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定洲之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沙定洲之亂又称明末沙定洲之亂沙普之亂。指明末清初在云南境內的一场土司叛乱,后被大西军平定。

过程[编辑]

明朝时期在云南当地除了设立了巡抚制度以外还有土司制度,而黔国公沐英的沐氏家族也掌握了很大的兵权,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在云南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明思宗自杀殉国,全国上下一片混乱。1645年九月,武定土司吾必奎趁机叛乱,其率叛军先后攻下大姚、定远、姚安,全滇震动。沐天波等人急忙下令调集石屏土司龙在田、嶍峨土司王扬祖、阿迷州土司沙定洲、宁州土司禄永命、景东土司刁勋等部。九月,明军击败叛军,吾必奎及其党羽皆被明军俘虏。而后沙定洲以临安府生员汤嘉宾(万氏妹之夫)为谋主,以图利用沐府同云南巡抚、三司官间矛盾、各土司的向背不一而割据云南,故其麾下军队于吾必奎乱后仍滞于昆明。沐天波因定洲之父沙源一贯忠贞,不疑有他,还在黔国公府内多次设宴。1645年十二月初一,沙定洲部署已定,以告辞为名,亲自率军攻入黔国公府,同时分派部众占领昆明各门。由于变生意外,沐天波来不及组织有效的抵抗,率亲信携官印、铁券等物逃往西宁,途中由龙在田、禄永命等护卫下逃至楚雄,依金沧兵备道杨畏知所部自保,而其母陈氏和妻子焦氏未能随行,仓卒中被迫逃入尼庵自尽。

沙定洲攻占昆明后,自称“总府”,其妻万氏称主母。“并舆出入,遍谒缙绅。滇中豪右投为谋划者甚众”。沙定洲发兵追击沐天波,于楚雄被杨畏知所部明军击败。攻楚雄不克后,沙定洲发兵将楚雄重重围困,并积极收取云南各地,一时间除了杨、沐治下的楚雄以西地区外,沙定洲已控制云南全境,而沐府累世蓄积财富皆被沙定洲所得。“沐氏世镇云南,府藏盈积。佛顶石、青箭头、丹砂、落红、琥珀、马蹄、赤金皆装以箧,箧皆百斤,藏以高板,板库五十箧,共二百五十余库,他珍宝不可胜计。定洲运入本峒,累月不绝”。而后沙定洲下令凡愿受其指挥之各府县汉人流官一律留任,且迫使云南巡抚吴兆元、在籍大学士禄丰人王锡衮给南明隆武帝上疏,“天波反,定洲讨平之,宜以代镇云南。”王锡衮于崇祯年间官至吏部左侍郎,南明隆武时又晋升为东阁大学士礼、兵二部尚书督师云贵湖川广五省军务,其由故乡禄丰至昆明时,适逢沙定洲之变,遭其软禁。至此云南局势恶化,直至1647年三月,在贵州活动的大西军将领孙可望和李定国等得知后,率大西军入滇,才彻底粉碎了沙定洲叛乱[1]

1647年,大西军被清军击败,应龙在田之策南下入滇。“张献忠被诛于西充,其义男孙可望等率残兵由遵义入黔。龙在田使人告变,且劝其至滇。可望因诈称黔国焦夫人弟率兵来复仇。云南初苦沙乱,皆延颈望其来,不知为贼也。”而“云贵人民深信,一路俱如此传播,故贼兵所至,悉开门降。长驱而来,全无梗阻。”三月二十五日,大西军占领平彝(今云南富源)。二十八日,大西军攻克交水。二十九日,大西军移兵曲靖,歼灭沙定洲所设守军500名,俘获南明云南巡按御史罗国 。后大西军南下阿迷州(今云南开远),于蛇花口击败沙定洲援军1000。沙定洲见兵力不敌,又误认大西军确系焦氏家族所召援兵方能熟知地理,因此于四月十八日主动放弃昆明,逃回阿迷州,并于行前命其部将杜其飞将软禁于贡院的大学士王锡衮斩杀。四月下旬,大西军连破叛军,进入昆明。“二十四日,孙、李诸军入城,秋毫无犯”。五月,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以事权不一,推可望为帅”。五月十九日,李定国率大西军至临安(府治今云南建水)。二十二日,大西军以掘坑道至墙下而填塞火药之“放迸法”炸倒东南面城墙,后迅速占领全城,击败沙定洲部将李柯楚。然此时原昆阳知州冷阳春和晋宁举人段伯美举兵叛乱,李定国惟恐后方有失,立即“星夜回兵”。六月二十三日,两州叛军被大西军全数剿灭。同时刘文秀率大西军由昆明北上,经富民收取武定州、和曲、禄劝等地,然后向西推进,占领鹤庆、丽江、剑川,平定滇西北。八月,孙可望率军经禄丰进攻杨、沐据守之楚雄、大理等滇西地区。南明军队于禄丰城东狮子口被大西军击溃,杨畏知被俘,孙可望对其再三劝降。经过谈判,双方约定:一,不用大西年号;二,不妄杀人;三,不焚庐舍、淫妇女。

九月,刘文秀率大西军进抵永昌(今云南保山),以“共扶明后,恢复江山”为条件和沐天波达成一致。沐天波行文招抚各土司,迤西一带不战而下,“各土司次第来归”,“去方三月,而迤西尽平”。1647年十月,云南全境仅存阿迷州仍于沙定洲控制之下,而东川(今云南会泽) 土司禄万亿、禄万兆则心存观望,不肯向大西军按额纳饷。1648 年五月,孙可望派定北将军艾能奇率领军征剿东川。大西军进至距东川30里处遭禄氏土兵伏军袭击,艾能奇身中毒箭,被连夜抬回昆明,不治身亡。孙可望下令给予厚葬,另派军取道壁谷坝,击溃禄氏土兵,东川及其附近州县土司至此平定。当年七、八月间,李定国、刘文秀率大西军南征阿迷州。由于道路崎岖,粮饷难继,孙可望“乃起省城民夫,每户夫一名,每名领二斗,至临安交米一斗五升,其五升给夫作口粮;省城每夫一名脚价银二三两不等”,民“乐于挽运,不知其苦”。而后大西军迅速击败沙定洲军,攻克阿迷,围沙定洲于其老寨佴革龙。 因沙定洲军屡乘夜间下山取水,故李定国令大西军于水源处立砦,分兵把守。叛军因饥渴难耐,被迫投降,沙定洲、万氏等头目被解往昆明。而后大西军“招抚附近地方,凡附逆者悉不究,各安农事。如是出降络绎不绝。李定国抚慰赏劳之,出令不许掳掠,违者立斩。 自是迤东半壁安堵矣”。十月,沙定洲、万氏、汤嘉宾等于昆明被处决,标志着沙定洲之乱彻底平息。

评价[编辑]

沙定洲的叛乱被粉碎了,同时增进了云南同各省休戚相关的联系[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明末沙定洲之乱. 华夏经纬网. 2008-08-15 [2014-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23) (中文). 

外部链接[编辑]

第一节 云南沙定洲之乱 - 南明史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沙定洲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