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定祀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更定祀典是指明朝第12代皇帝明世宗朱厚熜继位后,因为了确定其生父朱祐杬的尊号,即大礼议之争,进而发展成为对于流传下来的祭祀礼制的变革的事件。[1] 嘉靖九年二月(公元1530年)朱厚熜以:“天地合祀不合古制”为由召集群臣议郊祀典礼。最终以改变自明朝建立以来的在天坛进行的天地合祀,重定四郊分别进行祭祀天地日月。[2]此后明清两朝均沿用四郊分祀制度。

议论过程[编辑]

  • 嘉靖九年二月給事中夏言[3]請求分开祭祀天地。[4]
  • 中書省李善長等人進言《郊社宗廟議》:“分祭天地於南北郊,冬至則祀昊天上帝於圜丘,以大明、夜明星、太歲從;夏至則祀地於方澤,以五嶽、五鎮、四海、四瀆從。德祖而下四代各為廟,廟南向,以四時孟月及歲除凡五享。孟春特祭於各廟,孟夏、孟秋、孟冬、歲除則合祭於高祖廟。祀社稷以春秋二仲月上戊日。”
  • 嘉靖九年四月开始,群臣集議郊祀典禮。

众议结果:右都御史汪鋐、給事中孫應奎、御史李循義等八十二人均主张分开祀。大學士張璁、董玘、聞淵等八十四人亦主分祀,但已经形成的条规不宜轻易更改,且时机还不合适。尚書李瓚等二十六人也主张分祀,而以山川坛为方丘。尚書方獻夫詹事霍韜等二百十六人皆主张合并祭祀。英國公張侖等一百九十八人没有表明态度。

  • 到了嘉靖五月,四郊各坛开始建造,明世宗称:「分祀良是。」(注:分开祭祀是好的)于是便下达命令:“建圜丘於南郊,其北為皇穹宇;建方丘於北郊,其南為皇祗室;作朝日壇於東郊;夕月壇於西郊。”(注:将南郊的天地坛改为圜丘专门用来祭天,在北郊选块地另建方丘专门用来祭地,并在东郊建朝日坛、西郊建夕月坛,以祭日月。)[5]

建筑[编辑]

圜丘位于现在的北京天坛南半部;方泽坛即现在的地坛公园朝日坛则处于现在北京朝阳门外东南日坛路东,现称日坛夕月坛位于北京西城区阜成门外南礼士路西侧,月坛北街以南,现称月坛。四处祭祀建筑均完整保留至今,均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6] ,也成为研究古代祭祀制度的唯一的建筑实例。[7]明清两朝均用沿用此四处用于祭祀。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