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汉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漢奸是一個負面意義的語彙,泛指出卖中國國家民族利益的人,相當於“卖国贼”“內奸”,也即通敌或叛國中國人

「漢奸」在《辞海》的解釋是「原指漢族的敗類,現泛指中華民族中投靠外國侵略者,甘心受其驅使,出賣祖國利益的人」;在《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釋是「原指漢族的敗類,後泛指投靠侵略者、出賣民族利益的中華民族的敗類」。

含义[编辑]

原有典故[编辑]

抗日战争时期的反汉奸宣传画

二十五史中,只有清史稿有「漢奸」一詞。「漢奸」兩字始現於清朝,根據日本神户大学教授王柯的考証,雍正年間,曾有漢人與「苗頑」聯手對抗清廷在西南邊疆的「改土归流」政策,這些人被罵為「漢奸」。 清代史料中最早使用「漢奸」一詞是康熙年間貴州巡撫田雯的《古歡堂集.黔書》:「苗盜之患,起於漢姦。或為之發縱指示於中,或為之補救彌縫於外,黨援既植,心膽斯張,跋扈飛揚而不可複製。」首位使用「漢奸」一詞的皇帝則是雍正皇帝。[1][2][3]

在清史稿卷307有以下一節,「(乾隆)十二年,授雲貴總督。疏言:『苗、惈種類雖殊,皆具人心。如果撫馭得宜,自不至激成事變。臣嚴飭苗疆文武,毋許私收濫派,並禁胥役滋擾。至苗民為亂,往往由漢奸勾結。臣飭有司稽察捕治。』又疏言:『貴州思州諸府與湖南相接,今有辰、沅饑民百餘入貴州境采蕨而食。臣已飭貴州布政使、糧驛道以公使銀賑濟。如有續至,一體散給安置。』」[4]

道光年間,西方列強入侵,「漢奸」被理解為勾結外國勢力的背叛者;這意義下的漢奸不分滿,指的是叛國奸細,其所損者乃中国整體利益。[5][6]

義和團事件時使用「教民漢奸」來指稱涉事教徒,並指袁爽秋許竹篔為漢奸,遭慈禧后黨誅殺,滿人內閣學士聯元被冠上「滿族漢奸」的罪名,亦險遭伏誅。[7]

抗戰前後使用[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抗日战争期间,閩南籍企業家陈嘉庚重慶國民政府提议:“敌未退出我国土即言和,当以汉奸国贼论”,这个提议由国民参政会第二次大会通过,被鄒韜奮稱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一个提案”。[8]

汉奸也成為法律體系的一部分,中華民國政府訂有《懲治漢奸條例》(1938年)、《處理漢奸條例》(1945年),以此應付外國人扶植政權(主要是汪精卫南京政府)的主要工具。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國以後,政府也曾經發布《關於沒收戰犯、漢奸、官僚資本家及反革命份子財產的指示》(1951年)。

台灣的延伸用法[编辑]

第二次国共内战后,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延續了漢奸一詞的用法,在其教科書、官方媒體等宣傳上,指稱那些在中国抗日战争国共内战,以及兩岸政治對立期間出賣國家利益的通敵分子,這一名詞後來在臺灣被一些人延伸轉化應用為“台奸”,以稱呼那些被认为為了個人或政黨利益,不惜出賣台灣主權、安全、與福祉的人士。[9]专指統派及与中国密切來往卻非綠營的人(不包括主張台灣主權屬於日本或美國的人)。

传统界定标准[编辑]

「漢奸」一詞出現的社會背景,是「滿漢一體」意識的普及。或者是滿清統治者主張自己與漢人利害相通,或者是漢人認為滿清的利益即漢人的利益,才有可能使用「漢奸」一詞譴責他人「通敵」。雍正時代,「漢奸」問題見於國內的民族關係。《大義覺迷錄.附錄》中有這樣一段雍正六年的朱批:「就其言論天下時勢光景、朕之用人行政, 一些不知未聞之人,非是苗疆內多年漢奸,即係外洋逆黨。」但是到了道光年間,帝國主義的侵略讓「漢奸」走出中國國內民族關係的圈子,變成了中外國際關係上的「通敵」問題。 欽差大臣林則徐一到廣東,立即發下一道《密拏漢奸札稿》的指令,說:「照得本部堂恭膺簡命 來粵查辦海口事件,首在嚴拏漢奸。緣外夷鴉片之得以私售,皆由內地奸民多方勾串,以致蔓延日廣,流毒日深。」

1841年,三元里抗英之時刊布的《廣東義民斥告 夷說帖》稱:「爾勾通無父無君之徒,作為漢奸,從中作亂。」「今用我國人為漢奸,非爾狗之能。」「爾所用漢奸,皆我天 朝犯法之徒,或殺人逃走,或舞文弄弊,平日極無本事,天朝所屏棄不用者,爾乃重用之。」從「無父無君」、「國人」、「天朝」、 「犯法」等詞語中就可以看出,此處的「漢奸」一詞毫無種族上的意義。「漢奸」一詞使「義民」感到憤怒的,不是 出賣了「漢人」的利益,而是出賣了「天朝」的利益。 打著「扶清滅洋」旗號的義和團,在慈禧太后剛毅等后黨大臣的支持下,攻教堂使館,殺「教民漢奸」。 反對使用義和團攻擊外國使館的漢族大臣袁爽秋許竹篔,則被慈禧太后等目為「漢奸」遭到誅殺。同樣反對攻擊外國使館的滿族大臣內閣學士聯元被加上「滿族漢奸」 的罪名,險遭毒手。在慈禧后黨把「漢奸」當作殺伐異己口實的背後,可以看出:此處的「漢奸」,是被當作「出賣滿漢兩族共同利益、滿漢兩族之公敵」。

然而幾乎與此同時,劉道一等清末民初革命派又提出了一個完全相反的「漢奸」定義,日本人諸橋轍次在1958年編定的巨著《大漢和辭典》卷七中也說道:「漢奸,來自清代,謂漢人勾結滿清 之徒。」與「漢奸」的原義:「不是勾結清王朝之漢人,而是妨礙了清朝利益之漢人」恰恰相反。

王柯指出,清末民初革命派的「漢奸」話語,其實是他們企圖在多民族國家的母體上,人工催生一個「漢族」單一民族國家時出現的「怪胎」。二十世紀初革命派接受近代民族主義的目的,其實不在於確認「民族」,而在於建立一個新型的國家──「民族國家」。民族不過是手段,國家才是目的。然而,因為現實的中國不可能成為單一民族國家,「漢奸」話語最終不過是強化了本來只是手段的民族意識而已。2002年末,有人以多民族國家為由表示不宜稱岳飛為「民族英雄」。對此國人表現出來的憤怒,就是近代民族主義造成國人將自己的政治認同最終歸結在民族,而不是國家的最好寫照[10]

当代中国的使用[编辑]

汉奸的定义也有爭议。在目前的中国大陆,汉奸的定义并非十分明确,时有出现矛盾之处。现时很多在政治理念上或者基本价值观上不认同中国共产党和批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人,皆被支持中国共产党的“爱国人士”以及受中国共产党雇佣的“网络舆论评论员”批评指責为「汉奸」。在1949年之后的和平时期,“汉奸”一词被经常性地大量广泛地用于针对那些有不符合政府主导之主流意识形态的政治思想及言论而没有实际叛国行动的人士的攻击上。如近年发生的香港立法会议员“李柱铭汉奸言论事件”。 在中国民间,“汉奸”一词已经在近年来成为标签化用词,经常被那些有强烈民族主义思想的人用来指责咒骂主张接受西方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的中国人。而鼓吹同样来自西方的共产主义的人,则不能被指为“汉奸”。

另外,在抗日战争期间与日本合作开展“中日亲善”宣传活动,有“中国被日本统治是历史之必然”公开言论的中国围棋家吴清源也从未被贴“汉奸”标签。 同情汪兆銘的旅美文人赵无眠[11]就在《百年功罪》中有二篇文章——《查塔呼奇河畔谈汉奸》《二十世纪谁不是汉奸?》——专门讨论汉奸,认为汉奸是一个不确定不清晰的概念,文中流露对汉奸这种定义的嘲弄。

中国人民日报日本分社社长韩晓清,因发表“保釣運動是害国”的言论,被网民集体指责为“汉奸”[12]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政协委员喻权域十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中提出《惩治汉奸言论法》,[13]引起广泛争议。其中左派和民族主义者表示支持,他们认为言论自由作为公民权利的基本内容,并非没有边界,在任何国家,如果学者的言论超越了宪法底线,必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至于他们认为的言论自由“边界”和底线到底是什么标准,则至今没有阐明。

被中共指责为“汉奸”的香港李柱銘言论[编辑]

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於2007年10月出訪美國,其訪美期間於《华尔街日报》發表題為《China's Olympic Opportunity》(中國奧運機遇)一文,李柱銘在文中引述北京副市長刘敬民2001年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的說法指出[14]「申辦奧運不但是為了推動城市發展,亦可推動民主人權發展……(奧運)有助中國發展和諧社會、更民主的社會,及幫助中國融入世界。」李柱銘說非常認同這些主張,但中國在人權及民主有倒退跡像,國際社會有理由直接參與(direct engagement)中國人權事務。

文章發表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刘建超不點名指:「中國人權問題上,不需要外界所謂的壓力;有人去推動外界向中國施壓,是沒有道理的,亦不會取得任何結果。」隨後香港各建制派政黨亦相繼瘋狂批評李的言論,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譚耀宗認為李等同中共總書記胡锦涛所說,是典型借外國勢力干預。[15]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王國興形容李等同引清兵入關吴三桂[16]人大常委曾憲梓批評李「瘋狂到極點」,直指他是「漢奸」。[17]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清實錄.世宗憲皇帝實錄.卷二十》,雍正二年五月辛酉條:然土司之敢於恣肆者,大率皆由漢奸指使。……倘申飭之後,不改前非,一經發覺,土司參革,從重究擬,漢奸立置重典,切勿姑容寬縱。
  2. ^ 《清實錄.世宗憲皇帝實錄.卷五十三》,雍正五年二月:諭雲南、貴州、四川、廣西督撫、提鎮等:狆苗素稱凶悍,加以漢奸販棍,潛藏其中,引誘為惡……。
  3. ^ 《大義覺迷錄.附錄》:「就其言論天下時勢光景、朕之用人行政,一些不知未聞之人,非是苗疆內多年漢奸,即係外洋逆黨。」
  4. ^ 清史稿卷307 列傳九十四. 新亞研究所 典籍資料庫. [2009-05-24]. 
  5. ^ 《林則徐集.公牘》〈密拏漢奸札稿〉:「照得本部堂恭膺簡命來粵查辦海口事件,首在嚴拏漢奸。緣外夷鴉片之得以私售,皆由內地奸民多方勾串,以致蔓延日廣,流毒日深。」
  6. ^ 〈廣東義民斥告英夷說帖〉:「爾勾通無父無君之徒,作為漢奸,從中作亂。」「今用我國人為漢奸,非爾狗之能。」「爾所用漢奸,皆我天朝犯法之徒,或殺人逃走,或舞文弄弊,平日極無本事,天朝所屏棄不用者,爾乃重用之。」載於楊松、鄧力𡡷原編,榮孟源重編:《中國近代史資料選輯》,頁47、49。
  7. ^ 《近代史資料》:《近代史資料專刊.義和團史料》龍顧山人:〈庚子詩鑒〉;李超瓊:〈庚子傳信錄〉
  8. ^ 陈嘉庚“最伟大提案”现身 汪精卫看后脸色苍白. 台海网. 2007-08-10 [2009-05-24]. 
  9. ^ [1]李筱峰-漢奸與台奸
  10. ^ 王柯《「漢奸」:想像中的單一民族國家話語》,〈二十一世紀〉雙月刊,2004年6月號第八十三期
  11. ^ 赵无眠座谈问答录. 豆瓣. [2009-12-24]. 
  12. ^ 韩晓清:不要因钓鱼岛问题“赶走”日本友人. 
  13. ^ 委员将建议人大制定惩治汉奸言论法. 中国新闻网. 2007-03-05 [2009-05-24]. 
  14. ^ 劉敬民向華盛頓郵報發表的原文:"By applying for the Olympics, we want to promote not just the city's development, but the development of society, including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If people have a target like the Olympics to strive for, it will help us establish a more just and harmonious society, a more democratic society, and help integrate China into the world."
  15. ^ 譚耀宗抨李柱銘引外國干預
  16. ^ 王國興罵李如吳三桂
  17. ^ 曾憲梓斥李又盲又聾

參考書籍[编辑]

  • 黃寬重,1996,扭曲的臉譜:從台奸、漢奸問題看歷史人物評論。北縣文化:1-2。
  • Lo, Jiu-jung. 2001. Trials of the Taiwanese as Hanjian or War Criminals and the Postwar Search for Taiwanese Identity. In Constructing Nationhood in Modern East Asia, edited by Kai-wing Chow, Kevin M. Doak, and Poshek Fu, 279-315. Ann Arbor: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 羅久蓉,1994,抗戰勝利後中共懲審漢奸初探。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267-91。
  • 羅久蓉,1995,歷史情境與抗戰時期「漢奸」的形成:以一九四一年鄭州維持會為主要案例的探討。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815-41。
  • 王柯,2004,「漢奸」:想像中的單一民族國家話語。二十一世紀:63-73。
  • 楊天石,1996,抗戰勝利後的漢奸審判。歷史月刊:68-73。
  • 張銓津,1997,鴉片戰爭時期的「漢奸」問題之研究。國立師範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
  • Zanasi, Margherita. 1998. Between Nationalism and Collaboration: The GMD Left, Japan, and National Reconstruction. Paper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Association for Asian Studies, 26 - 29 March, Washington, D.C.
  • 張世瑛,2001,從幾個戰後審奸的案例來看漢奸的身分認定問題(1945-1949)。國史館學術集刊 1:161-8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