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寅宮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壬寅宫变是发生在明朝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六名宮女和两名妃嫔意圖殺死明世宗嘉靖皇帝的一次失敗事件。由於此事发生在壬寅年,所以稱之為“壬寅宫变”。

事件原因[编辑]

宫变的原因众说纷纭,正史并无给出定论,野史则多有揣测。

一说,當時嘉靖皇帝迷信道教,为求长生不老药,在宮廷中建起,命方士炼丹。當時皇帝迷信,認為未有經歷性行為宮女經血可保長生不老,令禮部派員在京城南京山東河南等地挑選了民間少年處女進宮,成為宮女。為保持宮女的潔淨,宫女们不得進食,而只能喫桑葉、饮露水,動輒予以毆打,有二百多位宮女被打死,被徵召的宫女都不堪其苦。

一说,此时嚴嵩為討好皇帝獻上“五色”,說是“神龜”,嘉靖帝將這烏龜奉為神靈,交給楊金英等宮女餵養。雖然楊等人精心餵養,可這烏龜因被染色,已經體弱,還是死了。驚恐的楊金英等人向王寧嬪求救,最後王寧嬪建議趁早上曹端妃去御膳房監煮甘露時,支開宮裡的守護宮女勒死皇帝,趁皇帝暴死,朝廷大亂而逃過問責。

一说,因嘉靖帝妃嫔颇多,有的女子长久得不到皇帝注意,或得幸后又失宠,深宫之中多有怨妇,“深闺燕闲,不过衔昭阳日影之怨”,说成是独处深宫妃嫔宫女们因过于寂寞无聊导致仇恨的结果。

现在也有说法认为,此事可能涉及以前的“大礼议”等一系列政治事件,乃反对派大臣们企图利用妃嫔宫女除去皇帝。

事件经过[编辑]

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月二十一日,以杨金英为首的十六名宮女趁嘉靖帝熟之时,用花绳试图勒毙他。宮女們在慌乱之際将麻绳打成死结,結果只令嘉靖帝昏迷而未有毙命。此時方皇后赶到,将宫女们制服,涉案的曹端妃和王宁嫔也被逮捕。嘉靖帝没被勒死,由于休克,经过抢救后昏迷很长时间才醒来。

刑部主事张合保留有刑部审讯口供的记录,即:

司礼监张佐题为谋害事:大明嘉靖二十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奉懿旨:“好生打着问!”得杨金英,系常在、答应,供说:“本月十九日,有曹侍长在东稍间点灯时分,商说:‘咱们下了手罢,强如死在手里。’杨翠英、苏川药、杨玉香、邢翠莲在旁听说,是杨玉香就往东稍间去,将细料仪仗花绳解下,总搓一条。至二十二日卯时分,将绳递与苏川药,苏川药又递与杨金花拴套儿,一齐下手。姚叔皋掐着脖子。杨翠英说:‘掐着脖子,不要放松!’邢翠莲将黄绫抹布递与姚叔皋,蒙在面上。邢翠莲按着胸前,王槐香按着身上,苏川药拿着左手,关梅秀拿着右手,刘妙莲、陈菊花按着两腿,姚叔皋、关梅秀扯绳套儿。张金莲见事不好,去请娘娘来。姚叔皋打了娘娘一拳。王秀兰打听陈菊花吹灯。后宫总牌陈芙蓉说:‘张金英叫芙蓉来点着灯。徐秋花、邓金香、张春景、黄玉莲把灯打灭了。’芙蓉就跑出叫后宫管事牌子来,将各犯拿了。”

史料中發生地點[编辑]

  • 端妃宫:《明史·孝烈方皇后传》:“二十一年,宫婢杨金英等谋弑逆,帝赖后救得免,乃进后父泰和伯锐爵为侯。初,曹妃有色,帝爱之,册为端妃。是夕,帝宿端妃宫。金英等伺帝熟寝,以组缢帝项,误为死结,得不绝……”
  • 西苑:嘉靖朝刑部尚書郑晓《今言》:“七十二 孝烈皇后将葬,上念西苑之变,孝烈有大功,欲葬于孝洁皇后之左,巳而中止。上新作寿陵,至是定名永陵,令先葬后。上曰:孝陵、长陵先葬 孝慈、仁孝也。”“二百一 许绅,南京人,质实谨厚,不喜交游,大抵有恒人也。以医术仕至工部尚书掌太医院事。嘉靖西苑宫人之变,圣躬甚危,得绅药始苏。余尝造问:‘圣躬安否?’绅曰:‘此变祸不测,论官守非余辈事。切念受圣主深恩,当以死报,只得用桃仁、红花、大黄诸下血药。药进,余自分不効必自尽,赖天之灵,辰时进药,未时上忽作声,起去紫血数升,申时遂能言,又三四剂,平气和血,圣躬遂安。天地庙社之灵也。’以故加绅宫保。后数月,绅病,余视之曰:‘余必不复起,曩西苑用药惊忧所致。至今神魂不宁,百药不効,余即死,主上万寿。死无憾!’竟以此病卒,上怜之恤典甚厚。”《明史·方伎传》中许绅传,所寫內容與《今言》同,但刻意省略了“西苑宫人之变”。
  • 《鈐山堂集卷第十五》等表明嘉靖廿一年三月以前,嚴嵩等勛輔五臣就已經在西苑無逸殿等值廬當差,亦可證明朱厚熜當時居住在西苑仁壽宮,而非乾清宮。

刑罚[编辑]

明世宗實錄》言:“金英与苏川药,杨玉香,邢翠莲,姚淑翠,杨翠英,关梅秀,刘妙莲,陈菊花,王秀兰亲行弑逆,宁嫔王氏首谋,端妃曹氏时虽不与然始亦有谋,张金莲事露方告,徐秋花,邓金香,张春景,黄玉莲皆同谋者”。明世宗诏:“不分首从,悉之于市,仍锉尸枭示,并收斩其族属十人,给付功臣家为奴二十人,财产籍入,诸以异姓收系者审辨出之。”[1]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明實錄·世宗肅皇帝實錄》

来源[编辑]

  • 明史·世宗本纪》:“二十一年……冬十月丁酉,宫人谋逆伏诛,磔端妃曹氏、宁嫔王氏于市。”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