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辽东現代汉语中多指辽东半岛。辽东半岛是位于中国辽宁辽河以东,渤海黄海之间的一个半岛。而在中國历史上,「辽东」范围稍大于辽东半岛,大致上为现在辽河以东的辽宁省地區,是古代漢族地區的組成部分[1][2]

遼東的历史[编辑]

隋唐以前[编辑]

时代,辽东地区属于冀州地區,西周時辽东從冀州割出,改立幽州[3]。周武王四年,箕子至“则教民以礼义、田蚕、织作”,为辽东带来了中原的文化和先进的生产技术,促进了生产发展及文化融合。

汉族政权多设置辽东郡管辖今中国东北辽东郡的设置始于戰國時期燕國燕昭王二十八至三十三年(约公元前284年至公元前279年),燕国派大将秦开东胡、拒箕子朝鲜,设置辽东郡,同时置襄平县,郡、县治地均在襄平城(今遼陽市老城区),轄今遼寧大凌河以東。

公元前222年,燕国终被吞并。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全国分为36郡,辽东郡仍沿袭燕国郡制,郡府设在襄平县

秦朝灭亡后,一度由項羽將領韓廣在此建國,稱为辽东国,包括秦朝的辽东郡辽西郡右北平郡

公元前一世紀初东北亚局势

两汉时期沿袭秦制也设置辽东郡管辖辽东地区,但是西汉时东北亚大多数事务由后来被称为汉四郡乐浪郡玄菟郡等管辖。如扶余国属于东汉的属国,据后汉书记载,扶余国行政区划本来隶属玄菟郡汉献帝时,其王求改属辽东郡(后汉书/卷85)。

东汉末年,军阀割据,中原少安,而辽东郡偏居东北,则得以振兴,此时襄平城的规模宏大,很多中原閥閱士人避难于此,城内外居住人口达到30余万人。189年,辽东太守公孙度襄平人)自立为辽东侯,称平州,分辽东郡为辽东、中辽、辽西三郡,辽东郡领襄平、居就、安市等8县。公孙度之孙分公孙渊执政后,自立为燕王,置百官有司,不久称藩于东吴孙权景初二年(238年),司马懿奉命率军討伐公孙渊,同年公孙氏割据政权被消灭,辽东郡并入魏国版图。魏在原公孙氏控制地区设平州(仍治襄平城),辖辽东等5郡。在襄平设东夷校尉,统管高句丽等东夷民族。曹魏时辽东郡辖9县,襄平为首县。后平州合并于幽州

晋武帝泰始十年(274年),复置平州,辖辽东玄菟昌黎3郡。又设护东夷校尉,平州刺史兼护东夷校尉,管理自平州以北至今黑龙江流域东北大陆及朝鲜半岛民族晋朝咸宁三年(277年)封司马蕤辽东王辽东郡改为辽东国。六年后,复为辽东郡。晋大兴二年(319年)鲜卑族慕容廆前燕,攻陷辽东郡,占据襄平,并把辽河以东地区划为辽东属国,治所在襄平。前燕时期,平州下辖辽东辽西等10郡。东晋咸和八年(333年),慕容廆死,子慕容皝袭辽东郡公,后自称燕王东晋太元五年(380年),前秦前燕,辽东归前秦管辖。

公元384年,慕容皝慕容垂起兵复国,是为后燕东晋末,北方高句丽族兴起。公元404年(东晋元兴三年)高句丽据有辽东之地,改襄平城为辽东城。襄平一名至此废除。後燕地入高句麗北燕又喬置遼東郡於今遼寧西部。

北魏太延元年(435年),高句丽高璉派使臣进贡于北魏,北魏拜琏都督辽海诸军事,为辽东郡公,高句丽王。公元492年,魏以高句丽王云都督辽海诸军事,为辽东郡开国公。公元519年高句丽王云卒,以世子安为辽东郡开国公、高句丽王。北周武帝建德六年(577年),封高句丽王阳为辽东郡开国公,辽东王。北齊后廢辽东郡,高句丽短期处于实际独立地位。此时辽东城城廓位置和规模与西汉时期相同。由前燕南北朝末期近300年间,辽东地区先后由前燕前秦北魏北齐北周等王朝统治。

高句丽時期[编辑]

广义的辽东包括朝鮮半岛北部

隋朝的统治者认为“高丽之地,本孤竹国也。周代以之封于箕子,汉世分为三郡,晋世亦统辽东。今乃不臣,别为外域,故先帝疾焉,欲征之久矣”(《隋书·裴矩传》 也有文献表明高句丽人自称为辽东人,辽东也是高句丽国的代称,很多高句丽人的称为“辽东平壤人”、“辽东三韩人” 。[4]

唐代時期[编辑]

唐朝裴矩温彦博等大臣也提出“辽东之地,周为箕子之国,汉家玄菟郡耳!魏、晋已前,近在提封之内,不可许以不臣”。(卷61) 唐高宗总章元年(668年),唐军攻陷平壤,高句丽灭亡,唐朝在平壤设安东都护府,管辖9个都督府,42个州,100个县。公元676年,安东都护府迁至辽东城

辽金时期[编辑]

开泰(公元1012—1020年)中,辽圣宗高丽,以俘户置高州,又以其中三韩遗员置三韩县,属中京道北京路大定府,址在今之内蒙古赤峰市东。

元明清时期[编辑]

元朝时在辽阳设置辽阳行省,管辖今中国东北外东北朝鲜半岛东北部以及济州岛等。

明朝时,辽东半岛山东半岛一起属于山东承宣布政使司,辽东半岛以北设置奴儿干都司,管辖包括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在内的土地。

在清朝的統治時期,为保护满族固有习俗和本民族利益而禁止或限制汉人在东北地區活动[5]北鎮所在的遼寧省被割出漢地,并禁止漢族移民進入遼東地區長達180餘年[6]而其餘漢族地區則組成漢地十八省。至公元1840年以后,因内忧外患日益严重,清政府不得不对东北开禁[7]

三韩与辽东[编辑]

三韩一般为古代朝鲜半岛南部的马韩辰韩弁韩之总称,后泛指朝鲜。但是在一些汉人史书或者小说笔记中也常指代辽东漢族、朝鮮族等。

唐朝时一些投靠唐朝的高句丽族或者靺鞨族将领也在历史上被称为‘三韩贵种’,如李多祚开泰(公元1012—1020年)中,辽圣宗高丽,以俘户置高州,又以其中三韩遗员置三韩县,属中京道北京路大定府,址在今之内蒙古赤峰市东。顾炎武《日知录·外国·三韩》条谓:“今人谓辽东为三韩者,……原其故,本于天启初失辽阳以后,奏章之文遂有谓辽人为三韩者,外之也。今江人乃以之自称,夫亦自外也矣。”

“古营州”人,“三韩人”在辽金以后的中国东北文人笔下乃指辽东。清以来,常以“三韩”作辽东之代称。如曹寅祖籍辽阳韩炎《有怀堂文稿》卷六《织造曹使君寿序》谓“以余所见,三韩曹使君子清,乃诚善读书者”,可为例证。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實錄·神宗·卷五百五十二》:「勑遼東廵按御史提問清河遊擊馮有功責其啟邊釁之罪也。初,清河與奴酋隣,以金石臺為界,舊禁不許漢人出境,有功以協營採木孤山堡葺軍丁房,遂私縱軍民出金石臺採運木值,奴酋瞰知,邀殺四十餘人,遼東督撫移文詰責之,奴酋悔罪認罰,獻生事部夷十人梟斬漢境上,至是督撫諸臣以奴酋陽順陰逆為禍方深,但有功營利釁當正其罪,上是之。」
  2. ^ 《明實錄·神宗·卷五百九十》朝鮮國王李暉疏奏:「.....胡人傳說奴酋父子共議曰:『朝鮮、北関宰賽皆助兵南朝,今北関及宰賽皆已破滅,惟朝鮮尚在,不可置朝鮮于後而先犯遼東。』又聞密議于迤東牛毛寨、萬遮嶺多遣兵馬防守,仍造作攻城、長梯。各胡仍說:『今冬不搶遼東,先向寬奠、鎮江等處。』臣惟奴賊敢讐天朝,藐視小邦,先通書肆其驕喝,小邦既不能斬使焚書,姑令邊臣荅諭。厥後伊又送兇書,悖逆狂戾有不忍言。茲者惡稔滋張哄脅愈甚,既陷開鐵,旋吞金白,專覬遼陽而或慮小邦掣其後,必欲先事蹂躪,今據牛毛兩路之造梯、部下諸胡之傳說,無非專意小邦,小邦甚敗之餘,剪焉不振藩籬將撥門庭莫保,况天朝之寬奠、鎮江等處與小邦之昌城、義州諸堡隔水相望而邈處邊頭,孤危特甚.......賊若從靉陽境上鴉鶻関取路遶出鳳凰城裏面,其間既無關嶺之扼,一日長驅或犯寬奠一帶、或搶小邦昌城等處,則各該地方無暇嬰壘,殆莫自保內而遼左八站外,而江東一城彼此隔斷聲援阻絕,無復唇齒之勢盡為豺豕之塲,言念及此,小邦之所以不遑嫠卹而惟以漢邊牧圉為憂者也,伏願聖慈察臣疏內情節,亟詢部議確定廟算,急調大兵來駐寬鎮等地方,仍與小邦迭成犄角以重関防之鈐轄以絕狡虜之窺覦,如或賊徑侵小邦便添遼鎮諸兵趁期來援,克終庇保之隆恩俾固屏翰之舊業。」
  3. ^ 《漢書·卷二十八上·地理志第八上》殷因於夏,亡所變改。周既克殷,監於二代而損益之,定官分職,改禹徐、梁二州合之於雍、青,分冀州之地以為幽、并。
  4. ^ "朝鲜半岛与“辽东”的关系",杨军[失效連結]吉林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中心,2003年。
  5. ^ 浅谈清代对东北的封禁政策.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5月28日). 
  6. ^ 柳边封禁.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7. ^ 走进历史的柳条边. 吉林日报. [2008-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