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岛湖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千島湖事件
位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千島湖風景區
日期1994年3月31日(UTC+8)
目標中國大陸導遊、船員8名
台灣遊客24名
類型搶劫、縱火、殺人
死亡32
主謀吴黎宏、胡志瀚、余爱军
吴黎宏、胡志瀚、余爱军抢劫、故意杀人案
千岛湖“3·31”特大抢劫、杀人案
公诉机关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
公诉日期1994年5月30日
被告吴黎宏、胡志瀚、余爱军
公诉罪名抢劫罪
故意杀人罪
审理法院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死刑复核)
宣判日期1994年6月13日(一审)
1994年6月17日(死刑复核)
宣判结果三人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其他
调查机关淳安县公安局
淳安县公安消防大队(火场调查)

千島湖事件,指1994年3月31日觀光船「海瑞号」在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千島湖發生的命案,淳安县公安局定性為「特大搶劫縱火殺人案」[1]。24名台灣觀光客、8名大陆船员和導遊在船上遭到搶劫和燒死。犯人為淳安县人余爱军和胡志瀚,和相鄰的建德縣人吴黎宏,三人當時22-23歲[2]。同年,三人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定罪抢劫罪故意杀人罪,三人判处死刑[3]

由於遇難者主要是台灣游客,刑案成为政治事件[1]。台灣政府及媒体认为大陆公安故意將「縱火劫殺」淡化為「火災」不滿浙江當局的採訪安排和偵案溝通。浙江公安機關则认为在刑事调查期间不应详细透露案情,仍按原有惯例发布消息[4]

此案在台灣引发轰动,強烈衝擊兩岸關係。中華民國官方民意調查认为,案發後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首次超過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1][5][6][7]

案件過程[编辑]

劫匪吴黎宏以打猎为名,向淳安纤维板厂工人方德义及淳安蚕丝绸公司驾驶员借来单管猎枪两支、猎枪弹14发,向淳安保安公司购得猎枪弹20发[2]。吴黎宏、胡志瀚以建造民宅为由向淳安保安公司购买炸药6千克、雷管10枚、导火索2米,并向铁匠购买斧头一把。吴黎宏、胡志瀚、余爱军三人还另行购买了匕首[2]

1994年3月31日13时,台湾长风旅行社组织、福建省青年旅行社地接的台湾旅游团24人按既定旅程乘坐「海瑞號」游船前往浙江千岛湖[8]。下午,淳安县经贸公司所属游船「海瑞號」在安徽省歙縣深渡鎮起程,沿新安江,往浙江省淳安縣千島湖邊上的毛竹園駛去[2],原定3月31日晚間返航。

3月31日16时,吴、胡、余三人乘上吴黎宏提供的快艇前往千岛湖水域,寻找作案地,发现猴岛、阿慈岛之间的水域人迹罕至。17时30分,「海瑞號」经过猴岛附近时,吴黎宏、胡志瀚、余爱军三名蒙面劫匪驾驶快艇追随。快艇于18时30分在千岛湖阿慈岛附近水域靠上「海瑞號」游船,劫匪胡志瀚持枪登上游船,冲入中舱、上舱,挟持舱内游客。劫匪吴黎宏、余爱军对空开枪,将船员和导游关进船底[2]。在抢劫5000美元、15万余元新台币、3000余元人民币以及部分首饰、照相机、摄像机后,劫匪将「海瑞號」开往预定沉船水域黄泥岭深水区[2]。劫匪离开游船前,在船内倾倒整桶汽油,纵火焚烧游船[2]

搜索与救援[编辑]

3月31日晚,淳安县经贸公司所属游船「黄山號」在抵达淳安毛竹園港后,发现同期出发的「海瑞號」久未抵达,「黄山號」遂返航寻找。4月1日上午8时05分,有民众在黄泥岭深水区湖岸发现湖上一艘游船正在起火燃烧,拨打119向淳安县消防大队报警[8]。8时15分,有民眾拨打110向淳安县公安局报警[2]。淳安县公安消防大队其后前往灭火救援,10分钟后,火灾扑灭[8]

由于救援期間在游船甲板及客舱未发现遇难者,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要求迅速查找船上失踪人员。为此,淳安县出动20余艘船艇、千余人,对案发水域及附近40多公里的水面、山湾、岛屿进行搜寻,并通过有线广播要求湖区群众提供线索。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驻浙部队出动了飞机、潜水员、使用了水下探测仪进行寻找救援工作,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也派人参加搜寻救援。

刑事调查[编辑]

4月1日下午1时,公安警察及消防员开始进入船内勘察现场[8]

4月1日下午4时,当“海瑞”号大火扑灭降温后,淳安县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支队长刘勇健下底舱勘查,发现有遇难者遗体。经排水清点,发现32名船上人员遗体都在底舱[9][10]

4月1日晚23时,杭州市公安局法医室主任丁宏赶赴现场,带领其他3名干警进入海瑞号底舱勘察遇难者遗体,连续工作至次日凌晨4时[9]

4月2日,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抽调14名法醫对所有遗体进行检验。法医尸检结论为:遇难者进入底舱前并未死亡,死亡系窒息烧烤而致。消防专家确认底舱入口处为起火点,有汽油助燃。船舶专家排除了因船及设备潜在缺陷引起火灾的可能性。痕迹专家经勘验发现,出入底舱的铁梯缺失,起火中心留有一只汽油桶,底舱口上方钢板上有猎枪霰弹击发所致的圆形状凹陷,底舱油柜有爆炸痕迹。刑侦专家分析认为,船上人员极可能受暴力胁迫进入底舱,尔后被焚致死。公安机关确定,此案件是一起有预谋、有准备的大型图财害命案,并正式立案侦查[9]

4月2日16时,法医清点出所有遇害者的遗体,共32具。淳安县公安局在淳安航运公司船厂内设置临时灵堂,安放遇难者遗体[8]

4月6日,案件侦破过程中,淳安县37个乡镇和县级机关共出动4,047名干部群众投入调查工作,出动车辆、船只396辆(艘)次,对全县573平方公里水面航行过的6,000多艘各类船只一一过滤,访谈近10万人次,获得群众提供的有价值线索165条。[9]

4月6日,大陆方面表示,由于遇难者32具遗体经过火蚀,又在灭火过程中经历水浸,且淳安县没有足够的冷冻设备,32具遗体只能使用冰块降温保护,经过一周后已严重腐烂,不得已安排在就近的桐庐县殡仪馆火化[8]。台湾方面则认为,浙江政府拒絕死者家屬檢視遺體和查看驗屍報告的要求,更擅自將死者遺體在另一個縣火化,令死者家屬強烈不滿。

4月12日,警方发现吴黎宏、余爱军有重大作案嫌疑[2]

刑事公诉与审判[编辑]

4月15日,三名犯罪嫌疑人被傳訊[2]

4月17日,浙江省公安厅宣布此特大搶劫縱火殺人案破案,逮捕了三名嫌犯。

6月3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訴[2]

6月10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开庭一審[2],台湾《中国时报》、《联合报》、中央通讯社获邀旁听庭审。6月12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佈判決結果,三名犯罪嫌疑人吳黎宏、胡志瀚、余愛軍均以搶劫罪故意杀人罪罪名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6月19日,三名罪犯被執行槍決

反应[编辑]

中国大陆方面反应[编辑]

在案侦破期间,国务院秘书长罗干专门指示要迅速查明起火原因,处理好善后工作。国务院总理李鹏发表了要严惩凶嫌的讲话,并指示浙江省委有关政府全力做好善后工作,尽快查明事件真相。浙江省副省长刘锡荣在专程看望和慰问遇难台胞亲属时强调:“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台胞的痛苦就是我们的痛苦,台胞的安慰也是我们的安慰。请转达我们对你们的岛内亲友的问候。」

4月6日,浙江省人民政府延請杭州靈隱寺住持繼雲法師做超度法事。而當地罹難者骨灰由其本地家屬安葬;台灣的罹難者骨灰則由家屬帶回台灣。

4月12日,大陸海協會常務副會長唐樹備在北京會見了台灣海基會副秘書長石齊平,表示此乃一「火災事件」,並且強調大陸方面會全力做好善後工作。

4月18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鵬發表談話,對案件進行了說明。

台湾方面反应[编辑]

4月4日,50多名死者家屬抵達杭州淳安縣,台灣的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要求中國大陸政府,派人協助死者家屬到事發現場,但被中國大陸的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海協會)拒絕。

4月9日,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因此事而抨擊中共政權「像土匪一樣害死我們那麼多同胞」,並指罵中共土匪就是指其『不講道理』,「中共開始時以一種逃避的態度來面對,這種方式是不對的,不但不負責任也對不起人民」,處理事件的行徑「像土匪一樣」「這樣的政府,老百姓早該不要了!」,並指「任何政權都應深切體認『主權在民』的精義,否則必將被覺醒的人民唾棄」。[11][12][13][14]

台灣對4月12日海協會說明十分無法理解。認為當地政府處理此事時首先封鎖消息然後固執己見,因而回應相當強烈。陸委會於12日宣佈即日起暫時停止兩岸文教交流活動、自5月1日起停止民眾赴大陸旅遊。中華民國經濟部停止審核批示赴大陸的投資案、中華民國教育部停止台灣和大陸之間的文教交流,旅行業也停止出團到大陸去旅遊;可以說,海峽兩岸之間的交流活動幾乎全告中斷。

台灣有民眾認為可能有軍人涉案,21日大陸方面宣佈的嫌犯之一是退伍軍人,作案時身著無銜軍裝,另一嫌犯的哥哥是武警,被质疑涉嫌包庇嫌犯。

5月8日,台灣海基會組團前往現場瞭解案情。海基会副秘书长許惠祐带6位鉴识、刑侦专家和法医、律师以及7位罹难者家属抵达杭州。台灣罹難者家屬质问僅以三名人犯何以能制服32人造成死亡慘劇。

6月10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对该案一審。在審理期間,海協會多次邀請海基會派員參觀公審,終審前8日仍然再次聯絡台灣海基會人員,但未獲積極回應,台灣罹難者家屬也無人願意出庭參觀審訊過程。

影響和評價[编辑]

台湾方面[编辑]

千島湖事件對當時的兩岸關係造成重大影響,与四年前(1990年)台湾军警杀害大陆渔民的闽平渔事件相反,台湾媒体对千岛湖事件予以极大关注[15]

台湾媒体認為,在之後案件偵辦的過程中,當地公安機關沒有及時對外界公佈案情進程,當地政府還封鎖消息且控制新聞報導、對此事件進行隱瞞;並有台灣辦案專員指出,案發現場的部分跡象顯示有被二次加工及破壞的情形。

塵埃落定之後,台湾著名学者潘家慶认为,浙江省有关部门对该事件的不公开操作,理解为在未抓获犯罪嫌疑人之前公布案情不利于破获案件,与台湾媒体对刑案报道态度不同,正是两岸新闻观念的差距,导致了事态的扩大[16]

根据台湾媒体调查显示,案件在1994年3月31日發生前,台灣於2月底進行的民意測驗中,認為「自己是台灣人」29.1%;認為「自己是中國人」24.2%;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43.2%;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支持獨立」12.3%;「支持統一」27.5%;「維持現狀」44.5%;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而當案件發生後,4月底同樣的民調顯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增加為36.9%;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減少為12.7%;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45.4%;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而「支持獨立」增加為15.5%;「支持統一」減少為17.3%;「維持現狀」54.5%;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

聯合報》1994年4月中的民調亦指,台灣贊成與非常贊成台灣獨立的民眾大幅升至42%。此一民調結果顯示千島湖事件之後,台灣民眾對中国大陆的疑惑與不滿,雙方的交流一時之間也有冷卻的現象。

中国大陆方面[编辑]

中国大陆民主党派民革中央刊文指,与由台湾军警挑起的“闽平渔事件”相比,“千岛湖事件”是一起纯粹的刑事案件,认为罪犯是社会不法份子,是一伙损人利己、不务正业,从而铤而走险的歹徒,其作案的目的纯粹是为了贪图钱财。[15]

影视改编[编辑]

1994年由周潤發主演的《賭神系列》香港電影的續集《賭神2》,故事初段的情節戲仿了千島湖事件(電影中稱為「千賭湖」,「賭」和「岛」二字在粤语同音)。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出处[编辑]

  1. ^ 1.0 1.1 1.2 草根. 草根:聶樹斌、楊乃武、小白菜、千島湖事件. 大紀元時報轉載博訊. 2005-03-28.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梓樵. 吴黎宏 胡志瀚 余爱军抢劫、故意杀人案——千岛湖“3·31”特大抢劫、杀人案. 观察与思考. 2000年第07期. 
  3. ^ 千岛湖事件. 人民网轉載人民日報. 1994. 
  4. ^ 马光武; 严格. 千岛湖事件. 杭州日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10-09-07 (中文(简体)‎). 第一是指责大陆方面信息不透明,禁止台湾记者采访。客观地说,我们那时在处理这种突发事件和披露信息方面没有经验。我们还是按照大陆的惯例发布消息,没有全面及时地报道,反让海外媒体尤其是港台媒体“先入为主”,连篇累牍地歪曲报道。13名负有特殊任务的台湾记者,在家属入驻的宾馆楼上安装了一台红外线摄像机。我们这里发生的事,台湾第二天就播出来了。这也是时代决定的,我们不能按照现在社会的发展水平来要求16年前的处理方式。第二是怀疑我们公布的案情有假,怀疑我们大陆军警杀害了台湾游客。3个人杀了32个人,我后来也曾经仔细看过案情,我只能说是人性的复杂。当歹徒控制住台湾游客时,游客大多报以破财免灾的想法,所以在枪口之下就没有反抗,而船上的船员,有的甚至就认出歹徒是当地人,天真地想总不会为难乡亲。但一旦32个人被驱赶进入底舱,就回天乏术了。其中一个歹徒有过劫财留命的想法,但为首的歹徒坚决要斩草除根。人性的凶残可见一斑。 
  5. ^ 張元祥. 尋回失落的十年. 遠見雜誌 (第214期). 2004年4月. 
  6. ^ 林義鈞. 臺灣國家能力與國家認同之關係, 1990-2000. 秀威出版. 1 October 2005: 76. ISBN 978-986-7263-77-3. 
  7. ^ Taiwanese / Chinese Identification Trend Distribution in Taiwan(1992/06~2015/12)
  8. ^ 8.0 8.1 8.2 8.3 8.4 8.5 为友. 来自千岛湖的内幕消息. 侨园 (北京). 1994, (4): 16–19 (中文(中国大陆)‎). 
  9. ^ 9.0 9.1 9.2 9.3 1994年:千岛湖事件
  10. ^ 从“千岛湖事件”与“闽平渔事件”的比较看两岸对和平统一的诚意--陈玲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0-15.
  11. ^ 戰後臺灣歷史年表 1994年4月9日, 中央研究院主題計劃·臺灣研究網路化
  12. ^ 殷德惠, 語言與權力:李登輝與民粹主義之研究,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論文, 2003, 頁124
  13. ^ 總統今天接見美國愛達荷州州長安卓思, 中華民國總統府, 1994-5-31
  14. ^ 國民黨的「大陸政策」從來是消極而且模糊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民主進步黨, 1994-5-30
  15. ^ 15.0 15.1 陈玲. 从“千岛湖事件”与“闽平渔事件”的比较看两岸对和平统一的诚意. 民革中央.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 2008-10-23 [2012-0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5). 
  16. ^ http://news.cntv.cn/china/20120611/113315_1.shtml 1994年台客千岛湖遇难 新闻封锁险导致两岸中止谈判]

其他[编辑]

(按照作者姓氏漢語拼音順序排列)

  • 陳憶華,1996,媒介與消息來源的意識型態建構媒介議題之研究:以報紙報導千島湖事件為例。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碩士論文。
  • 陳玉峰、曹瑞芝,1994,千島湖事件對台灣經貿問題的影響:對業者之問卷調查及深度訪談 。台中:靜宜大學台灣生態研究中心。[引用於2004年3月31日]。
  • 交流,1994,從民意調查看兩岸關係:台灣居民對千島湖事件的反應。交流 16:9-12。
  • 劉徹,1994,千島湖事件改變了兩岸戰略互動關係。國家政策(動態分析)雙週刊 4月5日:16-17。
  • 潘家慶,1994,從千島湖事件看兩岸新聞觀念的差距。交流 16:13-16。
  • 魏立志,1994,「千島湖事件」談台商赴大陸投資前應有的觀念作法。工業簡訊 24:37-42。
  • 張讚合,1996,兩岸關係變遷史。台北:周知文化。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