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后秦武昭帝
概要
姓名 姚苌
庙号 太祖
谥号 武昭皇帝
陵墓 原陵
政权 后秦
在世 329年–393年
在位 384年–394年
年号

白雀:384年四月-386年四月

建初:386年四月-394年四月

姚苌(329年-393年)[1][2]景茂南安赤亭(今甘肅省隴西縣西)羌族人。十六国时期后秦政权的开国君主後趙末年南安羌酋長姚弋仲第二十四子,姚襄之弟。姚萇在姚襄死後率其部眾入秦,成為前秦的將領。淝水之戰後姚萇在關中羌人的推舉下自稱萬年秦王,建立後秦,並與苻堅領導下的前秦作戰。姚萇後來殺害了苻堅,並乘西燕東退而進駐長安,不久稱帝。前秦宗室苻登在關中氐族殘餘力量支持下繼續與姚萇作戰,姚萇一度處於不利形勢,但終大敗苻登,漸處優勢,但在消滅前秦勢力前去世,直至兒子姚興即位後才完全消滅前秦勢力。

生平[编辑]

隨兄征戰[编辑]

姚萇年少時已聰慧明智,多有權略,豁達率性,並沒有專注於德行和學業之上,而其眾位兄長都認為他很特別。後來姚萇跟隨姚襄四處出兵,經常參與重要的決策。永和八年(352年),姚襄在麻田敗於前秦軍,其坐騎更中箭死亡,姚萇冒險將自己的坐騎送給姚襄助其出逃。最後姚萇因援軍趕至才得倖免。

升平元年(357年),姚襄謀取關中失敗,在三原(今陝西三原縣)與前秦將領苻黃眉鄧羌等的交戰中戰死。姚萇當時就率姚襄餘眾盡降前秦。同年前秦宗室苻堅發動政變推翻皇帝苻生,自任天王,並以姚萇為揚武將軍。

屢獲戰功[编辑]

太和二年(367年),姚萇隨同王猛參與討伐以略陽郡叛變的羌人斂岐,並因姚弋仲昔日統領斂岐的部落,大量部眾知道姚萇到來都向前秦歸降,令得前秦順利取下略陽。太和六年(371年)三月,与苻雅杨安王统徐成朱彤等讨伐據有仇池杨纂,双方決戰於峡谷,杨纂大败,损失三成兵力,終被逼投降。

宁康元年(373年)十一月,前秦攻下東晉領下的益、梁二州,姚萇出任宁州刺史,屯兵於垫江(今重慶市墊江縣)。後遷任步兵校尉,封益都侯太元元年(376年)五月,与武卫将军苟苌、左将军毛盛中书令梁熙等進逼黃河,並於八月對前涼發動攻擊,攻滅前涼。

太元八年(383年),東晉荊州刺史桓沖北伐,其中涪城(今四川綿陽市)受到晉將楊亮攻擊,姚萇遂與張蚝出兵救援,逼楊亮退兵。同年苻堅大舉攻晉,意圖滅掉東晉,統一全國,史稱淝水之戰。當時苻堅就以姚萇為龍驤將軍,督益、梁二州諸軍事,讓其從蜀地率軍進攻東晉西方,更說:「朕昔日就是以龍驤將軍建立大業,這個將軍號從來都沒有改授他人,今天特別對你授予此號,山南之事都交給你了。」

建立後秦[编辑]

苻堅於淝水之戰中大敗,姚萇返回長安。而前秦在戰敗後國力大衰,其中北地長史慕容泓於戰後第二年在關東起兵叛亂,回屯華陰(今陝西華陰市),響應於河北地區叛變的叔父慕容垂。苻堅於是命雍州牧苻叡出兵討伐,而姚萇則任其司馬。當時慕容泓因畏懼而率眾東逃關東,苻叡因輕敵而決心追去邀擊,不聽姚萇的諫言,最終遭慕容泓擊敗,苻叡亦戰死。姚萇在敗後派長史趙都參軍姜協向苻堅謝罪,但二人卻被憤怒的苻堅殺死,驚懼的姚萇於是逃到渭北的牧馬場。在當地,尹緯尹詳龐演等人聯結羌族豪強共五萬多戶向姚萇歸降,並推姚萇為盟主。姚萇於是在太元九年(384年)自稱大將軍、大單于、萬年秦王,改元「白雀」,建立後秦政權。

屢戰前秦[编辑]

姚萇接著進屯北地,華陰、北地、新平安定各郡共有十多萬名羌胡外族歸附。不久苻堅親自率軍討伐姚萇,姚萇屢敗更遭前秦軍斷絕水源。然而就在後秦軍中有人渴死及在恐懼當中時就遇上天雨,營中水深三尺,解決了水荒,亦令後秦軍心復振。不久姚萇出兵反擊,擊敗前秦將楊璧並俘獲楊璧、徐成及毛盛等數十人,皆禮待而送還。而隨著西燕軍隊逼近長安,苻堅率兵回防長安。雖然姚萇在早前向西燕送質請和[3],但當時姚萇群臣卻建議姚萇加入戰鬥以奪取長安,建立根本之地。不過姚萇自度慕容氏獲勝並後不會長留關中,必會東歸河北,故此打算北屯九嵕(今陝西乾縣東北)以北一帶地區(嶺北)以積聚實力和資源,待前秦亡國而西燕東歸後自取長安。姚萇隨後親自率軍進攻新平郡城(今陝西省邠縣),卻遭守將苟輔頑強抵抗,有萬多人陣亡。苟輔又詐降誘騙姚萇入城,雖然姚萇入城前就察覺而沒進城,但仍受到苟輔伏兵攻擊,萬多人戰死之餘亦險些被擒。

因為新平久久不下,姚萇於是在白雀二年(385年)正月留兵繼續攻城,自己另外出兵安定郡,擒下前秦安西将军苻珍,亦令嶺北諸城降,唯新平未下。至四月,新平物資匱乏,亦無外援,苟輔接受後秦軍的勸降,率城內五千人出降。姚苌下令將所有人坑殺,奪取了新平。五月,苻堅離開長安,出屯五將山,至七月時後秦將吴忠捕獲苻坚,送至新平。同年八月,姚萇因向苻堅索取傳國玉璽不遂,更遭其出言侮辱[4],於是縊殺苻堅於新平佛寺(今彬縣南靜光寺)。姚萇為了掩飾他殺死苻堅的行為,諡苻堅為「壯烈天王」。

十月,已據有長安的西燕王慕容沖派高蓋攻伐姚萇,遭後秦軍擊敗並投降。白雀三年(386年),西燕國內政變頻生,並開始棄守長安東歸。時盧水胡郝奴乘虛入據長安並稱帝,更命其弟郝多進攻於馬嵬(今陝西興平市馬嵬鎮)自守的王驎。姚萇此時從安定東攻,逼走王驎並擒得郝多,並進攻長安,令郝奴懼而請降。取長安後姚萇就於同月即位為帝,改年號「建初」,建國號大秦。不久又擊敗了前秦秦州刺史王統,奪取秦州。

但同一年,前秦宗室苻登就在關中氐族殘餘勢力的推舉下與後秦對抗,不久在前秦帝苻丕遇害後更稱帝繼位。起初苻登力量甚盛,在涇陽(今陝西涇陽縣)大敗姚碩德,要姚萇親自出兵救援;更謀攻長安。不過當時前秦重將苻纂苻師奴所殺,將領蘭櫝遂與苻師奴反目。蘭櫝因受西燕皇帝慕容永攻擊而向後秦求援,姚萇以苻登遲疑慎重而少決斷,不敢出兵深入而冒著遭乘虛後襲的危險,決意親自率軍救援。最終先破苻師奴並盡收其眾,後敗慕容永並生擒蘭櫝。

另姚方成亦擊敗徐嵩,徐嵩雖然被俘仍大罵姚萇不僅背叛對其有恩的苻堅,更將他殺害,不惜恩情就連狗和馬都不如[5]。姚方成殺死徐嵩後,姚萇又掘出苻堅的屍首不斷鞭撻,更脫光屍身的衣服,裹以荊棘並以土坑埋掉,以釋心中憤怨。建初三年(388年),自春季開始夏末,姚、苻兩軍就分別據朝那(今寧夏朝那縣)及武都(今甘肅武都縣)相持並交戰,互有勝負而不能擊倒對方,於是都解兵歸還。但關西豪傑都以後秦久久未能站穩關中,反多次敗給苻登,大多都投向前秦,唯齊難徐洛生劉郭單等人仍然忠於後秦,提供軍糧並跟隨姚萇征戰。

計挫苻登[编辑]

建初四年(389年),姚萇屢次敗於苻登,命姚崇襲擊苻登於大界的輜重又不得,而苻登就已威脅安定。面對如此局面,姚萇堅拒與苻登正面決戰,力圖以計取勝,於是乘夜率兵三萬再攻大界,終攻克大界並殺毛皇后等人及生擒數十名前秦名將。姚萇隨後亦不貪勝,堅拒乘勝進擊苻登,苻登於是收餘眾退守胡空堡,但已元氣大傷。

在大敗苻登輜重後的四個月後,姚萇設計讓其將任盆詐降以誘殺苻登,雖然最終因雷惡地識破而事敗,但苻登卻忌憚雷惡地,逼其降於姚萇。次年(390年)魏揭飛攻後秦,雷惡地叛迎魏揭飛,雖然當時苻登正在長安附近的新豐(今陝西西安市臨潼區),但姚萇以雷惡地「智略非常」,於是親自出兵攻伐魏揭飛。魏揭飛見姚萇兵少就讓全軍進擊,姚萇特意示弱不戰,卻派了姚崇從敵軍後方攻擊令其混亂,接著就出兵直擊,大敗對方並陣斬魏揭飛,又再降雷惡地並不減昔日待遇。雷惡地兩度歸於姚萇,終對其心服。另外姚萇亦不怕前秦兗州刺史強金槌詐降,只帶著數百騎兵隨其訪問強金槌的軍營,以坦誠獲得了身為氐族人的強金槌的信任,令其不應其他氐族勢力的計謀而加害姚萇。

至建初六年(391年)十二月,苻登進攻安定,姚萇在安定城東擊敗他。次年三月,前秦將沒弈干亦向後秦歸降,但姚萇不久就患病。苻登得知姚萇患病就乘機進攻安定,至八月姚萇病情轉好就親自率兵抵抗,更乘苻登出營迎擊而命姚熙隆進襲前秦軍營,令苻登懼而退兵。姚萇又讓軍隊旁出跟隨苻登,苻登得知後秦營壘空空如也,失去其影蹤後更為驚懼,只得敗還雍城(今陝西鳳翔縣南)。

建初八年(393年)十月,姚萇病重而回長安。至同年十二月[1],姚萇召太尉姚旻僕射尹緯姚晃、將軍姚大目尚書狄伯支受遺詔輔政,輔助太子姚興。及後姚萇去世,享年六十四歲。姚興先秘不發喪,至次年才發布死訊,上諡號武昭皇帝廟號太祖

性格特徵[编辑]

  • 姚萇簡單率直,即使當了君主,屬下有過錯可能還會直加責罵。權翼曾勸他不要這樣對待屬下,但姚萇自以這是自己本性,更稱自己聽正直之言,能知己過。
  • 姚萇甚得苻堅重用,尤以其為龍驤將軍,並以自己從龍驤將軍登位至前秦君主一事作勉勵。但姚萇終殺害苻堅,此行為成了前秦將領反對及討伐他的理由[6][5][7],而姚萇亦曾挖屍洩忿。不過在屢敗於苻登後,卻認為是苻堅亡魂的助力,於是也在軍中樹立苻堅神像祈求道:「新平之禍,不是臣姚萇的錯啊,臣的兄長姚襄陝州北渡,順著道路要往西邊去,像狐狸死時把頭朝向原本洞穴一樣,只是想要見一見鄉里啊。陛下與苻眉攔阻於路上攻擊他,害他不能成功就死了,姚襄遺命臣一定要報仇。苻登是陛下的遠親亦想復仇,臣為自己的兄長報仇,又怎麼說是辜負了義理呢?當年陛下封我為龍驤將軍,跟我說:『朕從龍驤將軍當上了皇帝,卿也好好努力罷!』這明明白白的詔諭非常顯然,好像還在耳邊一樣。陛下已經過世成為神明了,怎麼會透過苻登而謀害臣,忘卻當年說的話呢!現在為陛下立神像,請陛下的靈魂進入這裏,聽臣至誠的禱告。」[8] 不過戰況仍未有改善,反時有夜驚,並招來苻登批評[9],終毀了苻堅像。據說姚萇死前曾夢見過苻堅率天官、鬼兵去襲擊他(《晉書》「將天官使者、鬼兵數百突入營中」),期間他被救援自己的士兵誤傷陰部至大量出血。醒後就發現陰部腫脹,醫者刺腫處則如夢中一樣大量出血(《晉書》「誤中萇陰,出血石餘」),如此嚇得姚萇發狂胡言,又求苻堅原諒,姚萇不久傷重身亡,臨終前跪伏床頭,叩首不已。
  • 即使姚萇在位期間皆與前秦等勢力戰鬥,但仍設立太學,禮遇先賢後代;又曾命各鎮都要設置學官,由他們評核人才優劣再隨其才能擢用,皆可見其重視文教和吸納文人的行為。而他在安定亦修治德政,大行教化,省卻不必要的支出,亦表彰平民戶中有善行的人。
  • 姚萇長期征戰,雖為君主亦不貪圖逸樂,於與前秦相持不下,部分豪族轉為支持前秦時更寫書自責,並賣掉後宮珍寶去支持軍事,而自己與妻子都力行簡約,對為國戰死的將士皆有所褒揚和追贈。

后妃子女[编辑]

后妃[编辑]

  • 虵皇后,氐族人。
  • 孙氏,姚興庶母,姚興登位後獲追封為太后。

子女[编辑]

注釋[编辑]

  1. ^ 1.0 1.1 《晉書》及《資治通鑑》皆載姚萇死於太元十八年,通鑑更寫姚萇死於十二月庚子日,但據中央研究院兩千年中西曆轉換,十二月丁巳朔,無庚子日,或誤。
  2. ^ 《晉書·卷一一六》載姚萇「太元十八年(393年)死,時年六十四,在位八年」,推姚萇生年為330年;同卷載萇兄姚襄:「襄敗,為堅所殺,時年二十七,是歲晉升平元年(357年)也。」以此推姚襄生年當為331年。按此姚萇竟比兄長早出生,兩者所載或有一誤,故存疑。
  3. ^ 《資治通鑑·卷一百五》太元九年:「後秦王萇遣子(姚)嵩為質於(慕容)沖以請和。」
  4. ^ 《太平御览·卷一百二十二》:苌求传国玺于坚曰:“苌次应符历,可以为惠。”坚叱之曰:“小羌乃敢干逼天子,岂以传国玺授汝羌乎!五胡次序,无汝羌名。违天不祥,其能久乎!玺已送晋,不可得也。”
  5. ^ 5.0 5.1 《資治通鑑·卷一百七》載:「(徐)嵩罵曰:『汝姚萇罪當萬死,苻黃眉欲斬之,先帝止之。授任內外,榮寵極矣。曾不如犬馬識所養之恩,親為大逆。汝羌輩豈可以人理期也,何不速殺我!』」
  6. ^ 《晉書·苻丕傳》王永檄文:「羌賊姚萇,我之牧士,乘釁滔天,親行大逆,有生之巨賊也。」
  7. ^ 《晉書·苻登傳》載苻登告苻堅神主:「昔五將之難,賊羌肆害於聖躬,實登之罪也。今日義施,眾餘五萬,精甲勁兵,足以立功,年穀豐穰,足以資贍。即日星言電邁,直造賊庭,奮不顧命,隕越為期,庶上報皇帝酷冤,下雪臣子大恥。」
  8. ^ 《晉書·苻登傳》則載曰:「新平之禍,非萇之罪。臣兄襄從陝北渡,假路求西,狐死首丘,欲暫見鄉里。陛下與苻眉要路距擊,不遂而沒。襄敕臣行殺,非臣之罪。苻登陛下末族,尚欲復讎,臣為兄報恥,於理何負!昔陛下龍驤之號,謂臣曰:『朕以龍驤建業,卿其勉之!』明詔昭然,言猶在耳。陛下雖過世為神,豈假手於苻登而圖臣,忘前征時言邪!今為陛下立神象,可歸伏於此,勿計臣過,聽臣至誠。」略有分別但大意相同。
  9. ^ 《晉書·苻登傳》載:「登進師攻萇,既而升樓謂萇曰:『自古及今,安有殺君而反立神象請福,望有益乎!』」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載記第十六·姚萇傳》
  • 《資治通鑑》卷一百至一百八
前任:
中国后秦皇帝
384-394
繼任:
长子后秦文桓帝姚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