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得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鄭得瀟
Tēnn Tit-siau
中書舍人
時代 東寧王國時期
主君 潮文王鄭經
慕生

鄭得瀟(生卒年不詳),又作鄭徳瀟廈門人,為東寧王國的文臣,出任中書舍人掌理中書科。

生平[编辑]

鄭得瀟與鄭經的輔弼重臣陳永華有舊交,鄭經西征參與三藩戰役之際,陳永華聘請他擔任計事,鄭得瀟推辭;不久,鄭經親自聘請他擔任從事,又推辭。後來,鄭得瀟出任中書科中書舍人,掌理文書要職。1680年,鄭得瀟隨鄭經敗返東寧。1681年,鄭經薨殂,發生東寧之變,由二王子鄭克塽即位。1683年,大清國水師提督施琅澎湖海戰中取勝,攻陷澎湖群島。建威中鎮將領黃良驥上奏鄭克塽,請求南下奪取呂宋以永續國祚,鄭得瀟十分贊同這項進諫,因而撰千字上奏。然而,於中提督劉國軒強力阻擋之下,鄭克塽選擇投降,並命令鄭得瀟修寫降表。

延平王鄭克塽降表[编辑]

進降表[编辑]

延平王佩招討大將軍印臣鄭克塽謹奏:論域中有常尊,歷代紹百王為得統;知天意有攸屬,興朝宅九土以受符。誠五德之推移,為萬彙所瞻仰!伏念先世自矢愚忠,追懷前代之恩,未沾盛朝之澤。是以臣祖成功,蓽路以闢東土;臣父經,靺韐而雜文身。寧敢負固重險,自擬夜郎?徒以保全遺黎,孤棲海角而已。茲伏遇皇帝陸下,高覆厚載,仁育義懷!底定中邦,如旭日升而普照;掃擴六宇,雖浮雲翳而乍消。苟修文德以來遠人,寧事勝心而焚海國?乃者舳艫西下,自揣履蹈之獲愆;念此血氣東成,無非霜露之所墜。顏行何敢再逆,革心以表投誠也。昔也威未見德,無怪鳥駭於虞機;今者誤已知迷,敢後麟遊於仁圃?伏願視天地民物為一體,合象胥寄棘於大同。遠柔而邇寧,形民固無心於醉飽;貳討而服舍,依漁自適性於淵泓。夫且問黃耇之海波,豈特誓丹誠以皦日已哉?臣無任瞻天仰聖,激切屏營之至!謹奉表稱進以聞。 — 《臺灣外紀 · 卷二十九》

與施琅書[编辑]

側聞大將軍擅蓋世之名久矣,愚懵無從攀仰!遠避外荒,株守先祀,初未嘗妄生釁端!不虞樓船汛烈,震我門庭,僕知過矣!即不敢期將軍之深為布護,獨不為桑梓生靈繫念耶?順天之命,謹捧國制而遵敕諭,永為屏翰。蓋東寧遠在炎荒,若服而舍之,使守先祀,猶足以昭大同而靖南徼。茲遣協理禮官鄭平英、賓客司林維榮齎表赴轅門,祈鑑真誠,奏達宸聰;倘邀俞眷,實荷大德!更有不逮,惟祈指南。臨楮曷翹瞻! — 《臺灣外紀 · 卷二十九》

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