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中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政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权的政治版圖
中国   中華民國
China map.png
  中華民國政权
图中所列乃双方实际管辖地区,均未包含雙方主张但未實際控制的领土。
圖中標記的島嶼採用突出顯示,並非實際大小。

兩个中國是近現代描述兩岸關係或者國共關係政治現實與外交用語,特指兩個國家政權的國號同時以「中國」為其正式名稱。

涵义[编辑]

两个中国可以指这样两个不同情况:

  • 两岸现状:目前两岸國名為「中華民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雖國號有爭議性的相同之外,皆各自有的宪法、國旗、國徽、軍隊、政府、國會、法院、海關、中央銀行、文字、錢幣、護照等,互不隶属,各自的宪法互相包括对方领土[1]
  • 政治主张: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提出兩岸關係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或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2]

值得注意的是,「一国两府」和「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属两个不同的层次。「一国两府」的前提是双方均认同“中华”,但在国土以及政权问题上有不同的认定,互相包括对方领土在内的「一中各表」相近于「一国两府」;而双方领土互不包括的「两个中国」则相近于「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属于中共不願面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范畴,两者不能完全混淆,但基本都是強調兩岸互不隸屬以及管轄的國家,即国民、领土、主权互不隶属。不論「一国两府」還是「一中各表」或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都不被北京當局認可。

另一方面,中國歷朝嚴格來說大多數時期未實行過完全統一,由於當時皆認同天朝為中心,因此尚且稱為「統一」。今日之「两个中国」和「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在認識上十分相近,主要是意識與國土問題,都是中共最先製造兩個「中國」所產生出來的問題。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权的成立與中華民國政权並存,則與二者的性質完全不同。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目的在於替代中華民國政权,而非與中華民國並存,因此「一中各表」和「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不能一概而論。

各方观点[编辑]

中华民国政府[编辑]

中华民国政府蒋中正蒋经国兩位總統时期反对分裂中国。退守台湾后,中华民国政府在外交上采取“汉贼不两立”的政策。在聯合國中國代表權議題中,曾希望接受「雙重代表權案」,但因表決失利而被迫退出聯合國[3]

1990年代後期,李登辉總統执政时期提出两国论,此时两个中国的问题逐渐激烈。后陈水扁總統执政时則強化台湾意識,两个中国的问题逐渐被一中一台的问题所取代,此时对于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反台独”成为主要目标[4]

2008年,马英九执政时再度提出了一中各表,重提在台灣仍受爭議的九二共识,并认为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并非国与国的关系[5]。中华民国政府也一直公开宣称对大陆地区拥有主权。[6]2012年5月,马英九连任就职时,又提出了“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的说法。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表示,“马英九先生阐述的是他一贯的大陆政策,我们并不感到意外”,“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没有改变,两岸不是“两个中国”,两岸关系不是国与国关系”。而民主進步黨一直拒絕承認。[7]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编辑]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建立以后,在国际上既出现“两个中国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新中國)和中华民国政权(舊中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认为其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一直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作为与任何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的必要条件,反对“两个中国”、坚持一个中国,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列为两项对台湾的最基本政策,几乎任何涉及两岸问题的官方文件及发言都会提及反对“两个中国”、坚持一个中国。任何一个国家一旦与中华民国政权建交,就必须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即刻断绝外交关系,以避免出现「两个中国」或一國兩府的问题。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與臺灣地區並述時,一般稱為「大陆」與「台灣」。

美國政府[编辑]

美國於中國內戰時表態中立,要求國共和平談判,在戰爭後期時曾對國民政府提供過少量支援。1949年,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後,美國傾向於支持兩個中國,借中華民國來抗衡共產主義陣營,美國也希望台灣方面放棄福建沿海的金馬等幾個島嶼,以實現兩個中國的目的,但遭蔣中正總統拒絕。1958年,八二三炮戰充分表露這一點,在金門炮戰後,國民黨成功守住對金門的控制。

此后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交,并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表示承认一个中国的立场。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顿在任内曾明确表示美国不支持一中一台、两个中国,[8]前總統小布希曾表態不支持台獨。现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则表示美国政府坚定承诺一个中国政策。[9]

历史[编辑]

毛澤東早期主張[编辑]

從1920年6月到10月,毛澤東撰寫了一系列主張“湖南獨立”的文章投稿到《大公報》。計有:《湖南人民的自決》(1920年6月18日)、《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1920年9月3日)、《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做起》(1920年9月5日)、《絕對贊成湖南們儸主義》(1920年9月6日)、《湖南受中國之累:以歷史及現狀證明之》(1920年9月6日至7日)、《湖南自治運動應該發起了》(1920年9月26日)、《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1920年9月30日)、《反對統一》(1920年10月10日)。

1920年9月3日,毛澤東在《大公報》上撰文《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主張中國分裂為二十七國(節錄):

  我是反對「大中華民國」的,我是主張「湖南共和國」的。有甚麼理由呢?

  大概從前有一種謬論,就是「在今後世界能夠爭存的國家,必定是大國家」。這種議論的流毒,擴充帝國主義,壓抑自國的小弱民族,在爭海外殖民地,使半開化未開化之民族變成完全奴隸,窒其生存向上,而惟使恭順馴屈於己。最著的例是英,美,德,法,俄,奧,他們幸都收了其實沒有成功的成功。還有一個就是中國,連 「其實沒有成功的成功」都沒收得,收得的是滿洲人消滅,蒙人回人藏人奄奄欲死,十八省亂七八糟,造成三個政府,三個國會,二十個以上督軍王巡按使王總司令王,老百姓天天被人殺死奸死,財產蕩空,外債如麻。號稱共和民國,沒有幾個懂得「甚麼是共和」的國民,四萬萬人至少有三萬九千萬不曉得寫信看報。全國沒有一條自主的鐵路。不能辦郵政,不能駕「洋船」,不能經理食鹽。十八省中像湖南四川廣東福建浙江湖北一類的省,通變成被征服省,屢踐他人的馬蹄,受害無極。這些果都是誰之罪呢?我敢說,是帝國之罪,是大國之罪,是「在世界能夠爭存的國家必定是大國家」一種謬論的罪。根本的說,是人民的罪。
  現在我們知道,世界的大國多半瓦解了。俄國的旗子變成紅了色,完全是世界主義的平民天下。德國也染成了半紅。波蘭獨立,截克獨立,匈牙利獨立,尤太、阿剌伯、亞美尼亞,都重新建國。愛爾蘭狂欲脫離英吉利,朝鮮狂欲脫離日本。在我們東北的西伯利亞遠東片土,亦建了三個政府。 全世界風起雲湧,「民族自決」高唱入雲。打破大國迷夢,知道是野心家欺人的鬼話。摧翻帝國主義,不許他再來作祟,全世界蓋有好些人民業已醒覺了。
  中國呢?也醒覺了(除開政客官僚軍閥)。九年假共和大戰亂的經驗,迫人不得不醒覺,知道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期內完全無望。最好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
  湖南呢?至於我們湖南,尤其三千萬人個個應該醒覺了!湖南人沒有別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決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設一個「湖南共和國」。我曾著實想過,救湖南,救中國,圖與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攜手,均非這樣不行。湖南人沒有把湖南自建為國的決心和勇氣,湖南終究是沒辦法。

湖南共和國中國湖南境內左派人士所推動,以毛澤東彭璜張文亮為首。由省建國的主張與聯省自治的理想完全不同,聯省自治主要希望各省自行改革後共組一個新的中國;由省建國則採分離主義,主張建立湖南共和國,徹底否定中華民國存在的必要。此類左派人士受到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成功的影響,認為「大國分裂為達到世界大同的一個必然過程」而「湖南共和國的建立是實現……世界大同的一種手段」,故主張湖南與其餘各省應由「中華民國」的版圖中全部分離獨立出來。為達成獨立建國的目的,他們倡言民族自決的原則以創造湖南人獨立的民族性,而形成適合自行建國的理論(省民自決主義)。[10]

毛澤東1920年10月於大公報發表:我們主張「湖南國」的人,並不是一定要從字面上將湖南省的「省」字改成「國」字,只是要得到一種「全自治」,而不以僅僅得到「半自治」為滿足……[11]

国民革命时期[编辑]

1926年到1927年国民革命时期,曾出现两个中国政府的现象。北洋政府与南京国民政府分据南北,各自有自己的軍政府。

中華蘇維埃政權[编辑]

1931年,中共曾在中國大陸建立「中華蘇維埃政權」,形成了兩個政权並存的局面。毛泽东、項英張國燾聯名於1931年12月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布告》清楚表明在一個中國疆域內有不同的兩國,并将推翻国民党政府建立全中国的苏维埃政府作为目标:“從今日起,中華領土之內,已經有兩個絕對不相同的國家;一個是所謂中華民國,他是帝國主義的工具,是軍閥官僚地主資產階級,用以壓迫工農兵士勞苦群眾的國家,蔣介石、汪精衛等的國民政府,就是這個國家的反革命政權機關。另一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是廣大被剝削被壓迫的工農兵士勞苦群眾的國家。他的旗幟是打倒帝國主義,消滅地主階級,推翻國民黨軍閥政府,建立蘇維埃政府於全中國,為數萬萬被壓迫被剝削的工農兵士及其他被壓迫群眾的利益而奮鬥,為全國真正的和平統一而奮鬥。……他具有絕大威權打擊着國民黨軍閥政府由崩潰走到死滅,他一定要很快取得全中國革命的勝利。”[12]

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编辑]

日本傀儡政权[编辑]

1950年代[编辑]

1954年,在希臘雅典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49届全会上,经与会成员表决,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会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在国际奥委会中的席位得到承认。同时国际奥委会继续承认代表台湾的“中华奥委会”。會中以23票比21票通過承認兩個中國奧會,是年9月出刊的奧林匹克公報曾出現兩個中國會籍的記載,分別是中华民国的「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 National Amateur Athletic Federation」,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Comité Olympique de la République Chinoise」。

1950年代,新的国际形势下,美国出于对亚太安全的考虑,肯定了“两个中国”的概念。而基于民族主义立场和维护中华民国的需要,蒋介石坚持反对“划峡而治”、“两个中国”。在夺取对中国大陆的统治权之后,共产党自然也不希望看到敌对政权和自己分享同一个国号;为了夺取“正统”地位,不惜采用武力“解放”台湾。

1954年9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击金门,意图攻打台湾。1955年1月28日,新西兰联合国提案,将共产党军队的行动称为“国际冲突”,请求联合国出面“斡旋停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務院总理周恩来宣称:“如果美国政府以为可以用战争威胁来吓倒中国人民,来使中共承认‘两个中国’,承认美国侵占台湾和侵入台湾海峡的行为合法,那是梦想。”另一方面,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明确表明反对这一提案。他担心“中共进入联合国,形成‘两个中国’,直至台湾被中共接管”。次年二月八日,蒋介石发表长篇演讲驳斥“两个中国”:“有人说台湾地位还没有确定,妄想在停火后另行寻求所谓解决的办法。这种说法不仅是违反法律,而且是完全抹煞事实的谬论。”二月二十四日,蒋介石再次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说:“‘两个中国’的说法,真是荒谬绝伦。”[13]

1955年,日本外相重光葵向美國駐日本大使艾里森提出「兩個中國」之構想,並認為在台灣舉行公民投票則「確信台灣人民會向世界表示不希望被共產黨統治之意思」。此議應來自同年日本外務省之報告〈「兩個中國」問題的解決方案〉,其中提到由《舊金山和約》的主要當事國以《大西洋憲章》的原則審查地位未定的台灣領土最終的歸屬。也就是以台灣住民(除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移居台灣的住民)自由表態下所決定的方法為審查結果,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決定台灣的歸屬。[14]

1958年11月初,中共發動「八二三」砲戰後,約兩個多月,杜勒斯訪問台北。同月中旬,杜勒斯與蔣介石在秘密會談中,建議蔣放棄金門馬祖,兩岸以台灣海峽中線為界,畫分兩個國家,美國分別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並永遠保留並履行美國和中華民國台灣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蔣介石嚴辭反駁道:「金門馬祖是我反攻大陸的前沿基地,我決不撤退。我中華民國要消滅共黨,光復大陸,統一全中國。請你將我的話轉告艾森豪總統」。毛澤東聽完這個「情資」之後說:「蔣委員長畢竟是蔣委員長,他敢於當杜勒斯之面頂住美國的『兩個中國』政策,證明他仍然是個偉大的民族主義者。」(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在北京聽陳毅傳達)

1959年10月5日,毛泽东在一次高層內部談話中, 透露美國向北京提出,以「兩個德國」的模式來搞「兩個中國」。毛稱:「他們(指美國官員)說,德國有東德、西德兩個,為什麼不能有兩個中國?我們說,中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是個同盟國。按邱吉爾、羅斯福、蔣介石參加的開羅會議的規定,台灣從日本手裡歸還中華民國。蔣介石失敗後跑到台灣,在台灣建立政府。全世界還有許多國家同台灣當局有外交關係。我們反對『兩個中國』,蔣介石也反對『兩個中國』,我們有一致之處,有共同點。」(1959年11月中旬,在北京聽廖承志傳達,被收藏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出版的《毛澤東外交文選》)[15]

1960年代[编辑]

日本的“一中一台”方案,主要是为促进与大陆的贸易关系,调整对台政策。1963年,日本外务省国际资料部长就曾指出,“承认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对全中国的领导权将是造成远东不稳的根源”。1964年,外务省在其内部报告《有关日华关系的内部考虑》一文中提出「一中一台」以维持台湾在联合国席位,而台湾应该举行居民公决[16]

1964年1月27日,法国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中國席位将被取代日趋明显。第二天,日本外务省即制成《台湾问题研究课题案》(极秘),希望在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同时,将同为自由主义阵营的台湾继续留在联合国内。该文件一改以前承认中华民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的说法,提出要基于“一个中国,一个台湾”的想法,在水面下推进维持中华民国的联合国会员资格的工作。

1964年3月,日本外务政务次官毛利松平访问台湾,在与蒋介石会谈时,提出了日本政府的“一中一台”。蒋介石表示“反攻大陆统一中国”的坚决态度,并称“随时准备退出联合国”,拒绝日本政府的方案。同年7月,中华民国外长沈昌焕对来访的日本外相大平正芳明确表示:“两个中国以及类似的想法都是不行的”。

1965年1月,日本首相佐藤荣作访美,与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就上年中国首次成功进行核试验后的对华政策进行交流。在会谈前,提出:“为了远东安全,希望以‘一个中国一个台湾’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外务省 (日本)美国局参事官的文件中记载“维持与台湾关系现状的同时事实上承认共产党政权,制造‘两个中国’”的内容。由于当时美国极力“反共”,自己不承认也不允许日本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日本构想才未能实现。

1970年代[编辑]

1971年6月,周恩來會見美國新聞界人士指出:“蔣介石也反對製造‘兩個中國’,也反對製造一個中國再加一個‘台灣獨立實體’,也就是‘一中一台’。我們跟蔣介石聯合過,也敵對過,我們打了幾十年,但在這一點上有共同性,都認為中國只有一個,外國只能承認一個中國。現在事情就是這樣,所以總會找出辦法的。”[17]

问题实质[编辑]

两岸尽管在国号上争议明显,但中共與國民黨政府均认同“中华”[18],故分歧仅在于“人民共和国”和“民国”之差。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认为两岸问题属于国家统一与国家主权问题。同朝鲜韩国,前东德西德各自有国际组织认可及同時存在明显不同。

中華民國政府认为两岸问题本质上与东西德问题相似,均属东西方冷战产物。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在2012年5月20日的就职演说称“兩岸問題最終解決的關鍵不在主權爭議,而在生活方式與核心價值。”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华民国宪法:“中华民国领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经国民大会决议,不得变更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神圣领土的一部分”
  2. ^ 1999年7月9日,德国之声专访李登辉
  3. ^ 謝長廷先生 請先弄清歷史事實
  4. ^ 2005年,大陆制定了反分裂国家法
  5. ^ 中央社 2008年9月3日电,“马英九總統说,因为中华民国的宪法无法容许在领土上还有另外一个国家;同样,大陆的宪法也不允许在宪法所定的领土上还有另外一个国家,“所以我们双方是一种特别的关系,但不是国与国的关系”,这点非常重要。”
  6. ^ 中央社2008年10月7日电,马英九称依中华民国宪法大陆应为中华民国领土
  7. ^ 国台办发言人:“一边一国”是民进党与大陆交往的障碍. 人民网. 2012-05-31 [2012-10-04]. 
  8. ^ 克林顿公开重申对台“三不”承诺. 《人民日报》. 1998-07-01 [2012-10-04]. 
  9. ^ 奥巴马:支持两岸改善关系 不支持“西藏独立”. 中国新闻网. 2009-4-20 [2012-10-04]. 
  10. ^ 民國初年的聯省自治運動.李達嘉.弘文舘出版社.1986年5月初版.第104-105頁
  11. ^ 毛澤東.大公報.「全自治」與「半自治」.民國9年10月3日
  12. ^ 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江西人民出版社.1982.下冊.第202頁
  13. ^ 坚决反对“两个中国”“划峡而治”
  14. ^ 園田智子, 日本之台灣政策(1945-1972), 國立政治大學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2004
  15. ^ 金堯如:「一個中國」是未來 「兩個中國」是現實
  16. ^ 日本曾炮制“两个中国” 被蒋介石拒绝而未果
  17. ^ 中共文革不忘統一大業 蔣介石反對兩個中國
  18. ^ 马英九五二零就职演说,“两岸同属中华民族”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