了,但現場只發現一個無柄的美工小刀片,長僅數公分,質疑死因不單純。陳父說,「我感覺他們很可惡,殺死兒子後,又稱兒子是自殺的」。另外2012年4月26日現場模擬時就陳俊銘有蓋棉被,他問「自殺的人怎麼蓋棉被?」,當時承辦檢察官為葉建成檢察官鄭智文檢察官
  • 陳家為陳俊銘引魂時,特別交代東西不能丟,但結果軍方把鞋丟了,家屬質疑有毀屍滅跡的嫌疑。
  • 2013年2月20日承辦此案的檢察官表示,美工刀並沒有陳俊銘的指紋與血跡。但家屬質疑檢方只按照成功嶺的報告照抄,檢察官不起訴,上訴到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檢察署也不起訴[6]

後續[编辑]

陳家人表示,國防部完全未關切替代役男陳俊銘後事,家屬非常不滿。另外2012年5月記者會上,時任內政部役政署副署長李忠敬一句「我就是說瞎話,妳也要讓我說完」再次刺傷家屬情緒。

陳家狀告中隊長、區隊長等2人涉殺人、業務過失致死、違反《陸海空軍刑法》凌虐部署致死等罪。台中地檢署一度以查無證據,將全案不起訴,家屬不服聲請再議,其中殺人、業務過失致死部份均不起訴確定,台中高分檢僅將被告被控涉犯凌虐部署致死罪發回續查[7]

內政部發文指陳俊銘是自殺,要求陳家辦理因病死亡以請領撫恤金。但陳父堅不接受陳俊銘是自殺身亡的死因判定,「沒有真相,我拒絕領撫恤金」,除了持續上訴,也因2013年7月洪仲丘事件爆發引起社會對軍中爭議死亡事件的關注,陳家數度出席公開活動、記者會以及參與2013年7月20日與8月3日的白衫軍運動[8],更在國防部前靜坐數週抗議要求真相,希望藉此事件促監察院及相關單位一併調查陳俊銘死因。

參考資料[编辑]

  1. ^ 被嘲笑?替代役男自畫9刀亡. 聯合新聞網. 2012-04-25 (中文(台灣)‎). 
  2. ^ 被嘲笑?替代役男自畫9刀亡. 聯合新聞網. 2012-04-25 (中文(台灣)‎). 
  3. ^ 陳姓役男去年死於成功嶺 陳母:不相信兒子是自殺!. 蘋果日報. 2013-07-13 [2013-08-11] (中文(台灣)‎). 
  4. ^ 被嘲笑?替代役男自畫9刀亡. 聯合新聞網. 2012-04-25 (中文(台灣)‎). 
  5. ^ 役男割頸亡 家屬控虐殺. 蘋果日報. 2012-05-19 [2013-08-11] (中文(台灣)‎). 
  6. ^ 陳姓役男去年死於成功嶺 陳母:不相信兒子是自殺!. 蘋果日報. 2013-07-13 [2013-08-11] (中文(台灣)‎). 
  7. ^ 替代役男割13刀身亡 家屬告軍方凌虐致死. 蘋果日報. 2013-08-08 [2013-08-11] (中文(台灣)‎). 
  8. ^ 軍中冤案家屬 並肩討公道. 蘋果日報. 2013-07-21 [2013-08-11] (中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