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京之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天京之變」又稱「天京事變」,也有學者称作「楊(秀清)韋(昌輝)內訌」或「楊韋事件」,是一次太平天國領導層的嚴重內訌。發生於清朝後期的1856年,地點在首都天京(今江蘇南京),東王楊秀清、北王韋昌輝及燕王秦日綱在此事件中被殺,另有約20,000人喪命,包括翼王石達開的全族(石達開本人逃出)。「天京事變」被視為導致太平天國失敗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亦是太平天國由盛而衰的轉捩點。

背景[编辑]

1851年,天王洪秀全在「永安封王」時,命其他四王歸東王楊秀清節制。自從南王馮雲山及西王蕭朝貴相繼戰死後,權力更加集中在東王一人身上。

在太平天國前期,實權由軍師掌握,天王雖然地位在各王之上,然而在制度上是一個虛位元首,實際權力在正軍師東王楊秀清手上。另外重要的是,洪秀全在1848年承认「天父下凡」附身楊秀清後,楊不時假托「天父下凡」發令,連洪秀全也要聽從楊的命令。

在定都天京後,東王與其他諸王的關係日趨緊張。北王曾因下屬犯錯而被東王下令杖责,北王韦昌辉的族兄因為跟東王的妾兄發生財產爭執而惹怒東王,東王叫北王議罪,北王被迫把族兄五馬分屍。翼王石達開的岳父黃玉崑因公事開罪東王,被杖刑三百,革去爵位及降職,同一事件亦令燕王秦日綱及另一高官陳承瑢被東王杖刑。即使是天王,也多次被所谓「天父下凡」的“天父”東王以杖刑威嚇。由於東王權大,眾人往往敢怒而不敢言。[1]

經過[编辑]

1856年6月20日,太平軍攻破清軍向榮的江南大營,解天京三年之圍。向榮在8月9日死後,其死訊不久便傳入天京,東王楊秀清見當時太平軍形勢大好,權欲極度膨脹。[2]

1856年8月,東王楊秀清假稱「天父下凡」,召天王洪秀全到東王府。「天父上身」的東王對天王說:“尔与东王均为我子,东王有咁(客語,意為「這麼」。)大功劳,何止称九千岁?”洪秀全說:「東王打江山,亦當是萬歲。」「天父」又問:“东世子岂止是千岁?”洪說:“东王既万岁,世子亦便是万岁,且世代皆万岁。”「天父」大喜說:「我回天矣。」[3]

「天父」要求洪秀全把東王楊秀清由「九千歲」封為「萬歲」,洪秀全當時假裝同意,為表示慶賀推延至楊秀清生日(公曆當年9月23日)時正式封萬歲。洪秀全其後密詔,要领兵在外的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等人誅殺楊秀清。還有一說,此時北王韋昌輝請求天王誅殺東王,天王不肯。及陳承瑢後來向天王告密,謂東王有弒君篡位之企圖,天王密詔北王、翼王及燕王鏟除東王。[4]

所谓“杨秀清逼封万岁”,燕王秦日纲亲信部属爱尔兰人肯能逃回欧洲的口述记录资料只字未曾提及;[5]收录在《太平天国》资料丛刊中的《石达开自述》与晚近发现的《三略汇编·石达开自述》,均未提及杨秀清挟洪秀全去“逼封为万岁”的事,也未提到杨秀清有任何叛逆行为。洪、杨、韦、石四方面留下的有关天京事变的说法中都没提过“逼封万岁”的事;这一说法来源于清官方与文人笔记。

北王韋昌輝率三千精兵趕回天京,9月1日夜在城外與燕王秦日纲會合,陳承瑢開南门接應。[6]眾軍在凌晨突襲東王府,東王被殺,東王府內數千男女,包括東王妻妾五十四人同被殺盡。

其后天王下诏斥责韦昌辉、秦日纲,佯称韦昌辉擅杀有罪,宣布他们每人将被杖责500,诱使东王杨秀清属下临观,约有6000名东王部属在弃械后被骗入天王府遭到杀害。北王以搜捕“东党”为名,大杀异己,平民也不能幸免。总计被杀的军民约有两万余人。

翼王石達開9月26日(一说杨秀清被杀六星期后)到天京,在天王府會晤北王韋昌輝,北王和燕王给翼王石達開看了他们诛杀杨秀清的行动过程记录。因韋昌輝大开杀戒,石達開亦有部屬在亂中被殺,責備北王濫殺之事,说:“你们杀了东王和他们的主要将领还不满足吗?为什么还要杀这么多为我们打仗的弟兄?”……此后,翼王说:“你们既然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你们自己可以了结这件事,我就不管了。” 两人不歡而散,韦昌辉遂将二人见面之详情禀报于天王,天王顿起杀心[來源請求],石达开见势不妙,当天晚上,他悄悄集合部队来到西门,但不经北王许可是不得出城的。他就杀死守门者,同他的大部分部众出了城。北王未能捉拿翼王,在天王的密令之下[來源請求],盡殺翼王家屬及其王府部屬。[7]

翼王從安慶起兵討伐北王,求天王殺北王以謝天下。天京以外的太平軍大多支持翼王。

由於害怕再起兵變,天王派人当众谴责韦昌辉:“你跟我,若不是東王,就沒有今天,我本來沒有殺他之意,現在既然已經捕殺了東王,東王部下們又有甚麼錯?又要把他們全部殺掉!應該以天父好生之德為念,放了他們才對!”把罪责全然推给北王,假惺惺地自當「好人」。韦昌辉闻言大怒:“我为他除掉了大害,如今反责备我,是想沽名釣譽嗎?”[8]北王在勢急下攻打天王府,但最終敗於效忠天王的將士,北王韋昌輝於11月2日被殺,其首級被函送安徽石達開營中驗收;其幫兇燕王秦日綱及陳承瑢不久亦被處死,天京事變告一段落。

後來天王撤銷了楊秀清的圖謀篡位罪名。一八五九年,洪秀全接受堂弟洪仁玕的建議,為進一步安撫楊秀清的舊部,彌補信仰危機,挽回人心,將九月二日(『天曆』七月二十七日)楊被殺之日定為「東王升天節」。洪秀全的圣谕:“七月念七东升节,天国代代莫些忘。谢爷降托赎病主,乃囗(合+共)世人转天堂。天国代代遵三重,天情真道福无穷。妄为推测有何益?可怜叛爷成臭虫。”即教导臣民千万不要推测构成冤案的原因,“叛爷”指韦昌辉、秦日纲和陈承镕三人。洪秀全在给英国公使的《赐额尔金诏》中谈到杨秀清的死因时说东王是被“陷害”的,[9]相当于太平天国官方公布的东王被杀原因,而“告密”不实即为陷害。太平天国后期,洪秀全对陈承瑢和秦日纲的族人特别厚待。

影響[编辑]

天京事變後,太平天國內人心開始渙散,軍事形勢逆轉,清軍陸續在各戰場得勝,太平天國的控制區大為縮小,即使後來太平軍攻下江浙一帶,形勢上也一直處于下風。

北王韋昌輝死後,翼王石達開執政,天王洪秀全開始重用其洪氏兄弟以牽制石達開,导致石達開在1857年帶領大軍出走,更令太平天國雪上加霜。

太平天國初期由軍師主政的政制,在天京事變及翼王出走後已名存實亡。後期的太平天國,天王雖然掌握了實權,然而當時的政府架構頗為混亂,加速了太平天國的滅亡。

歷史疑團[编辑]

有人認為楊秀清「逼封萬歲」一事並不真確,只是洪秀全殺楊的藉口,[10]當時太平天國刊行的《天父天兄聖旨》也沒有提及此事,但至今未有足夠証據支持「無逼封萬歲」說。

参考文献[编辑]

  • 唐德剛。《晚清七十年(貳:太平天國)》。台北:遠流,1998年。ISBN 9573235137
  • 羅爾綱。《太平天國史》。

参见[编辑]

太平天国

注释[编辑]

  1. ^ 太平天国血腥悲剧:天京事变兄弟大火拼
  2. ^ 张德坚:《贼情汇纂》卷六:“夫首逆数人起自草莽结盟,寝食必俱,情同骨肉。且有事聚商于一室,得计便行。机警迅速,故能成燎原之势。今踞江宁,为繁华迷惑,养尊处优,专务于声色货利,往之倚为心腹股肱者,今乃彼此暌隔,猜忌日生。”
  3. ^ 張汝南,《金陵省難紀略》(楊秀清)诡为天父下凡,召洪贼至,谓曰:「爾與東王,皆為我子,東王有咁大功勞,何止稱九千歲?」洪贼曰:“东王打江山,亦当是万岁。”又曰:「東世子豈止千歲?」洪贼曰:「東王既稱萬歲,世子亦當是萬歲,且世代皆萬歲。」东贼伪为天父喜而曰:「我回天矣。」
  4. ^ 羅爾綱,《太平天國史》卷四十四。
  5. ^ 布列治门(Bridgman)和麦高文(Macgowan)根据一位自称是此事件目击者爱尔兰人肯能(Canny)的口述,分别写了《太平天国东北两王内讧纪实》和《太平天国东王北王内讧详记》,先后登载在《北华捷报》(North——China Herald)。中译版见: 布列治门《太平天国东北两王内讧纪实》,《逸经》第十七期第二十三——二十五页;麦高文《太平天国东王北王内讧详记》,《逸经》第三十三期,第十七页——二十三页。
  6. ^ 羅爾綱,《太平天國史》卷四十六。
  7. ^ 《石达开自述》:“达开闻信,回南京与他们排解。因见事机不好,就到安徽,妻子都在南京城内,皆被韦昌辉所杀。”
  8. ^ 張汝南《金陵省難紀略》洪賊使人謂曰:“尔、我,非东王不至此,我本无杀渠之意,而今已拿戮之,其下属何辜,又尽杀之,毋乃傷天父好生心,以宽纵为宜。”北賊怒曰:“我为渠除大害,今反責我,慾沽名耶!”
  9. ^ 洪秀全《赐英国全权特使额尔金诏》: “爷遣东王来赎病,眼蒙耳聋口无声, 受了无尽的辛战,妖损破颈跌横。 爷爷预先降圣旨,师由外出苦难清, 期至朝观遭陷害,爷爷圣旨总成行.”
  10. ^ 《“逼封万岁”的谣言是怎么来的?》,載於www.historychin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