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華民國與俄羅斯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華民國-俄羅斯帝國關係

中華民國

俄羅斯帝國
中華民國-蘇維埃俄國關係

中華民國

蘇維埃俄國
中華民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關係

中華民國

蘇聯
中華民國與俄羅斯聯邦關係
雙方在世界的位置

中華民國

俄羅斯聯邦
外交代表機構
臺北莫斯科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駐莫斯科代表處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駐台北代表處
外交代表
代表 耿中庸[註 1][2]代表 梅杰廖夫[3]
Yury Metelev[4]

中華民國與俄羅斯關係可以指1912-1922年中華民國(通稱中国)與俄罗斯帝国(通稱帝俄沙俄)及苏维埃俄国(通稱苏俄)之間的關係,也可以指1922-1991年中華民國与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通稱蘇聯)之間的關係,以及1991年至今中華民國(通稱台湾)与俄羅斯聯邦(通稱俄羅斯俄國)之間的關係。

1913年,中华民国北洋政府作为清朝的后继政权获得俄罗斯帝国的外交承认。1917年俄罗斯爆发革命内战。1918年8月22日,中华民国作为协约国成员发表《海参崴宣言》,拒绝承认苏维埃俄国,随后出兵西伯利亚。1920年9月23日北洋政府宣布中止同沙俄政府的外交关系。

1922年,蘇聯成立后與中華民國数次建交与斷交。1924年5月,中华民国北京政府和苏联两国互换恢复外交关系的协议。1927年12月14日,南京国民政府广州事变发布对苏联断绝邦交令,但此时国际上代表中华民国的北洋政府还存在,故该断交令无效。1929年7月17日,因中东铁路事件,苏联政府宣布与南京国民政府绝交,撤回苏联驻中国使馆及侨务代表。1932年12月12日,中苏恢复外交关系。

1949年10月3日,苏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两天即與中华民国斷交、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繼承苏联的外交原则,不承认中华民国,但和台湾互設代表機構,并保持雙邊經貿等非官方的往來。

中华民国与帝俄/苏俄关系[编辑]

俄罗斯帝国时期[编辑]

从1911年起,俄罗斯布尔什维克的合法报纸《明星报英语Zvezda (newspaper)》就开始连续报道中国革命情况。1912年元旦,中華民國临时政府南京成立,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短短四天后(1月5日),由流亡国外的列宁多瑙河之畔起草的《关于中国革命的决议》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大会上获得通过,这是列宁及其领导的社会民主工党对孙中山及新成立的中华民国进行声援。[5]

1912年3月31日,孙中山卸任临时大总统前夕,在南京同盟会成员的饯别会上发表《民生主义与社会革命》,主张国家按地价收税,使中国农民问题在发展中逐渐解决。他不赞成另外一条道路,即立即由国家没收土地分配给农民。1912年7月15日孙中山这篇文章被译为俄文,发表在布尔什维克的《涅瓦明星报》上。而列宁也在这天的报上发表了《中国的民主主义民粹主义》,对孙中山的主张给予严厉批评:“从学理上来说,这个理论是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反动分子的理论,因为在中国可以‘防止’资本主义,认为中国既然落后,就比较容易实行‘社会革命’等等,都是极其反动的空想。”列宁认为道路只有一条,即“在土地方面实行国有化以保证资本主义最迅速的发展”。而事实上,对于1917年苏俄革命后的一系列政策,孙中山也是持有异议的。[6]

中俄蒙协约》签订现场(1915年)

1912年11月3日,沙俄不顾中国政府不承认外蒙独立的严正声明,强迫外蒙傀儡政府签订《俄蒙协约》,声称“蒙古对中国的过去关系已经终止”,规定俄国政府“扶助蒙古的自治”,在蒙古享有特权。11月7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概不承认俄国与外蒙叛乱集团所订任何条约。1913年9月18日,中国外长孙宝琦同俄国驻华公使库朋斯齐俄语Крупенский, Василий Николаевич达成《中俄声明文件》,中国不在外蒙驻兵、殖民、设官,承认外蒙自治,承认《俄蒙协约》及其专条,换回俄国承认中国在外蒙的宗主权,基于宗主权而衍生出俄国承认外蒙古为中国领土一部分。中国对蒙权力已由主权改为宗主权[7]。1913年10月6日,俄羅斯帝國承認中華民國北洋政府。中国於俄罗斯首都聖彼得堡設立中華民國駐俄羅斯帝國公使館,並派駐公使。1915年中華民國 俄罗斯帝国外蒙古签订《中俄蒙协约》,实际承认俄罗斯对外蒙古的控制权。

中俄签署的雙邊或多边文件
日期 簽署 備註
1913年11月5日 《中俄声明文件》 中国对外蒙权力由主权改为宗主权[8]
1915年6月7日 中俄蒙协约 确认了《中俄声明文件》《中俄声明另件》和《俄蒙商务专条》的效力

苏维埃俄国时期[编辑]

外蒙古撤销自治仪式(1920年1月)

1917年11月,俄共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后,由于消息来源有限,对当时中国发生的事以及中国政治势力间的分化实际上并不了解,从而弄不清应如何与中国当时存在的南北两个政府打交道[9]。而北洋政府追隨各協約國政府的政策,拒絕承認蘇維埃政府。1918年2月26日,駐俄國公使劉鏡人根據北洋政府的命令撤離彼得格勒。中华民国繼續承認克倫斯基政府舊俄國的外交代表,并在1918年5月同日本政府簽訂了關於反對蘇俄的秘密軍事協定,不久就加入了帝國主義各國[註 2]對蘇維埃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的武裝干涉。[10]

俄國內戰中,俄国白军退至中俄边界继续抵抗。1917年12月,苏联红军和沙俄军队在海参崴郊外展开激战。陆是元于12月5日以中国驻海参崴总领事的名义致电北洋政府外交部,请求仿照美国和日本的做法,派遣军队进入西伯利亚,保护侨民。1918年8月22日,北洋政府发布出兵宣言称,此次出兵系赞同联合各友邦之义举,而以尊重俄国领土与主权为目的,绝不干涉俄国内政。一俟贯彻此目的,即当撤退全部军队。中国政府外交部表示,中国出兵西伯利亚的兵力为1700人,分两期运送。但实际上两次出兵,共有4000多人。1919年,北洋政府海军部又调派了四艘武汉的长江江防舰队,开赴海参崴。从1918年4月18日海容号抵达海参崴算起,到1921年中国最后一艘换防舰“永健”号离开海参崴截止,三年间,中国舰队一直在执行撤侨护侨的任务。[11]

1919年10月29日,中华民国西北筹边使徐树铮到达外蒙古视察部队,将博克多汗软禁起来,胁迫其签订《改善蒙古未来地位六十四条》,完全放弃外蒙古自治,将一切权力上交中华民国政府。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以此为由,宣布外蒙古取消自治,废除《中俄蒙协约[12]

北洋政府面对沙皇政府的彻底垮台,苏俄政权日益巩固的事实,于1920年9月23日宣布中止同沙俄政府的外交关系,并对新俄政权予以极大的关注。[13]

中华民国与苏联关系[编辑]

1949年前[编辑]

1923年1月16日,孫中山蘇聯外交部副部長越飛上海見面,商談中俄兩黨合作問題,并共同發表《孙文越飞宣言》。

1924年5月31日,新成立不久的蘇聯與中華民國恢復邦交並升格為大使級外交關係,但依舊派駐蘇聯公使。1924年《中俄协定》签署,苏联宣称放弃在华条约特权,并任命加拉罕为驻北京大使。在1924年代表苏方与北洋政府签订《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

1929年7月18日,中東路事件導致蘇聯與中華民國第二次斷交。

1932年12月12日,恢復大使級外交關係。於首都莫斯科設立中華民國駐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大使館,並派駐大使

自1930年代起,苏联势力就已染指新疆地区,当时主政新疆盛世才在苏联政府和民国政府之间摇摆。最终在苏联支持下,1944年在新疆多地爆发武装叛乱,而其中伊宁武装暴动又成为三区革命开始的标志。

1949年后[编辑]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日,苏联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是最早承認並建交的國家),與中华民国第三次斷交。11日,關閉大使館。[14]12月,中華民國政府遷臺

1950年11月30日,蘇聯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上支持中共代表伍修權等提出之「美國侵略台灣案」,為該案唯一的贊成國。[15]

1952年,中華民國政府聯合國提出《聯合國大會505號決議》(控蘇案)獲得通過,次年經立法院通過廢除《中蘇友好同盟條約》。

1953年,台灣台東鹿野鄉敬老會全體合影。背後建物,以超過兩人寬的中文字體由右至左書寫著「反共抗俄」字樣。此一口號曾在1950至60年代的台灣廣為傳播。
綠色國家表示在1971年的投票中反對中華民國續留聯合國,即《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俄羅斯當時屬於蘇聯加盟共和國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由蘇聯作為主權國家參與投票。

1954年6月,發生蘇聯油輪中華民國海軍扣留之陶普斯號事件

1950-1990年代東西方陣營的「冷戰」期間,中華民國在意識形態制度上均偏向與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復加上蘇聯本身的封閉,使雙方幾乎沒有往來。以及中華民國政府普遍認為在國共內戰中敗退且失去中國大陸的原因,就在於蘇聯對中國共產黨的長期資助和扶持,遂在台灣長期宣揚「反共抗俄」的立場,不斷在教育及社會各層面貶抑蘇聯及共產主義的形象,並嚴禁相關事物在臺灣的傳播。蔣中正本人也親自擴充《蘇俄在中國》一書,詳述俄國自清末以來對華之侵略歷史,以做為對蘇聯的警惕和提防。此一時期的教育宣傳至今仍影響台灣社會對俄國的觀感。

1968年10月22日,蘇聯記者維克多·路易斯抵臺,展開秘密外交,曾與國防部長蔣經國密談。[16]:759

1969年4、5月間,路易斯紧急要求台灣提出所需武器的清單。1969年6月,路易斯急邀台灣指派人員赴歐洲與蘇聯聯絡,並稱一旦戰事開始,不便聯絡。希望台灣在下次會見時開出所需軍備清單。路易斯聲稱武器不必直運台灣……而可在台灣反攻時運達登陸地點。蘇聯需台灣反攻詳細計畫。例如如何利用蘇聯軍事基地的具體方式、在何種區域所需何種和數量的武器等。台灣登陸期間蘇軍會製造與中共的邊境衝突事件。出于对蘇聯與路易斯的提防,蒋中正拒绝与路易斯进行有关武器援助种类的谈判。[17]

1971年10月25日,身為共產陣營龍頭及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之一的蘇聯理所當然地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排除中華民國的會籍,即《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排我納案)。而早在1950年代蘇聯就曾多次提案排除中華民國(是為中國代表權問題)。

1982年10月15日,流亡在海外,立場反共的蘇聯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吳三連基金會之邀來台訪問,在台北中山堂發表題目為《給自由中國》的演說。[18]

1985年,戈巴契夫出任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成為蘇聯最高領導人,提出「新思維」及經濟改革政策後,雙方始逐漸恢復少量交流。1988年,連戰出任外交部長,一上任即促成「蘇聯貿易訪問團」成行。訪蘇是台灣經貿外交的一大突破,但這項大膽的外交行動由於事先未按過去的常例徵詢沈昌煥的意見,在決策定案之後,又不理會沈的勸阻,引起沈昌煥的恐慌和不滿,於是沈昌煥便在國民黨中常會中大舉反攻,手拿《蘇俄在中國》一書,痛斥「訪蘇團」的成行,引發了一場風暴。結果總統李登輝順勢解除沈的總統府秘書長職務,轉任總統府資政,在外交上結束了近30年的「沈昌煥時代」。

雙邊協定[编辑]

中华民国与苏联签署的雙邊文件[19]
日期 簽署 備註
1924年5月31日 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
1924年9月20日 中华民国东三省自治政府与苏维亚社会联邦政府之协定 [註 3]
1937年8月21日 中蘇不侵犯條約
1939年6月16日 《中蘇通商條約
1939年9月9日 《中蘇為組設哈密阿拉木圖間定期飛航協定》 [註 4]
1945年8月14日 《關於中蘇此次共同對日作戰蘇聯軍隊進入中國東三省蘇聯軍總司令中國行政當局關係之協定》
《中蘇關於大連之協定》
《中蘇關於旅順口之協定及附件》
《中華民國與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關於中國長春鐵路之協定》
中華民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友好同盟條約




[註 5]
1991年11月4日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蘇聯國家工程學院科技合作備忘錄 [20]

中華民國與俄羅斯聯邦關係[编辑]

外交[编辑]

1991年12月,苏联解体獨立國家國協(獨立國協)成立,俄罗斯联邦成为苏联的繼承國。1992年9月15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关于俄罗斯联邦与台湾关系的总统令,重申俄罗斯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1]

2001年5月,俄羅斯與其他9個國家在世界衛生大會(WHA)總務委員會中,發言反對中華民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英语Observer status參與世界衛生大會。[22]

2002年,中央研究院副院長曾志朗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國科會)主委應「俄羅斯基礎科學研究基金會」邀請參加該會十週年慶祝活動,但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阻撓,導致俄羅斯外交部拒發國科會主委赴俄簽證,副院長曾志朗也決定不參加該活動。[23]

2002年7月,全國性之社團法人「臺俄協會」成立,以增進台俄雙方人民的友誼和合作,並促進台灣與俄羅斯及其他獨立國協國家在經貿、投資、科技、文化、教育、觀光等領域的交流[24]

2020年4月,對於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在全球擴散,俄羅斯女醫師協會(RMWA)會長岡察洛娃(Olga Goncharova)致函世界卫生组织(WHO)秘書長谭德塞,呼籲將台灣納入WHO各項會議、機制與活動,並邀請台灣參與世界卫生大会(WHA);俄羅斯總統普丁前經濟顧問伊拉里翁諾夫英语Andrey Illarionov俄羅斯語讀者介紹台灣的防疫模式與成果,包括全文翻譯中華民國外交部長吳釗燮對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並對比自由台灣與集權中國在疫情因應上的優劣。[25]

2021年6月,俄羅斯總統普丁在接受美國全国广播公司(NBC)專訪時被問及,若中國侵犯台灣,俄羅斯會有何反應,普丁笑了幾聲後表示「什麽?你知道中國要用武力解決台灣問題?我對此事一無所知。」「我無法評論此事,這件事還未發生。過去幾年,中國與美國各通過不同方式與台灣發展關係,幸運的是並未走向軍事衝突。」[26]

2021年10月12日,有媒體詢問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如何評價中國大陸在臺灣問題上的行動、統一台灣的企圖以及中國大陸的涉台措施是否對該地區的安全構成威脅時,拉夫羅夫表示「俄羅斯將台灣視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又稱「俄羅斯的政策會以此為出發點」。[27]13日,俄羅斯總統普丁在接受美國媒體訪問時表示,中國是強大的經濟體,通過這種經濟實力,完全有能力實現統一台灣的目標,根本不必動用武力,因此現在看不到任何戰爭的威脅。這是俄羅斯連續兩天對台灣問題表態,積極呼應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統一政策。[26]

依據中華民國的「法定領土」,中華民國對現由俄羅斯實際控制的唐努烏梁海江東六十四屯等地在名目上均有領土聲張。但目前就外交部的說明,事實上均已承認其屬於俄國之現狀。[28]

人員互訪(1992年至今)[编辑]

僅列舉部分名單: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連戰[註 6]、前行政院長張俊雄[30]、司法院大法官城仲模[31]謝在全[32]陳新民[33]、經濟部長施顏祥[34]、財政部長張盛和[34]、交通部長林陵三[30]毛治國[34]、教育部長蔣偉寧[35]、政務委員陳士魁[35]曾志朗[35]、國際貿易局長陳瑞隆[36]黃志鵬[32]、環境保護署長沈世宏[34]、衛生署長邱文達[34]、消防署長趙鋼[37]、中央健康保險署長李伯璋[38]、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尹啟銘[34]、文化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黃碧端[39]、農業委員會主任委員陳保基[34]、勞工委員會主任委員陳菊[30]王如玄[34]、體育委員會主任委員趙麗雲[36]戴遐齡[34]、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高孔廉[40]、許志雄[32]、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黃大洲[36]、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董事長林振國[36]、許志仁[41]梁國新[42]、民主進步黨主席許信良[31]、臺北市長郝龍斌[35]、台北市議會議長吳碧珠[38]、高雄市議會議長康裕成[38]、台中市議會議長林士昌[38]、國立台灣大學校長陳維昭[32]李嗣涔[43]、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校長張國恩[42]、國立交通大學校長張懋中[44]、國立成功大學校長黃煌輝[35]、國立體育大學校長高俊雄[42]

1992年1月,中華民國外交部次長章孝嚴訪俄,代表中華民國政府致贈俄羅斯10萬噸食米人道援助

1995年12月,臺北市長陳水扁普列漢諾夫經濟學院之邀訪問俄羅斯,與聖彼得堡副市長普丁會晤。陳水扁在擔任總統後更積極開展雙邊關係,如包機直航、航太研究合作等。[45]

2010年6月8日,中華民國總統夫人周美青雲門舞集榮譽團長身分訪問俄羅斯,並參加契訶夫國際劇場藝術節,這也是中華民國總統夫人首度訪問俄羅斯;[46]2013年6月3日,周美青再度以榮譽團長身分率領雲門舞集和無垢舞蹈劇場訪問俄羅斯,並參觀托爾斯泰紀念莊園,由俄羅斯總統普丁的文化顧問,也是托爾斯泰的玄孫親自接待和導覽。[47]

俄羅斯:前第一副總理羅伯夫[48]、下議院議長、上議院教育科學委員會主席索羅寧(Yuri Solonin)[43]、下議院地緣政策委員會主席米特方諾夫英语Aleksey Mitrofanov[31]、下議院情報小組委員會主席溫格洛斯基(Aleksandr D. Vengerovskiy)[49]、俄羅斯自由民主黨主席吉里諾夫斯基[36]、濱海邊疆區長納茲德拉成科[40]、俄羅斯聯邦卡爾梅克共和國總統伊柳姆日諾夫[40]、商工總會長史密爾諾夫(Smirnov)[40]、俄羅斯工程學院長古謝夫(Boris Gusev)[33]、俄羅斯科學院遠東分院長謝爾基研科(Valentin Sergienko)[44]、韃靼共和國創新城市經濟特區管理局長諾索夫(Igor Nosov)[38]、聖彼得堡國立大學校長薇兒碧芝卡亞(Verbitskaya)[40]、克里姆林宮博物館長羅金齊娃(Rodimtseva)[36]普希金博物館安东诺娃[36]

1994年3月23日,擔任過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首任蘇聯總統戈巴契夫應立法委員黃煌雄與《聯合報系》邀請抵台訪問。當晚與黃煌雄夫婦晚宴並贈送給戈巴契夫象徵台灣精神的台灣水牛銅鑄。[50]並與總統李登輝會晤,共同強調民主自由是世界潮流,而民主的改革與自由的追求應在平和的環境下進行。[51]3月24日,赴立法院發表演說。[52]

代表機構[编辑]

1992年9月2日,俄羅斯總統葉爾辛指示設立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莫北協),並於9月15日簽署頒布《俄台關係法》賦與設處的法律依據[53]

1993年7月12日,中华民国在首都莫斯科設立具大使館性質臺北莫斯科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駐莫斯科代表處俄文Тайбэйско-Московской Координационной Комиссии п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му и Культурному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у),1994年4月11日,自莫斯科都市酒店的臨時辦公室遷入新址。除俄羅斯業務,另兼轄英语Dual accreditation9個獨立國家國協,與前會員國喬治亞烏克蘭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駐莫斯科辦事處亦合署办公[2][54][33][55]

1996年12月15日,俄羅斯也於首都台北設立同等性質的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駐台北代表處(俄文:Московско-Тайбэйская Координационная Комиссия п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му и Культурному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у)。[4][33]其具有領務功能,可協助處理有關簽證、文件證明等業務。[56]

簽證[编辑]

中華民國護照中華民國公民簽證要求分布圖:入境俄羅斯可以電子簽證
俄羅斯護照俄羅斯公民簽證要求分布圖:入境中華民國可以免簽證。(期限至2022年7月31日)

持有中華民國護照中華民國公民可以電子簽證的方式入境俄羅斯,最多停留16天。[57][58][59]

持有俄羅斯護照俄羅斯公民則可以免簽證的方式入境中華民國,停留最多21天,期限至2022年7月31日。[60][61]

相關警示[编辑]

有鑑於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中華民國外交部國外旅遊警示分級表將俄羅斯歸類為紅色警示:不宜前往,宜儘速離境(2020年3月17日發布);[62]衛生福利部的國際旅遊疫情建議等級表將俄羅斯歸類為第一級注意:提醒遵守當地的一般預防措施(2019年9月12日發布)。另有鑑於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已將各國家與地區歸類為第三級警告:避免至當地所有非必要旅遊(2020年3月21日發布)。[63]

事件[编辑]

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足球賽期間,持「球迷證(Fan ID)」可免簽證入境俄羅斯。但申請球迷證的官方網站中,台灣後面被加註中國「Taiwan (China)」。對此,中華民國外交部表示,3月初就發現此事並請俄方更正,但俄羅斯外交部表示,俄羅斯遵行「一個中國」政策,向來以「Taiwan (China)」稱呼台灣,並且更改官網有技術上的困難,之後便無正面回應。[64]

2019年6月20日,對於俄羅斯政府在入境簽證簡化政策適用國家,將台灣列為「中國台灣」(Taiwan, China),中華民國外交部表示無法接受,並指示相關駐處要求更正[65],但俄羅斯仍無相關處置。

2020年2月20日,對於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在全球擴散,俄羅斯暫時禁止澳公民入境,中華民國外交部表示,經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駐台北代表處回覆,未接獲政府限制台灣公民入境的命令,而臺北莫斯科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駐莫斯科代表處向俄羅斯相關單位查證後,也獲告台灣目前不在限制入境名單上。[66]但有台灣旅客投訴,到機場才被地勤通知,俄羅斯已經禁止台灣人入境,外交部則表示正在透過駐莫斯科代表處瞭解狀況。[67]

經濟[编辑]

中華民國政府自1990年3月開放對蘇聯直接貿易、投資。[31]

貿易[编辑]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外貿協會)於首都兼第1大城莫斯科、第2大城聖彼得堡設立台灣貿易中心[68]經濟部國際貿易局也於莫斯科設立駐俄羅斯代表處經濟組[69]

2014年,俄羅斯個人電腦市場主要品牌依序為聯想集團(Lenovo,21.6%)、華碩電腦(ASUS,15.6%)、惠普(HP,14%)、宏碁(Acer,12.2%)。其中桌上型電腦品牌依序為HP、Lenovo、DNS、DEPO、Acer;筆記型電腦品牌依序為Lenovo、ASUS、Acer、HP、戴爾(DELL)。當年度俄羅斯的品牌知名度中,ASUS排名第14。[70]

2020年,俄羅斯是中華民國19大貿易夥伴、第14大進口夥伴、第26大出口夥伴,在歐洲經濟體排名第5、3、8。出口至俄羅斯的金額為10億2,071萬5,078美元,年減8.827%。自俄羅斯進口的金額為32億3,341萬8,971美元,年增3.069%。貿易呈現入超赤字)22億1,270萬3,893美元,年增9.670%;2019年,俄羅斯是中華民國22大貿易夥伴、第17大進口夥伴、第26大出口夥伴,在歐洲經濟體排名第6、4、8。[71]

貿易過程中,中華民國未向俄羅斯進口石油天然氣

投資[编辑]

根據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統計,1993年-2014年,台商對俄羅斯的總投資金額為2,711萬美元,計有9件(與實際有差異,是因雙方貿易仍有透過第3國)。[70]

目前常駐俄羅斯的台商約20餘家。在聖彼得堡有2家:長榮海運陽明海運從事船運服務;遠東地區海參崴)有1-2家;首都莫斯科則佔絕大多數,主要從事貿易旅遊行銷。台灣資訊電腦廠商如宏碁、華碩、富智康集團鴻海科技集團子公司)、宏達國際電子明基電通技嘉科技微星科技威剛科技訊舟科技研華科技全漢等公司均在莫斯科設立代表辦事處或分支機構。裕隆汽車設立據點以組裝與銷售旗下品牌納智捷汽車,拓展俄國汽車市場。此外,台商也參與博弈特區第一家外商投資賭場計畫。[70]

目前已成立俄羅斯台灣商會。[70]

雙邊舉辦的會議有:台俄經濟合作會議、台俄雙邊企業執行長論壇、台俄合作論壇。[72][73]

交流[编辑]

學術[编辑]

中華民國教育部自1991年7月設立「獨立國家國協及東歐地區國家來華留學獎學金」,其中包括俄羅斯。後改為教育部的「華語文獎學金」,以及外交部的「台灣獎學金」,提供俄羅斯學生申請赴台研習中文或攻讀博士。截至2016年,台灣留俄學生有178人,主要集中在莫斯科聖彼得堡;在臺的俄羅斯留學生則有375人,攻讀學位及研修語言者各佔半數。此外,有多位華語文教師在俄羅斯各大學任教,推動正體中文教學。[44]

1999年12月,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大學校長薇兒碧芝卡亞(Verbitskaya)與副校長抵台訪問,期間頒贈中華民國副總統連戰榮譽博士學位,並參加中國文化大學舉辦的國際學術會議。[40]

2006年11月,國立政治大學舉辦「俄羅斯文學傳統與創新」國際學術研討會、「台北莫斯科論壇:俄羅斯在東北亞的角色」(2008年11月續辦[74][73]。2007年5月,舉辦「獨立國協國家民主發展的挑戰與展望」學術研討會。[73]

2002年4月設立駐俄羅斯代表處科技組後,便積極拓展臺俄科技合作、共同執行各項協定與備忘錄,除了科技合作之外,還包括人文社會科學領域。自2008年起,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後升格為科技部)與俄羅斯基礎研究基金會、人文科學基金會、科學基金會,以及俄羅斯科學院西伯利亞分院、遠東分院共同補助多年期研究計畫案,以及舉行研討會。[74][44]

援助[编辑]

1999年9月21日,台灣發生大地震俄羅斯聯邦政府派遣緊急救援小組70人,搭乘另有10名機員的軍用伊留申76專機運送重型車3輛和30噸搜救裝備於9月22日下午抵達臺中清泉崗機場協助救災,一降落之後馬上趕往東勢鎮東勢王朝大樓的倒塌現場,成為首度降落台灣的俄國軍機。[75]俄羅斯救難隊一行共計83人,實際投入救援工作的有73人。

2000年8月12日,俄羅斯奧斯卡級核子動力潛艇庫斯科號」在巴倫支海沉沒,艦上118名官兵全數罹難。29日,中華民國外交部致電俄羅斯聯邦政府表達哀悼及慰問之意;總統陳水扁代表政府及人民捐贈20萬美元給予罹難官兵的家屬。[37]

2004年9月,俄羅斯北奧塞梯共和國發生武裝恐怖份子挾持校園人質事件,中華民國外交部與台俄協會捐贈家屬5萬美元慰問金;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國合會)與台俄協會捐贈12萬美元,用於阿爾泰邊疆區進行防治肺結核計畫。[32]

双边協定(1991年至今)[编辑]

雙邊文件[20]
日期 簽署 備註
1992年3月14日 中華民國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俄羅斯聯邦布里亞特自治共和國政府備忘錄
1992年4月16日 《設立台北莫斯科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議定書》
1992年6月27日 中華民國俄羅斯郵政國際快捷郵件協定》
1992年9月22日 《台北莫斯科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與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間通航備忘錄》
《台俄觀光備忘錄》
[註 7]
以下簡稱台俄
1993年6月9日 《臺俄量測儀器技術合作瞭解備忘錄》 [註 8]
1995年4月28日 核能研究所科柴多夫研究所間瞭解備忘錄》
1997年5月1日 中華民國經濟部國際合作處與俄羅斯國家科學院機械工程研究所之技術合作協議》 [註 9]
1998年1月9日 《臺俄海運通航議事錄》 [註 10]
1998年5月 《台俄交換學生協定》
1998年5月5日 《台俄科技合作協議》 [36]
1998年7月21日 《中俄(羅斯)國際快捷郵件服務協定》
1999年7月 中華民國工商協進會俄羅斯聯邦商工總會英语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合作協議書》 [40]
2000年7月19日 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與俄羅斯科學院技術合作備忘錄》 [37]
2000年12月 《台俄防災救災領域合作諒解備忘錄》 [註 11]
2001年8月23日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與俄羅斯科學院西伯利亞分院科學技術合作諒解備忘錄》 [77]
2002年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莫斯科無線電電機暨自動化大學英语Moscow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MIREA)學術合作協議》
清雲科技大學莫斯科斯坦金工業大學英语STANKIN學術合作協議》
[30]
2002年9月19日 《臺俄就中小型企業領域合作原則瞭解備忘錄》
2004年4月8日 《臺俄(羅斯)國際快捷郵件服務協定》 [註 12]
2004年5月 《台俄水資源合作備忘錄》 [註 13]
2005年11月 《台俄蔬菜加工合作備忘錄》 [註 14]
2007年6月25日 《台俄教育文化瞭解備忘錄》
2009年9月 逢甲大學托木斯克大學英语Tomsk State University學術合作協定》 [39]
2010年12月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與俄羅斯科學院遠東分院雙邊共同計畫及研討會之執行辦法》 [78]
2013年10月16日 《臺灣與俄羅斯聯邦間航空服務協定》 [79]
2013年11月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與俄羅斯科學院西伯利亞分院2014年至2016年合作計畫》 [35]
2013年12月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與俄羅斯科學院遠東分院2014年至2016年合作計畫》 [35]
2014年2月 《科技部與俄羅斯基礎研究基金會2014年至2016年合作計畫》 [33]
2014年5月 《科技部與俄羅斯人文科學基金會2014年至2016年合作計畫》 [33]
2015年9月 《科技部與俄羅斯科學基金會科技合作協議》 [42]

交通[编辑]

航空[编辑]

1993年7月,雙方航權代表團於莫斯科磋商台俄空運通航事宜,並簽署《台俄民航合作協定》。1997年9月3日,透過台北莫斯科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北莫協)與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莫北協)的架構下完成換函生效。9月4日,由雙方外交部同時宣布台北桃園↔莫斯科正式通航,雙方指定的航空公司為台灣的中華航空與俄羅斯的全祿航空[31]但俄羅斯要求兩家航空公司須先簽署商業協定(Commercial Agreement),並由民航主管機關核准,以致通航計畫延宕。[37]2001年4月,中華航空和長榮航空獲飛越西伯利亞領空權。[77]

客運[编辑]

2001年4月,長榮航空與海參崴航空首度以包機直飛台北桃園海參崴[77]2002年8月-2003年底,全祿航空與中華航空開辦台北桃園↔莫斯科伏努科沃包機航班。[30]2014年、2015年,全祿和華航(共用全祿班號)再度開辦台北桃園↔莫斯科伏努科沃短期定期航班。2017年,俄羅斯皇家航空開辦台北桃園↔莫斯科謝列梅捷沃聖彼得堡包機航班。

2019年開辦的季節性航班如下:

 中華民國  俄羅斯(按照都會區人口排列)
臺北桃園 莫斯科謝列梅捷沃俄羅斯皇家航空
海參崴西伯利亚航空

無定期航班時段,可經由(不計航點遠近,截至2019年12月16日[註 15]):

俄羅斯領土廣大機場眾多英语List of airports in Russia,為求航點準確性及節省篇幅,故只選擇經常往返的三地機場。

 中華民國→直航第三地→俄罗斯 莫斯科機場1234

 中華民國→直航第三地→俄罗斯 聖彼得堡機場

  • 臺北松山→上海、成都→聖彼得堡。
  • 台北桃園→北京-首都、上海、成都、深圳、西安、昆明、太原、蘭州、烏魯木齊、首爾-仁川(*季節性飛聖彼得堡)、曼谷(**季節性包機飛聖彼得堡)、普吉**、杜拜、伊斯坦堡、倫敦-蓋威克、巴黎、羅馬、米蘭(2020年2月18日開航台北桃園)、法蘭克福、阿姆斯特丹、維也納→聖彼得堡。
  • 臺中→深圳、昆明、首爾-仁川*、曼谷**→聖彼得堡。
  • 高雄→北京-首都、上海、深圳、昆明、首爾-仁川*、曼谷**→聖彼得堡。
  • 花蓮→首爾-仁川*(包機飛花蓮)→聖彼得堡。

 中華民國→直航第三地→俄罗斯 海參崴機場

  • 臺北松山→上海、成都→海參崴。
  • 台北桃園→北京-首都、上海、成都、西安(*季節性飛海參崴)、南京、長春*、哈爾濱、三亞、香港、東京-成田、大阪*、札幌、首爾-仁川、釜山馬尼拉(**包機飛海參崴)、曼谷→海參崴。
  • 臺中→南京、三亞(2020年3月1日復航台中)、香港、東京-成田、首爾-仁川、釜山、曼谷→海參崴。
  • 台南→香港、大阪*→海參崴。
  • 高雄→北京-首都、上海、南京、香港、東京-成田、大阪*、札幌、首爾-仁川、釜山、馬尼拉**、曼谷→海參崴。
  • 花蓮→首爾-仁川(***包機飛花蓮)、釜山***→海參崴。
貨運[编辑]
 中華民國  俄羅斯
臺北桃園 莫斯科謝列梅捷沃(空橋貨運航空
事件[编辑]

1994年3月23日,俄羅斯航空一架由莫斯科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飛往香港啟德機場的客機,途中於西伯利亞地區失事墜毀。機上75名機組員及乘客全部罹難,包括5名中華民國籍乘客。[80]

海運[编辑]

1998年1月9日,《臺俄海運通航議事錄》於莫斯科簽署,20日在臺北舉行相互換函確認儀式。2月10日,俄羅斯遠東航運公司沙托瓦號貨輪,滿載鐵礦首航高雄港[36]

注釋[编辑]

  1. ^ 中華民國外交部為統一駐外人員內部職稱,明定大使館、代表處設大使、公使。代表處對外仍稱代表、副代表。[1]
  2. ^ 英国、加拿大、捷克斯洛伐克、日本、美国、意大利和中国
  3. ^ 1925年3月,苏联成功地使中方同意将《奉俄协定》追认为《中俄协定》之附件。
  4. ^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交通部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中央民用航空總管理局共同簽署。1949年5月31日延長
  5. ^ 1953年2月25日廢止
  6. ^ 代表總統馬英九率團前往俄羅斯海參崴參加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與俄羅斯總統普丁握手寒暄。[29]
  7. ^ 1993年7月,簽署《台俄民航合作協定》。1997年9月3日,換函生效。[31]
  8. ^ 由中華民國國家量測實驗所與俄羅斯物理及無線電技術量測國家科學研究所共同簽署。
  9. ^ 1999年5月1日續簽
  10. ^ 1月9日於莫斯科簽署,20日於臺北相互換函確認並生效。[76]
  11. ^ 內政部消防署署長趙鋼訪問莫斯科,參加俄羅斯聯邦緊急情況部10週年慶,並與該部「地區間協助救難慈善公益基金會」簽署諒解備忘錄。[37]
  12. ^ 2005年9月15日補充
  13. ^ 中華民國經濟部水利署赴莫斯科參加「第一屆台俄水資源科技發展研討會」,並與俄羅斯科學院簽署合作備忘錄。[32]
  14. ^ 由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國合會)與俄羅斯伏爾加格勒州共同簽署,以進行雙邊農業合作計畫。[73]
  15. ^ 有鑑於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影響,暫停更新。

参考文献[编辑]

  1. ^ 陳培煌. 統一名稱 代表對內稱大使. Yahoo!奇摩引用中央通訊社. 2012年8月31日 [2016年11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1月30日). 
  2. ^ 2.0 2.1 駐外館處. 中華民國外交部. 
  3. ^ 張順祥. 俄駐台新任代表梅杰廖夫精通中文 近年第一人. 中央廣播電臺. 2021年11月16日. 
  4. ^ 4.0 4.1 駐臺外國機構. 中華民國外交部. 
  5. ^ 苏联共产党决议汇编. : 265–286. 大会祝贺中国的革命共和,为他们感到欢欣鼓舞,向他们表示全心全意的同情。 
  6. ^ 从未谋面,列宁为何严厉指责批评孙中山?. 世纪. 2012, (1). 
  7. ^ 袁世凯签订《中俄蒙协约》始末. 星岛环球网. 2010-02-08 [2013-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16) (中文(简体)). 
  8. ^ 揭秘外蒙古独立内幕:中苏曾为外蒙开战. 新浪历史. 2014-01-05 [2021-05-12]. 
  9. ^ 孙中山与俄国结盟内幕. 中俄法律网. 采风报. 2011-07-06 [2021-05-07]. 
  10. ^ 浙江大学日本文化研究所. 日本历史.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3: 237. ISBN 7-04-012147-6. 
  11. ^ 1918,北洋政府出兵西伯利亚武力撤侨. 广东政协网. 2019-07-17 [2021-05-07]. 
  12. ^ 郭廷以:《中华民国史事日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79年。
  13. ^ 陆建洪. 苏俄与北洋政府的建交始末. 民国档案. 1994, (04). 
  14. ^ 《中華民國88年外交年鑑》〈附錄五、我國與世界各國關係一覽表〉.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1). 
  15. ^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正式紀錄 第七十二號 第五三0次會議. 紐約發拉星草場: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 1950-11-30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中文(繁體)). 
  16. ^ 呂芳上總策畫,朱文原、周美華、葉惠芬、高素蘭、陳曼華、歐素瑛編輯撰稿. 《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大事記》. 台北: 國史館. 2012. ISBN 978-986-03-3586-6. 
  17. ^ 《新史記》第18期: 太子黨海外避禍. [2019-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3). 
  18. ^ 【台灣歷史隧道】1982年10月15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宣布訪台. [2015年2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4月10日). 
  19. ^ 條約協定查詢系統(蘇聯).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 ^ 20.0 20.1 條約協定查詢系統(俄羅斯). 中華民國外交部. 
  21. ^ 中苏、中俄双边关系大事纪. 中国新闻网. [2021-05-06]. 
  22. ^ 公眾外交協調會. 本年我國參與WHO案.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01年5月14日 [2019年7月1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9月3日). 
  23. ^ 公眾外交協調會. 中國大陸阻撓我國際空間事例(91年4月至6月事例).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02年7月16日 [2018年1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月16日). 
  24. ^ 台俄協會簡介. [2015-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9). 
  25. ^ 中央社. 新冠肺炎疫情嚴峻 催化台俄關係新契機. 聯合新聞網. 2020年4月29日 [2020年5月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5月16日). 
  26. ^ 26.0 26.1 盧伯華. 挺陸對台政策 普丁:台海不會開戰 中國統一台灣不需動武. 中時新聞網. 2021年10月14日. 
  27. ^ 俄羅斯外長: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 香港01. 
  28. ^ 外交部回函:

    關於台端所詢唐努烏梁海歸屬乙節,查唐努烏梁海係泛指介於薩彥嶺唐努山之間狹長地帶,面積約17萬平方公里,原屬外蒙古一部份。另查蒙古於1961年10月27日加入聯合國,係一主權國家,與世界140餘國維持外交關係,其中包括中國大陸,我國作為國際社會之一員,自應尊重國際社會的共識。行政院於民國91年元旦修正通過《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施行細則》第3條及第56條修正條文,不再視蒙古為大陸地區,以利我與蒙古正常交往。我國於2002年在蒙古設立代表處,秉持理性及務實的態度,加強雙方實質關係,不涉及固有疆域之爭議,蒙古於2003年在台北設立代表處,推動台蒙雙邊交流,建立互惠互利合作關係。

    蘇聯於1921年在唐努烏梁海設立「圖瓦人民共和國」,惟未獲中華民國政府承認。1944年「圖瓦人民共和國」加入蘇聯,改名為「圖瓦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1945年中華民國與蘇聯簽署《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維持外蒙古現狀。中華民國駐蘇聯大使傅秉常於1948年5月照會蘇聯外交部聲明唐努烏梁海係中華民國領土。1949年中華民國宣布廢止《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蘇聯於1991年瓦解後,圖瓦共和國成為俄羅斯聯邦境內83個「聯邦主體(federal subject),類似州或省」之一。 我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務實考量國際局勢與實際需求,為拓展與俄羅斯的實質關係,我於民國82年7月在俄國首府莫斯科設立代表處,俄羅斯也於民國85年12月在台北設立代表處,雙邊年度貿易金額已突破40億美元,今後亦將在現有基礎上繼續努力,推動雙邊關係。    以上各節,敬請參考 順頌 時綏

    外交部亞西及非洲司

  29. ^ 李明博與普丁稱兄道弟 連戰和氣握手. [2015-1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7). 
  30. ^ 30.0 30.1 30.2 30.3 30.4 《中華民國91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3). 
  31. ^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中華民國86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7). 
  32. ^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中華民國93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4). 
  33. ^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中華民國103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7-02-0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17). 
  34. ^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34.6 34.7 34.8 《中華民國101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5-20). 
  35. ^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中華民國102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6-11). 
  36. ^ 36.0 36.1 36.2 36.3 36.4 36.5 36.6 36.7 36.8 《中華民國87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3). 
  37. ^ 37.0 37.1 37.2 37.3 37.4 《中華民國89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5). 
  38. ^ 38.0 38.1 38.2 38.3 38.4 《中華民國106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9-04-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4-02). 
  39. ^ 39.0 39.1 《中華民國98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2). 
  40.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中華民國88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3). 
  41. ^ 《中華民國94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3). 
  42. ^ 42.0 42.1 42.2 42.3 《中華民國104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8-30). 
  43. ^ 43.0 43.1 《中華民國100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5-17). 
  44. ^ 44.0 44.1 44.2 44.3 《中華民國105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9-04-0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1-29). 
  45. ^ 阿扁總統在俄羅斯. [2014-12-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31). 
  46. ^ 第一夫人首訪俄國 周美青再出擊. TVBS新聞台. 2010年6月6日 [2018年10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21日). 
  47. ^ 中央社. 訪俄 周美青見托爾斯泰後代. 中時電子報. 2013年6月4日 [2018年10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0月1日). 
  48. ^ 公眾外交協調會. 外交部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十月份新聞稿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7年10月 [2020-04-2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2-17). 
  49. ^ 公眾外交協調會. 欣逢中華民國八十七年雙十國慶,外交部於本(十)月十日下午五時至七時在台北賓館舉辦盛大的國慶酒會.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8年10月10日 [2020年5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9月3日). 
  50. ^ 台研會與戈巴契夫:一位世界級的領袖. 台灣研究基金會. [2015-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7). 
  51. ^ 李登輝活動輯要—民國八十三年三月(007-040101-00070-037). 典藏臺灣. [2015-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7). 
  52. ^ 立法院院會,戈巴契夫演講. 典藏臺灣. [2015-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7). 
  53. ^ 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合作協調委員會駐台北代表處. [2019-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9). 
  54. ^ 代表處簡介. 中華民國駐外單位聯合網站. [2016-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08). 
  55. ^ 公眾外交協調會. 我駐俄羅斯聯邦之代表機構「台北莫斯科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駐莫斯科代表處」.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4年2月24日 [2019年2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12日). 
  56. ^ 公眾外交協調會. 俄羅斯首任駐華代表崔福諾夫(Victor Trifonov)將於本(十五)日下午抵華.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6年12月15日 [2019年6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17日). 
  57. ^ 俄羅斯電子簽證. 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駐台北代表處. [2021-0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0). 
  58. ^ 簽證及入境須知.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59. ^ 電子簽證資訊. 中華民國外交部. 
  60. ^ 領事事務局. 外交部宣布自110年8月1日起至111年7月31日止,延長試辦泰國、汶萊、菲律賓等「新南向政策」目標國及俄羅斯國民來台免簽證措施.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21年7月20日. 
  61. ^ 外籍人士來臺免簽證適用國家名單.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62. ^ 國外旅遊警示分級表.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63. ^ 國際旅遊疫情建議等級. 中華民國衛生福利部. 
  64. ^ 翁嫆琄. 世足賽球迷證寫中國台灣 俄羅斯稱更改有技術困難. ETtoday新聞雲. 2018年6月7日 [2018年7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7月8日). 
  65. ^ 以「中國台灣」列海參崴簡化簽證名單 外交部:已要求更正. 上報. 2019-06-22 [2019-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2). 
  66. ^ 中央社. 俄羅斯禁中國公民入境 外交部:台灣暫不受影響. TVBS新聞台. 2020年2月20日 [2020年2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2日). 
  67. ^ 才說不受影響 俄羅斯這天起禁台人入境. 東森新聞台. 2020年2月22日 [2020年2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2日). 
  68. ^ 外貿協會全球據點.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69. ^ 本部駐外單位. 中華民國經濟部 國際貿易局. 
  70. ^ 70.0 70.1 70.2 70.3 投資環境簡介 (PDF). 經濟部投資業務處. 2015年8月 [2015-11-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11-17). 
  71. ^ 中華民國進出口貿易統計.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72. ^ 與我國經貿關係.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2015-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17). 
  73. ^ 73.0 73.1 73.2 73.3 《中華民國95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30). 
  74. ^ 74.0 74.1 《中華民國97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7). 
  75. ^ [各國救援隊到俄軍機首降台灣美、英、德等十三國五百多人抵台]【1999-09-23/聯合報/10版/集集大震 特別報導】
  76. ^ 公眾外交協調會. 中華民國與俄羅斯之間的「中俄海運通航議事錄」已於本(八十七)年一月九日於莫斯科完成簽署.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8年1月19日 [2020年4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9月3日). 
  77. ^ 77.0 77.1 77.2 《中華民國90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4). 
  78. ^ 《中華民國99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5-26). 
  79. ^ 臺俄簽署「臺灣與俄羅斯聯邦間空運服務協定」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華民國外交部
  80. ^ 公眾外交協調會. 根據駐俄羅斯代表處報告.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4年3月31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