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宦官時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三次宦官時代柏楊中國人史綱》中的一個章節,敘述十五、十六世紀的明朝宦官干預朝政。

明初對宦官的禁制[编辑]

朱元璋建立明朝,在洪武十三年(1380年)罷相,集君權、相權於一身,朱元璋在位时,平均每天要批阅一百五十件奏章,裁决四百种案件,又設立「殿阁大学士」,長駐內閣大學士協助皇帝辦公。

內閣大学士的职责和现在的秘书相同(也就是總統府秘書長),即帮助皇帝处理信件,奏章,分析案情,代写文稿,把自己的意见上呈皇帝,他們有宰相的工作量,但沒有宰相的實權。大学士签注的意见皇帝会不会采纳,大学士并不知道,他们和皇帝之间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他们的意见要靠宦官来转达,這些奏章稱為“票拟”,这样宦官就有干政的機會,例如張居正馮保的關係一樣。另一方面,朱元璋也明白宦官干政事態嚴重,他曾立鐵牌「內臣不得干預政事,預者斬」[1],更嚴禁宦官識字,以防其舞文弄墨。但這樣的局面卻被靖難之役起兵奪位的明成祖朱棣輕易的打破。

明成祖打破禁制[编辑]

建文帝在位時,御中官日嚴,下詔「出外稍不法,許有司械聞」,朱棣起兵時,宦官多逃入其軍。靖難之役後,朱棣奪得皇位,得助於宦官[2],“以為忠於己,而狗兒輩復以軍功得幸,即位後遂多所委任”[3];另一方面,因華北以北地區長期受異族統治,導致朝中官員大都來自南方,為免朝政皆為一地方勢力所把持,在成祖掌權之後,開始重用宦官,例如派遣鄭和侯顯王景弘等率船隊七下西洋,宣揚國威。又設錦衣衛、東廠等特務機構,交由宦官主持,“令嬖暱者提督之”,“蓋明世宦官出使、專征、監軍、分鎮、刺臣民隱事諸大權皆自永樂間始”。許多朝臣為一己之權益,往往結納宦官,來排除異己。宦官之氣焰日益囂張。

宦官得到學習機會[编辑]

明宣宗設「內書堂」,令大學士陳山教習之,從此宦官可以讀書識字、舞文弄墨,“曉古今,逞其智巧,逢君作奸”,司禮監又取得「批紅」之權,可代理皇帝批奏章,“後來嗣主之怠荒,即人主不與政,惟有秉筆太監與政矣”。

由於明朝宦官可以受到正式教育,所以他們的知識和道德水平,整體上比第一、二次宦官時代的宦官高。皇帝也仗重宦官處理政事,與士大夫集團對抗,這也與第一、二次宦官時期,宦官只以親近及控制皇帝得以掌權又不一樣。

宦官權力的發展[编辑]

第三次宦官时代,由司禮監太監王振揭開序幕。1435年,9歲的明英宗朱祁镇即位,司礼太监王振带着他游戏,控制锦衣卫,正統七年(1442年)王振毀去宮門所鑄太祖禁內臣預政之鐵碑,正統十四年(1449年)又勸英宗御駕親征,最後發生了「土木之變」,削弱明朝的邊防力量,只能修長城加强邊防。

明憲宗在位時,成化十二年(1476年)設西廠,後於成化十八年(1482年)一度廢除,明孝宗時宦官之權勢一度壓抑,明武宗時復設西廠,並設內行廠,明朝宦官之權勢無以復加,正德五年(1510年)除去劉瑾后,西廠與內行廠一同廢除。

明神宗在位时,最后的三十年只在金銮殿亮过一次相。內閣大学士数十年见不到皇帝,不能向皇帝面呈“票拟”,所有的“票拟”都要仰仗宦官转达,宦官的权力遂膨胀,但神宗仍掌握朝局。

魏忠賢專權是明朝宦官為患最烈的時期,天启帝整天忙著木工,沒時間批閱公文,這給了魏忠賢很好發輝的舞台,當時政府高级官员和士大夫阶层,公然争先向宦官卖身投靠,甚至建立生祠,天启七年(1627年)五月,国子监生陆万龄上书,称魏忠贤可与孔子相提并论,因为“孔子作《春秋》,忠贤作《要典》。孔子诛少正卯,而忠贤诛东林”。其后,魏忠贤生祠“几遍天下”,“每一祠之费,多者数十万,少者数万”,且“剥民财,侵公帑,伐树木无算”。黄运泰造生祠迎塑像时,“五拜三稽首”,“率文武将吏列班阶下,拜稽首如初”。魏忠賢更嚴酷打壓復社東林黨

宦官時代的結束[编辑]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細數三次宦官时代的结束,隨著而來的,都是王朝的覆亡。

崇禎帝即位後,宦官人數有十万人之眾,雖然崇禎帝清洗閹黨,但明朝內憂外患,積重難返,挽救不了明朝的江山,李自成在北京時“下令盡逐內監,無老幼貴賤,即以其杖驅之,皆號泣徒跣,破面流血而去”[4]。《國榷》甲申年四月戊午朔,述“(李自成軍)盡驅內官出城,毋再入。凡數百人,各大棍逐之。初城守時,內官坐城上,士卒作白楊木棍,涂以朱,至是即以驅閹人,都人稱快。”

第三次宦官時代始於1442年王振当权,终於1627年的明朝覆亡前夕,历时185年,佔了明朝歷史逾三分之二的時間。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史·宦官列傳》
  2. ^ 《明史·刑法志》云:“初,成祖起北平,刺探宫中事,多以建文帝左右为耳目,故即位后专倚宦官,立东厂于东安门北,令劈昵者提督之。”
  3. ^ 《明史·宦官列傳》
  4. ^ 吳偉業:《鹿樵紀聞》
中国宦官三大干政时期
东汉第一次 | 唐朝第二次 | 明朝第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