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力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邓力群
邓声喈
Deng Liqun 1949.jpg
1949年8月,邓力群在中华民国新疆省伊宁
第十二届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任期
1982年9月-1987年10月
总书记 胡耀邦 赵紫阳
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
任期
1982年4月-1985年8月
总书记 胡耀邦
前任 王任重
继任 朱厚泽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15-11-27)1915年11月27日
中華民國湖南省桂东县
逝世 2015年2月10日(2015-02-10)(99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国籍  中国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配偶 羅立韻(原名羅真理)
亲属 邓英淘

鄧力群(1915年11月27日-2015年2月10日),原名邓声喈湖南省桂东县人,中國共產黨理論家。

邓力群早年参与一二九运动,毕业于北京大學經濟系。延安时期曾担任延安马列学院教务处处长、党总支副书记、中共中央研究局材料室主任。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历任中共吉北地委宣传部部长、中共榆树中心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中共中央东北局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1949年到新疆任中共中央在新疆三区的联络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宣传部部长、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室组长、红旗杂志社副总编辑。文化大革命时遭迫害,此后担任中共第十二屆中央处书记書記、中央宣传部部長及十三屆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員。

经历[编辑]

早年[编辑]

1929年至1931年,邓力群就读于长沙兑泽中学。1935年,到北平就读于汇文中学,在一二九运动中任北平學生聯合會執行委員。1936年9月,考入北京大學經濟系,同年1月加入中国共青团、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北平学生联合会执委会委员、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总队组织部部长、中共北平东城区委干事等职。

1937年4月,赴延安,进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和工作,任中央党校教务处秘书、教员。1938年5月,被选派到延安马列学院,先后担任学院教务处处长、院党总支副书记。1941年9月,调任中共中央调查研究局政治研究室政治组组长,其间参加了延安整风运动。1944年7月,任中共中央研究局材料室主任。抗日战争结束后,调往东北,1946年,担任中共吉北地委宣传部部长,同年4月,任中共榆树中心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1948年8月,调任中共中央东北局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新疆生涯[编辑]

1949年7月,他随刘少奇访问苏联。不久,任中共中央在新疆三区的联络员,促成新疆政权(新疆政府主席包爾漢與新疆警備司令陶峙岳将军)的和平过渡[1]。随后担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常委、秘书长、宣传部部长、青委书记,新疆日报社社长,新疆省人民政府文化教育委员会主任等职。

当时王震担任中共新疆分局第一书记。王震和邓力群在新疆的剿匪、平叛、土改镇反中非常积极。他们对农牧主大搞清算,对当地宗教首领大搞镇反的疯狂行为在新疆地区搞得怨声载道,中共中央西北局发现问题后,政治委員习仲勋立即要求新疆分局停止牧区“镇反”。以王震和邓力群为首的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却认为牧区“镇反”理由充分,西北局不了解新疆的实际情况。双方矛盾激化后,毛泽东安排习仲勋亲自前往新疆指导工作,随即也撤换了王震和邓力群在新疆的职务[2]

进入中央[编辑]

1952年10月至1958年4月,他返回中央,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一办、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室组长。1958年6月,任红旗杂志社常务编委、秘书长,1959年6月至1966年5月,任红旗副总编辑。1955年,参与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起草。之后协助刘少奇,起草《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简称“农业六十条”)和《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草案)》(简称“工业七十条”)等重要文件。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被陳伯達打為「現行反革命」,在石家莊幹校接受審查,1974年4月復出,1975年7月初調往北京出任新成立之國務院政治研究室,担任七位负责人之一,参与《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关于加快工业发展的若干问题》(简称“工业二十条”)和《论全党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等文件起草,而四人帮随后称之为“三株大毒草”、“右倾翻案风”纲领,邓力群再次被批斗[3]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邓力群于1977年6月担任国务院财贸小组副组长。1977年11月,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1979年1月至1982年4月,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中央办公厅研究室主任。1981年1月,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研究室主任,参与组织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2年4月,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1982年9月,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分管中国共产党宣传思想文化工作。1983年10月至1987年夏,任中央整党工作指导委员会委员,参与整党工作。

晚年[编辑]

1987年,胡耀邦被迫辞职后,邓小平提议由赵紫阳代理总书记,但以陈云李先念王震等人为首的保守集团中意邓力群,王震四处活动支持邓力群,甚至当面劝赵紫阳不要当总书记。赵紫阳原本没有当总书记的意愿[4],更愿意在总理职位上继续经济改革,但左派的活动引起赵紫阳警觉。最终邓小平在党内的政治较量中占据上风,赵紫阳成功代理总书记,邓力群败阵[4]。而由于他在胡耀邦下台中扮演了罗列罪状的角色,以及他在1987年中共十三大上,积极坚持左倾主张,致使党内对他评价极差。在中央委员差额选举中落选,紧接着,又在中顾委常委选举中落选。对于连续败选结果,邓力群深感刺激[5]

1990年以后,邓力群任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组建当代中国研究所,主持编撰《当代中国》丛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稿》。1990年“姓社姓资”争论爆发。1991年6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邓力群的长文《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反对和防止和平演变》,重祭阶级斗争立场,此后他接连撰写文章批评改革开放,率领《高校理论战线》、《求是》、《光明日报》等报刊,与改革派领导的《解放日报》“皇甫平”(由上海市委书记朱镕基领导)相互攻击。最终邓小平出面南巡,并发布“南方谈话”,促使改革开放重新步入正常轨道;而邓力群所扮演的角色也被人们称为“左王”[5][6]

晚年帮助《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内部出版,有《邓力群国史讲谈录》内部出版。支持《中流》和《真理的追求》、《文艺理论与批评》。

2015年2月10日16时56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2月17日上午9时许,习近平率全部7位政治局常委及其他高官参加葬礼。

家庭[编辑]

夫人為羅立韻(原名羅真理),曾任文化部直属机关纪委书记。

  • 儿子鄧英淘,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生态经济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农村金融研究会理事,中国社科院经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7]
  • 女儿罗小韵,随母姓,1953年生,曾拍摄“四五运动”;丈夫杜鹰,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后任中央新疆办副主任[8]

評價[编辑]

中共官方[编辑]

邓力群逝世后,官方讣告称“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思想理论宣传战线的杰出领导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9]

其他人士[编辑]

邓力群長期在「宣傳思想戰線」工作多年,主張堅守毛澤東思想,反對改革派的「走資」路線,坚持对少数民族政策上有所限制,外界稱他為中國大陸政壇「左王」[10]

被認為是間接導致1987年1月胡耀邦下台的另一股影響勢力(胡的下台涉及1987年1月10至15日在北京的「民主生活會」對胡抨擊的言論),但胡耀邦趙紫陽兩人逝世的告別式,他亦到場致祭[11]。邓力群自视为“胡耀邦反对派”[12],并积极参与了威逼胡耀邦下台的行动[13]。1988年11月,邓力群在长沙要求见胡耀邦,虽然在此前一年党内生活会上,他罗列大量“罪状”,系统地批判胡,但胡还是欢迎了他,并同他谈了两个多钟头。事后邓力群十分感慨地说:“我没有想到他并不介意以前的摩擦。”并说他们的谈话“感情是真诚的,气氛是融洽的”,使他有“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感觉。邓力群又称胡在民族政策上闯了乱子,对民族地区的民族分裂主义危险认识不够,造成西藏和新疆的局势不稳[13]

李锐认为邓力群品质不好又保守僵化[4]

章立凡评论:“邓力群的谢幕结束了一个时代,僵化的官方理论界已失去创造力,再也无法产生像他这样的重量级理论大腕了。”[14]

高瑜认为邓力群在退休后撰写的《十二个春秋》空前绝后美化自己、丑化胡耀邦和赵紫阳,把自己写成中国前十年改革开放起决策作用的人[15]。并说他有“左王”、“老庆”之称,“老慶”取自“慶父不死,魯難未已。”(《左傳·閔公元年》)[16]

其他[编辑]

  • 据李南央回忆,1943年延安整风运动期间搞抢救运动时,其父李锐作为特务嫌疑被关在保安处,其母范元甄也在被抢救之列。当时已婚的邓力群是政治研究室组织上派去审查、抢救范元甄的,结果两人睡到一起,并且被邓的妻子当场发现。1944年6月,被从保安处放出的李锐得知后与范离婚,事情传开后造成不良影响,组织上只好出面干涉,把范元甄下放到桥儿沟乡去当乡文书。邓力群居然追到那里,冒充丈夫,又与其同居了一个星期[17]。后李、范二人复婚,杨尚昆代表组织作结论时认为双方都有责任,主要责任在邓力群[18]
  • 高尔泰称,1980年代初,时任社科院副院长邓力群做大会报告,称“首长们为革命做了那么多的贡献,难道不应当照顾一下吗?”[19]
  • 胡平称,邓力群在中宣部部长任上封禁了许多作品,以清理精神文明污染为借口打压了很多所谓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但他退休后写的一部自传《十二個春秋》却也被共產黨封禁,最后转到在他一直批判的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才得以出版。[20]
  • 邓力群回忆三年困难时期这段历史说:(1960年初)“李先念同志也去了。回来讲,他去过的村庄,妇女没有一个不穿白鞋的。怎么造成这样一种情况的?是高指标、高估产、高征购,严重的浮夸,征了过头粮。还有特别厉害的一条是,没有饭吃了,村子里能够吃的、能够找到的都吃光了,为了保住他那个浮夸,竟不让逃荒,让民兵把着。这里没有饭吃,到别的地方去逃荒,历史上哪朝哪代都是这个办法,解放以后遇到大灾大荒之年也都是这个办法,不让逃荒,强迫命令,把本来可以活下来的人饿死了。”[21]

著作[编辑]

  • 《访日归来的思索》,邓力群、马洪、孙尚清、吴家骏合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年
  • 《我为少奇同志说些话》,当代中国出版社,1998;2016年再版。
  • 《鄧力群自述──十二個春秋》(1975-1987),2005年4月以当代中国研究所名義在中國大陸少量內部印行,香港大風出版社2006年3月初版,ISBN 978-988-98078-5-6
  • 《鄧力群文集》共三卷,當代中國出版社1998年初版,ISBN 978-7-80092-708-9(第一卷)、ISBN 978-7-80092-753-9(第二卷)、ISBN 978-7-80092-754-6(第三卷)
  • 《邓力群自述:1915-1974》,人民出版社2015年。

纪念[编辑]

  • 邓力群旧居是一栋历史悠久的古民居,坐落于湖南桂东县西南部流源乡山口上,始建于清朝乾隆27年左右,逾今已有近300年历史。该房屋为砖木结构,青砖瓦屋,占地约5亩,有大小房间20余间,具有典型江南民居特点。建筑气势磅礴、建筑手法细腻。现在为红色旅游景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2][23]

參考文獻[编辑]

  1. ^ 祝华新. 邓力群:孤身入迪化,共产党人的担当. 人民网. [2015-02-17]. 
  2. ^ 高新. 習近平有意迴避老父生前的反左歷史. 自由亚洲电台. 
  3. ^ 邓小平赞邓力群:文革“批邓反右倾翻案风”时顶住了. 凤凰网. [2015-02-17]. 
  4. ^ 4.0 4.1 4.2 十三大前,赵紫阳与“左”斗智斗勇. 纽约时报. 2014年7月28日 (中文(简体)‎). 
  5. ^ 5.0 5.1 原中宣部部长邓力群逝世 享年100岁. 搜狐网. [2015-02-17]. 
  6. ^ 邓力群在京逝世 “左王”邓力群曾“预言”邓小平的路线是错的. 中研网军事频道. [2015-02-17]. 
  7. ^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者邓英淘病逝. 财新网. [2015-02-17]. 
  8. ^ 杜鹰任中央新疆办副主任. 大公网. [2015-02-17]. 
  9. ^ 邓力群同志生平. 新华网. [2015-02-17]. 
  10. ^ 1992年邓小平说谁是“左王”?. 大公网. [2015-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11). 
  11. ^ 胡耀邦治丧手记:党内重要人物多无表情. 腾讯. [2015-02-17]. 
  12. ^ 刘崇文. 胡耀邦和我谈下台前后. 炎黄春秋. 2012年1月: 12–17. 
  13. ^ 13.0 13.1 邓力群. 邓力群自述: 十二个春秋 (1975-1987). 大風出版社. 2006年: 466–467. ISBN 9789889807856. 
  14. ^ 章立凡. 邓力群之殇与党国理论界的黄昏.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5年2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2月21日) (中文). 
  15. ^ 高新. 邓力群和习仲勋孰是孰非?. RFA. 2015-02-18. 
  16. ^ 高瑜. 鄧力群自己蓋棺難定論. 蘋果日報. 2006年3月27日. 
  17. ^ 李锐女儿:母亲曾和邓力群同居被邓老婆撞见. 人民网. [2013-07-11]. 
  18. ^ 王若水. 左倾心理病——范元甄社会性格机制的探索. 2000-09-03. 
  19. ^ 高尔泰:谁令骑马客京华. 共识网. 2014-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10). 
  20. ^ 胡平. 左派們也應該爭取自由民主. 自由亞洲電台. 2007-05-01. 
  21. ^ 邓力群口述、朱元石记录整理,《七千人大会到“西楼会议”》,《当代中国史研究》1998年第5期
  22. ^ 邓力群故居
  23. ^ 邓力群桂东旧居修缮一新
中国共产党党徽 中国共产党职务
前任:
王任重
中國共產黨中央宣傳部部長
1982年4月─1985年8月
繼任:
朱厚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