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大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阮大鋮

大明太子太保兵部尚書
籍貫 直隸安慶府桐城縣(今樅陽)阮家享堂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集之,號圓海
又號百子山樵、石巢居士
出生 萬曆十五年(1587年)
直隸桐城(今樅陽)阮家享堂
逝世 順治三年(1646年)
浙江江山
親屬 阮麗珍(女)
出身
  • 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丙辰科同進士出身

阮大鋮(1587年-1646年),集之圓海,又號百子山樵石巢居士直隸桐城縣(今樅陽)阮家享堂人,祖籍陝西長安(今西安市[1],徙懷寧明末政治人物、戲曲家,萬曆丙辰進士,弘光朝官至兵部尚書。清軍南下,阮大鋮降,領軍攻浙江時暴卒。

生平[编辑]

天啟朝[编辑]

早年出繼長房伯父阮以鼎為嗣子,後回歸二房本家[2]。父阮以巽篤信佛法,此或與阮大鋮日後學佛有關。萬曆三十一年(1603年)舉人[3]、四十四年(1616年)進士,天启年間官給事中,因與左光斗同鄉,兩人本有交情[4],因此阮大鋮起初偏向東林黨。《東林點將錄》更擬之為《水滸傳》中的「沒遮攔」穆弘。後因東林黨趙南星等人阻礙他升官,遂轉而依附魏忠賢,造《百官圖》攻擊東林黨人[5]。天启四年(1624年)阮大铖弹劾汪文言左光斗,起初魏忠賢不知情,氣怒阮大鋮過於躁進,後魏忠賢興起「汪文言獄」,東林黨六君子被捕。後來左光斗、楊漣等人冤死獄中,阮大鋮實已身在鄉里,並未參與此事,但他卻自詡:“我坐而運籌,能殺人於千里。”因此鄉里皆言閹黨之惡行皆出自阮大鋮。

崇禎朝[编辑]

崇禎二年(1629年),御史毛羽健彈劾大鋮為閹黨之人而罷官,因名列逆案,終崇禎一朝不再被啟用。罷官閑居,阮大鋮開始創作文學作品。崇禎八年(1635年),農民起義軍迫近桐城。大鋮避居南京,廣召勇士,當時復社中名士顧杲楊廷樞黃宗羲等憎惡其為人,作《留都防亂公揭》驅之[6],曰:“其惡愈甚,其焰愈張,歌兒舞女充溢後庭,廣廈高軒照耀街衢,日與南北在案諸逆交通不絕,恐嚇多端。”崇祯十一年,阮大铖在金陵倡立群社以图拉拢名流[7]

弘光朝[编辑]

南明弘光朝立,由於朝中無人知兵,經馬士英推薦,官至兵部尚書,編《蝗蝻錄》,據《留都防亂公揭》欲捕殺黃宗羲等人。弘光元年四月初八,以結黨亂政為由逼雷演祚自盡。

清兵攻陷南京,阮大鋮由太平府逃往朱大典在浙江金華的軍營。朱大典兵糧充足,更有意要將軍務交由阮大鋮處裡。軍中譁然,即以公檄聲討其罪名,逐之出境。後隨方國安降清。

身死[编辑]

隨清軍攻仙霞關(今屬浙江),在五通嶺上突然頭面腫脹,贝勒劝他留下养病,阮大鋮卻反駁說自身無病,認為此言是東林、復社之徒所造,要耿獻忠不可聽信。到仙霞關下,阮大鋮下馬步行,且言“筋力百倍於汝後生也”,表示自己無病[8]。不久“馬拋路口,身踞石坐”,僵仆石上死。時天氣炎熱,屍體潰爛,清軍草草收殮,不知埋在何處[9]

家庭[编辑]

女兒阮麗珍有“江南才女”之誉。

戲曲作品[编辑]

阮大鋮品格卑劣,人惡其行穢,然頗有才華,善詩詞[10]。其詩摹仿陶淵明錢鍾書批評他「著痕跡而落言詮」[11]。降清之際,“诸公因闻其有《春灯谜》、《燕子笺》诸剧,问能自度曲否?即起执板顿足而唱,以侑诸公酒。诸公北人,不省吴音,乃改唱弋阳腔,(诸公)始点头称善,皆叹曰:‘阮公真才子也!’”[8]。作傳奇戲曲有《春燈謎》、《燕子箋》[12]、《雙金榜》、《牟尼合》、《忠孝環》、《桃花笑》、《井中盟》、《獅子賺》、《賜恩環》、《老門生》等十種。詩文有《詠懷堂全集》。

注釋[编辑]

  1. ^ 桐人何来(十四)明前世族
  2. ^ 阮大铖怀宁籍始末——阮大铖考评(9)
  3. ^ 康熙《懷寧縣志·選舉》:鶚之曾孫,(萬曆)癸卯科舉人。
  4. ^ 《崇禎長編》:“初,大鋮與左光斗同里,頗相善。天啟四年,吏科都給事中缺出,大鋮當敘補。適在家,光斗貽書勸之至京。”
  5. ^ 《明史列傳》載:“大鋮自是附魏忠賢,與霍維華、楊維垣、倪文煥為死友,造《百官圖》,因文煥達諸忠賢。”
  6. ^ 黄宗羲《思旧录》记载:“阮大铖招摇丰芑,以新声高会,网罗天下之士,人不知其为奄儿也。仲驭草《南都防乱揭》,以顾杲为揭首,列名士百余人。大铖窘甚,于是与仲驭伪贸首之仇矣。”
  7. ^ 戴名世《宏光朝伪东宫伪后及党祸纪略》记载:“初大铖以逆案废锢,屏居金陵城南,涸于声伎。当是时,东南名士继东林而起,号曰复社,多聚于兩花、桃叶之间,臧否人物,议论蜂起,而礼部仪制司主事周镶实为盟主,其诋排大铖不遗余力。”
  8. ^ 8.0 8.1 《爝火录》卷十六,“大铖惊曰:‘我何病?我年虽六十,能骑生马,挽强弓,铁铮铮汉子也!我仇人多,此必东林复社诸奸徒潜在此间,我愿诸公勿听!’已而又曰:‘福建巡抚已在我掌握中,诸公为此言得毋有异意耶?’”於是大鋮带病随军南征,越仙霞岭,眾將上馬缓行登山,而“大铖独下马,徒步而前,左牵马,右指骑(者)曰:‘我精力百倍于后生!’盖示壮以信其无病也。言讫,鼓勇先登。”
  9. ^ 明史》(卷308):“大鋮投朱大典於金華,亦為士民所逐,大典乃送之嚴州總兵方國安軍。士英,國安同鄉也,先在其軍中。大鋮掀髯指掌,日談兵,國安甚喜。而士英以南渡之壞,半由大鋮,而己居惡名,頗以為恨。已,我兵擊敗士英、國安。無何,士英、國安率眾渡錢塘,窺杭州,大兵擊敗之,溺江死者無算。士英擁殘兵欲入閩,唐王以罪大不許。明年,大兵巢湖賊,士英與長興伯吳日生俱擒獲,詔俱斬之。事具國史。大鋮偕謝三賓、宋之晉、蘇壯等赴江幹乞降,從大兵攻仙霞關,僵僕石上死。而野乘載士英遁至台州山寺為僧,為我兵搜獲,大鋮、國安先後降。尋唐王走順昌。我大兵至,搜龍扛,得士英、大鋮、國安父子請王出關為內應疏,遂駢斬士英、國安于延平城下。大鋮方遊山,自觸石死,仍戮屍云。”
  10. ^ 姚燮《今乐考证》“阮大铖”条:“近阮怀宁自为剧,命家优演之。怀宁死,优儿散于他室。李优者,但有客命为怀宁所撰诸剧,辄辞不能,复约其同辈勿复演。询其故,曰:“阿翁姓字不触起尚免不得人说,每一演其撰剧,座客笑骂百端,使人懊恼竟日,不如辞以不能为善也。”
  11. ^ 《談藝錄》(二○)論阮大鋮詩
  12. ^ 冒襄《往昔行跋》记有复社名士于崇祯十五年(1642年)前往观賞阮氏家班演出《燕子笺》之事:“则梁兄、李子建为首,约同人剧金,中秋夜为姬人洗尘于渔仲兄河亭。怀宁伶人《燕子笺》初演,尽妍极态,演全部白金一斤”。汪琬《题壮悔堂文集》又记崇祯十五年中秋节侯方域宴請冒辟疆與董小宛之夜,阮氏家班曾至秦淮河演出《燕子笺》。

參考文獻[编辑]

  • 《明史列傳》
  • 《明史》
  • 《爝火录》
  • 《今樂考證》
  • 《往昔行跋》
  • 《谈艺录》
官衔
前任:
練國事
南明南京兵部尚書
弘光元年(1645年)
繼任:
張肯堂
繼任:
邵輔忠
南京兵部尚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