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之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正统元年(1436年)明朝西北政治局势,哈密卫位于三方势力的交集

哈密之爭,也稱明朝哈密爭奪戰明朝哈密戰爭,為發生在明朝中期的一系列在新疆哈密地區哈密国)的爭奪戰爭。因為哈密地區位於明朝、蒙古瓦剌吐鲁番三派势力的交界,为兵家多争之地。明朝后期,哈密由吐鲁番(東察合台汗國)最终占领。

背景[编辑]

哈密是以前汉朝西域、唐朝伊州之地。汉武帝曾经设置酒泉郡张掖郡敦煌郡,即明清的甘、凉、肃。又在玉门关设置通往西域,并设置都护及戊巳校尉,以阻断匈奴单于的右方,即后来的哈密。西晋时为凉州张寔占领。三国时期魏国又打通西域。隋朝隋炀帝因裴矩进《图记》,抵达玉门关,设置伊吾镇且末镇。唐朝时期,哈密隶属陇右道安史之乱时,被吐蕃占领。此地地表无水源,常年寒冷,多有积雪,雪融了方为水源。元朝时,封兀纳失里为威武王,占领此地。明朝初期,朱元璋平定陕西、甘肃后,在嘉峪关以西不设置行政官署[1]

明朝洪武十三年(1380年),都督濮英屯兵西凉,奉命进兵哈密。占据此地的元裔兀纳失里遣使请降。洪武十四年(1381年),哈密使臣回回阿老丁向明朝贡马,诏赐文绮,遣往畏兀儿地方宣谕。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哈密王兀纳失里遣长史阿思兰沙马黑木沙贡马。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因兀纳失里阻断交通,抢夺贡物,追杀路经哈密的各国使者,中原和西域交通断绝。太祖朱元璋命都督佥事刘真偕甘肃都督宋晟率兵攻占哈密,兀纳失里携眷逃跑。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兀纳失里贡骡马请罪,太祖许其复国为王。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兀纳失里死,其弟安克帖木儿继肃王位。

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特许安克帖木儿“以马市易”,首次贡马4740匹,明朝政府照价付值。永乐二年(1404年),诏封安克帖木儿为忠顺王,并在此地设置哈密卫。此时,嘉峪关以西有七个卫所:哈密卫、安定卫阿端卫赤斤蒙古卫曲先卫罕东卫罕东左卫,其中哈密卫最西。此地向东一千五百里抵达肃州、向西一千五百里抵达土鲁番,向北数百里抵达瓦剌,并以天山为边界[2]。永乐三年(1405年),安克帖木儿卒,诏封安克帖木儿兄子脱脱为忠顺王。永乐四年(1406年),置哈必卫,设指挥、千户、百户等官,又以周安为忠顺王长史,刘行为纪善辅政。永乐九年(1411年),脱脱暴死,诏封脱脱从弟兔力铁木儿为忠义王。永乐十年(1412年),哈密卫增设僧纲司,专管佛教事务。永乐十二年(1414年),员外郎陈诚,户部主事李暹出使西域,途经哈密,次年返回。明洪熙元年(1425年),哈密上贡硫磺,明仁宗称哈密必须开始设置边防[3],同年兔力铁木儿死。次年,诏封脱脱子卜答失里嗣忠顺王。

宣德三年(1428年),因卜答失里年幼,诏命兔力铁木儿之子脱欢铁木儿为忠义王,同理国事。正统二年(1437年),脱欢铁木儿死,诏封其子脱脱塔木儿为忠义王。不久亦死。正统四年十二月(1440年),忠顺王卜答失里死后,诏封其子倒瓦答失里为忠顺王。

一失一得[编辑]

正统八年(1443年),瓦刺围攻哈密,杀死头目3人及城外男女50余人,虏去忠顺王母和部众1000余人。天顺元年(1457年),倒瓦答失里死,其弟卜列革嗣忠顺王。天顺四年(1460年)卜列革卒,无子,王母驽温达失里主国事。哈密为北部瓦刺攻占,王母及亲属头目逃奔苦峪(安西东南玉门西南)避难。哈密人民大批流亡关内[4]

成化二年(1466年),明朝兵部上奏请求收复哈密,于是命把塔木儿为右都督守哈密。当时土鲁番强盛,拥兵五万,其中速檀阿力威胁哈密、赤斤当地民众。甘肃巡抚娄良上报,兵部尚书白圭请求支援。于是举荐高阳伯李文、右通政刘文前往经略,部队刚抵达哈密时,哈密叛军已经溃散。然而,刘文不敢深入,仅仅调遣罕东、赤斤镇守苦峪,并带领大军返回,此举招致速檀阿力藐视明朝军队,并更加大胆地侵犯哈密[5]。成化三年(1467年),命哈密故忠义王脱欢铁木儿外孙、都督同知把塔木儿为右都督,摄行国王事。成化八年(1472年),把塔木儿死,其子罕慎请嗣父职,明廷准嗣都督职,但不准主国事。哈密仍无王。

成化九年(1473年),吐鲁番速檀阿力率兵攻破哈密,掠王母及金印,派其妹夫牙兰据守。次年,以哈密头目脱脱不花等为指挥佥事等官,命暂住苦峡城,由都督罕慎暂行统辖。成化十二年,土鲁番速檀阿力遣使赤儿米郎来贡,称王母已经去世,等明朝使者抵达后,即归还归金印城池,然而其语气并不真实。同年冬天,更铸哈密卫印赐给罕慎,在苦峪建立卫所并占领,给予土田及牛具谷种。成化十四年,速檀阿力去世,其子速檀阿黑麻继任。此时,甘肃抚臣王浚请求趁机离间收纳罕慎[6]。成化十八年(1482年),都督罕慎联合赤金罕东二卫,率兵万人收复哈密。罕慎因功晋封左都督。成化二十冬十一月,罕慎入哈密,嗣忠顺王。然而其贪婪残忍,为民众所怨恨[7]

二失二得[编辑]

弘治元年(1488年),明朝封罕慎为忠顺王。年底,吐鲁番阿黑麻率兵东来,假意与罕慎联姻,在哈密城下,伺机杀罕慎。仍令牙兰驻守。哈密都指挥阿木郎等率众复迁苦峪避难。然而此时阿黑麻仍忌讳明朝,不敢称占领哈密,而仍然遣使入贡,请代领西域职贡。兵部尚书马文升提议下敕要求阿黑麻还王母及金印,玺书一下,阿黑麻大怒,意欲出兵靠近边塞。从将牙兰称吐鲁番已经惹怒很多,如果再进攻将不利,并提议退换城印求和,以求后进。阿黑麻最终同意,并归还[8]

弘治二年(1489年),明廷命罕慎之弟奄克孛刺袭都督同知。弘治四年(1491年),由于明廷干预,阿黑麻被迫交还哈密王印、城池及居民500余人[9]。弘治五年(1492年),哈密有回回、哈刺灰、畏兀儿三种民族,兵部尚书马文升奏请“必须得元代遗孳袭封,以理国事”,诏封曲先安定王族人、故忠顺王脱脱侄孙陕巴为忠顺王[10],并遣使护送,并让奄克孛刺阿术郎辅佐。不久,吐鲁番索求陕巴犒赐不得,而阿术郎更派遣哈刺灰族掠夺吐鲁番牛马,招致阿黑麻大怒,意欲再次进攻[11]

三失三得[编辑]

弘治六年(1493年),吐鲁番阿黑麻再取哈密城,肢解阿木郎,绑架忠顺王陕巴回吐鲁番,掠走金印,仍令牙兰驻守。明廷中大学士丘浚马文升说,哈密战争应当由马文升挂帅。马文升则认为西域地方对中国不构成大危害,应当施以绥靖之策。大臣也称明朝的威胁在北方瓦剌,而不应当让兵部尚书去西部指挥。于是明廷派兵部侍郎张海、都督侯谦前往。恰逢阿黑麻派遣头目写亦满速儿等四十人进贡言和。廷议中,通事王英建议利用西域各部落离间阿黑麻,并隔绝通市,以离间他们。廷议派遣张海前往,如果吐鲁番归还陕巴,则给予贡市;否则的话扣留使者。然而张海遣送赍玺书往责却没有得到回报。于是张海修葺嘉峪关,并逮捕哈密奸细,奏请戍边广西[12]

张海未等到命令就先返回京师,并称哈密存亡不会影响到中国。明孝宗大怒,称其无功,将张海与侯谦逮捕入狱并罢黜。马文升则称戍边哈密汉奸,并采用王英计策,关闭嘉峪关,使得西域商人均怨恨阿黑麻。然而西域人因此反而跟从阿黑麻,使得阿黑麻率领大军占领哈密,并自称可汗,掠夺罕东郡等地[13]

弘治八年(1495年)正月,阿黑麻向西离去,留下牙兰撒他儿率精锐二百镇守哈密,牙兰精通军事。马文升听后,认为应当袭击并活捉牙兰;并召见肃州指挥杨翥,命其以罕东兵三千为前锋,明军三千后继,星夜兼程偷袭哈密。此举亦得到甘肃巡抚都御史许进支持[14]。马文升并派遣副总兵彭清统锐卒由南山驰至罕东,即调罕东诸番兵。许进及总兵刘宁抵达肃州,在嘉峪关外驻军,并星夜前往。然而牙兰得知后逃脱,但属下八百人均被逮捕,明军占领哈密。自此西域开始忌惮中国[15]

当时阿黑麻正忙于与赤斤蒙古卫争夺,不敢进军哈密。之后在战胜赤斤蒙古后,弘治九年三月,阿黑麻亲自率兵攻占哈密,令撒他儿奄克孛刺居守。撒他儿不敢镇守哈密,于是在刺木城驻军。奄克孛刺则秘密勾结瓦剌小列秃,偷袭斩杀了撒他儿,占领哈密。阿黑麻大怒派兵围困,但因小列秃援兵进入,吐鲁番军撤退[16]

此时,吐鲁番内困于绝贡不能互市,对外又因为明军许进镇守甘肃、瓦剌小列秃及乜克力等部围困,局势越发困难。弘治十年,阿黑麻令其兄速檀马哈木上书,愿悔过,归还陕巴及金印。马文升担心其中有诈,命其护送陕巴、金印至甘州[17]。同年十一月,明孝宗起用左都御史王越,总制甘、凉等处边务,经略哈密。弘治十一年八月,再封陕巴为哈密忠顺王[18]

弘治十二年正月,明廷遣兵护忠顺王陕巴回到哈密,并命都督写亦虎仙奄克孛刺拜迭迷失三位辅佐,力主国事。并允许吐鲁番各部入京朝贡。然而陕巴则与掊克诸部、阿孛刺等交恶[19]。弘治十七年(1504年),阿孛刺迎阿黑麻幼子真·帖木兒汗入主哈密,陕巴弃城逃到沙州。当时边吏遣指挥董杰奄克孛刺到各地传谕部众,迎陕巴归还,阿孛刺不服。董杰于是逮捕杀死阿孛刺等六人,其余部落均恐惧服从。明廷又令都指挥朱瑄率兵护送陕巴恢复王维,而将真帖木儿归还吐鲁番。当时真帖木儿只有十三岁,其母是罕慎女儿。恰逢吐鲁番中阿黑麻去世,其孩子均仇杀夺位,真帖木儿恐惧不敢回家,愿意跟从奄克孛刺。然而守臣仍然担心其与陕巴不和,于是带回到甘州。其兄满速儿平定内乱,自立为吐鲁番王[20]

四失四得[编辑]

正德元年九月,忠顺王陕巴去世,其子拜牙郎嗣位。拜牙郎为官淫虐,未能专心政事[21]。而此时,满速儿自称“速檀”朝贡,上书请求归还真帖木儿。明廷兵部则视其为人质不予归还。不久真帖木儿潜逃,被明廷追获。正德七年,方才令哈密三都督送真帖木儿回吐鲁番。在抵达哈密后,奄克孛刺欲停止前行,而写亦虎仙、满刺哈三则坚持,最终护送其抵达吐鲁番。并将明朝情况告诉满速儿,偷偷诱导拜牙郎叛逃。拜牙郎担心下属谋害,则隐瞒奄克孛刺潜逃。奄克孛刺不从,逃至肃州。同年八月,拜牙郎弃城叛归土鲁番,满速儿令头目火者他只丁写亦虎仙满刺哈三窃取金印,镇守哈密。又令火者马黑木等至甘州索赏,称拜牙郎弃国从番,吐鲁番请求镇守哈密,诱骗巡抚赵鉴以为满速儿为忠臣,并获得金币。而此时,满速儿率兵占领拉木等城,与火者他只丁、牙木商议进攻甘肃[22]

正德九年(1514年),瓦刺南侵哈密,满速儿汗击败瓦剌,明韩对满速儿汗、真帖木儿各有赏赐。八月,明廷命右都御史彭泽总督甘肃,统延宁、固原诸镇部队,经略土鲁番。满速儿占领哈密后,向明廷索取金币,要求赎回哈密城印。明武宗敕都督奄克孛刺写亦虎仙等共守哈密、赤斤等卫,如遇吐鲁番侵犯,一同抵御[23]

正德十年(1515年)正月,土鲁番火者他只丁进犯赤斤苦峪等地,烧杀掠夺。此时明朝都御史彭泽抵达甘州,吐鲁番再写信给彭泽,索要金币。彭泽分析满速儿部队强悍,不宜用军事平定,于是筹措缎、绢、布匹等物,遣马骥等往哈密,与吐鲁番议和。满速儿大喜,并许诺归还哈密金印土地。彭泽不等待事成就上报,称满速儿畏惧明朝,并已经归还哈密土地和金印。同年四月,召还彭泽入京师。巡按甘肃御史冯时雍上疏称彭泽处理失当,讲和之事丧权辱国,而此奏章却被兵部尚书陆完压住。满速儿此时却更加骄横,四处掠夺嘉峪关外卫所,并与瓦剌结盟进犯河西走廊,并要求更多的金币以归还金印[24]

當初寫亦虎仙私下與土魯蕃酋速檀滿速兒勾結,而彭澤最初不知而派遣。滿速兒以城印來歸降,留下速檀拜牙郎等人。寫亦虎仙再次出使并私通滿速兒,準備進占肅州。當時,彭澤已經離開,趙鑑也離去,李昆擔任甘肅巡撫,他顧慮有變,在甘州扣留人質,并驅逐寫亦虎仙出關。正德十一年,滿速兒聽後大怒,再次進占哈密,并分兵進攻沙洲,親自率萬余騎兵進犯嘉峪關。遊擊芮寧與參將蔣存禮抵禦,芮寧率領七百部隊在沙子壩遇到敵軍,后兵敗陣亡。滿速兒遂屠城殺掠。武宗再次詔彭澤提督三邊軍務。恰逢副使陳九疇稱因為逮捕使者而使得內應絕,於是再次請求和議。於是撤銷彭澤出兵,彭澤乞求歸鄉。此後,王瓊追論嘉峪關戰敗,而錢寧從中參與,而大學士梁儲等堅持反對,於是事方止。王瓊仍然堅持追論彭澤事,李昆、陳九疇一同被逮捕追論。彭澤被貶為民、李昆被罷免官位,陳九疇除名[25][26]

正德十五年(1520年),满速儿遣归所虏明军镇抚程翥等并哈密忠顺王拜牙即妻妾家人,唯留拜牙即未遣。正德十六年四月,明武宗驾崩,明世宗即位。同年六月,逮捕兵部尚书王琼下狱,后谪戍榆林。因言官交相举荐,起用彭泽为兵部尚书,陈九畴为佥都御史巡抚甘肃。嘉靖元年八月,吐鲁番满速儿大举进攻,以两万骑兵进入甘州。都御史陈九畴率众先登,力战解甘州围。满速儿离开肃州时,陈九畴乘夜走小路抵达甘肃,夹击攻破。杀死吐鲁番将领火者他只丁,而满速儿亦中箭,众人声称其已经死亡。当时明世宗听闻河西走廊有战事紧急,派遣兵部尚书金献民、都督杭雄增兵,部队抵达兰州后即闻捷报。遂听从陈九畴计谋,闭关停止入贡。吐鲁番部队返回时,遇到蒙古亦不刺部队,再战再败。明廷再次收回哈密。[27]

五失[编辑]

嘉靖四年二月,吐鲁番牙木兰再次占领哈密,并率众进入沙洲、伤及肃州。嘉靖五年三月,明世宗命兵部尚书王宪提督陕西边务。王宪上任后即释放羁押使者,并派人前往吐鲁番传谕,令其悔过伏罪归还哈密[28],然而吐鲁番不肯屈服。此时明廷正兴大礼仪之争事件,杨廷和、彭泽均因事离职,而张璁、桂萼上台后,即举荐与杨廷和不合的王琼,替代王宪担任总督。王琼上任后就发现满速儿未死,并请求治彭泽、陈九畴欺君之罪。刑部尚书胡世宁力争则得保全陈九畴戍边、彭泽和金献民归乡、杨廷和免职[29]

嘉靖七年八月,吐鲁番牙木兰因畏惧满速儿,而率领部队与民众向肃州求降,并祈求在白城山、金塔寺居住放牧,没有得到批准。此时,满速儿以讨伐牙木兰而攻击肃州,被副使赵载、游击彭浚等击退[30]

嘉靖八年二月,明廷将此前哈密的部队与民众分配到肃州。此时满速儿以牙木兰叛变而派人进攻,称愿意归还哈密城以换取牙木兰。此时关于哈密归属之争的事情再次被提起。王琼上奏称:

王琼还将牙木兰逮捕,计划送给满速儿。而在兵部讨论中,廷臣则称哈密难于镇守,詹事霍韬则反对道:

此时,兵部尚书胡世宁则反对道:“以前我们不惜放弃大宁、交趾等地,而哈密怎么能和它们比呢?忠顺王自罕慎以来,均投靠吐鲁番,且屡次向我们索求。明朝初期设立元朝贵族和宁、顺宁、安定都为王,安定又在哈密界内,接近我甘肃。现在存亡都不知道啊,为什么还只说哈密呢?我认为现在我们应当专门镇守黄河以西,不要哈密,以后不会再惹我们内陆王朝。”并称:“牙木兰本属部归正,不是叛变,不宜遣送会吐鲁番。唐朝的悉怛谋历史值得借鉴。”胡世宁还称:

张璁等人不听,力主王琼的建议,安置各民族到肃州境内。但依照胡世宁建议,留下牙木兰不遣返[34]

嘉靖九年,满速儿派遣虎力奶翁进贡,再次索要牙木兰,没有得到允许。满速儿于是伺机虎力奶翁回去后,就率领部队进犯肃州。恰逢虎力奶翁死于路上,瓦剌又进攻吐鲁番北部,满速儿不得停止。当时吐鲁番欲将哈密城与失拜烟答结盟,于是明廷兵部请批准吐鲁番入贡,之后哈密名存实亡,金印也丢失了,忠顺王拜牙郎最终不能归任了。哈密最终沦为吐鲁番所占领,而各戎部落逐步被吞并,河西地区三面围敌。而守臣每年都在防卫羌戎进攻,再也无暇顾及嘉峪关外了[35]

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吐鲁番统治者满速儿死后,长子沙汗嗣速鲁檀,次子马黑麻不服其辖,亦称速鲁檀,分据哈密。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哈密卫都督米尔马黑麻要求内附,明廷让其驻屯甘肃。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吐鲁番速鲁檀沙汗子脱列速刺复居哈密。隆庆四年(1570年),满速儿次子马黑麻回吐鲁番,嗣兄职为速鲁檀。万历十年(1582年),哈密卫都督同知米尔马黑麻等要求袭职。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哈密为叶尔羌汗国势力范围,哈密首领为巴拜汗

参考文献[编辑]

  1.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哈密,汉西域、唐伊州地也。汉武帝置酒泉、张掖、炖煌三郡,即令甘、凉、肃之境。又出玉门关通西域,置都护及戊巳校尉,以断单于右臂,则今之哈密云。晋为凉州牧张实所据。历后魏,西域复通。隋炀帝因裴矩进《图记》,躬度玉门关,置伊吾、且未镇。唐隶陇右道,安氏之乱,尽没吐番。地无水而常寒,多雪,雪销乃得水。元封其裔勿纳失里为威武王,居之。明初,高皇帝定陕西、甘肃诸镇,嘉峪关以西置不问。
  2.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永乐二年,安克帖木儿贡马,诏封为忠顺王,即其地置哈密卫。关以西卫七:曰哈密、安定、阿瑞、赤斤蒙古、曲先、罕东、罕东左,而哈密最西。东去肃州,西去土鲁番各千五百里。北数百里抵瓦刺,以天山为界。授其目马哈麻火只目等指挥,分居苦峪城,赐金印诏命,凡西域入贡,悉道哈密译上,亦汉武遗意也。
  3.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洪熙元年,哈密贡硫黄,上曰:“哈密既有硫黄,猝遇战斗,须有备。”敕边吏知之。
  4.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正统四年,瓦刺强,数侵哈密,哈密惧,稍持两端。玺书谕毋背德,终不悛,至拘留汉人转鬻,使至多暴横。边吏请责,诏曲贷之。而忠顺王再传为孛罗帖木儿,天顺末,见弒,无子。王母弩温答失力署国事,为癿加思兰所破。
  5.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成化二年,兵部奏:“王母以癿加思兰侵掠,避居赤斤苦峪,今寇退,宜敕复还哈密。”乃以把塔木儿为右都督守哈密,把塔木儿本畏兀族,故忠义王外孙也。把塔木儿死,子罕尚嗣。而土鲁番时强盛,控弦可五万,其速檀阿力尤雄黠。至是,挟哈密、赤斤诸夷,王母不从,遂见掠及劫金印去。罕慎窜苦峪城,众或归附居肃州,亦有随土鲁番去者。甘肃抚臣娄良以闻,兵部尚书白圭言:“哈密为我西藩,土鲁番无故凌夺,不救则赤斤诸卫尽为蚕食。嘉峪外皆强敌,而祸中甘肃。请集廷议恢复。”因举高阳伯李文、右通政刘文往经略之。比至哈密,众已溃散。文等不敢深入,止调集罕东、赤斤诸番兵数千驻苦峪不敢进,谬言:“阿力欲乘虚捣二卫,宜还兵自为守。”遂引还。阿力始轻中国,益侵内属诸卫矣。
  6.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十二年秋八月,土鲁番速檀阿力遣使赤儿米郎来贡,且致书镇巡饰罪。称王母已死,朝使至,即归金印城池,然特漫语无还意。其冬,更铸哈密卫印赐罕慎,于苦峪立卫居之,给土田及牛具谷种。十四年秋九月,土鲁番速檀阿力死,子阿黑麻立。甘肃抚臣王浚请乘间纳罕慎。
  7.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二十年冬十一月,罕慎入哈密,嗣忠顺王。罕慎贪残,国人觖望,西城诸贡使苦要索,亦有违言。
  8.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孝宗弘治元年冬十二月,土鲁番阿黑麻杀忠顺王罕慎,复据哈密。时有奸回诱阿黑麻攻哈密,阿黑麻亦壮,乃曰:“罕慎非脱脱族,安得王?王故应我。”阳好语罕慎联姻,至哈密城下顶经盟,诱杀之。亦未敢颂言据哈密,遣使入贡,请代领西域职贡。且乞大通事往和番。兵部尚书马文升议:“阿黑麻与哈密各有分地,安得相并。以北敌之强,我屡却款,何小蠢辄与我构,且憪然王也!姑许如例入贡,请敕阿黑麻还王母及金印,归我哈密。”玺书下,阿黑麻怒,欲勒兵近塞,要求之。其帅牙兰曰:“哈密去吾土千余里,敌国辐辏,远出已难,况又近塞乎?今既杀其国王,番汉之心皆怒。若合谋并进,非我利也。不如乘势还城印以款之,再图后举。”阿黑麻以为然。
  9.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四年秋九月,遣哈密卫目写亦虎仙赍敕谕阿黑麻。时王母已死,阿黑麻亦悔祸,上金印及所据城。诏褒予金币,以写亦虎仙为都督佥事。
  10. ^ 明史》(卷208):弘治三年,领占干些儿卒,子千奔袭。赐斋粮、麻布,谕祭其父。先是,哈密忠顺王卒,无子。廷议安定王与之同祖,遣官择一人为其后,安定王不许。至是,访求陕巴于安定,册为忠顺王,命千奔遣送其家属。千奔怒曰:“陕巴不应嗣王爵,爵应归绰尔加。”绰尔加者,千奔弟也。且邀厚赏。兵部言:“陕巴实忠顺王之孙,素为国人所服。前哈密无主,遣使取应立者,绰尔加自知力弱不肯往。今事定之后,乃尔反覆,所言不可从。”陕巴迄得立。然千奔以立非己意,后哈密数被寇,竟不应援。
  11.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五年春二月,封哈密陕巴为忠顺王,遣使护归之。马文升谓:“戎俗重种类,且服元久。哈密故有回回、畏兀儿、哈刺灰三种,而北山又有小列秃乜克力相侵逼,必得元裔填之,可慑诸番。”乃行求忠顺近属,得曲先安定王侄陕巴,奏令甘肃守。再询诸番族,立陕巴可否状。番族合词称“陕巴可立为王,主国事”。乃遣使立之,辅以奄克孛刺、阿术郎。未几,诸番索陕巴犒赐不得,阿术郎更引哈刺灰夷掠土鲁番牛马。阿黑麻怒,复构兵。
  12.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六年冬十月,土鲁番复入哈密,执陕巴,支解阿术郎,掠金印去。事闻,大学士丘浚谓马文升曰:“哈密事重,须公一行。”文升曰:“方隅有事,臣子岂敢辞劳。但西域贾胡嗜利,不善骑射,古未有西域能为中国大患者,徐当靖之。”浚复言,文升乃请行。诸大臣言:“北寇方强,文升不当往甘、凉,委四方边事。”乃敕兵部侍郎张海、都督侯谦往经理之。会阿黑麻前遣部目写亦满速儿等四十余人修贡至京。事下廷议,通事王英言:“罕东及野也克力诸部怨土鲁番刺骨,抚而用之,皆吾兵也。西域使者方扣关互市为利,我声阿黑麻罪,谢勿与通。令彼穷而归怨,皆吾间也。”而廷议皆欲命海以檄往,如土鲁番归陕巴,听予贡;否则留前使勿遣,而绝其后使。上从之。海等至甘州,遣哈密人赍玺书往责阿黑麻归陕巴,不报。乃修嘉峪关,捕哈密奸回通阿黑麻者二十余人,奏请戍广西。
  13.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七年春三月,下张海、侯谦于狱。张海等不候命,遽归,上言:“西域远方,势难兴师。哈密存亡,不必过烦中国。”上怒其无功,下海、谦狱,黜之。马文升乃请:“安置写亦满等四十余人于闽、广,示惩创。而稍用王英策,闭嘉峪关,命西域诸贾人归怨阿黑麻,以携其党。”从之。乃闭嘉峪关,绝西域贡。时西域诸胡皆言:“成化间,我入贡,皇帝先遣中贵人迓我河南,至京宴赐甚伙。今不抚我,我泛海万里贡狮子,谓我开海道,却不受。即从河西贡者,赏宴亦薄。天朝弃绝我,相率从阿黑麻,且拒命,中国能奈我何。”阿黑麻遂复入据哈密,自称可汗,大掠罕东诸郡。谍言:“土鲁番用云梯攻肃州,且躏甘州。”文升曰:“是虚声恫喝我耳!土鲁番至哈密十数程,中经黑风川,哈密至苦峪又数程,皆绝水草,贡使往返驮水行。我第整师旅,谨斥堠,俟彼至肃州,出奇纵击,以逸待劳,可匹马不返也。”
  14. ^ 《明史》(卷218):弘治中,土鲁番复据哈密。兵部马文升议直捣其城,召指挥杨翥计之。翥言罕东有间道,不旬日可达哈密,宜出贼不意,从此进兵。文升曰:“如若言,发罕东兵三千前行,我师三千后继,各持数日干粮,兼程袭之,若何?”翥称善。文升以属巡抚许进,进遣人谕罕东如前策。会罕东失期不至,官军仍由大路进,贼得遁去。十二年,其部人侵西宁隆奔族,掠去印诰及人畜。兵部请敕都督,宣谕其下,毋匿所掠物,尽归其主,违命则都督自讨,从之。
  15.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八年春正月,阿黑麻西去,留其将牙兰与撒他儿率精锐二百守哈密。牙兰机警,骁勇绝人,能并开六弓,夜宿十徙,虽近人莫知所在。哈密胁从者,皆慑服不敢动。其雄黠者反从之,教以挠中国之术。马文升闻之,曰:“是可袭而执也。”召肃州指挥杨翥至计事,抚其背曰:“尔谙番情,悉西域道里。今欲擒斩牙兰,策安出?”翥言:“罕东有间道可进兵,不旬日达哈密。”文升曰:“如若言,以罕东兵三千为前锋,我师三千后继,各持数日熟食,兼程袭之若何?”翥称善。而甘肃巡抚都御史许进亦以方略闻,且曰:“不斩牙兰则天威不振,土鲁番终不知惧。”文升乃即以前策属之。遣副总兵彭清统锐卒由南山驰至罕东,即调罕东诸番兵,乘夜倍道袭牙兰。冬十一月,许进及总兵刘宁抵肃州,驻师嘉峪关外。迟罕东兵不至,乃偕彭清循大路行,以水草乏绝不得驰。牙兰诇知,乘千里马宵遁,惟余番人八百,登台自保。师入哈密,得陕巴妻女并牛羊三千,斩级六十。拔哈密胁从者八百余人还。我士马乏粮,多物故。文升徒取空城,竟失牙兰。然西域亦自是颇惮中国。上念边吏冒险出塞,进等及太监陆誾皆以功升秩。
  16.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九年三月,阿黑麻自将撒他儿等复袭哈密,据之。先是,王师入哈密,牙兰遁归。阿黑麻方与赤斤蒙古卫相雠攻,不能大发兵。使别将将轻骑五百,图复哈密,复为赤斤蒙古所邀,杀殆尽。至是,乃自率兵下之,令撒他儿、奄克孛刺居守。撒他儿不敢守哈密,就刺木城驻军。奄克孛刺密结瓦刺小列秃,袭斩撒他儿还府哈密。阿黑麻遣兵围之,哈密人举火,小列秃来援,退走。
  17.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十年冬十月,阿黑麻以绝贡失互市。又自许进抚甘肃,小列秃及乜克力等部,中国挠之,窘甚。令其兄马黑上书,愿悔过。还陕巴及金印,易前四十余使,予贡如故。马文升恐挟诈,请俟陕巴金印至甘州,始取写亦满等于闽、广。
  18.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十一月,起前左都御史王越,总制甘、凉等处边务,经略哈密。十一年秋八月,复封陕巴为哈密忠顺王。先是,都御史王越出河西,而陕巴至甘州。越乃令三种都督,回回则写亦虎仙,畏兀儿则奄克孛刺,哈刺灰则拜迭力迷失,共佐陕巴。奄克孛刺以罕慎弟,与陕巴不协,乃妻陕巴以罕慎女结好。遂赐陕巴蟒玉大帽,为忠顺王,而释写亦满等西归。会越卒,哈密三种人久厌兵,初以国乱,入居甘肃境上,射猎为生,不愿归哈密。文升请留家之半肃州,往来自便。
  19.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十二年春正月,遣兵护忠顺王陕巴还哈密,以都督写亦虎仙、奄克孛刺、拜迭迷失三种辅之,主国事。土鲁番诸部许复入京朝贡,劳赐良厚。已而陕巴嗜酒,掊克诸部,阿孛刺等咸贰。
  20.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十七年春三月,阿孛刺阴构阿黑麻,迎其次子真帖木儿来王哈密,陕巴弃城走沙州。边吏遣指挥董杰及奄克孛刺往谕部众,迎陕巴还,阿孛刺不从。杰等遂擒杀阿孛刺并其党六人,余怖服。乃别令都指挥朱瑄勒兵送陕巴复王,而以真帖木儿还土鲁番。真帖木儿时年十三,其母亦罕慎女也。会阿黑麻死,诸子雠杀,真帖木儿惧,不敢还,愿依奄克孛刺,曰:“吾外祖也。”守臣恐与陕巴嫌,乃携还,使居甘州。而其兄满速儿寻定国乱,自立。
  21.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武宗正德元年秋九月,忠顺王陕巴死,子拜牙郎嗣位,淫虐不亲政事。
  22.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八年春二月,真帖木儿还土鲁番。先是,满速儿称速檀朝贡,上书求真帖木儿。兵部议质所爱,不予。寻逸出城,追获之。七年冬,始令哈密三都督送真帖木儿西还。至哈密,奄克孛刺欲止之,写亦虎仙、满刺哈三不可,护至土鲁番。以国情输满速儿,潜诱拜牙郎叛中国。拜牙郎淫暴,心怵属部谋害,欲掩奄克孛刺往。不从,奄克孛刺奔肃州。八月,拜牙郎弃城叛归土鲁番,满速儿令头目火者他只丁与写亦虎仙、满刺哈三取金印,守哈密。又令火者马黑木等至甘州索赏。哈密诸部乃译书言:“拜牙郎弃国从番,乞命将守哈密。”巡抚赵鉴谬谓:“满速儿忠义,守城勤劳。”命抚戎官赐之金币。抚戎官入哈密,满速儿亦率众至,分据拉木等城。真帖木儿又言:“河南大饥,人死亡且半。甘州城南黑河可引灌城。”于是满速儿及火者他只丁、牙木日夜聚谋侵甘肃矣。
  23.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九年秋八月,命右都御史彭泽总督甘肃,统延宁、固原诸镇兵,经略土鲁番。满速儿既据哈密,遗责镇巡索金币万,赎哈密城印。总制都御史邓璋以闻,故有是命。敕都督奄克孛刺、写亦虎仙等共守哈密、赤斤等卫,如遇土番内侵,并力捍御。
  24.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十年春正月,土鲁番火者他只丁寇赤斤、苦峪诸处,杀掠甚惨。彭泽抵甘州。复遗泽书,索金币。泽度满速儿强,未易兵定,番戎可以利啖,乃以缯绮二千,白金器,遣通事火信同写亦虎仙入土鲁番,说令和好。满速儿喜,许增币归金印土地。泽不俟报,遽上言:“速檀满速儿畏威悔祸,已还哈密侵地及金印。”四月,遂召泽还京。巡按甘肃御史冯时雍言:“泽处置失宜,讲和辱国。”兵部尚书陆完寝其奏。满速儿谍知兵罢,益骄,四出侵掠关外诸卫,及结瓦刺寇我河西,且遣人索所许增币归印。
  25. ^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十一年秋九月,土鲁番复据哈密,侵肃州。初,彭泽既召还,赵鉴亦去陕西,左布政使李昆代鉴巡抚甘肃。满速儿以金印来归,兵备副使陈九畴语昆曰:“彭总督遇事多模棱,何面目立天地间!”昆不能违,以杂币二百贻之,令送拜牙郎还国,质留来使虎都六、撒者儿縻其意。满速儿闻留二使,怒,令火者他只丁、牙木兰复据哈密。而身引万骑,直犯肃州。总兵史镛欲自甘州来援,九畴以乏食止之。肃州急,乃以游击芮宁出御。土鲁番锋锐甚,芮宁阵没,亡七百骑。兵迫城下,哈密降回居肃州城,颇为内应。九畴廉得其情,收系诸回,及都督失拜烟答等。凡衷甲者,捶杀之,婴城守。调属部兵劫其老营,而潜遣使诱瓦刺捣巢穴,破其三城,满速儿狼狈走。副总兵郑廉及奄克孛刺尾击,败之瓜州土鲁番乃引去。九畴遂发写亦虎仙倾陷哈密状。满速儿复请和,巡抚李昆以闻。时方命彭泽及中使张永视师,疏至罢遣。而满速儿实无意和,又不归拜牙郎。九畴谓:“土鲁番不臣,宜绝其使,勿通。”与昆异议。兵部尚书王琼修郄泽,雅右昆,且忌九畴功,日媒孽河西事。十二年夏六月,失拜烟答子米儿马黑麻方入贡在京,觇知王琼与彭泽郄,突入长安左门讼冤,下锦衣卫。会兵部三法司奏行河西讯报,琼因发泽欺罔辱国,及陈九畴轻率激变罪。逮昆、九畴至,请定鞫。户部尚书石玠曰:“大夫出使于外,苟利社稷,专之可也。”王琼曰:“纳币寇廷,致贻后患,利乎不利乎?”众不能夺,泽几不免。大学士杨廷和善泽,得与九畴并削籍,昆谪浙江副使。已刑部会讯,并脱写亦虎仙死。上幸会同馆,写亦虎仙以秘术干进,得赐国姓,随上南征。
  26. ^ 清·张廷玉等,《明史》(卷198):“寫亦虎仙者,素桀黠。雖居肅州,陰通土魯蕃酋速檀滿速兒,為之耳目,據城奪印皆其謀。澤初不知而遣之。滿速兒以城印來歸,留速檀拜牙郎如故。虎仙復啗使入寇,曰:「肅州可得也。」滿速兒悅,使其壻馬黑木隨入貢,以覘虛實,且徵賄。澤已還,鑑亦遷去,李昆代巡撫,慮他變,質其使於甘州,而驅虎仙出關。虎仙懼弗去。滿速兒聞之怒,復取哈密,分兵據沙州,自率萬騎寇嘉峪關。遊擊芮寧與參將蔣存禮禦之。寧以七百人先遇寇沙子壩。寇圍寧,而分兵綴存禮軍。寧軍盡沒,遂墮城堡,縱殺掠。詔澤提督三邊軍務往禦。會副使陳九疇繫其使失拜煙答及虎仙等,內應絕,乃復求和。澤兵遂罷。尋乞骸骨歸,馳驛給夫廩如制。澤既去,瓊追論嘉峪之敗,請窮詰增幣者主名。錢寧從中下其事,大學士梁儲等持之,乃已。會失拜煙答子訟父冤,下法司議,釋寫亦虎仙等。瓊因請遣給事御史勘失事狀,還報無所引。瓊遂劾澤妄增金幣,遺書議和,失信啟釁,辱國喪師,昆、九疇俱宜罪。詔斥澤為民,昆、九疇逮訊。昆謫官,九疇除名。
  27. ^ 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十六年夏四月,帝崩,世宗践祚。六月,逮兵尚尚书王琼下狱,谪戍榆林。言官劾其忌功,陷彭泽、陈九畴也。遂起彭泽兵部尚书,九畴佥都御史巡抚甘肃。写亦虎仙论斩,死狱中。世宗嘉靖元年秋八月,土鲁番满速儿大举入寇,以二万骑入甘州。都御史陈九畴率众先登,力战,解甘州围。满速儿走肃州,九畴乘夜倍道间抵肃州,夹击破之。杀其骁将火者他只丁,众哗,满速儿中流矢死,遂以闻。时上以河西危急,方遣兵部尚书金献民、都督杭雄济师,至兰州,闻捷。用九畴议,迁其使,闭关绝贡,而满速儿故无恙也。满速儿归,路遇亦不刺兵,复邀击之,大创去。
  28. ^ 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四年春二月,土鲁番牙木兰复据哈密,率众入沙州,侵及肃州。五年春三月,命尚书王宪提督陕西边务。先是,起杨一清提督军务,一清听羁縻土鲁番还城印。未几,召入阁,以宪代。宪尽出平凉羁留贡使,往谕土鲁番。令悔过伏罪,归我哈密。
  29. ^ 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七年春正月,起王琼为兵部尚书,兼右都御史,提督陕西军务。初,哈密二种避雠内徙,一居肃州东关,一居金塔寺诸处。陈九畴议移肃州北境弃地,以杜后患。大学士杨一清以各部一旦外徙,不北合瓦刺,必西连察台,徒足召衅。议遂寝。寻王宪为提督,复遣使往谕之,土鲁番亦未肯服。而杨廷和坐议礼罢,彭泽亦去职。张璁、桂萼等用事,方雠廷和。知王琼故怨之,言:“哈密不靖由彭泽,泽以廷和曲庇。惟急用琼,西鄙乃可宁也。”至是,遂以琼代宪总督。琼被用,即上书论泽、九畴事,言:“满速儿实不死。”按验九畴诬罔,璁、萼拟坐斩,并罪廷和。刑部尚书胡世宁力争,“九畴虽上首功失实,然其人忠勇,再保河西有功,为土鲁番所忌”。得不死,戍边。泽、金献民归里,廷和得免。
  30. ^ 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十二月,牙木兰率众来归。牙木兰者,本曲先人。幼为土鲁番所掠,黠而善兵,满速儿倚之。与写亦虎仙等专伺我虚实,且数盗边。至是满速儿令牙木兰据沙州,索羁留贡使,且率帖木哥土巴攻肃州。以迟回欲杀之,牙木兰惧,率罽帐二千、老稚万人奔肃州降,乞白城山、金塔寺住牧。未报。满速儿以讨牙木兰为辞,纠瓦哈寇肃州,副使赵载、游击彭浚等拒却之。
  31. ^ 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八年春二月,置哈密诸部于肃州。满速儿以牙木兰叛,乃遣人贡狮子,因赍译书,言:“愿归哈密城及原掠人口,求牙木兰。”王琼上言:“哈密既归,乞令失拜烟答子米儿马黑麻守之。其所归各番贡使千余人,宜散置沙州。土巴帖木哥部落五千四百人,置白城山。哈密都督癿吉孛刺部落置肃州东部。赤斤都督刺南东置肃州北山金塔寺。罕东都指挥枝丹置甘州南山。”
  32. ^ 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且欲缚牙木兰予之。下兵部议,廷臣颇言哈密难守,詹事霍韬力言:“置哈密者,离西北之交,以屏藩内郡。或难其守,遂欲弃之。将甘肃难守,亦弃不守乎?太宗之立哈密,因元遗孽力能自立,借虚名以享实利。今嗣王绝矣,天之所废,谁能兴之!惟于诸戎中求雄杰能守城印戢部落者,因而立之,毋规规忠顺后可也。”
  33. ^ 《明史》(卷329):至是,世宁改掌兵部,上言:“番酋变诈多端,欲取我肃州,则渐置奸回于内地。事觉,则多纵反间,倾我辅臣。乃者许之朝贡,使方入关,而贼兵已至,河西几危。此闭关与通贡,利害较然。今琼等既言贼薄我城堡,缚我士卒,声言大举,以恐吓天朝,而又言贼方惧悔,宜仍许通贡,何自相牴牾。霍韬又以贼无印信番文为疑,臣谓即有印信,亦安足据。第毋堕其术中,以间我忠臣,弛我边备,斯可矣。牙兰本我属番,为彼掠去,今束身来归,事属反正,宜即抚而用之。招彼携贰,益我籓篱。至于兴复哈密,臣等窃以为非中国所急也。夫哈密三立三绝,今其王已为贼用,民尽流亡。借使更立他种,彼强则入寇,弱则从贼,难保为不侵不叛之臣。故臣以为立之无益,适令番酋挟为奸利耳。乞赐琼玺书,令会同甘肃守臣,遣番使归谕满速儿,诘以入寇状。倘委为不知,则令械送虎力纳咱儿。或事出瓦剌,则缚其人以自赎。否则羁其使臣,发兵往讨,庶威信并行,贼知敛戢。更敕琼为国忠谋,力求善后之策,以通番纳贡为权宜,足食固圉为久计,封疆幸甚。”疏入,帝深然之,命琼熟计详处,毋轻信番言。
  34. ^ 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兵部尚书胡世宁言:“先朝不惜弃大宁、交趾,何有于哈密。哈密,非大宁、交趾比也。忠顺自罕慎以来,狎比土鲁番,且邀索我矣。国初,封元孽和宁、顺宁、安定俱为王。安定又在哈密之内,近我甘肃。今存亡不可知,一切不问,而议者独言哈密何也?臣愚谓宜专守河西,谢哈密,无烦中国便。”又言:“牙木兰本属部归正,非叛者,不宜遣还。唐悉怛谋之事可鉴也。”张璁等不听,力主王琼议,安置诸戎于肃州境内。独留牙木兰不遣,如世宁言。
  35. ^ 明史纪事本末·兴复哈密》(四十卷):九年冬,满速儿遣虎力奶翁及天方诸使贡方物,复索牙木兰。不予。满速儿欲伺奶翁归,即率诸戎寇肃州。会虎力奶翁归道死,瓦刺又攻其北鄙,我稍息肩。来降人言:“土鲁番欲以哈密城与失拜烟答妻。”兵部因请许土鲁番贡,令三年或五年为期,使十二人入京,余留塞上。是后名存哈密,而金印遂失,忠顺王拜牙郎终不可复。无何,哈密竟为土鲁番所据。诸戎部落皆为荐食,失故土,云翔河西塞。而北寇窟西海,瓦刺巢北山,河西三面,并居寇盗。守臣频岁备羌戎,无暇及关外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