沮渠牧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沮渠牧犍
概要
姓名 沮渠牧犍
谥号 哀王
政权 北涼
在世 ?-447年
在位 433年-439年
年号

承和:433年四月-439年九月
太缘缘禾:?

建平:?

沮渠牧犍(?-447年),一名茂虔[1]匈奴支系盧水胡族人,沮渠蒙遜之子。十六國時期北涼國末代君主。沮渠牧犍原非蒙遜指定的繼承人,因國內眾臣推舉而登位,任內保持了父親一貫與北魏及南朝宋的關係,然而北魏既滅北燕,魏太武帝亦因毒殺武威公主圖謀和西域使者之言對牧犍不滿,遂出兵攻涼。牧犍初堅守姑臧城不降,但終在北魏軍圍攻下城陷,被逼投降,北涼亡。牧犍弟沮渠無諱帶領北涼殘餘勢力西走,後立起高昌北涼以承涼祚。

生平[编辑]

沮渠牧犍歷任酒泉太守及敦煌太守,北涼義和三年(433年)沮渠蒙遜去世,因继承人沮渠菩提尚幼,眾臣在蒙遜病重時就推較年長的沮渠牧犍為世子,加中外都督、大將軍、錄尚書事。牧犍在蒙遜死後即襲河西王位,改元永和。牧犍隨後向北魏請求任命,獲授都督涼河沙三州西域諸羌戎諸軍事、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涼州刺史、河西王。又以父親遺願為由,將妹妹興平公主嫁給魏太武帝拓跋焘。另一方面,牧犍亦向南朝宋上表告知繼位一事,又獲授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涼秦河沙四州諸軍事、征西大將軍、領護匈奴中郎將、西夷校尉、涼州刺史、河西王。

永和五年(437年),拓跋焘將其妹武威公主嫁予牧犍,牧犍與嫂子李氏偷情,李氏既得寵,竟與牧犍之姊共毒殺武威公主,幸得解藥不死。拓跋燾要求押解李氏至北魏,牧犍不肯,把李氏安置到酒泉。另北魏西域使者從北涼官員口中得知柔然可汗宣稱他們擊敗了北魏及牧犍聞言大喜並向國內宣傳的事,並向拓跋燾報告,拓跋燾特意派尚書賀多羅去探聽北涼國內的情況,賀多羅回來時亦稱牧犍表面上臣服於魏,實質上並不服從。[2]拓跋焘遂於永和七年(439年)下詔列牧犍十二項罪狀並大舉進攻北涼,詔中亦勸導牧犍自動請降[3]。牧犍聞訊大驚,聽從左丞姚定國計謀不出城迎降,反向柔然求援並命弟弟沮渠董來率兵在城南抗擊魏軍,可是董來軍卻望風潰敗。魏軍兵臨姑臧,牧犍當時聽聞柔然會進攻北魏,於是期望魏軍會因而東還,故此決意固守不降。不過,當時牧犍侄沮渠祖出降並將牧犍的想法告知拓跋燾,拓跋壽遂分兵圍困姑臧,又派源賀招撫北涼諸部,以專心攻城。姑臧最終失守,沮渠牧犍率領文武百官五千人面缚请降,北涼亡,北魏遂統一北方。

拓跋燾將沮渠牧犍及其宗族官民共三萬戶遷至魏都平城,仍以妹婿身份對待他,仍任征西大將軍及河西王爵。北魏太平真君八年(447年),牧犍親族及守護國庫者告發牧犍在姑臧城陷前將國庫中的金銀財寶都拿走,其餘則任由平民搶奪,最終魏人在牧犍家中果然搜得那些財寶;牧犍父子又被指曾毒死数以百计的无辜者,同时在他家找到毒药,姐妹又習曇無讖之術,行為放蕩無愧色;還有指牧犍與北涼舊臣聯絡,意圖謀反,太武帝派遣太常卿崔浩至牧犍家中,将其賜死哀王,其他宗族除沮渠祖外亦被處死。[4]

性格特徵[编辑]

西晉末年大亂,不少中原文士都去河西一帶避亂,前涼張氏主政時亦禮遇他們,故涼州文士傳承,號稱「多士」。牧犍亦喜好文學,任用不少文士。任內又曾獻書南朝,亦向南朝求晉、趙《起居注》等書。

家庭[编辑]

[编辑]

子女[编辑]

注釋[编辑]

  1. ^ 《魏書》、《資治通鑑》為牧犍,《宋書》、《晉書》作茂虔
  2. ^ 《資治通鑑·卷一百二十三》:魏每遣使者詣西域,常詔牧犍發導護送出流沙。使者自西域還,至武威,牧犍左右有告魏使者曰:「我君承蠕蠕可汗妄言云:『去歲魏天子自來伐我,士馬疫死,大敗而還;我擒其長弟樂平王丕』我君大喜,宣言於國。又聞可汗遣使告西域諸國,稱『魏已削弱,今天下唯我為強,若更有魏使,勿復供奉。』西域諸國頗有貮心。」使還,具以狀聞。魏主遣尚書賀多羅使涼觀虛實,多羅還,亦言牧犍雖外脩臣禮,內實乖悖。
  3. ^ 《魏書·卷九十九》:「太延五年,世祖遣尚書賀多羅使涼州,且觀虛寔。以牧犍雖稱蕃致貢,而內多乖悖,於是親征之。詔公卿為書讓之曰:『王外從正朔,內不捨僭,罪一也。民籍地圖不登公府,任土作貢,不入司農,罪二也。旣荷王爵,又受偽官,取兩端之榮,邀不二之寵,罪三也。知朝廷志在懷遠,固違聖略,切稅商胡,以斷行旅,罪四也。揚言西戎,高自驕大,罪五也。坐自封殖,不欲入朝,罪六也。北託叛虜,南引仇池,憑援谷軍,提挈為姦,罪七也。承勑過限,輒假征、鎮,罪八也。欣敵之全,幸我之敗,侮慢王人,供不以禮,罪九也。旣婚帝室,寵踰功舊,方恣慾情,蒸淫其嫂,罪十也。旣違伉儷之體,不篤婚姻之義,公行酖毒,規害公主,罪十一也。備防王人,候守關要,有如寇讎,罪十二也。為臣如是,其可恕乎!先令後誅,王者之典也。若親率羣臣,委贄郊迎,謁拜馬首,上策也;六軍旣臨,面縛輿櫬,又其次也。如其守迷窮城,不時悛悟,身死族滅,為世大戮。宜思厥中,自求多福也。』」
  4. ^ 《魏書·卷九十九》:「初,官軍未入之閒,牧犍使人斫開府庫,取金銀珠玉及珍奇器物,不更封閉。小民因之入盜,巨細蕩盡。有司求賊不得。真君八年,其所親人及守藏者告之,上乃窮竟其事,搜其家中,悉得所藏器物。又告牧犍父子多畜毒藥,前後隱竊殺人乃有百數;姊妹皆為左道,朋行淫佚,曾無愧顏。始𦋺賔沙門曰曇無讖,東入鄯善,自云『能使鬼治病,令婦人多子』,與鄯善王妹曼頭陁林私通。發覺,亡奔涼州。蒙遜寵之,號曰『聖人』。曇無讖以男女交接之術教授婦人,蒙遜諸女、子婦皆往受法。世祖聞諸行人,言曇無讖之術,乃召曇無讖。蒙遜不遣,遂發露其事,拷訊殺之。至此,帝知之,於是賜昭儀沮渠氏死,誅其宗族,唯萬年及祖以前先降得免。是年,人又告牧犍猶與故臣民交通謀反,詔司徒崔浩就公主第賜牧犍死。牧犍與主訣,良久乃自裁,葬以王禮,謚曰哀王。」

参考文献[编辑]

  • 宋書·卷九十八·氏胡傳》
  • 資治通鑑》(卷一百二十二、一百二十三、一百二十五)
  • 魏書·卷九十九·沮渠蒙遜傳》
前任:
父武宣王沮渠蒙遜
北涼君主
433-439
繼任:
沮渠無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