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汉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汉赵
304年-329年
Map of Sixteen Kingdoms 1.png
317年漢趙(前趙)領土範圍,當時汉赵、成漢及東晉形成後三國時代。
京城 平阳
君主  
• 304年-310年
刘渊
• 310年-318年
刘聪
• 318年-328年
劉曜
兴衰
• 304年
劉淵起兵
• 329年
後趙起兵
先前国
继承国
西晋
后赵

漢趙(304年-329年),又称前趙,是匈奴劉渊所建的君主制割据政权,都平阳郡(今山西临汾西北),這是十六国時期建立的第一個政權

304年,劉淵起兵,称漢王。308年称帝,国号“”。310年劉聰即位,311年—316年滅西晋。318年劉曜即位,殺死靳準,次年改国号為「」。329年被後趙所滅,立國凡26年。其统治地区包含并州刺史部雍州刺史部秦州刺史部豫州刺史部司隶校尉部冀州刺史部部分地区。

劉淵以自己祖先與漢朝宗室劉氏約為兄弟而自稱漢王,并自称继承汉朝[1],故以“汉”为国号;以多为匈奴人,又称「匈奴汉」;又统治地区位于中原北方,故称「北汉」,但此稱呼因易于與五代十国时期的北汉混淆而很少使用。劉曜以其发迹之地为战国时赵国之地,改国号为赵,为别于石勒的后赵,而史称「前趙[2],或合稱之為「漢趙[3]

歷史[编辑]

劉淵起兵[编辑]

夷狄亂華前北方各族分布圖。

劉淵為南匈奴單于的後裔,其父劉豹為匈奴左部帥,在五部中勢力最強。劉豹卒后,代父為左部帥。西晉有意削弱他與部落的關係,後二遷為離石將兵都尉,劉淵則利用此職位的權限,暗中擴展勢力。楊駿輔政時,為了拉攏劉淵,命他為建威將軍、五部大都督,封漢光乡侯,給予統率匈奴五部軍事的大權。到元康末年,成都王司馬穎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極力拉攏劉淵,表其為「行寧朔將軍,監五部軍事」[4],加強劉淵在匈奴五部中的地位,並命劉淵居城,以便控制。

晉惠帝太安中(302年─303年),因河間王司馬顒、成都王司馬穎、齊王司馬冏、長沙王司馬乂等諸王相互殘殺,益州刺史部流民起義爆發,各地局勢不穩,在并州刺史部的匈奴五部右賢王劉宣等人也醞釀著反晋兴匈奴。右賢王劉宣與各部貴族商議共推劉淵為大單于,并派呼延攸告诉在邺城的刘渊,劉淵让呼延攸先回去告诉劉宣等召集各部,聲言聚集五部協助司馬穎,實際是為反晉作準備[5]

晋惠帝永興元年(304年)三月,司馬穎等攻占洛陽司馬越挾持晉惠帝攻鄴,司马颖打敗司馬越,並虜獲晉惠帝。八月,司马越势力王浚司馬騰攻鄴城,刘渊请求带领匈奴五部帮助司马颖抵御,司馬穎同意,并拜劉淵為北單于,派遣回并州刺史部的平阳郡調發匈奴五部為援。劉淵返回并州離石,眾人共推劉淵為大單于,并聚集五萬之眾。刘渊得知王浚军队已攻破邺城,司马颖南逃洛阳。刘渊还想遵守先前承诺帮助司马颖,劉宣等劝说刘渊起兵反晋[6]。十月,劉淵從離石遷于左國城,稱漢王,改年號為元熙,置百官,大赦境內,並以復漢為名義,正式建立政權。

建立國家[编辑]

漢元熙元年(304年)十二月,晉并州刺史司馬騰遣兵攻漢,雙方大戰于大陵(今山西省文水北),劉淵大勝,並遣劉曜等攻取上黨、太原、西河各郡縣。當時在青、徐二州的王彌,魏郡的汲桑石勒,上郡四部鮮卑陸逐延族酋長單徵等人均擁立劉淵為共主。劉淵命王彌、石勒等人攻取河北各郡縣,並一度攻入西晉的重鎮許昌,其兵鋒進抵至西晉的首都洛陽城下。308年十月,劉淵正式稱帝,改年號為永鳳。309年,劉淵遣將攻占黎陽(今河南省浚縣東北),擊敗晉將王湛於延津(今河南省延津縣北),沉殺男女三萬人,又派遣四子劉聰進攻包圍洛陽。

310年,劉淵病重,命劉聰輔佐太子劉和。劉淵病死,劉和繼位,不久劉聰殺死劉和自立為帝。

西晉終結[编辑]

劉聰繼位後,派遣族弟劉曜、大將王彌等率領四萬大軍攻取洛陽周邊的郡縣,以孤立斷絕洛陽。311年,石勒在苦縣(今河南鹿邑)消滅西晉主力部隊十多萬人。同年夏季,劉曜、王彌攻破洛陽,虜走晉懷帝,殺害官員百姓三萬餘人,史稱永嘉之亂。晉懷帝於次年被殺後,晉愍帝於長安即位。316年,劉聰派遣劉曜攻破長安,俘晉愍帝,西晉滅亡。隨著西晉的滅亡,中原廣大的地區,皆成為漢政權的統治範圍。

漢國內亂[编辑]

雖然劉聰名義上是中原的共主,但隨著领域的擴大,地方的割據迅速形成,漢國統治的地區實際上只有一小部分。

318年,劉聰病死,太子劉粲繼位。匈奴貴族靳準殺死劉粲奪權,在平陽的劉氏男女不分老少全部被殺,靳準自立為漢天王。鎮守長安的劉聰族弟劉曜得知平陽有變,自立為皇帝,派遣軍隊至平陽,族滅靳氏。與此同時,石勒亦以討伐靳準為名,率軍至漢都平陽,于是,平陽、洛陽以東的地區,皆落入石勒勢力之中。漢國於是遷都到長安

改漢為趙[编辑]

319年,劉曜改國號「漢」為「趙」,史稱「前趙」或「漢趙」。同年,石勒在襄國自稱趙王,從前趙中分離出來,史稱「後趙」,双方決裂。後數年,關中地區連年叛亂及大疫,百姓死者眾多,劉曜撲滅了關中各地氐、羌人的反抗,於是遷徙上郡氐、羌二十萬人及隴西大姓楊、姜等一萬多戶到關中以充實人口。

前趙政權初步鞏固後,即向外擴張,平定隴右一帶的陳安,並向西進擊前涼。雙方在黃河沿岸僵持,張茂稱藩,並獻貢。前趙全盛时,擁兵二十八万五千餘人,據有司隶州雍州并州豫州秦州各一部,時關隴氐、羌,莫不降附。

324年,前赵军队開始向東挺进,意图夺取石勒所占的河南。325年,劉曜命劉岳率兵一萬五千人圍攻後趙石生於洛陽金墉城,石勒命從子石虎率軍救援,與劉岳在洛水西岸交戰,劉岳兵敗,退守石梁戌,石虎包圍石梁戌。劉曜率軍救援,屯兵于金谷(今河南省洛陽市西北),夜中前赵軍中哗变,士卒潰散,劉曜退歸長安。不久,石虎攻下石梁戌,生擒劉岳等人。

328年,石勒命石虎率大軍四萬從軹關(今河南省濟源市西北十五里)西攻蒲坂(今山西省永濟市蒲州鎮),劉曜親自率領水陸大軍從潼關渡河救援,石虎引兵撤退,劉曜追及並大破,石虎逃奔朝歌。劉曜取得這次大勝之後,從大陽關(今山西省平陸縣茅津渡)南渡,在洛陽金墉城圍攻石生。後趙的滎陽郡太守尹矩、野王郡太守張進等人相繼投降。这次战败震動了後趙。石勒認為洛陽一失守,劉曜必定會進攻河北,於是集結步兵六萬,騎兵二萬七千,從鞏縣渡洛水,進抵洛陽城下。

前趙敗亡[编辑]

劉曜得知石勒親率大軍增援,撤走包圍金墉城的軍隊,在洛陽之西列陣十多萬軍隊,南北距離十多里。石勒率軍進入洛陽。到了決戰當天,由石虎率步兵三萬,從洛陽北方向西移動,攻擊劉曜的中軍;石堪石聰各率騎兵八千,從洛陽西方向北移動,攻擊劉曜的前鋒。雙方大戰於洛陽西面的宣陽門外,交戰之後,石勒親自帶領主力,從西北大門出城,夾擊前趙軍,前趙軍大潰。劉曜飲酒過量,在昏醉中退走,為石堪所擒,這一仗前趙軍被斬首五萬人,主力部隊損失殆盡。

劉曜戰敗被擒,不久被殺。石勒軍乘勝西進,劉曜子劉熙劉胤等人放棄長安,逃奔上邽(今甘肅省天水市)。329年九月,後趙出兵攻占上邽,殺趙太子劉熙及諸王公侯、將相卿校以下三千餘人,又在洛陽坑殺其王公及五郡屠各五千多人,並遷徙其百官、關東流民、秦雍大族九千多人到襄國,前趙滅亡。

疆域[编辑]

在劉淵、劉聰時期,其範圍控有冀州刺史部兖州刺史部青州刺史部徐州刺史部豫州刺史部并州刺史部雍州刺史部司隶校尉部秦州刺史部一帶,然而實際控制範圍不大,劉聰時期,只局限在并州的一角(其餘部分在劉琨手中)和由劉曜坐鎮的關中一部分地區。黄河以北地区一帶由石勒所有,王彌的部將曹嶷控有青州兗州徐州一帶,慕容鲜卑更是趁机向南统治到幽州的一帶。

劉曜時期,史稱「東不踰太行,南不越,西不踰隴坻,北不出汾、晉」(引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疆域範圍包括雍州司隶州渭水流域以及并州豫州秦州黃河以東一帶。

政治[编辑]

基本上,前趙的政治制度承襲漢魏以來的制度而又雜以舊俗。漢國的官制,自304年劉淵稱漢王建立割据的君主制政權後,即採取漢朝的官制,設丞相、御史大夫、太尉及六卿等中樞之官。軍事之官有大司馬、太尉、大將軍等高級將軍以及雜號將軍。而地方之官則沿習魏晉以來的州郡制,採用漢胡分治的政策來進行統治。大單于的權力極大,僅次於皇帝。到劉聰嘉平四年(314年),達到了較為完善的階段。而劉曜的前趙,繼承漢國之制度,小有改革。劉曜繼承君主制的前赵政權胡、汉分治的政策。以子劉胤為大司馬、大單于,置單于台于渭城(今陝西咸陽),自左、右賢王以下皆用少數族豪酋充當。另方面又大体沿用魏晉九品官人法(見九品中正制),設立學校,肯定士族特權,笼络漢人的世家大族、士族,以巩固其統治。

劉淵時,設單于台,最高長官為大單于,統率六夷部落,單于台的設置,是沿匈奴舊制而來。劉聰時,在統治區內設置左、右司隸,各領戶20多萬,每1萬戶設置一名內史,內史共有43人。在大單于下設置單于左、右輔,各主六夷十萬落[7],萬落叟置一名都尉。

經濟社會[编辑]

前趙的社會經濟主要是農業,其次是畜牧業,其生產方式,沿襲漢魏以來的生產方式。

在前趙社會中,從事農業、手工業、牧業生產的還有奴隸。奴隸的來源主要是戰俘,其次是犯罪的官吏。國內還有大量從事遊牧及畜牧業的「六夷」部落,因歸降及征服的部落日益增多,故設單于台進行管理。

漢在劉聰時(310—318年),杂夷戶口大約有六十三萬戶,人口大約有三四百萬人以上;汉户未详。

军队[编辑]

在劉曜全盛時期,有兵力二十八萬五千人,在他出兵時,史稱「臨河列陣,百餘里中,鍾鼓之聲沸河動地,自古軍旅之盛未有斯比」(《晉書》.劉曜載記》)。

重要人物[编辑]

漢趙君主列表[编辑]

漢趙 (304年-329年)
廟号 諡号 姓名 統治時間 年号
304年-318年
高祖
後改太祖
光文皇帝 劉淵 304年-310年 元熙 304年-308年

永鳳 308年-309年
河瑞 309年-310年

劉和 310年 河瑞 310年
烈宗 昭武皇帝 劉聰 310年-318年 光興 310年-311年

嘉平 311年-315年
建元 315年-316年
麟嘉 316年-318年

隱皇帝
靈皇帝
劉粲 318年 漢昌 318年
和武皇帝 靳準 318年
昭文皇帝 劉曜 318年-319年 光初 318年-319年
318年-329年
景皇帝(劉曜追諡) 劉亮
獻皇帝(劉曜追諡) 劉廣
懿皇帝(劉曜追諡) 劉防
宣成皇帝(劉曜追諡) 刘某
劉曜 319年-328年 光初 319年-328年

世系图[编辑]

參考[编辑]

書籍[编辑]

注釋[编辑]

  1. ^ 《晋书》卷101:元海曰:「善。当为崇冈峻阜,何能为培塿乎!夫帝王岂有常哉,大禹出于西戎,文王生于东夷,顾惟德所授耳。今见众十余万,皆一当晋十,鼓行而摧乱晋,犹拉枯耳。上可成汉高之业,下不失为魏氏。虽然,晋人未必同我。汉有天下世长,恩德结于人心,是以昭烈崎岖于一州之地,而能抗衡于天下。吾又汉氏之甥,约为兄弟,兄亡弟绍,不亦可乎?且可称汉,追尊后主,以怀人望。」
  2. ^ 徐俊. 中国古代王朝和政权名号探源. 湖北武昌: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0年11月: 92–97. ISBN 7-5622-2277-0. 
  3. ^ 如十六國時期史官和苞所撰《漢趙記》,近人周偉洲所撰《漢趙國史》。
  4. ^ 晉書·劉元海載記》。
  5. ^ 《晋书》卷101:惠帝失驭,寇盗蜂起,元海从祖故北部都尉、左贤王刘宣等窃议曰:「昔我先人与汉约为兄弟,忧泰同之。自汉亡以来,魏晋代兴,我单于虽有虚号,无复尺土之业,自诸王侯,降同编户。今司马氏骨肉相残,四海鼎沸,兴邦复业,此其时矣。左贤王元海姿器绝人,干宇超世。天若不恢崇单于,终不虚生此人也。」于是密共推元海为大单于。乃使其党呼延攸诣邺,以谋告之。元海请归会葬,颖弗许。乃令攸先归,告宣等招集五部,引会宜阳诸胡,声言应颖,实背之也。
  6. ^ 《晋书》卷101:王浚使将军祁弘率鲜卑攻邺,颖败,挟天子南奔洛阳。元海曰:「颖不用吾言,逆自奔溃,真奴才也。然吾与其有言矣,不可不救。」于是命右于陆王刘景、左独鹿王刘延年等率步骑二万,将讨鲜卑。刘宣等固谏曰:「晋为无道,奴隶御我,是以右贤王猛不胜其忿。属晋纲未驰,大事不遂,右贤涂地,单于之耻也。今司马氏父子兄弟自相鱼肉,此天厌晋德,授之于我。单于积德在躬,为晋人所服,方当兴我邦族,复呼韩邪之业,鲜卑、乌丸可以为援,奈何距之而拯仇敌!今天假手于我,不可违也。违天不祥,逆众不济;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愿单于勿疑。」
  7. ^ 六夷指匈奴、羯、鮮卑、氐、羌、巴人。

外部連結[编辑]

《十六国春秋·前趙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