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州大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应州大捷
日期 1517年农历10月2日-7日
地点 宣化
结果 鞑靼退兵
参战方
明朝 鞑靼
指挥官和领导者
明武宗 达延汗
兵力
数万人 5万骑兵
伤亡与损失
52人死亡
563人重伤
總人數不明
至少16人死亡、受伤不明

应州大捷正德十二年(1517年)农历10月在宣府(今张家口宣化区)爆发的明朝鞑靼 (蒙古)的冲突。

背景[编辑]

正德十二年,明武宗幸宣府、大同。九月初四是武宗的生日,他当天在山西阳和卫,文武群臣穿戴朝服于奉天殿行遥贺礼。当时5万蒙古骑兵扎营于玉林卫江彬怂恿武宗亲征。明武宗自封“镇国公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朱寿”。

过程[编辑]

九月二十五,身在阳和的武宗令大同总兵王勋、副总兵张輗游击孙镇,驻军大同;辽东左参将萧滓驻军聚落堡;宣府游击时春驻军天城卫;副总兵陶羔、参将杨玉、延绥参将杭椎驻军阳和卫;副总兵朱銮,驻军平虏堡;游击周政驻军威远堡。九月二十七,武宗于阳和卫狩猎,大雨冰雹砸死随从。当晚出现红流星,旁有五颗小星跟随。武宗决定第二天移驾大同。武宗离开阳和次日,鞑靼军围阳和卫。[1]

十月初一,移驾顺圣川。鞑靼南下孙天堡,与大同总兵官王勋、副总兵官张輗、游击孙镇部队交战。武宗命宣府游击时春、辽东左参将萧滓驰援王勋,游击周政、副总兵朱銮、大同右卫参将麻循、平虏城参将高时尾追,调宣府总兵朱振、参将左钦、都勲、庞阴,游击靳英勒兵与诸军在阳和汇合。参将江桓、张晨为后应。次日,王勋与蒙古骑兵在绣女村交战,鞑靼向南的应州方向而去。

十月初三,张輗、孙镇、陈钰、王勋在应州城南五里寨与蒙古大战,傍晚,蒙古骑兵沿居住山撤退,部分兵力围王勋部。次日清晨大雾,鞑靼撤兵。王勋、朱銮、守备左卫城都指挥徐辅入应州城。十月初五,王勋等出城与鞑靼战于涧子村,萧滓、时春、周政、麻循等部与蒙古骑兵交战。武宗率太监张永魏彬张忠,都督朱(江)彬振杰王钦勲英隆雄,参将郑骠等带兵从阳和来援。武宗亲自上阵,鞑靼撤兵,明军汇合。日暮扎营。次日鞑靼进攻,武宗指挥诸将抵抗,自辰时战至酉时,鞑靼退兵,十月初七,明军向西,武宗与诸将且战且退,至平虏堡和朔州附近。此时大风,天昏军疲,武宗命王勋及巡抚金都、御史胡瓒向北京报捷。

此战杀死蒙古人不明,《明实录》作斩虏首十六级,明军死亡52人,重伤563人,武宗本人也“乘舆几陷”。戊申朝鲜国王李怿工曹参判孙仲暾等来朝贺,赐宴并赏织金衣彩叚绢钞如例。辛亥鞑靼再来,武宗又率兵出击,不过未交战。[2]

正德十三年正月丙午,明武宗回宫,自称威武大將軍,说他在榆河“斩虏首一级”[3]。不过,应州附近并没有叫“榆河”的地方[4]。因此在榆河“斩虏首一级”可能地点有误。

此后,鞑靼岁犯边,然不敢大入[5]

蒙古史料记载[编辑]

达延汗在察罕格尔台得报,明军到来,就留少量部队警戒,本人和儿妻察静夫人逃跑了。之后下令讨伐蒙古勒津部,而后讨伐其他部,[6]没有时间再攻击明朝。事實上48歲的達延汗死於同年,至年底最多2個月,應於此役不明原因死於征途。此後巴爾斯博羅特篡位,博迪七年後奪回汗位,封巴爾斯博羅特統治河套鄂爾多斯,後來著名的俺答汗就是巴爾斯博羅特的兒子。而蒙郭勒津部在1506年就被達延汗征服了。且《黄金史纲》内容驳杂不纯,總之此段歷史遭人為篡改嚴重,故真相難明。

其他记载[编辑]

陈建皇明通纪张岱石匮书也有记载,不过只有“上命诸将击之,虏寻引去”,没有具体记载。[7]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实录 武宗毅皇帝实录 卷之一百五十三
  2. ^ 明实录 武宗毅皇帝实录 卷之一百五十四
  3. ^ 明实录 武宗毅皇帝实录 卷之一百五十八
  4. ^ 中国历史地图集·元明卷》第54-55页
  5. ^ 明史 列传第二百十五外国八鞑靼
  6. ^ 蒙古黄金史
  7. ^ 皇明历朝资治通纪卷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