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辛灝年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辛灏年
Xin Haonian.jpg
2014年的辛灏年
出生地 (1947-11-12) 1947年11月12日(69歲)
 中華民國南京市
本名 高爾品
學歷 武汉大学中文系(1987年畢業)
身分 作家、歷史學家
經歷
祖籍 安徽省巢縣
職務
  • 黃花崗》主編
  • 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發起人
作品
  • 长篇小说《足球场上》
  • 中短篇小说集《青春兮,归来》、《台湾女人》、《大宾馆之夜》
  • 长篇系列小说《八十年代纪事》前三部(《痴汉和他的女人》、《都市的女儿》、《少夫人达琳》)
  • 歷史著作《谁是新中国

辛灝年(1947年11月2日),本名高爾品安徽巢县人,出生於南京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筆名辛灏年中国大陸作家、學者和持不同政见者,旅居美國[1]

生平[编辑]

出生於南京的書香家庭,高中畢業後赴農村插隊務農,畢業於武漢大學中文系。曾任全国青联第六、七届委员。[2]35歲成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1988年1月-1993年2月间任安徽省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委。[3]

1989年天安門六四事件後,曾在安徽合肥七度領隊上街遊行抗議中共鎮壓學生,並辭去所有社會職務和榮譽頭銜。1994年3月前往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做訪問學者,將在中國所做的秘密研究成果帶出國;同年底应臺灣《联合报系》邀请,赴台灣访问研究。1995年夏,應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東亞所黎安友邀請擔任訪問學者、1996年2月獲聘歷史學博士後研究員,1997年至1999年再度擔任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者,以這三年多時間寫作完成《誰是新中國》一書,被譽為中國現代史忠誠守護者和代言人。

旅居美國至今。

言论[编辑]

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编辑]

  • 辛灏年說,六四事件後,他毅然走上街頭抗議中国共产党暴行,並辭去了中国共产党用來統戰他的個社會職務和榮譽頭銜,從那時起,「我不怕了。我失去了一切,但我尋回了良知。」
  • 2005年3月6日,辛灏年參加賓西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第三場「九評共產黨」研討會[4]
  • 辛灏年2005年访问英国时说,中国共产党从1949年来以“夺命、夺路、夺知”三个办法夺去了中华民族的志向。[5]
  • 辛灏年認為是斯大林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分裂了中国、率先制造了两个中国。[6]

对马克思主义的评价[编辑]

  • 辛灏年認為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思想发展。[6][6][5]

对抗日战争的评价[编辑]

  • 2005年8月,辛灏年在美国达拉斯和休斯顿纪念抗战60年讲演上称抗日战争为“大中华民国的卫国战争”。称国民政府“安内攘外”政策是在面临日军侵犯和共产党在苏联指使下发动武装暴动的双重夹击下而不得不求“内安”。九一八事变时的不抵抗命令实际上是张学良下达的。[7][8]

对新旧三民主义的评价[编辑]

  • 2006年11月26日辛灏年在多伦多大学的讲演上称孙中山从来只有一个主张“民族、民权和民生”的三民主义,从1905年《民报》创刊到1925年3月12日逝世之间的演讲和著述的内容都是“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从来没有讲过其他任何内容的三民主义,“没有所谓新旧之分、真假之分、革命的不革命的之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分”。[9]

对孙中山与中共关系的评价[编辑]

  • 辛灏年在2006年11月26日多伦多大学的讲演上称孙中山“是中国国民革命的领袖,也是中国国民革命的伟大先行者,但却不是中国共产革命的先行者”“而是苏俄领导指挥的中国共产革命的物件”。[9]称孙中山推行“联俄容共”有三个原因,一是“孙中山先生反复辟、内外交困”,二是“他对苏俄不了解”,三是孙中山不在乎当时仅432人的共产党。[10]
  • 辛灏年称列宁从1920年冬到1923年年冬派人十一次找孙中山,先是要求跟苏俄合作,孙中山拒绝;二是要孙中山把国民党改成共产党,孙中山拒绝;三是两党平等合作,孙中山仍拒绝,要求除掉共产党参加国民党。苏联就命令全体中国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但是孙中山要求两个条件、三个原则。1923年11月26日“孙文越飞上海宣言”提出联俄的前提条件是“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均不得引进于中国,苏联不得鼓动外蒙古独立,苏联不得在外蒙古驻军”,容共的条件是“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参加国民革命,必须服膺三民主义,服从国民党的纲领,遵守国民党的纪律,如果共产党参加国民党,要赤化国民党、赤化中国,我就将反对共产党,就将反对苏俄”。[10]
  • 辛灏年称共产党在吴廷康鲍罗廷传达的指示下分裂国民党为左、中、右三派,左派是亲俄亲共派,中派不亲俄,不亲共,也不反俄,不反共,右派是反俄反共派。共产党表面拥护三民主义,暗中攻击三民主义。孙中山死后鲍罗廷安插汪精卫当上了国民政府主席和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第一把手。国民党二大过后,国民党中央委员会里面三分之二成了共产党员,六个部、五个部长是共产党人。”[10]
  • 辛灏年称“死了的孙中山先生和未死的共产党的关系”总结起来就是两句话:“为了抢夺,权力的历史合法性苟延残喘,必须继承孙中山。为了防止孙中山式的革命在今天的中国重新爆发,必须诬蔑、攻击、打倒孙中山,就这么简单。”[10]

對40年代美國援助國民政府的評價[编辑]

2015年,美中三民主義大同盟於芝加哥舉行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的系列活動,辛灝年應邀出席、於研討會上發表「國共抗日戰略比較」演講。

  • 評價國民政府「忍辱負重、爭取美援」。
  • 在當時的美國朝野輿論方面,美國朝野左派當道,辛灝年指出:羅斯福曾自稱「中間偏左」,而他身邊的人「幾乎都是左」、有許多就是共產黨(40年代的美國共產黨基本相當強勢)。時任美國副總統亨利·華萊士受命訪華,卻首先要求前往莫斯科拜見史達林、在而後抵達中國時卻要求訪問由共產黨控制的延安地區,返國後發表演講,「把延安吹成一片光明美好、把正在領導中國人民抗日無比艱難的國民政府描寫得一團黑」,因而影響了美國對中國的援助政策。
  • 「從戰爭部長史汀生、到馬歇爾、到史迪威、到赫爾利,他們連成一線、都是左派,他們在援華的過程當中、對中國的事務,第一:經常不向羅斯福匯報、背地處理,第二:即時透過美國駐華大使館(重慶)將美方對戰略問題的指示「首先送到延安給毛澤東」。特別是史迪威的幕僚、以約翰·戴維斯(政治顧問、美國外交官)為首共4人、加上部分親共學者(以費正清為代表),他們製造了很多不利國民政府的言論報給美國政府,又把延安政府向美國政府說得無比美好」。
  • 「美國政府根據共產黨的要求,組建「西北參觀團」參訪延安,參訪團匯集國內外記者。美國記者愛德加·史諾著作《紅星照耀中國》,造成當代中國青年「就因為看他這本書,把毛澤東、把延安講得無比之好,所以青年才投奔延安」。白修德著作《中國的雷聲》、《延安印象記》在40年代的美國廣為暢銷,把「抗戰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的延安才是有希望的中國」的論調,宣傳得美國知識界幾乎人人皆知。伊斯雷爾·愛潑斯坦寫到「到了這裡(延安)才能看到中國人民對抗戰的普遍動員與廣闊支援、這裡的軍隊是如何拚死的戰鬥在抗日的第一線上」,完全違背事實!而他本身正是國際共產黨的黨員。」
  • 1950年代,包括當時史迪威的幕僚、共計6人,叛國罪名成立。前美國共產黨黨魁厄爾·白勞德受審時公開宣稱:「美共在中國抗戰時期,已經不必再壓迫美國政府去支持中共,因為美國政府在1942年開始就與中共的關係相處非常融洽,而且接受了中共的建議:要求國民政府同意建立「聯合政府」、取代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美國政府甚至於強迫蔣介石與國民政府要接受中共的要求,史迪威更加要求裁撤胡宗南駐屯西北的數十萬兵力、並讓中共的軍隊由他來訓練。」
  • 共產黨「統戰到美國人頭上了,他提出要建立「聯合政府」,美國人就要幫助他建立「聯合政府」,他提出要對國民黨怎麼樣?美國人他們就要幫助共產黨「跟國民政府討價還價」,在後來的所謂「解放戰爭」、就是戡亂戰爭當中,共產黨只要一打敗了,馬上就要美國來調停。美國一調停,共產黨就大打出手」
  • 提到羅斯福寫給蔣介石的親筆信的軼事,信中提到:「中國共產黨人「其實不是真正的共產黨」,他們就是個土地改革者、是我們美國的社會民主黨人、是自由派知識份子」。同樣狀況亦曾在蔣宋美齡的親撰著作提及,民國76(1987)年版《閱讀魏德邁將軍「論戰爭與和平」一書的感言》寫到:「羅斯福總統就是極受其所接近的幕僚以及外交人員欺矇之害,他甚至告訴我,中國共產黨只不過是『土地改革者』而已。」。

對連戰的批評[编辑]

  • 2015年9月5日,辛灝年在中華民國立法院表示連戰閱兵行為是:「幫助共產黨撒謊」[11],並表示:「這幾年國共兩黨走得太近應修正」。 [12]

對九二共識的批評[编辑]

  • 2017年5月18日,辛灝年表示:「國民黨人士蘇起曾經親自在報紙上撰文說過,九二共識是他編造出來的。一個編造出來的共識,就是一種政治強迫,是專制主義在對待台灣問題上的一種強盜式的表現」。[13]

對蔡英文政府的評價[编辑]

  • 2017年5月19日,辛灝年表示:「蔡英文政府堅守維持現狀,看得出他們具備了苦撐待變的心智」。[14]

著作[编辑]

理论专著[编辑]

中、短篇小说集[编辑]

长篇小说[编辑]

近代史學專題演講[编辑]

  • 「評《反分裂國家法》」演講
2005年3月於美國芝加哥。邀請單位: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大紀元時報等
  • 「中國命運與台灣前途」演講
2006年10月於加拿大蒙特婁
  • 「孫中山與共產黨」專題演講
2006年11月於加拿大多倫多
  • 「迎接辛亥革命一百週年」系列專題演講
2010年10月。演講標題與地點為:「誰孕育了辛亥革命(加拿大多倫多)」、「誰背離了辛亥革命(澳洲雪梨)」、「誰說辛亥革命失敗了(英國倫敦)」
  • 「祖國在危險中」系列專題演講
2011年9月。
  • 「國民革命」專題演講
2014年10月。
  • 「民權與人權」專題演講
2015年3月。
  • 「中華民國抗戰方略」專題演講於美國舊金山
2015年6月。
  • 「國共抗日戰略對比」專題演講於美國芝加哥
2015年7月18日。
  • 「民國命運與臺灣前途」專題演講於中華民國臺北臺師大圖書館校區綜合大樓[15]
2015年8月30日。
  • 「未定」專題演講於中華民國臺北天成飯店[16]
2015年9月6日。
  • 「二個中國與臺灣命運的關係」專題演講於中華民國臺北臺大法律學院霖澤館國際會議廳[17]
2015年9月6日。

參見條目[编辑]

参考資料[编辑]

  1. ^ 推動民國熱 辛灝年:中華民國前途光輝. 2015年8月30日 [2015年9月26日] (中文(台灣)‎). 
  2. ^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协会员辞典 >> 高尔品
  3. ^ 安徽省五至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名单
  4. ^ 辛灝年. 辛灝年「兩個看法、四點感想」演講之五:中共反民族團結、製造台獨分裂. 大紀元新聞網. 2005-03-16 [2014-05-05]. 
  5. ^ 5.0 5.1 辛灝年. 驅除馬列,還我中華 - 1.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18]. 
  6. ^ 6.0 6.1 6.2 辛灝年. 驅除馬列,還我中華 - 2.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18]. 
  7. ^ 辛灝年. 誰是衛國(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上).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20]. 
  8. ^ 辛灝年. 誰是衛國(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下). 黄花岗杂志社. [2014-11-20]. 
  9. ^ 9.0 9.1 辛灝年. 孫中山與共產黨(上半部). 黄花岗杂志社. [2015-04-03]. 
  10. ^ 10.0 10.1 10.2 10.3 辛灝年. 孫中山與共產黨(下半部). 黄花岗杂志社. [2015-04-03]. 
  11. ^ 辛灝年籲國民黨考察連戰與大陸利益關係.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15-05-09. 
  12. ^ 辛灝年:國民黨應清除連戰 否則禍害無窮. 大紀元. 2015-09-06. 
  13. ^ 辛灝年談蔡英文政府執政一周年:頂住壓力拒絕“九二共識”. 自由亞洲電台普通話. 2017-05-18. 
  14. ^ 辛灝年談蔡英文政府執政一周年:稱讚“維持現狀”兩岸政策. 自由亞洲電台普通話. 2017-05-19. 
  15. ^ 推動民國熱 辛灝年:中華民國前途光輝,臺北中央社
  16. ^ 辛灝年率光復委團隊赴臺北舉辦「民國命運與臺灣前途」演講會和「紀念國軍抗戰 光復民國大陸」研討會,黃花崗雜誌社
  17. ^ 辛灝年率光復委團隊赴臺北舉辦「民國命運與臺灣前途」演講會和「紀念國軍抗戰 光復民國大陸」研討會,黃花崗雜誌社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