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三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吳三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吴)周太祖
Wu Sangui.jpg
大周皇帝(吴周
在位 1678年
繼任 吳世璠
周王、天下招讨大元帅
在位 1674年-1678年
平西王
在位 1644年-1678年

出生 1612年6月8日(1612-06-08)
過世 1678年10月2日(66歲)
配偶 张皇后
子嗣 (吴)周孝恭帝吴应熊等数名子女
家族 吴周朝
父親 吳襄

吴三桂(1612年6月8日-1678年10月2日),字長伯,一字月所明朝辽西(今辽宁绥中县人)人,明末清初著名政治军事人物,吴周政权建立者。祖籍江南高郵(今江蘇高郵[1]锦州总兵吴襄之子,祖大寿外甥。以父荫袭军官。明崇祯时为辽东总兵,封平西伯,镇守山海关,後封漢中王濟王。1644年降清,引清兵入关,被封为平西王。1661年絞殺南明永曆帝,1673年叛清,发动三藩之乱,並於1678年农历八月十七夜病死。其孙吴世璠即位,尊之為周太祖高皇帝

生平[编辑]

早期经历[编辑]

吳三桂少年英挺[2],善騎射[3]吳偉業說他「白皙通侯最少年」,成名於十八歲,其父吳襄帶領五百名士兵出錦州城巡邏,被皇太極的數萬大軍重重包圍,祖大壽與吳三桂登上城樓觀戰,大壽以城內兵少不肯出兵相救,三桂竟率二十多名家丁將其父吳襄救出重圍。皇太極說:“吾家若得此人,何憂天下?”[4]

崇禎四年(1631年)八月,皇太極發動「大淩河之役」,吳襄在赴援時逃亡,導致全軍覆滅,祖大壽棄城奔錦州,孫承宗罷去,吳襄下獄,乃擢吳三桂為總兵。史載吳三桂部“膽勇倍奮,士氣益鼓”。三桂治軍嚴謹,精銳騎兵一千人,分二十隊,五十人一隊,每隊設一領騎官,吳三桂在自己的靴筒上放這二十名領騎官姓名,一旦抽中誰,便呼叫某領騎官,該領騎官即統五十人騎隊,跟隨他衝鋒陷陣,可謂“無往不利”,是明末最後一支有戰力的鐵騎部隊[5]松錦之戰爆發,明軍陷入絕境,吳三桂用蒙古降人之計,決定從大路突圍,直奔杏山城[6]。成為當時少數突圍成功的明軍。皇太極見狀讚嘆:“吳三桂果是漢子!得此人歸降,天下唾手可得矣。”[7]崇禎十七年(順治元年)(1644年)三月初,李自成破大同真定,“京師為之震動”,初四日,崇禎決定放棄關外,任吳三桂為平西伯,飛檄三桂入衛京師[8],起用吳襄提督京營。

引清兵入關[编辑]

吴三桂大刀

吳三桂奉旨入衛首都北京三月十六山海關[9],一路上“遷延不急行,簡閱步騎”,三月二十抵達河北豐潤時,李自成领导的大順军已进入北京,崇祯自縊景山(煤山),三桂則引兵退保山海關。李自成曾多次招降,吳三桂再三猶豫,曾一度有投降李自成的念頭。據傳后来听说其愛妾陳圓圓被李自成部下擄去而作罢。两面受敌的吴三桂,对内不敌李自成,对外难挡多尔衮。陈圆圆和吴家亲人都成了李自成的人质。为保全家人性命,吴答应与李自成议和,为防李自成有诈,又私下以黄河南北分治为条件向多尔衮求助。多尔衮复信吴三桂,许诺封他为清朝平西王,变合作关系为受降关系[10]

而在京的李自成,因害怕清兵入關,決定「滅吳保關」,於是發兵二十餘萬,四月十三,由李自成親率大軍,奔赴山海關攻討吳三桂。四月廿二,吳軍初敗,吳三桂求救於多尔衮,多爾衮將計就計,趁吳三桂與李自成談判之機,突然向李自成发动攻击。李自成却以为上了吳三桂的当,他認定吳三桂“引狼入室”,于是殺了吳三桂的全家。吳三桂為報殺父之仇,放清军入關追剿李自成的部队[來源請求],在一片石战役中聯合清軍擊潰李自成。清軍入關後,攻入北京,多爾衮把年幼的清世祖以及朝廷由東北的盛京遷都北京,封吳三桂为平西王。

之後吳三桂轉成為清军先驱,率軍攻打陕西四川等地的李自成張獻忠餘部。之後会同多鐸等进攻南明云贵等地,南明最後一位皇帝永曆帝逃入緬甸,吳三桂追兵入缅甸,迫缅王莽白交出永曆帝,带回昆明处死。吳三桂受命鎮守云南,兼管贵州,形成割据势力。

三藩之亂[编辑]

順治十七年,朝廷以賦稅不足,令吳三桂裁減兵員。吳三桂將綠營及投誠兵從六萬人減至二萬四千人,汰弱存強,留下的全是精銳之師[來源請求]。康熙元年诏进亲王,兼辖贵州。康熙元年四月以弓弦杀朱由榔及其子。康熙十二年(1673年)康熙帝議撤藩,吴三桂於同年十二月起兵反清,平南王世子尚之信、靖南王耿精忠、广西将军孙延龄、陕西提督王辅臣等先後響應,史称三藩之乱。吳三桂以反清复明为号召,自称周王、天下招讨大元帅,大軍初時勢如破竹,康熙十三年春攻陷湖南,其後在岳州一帶為清軍所阻,形勢逐漸不利。康熙十七年(1678年)在湖南衡阳称帝,国号为,建元昭武,立妻子张氏为皇后。同年在长沙病逝。郭壮图拥立吴三桂之孙吴世璠继位,追尊吴三桂为太祖高皇帝[11]。康熙二十年(1681年),清廷最终攻陷云贵,其孫吴世璠自杀,历时八年的三藩之乱结束。

清朝張茂稷《讀史偶感》:“李陵心事久風塵,三十年來詎臥薪?復楚未能先覆楚,帝秦何必又亡秦。丹心早為紅顏改,青史難寬白髮人。永夜角聲應不寐,那堪思子又思親。”

家庭[编辑]

[编辑]

子女[编辑]

吳三桂與《圓圓曲》[编辑]

吳三桂降清後,汉族文人對之諷刺不絕,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吳偉業(號梅村)所寫的《圓圓曲》。

由於世人將吳三桂變節歸咎於其愛妾陳圓圓被擄,令吳三桂為奪回陳氏而与满人勾结,詩人吳梅村西施諷今,譜下七言長詩《圓圓曲》,指出陳圓圓無一絲損害國家之舉,責任應在吳三桂,抨擊了他“冲冠—怒为红颜”的舉動。

雖然晚清名家王國維比較〈圓圓曲〉與唐代詩人白居易長恨歌時認為前者不若白氏之平白,境界遜後者一籌。然無可否認,吳偉業能將西施與陳圓圓之際遇融合得絲絲入扣。但最令吳三桂介懷的卻是詩中中段幾句與西施無關,矛頭直指吳三桂的詩句:

嘗聞傾國與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
妻子豈應關大計?英雄無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紅妝照汗青

據說吳三桂曾出重金希望吳梅村刪改上述幾句,然為吳梅村所拒絕。[12]

評價[编辑]

後人對於吳三桂的評價。

  • 清初许多汉族知识分子因为厌恶满清政权的异族统治,痛恨作為漢人的吴三桂与满清勾結,导致大顺政权南明政权等汉人政权的覆亡,加上曾殺死永曆帝等明朝皇族和大臣等,斥责他为「汉奸」。吴三桂一时间也成了“汉奸”的代名词,后来也常有人拿“現代吳三桂”這個稱號來攻擊對手。[13]
  • 也有一說乃是吳三桂為了替崇禎帝復仇,在手上只有五萬大兵、對手三十萬大兵之下,只得與清兵借兵、引清兵入關。福王政權:同情其不得不然。[14]

參考[编辑]

  • 順治二年文秉 《烈皇小識》日:「先是三桂聞京師失守 ,先帝殉難 ,統眾入關投降 。而三桂父吳襄 ,故遼東總兵也 ,逆闖李自成執襄誅求金寶 ,索詐甚酷 ,三桂知之 ,即時追師出關 。道清攝政王統兵將入大同 ,中途相遇 ,三桂即剃髮詣營 ,叩首愬冤 ,願假大兵復仇 ,砍血立誓 。」[15]
  • 史可法 ,<史忠正公祭》:「先國讎之大 ,而特釋前嫌 ,借兵力之強 ,而盡殲醜類 」
  • 南京殉節的夏允彝 ,《幸存錄》:「三桂 少年 ,勇冠三軍 ,邊帥莫之及 。闖寇所以誘至之者甚至 ,三桂終不從 。都城 已破 ,以殺寇 自矢 ,包胥復楚 ,三桂無愧 焉 。包胥借秦兵而獲存楚社 ,三桂借清兵而清兵遂得我 中華 ,豈三桂罪哉 ?所遭之不幸耳 。」
  • 談遷 《國榷 》 ,日:「兵三桂之乞援建 州 ,非其意也 。建州告警在正 月 ,又字遠內徙 ,邊藩盡撤 ,建州搗虛無疑矣 。三桂 內絓賊寇 ,外怵建人 ,權其兩害 ,勢必東款以擊寇 ,而三桂孤矣 。當時王永吉輩舍薊遼之師 ,稍張其翼 ,三桂當未失路至此 。嗚呼 !僕固懷恩以回紇靖安史之亂 ,桑維翰以契丹滅唐 ,雖撓敗踵至 ,而兩京收復 自如也 ,石晉初造亦 自如也 ;皆先有成約 ,輸幣割地 ,得支吾 目前 。三桂孤旅 ,又無一人佐其謀 ,前門驅虎 ,後戶進狼 ,至不暇顧 ,惜哉 。」
  • 康熙十年計六奇 《明季北略》 「吳三桂欲倡義復仇 ,以眾寡 不敵 ,遂親往 大清國請兵十萬 ,為朝廷雪恥 。大清不允 ,三桂 力懇 。大清曰 :『明朝文武數無信義 ,將軍欲建 大功 ,本國何難發兵助陣 ,恐成功之後 ,不知將 置身何地耳 。』三桂 曰 :『桂 父子受朝廷厚恩 ,今日為 巨寇弒逆 ,士庶傷心 神人共憤 ,桂聞勇士不怯死而滅名 ,忠臣不先家而後國 ,今君后俱遭慘弒 ,桂食君之祿 ,焉有坐視之理 。如必計成敗而後行 ,是有覬覦於衷也 。桂今 日誓死報國 ,雖肝腦塗地 ,亦所不辭 ,安問其他 。』大清主 曰 :『將軍姑退 ,明日再議 。』明日 ,三桂拔髮掛孝 ,復進謁 大清主 ,痛哭哀懇 。大清主遂發兵 。」
  • 康熙二十二年梅村野史 《鹿樵紀聞》,卷下 ,〈西平乞師)云:「賊據京師 ,劉宗敏居 (田)弘遇故第 ,因有譽二姬 (陳圓 、顧壽 )色之都 、枝之絕者 ,宗敏於是繫襄索圓 。三桂 聞之 ,即還兵據 山海關 ,刑牲盟眾 ,誓興復明室 。報至京師 ,白成切責宗敏 ,立釋襄 ,厚加撫慰 ,使作書諭三桂 ;三桂 不從 。當是時 ,國朝 聞明都之變 ,方議入討 ;而三桂兵少 ,自揣其力不足以辦賊 ,遣使 因故帥祖大壽來乞師 。」
  • 三藩之亂後錢軹 《甲申傳信錄 》「三桂妾圓圓絕世所稀 ,白成知之 。索於 (吳)勷,且籍其家 ,而命其作書以招子也 ,勦從命 ,闖旋以銀四萬兩犒三桂軍 。三桂大喜 ,忻然受命 ,入山海關而納款焉 。行已入關矣 ,吳勦妾某氏素通家人系 ,闖籍其家 ,家人即挈妾逃 。倉皇出郭 ,行數 日 ,竟不暇計南北也 。二人猝遇三桂 ,計無出 ,詐曰 ,告變 。三桂問曰 :『吾家無恙乎 ?』 曰 :『閱籍之矣 。』『吾父無恙乎 ?』 曰 :『闖籍之家 ,並拘執矣 。』三桂沈吟久之 。厲聲問曰 :『我那人亦無恙 ?』 指圓圓也 。曰 :『賊奪之 。』於是 ,三桂大怒 ,嗔目而呼曰 :『大大夫不能保一女子 ,有何顏面 ?」 勒馬出關 ,洪意致死於賊 。遂召均史 、策士卒 ,誓眾 ,以報君父仇烏辭 。三桂意氣悲壯 ,居然有與賊不共戴天之讎 。一軍皆嘆曰 :『吾帥忠孝人也 !」 將守胡亮素通滿語 ,乃獻借兵之策 。守亮即入滿營 ,見九王 (多爾袞 ),王許之 ,下令去兵相見 。三桂見王 ,聲與淚俱下 ,侃侃千百言 。王義之 ,即以王呼三桂曰 :『吳王真明朝大忠孝人也 !』 三桂即蘿髮 ,閱數 日 ,整師南行 。」
  • 乾隆朝官修 《逆臣傳》採用 ,日:「 (陳沅 )為賊將劉宗敏掠去 。三桂聞之 ,作書絕父 ,馳歸 山海關 ,遣副將楊昆 、遊擊郭雲龍來我朝借師 」,遂成為官方、士林定論。相對明遺民及三藩之亂後清廷 ,吳三桂的評價作兩極化。

注釋[编辑]

  1. ^ 顧誠《南明史》。《清史稿》卷四百七十四,《吴三桂传》云:“吴三桂,字长伯,江南高邮人,籍辽东。”
  2. ^ 劉健《庭聞錄•卷六》的記載:“三桂巨耳、隆准,無須。瞻視顧盼,尊嚴若神。雞鳴即興,夜分始就枕,終日無惰容。鼻樑傷痕,右高左低,中有黑紋如絲,非締視不見。忤意,即自捫其鼻。與人語,如疾言,則意無他;或中變,則閉唇微咳,聲出鼻中。以此兩者測,百不失一。”
  3. ^ 《吳逆始末記•附〈觚剩〉一則》記載:“延陵將軍美丰姿,善騎射,軀幹不甚偉碩而勇力絕人。沈鷙多謀,頗以風流自賞。”
  4. ^ 見《庭聞錄》、《吳三桂記略》、《平吳錄》。
  5. ^ 孫旭:《平吳錄》
  6. ^ 無名氏撰:《吳三桂紀略》,載《辛巳叢編》
  7. ^ 《吳三桂紀略》
  8. ^ 蔣德瓃:《愨書》,卷11;參見《庭聞錄》,卷1,2頁。
  9. ^ 关宁调援纪事》说:吴三桂部“于三月十三日进关,请马一万,安歇家口五日,遂无及矣。”
  10. ^ 张程:《吴三桂明朝名将变清朝平西王的历史真相》,百家讲坛,2011年3月
  11. ^ 《平吴录》:郭壮图拥其孙世璠袭伪位于云南,上桂伪号太祖高皇帝,吴应熊孝恭皇帝。
  12. ^ 陈圆圆事辑》:“当日梅村诗出,三桂大惭,厚赂求毁板,梅村不许。三桂虽横,卒无如何也。”
  13. ^ 参见《明昭宗致吴三桂书》。另有学者认为:本来清廷已打算放永历一马,让他在缅甸自生自灭。可吴三桂变态到极点,主动上书请求追剿,直至绞杀永历全家。正如永历在信中说的“千载而下,史有传,书有载”,吴三桂的劣迹已经昭于史传。[原創研究?]
  14. ^ 李零,《汉奸发生学
  15. ^ 《明李稗史初編》 (上海 :上海書店 ,1988年,第1版第1次印刷 ),卷8,頁182。明遺民文秉殉南都難 ,則此書完成時間當不晚於順治二年 。謝正光編 ,《明適民傳記索引》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

参见[编辑]


前任:
-
大周皇帝
1678年
繼任:
吳世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