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文庆(?-1784年),回族通渭草芽沟人,马明心妻侄。清朝甘肃宁夏穆斯林起义领导人之一。

起义背景[编辑]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苏四十三起义,没有参加起义的马明心被清廷处决,随后苏四十三领导的哲合忍耶派穆斯林起义失败,清朝屠杀起义者不下千人,对撒拉族人实行高压政策,限制各族穆斯林宗教活动,陕西提督自西安移驻固原,固原总兵移防河州,加强弹压,下令对“通省新教(即哲合忍耶派)回民密行查办,断绝根株”,捕杀迫害教民,地方官以“办善后”(即肃清回逆反叛之余孽)为由,在各地设立乡约制度。地方官按照朝廷“即从严多办,亦不为过”的旨意,继续“立法严办”,大量诛连无辜,搜杀发遣八百余人。各州县“查治新教余党,吏胃肆骚”,致使回民处在极端恐怖之中。河州官吏出示:“不许回民从习新教,脱鞋念经,令各出具甘结”。马来迟之孙马五一本来奉行其祖父所传老教,不愿出具甘结,官吏在其家中搜出《明沙经》一部,便将马五一发遣琼南百色烟瘴地方,后在长沙途中被杀害。[1]清政府的行为激起当地穆斯林强烈不满,田五以“为马明心报仇”、反对“剿洗回民”、“洗灭新教”作口号,密谋起义。张文庆追随田五成为首领之一。

1784年(乾隆四十八年),因事情败露,田五提前起义,结果中枪阵亡。乾隆帝颇为得意,自认为:“逆回首犯业经就戮,其余匪自成瓦解之势,即使逃窜他处,亦不过苟延残喘,无难克日就擒,此时自可无需多兵徒滋烦扰”[2]

起义过程[编辑]

乾隆帝在李侍尧的奏章中指出:“可见新教煽惑人心,牢不可破,必当净绝根株,勿留余孽”,当即命调西安甘州宁夏各处清军四路进剿堵截。李可魁率余部义军由安定马家堡撤离,前往伏羌与张文庆部义军顺利会合,使围剿的清军扑空。义军五月初五日,在马家堡等处举旗起义,推张文庆为首,马四娃为副,李可魁、马胡子为先锋继续同清军作战,义军及眷属集中于石峰堡。李侍尧逗留靖远,藉审讯余党为名,不亲赴督剿;刚塔又误用贼谋,向导官兵于无贼之地,故贼益炽,刚塔中起义军箭伤。乾隆帝严饬李侍尧、刚塔、俞金鳌图桑阿等人追剿不利,命尚书福康安统领侍卫大臣海兰察巴图鲁侍卫、章京等驰驿前往,福康安等未到之前,由正蓝旗蒙古都统伍岱总理一切,所有领兵大臣、官员均听其节制调度。五月初八,张文庆派杨填四、马尚德等率千余人,从靖远渡黄河进攻通渭县城,十一日破之,县典史温模自缢,知县王慺仓皇逃匿。义军烧毁县衙、城隍庙、民铺十余处,抢劫银库,打开监狱放走囚犯。西安副都统明善,率兵一千二百人由静宁来攻,长驱深入,十二日在高庙山与义军遭遇,被全部歼灭,明善被擒,绑在堡内高杆上,悬挂三日,乱箭穿身。十九日起义军围攻伏羌县城不克,遂走秦安莲花城等地。义军增至近万人,乾隆闻报大怒,以李侍尧未能亲赴军前调度为由将其革职,暂时留甘省带罪效力,陕甘总督员缺改由福康安补授,刚塔也因在马家堡堵截义军失利被革职拿问,解交刑部治罪。此外,乾隆还命大学士阿桂领健锐火器营二千前往甘肃,会同福康安办理军务。

义军遂以石峰堡为根据地,布防于伏羌(今甘谷)的鹿鹿山、静宁的底店山与隆德的蟠龙山,六月七日福康安部抵隆德,调各路清军10000名,先后攻陷蟠龙山、底店山和鹿鹿山,于十五日围攻石峰堡,大学士阿桂也在甘肃指挥。义军“齐心死拒”,后因被封锁围困,水源断绝,堡内断水多日的回民,忍受不了干渴的折磨,偷偷翻出堡墙来到山下河边引水时,被驻守在这里的清军一个个杀死。七月四日义军先将1500余名妇女幼童投出,然后奋力突围,牺牲千余人。次日,清军入堡,张文庆、马四娃、杨慎四、黄明阿訇等700余人被俘就义,李可魁阵亡。石峰堡陷落。

义军先后攻打盐茶、靖远、安定、会宁、伏羌、静宁、通渭、固原、隆德、秦安、华亭、庄浪、皋兰、平番等10余厅、州、县1200余村镇。[3]从乾隆四十九年四月至七月,乾隆帝接连下旨156道,从京都成都、川北、云南阿拉善、宁夏、陕西、山西河南、甘肃等地调官兵4万4千多人围剿起义军。

事后[编辑]

清廷将田五、张文庆、马四娃、李可魁等人的眷属全部诛戮,石峰堡、底店等处回民子女四千余人,除赏给军营侍卫、章京、满洲兵丁及四川屯练官弁等一千九百余口外,所余二千余口,加上各州县搜出的义军子女五百余口,统计二千六百余人,发遣江宁杭州福州广州等处,分赏给各省官员、兵丁为奴。张文庆、马四娃、李自党、杨填四、马文熹五人被清廷凌迟杀害,马良茂、马金玉、马建成被处斩。此次回民起义,被清军杀害及战死的回民人数粗略统计有:石峰堡被拿获杀害1400余人,底店被杀害1621人,被李侍尧拿获杀害476人,底店一战阵亡340余人,石峰堡一战阵亡1700余人,被各处搜山官兵拿获杀害1000余人,同伍岱、李侍尧、刚塔等于靖远、通渭、伏羌、云雾山、鹰窝石、狼山、打喇赤(今打拉池)堡等处交战阵亡1450余人,被陆续拿获即于军营杀害497人。此外,被李侍尧、刚塔等歼戮杀害回民妇女1000余人,被各州县拿获杀害1000余人。[4]

清廷拆毁各地清真寺数十座。掠夺回民田产五万余亩。使得李侍尧原制定的《筹议甘肃善后事宜条款》也未能完全实施,哲合忍耶不仅继续得到传播,而且以后又有发展。

布政使王亶望“罪斩,籍其家”;勒尔谨王廷赞亦均赐自尽,陕甘总督李侍尧论斩,甘肃提督刚塔谪戍伊犁。清廷还被迫“豁免甘肃积欠籽粮二百四十五万余石,折色银三十万两,以惠边氓。”

参考资料[编辑]

  1. ^ 论田五、张文庆起义《宁夏社会科学》1990年第05期 作者: 吴万善 罗万寿
  2. ^ 《清高宗实录》卷1206
  3. ^ 《石峰堡纪略》
  4. ^ 中国伊斯兰史通鉴·清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