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成漢邛都幽公
概要
姓名 李期
庙号
谥号 幽公
政权 成汉
在世 314年-338年
在位 334年-338年
年号 玉恒:335年-338年三月

李期(314年-338年),字世運,是十六国時期成汉政权的皇帝。为李雄第四子[1]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李期聰慧好學,二十歲時就能作文章,輕財物而好施捨,虛心招納人才。初任建威將軍,其父李雄讓兒子們和宗室的子弟們各自憑恩德信義聚集徒眾,多的不到數百人,可是李期單單招到了上千人。他推薦的人,李雄多半任用,所以長史、列署有不少出自他的門下[2]

登位[编辑]

玉衡二十四年(334年),李雄死,太子李班繼位。李雄之子李越成都奔喪時與李期殺掉李班[3]

因李期多才多兿、并由皇后任氏(李雄正妻)養大而被擁立,即位改元玉恆[4]。李期即位後,首先誅殺李班的弟弟李都。派堂叔李壽涪城討伐李都之弟李玝,李玝棄城投降東晉。李期封李壽為漢王,任命他為梁州刺史、東羌校尉、中護軍、錄尚書事;封兄長李越為建寧王,任命為相國、大將軍、錄尚書事。立妻子閻氏為皇后。任命衛將軍尹奉為右丞相、驃騎將軍、尚書令,王瑰為司徒。李期自認為圖謀大事已經成功,不重視各位舊臣,在外則信任尚書令景騫、尚書姚華田褒。田褒沒有別的才能,李雄在位時期,曾勸其立李期為太子,所以李期非常寵幸厚待他。對內則相信宦官許涪等人。國家的刑獄政事,很少讓卿相過問,獎賞和刑罰,都由這幾個人決定,於是國家的法紀紊亂。竟然誣陷尚書僕射、武陵公李載謀反,致使李載被下獄而死][5]。在此之前,東晉建威將軍司馬勛屯兵漢中,李期派李壽攻陷漢中,於是設置守官,設防於南鄭[6]

李雄的兒子李霸李保都無病而死,都說是李期毒死了他們,於是大臣們心懷恐懼,人人不能心安。李期誅殺夷滅了很多人家,抄沒他們的婦女和財物來充實自己的後庭,宮內宮外人心惶惶,路上相見也只敢用目光打招呼,勸諫的人都定了罪,人人只想苟且免禍。李期又毒死李壽的養弟安北將軍李攸,和李越、景騫、田褒、姚華商議襲擊李壽等人,打算燒毀市橋而發兵。李期又多次派中常侍許涪到李壽那裡去,察看他的動靜[7]

李攸死後,李壽非常害怕,又疑心許涪往來頻繁的情況。於玉恒四年(338年),率領一萬步兵、騎兵,從涪城出發前往成都,聲稱景騫、田褒擾亂朝政,所以發動晉陽兵士,以清除李期身邊的惡人。李壽到達成都,李期、李越沒料到他會來,一向不加防備,李壽於是佔領成都,駐兵到宮門前。李期派侍中慰勞李壽,李壽上奏章說李越、景騫,田褒、姚華、許涪、征西將軍李遐、將軍李西等人都心懷奸詐擾亂朝政,圖謀傾覆社稷,大逆不道,罪該誅殺。李期順從了李壽的意見,於是殺死李越、景騫等人。李壽假託太后任氏的名義下令,將李期廢為“邛都縣公”,幽禁在別宮內。李期嘆息說天下的君主竟然成了一個小小的縣公,真是生不如死。同年(338年),李期自缢而死,時年25歲,諡號幽公[8]

妻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期字世運,雄第四子也。
  2.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聰慧好學,弱冠能屬文,輕財好施,虛心招納。初為建威將軍,雄令諸子及宗室子弟以恩信合眾,多者不至數百,而期獨致千餘人。其所表薦,雄多納之,故長史列署頗出其門。
  3.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越時鎮江陽,以班非雄所生,意甚不平。至此,奔喪,與其弟期密計圖之。李玝勸班遣越還江陽,以期為梁州刺史,鎮葭萌。班以未葬,不忍遣,推誠居厚,心無纖芥。時有白氣二道帶天,太史令韓豹奏:「宮中有陰謀兵氣,戒在親戚。」班不悟。咸和九年,班因夜哭,越殺班于殯宮,時年四十七,在位一年,遂立雄之子期嗣位焉。
  4.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既殺班,欲立越為主,越以期雄妻任氏所養,又多才藝,乃讓位於期。於是僭即皇帝位,大赦境內,改元玉恆。
  5.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誅班弟都。使李壽伐都弟玝于涪,玝棄城降晉。封壽漢王,拜梁州刺史、東羌校尉、中護軍、錄尚書事;封兄越建甯王,拜相國、大將軍、錄尚書事。立妻閻氏為皇后。以其衛將軍尹奉為右丞相、驃騎將軍、尚書令,王瑰為司徒。期自以謀大事既果,輕諸舊臣,外則信任尚書令景騫、尚書姚華、田褒。褒無他才藝,雄時勸立期,故寵待甚厚。內則信宦豎許涪等。國之刑政,希複關之卿相,慶賞威刑,皆決數人而已,於是綱維紊矣。乃誣其尚書僕射、武陵公李載謀反,下獄死。
  6.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先是,晉建威將軍司馬勳屯漢中,期遣李壽攻而陷之,遂置守宰,戍南鄭。
  7.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雄子霸、保並不病而死,皆雲期鴆殺之,於是大臣懷懼,人不自安。天雨大魚于宮中,其色黃。又宮中豕犬交。期多所誅夷,籍沒婦女資財以實後庭,內外凶凶,道路以目,諫者獲罪,人懷苟免。期又鴆殺其安北李攸。攸,壽之養弟也。於是與越及景騫、田褒、姚華謀襲壽等,欲因燒市橋而發兵。期又累遣中常侍許涪至壽所,伺其動靜。
  8.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及殺攸,壽大懼,又疑許涪往來之數也,乃率步騎一萬,自涪向成都,表稱景騫、田褒亂政,興晉陽之甲,以除君側之惡。以李奕為先登。壽到成都,期、越不虞其至,素不備設,壽遂取其城,屯兵至門。期遣侍中勞壽,壽奏相國、建甯王越,尚書令、河南公景騫,尚書田褒、姚華,中常侍許涪,征西將軍李遐及 將軍李西等,皆懷奸亂政,謀傾社稷,大逆不道,罪合夷滅。期從之,於是殺越、騫等。壽矯任氏令,廢期為邛都縣公,幽之別宮。期歎曰:「天下主乃當為小縣公,不如死也!」咸康三年,自縊而死,時年二十五,在位三年。諡曰幽公。及葬,賜鸞輅九旒,余如王禮。雄之子皆為壽所殺。
前任:
堂兄成哀帝李班
中国成汉皇帝
334年--338年
繼任:
叔汉昭文帝李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