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旺妖言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郑旺妖言案是发生在明朝弘治正德年间,有关明武宗身世的案子。

明孝宗弘治时期[编辑]

郑旺是武成卫的一名退伍士兵,女儿郑金莲,12岁时被卖做婢女,后又辗转卖进了皇宫,据说得到了明孝宗的临幸。郑旺通过关系,与太监刘山交往,时常托他将一些时鲜水果等物送入宫中女儿手中,郑金莲也托刘山送些衣物给郑旺。郑旺拿着宫中的衣物四处炫耀,吹嘘女儿得皇帝的恩宠。别人讨好他,就称他为“郑皇亲”。张皇后在1491年生下太子朱厚照后,就有流言说皇子其实是郑金莲所生,弘治十七年(1504年),孝宗命人将郑旺、刘山等人捉拿到官进行亲自御审,刘山被处死,郑旺以妖言罪、冒认皇亲罪被监禁。

明武宗正德时期[编辑]

太子朱厚照在1505年继位,是为明武宗大赦天下。主办“妖言案”的刑部尚书闵珪将郑旺释放,有人提出此等大案主犯之赦免与否当请示今上,闵珪表示凡大赦令没有明确列出不准释放者,可以不请示(“诏书不载者,即宜释放”)。之后郑旺再次散布自己女儿是皇上生母的说法,还在正德二年(1507年)十月和邻居一起冲向紫禁城,要面奏皇上“国母见幽之状”。再次被捕,并凌迟处死。

案件记载[编辑]

正德二年冬十月初,武成中卫军余郑旺有女名王女儿者,幼鬻之高通政家,因以进内。弘治末,旺阴结内使刘山求自通,山为言今名郑金莲者即若女也,在周太后宫,为东驾所自出。语寖上闻,孝庙怒磔山于市,旺亦论死,寻赦免。至是又为浮言如前所云,居人王玺觊与旺共厚利,因潜入东安门宣言国母郑居幽若干年,欲面奏上。东厂执以闻,下刑部鞫治拟妖言律,两人不承服大理寺驳谳者再,乃具狱以请。诏如山例,皆置之极刑云。(《明武宗實錄》)

參見[编辑]

  • 《治世余闻》王编修瓒一日自司礼监教书出,谓一二同年曰:“今早在左顺门,见红毡衫裹一妇人,不见其面,只见二小足。有人随去,见二内使押送赴浣衣局。守者俱起立迎入,待之异常,不知其由。”后数日,乃闻参送数人至西曹问罪。内郑旺招系坝上人,有女名某,先年选入掖庭。近闻生有皇子,见在太后宫内依住。旺每岁来西华门内臣刘林探问,但有新时面麦瓜果,即托林送入,与本宫使女黄女儿说知递进,悉回有衣服针线等物。旺回家夸耀,乡人称为郑皇亲,京城内外,人争趋赴,已二三年矣。近被缉事衙门以妖言访获,说者以为有所受也。后内批:“刘林使依律决了,黄女儿送浣衣局,郑某已发落了,郑旺且监着。”时论以为旨意发落,意自可见。若果妖言,旺乃罪魁,不即加刑,又郑氏止云“已发落了”,尤为可疑。其卷案在刑部福建司,人多录出,以为或有所待。后乙丑五月大赦,闵司冠即将旺放出,该司执言事大须请,闵以为诏书不载者,即宜释放。盖亦意有在云。
  • 《万历野获编》【郑旺妖言】当弘治末年孝康皇后张氏擅宠,六宫俱不得进御。且自武宗生后正位东宫,再举蔚悼王,薨后,更无支子。京师遂有浮言太子非真中宫出者。时有武城尉军余郑旺,有女入高通政家,进内。因结内侍刘山宣言其女今名郑金莲,现在圣慈仁寿太皇太后周氏宫中,实东宫生母也。孝宗闻之大怒,即殛刘山,幷郑旺论斩,后遇赦得免。至正德二年十月又布前言。同居人王玺擅入东安门,且云欲奏国母见幽之状。武宗下之刑部,再谳,再不服。久之,始成狱正法。此案倡议甚怪,往年郭江夏行勘楚府,时冯开之先生为予言楚事,因及武宗,亦曾被谤如楚宗所言。以此世宗尤追恨张太后,并及鹤龄、延龄兄弟,决欲族之。余谓不然,此谤实始于郑旺,一时皆信之,传入各藩。正德十四年宁王宸濠反逆,移檄远近,中有“上以莒灭郑。太祖皇帝不血食”之语。盖又因郑旺之言而傅会之,以实昭圣太后之罪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