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述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彭述之
Peng Shuzhi.jpg
出生 1895年
 大清中国湖南省隆回县
逝世 1983年11月28日
 美國
别名 张次南、陶伯
教育程度 北京大学
莫斯科东方大学
活跃时期 20世纪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配偶 陈碧兰

彭述之(1895年-1983年11月28日),又名张次南中国湖南省隆回县羊古坳乡转角丘村人,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中国托派领袖之一,曾任第四国际中国支部书记、中国革命共产党书记。

生平[编辑]

早期经历[编辑]

1919年,彭述之考入北京大学文学院,旋即参加五四运动。1920年,彭在上海外国语学社期间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次年前往苏联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后转为党员,1923年4月中共旅莫支部成立,先后任第一期支委,第二、三期书记。其间,出席1922年1月共产国际召开的远东劳动人民代表大会和1924年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1]

中共领导层[编辑]

1924年,彭回到上海,主编中共机关刊物新青年向导周报,兼任上海大学教授。1925年,彭在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入中央局,负责宣传工作[2],先后任党的理论刊物《新青年》和机关刊物《向导》周报编辑,同时任上海大学社会科学系教授。1926年3月20日,广州爆发中山舰事件。为反击蒋介石,限制他的权力的膨胀,陈独秀召集中央会议,决定采取四条对策,其中之一是在广州成立中共中央特委,由彭述之、张国焘谭平山陈延年周恩来张太雷六人组成,彭述之为书记。陈独秀主张中共退出国民党,由党内合作改为党外联盟。并派彭述之与陈碧兰带着中央批示坐船从上海去广州落实[3]

与此同时,广东政府的政治顾问鲍罗廷于4月29日带着苏共中央政治局的决策,回到了广州。1923年9月,鲍罗廷作为苏俄政府和苏共中央派驻国民党的代表到中国,不久被孙中山聘为国民党特别顾问。当时,苏共中央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主张中共退出国民党,但斯大林布哈林坚决主张共产党留在国民党内,后者占了上风。彭述之关于共产党集体退出国民党的方案还没有实施就遭到鲍罗廷的压制。彭述之广州之行一无建树,只好带着陈碧兰于6月初返回上海[4]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在广州誓师北伐。但是陈独秀和彭述之依然抱着“退出国民党”的主张,对迅速发展的形势缺乏变通和驾驭的能力。中共中央执委在上海召集一次重要会议,专题讨论北伐。陈独秀提议反对北伐,彭述之随即表示支持。但执委中张国焘和瞿秋白反对,最后进行表决,以2对2票不相上下。根据共产国际的支持和中共党内大多数同志的意见,中共中央发出第一号通告,公开表示赞同北伐[4]

1926年底,苏联政府又派了三位代表抵华,指导中国革命。他们在武汉与鲍罗廷商议后,一致认为中共党的主要工作应该放在支持北伐上。他们要中共党内的领导人之一瞿秋白,撰写文章,反对陈独秀路线。正如这三位苏联代表1927年3月递交给苏共中央的报告中说:“由于陈独秀在中共党内的威信太大,目前更换领袖不太可能,只有以反对彭述之来旁敲侧击陈独秀”。于是瞿秋白以“身体不适,需要休养”,向中央请假,悄悄上了庐山,开始撰写“反对彭述之主义”的小册子。中共五大在汉口召开,此前瞿秋白撰写的《中国革命之争论问题》的小册子,已在党的代表以及党的积极分子中广为散发,五大开幕式的会场上,每位代表的座位上都放着这本7万余字的小册子[5]。这本原名为《第三国际还是第零国际——中国革命史中之孟什维克主义》的小册子罗列了彭述之的17条错误,彭述之成为陈独秀路线的替罪羊[4]

加入托派[编辑]

1928年4月,彭述之因坚持右倾错误,被开除出中央委员会。1929年,同陈独秀等人结成中国共产党“左派反对派”,进行反党的组织活动,同年11月被党中央开除党籍[6]。围绕苏联无产阶级专政和共产主义等问题,两人之间产生了很深的裂痕和分歧,以后由分歧转为完全对立,最终分道扬镳[7]。1931年5月,中国各托洛茨基主义小组共同组成中国共产党左派反对派(后更名为中国共产主义同盟),彭负责这个新党的宣传工作。1932年10月15日,彭被上海公共租界总巡捕房逮捕,此后一直关押于南京[8]

抗日战争爆发后,彭获释出狱。1938年,彭被托洛茨基领导的第四国际任命为中国支部书记。陈独秀退隐之后,彭成为中国托派的真正领袖。1948年,彭将中国共产主义同盟改组为中国革命共产党。此后彭认识到,不仅中国国民党是其敌手,且斯大林影响下的中国共产党也是危险的对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彭流亡越南,后移居欧洲,在欧期间,彭任第四国际三大执行委员、常务委员及书记局成员。1953年,彭决定脱离第四国际,离开欧洲[9]。1968年,彭移居日本;1973年又移民美国。1983年11月18日,彭在美国逝世[10]

个人生活[编辑]

彭述之开始与当时已婚的向警予(时为蔡和森妻子)有一段感情。1925年6月,蔡和森因领导上海五卅运动等工作,过度劳累,哮喘病和胃病复发,不得不离沪到北京疗养。彭述之除了担任中央宣传部长之外,还兼管中央妇女委员会的工作;而负责妇委工作的正好是向警予。在蔡和森离开上海后,彭述之与向警予很快产生感情。三个月后,病情缓解的蔡和森与陈独秀一道返回上海。很快向警予坦白,并且闹到了中共中央。张国焘后来在《我的回忆》中提到:“在会议上,蔡和森的太太向警予首先报告在其丈夫蔡和森离沪期间,她与彭述之发生了恋爱,其经过情形已在和森返沪的当天,就向他坦率说明了。她表明她陷于痛苦的境地,因为她与和森共患难多年,彼此互相敬爱,现在仍然爱他,不愿使和森受到创伤;但同时对彭述之也发生了不能抑制的感情,因为他的风趣确是动人的。她要求中央准她离沪,派她到莫斯科去进修。”不过郑超麟则主张,是蔡和森把这件事情提交给党的政治局会议,其动机是想请党阻止向彭之间的恋爱,以此来挽救婚姻。有一次政治局会议后,陈独秀刚宣布散会时,蔡和森忽然站起来,说他还有一个问题请大家讨论。会议之后,向警予斥责蔡和森自私自利:“分明晓得中央会站在你方面,你才提出问题来讨论。”受到指责的蔡其时一言未发[11]。为了修复有了裂痕的“向蔡同盟”,在一定程度上挽回其不良影响[12],中共中央决定让向蔡两人同赴莫斯科,向警予进入中山大学学习,蔡和森参加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六次扩大会议。但几个月过去,尽管向蔡两人都曾努力忘记过去,但是,他们最终还是在莫斯科选择离婚[13]

中共中央对彭述之进行了批评,彭述之一度心情非常糟糕,开始酗酒。直到陈碧兰出现,陈碧兰原是罗亦农恋人,她刚从苏联回国,罗亦农托付彭述之照顾陈碧兰,未曾想到两人产生感情[14]。为解决陈、罗、彭三人之间的关系,中共中央政治局又一次召开会议着手解决此事,会上,陈碧兰只是哭,不说话。罗亦农姿态很高,表示自己不计较这些,以后还会与彭述之很好地合作。1925年,彭述之与陈碧兰结婚,[15][16]有女儿程映湘和两个较小的儿子。[17]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静如主编;赵勇民,李颖副主编. 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史丛书 从一大到十七大 第2册 图文版. 沈阳:万卷出版公司. 2012.10: 30. ISBN 7-5470-1983-8. 
  2. ^ 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共四大纪念馆编. 力量之源 纪念中共四大90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5.01: 437–438. ISBN 978-7-208-12714-2. 
  3. ^ 林汉达等著. 最新版上下五千年. 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 2012.01: 1336. ISBN 978-7-5324-8936-7. 
  4. ^ 4.0 4.1 4.2 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共四大纪念馆编. 力量之源 纪念中共四大90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5.01: 455–456. ISBN 978-7-208-12714-2. 
  5. ^ 陈铁健. 瞿秋白传. 北京: 红旗出版社. 2009: 196. ISBN 978-7-5051-1760-0. 
  6. ^ 中共中央开除陈独秀、彭述之等党籍. 黄石声屏网. [2012-02-26]. 
  7. ^ 唐宝林. 陈独秀全传.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3: 650. ISBN 978-7-5097-4769-8. 
  8. ^ 张智丹主编. 谁主沉浮 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 2012.10: 57–58. ISBN 978-7-202-06975-2. 
  9. ^ 张恒编. 中共中央组织人事简明图谱. 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2008.04: 181. ISBN 7-5043-3953-9. 
  10. ^ 李蓉,张延忠主编. 中国共产党第一至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名录 增订本. 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 2014.06: 156. ISBN 978-7-5098-0330-1. 
  11. ^ 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共四大纪念馆编. 力量之源 纪念中共四大90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5.01: 455. ISBN 978-7-208-12714-2. 
  12. ^ Andrea McElderry. Woman Revolutionary: Xiang Jingyu. The China Quarterl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Mar 1986, (No. 105): 95. (英文)
  13. ^ 杨冰郁主编. 历史丰碑 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1. 西安:西北工业大学出版社. 2012.11: 137. ISBN 978-7-5612-3511-9. 
  14. ^ 王家声主编. 史家随笔. 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 2014.01: 94–95. ISBN 978-7-5012-4591-8. 
  15. ^ 早期共产党人的恋爱纠葛_百川历史. m.dssk.net. [2017-05-12]. [失效連結]
  16. ^ 草蝦. 罗亦农的爱情——读郑手札. 独立评论. [2017-05-12]. 
  17. ^ 严家祺.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 [2017-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