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雄 (十六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成武帝
概要
姓名 李雄
庙号 太宗
谥号 武皇帝
陵墓 安都陵
政权 成汉
在世 274年-334年
在位 304年-334年
年号

建兴:304年十月-306年六月
晏平:306年六月-310年

玉衡:311年-334年

成武帝李雄(274年-334年),仲儁人,十六国时期成漢開國皇帝(304年―334年在位)。李特第三子,母羅氏。[1]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李雄身高八尺三寸,容貌俊美。少年時以剛烈氣概聞名,常常在鄉里間周旋,有見識的人士都很器重他。有個叫劉化的人,是道家術士,常對人說:“關、隴一帶的士人都將往南去,李家兒子中只有仲俊有非凡的儀表,終歸會成為人主的。 ”[2]

攻入成都[编辑]

李特在蜀地率流民起義,承皇帝旨意,任命李雄為前將軍。西晉太安二年(303年),李特被益州刺史羅尚擊殺。繼任者李流旋亦病故,李雄自稱大都督、大將軍、益州牧,住在郫城。羅尚派部將攻打李雄,李雄將其擊跑。叔父李驤攻打犍為,切斷羅尚運糧路錢,羅尚的軍隊非常缺糧,攻打得又很急,於是留下牙門羅特固守,羅尚棄城在夜晚逃走。羅特打開城門迎李雄進城,接著攻克成都。在當時李雄的軍隊非常飢餓,於是就率部眾到郪地去就食,挖掘野芋頭來吃。蜀人流亡逃散,往東下到江陽,往南進入七郡。李雄因為西山的范長生居住在山崖洞穴裡,求道養志,想要迎他來立為君而自己做他的臣子。范長生執意推辭。李雄於是盡量避讓,不敢稱制,無論大小事情,都由李國李離兄弟決斷。李國等人事奉李雄更加恭謹。[3]

建立大成[编辑]

永興元年(304年),將領們執意請李雄即尊位,於是李雄自稱成都王,赦免境內罪犯,建年號建興,廢除晉朝法律,約法七章。任命叔父李驤為太傅,兄長李始為太保,折衝將軍李離為太尉,建威將軍李雲為司徒,翊軍將軍李璜為司空,材官李國為太宰,其餘的人委任各自不同。追尊他的曾祖父李虎(即李武)為巴郡桓公,祖父李慕為隴西襄王,父親李特為成都景王,母親羅氏為王太后。范長生從西山乘坐素車來到成都,李雄在門前迎接,執版讓坐,拜為丞相,尊稱為範賢。建興三年(306年),范長生勸李雄稱帝,李雄於是即皇帝位,赦免境內罪犯,改年號為晏平,國號大成(成漢)。追尊父親李特為景皇帝,廟號始祖,母親羅氏為太后。加授范長生為天地太師,封為西山侯,允許他的部下不參與軍事征伐,租稅全部歸入​​他的家裡。李雄當時建國初始,本來沒有法紀禮儀,將軍們仗著恩情,各自爭奪班次位置。他的尚書令閻式上疏說:“凡是治理國家製定法紀,總是以遵循舊制度為好。漢、晉舊例,只有太尉、大司馬執掌兵權,太傅、太保是父兄一樣的官,講論道義的職位,司徒、司空掌管五教九土的事情。秦代設置丞相,統掌各類政務。漢武末期,破例讓大將軍統掌政務。如今國家的基業剛剛建立,百事還沒有周全,諸公大將們的班列位次有不同,隨之競相請求設置官職,和典章舊制不相符合,應該建立制度來作為楷模法式。”李雄聽從了他的建議。[4]

開疆擴土[编辑]

晏平二年(307年),李雄派李離、李國、李雲等率領二萬徒眾攻入漢中,梁州刺史張殷逃奔到長安。李國等人攻陷南鄭,將漢中人全部遷到蜀地[5][6][7]。晏平四年(309年),當時李離駐鎮梓潼,他的部將訇琦羅羕張金苟等殺了李離和閻式,以梓潼歸降晉益州刺史羅尚。羅尚派他的部將向奮屯兵在安漢宜福來威逼李雄,李雄率兵攻打向奮,但是不能克敵。晏平五年(310年),鎮守巴西的李國也被他帳下的文碩殺死,並以巴西投降羅尚。面對如此情況,李雄於是率眾退回,但派他的部將張寶以殺了人逃亡的名義進入了梓潼,並取得訇琦等人的信任。不久,張寶趁訇琦等人出迎羅尚使者的機會關了城門,成功重奪梓潼。正逢羅尚去世,巴郡混亂,李驤攻打涪城。玉衡元年(311年)正月,李驤攻陷涪城,擒獲梓潼太守譙登,接著乘勝進軍討伐文碩,將文碩殺死。李雄很高興,赦免境內罪犯,改年號為玉衡[8][9][10]

玉衡四年(314年),成漢南得漢嘉涪陵二城,遠方的人相繼歸附,李雄於是下了有關寬大的命令,對投降依附的人都寬免他們的徭役賦稅。虛心而愛惜人才,授職任用都符合接受者的才能,益州於是安定下來。玉衡五年(315年),李雄立其妻任氏為皇后。當時氐王楊難敵兄弟被前趙劉曜打敗,逃奔葭萌,派兒子來成漢作人質。隴西賊人的統帥陳安又依附了李雄[11]

王衡九年(319年),李雄派李驤征伐越巂郡,於次年逼降越巂太守李釗。李驤進兵從小會攻打寧州刺史王遜,王遜讓他的部將姚岳率全部兵眾迎戰。李驤的軍隊失利,又遇上連日大雨,李驤領軍隊撤回,爭著渡過瀘水,士卒死了很多。李釗到了成都,李雄對待他非常優厚,朝廷的儀式,喪期的禮節,都由李釗決定。[12][13]

楊難敵楊堅頭兄弟因敗予前趙而逃奔葭萌時,李雄的侄兒安北將軍李稚優厚地撫慰他們,沒有送其到成都,反待前趙退兵時放他們兄弟回武都,楊難敵於是仗著天險幹了很多不守法紀的事,李稚請求討伐他。李雄不聽群臣諫言,派李稚的長兄中領軍李琀和將軍樂次費他李乾等從白水橋進攻下辯,征東將軍李壽督統李琀的弟弟李玝攻打陰平。楊難敵派軍隊抵禦他們,李壽不能推進,可是李琀、李稚長驅直入到達武街。楊難敵派兵切斷他們的後路,四面圍攻,俘虜李琀、李稚,死了數千人。李琀和李稚都是李雄的兄長李蕩的兒子。李雄深深痛悼他們,幾天不吃飯,說起來就流淚,深深地責備自己。[14][15]

擁立太子[编辑]

玉衡十四年(324年),李雄打算立兄李蕩之子李班為太子。李雄有十多個兒子,群臣都想立李雄親生的。李雄說:“當初起兵,好比常人舉手保護腦袋一樣,本來不希求帝王的基業。適逢天下喪亂,西晉皇室流離,群情舉兵起義,志在拯救塗炭的生靈,而各位於是推舉我,處在王公的地位之上。這一份基業的建立,功勞本來是先帝的。我兄長是嫡親血統,大柞應歸他繼承,恢弘懿美明智聰睿,就像是上天賦予了他這一使命,大事垂成,死於戰場。李班姿質性情仁厚孝順,好學素有所成,必定會成為大器。”李驤和司徒王達諫阻說:“先王樹立太子的原因,是用來防止篡位奪權的萌芽產生,不能不慎重。吳子捨棄他的兒子而立他的弟弟,所以會有專諸行刺的大禍;宋宣公不立與夷而立宋穆公,終於導致宋督的事變。說到像兒子的話,哪裡比得上真兒子呢?懇請陛下深思。”李雄不聽從,終於立了李班。李驤退下後流著淚說:“禍亂從此開始了!”[16]

前涼借道[编辑]

前涼文王張駿派遣使者給李雄一封信,勸他去掉皇帝尊號,向晉朝稱藩做屬臣。李雄回信說: “我以前被士大夫們推舉,卻原本無心做帝王,進一步說想成為晉室有大功的臣子,退一步說想和你一樣同為守禦邊藩的將領,掃除亂氛塵埃,以使皇帝的天下安康太平。可是晉室衰微頹敗,恩德聲譽都沒有,我引領東望,有些年月了。正好收到你的來信,在暗室獨處時體會你的真情,感慨無限。知道你想要按照古時候楚漢的舊事,尊奉楚義帝,《春秋》的大義,在這方面沒有人比得上你。”張駿很重視他的話,不斷派使者來往。巴郡曾告急,說有東面來的軍隊。李雄說:“我曾憂慮石勒飛揚跋扈,侵犯威逼琅邪,為這點耿耿於懷。沒想到竟然能夠舉兵,使人感到欣然。”李雄平時清談,有很多類似這樣的話[17]

李雄因為中原地區喪亡禍亂,就頻繁派遣使者朝貢,和晉穆帝分割天下。張駿統領秦梁二州,在這之前,派傅穎向成漢借道,以便向京師報送表章,李雄不答應。張駿又派治中從事張淳向成漢自稱藩屬,以此來借道。李雄很高興,對張淳說:“貴主英名蓋世,地形險要兵馬強盛,為什麼不自己在一方稱帝?”張淳說:“寡君因為先祖世代是忠良,沒能夠為天下雪恥,解眾人於倒懸,因而日頭偏西還想不起吃飯,枕戈待旦。想憑藉琅邪來中興江東,所以遠隔萬里仍然翼戴朝廷,打算成就齊桓公、晉文公一樣的事業,說什麼自取天下呢!”李雄表情慚愧,說:“我的先祖先父也是晉朝臣民,從前和六郡人避難到此,被同盟的人推舉,才有今天。琅邪如果能在中原使大晉中興,我也會率眾人助他一臂之力。”張淳回去後,向京師報送了表章,天子讚揚了他們。[18]

盡得南中[编辑]

當時李驤去世,李雄任命李驤的兒子李壽為大將軍、西夷校尉。玉衡二十年(330年)十月,李壽督率征南將軍費黑、征東將軍任巳攻陷巴東,太守楊謙退守建平。李壽另派費黑侵擾建平,東晉巴東監軍毌丘奧退守宜都[19]

玉衡二十一年(331年)七月,李壽進攻陰平、武都,氐王楊難敵投降。[20]。玉衡二十三年(333年),李雄再派李壽進攻朱提,任命費黑、仰攀為先鋒,又派鎮南將軍任回征伐木落,分散寧州的援兵。寧州刺史尹奉投降,於是佔有南中地區。李雄在這種情況下赦免境內罪犯,派李班討伐平定寧州的夷人,任命李班為撫軍。[21]

逝世[编辑]

玉衡二十四年(334年),李雄頭上生毒瘡。六月二十五日,李雄去世,時年六十一歲,在位三十一年。諡號武皇帝廟號太宗。葬於安都陵。[22]

軼事[编辑]

兄死弟貴[编辑]

李雄的母親羅氏,夢見兩道彩虹從門口升向天空,其中一道虹中間斷開,而後生下李蕩。後來羅氏因為去打水,忽然間像是睡著了,又夢見大蛇繞在她的身上,於是有了身孕,十四個月之後才生下李雄。羅氏常常說:「我的兩個兒子如果有先死的,活著的必定有大富貴。」最終李盪死在李雄前面。[23]

任回勸間[编辑]

李雄的母親羅氏去世時,李雄相信巫師的話,有很多忌諱,以至於想不入葬。他的司空趙肅諫阻他,李雄才聽從了。李雄想行三年守喪之禮,群臣執意諫阻,李雄不聽。李驤對司空上官惇說:“如今正有急難還沒有消解,我想堅持諫阻,不讓主上最終守居喪之禮,你認為怎麼樣?”上官惇說:“三年的喪制,從天子直到庶人,所以孔子說:'不一定是高宗,古時候的人都是這樣。'但是漢魏以後,天下多難,宗廟是最重要的,不能長時間無人管理,所以不行衰絰一類的禮,盡哀就罷了。”李驤說:“任回將要到來,這個人在處事方面很有決斷,而且主上常常很難不聽他的話,等他到了,就和他一起去請求。”任回抵達後,李驤和任回一同去見李雄。李驤脫去冠流著淚,一再請求因公除去喪服。李雄大哭不答應。任回跪著上前說:“如今王業剛剛開始建立,各種事情都在草創階段,一天沒有主上,天下人心惶惶。從前周武王披著素甲檢閱軍隊,晉襄公繫著墨絰出征,難道是他們希望做的嗎?是為了天下人而委屈自己的原故呀!希望陛下割捨親情順從權宜的方法,以使國運永遠興隆。”於是強行扶李雄起來,脫去喪服親理政事。[24]

家庭[编辑]

妻妾[编辑]

子女[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李雄,字仲儁,特第三子也。母羅氏,
  2.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雄身長八尺三寸,美容貌。少以烈氣聞,每周旋鄉里,識達之士皆器重之。有劉化者,道術士也,每謂人曰:「關、隴之士皆當南移,李氏子中惟仲俊有奇表,終為人主。」
  3.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特起兵於蜀,承製,以雄為前將軍。流死,雄自稱大都督、大將軍、益州牧,都於郫城。羅尚遣將攻雄,雄擊走之。李驤攻犍為,斷尚運道,尚軍大餒,攻之又急,遂留牙門羅特固守,尚委城夜遁。特開門內雄,遂克成都。於時雄軍饑甚,乃率眾就谷於郪,掘野芋而食之。蜀人流散,東下江陽,南入七郡。雄以西山範長生岩居穴處,求道養志,欲迎立為君而臣之。長生固辭。雄乃深自挹損,不敢稱制,事無巨細,皆決於李國、李離兄弟。國等事雄彌謹。
  4.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諸將固請雄即尊位,以永興元年僭稱成都王,赦其境內,建元為建興,除晉法,約法七章。以其叔父驤為太傅,兄始為太保,折沖李離為太尉,建威李雲為司徙,翊軍李璜為司空,材官李國為太宰,其餘拜授各有差。追尊其曾祖武曰巴郡桓公,祖慕隴西襄王,父特成都景王,母羅氏曰王太后。范長生自西山乘素輿詣成都,雄迎之於門,執版延坐,拜丞相,尊曰範賢。長生勸雄稱尊號,雄於是僭即帝位,赦其境內,改年曰太武。追尊父特曰景帝,廟號始祖,母羅氏為太后。加范長生為天地太師,封西山侯,複其部曲不豫軍征,租稅一入其家。雄時建國草創,素無法式,諸將恃恩,各爭班位。其尚書令閻式上疏曰:「夫為國制法,勳尚仍舊。漢、晉故事,惟太尉、大司馬執兵,太傅、太保父兄之官,論道之職,司徙、司空掌五教九土之差。秦置丞相,總領萬機。漢武之末,越以大將軍統政。今國業初建,凡百末備,諸公大將班位有差,降而兢請施置,不與典故相應,宜立制度以為楷式。」雄從之。
  5.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遣李國、李雲等率眾二萬寇漢中,梁州刺史張殷奔于長安。國等陷南鄭,盡徙漢中人於蜀。
  6. ^ 《資治通鑑·卷八十六》:「(永嘉元年)秦州流民鄧定、訇氐等據成固,寇掠漢中,梁州刺史殷遣巴西太守張燕討之。登定等飢窘,詐降於燕,且賂之,燕為之援師。定密遣訇氐求救於成,成主雄遣太尉離、司徒雲、司空璜將兵二萬救定,與燕戰,大破之,張殷及漢中太守杜孟治棄城走。積十餘日,離等引還,盡徒漢中民於蜀。」
  7. ^ 《華陽國志·卷八》:「永嘉元年春……三月,关中流民邓定、訇氐等掠汉中,据冬辰势以叛。巴西太守张燕帅牙门武肇、汉国郡丞宣定遣兵围之,氐求救于李雄。夏五月,雄遣李离、李云、李璜、李凤入汉中救定。杜孟治闻离至,命燕释围保州城。初,燕攻定,定众饥饿,伪降,送金一器与燕,燕纳之。居七日,氐至,定还冬辰势;燕进围之,不听孟治言。离至,先攻肇营,营破;次攻定,又破之。燕惧战,将百骑走,离等大破州军。」
  8.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時李離據梓潼,其部將羅羕、張金苟等殺離及閻式,以梓潼歸於羅尚。尚遣其將向奮屯安漢之宜福以逼雄,雄率眾攻奮,不克。時李國鎮巴西,其帳下文碩又殺國,以巴西降尚。雄乃引還,遣其將張寶襲梓潼,陷之。會羅尚卒,巴郡亂,李驤攻涪,又陷之,執梓潼太守譙登,遂乘勝進軍討文碩,害之。雄大悅,赦其境內,改元曰玉衡。
  9. ^ 《資治通鑑·卷八十七》:「(永嘉四年)成主謂其將張寶曰:『汝能得梓潼,吾以李離之官賞汝』寶乃先殺人而亡奔梓潼,訇琦等信之,委以心腹。會羅尚遣使至梓橦,琦等出送之;寶從後閉門,琦等奔巴西。」
  10. ^ 《華陽國志·卷八》:「三年冬,天水訇琦、張金苟,略陽羅羕,殺雄太尉李離,降尚。……四年,天水文石殺雄太宰李國,以巴西降尚。梓潼、巴西還屬。」
  11.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是時南得漢嘉、涪陵,遠人繼至,雄於是下寬大之令,降附者皆假複除。虛己愛人,授用皆得其才,益州遂定。偽立其妻任氏為皇后。氐王楊難敵兄弟為劉曜所破,奔葭萌,遣子入質。隴西賊帥陳安又附之。
  12.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遣李驤征越巂,太守李釗降。驤進軍由小會攻甯州刺史王遜,遜使其將姚嶽悉眾距戰。驤軍不利,又遇霖雨,驤引軍還,爭濟瀘水,士眾多死。釗到成都,雄待遇甚厚,朝遷儀式,喪紀之禮,皆決於釗。
  13. ^ 《華陽國志·卷九》:「大興二年,驤伐越巂,又分伐朱提。三年,獲太守西夷校尉李釗。夏,進伐寧州,大敗於螳蜋, 還。
  14.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楊難敵之奔葭萌也,雄安北李稚厚撫之,縱其兄弟還武都,難敵遂恃險多為不法,稚請討之。雄遣中領軍琀及將軍樂次、費他、李乾等由白水橋攻下辯,征東李壽督琀弟玝攻陰平。難敵遣軍距之,壽不得進,而琀、稚長驅至武街。難敵遣兵斷其歸道,四面攻之,獲琀、稚,死者數千人。琀、稚,雄兄蕩之子也。雄深悼之,不食者數日,言則流涕,深自咎責焉。
  15. ^ 《華陽國志·卷九》:初,氐王楊茂搜子難敵、堅頭為劉曜所破,奔晉壽。晉壽守將李稚,蕩第二子也,受其賂遺,不送成都。曜既引還,稚遣難敵兄弟還武都。遂即叛稚。稚悔失計,連白雄求伐氐。雄許之。群臣多諫,雄不從。
  16.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其後將立蕩子班為太子。雄有子十餘人,群臣鹹欲立雄所生。雄曰:「起兵之初,舉手捍頭,本不希帝王之業也。值天下喪亂,晉氏播蕩,群情義舉,志濟塗炭,而諸君遂見推逼,處王公之上。本之基業,功由先帝。吾兄嫡統,丕祚所歸,恢懿明睿,殆天報命,大事垂克,薨于戎戰。班姿性仁孝,好學夙成,必為名器。」李驤與司徒王達諫曰:「先王樹塚嫡者,所以防篡奪之萌,不可不慎。吳子舍其子而立其弟,所以有專諸之禍;宋宣不立與夷而立穆公,卒有宋督之變。猶子之言,豈若子也?深願陛下思之。」雄不從,竟立班,驤退而流涕曰:「亂自此始矣!」
  17.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張駿遣使遺雄書,勸去尊號,稱籓于晉。雄複書曰:「吾過為士大夫所推,然本無心於帝王也,進思為晉室元功之臣,退思共為守籓之將,掃除氛埃,以康帝 宇。而晉室陵遲,德聲不振,引領東望,有年月矣。會獲來貺,情在暗室,有何已已。知欲遠遵楚、漢,尊崇義帝,《春秋》之義,于斯莫大。」駿重其言,使聘相 繼。巴郡嘗告急,雲有東軍。雄曰:「吾嘗慮石勒跋扈,侵逼琅邪,以為耿耿。不圖乃能舉兵,使人欣然。」雄之雅譚,多如此類。
  18.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雄以中原喪亂,乃頻遣使朝貢,與晉穆帝分天下。張駿領秦、梁,先是,遣傅穎假道於蜀,通表京師,雄弗許。駿又遣治中從事張淳稱籓於蜀,托以假道。雄大悅,謂淳曰:「貴主英名蓋世,土險兵強,何不自稱帝一方?」淳曰:「寡君以乃祖世濟忠良,未能雪天下之恥,解眾人之倒懸,日昃忘食,枕戈待旦。以琅邪中興江東,故萬里翼戴,將成桓文之事,何言自取邪!」雄有慚色,曰:「我乃祖乃父亦是晉臣,往與六郡避難此地,為同盟所推,遂有今日。琅邪若能中興大晉於中夏,亦當率眾輔之。」淳還,通表京師,天子嘉之。
  19.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時李驤死,以其子壽為大將軍、西夷校尉,督征南費黑、征東任巳攻陷巴東,太守楊謙退保建平。壽別遣費黑寇建平,晉巴東監軍毌丘奧退保宜都。
  20. ^ 資治通鑑 卷九十四 晉紀十六》:秋,七月,成大將軍壽攻陰平、武都,楊難敵降之。
  21.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雄遣李壽攻朱提,以費黑、仰攀為前鋒,又遣鎮南任回征木落,分寧州之援。甯州刺史尹奉降,遂有南中之地。雄於是赦其境內,使班討平寧州夷,以班為撫軍。
  22.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鹹和八年,雄生瘍於頭,六日死,時年六十一,在位三十年。偽諡武帝,廟曰太宗,墓號安都陵。
  23.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母羅氏,夢雙虹自門升天,一虹中斷,既而生蕩。後羅氏因汲水,忽然如寐,又夢大蛇繞其身,遂有孕,十四月而生雄。常言吾二子若有先亡,在者必大貴。蕩竟前死。
  24.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雄母羅氏死,雄信巫覡者之言,多有忌諱,至欲不葬。其司空趙肅諫,雄乃從之。雄欲申三年之禮,群臣固諫,雄弗許。李驤謂司空上官惇曰:「今方難未弭,吾欲固諫,不聽主上終諒闇,君以為何如?」惇曰:「三年之喪,自天子達于庶人,故孔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但漢、魏以來,天下多難,宗廟至重,不可久曠,故釋衰絰,至哀而已。」驤曰:「任回方至,此人決於行事,且上常難達違言,待其至,當與俱請。」及回至,驤與回俱見雄。驤免冠流涕,固請公除。雄號泣不許。回跪而進曰:「今王業初建,凡百草創,一日無主,天下惶惶。昔武王素甲觀兵,晉襄墨絰從戎,豈所願哉?為天下屈己故也。願陛下割情從權,永隆天保。」遂強扶雄起,釋服親政。
前任:
-
中国成汉皇帝
304年-334年
繼任:
侄子成哀帝李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