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郭子興(1312年-1355年),定遠(今安徽省定远县)人,中國末群雄之一,是使明太祖朱元璋在後來能崛起的關鍵人物。

子興家有財產,平時結交不少人物壯士,元末大亂,他於至正十二年(1352年),他集結數千人取得濠州,即此時他任用朱元璋為十夫長,因朱元璋的戰功而重用[1]。郭子興雖擊退了南下的元軍,但與其陣營內的孫德崖趙均用等人卻內爭不斷,最後被迫離開濠州,改住由朱元璋攻下的滁州,1355年病逝,其勢力大抵為朱元璋所繼承,明太祖於洪武三年(1370年)追封他為滁陽王[2]

子女[编辑]

郭子兴夫人张氏,生三子,长子战死沙场,次子郭天敍与舅张天祐领军攻打集庆府,兵败被杀。第三子郭天爵阴谋对付朱元璋,被朱元璋所杀。

次妻小张夫人生一女,嫁给朱元璋为郭惠妃,生蜀、谷、代三王。养女马氏,是朱元璋的皇后。

参考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太祖實錄》(卷一):“壬辰,春二月乙亥,朔定远人郭子兴、孙德崖及俞某、鲁某、潘某等起兵,自称元帅,攻拔濠州,据其城守之。辛丑,乱兵焚皇觉寺,寺僧皆逃散,上亦出避兵日暮。上归念无所逃难,甚忧之,乃祷于神,曰:『今兵难如此,吾欲出避兵,志无所定,愿于神卜之。出与处孰吉明,以告我。』祝已投卜,凡三俱不吉。上曰:『出与处既不吉,无乃欲,吾从雄而后昌乎?』一投卜而吉,上自念曰:『今豪杰纷纷,孰堪与御乱者?况从雄非易事。』乃复祝曰:『兵凶事。从雄,吾甚恐,盍许以避兵?』复投卜,珓跃而立。上知神意必欲从雄也,固守以待。未旬日,有故人自乱雄中以书来招,曰:「今四方兵乱,人无宁居,非田野间所能自保之时也,盍从我以自全。」上览毕即焚之,数日复有来告,曰:『前日,人以书招公,傍有知者,欲觉其事当柰何?』上慨然太息,曰:『吾惟德,命于天耳!』后三日,其人果至,与语,辞色无相害意,乃谢遣之。复旬日,又有来告,曰:『先欲觉者不欲自为,今属他人发之,公宜审祸福决去就是。』时元将彻里不花率兵欲来复濠城,惮不敢进,惟日掠良民为盗以徼赏,民皆恟恟相扇动不自安。上以四境逼迫,讹言日甚,不获已,乃以闰三月甲戌朔旦抵濠城。入门,门者疑以为谍,执之,欲加害。人以告子兴,子兴遣人追至,见上状貌奇伟异常人,因问所以来具告之故。子兴喜,遂留置左右,寻命长九夫,常召与谋事。久之,甚见亲爱,凡有攻讨,即命以往,往辄胜,子兴由是兵益盛。初宿州闵子乡人马公素刚直,重然诺,爱人喜施,避仇定远,与子兴为刎颈交。马公有季女,甚爱之,常言术者谓此女当大贵。及遇乱谋还宿州起兵,应子兴以女托,子兴曰:『幸公善。』抚视子兴许诺,与其妻张氏抚之如己子,已而马公死,子兴感念不已。 上时未有室,子兴欲以女妻,上与张氏谋曰:『昔马公与吾相善,以女托我,今不可负,当为择良配,然视众人中未有当吾意者。因言上度量豁达,有智略,可妻之。』张氏曰:『吾意亦如此。今天下乱,君举大事,正当收集豪杰与成功业,一旦彼或为他人所亲,谁与共成事者?』子兴意遂决乃以女妻。”
  2. ^ 明史》(卷一百二十二):“洪武三年追封子興為滁陽王,詔有司建廟,用中牢祀,複其鄰宥氏,世世守王墓。十六年,太祖手書子興事蹟,命太常丞張來儀文其碑。滁人郭老舍者,宣德中以滁陽王親,朝京師。弘治中,有郭琥自言四世祖老舍,滁陽王第四子,予冠帶奉祀。已,為宥氏所訐。禮官言:「滁陽王祀典,太祖所定,曰無後,廟碑昭然,老舍非滁陽王子。」奪奉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