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淞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吴淞战役
第一次鸦片战争的一部分
Battle of Woosung.jpg
吴淞战役
日期1842年6月16日
地点
结果 英军胜
参战方

英国 英国

大清帝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郭富子爵,
巴加爵士
陈化成 (战殁)[1]
兵力
14艘[2] 19艘,[3]
伤亡与损失
战殁2人,[2]
伤25人[2]
百余人伤亡,[4]
250余处火炮被毁[5]

吴淞战役,是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发生于中國长江口吴淞炮台一带的战役。在杭州湾重镇乍浦沦陷后,清政府为了阻止英國军隊北上,并且沿著长江侵入中國大陸,在长江口一侧的吴淞炮台重兵布防。1842年6月16日,英國軍隊进攻吴淞炮台,在激战一日后,最终以英國军隊攻陷吴淞炮台告终。

起因[编辑]

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以后,英军沿中国东南海岸线北上,相继攻克厦门定海宁波。早在定海被攻陷后,时任江苏巡抚梁章钜就意识到上海宝山两县有可能成为英军接下去的目标[6]。当时,宝山县有兵勇总计3700余人,火攻船40艘,大小炮340余尊,抬枪248枝。上海县正规军1800余人,大小炮32尊,抬枪100枝,并另有乡勇200人,配船20艘,水乡团练100人。长江口北侧崇明驻扎有苏松镇标兵3000人,徐州镇标兵200人。正是有感于军力薄弱,因此在1841年10月6日,梁章钜下令调集各标营兵总计2000人分别部署于上海宝山两县的要隘。到10月17日,梁章钜又再调徐州等地标营1700人来沪。11月14日,新任两江总督牛鉴抵达吴淞查勘防务,再奏请调河南兵1000人来沪[7]

1842年5月18日,英军军舰7艘,2200余人进抵杭州湾北侧的乍浦海面,并发起进攻。驻守乍浦县城南天尊庙的300名清军全数阵亡,乍浦沦陷。5月28日,在海军司令巴加和陆军司令郭富的指挥下,英军总计7000余人由乍浦登船,搭乘司德林、白龙特、摩底士底、克里欧、格伦拜恩、斯尔特斯、弗莱古森、康华丽、复仇神等20余艘舰船,进逼吴淞口[8]。并于6月8日在长江口以东鸡骨礁一带集结,并派船探测航道、封锁长江口

经过[编辑]

战前布防[编辑]

在多年对吴淞炮台的整修和经过几次加强兵力部署以后,当时驻扎于吴淞镇宝山县的总兵力在5000人左右。在陆地上,沿吴淞镇宝山县长达七里左右的堤岸上部署大小炮位,其中大炮总计154门守军1300人,此处称之为西炮台。在黄浦江对岸的浦东张家浜处,又有守军1000人和大炮五十门组成东炮台阵地。西炮台由江南水师提督陈化成领苏松镇总兵周世荣亲自坐镇,东炮台川沙参将崔吉瑞防守。此外,宝山县城作为西炮台后方阵地,由两江总督牛鉴领2000余人驻守,并配备大炮50多门。宝山县西北小沙背一带,由徐州镇总兵王志元带700人驻守,以防英军由长江沿岸登陆,同时支援西炮台[8]

在水面上,清军水师战船16艘由守备田浩然指挥,停泊于吴淞口内。水师游击管带刘长领新造水轮船4艘及其余巡逻船、运输船等部署于薀藻浜以南黄浦江水面[8]

战事经过[编辑]

1842年6月13日,英军在巴加郭富的指挥下,由鸡骨礁抵达吴淞口长江江面,双方进入临战状态。英军在了解清军设防情况后,决定以“康华丽”号等3艘重型军舰从正面攻击西炮台,“摩底士底”号等4艘轻型军舰利用优势快速突入黄浦江后,向吴淞镇一侧的西炮台东炮台进行炮击,掩护陆军于吴淞镇附近登陆[8]

6月16日晨6时,英军发动进攻信号,康华丽号等三艘军舰按原计划驶抵西炮台附近水域,结果遭到陈化成守备的西炮台的阻击。这场炮战持续了4个小时,康华丽号被击中多次,死伤20余人。陈化成亲自操纵火炮轰击敌舰,期间牛鉴曾三次派人持令箭要求陈化成进入宝山县城指挥战事,但均被陈拒绝。直至上午十时许,由于英军军舰暂时撤退调整,毫无舰队作战经验的清军守军以为英军败退,便向宝山县内的两江总督报捷。牛鉴得到捷报后决定亲自前往炮台督阵,遂开宝山县南门,摆出总督仪仗前往西炮台。但在行进了三里以后,被江面近处的一艘英军发现,英军下令炮击总督仪仗。牛鉴受惊从官轿中逃出,随后脱掉朝服,在河南参将陈平护送下逃回宝山县城。随后又弃城逃往嘉定,并在当日夜间抵达太仓。随同逃走的还有宝山县知县周恭寿及2000余名守城官兵[8]

在战场上,当西炮台展开炮战时,4艘轻型英军舰船突破吴淞口,逼近薀藻浜,向吴淞镇附近进行炮击,当时吴淞镇附近的炮台仅有10门大炮,难敌英军火力。不久,英军陆军登陆,占领吴淞,并从侧后方陆路向西炮台进军。另一方面,在得知总督已逃往嘉定的消息后,小沙背阵地与东炮台阵地的守军都纷自逃亡,小沙背和东炮台落入英军之手。此时的西炮台孤立无援,已经处于英军四面包围的境地。

在此情形下,西炮台也出现了兵士逃跑的现象,陈化成一边指挥炮战,一面阻止逃兵。西炮台的守备韦应福高呼“武官临阵,生死早已置之度外,怕死开逃还算是武官哩”,而把总许攀枝也一同呼喊“主将陈公平时跟我们共饮食,同风露,他求于我们的唯有此一时,谁敢退却一步”,但逃走现象愈演愈烈,最终只剩80余人坚守西炮台。最终,因兵力过于悬殊,陈化成、韦印福、许攀枝等纷纷战死殉国[8]

后续[编辑]

陈化成墓及塑像

吴淞炮台沦陷后,英军沿路攻入宝山县。次日英军分两路,一路由吴淞南下,另一路由水上溯黄浦江上行往上海县城。由于上海县守军事先得报已经撤离,所以未遇到任何抵抗英军便于当日进入县城。6月23日,英军由上海宝山两县撤退,重新集结于吴淞口,预备沿长江进攻镇江江宁两府[9]

陈化成吴淞炮台阵亡后,安徽武进士刘国标将其遗体抢出藏于芦苇荡中[10]。八天后,陈化成遗体寻出运往嘉定县城,时嘉定县令练庭璜为陈化成拭去血污,并聘请画家程庭鹭按遗容绘制遗像,灵柩随后运回福建[11],清朝扬威将军、乾隆帝曾孙奕经命贝青桥为陈化成做挽词

一战甬江口,督臣死提臣走;再战吴淞口,提臣死督臣走;三战乃及金陵城,江涛寂静噤不声,陈将军后谁敢兵。君不见走者皆弃诸市,死者长如生。[12]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Bulletins 1842, p. 759
  2. ^ 2.0 2.1 2.2 Bulletins 1842, p. 816
  3. ^ Hall & Bernard 1846, p. 326
  4. ^ Hall & Bernard 1846, p. 329
  5. ^ Hall & Bernard 1846, p. 330
  6. ^ 梁章钜. 福建省情资料库. 2010-09-19 [2013-03-10] (中文). 
  7. ^ 上海军事志>>大事记. 上海地方志办公室. [2013-03-10] (中文). 
  8. ^ 8.0 8.1 8.2 8.3 8.4 8.5 上海军事志>>第八编战事>>第二章近代战事>>第一节英军入侵上海. 上海地方志办公室. [2013-03-05] (语言). 
  9. ^ 吴淞区志>>第十七篇军事>>九、重大战事>>鸦片战争吴淞之战. 上海地方志办公室. [2013-03-10] (中文). 
  10. ^ 宝山县志>>卷二十四御侮志>>第一章抗倭、抗英战争>>第二节 鸦片战争抗击英军. 上海地方志办公室. [2013-03-10] (中文). 
  11. ^ 博物馆的秘密陈化成纪念馆:清朝画家照遗体绘制英雄像. 新民网. 2012-09-05 [2013-03-09] (中文). 
  12. ^ 贝青桥:《咄咄吟》

来源[编辑]

书籍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