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勝保(?-1863年8月31日),字克齋蘇完瓜爾佳[1]滿洲鑲白旗人,末重要将领。

簡介[编辑]

勝保為道光二十年(1840年)舉人,授順天府教授,遷贊善,以乙榜任國子監祭酒,轉翰林。屢上疏言事,風采甚著。咸丰三年(1853年)任江北大營幫辦軍務大臣,截擊太平軍北伐。同年,授欽差大臣,因攻高唐不下,遭革職,遣戍新疆

咸丰六年(1856年)復授副都統銜,幫辦河南軍務,赴淮北鎮壓捻軍。八年,招降捻軍領袖李昭寿苗沛霖。咸丰十年(1860年),因剿匪久無效,於是“降授光祿寺卿”,令其回京報到。不久爆發英法聯軍,朝廷速命勝保協助僧格林沁瑞麟奔赴通州八里橋,戰敗,受炮彈傷。翌年,升兵部侍郎。同年,支持東太后慈安、西太后慈禧恭親王發動辛酉政變立功。不久,赴山東收編宋景詩黑旗軍

同治元年(1862年),苗沛霖太平天国英王陳玉成,解送潁州(今安徽阜陽),獻與勝保,同年六月勝保在河南延津將陳處決,發現“陳妻絕美”,佔為己有。[2]同治二年(1863年)授欽差大臣,督辦陝西軍務,鎮壓回民,因作戰不力,接連戰敗,被譏諷為“敗保”,盖“每战必败,每败必以胜闻”。[3]

勝保本人專橫跋扈,自恃在“辛酉政變”有功,性豪奢,“每食必方丈,每餚必二器,食之甘,則曰以此賜文案某”,又通過黨護苗沛霖宋景詩的勢力,擁寇自重,[4]糜費軍餉無數,遭眾大臣彈劾,潘祖蔭卞寶第丁紹週華祝三多隆阿英桂趙樹吉僧格林沁等皆上表。湖北巡撫嚴樹森參他“觀其平日奏章,不臣之心,已可概見。至其冒功侵餉、漁色害民,猶其餘事”,從而以爲“回捻癬疥之疾,粵寇亦不過肢體之患,惟勝保爲腹心大患”。[5]李慈銘評道:“使在世宗、高宗之朝,自其入豫入皖之後,雖十勝保已西市矣。”

兩宮垂簾以來,“尤注意倚湘軍”,甚至“官員非由兩楚出身不能遽膺優薦,將帥非與楚軍結納不能予以嘉名”,勝保與湘軍水火不容,多以招降變民之手段以壯大自己,與朝廷政策相違。恭親王知曉要害,要他抵陝後“日內切勿上言觸怒”,勝保仍我行我素,曰:“臣以客官辦西北軍務,協餉仰給於各省,又不能按數以濟,兵力不敷,又無從召募,以致事事竭蹶,難奏厥功”。接著宋景詩在陝西復叛,使得朝廷決定痛下殺機。同年十二月初四日,東太后西太后密詔多隆阿率部前往陝西,將其押送回京,以“諱敗為勝,捏報戰功,挟制朝廷”等多條罪狀,次年七月被東太后賜死。[6]

腳註[编辑]

  1. ^ 《清史稿》卷四百零三 列傳一百九十
  2. ^ 《洪楊軼聞》,《清代野記》卷下二《勝保事類記》
  3. ^ 胡林翼讥评胜保,“其志欲统天下之人,其才不能统一人,其在皖中每战失败,每败必以捷闻。”见《胡文忠公全集》卷65, 页13.
  4. ^ 《清史稿》:“勝保終欲養沛霖以自重,轉嫉湘軍,勢不相下。”
  5. ^ 梁溪坐觀老人:《清代野記》卷下二《勝保事類記》
  6. ^ 《淸穆宗實錄》卷七三:“姑念其從前剿辦發捻有年,尙有戰功足錄,勝保著從寬賜令自盡,卽派周祖培、綿森前往監視。”薛福成《庸盦笔记》:“誅殺陷城失地、臨陣逃脫的兩江總督何桂清,將驕蹇貪淫的勝保下獄賜死,賞給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爵位,皆出自慈安之意。”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