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未漂人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丁未漂人事件,係指西元1667年(丁未年)漂流至朝鮮的95名明鄭時期台灣男女官商全數由朝鮮押送至清朝殺害的事件。

背景[编辑]

明朝末年,中国海上贸易发达,其间时常发生海难而导致漂流事故,漂流到朝鲜汉人被朝鲜称为“漂汉”。明清鼎革以后,由于东亚政治形势的剧变,“漂汉”问题已不仅仅是救助抚恤问题,而演变为政治问题。因为朝鲜虽然臣服于清朝,内心却希望反清复明;清朝则对海外的汉人(尤其是未剃发的)严加防范,“漂汉”往往会遭到清政府的严厉审问乃至极刑。因此朝鲜王朝对于“漂汉”问题的态度十分矛盾纠结。1650年(朝鲜孝宗元年),朝鲜曾欲将“漂汉”送入日本,但由于领议政李景稷泄露给清朝敕使,导致“漂汉”被转送入中国,最后全部处死。

1653年,又有一群已剃发的汉人商船漂流到朝鲜济州岛,他们自称“以南京苏州府吳縣人,弘光元年奉旨過洋,往賈日本。遽遭李子成之亂,且綠清朝侵伐南京弘光天子被害,天下洶擾,小商等不敢回歸,轉投交趾,行商爲業,今至七年。竊聞清朝愛民如子,故將還本土,正月二十二日自日本發船,二月初九日到貴國地方,遇風船敗,同伴二百十三人皆溺死,存者僅二十八人”。[1]领议政郑太和主张依前例送入北京,朝鲜孝宗虽有不忍,但仍听从郑太和的意见。[1]大臣闵鼎重上疏争辩道“嗚呼!漂海漢人,豈非我昔日天朝之赤子乎?設令國家不幸至此,尚何忍一切縛縶遺黎,驅送仇敵,略無疑難哉?此誠人情之所怫鬱,聖心之所怛然者也。況前日所送,皆被屠殺,而今又知其不免,而迫就死地,豈我國之所可忍爲也?”[2]孝宗以李景稷泄露一事指出:“耽羅漂漢,雖無爾言,予亦惻然。大義不須言,求之人理,實所不忍。前日我國之人不能善處,束縛天朝赤子,投諸虎狼之口,竟至斬殺無遺,予常痛恨。今又以此輩驅送彼中,予豈忍此乎?但念既不能善處,則雖以煦煦少仁,掩置不送,其在國家之計,漏洩之患,亦不可不慮。”[2]闵鼎重又主张将“漂汉”送入济州岛,孝宗则表示以后遇到“漂汉”,不报给地方兵使,而直接密报给备边司,再由朝廷处置,以免泄露之患。[2][3]因这次事件确立了朝鲜王朝对“漂汉”的政策。

始末[编辑]

西元1667年5月,四艘台灣商船前往日本國長崎港進行貿易途中遭遇暴風雨,其中一艘脫離並漂流至濟州島[4]。這批漂流人表明自己乃東寧王國延平嗣王鄭經的旅日商旅[5],並自稱「大明福建省官商人」,以林寅觀曾勝以及陳得為主官[6]。由於男性漂流人並未剃髮、身穿明制服色,並說著屬於漢語分支閩南語泉州方言,因而讓朝鮮士大夫認為「明朝」依然存續著[7]。此外,林寅觀更說明自己亦負有向日本乞師的任務[8],卻因為遺失國王鄭經寫給日本國王的書信,而使朝鮮方面懷疑其真實的來歷。朝鮮政府最後又因懼怕清朝方面的壓力,決定將95位漂流人押送至漢城軟禁,並再送至清朝遼東,而全數遭清廷殺害。

事后,闵鼎重回顾他与孝宗的对话时说:“往在壬辰,以船事,臣有陳達……丁寧受教如此,而今日事,先为宣洩若玆,莫知其所以然也。”隐约批评显宗没有执行孝宗定下的对“漂汉”的保护政策。[9]朝鮮政府為了避免類似事件重演,規定日後漂流至朝鮮者,就地遣返。[10][11]

真實性[编辑]

根據《丁未傳信錄》中多家的記述,可以發現林寅觀等人所言多不符史實或似是而非,推斷可能是這批官商亦不明瞭當時東亞的局勢[12]。而這些種種也是朝鮮方面最終將漂人押送清朝的原因之一。

  • 朝鮮方面提出了幾個問題:「今大明皇帝定都何處,而即今年號為何?」以及「崇禎之後、永曆之前,無繼統之主耶?」,漂人分別回道:「永曆皇帝。現都四川,即今年號二十一。」以及「隆武二年」。然而,經由天干地支進行推判後,發現史實與此說法無法吻合。
  • 漂人又表示永曆皇帝依舊佔有廣西等四省,而且福建與海外的東寧又有藩王鄭經,隨時都要反清復明。並且還誇大不實地說出與清朝交戰年年勝利之語[13]。這些言詞使朝鮮顯宗以及大臣即便看見了永曆曆書,而依舊半信半疑[14][15]。此外,從今日來看,漂人所言與史實亦不相符。漂人於丁未年至朝鮮,即1667年;然而,永曆帝早已在壬寅年(1662年)遭吳三桂擒殺於昆明

相關[编辑]

備註[编辑]

  1. ^ 1.0 1.1 《朝鲜王朝实录·孝宗实录》卷8,三年三月三十日条。
  2. ^ 2.0 2.1 2.2 《朝鲜王朝实录·孝宗实录》卷8,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条。
  3. ^ 此次“漂汉”事件得到清政府宽大处理,顺治帝称:“朝鲜送来二十八人,皆系朕之赤子。漂流外国,殊可悯念。著发回原籍,其原货俱著本人领去。”参见《大清世祖章皇帝实录》卷68,顺治九年九月甲申条。
  4. ^ 《丁未傳信錄·漂人問答》:「因我延平藩領四船,前來日本貿易。五月初十日來,將見日本山,三船俱倒日本港,而僕一船遇風桅折,漂至濟州,閣破于五月廿三夜也。」
  5. ^ 《丁未傳信錄·林寅觀等投書》:「延平王世藩,以軍需浩繁,悠資外運,……寅觀等乃奉我世藩,委督四船,裝諸色貨物,於五月初開駕前來日本長歧貿易……」
  6. ^ 《朝鮮王朝實錄·顯宗大王實錄》,卷14,顯宗八年六月甲午:「書以大明福建省官商人。以商販事向日本,洋中遇風致敗,以至於此云。其中,林寅觀、曾勝、陳得三人稍優者也。」
  7. ^ 《朝鮮王朝實錄·顯宗大王實錄》,卷14,顯宗八年六月甲午:「乘船人九十五名,下陸,觀其服色,聽其言語,的是漢人。」
  8. ^ 《丁未傳信錄·漂人問答》:「我藩王據福建,以討復為己任。與長崎王有挾攻清朝之約,往復久矣。俺等亦以此事有此行云。」
  9. ^ 《承政院日记》,显宗八年十月十一日条。
  10. ^ 《朝鮮王朝實錄·顯宗大王實錄》,卷14,顯宗九年二月乙亥:「此後漂到者,其船若完,則使其還送。其船已破,則留置其他可也。」
  11. ^ 《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大王實錄》,卷06,肅宗三年五月壬午:「唐船之漂到者,勿許登陸,亦勿狀聞之意,密諭牧官,以為永久遵行之地矣。」
  12. ^ 孫衛國--義理與現實的衝突--從丁未漂流人事件看朝鮮王朝之尊明貶清文化心態
  13. ^ 《丁未傳信錄·漂人問答》:「今永曆皇帝係崇禎君之孫也,現據廣西四省。又一藩王割據福建、東寧地方,時在練兵抹馬,以圖恢復。年年與清朝構戰,非水則陸。比年來,清朝遣偽院部陳錦續、李率泰、烏金王世子阿格傷巴、都提督馬得光、咬臘王等,此皆清朝名將。年年交鋒,無一生還,其餘偽將盡殲,不計其數。中原臣庶竚望中興盛事。今年來肆月間,清朝遣使孔孟章及兵、戶部到福建,與我藩王議和,寅等五月十一日開船,未知成否何如。」
  14. ^ 《朝鮮王朝實錄·顯宗大王實錄》,卷14,顯宗八年十月癸酉:「此人等稱永曆在雷州,據有三省云,三省乃天下四分之一,果能有之,天下震動,豈有如此寂然之理乎?」
  15. ^ 《丁未傳信錄·漂人問答》:「漂人所答,恐涉訛誤。」

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