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承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洪承畴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洪承疇
洪承疇

洪承疇畫像


大明兵部尚書總督薊遼軍務
大清太傅兼太子太師武英殿大學士兵部尚書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經略湖廣廣東廣西雲南貴州等處地方總督軍務兼理粮餉
爵位 三等輕車都尉
籍貫 福建南安縣
族裔 漢族閩南民系
字號 字彥演,號亨九
諡號 文襄
出生 萬曆二十一年九月二十二日
(1593年10月16日)
福建南安縣
逝世 康熙四年二月十八日
(1665年4月3日)(72歲)
福建南安縣
親屬 曾祖洪以詵、祖洪有秩
父洪啟熙,母傅氏
出身
  • 萬曆四十三年乙卯科舉人
  • 萬曆四十四年丙辰科賜進士出身

洪承疇(1593年10月16日-1665年4月3日),彥演亨九福建泉州府南安縣英都(今英都镇良山村)人[1]。崇禎時官至兵部尚書、薊遼總督松錦之戰敗戰後降,成为清朝首位汉人大学士。洪在明代時以謀略聞名,討伐流寇滿人屢戰皆捷,但在松錦之戰,兵敗投降滿清,為了鞏固清朝的統治,政治上,洪建議清廷採納許多明朝的典章制度,獻計甚多,大多被清廷信納,加以推行,完善清王朝的國家機器。文化上,洪承疇建議滿洲統治集團也須弘揚儒家學術,尊信孔孟,“習漢文,曉漢語”,瞭解漢人禮俗,淡化滿漢之間的差異,亦為满清统治汉人的統治基礎。清兵入關以後,洪承疇的功勞極大,可以說除了多爾袞范文程以外,再無他人。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洪承疇早年家貧,小時候即幫助母親兜售豆干為生,十一歲即輟學。曾任雲南按察使的族叔洪啟胤同情他,便用《史記》、《三國志》、《資治通鑑》、《孫子兵法》等書籍來教導洪承疇。

明神宗萬曆四十三年(1615年),考上举人;次年入京參加會試,聯捷進士二甲十四名。

官場生涯[编辑]

明神宗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考上進士後,隨即被授予刑部江西司主事,歷任員外郎郎中等職。

明熹宗天啟二年(1622年),升任浙江提學,又升浙江布政使參議。天啟七年(1627年),升任陝西督道參議。

明思宗崇禎年間,流寇大起。时年,洪承畴三十七岁,韩城遭民军王左桂围攻,杨鹤调洪承畴救援,洪承畴带数百由家丁仆人伙夫拼凑的军队,首赴沙场,以卓越指挥解围韩城,斩賊五百餘人。此后两个月之中,所部连战连捷,人称“洪兵”。洪承疇認為民軍順逆不定,所以好殺降卒,“托塔王”王左桂投降,承畴宴请,席间杀之。

崇祯四年(1631年)四月,曾令贺人龙等设酒宴犒劳降卒,趁機杀了300余人。费密说:“陕西总督某招抚数千人,某日遣降卒去砍柴拔草,拿走他們的弓箭,突然發動数千個弓箭手,將他們射殺。降卒见状,纷纷拔木举石,奋起反抗,突围而出。从此以后,民军绝了投降之心。”同年八月,延绥巡抚死于任上,洪承畴代之为巡撫,三边总督杨鹤被罢,洪承疇十月授陝西三邊總督

崇祯七年(1634年),五省总督陈奇瑜設下妙計,困民军于车厢峡李自成肉袒牽羊投降。陈奇瑜共俘民軍三萬六千人,命五十餘名安撫使押送回原籍,但此三萬六千人隨即刺殺安撫使,繼續叛亂,沿途燒殺擄掠,關中百姓死傷慘重,陈奇瑜因此奪官下狱。由洪承畴加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兼督河南山西陝西四川湖廣等處軍務,鎮壓農民起義。

崇祯八年(1635年),洪承畴组织围剿卓有成效,几个月内,各地民军肃清,民军主力又被压缩至洛阳附近。斯时,民军召开“荥阳大会”,聚“十三家”和“七十二营”之众,会上李自成倡议兵分三路,一路往山西,一路往湖广,一路往中都凤阳。赴凤阳之民军,毁凤阳皇陵。六月,曹文诏受命出击,中伏身死。洪军三月间至河南时,义军已大部又集中于陕西;洪承畴回军函關。此时李自成破咸阳,逼西安高迎祥、张献忠等乘官军被牵制于陕,三入河南。明廷认识到民军流动作战,又改以分区负责,重点进攻。1635年8月,五省总督盧象昇专治中原;洪承畴专治西北,各自负责,相互协同。崇祯九年(1636年)春,民军连连失利。

崇祯九年(1636年),洪承畴受命專督關中,在临潼破民军。孙传庭在子午谷大败闯王高迎祥,高迎祥败走,洪承畴俘之,送北京处死,李自成获推继任闯王,號稱「李闖」。此时清军犯边,盧象昇调往边境援助,中原民军复起。张献忠在南阳左良玉击败,熊文灿理中原军务后,招抚张献忠等人。

崇禎十一年(1638年)十月,洪承畴大破李自成,李自成败走商洛,只剩下十八個骑兵,明末農民起義轉入低潮。受杨嗣昌掣肘的盧象昇陣亡鉅鹿之後,崇祯帝不得已将洪承畴从西线调来,给予李自成张献忠喘息之机。

松山敗戰[编辑]

崇禎十一年十二月(1639年),盧象昇戰死,崇禎十二年調任洪承疇為薊遼總督,繫東北邊防,防衛滿洲。崇禎十三年(1640年)冬,清军攻锦州宁远,洪承畴派兵出援,败于塔山、杏山。

为挽救辽东危局,崇禎十四年(1641年),洪承畴率八總兵、十三萬人集结宁远。三月,皇太极率大军围困锦州。时八总兵均怀骄横,不易服从统一号令。洪承畴主张徐徐逼近锦州,步步立营,且战且守,勿轻浪战。于是,明军控制了松山至锦州的制高点,以凌厉攻势重挫清军,局势开始好转。然而兵部尚書陳新甲以兵多餉艱為由,催洪進軍。洪承畴拖垮清军之方略无法实施,不得已,率军进入松山,意图在松锦与之决战。

皇太极闻洪承畴至,亲率正黄旗鑲黃旗来援,部署对明军形成大包围态势,并断明军粮道。洪承畴主张决战[2],各总兵却主后撤,终决议突围。突围途中,各军不待军令,争先退走,清军趁势掩杀。洪承畴率万人残兵坐困松山城,突围屡不成。翌年城陷,洪承疇兵敗被俘至盛京,史稱松錦之戰

洪承疇被俘後為表示忠於明室,宣佈絕食,要自殺殉國,皇太極將洪關在獄中,但費盡心思招降洪承疇,給予黃金古玩美女,洪承疇都拒絕了。相傳還派愛妃莊妃前去獄中探望,致贈人參湯,洪承疇感動不已。在洪氏即將動搖時,皇太極派遣范文程招降洪承疇,洪承疇一直謾罵,范文程不理會,只跟他聊歷史,洪承疇答話時,屋頂上灰塵掉落,洪承疇怕汙了衣服,急急擦拭。范文程離去,便告訴皇太極說:「洪承疇不想死。連一件衣服都如此愛惜,何況命呢?」皇太極於是召見洪承疇,天氣甚冷,洪承疇挺立不跪,皇太極將自己身上的貂皮大衣脫了,披在洪承疇身上,洪感動落淚,跪地叩首,投降滿清。

仕清歲月[编辑]

降清后的洪承畴

洪承疇是最早提出清兵入關後首要任務就是剿滅流賊,其後他本人為此不遺餘力,献计多尔衮。随多尔衮南下,闻甲申之變,李自成大顺军陷北京崇禎帝自盡,明朝滅亡。洪承畴建议“出其不意,从蓟州密云近京处,疾行而进”,直趋北京,多尔衮用之,终杀败大顺军。洪承畴建言将目标对准大顺军,招纳故明遗臣,很快清廷稳定北直隸山東山西三省之地,遷都燕京。入关后,顺治皇帝任命他为太子太保兵部尚书都察院右都御史,入内院佐理军务并授秘书院大学士,成为清朝首位汉人大学士。

顺治二年(1645年)五月,多铎南明弘光政权,多尔衮被胜利冲昏头脑,下“剃发令”,激起强烈反抗。危难之中,多尔衮于六月以洪承畴代多铎,授予“招抚江南各省总督军务大学士”,敕赐便宜行事。洪承畴在任期间,竭力缓和满汉的民族矛盾,以綏靖招安为主,但如不歸順,就處死,乃至於殺害大批明室忠臣义士,遭天下唾骂。

顺治四年(1647年),洪承畴丧父丁憂,回乡守制。

顺治五年(1648年)四月,奉召返京,再次入内院佐理樞密,摄政王多尔衮倾心任用。

顺治十年(1653年)五月,时年61岁,已任内翰林弘文院大学士、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佐理机务,兼任《大清太宗实录》总裁官的洪承畴,又被任命为“太保兼太子太师,经略湖广、广东、广西、云南、贵州五省,总督军务兼理粮饷”,“吏、兵二部不得掣肘,户部不得稽迟”,“事后报闻”,出师征讨南明永历政权。

至顺治十六年(1659年),正月,清军平定云南,洪承畴疏请发内帑赈济贫民,并暂缓向逃亡缅甸桂王餘部进军,使战乱之后的云贵社会秩序趋于安定,生产开始恢复。八月,以年老体衰、目疾加剧请求返回北京,翌年奉旨回京,却遭冷遇。

顺治十八年(1661年)正月,顺治帝逝世,康熙帝即位。洪承畴也已69岁,仍任大学士,于五月疏乞休。朝廷几经争论,授以三等阿达哈哈番(轻车都尉)世袭。

康熙四年(1665年),洪承畴卒,年73岁。諡文襄

乾隆四十一年十二月初三日一份詔书中,命国史馆编纂《明季贰臣传》。洪承畴等出于“开创大一统之规模,自不得不加之录用,以靖人心而明顺逆。今事后平情而论,若而人者,皆以胜国臣僚,乃遭际时艰,不能为其主临危授命,辄复畏死刑生,靦颜降附,岂得复谓之完人”之理由被列入《明季贰臣传》甲篇中。

軼事[编辑]

洪承疇是明末重臣,討伐流賊滿人立下大功,崇禎帝非常器重,導致他投降後,屢遭明朝遺老羞辱,類似的故事發生過許多次。

郭都賢[编辑]

洪承疇早年受到郭都賢的幫助,視郭都賢為恩師。洪承疇降清後,郭都賢隱居桃江,洪前去拜望郭都賢,欲以厚報。洪承疇給郭都賢金錢,郭都賢不接受,又說要奏封郭都賢之子為監軍,郭都賢又謝絕。都賢把眼睛瞇起,假裝自己失明,洪承疇訝異問「何時得眼疾?」,郭都賢說:「自從認識您的時候,眼睛就瞎了。」洪承疇頓時無言以對。

據說洪承疇為了壓抑反清復明,在長沙製造文字獄,拘禁了名士三百多人,郭都賢去長沙拜訪洪承疇,希望洪承疇勿殺無辜,洪承疇看在郭都賢的情面上,只得將那三百多人全部放了。臨別時,郭都賢作揖諷刺道:「多謝兩朝元老。」洪承疇回答:「下官是千古罪人」。

金正希[编辑]

金正希兵败被擒,执送南京,大声问曰:“尔识我否?”承畴曰:“岂不识金正希!”洪亦问曰:“尔识我否?”正希曰:“不识也。”洪承畴曰:“我便是洪亨九。”金聲喝曰:“咄,亨九受先帝厚恩,官至閣部,辦虜陣亡,先帝慟哭輟朝,御製祝版,賜祭九壇(原本崇禎帝設了十六壇,在第九壇時,探子來報,說洪投降滿清了),予蔭子,此是我明忠臣,爾是何人,敢相冒乎?”洪承疇招降不得,只好將他斬首[3]

孫兆奎[编辑]

洪承疇與史可法是好朋友,得知史可法已死,本來想要救史可法,卻來不及,一直引以為憾。但當時廣泛謠傳史可法在揚州未死,死的只是一個形貌相似的人[4]蘇州孫兆奎因起兵失敗,被押到南都白下城洪承疇孫兆奎也有老交情,問他說:“先生在軍中,知道揚州閣部史公死了呢,還是沒有死呢?”孫兆奎回答說:“經略從北方來,是否知道原在松山殉難的督師洪公真的死了呢,還是沒有死呢?”洪承疇非常惱怒,把孫兆奎斬了。[5]

夏完淳[编辑]

夏完淳十七岁因為反清復明被捕,洪承畴想要保全夏完淳性命,亲自审讯:「小孩子懂得甚麼,怎麼可能起兵造反。只是誤墮入叛賊之中而已。現在歸順的話,會讓你當官。」夏完淳堅決不投降,還說:“我聽說洪亨九先生,是本朝的人傑,在松錦之戰陣亡,英勇殉國了。先帝震驚哀悼,給予褒揚撫恤,此事感動中華夷狄。我常常思慕其忠烈,我年紀虽小,杀身报国這種事,當然是當仁不讓!”旁边的兵士以为夏完淳果真不認識洪承畴,提醒他:「上面坐的就是洪亨九大人。」夏怒斥道:“洪亨九先生殉於王事已久,天下沒有人不知道的,還曾经御祭七坛(其實是九壇),天子亲临,泪满龙颜,群臣都跟著哭了。你們是甚麼逆黨,敢假託洪亨九之名,汙衊他的忠魂!”洪承畴保全不得,只好將他斬殺,年僅十七[6]

王之仁[编辑]

明朝興國公王之仁把全家老小溺死之後,在松江登陸,穿得非常體面,百姓驚訝地圍觀,王之仁入見洪承疇,自稱:「之仁是前朝大帥,不願意暗中自溺;願意來求見,光明正大的死。」承疇以禮相待,命他薙髮歸順清朝,之仁不從,於是洪承疇決定處斬王之仁。之仁死前,大罵承疇:「以前先帝設三壇(其實是九壇)祭你,跟祭一條狗也差不多!」[7]

家族[编辑]

洪承疇系英都洪氏東軒五房族裔,曾祖洪以詵、祖洪有秩、父洪啟熙,母傅氏[8]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泉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泉州市志.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0-5: 第一章 人物传. ISBN 7-5004-2700-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9-15). 
  2. ^ 《国榷》卷97:洪承疇對諸將說“虽粮尽被围,应明告吏卒,守亦死,不战亦死,如战或可死中求生。不佞决意孤注,明日望诸军悉力。”
  3. ^ 张岱《石匮书后集》卷三十七《黄道周金声列传》
  4. ^ 徐珂《清稗類鈔.譏諷》〈洪公果死耶〉洪承疇降時,方喧傳揚州史可法實未死,當時就義者偽也。洪與史交最密,初欲救之,不及,恆引為憾。當時擾亂之際,亂事紛起,吳中孫兆奎其一也。孤軍被陷,執送南都。
  5. ^ 全祖望《梅花嶺記》
  6. ^ 陈田《明诗纪事辛籤‧夏完淳》
  7. ^ 《明季南略·卷十》:興國公王之仁,載其妻妾並兩子、幼女、諸孫等盡沈於蛟門下;捧敕印北面再拜,投之水。獨至松江,峨冠登陸;百姓駭愕聚觀。之仁從容入見內院洪承疇,自稱『仁係前朝大帥,不肯身泛洪濤;願來投見,死於明處』。承疇優接以禮;命薙髮,不從。八月二十四日(丁酉),見殺。聞之仁罵承疇曰:『昔先帝設三壇祭汝,殆祭狗乎』!
  8. ^ 关于洪承畴的先祖- 文史副刊- 英都乡讯 - 水暖阀门网

来源[编辑]

书籍
官衔
前任:
吳阿衡
明朝薊遼總督
崇禎十二年-十四年(1639年-1641年)
繼任:
楊繩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