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宮聽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兩宮聽政(1861年至1881年),是指在同治帝光绪帝時,東太后慈安、西太后慈禧一起垂簾聽政的情況。

咸豐帝駕崩時,遺命由顧命八大臣輔政。但慈安慈禧,連同恭親王奕訢等人,發動祺祥之變,將八大臣或殺或貶,由两宫太后訓政,並將祺祥年號廢除,次年改元同治,此情況一直延續到光緒初年慈安過世,由慈禧獨掌大權。

概述[编辑]

咸豐帝英法聯軍,率領妻小、臣工逃至熱河承德避暑山莊,卻心力交瘁,咸豐辛酉年(1861年)七月,咸豐帝一病不起而駕崩,遺命由怡親王載垣、鄭親王端華、戶部尚書肅順(端華之弟)、額駙景壽、兵部尚書穆蔭、吏部左侍郎匡源、禮部右侍郎杜翰、太僕寺少卿焦祐瀛八人为「贊襄政務大臣」,俗稱顧命八大臣,輔導年幼的獨子載淳登基執政,八大臣當中肅順鋒頭最健。但是八大臣與載淳的生母西太后慈禧不合,慈禧於是與咸豐帝正室東太后慈安合作,並要御史董元醇奏請由兩宮皇太后垂簾聽政。但遭遇肅順嚴厲的反對。於是慈禧、慈安也聯合了恭親王奕訢、醇親王奕譞、蒙古親王僧格林沁、軍機大臣文祥、大學士賈楨、兵部侍郎勝保等人合謀奪權。慈禧命肅順護送咸豐帝靈柩熱河行走,自己先到北京,卻是到北京召見奕訢等人,安排政變,肅順尚未入都,朝廷即下令拘捕了顧命八大臣载垣端华賜死肃顺棄市,其餘被貶,廢除八大臣原擬年號「祺祥」,改為「同治」(有人認為,暗喻「兩太后偕同皇帝治理天下」之意),史稱「祺祥之變」或「辛酉之變」。

掌政近半世紀的慈禧太后

机制[编辑]

兩宮太后聽政時期[编辑]

議政王大臣軍機大臣等討論內外奏章,進呈兩宮太后閱覽,由議政王大臣擬旨,翌日,議政王大臣將草稿進呈,由兩太后審閱之後,分別蓋上由咸豐帝御賜之「御賞」及「同道堂」小璽作為標識,然後以同治帝光緒帝的旨意頒布天下。由於慈安權力慾望較為淡薄,日常事務慈安並不感興趣,不太關心,所以往往由慈禧獨攬;但遇上重大朝政事務,慈禧仍會去徵求慈安的意見。

同治帝親政時期[编辑]

同治帝親政後,議政王大臣軍機大臣等討論內外奏章,進呈同治帝閱覽,由議政王大臣擬旨,翌日,議政王大臣將草稿進呈,由同治帝審閱之後,朱筆批示處理,並蓋上皇帝御璽頒布天下。但遇上重大朝政事務,同治帝仍會去徵求兩宮太后的意見。

慈禧太后聽政時期[编辑]

慈安太后病逝後,在光緒帝尚未親政前,聽政大權由慈禧獨攬。軍機大臣等討論內外奏章,進呈慈禧太后閱覽,由軍機大臣擬旨,翌日,軍機大臣將草稿進呈,由慈禧太后審閱之後,蓋上咸豐帝賜「同道堂小璽」作為標識,然後以光緒帝的旨意頒布天下。

光緒帝親政時期[编辑]

光緒帝親政後,軍機大臣等討論內外奏章,進呈光緒帝閱覽,由軍機大臣擬旨,翌日,軍機大臣將草稿進呈,由光緒帝審閱之後,朱筆批示處理,並蓋上皇帝御璽頒布天下。與同治帝親政時期不同的是,遇上重大朝政事務及官員任命權時,必需由慈禧太后定奪。

慈禧太后訓政時期[编辑]

戊戌變法後,慈禧太后宣布訓政,軍機大臣等討論內外奏章,進呈慈禧太后閱覽,由軍機大臣擬旨,翌日,軍機大臣將草稿進呈,由慈禧太后審閱之後,再呈交光緒帝朱筆批示處理,並蓋上皇帝御璽頒布天下。訓政時期與慈禧太后聽政時期不同的是,由慈禧太后審閱聖旨草稿之後,不再蓋上咸豐帝賜的「同道堂小璽」頒布天下,而是將聖旨草稿呈交光緒帝朱筆批示,並蓋上皇帝御璽頒布。

参考文献[编辑]

  • 《清穆宗實錄》
  • 清史稿·卷二百十四·孝欽顯皇后》
  • 《西太后》,俞炳坤,紫禁城出版社
  • 《原来慈禧》,张研,重庆出版集团 重庆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