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孝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蔣孝文
Chiang Ching-kuo family.jpg
1950年蒋家全家福:(后左起)蒋孝文、蒋孝章蒋孝武蒋方良蒋经国蒋孝勇
性别
出生 1935年12月14日
 蘇聯
逝世 1989年4月14日(54岁)
 中華民國台北市榮民總醫院
国籍  中華民國
职业 政治人物
活跃时期 20世纪
政党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配偶 徐乃錦(1960-2005,一女蒋友梅
父母

蒋经国(父,1910/04/27-1988/01/13)

蒋方良(母,1916/05/15-2004/12/15)
亲属

蒋中正(祖父,1887/10/31-1975/04/05)
蒋孝章(妹,1937年2月15日-)

蔣孝武(弟,1945/04/25-1991/07/01)
蔣孝勇(弟,1948/10/27-1996/12/22)

蔣孝文(1935年12月14日-1989年4月14日),浙江省奉化人,蔣經國及其妻蔣方良所生的長子,蒋中正的长孙。

早年[编辑]

1937年幼年蒋孝文与父母及祖母
1940年代蒋孝文(中)与父母摄于江西赣南

1935年12月生於蘇聯,1937年隨父母與妹妹一同回到中國。1949年5月13日,蔣孝文由台灣到舟山[1]。後隨家庭一起來到台灣

由於是長子也是蔣中正的長孫,被家庭賦予很高的期望,因此蒋经国对他的管教非常严格,一有犯錯,即遭受蒋经国的一頓毒打,往往是妹妹孝章適時的解圍。蔣孝文曾回憶說:「每當要挨父親打時,孝章就是唯一的救星,只要孝章對父親撒嬌跟勸解,多半能讓父親消氣,若剛好妹妹不在,那就完蛋了。」但蒋中正蒋孝文是其长孙的缘故对其十分疼爱,故此蒋孝文年幼时在被父亲责打后经常向祖父申诉,而祖父會加以勸阻,导致蒋经国后来难以对其进行管教[2]

儘管家教嚴格,但蔣孝文學業成績並不理想,而且喜歡過夜生活,經常深夜偷偷溜出官邸,叫幾個侍衛把吉普車推到離官邸遠處,坐著吉普車揚長而去,日後蔣孝文一直對開汽車有所迷戀。

蔣中正希望長孫從軍,如父祖輩自少年時代即接受軍事訓練磨練,於是於1956年夏,將蔣孝文送入黃埔軍校第28期就讀。然黃埔軍校自第27期起,就已被第五任校長謝肇齊將軍改制,成為國軍第一個四年制,畢業時頒授學士學位之軍事院校。謝校長為維護新制,蔣孝文在校期間拒絕給予寬待,以致蔣孝文完全不能適應嚴格之軍事教育,而新學制所必修之理工課業,即使謝校長請專人在課餘加強輔導,仍大幅落後,再加上他不時不假外出,後又在高雄市第一舞廳為爭奪舞女而開槍鬧事,還訓斥、毆打到場處理的軍警人員,只得於1956年底藉口鼻疾退訓。

蔣孝文由於父祖身份,在外頭闖禍、鬧事、打架,甚至曾經開槍差點射殺官邸衛士李之楚。一度鬧出人命,一次酒醉後無照駕車,撞死了路人張慧雲,後來此案由司機陶錦藩出面頂罪。而一件福利社女服務生疑似受辱上吊自殺的案子,也被懷疑與蔣孝文有關。暴戾成性的蔣孝文著實讓蔣家十分震怒。原本自1953年起,兩蔣為禁絕許多中國國民黨高官紛紛將子弟送到國外的風氣,禁止高中畢業生出國留學。然而蔣家認為蔣孝文的問題歸咎於在蔣家統治庇蔭之下生活,為了解決問題,所以在蔣孝文1957年黃埔軍校退訓後,蔣家計畫安排蔣孝文到美國舊金山留學。但為了避免和先前禁令衝突,引人非議,由教育部特別舉辦了一場「高中畢業菁英公費赴美留學考試」,來甄選優秀的高中畢業生出國,官方將成績很差的蔣孝文列為倒數第三名錄取。此種黑箱作弊行為引來其他考生及家長不滿,要求查榜及公開成績,後來還是被壓了下來,但此事輾轉經由《自由中國》雜誌發行人雷震傳到香港自由人》雜誌,於同年7月24日出刊披露,雖引起世界各地質疑,最後依然不了了之。其後蔣孝文赴美就讀于加州柏克莱大学,主修企业管理

與徐乃錦結婚[编辑]

美國後,由於突然在異國生活的蔣孝文極難適應,而且他整日流連酒吧咖啡廳。就在這時候,他在美國遇見了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童年玩伴徐乃錦,兩人在異地偶然重逢,很快磨擦出愛情的火花,徐乃錦的出現也改變在美國荒誕苦悶的蔣孝文,蔣孝文在各方面都漸漸步入正軌。1957年蔣孝章赴美留學時,家裡還曾囑咐要孝章關切孝文的生活,但當家人看到蔣孝文與徐乃錦一同出現時,就知道一切都是多慮,蔣孝章鼓勵他們兩人結婚向蔣經國提起這件事,起初徐家頗有顧慮,但最後終究雙方都同意婚事。1960年兩人在美國完婚,隔年女兒蔣友梅出生。不過1964年時,酒後駕車的蔣孝文在奧克蘭郊區出事,撞壞護欄公物,後來在加州奧克蘭地方法院出庭時發飆鬧事,被判拘留3日並驅逐出境。

回台灣後[编辑]

回國後任台湾电力公司桃园区管理处处长、中國国民党桃园县党部主任委员之职,在職期間因其身份,成功勒令眷村軍營追繳積欠電費,業績成長達全台之冠,頗獲好評。然而回到台灣後,蔣孝文不改過去的生活習慣,整日喜愛飆車喝酒與夜生活,據張超英先生回憶:「1964年新聞局打算製作對歐洲中華民國宣傳影片,我帶著英國來的攝影師到中橫參觀取景,路上碰到蔣孝文,他表示也要同行。坐在車上的他一直不斷的喝手上的高粱酒看窗外風景,當時中橫沒有電話,他到公路局打一通電報,要求台電招待所安排接待他們。到了晚上抵達招待所時,卻一片漆黑,蔣孝文問:『有人嗎?』,裡頭一個人回答:『誰啊?』酒醉的蔣孝文當場發火,拿出槍朝裡面射擊,旁人都看傻了……後來我有和他聊過天打撲克牌,蔣孝文說:『其實我也是要爬電線桿的,每次爬我都腿軟,但我想到肩負上三個字(可能指蔣中正蔣經國、蔣總統或蔣家人等……),我還是得咬緊牙關撐下去…』」由此可以稍微了解蔣孝文當時的生活。

1968年臺北市長高玉樹長子高成器(服役預官)、女友吳純純被發現一同死於陽明山別墅,地方盛傳是蔣孝文介入高成器與吳純純的戀曲,強迫追求吳純純,與高成器在別墅內發生互毆,蔣孝文失利,蔣孝文自己或是保鏢開槍打死高成器,求愛受挫,蔣孝文竟狠心連吳純純也一併槍殺,殺人滅口後,製造兩人殉情假象[3]

1970年,官方稱蔣孝文因遺傳糖尿病外加酗酒而突然昏迷,腦力受損,纏綿病榻達19年之久,徐乃錦一直隨待在側照顧。但根據管仁健引述谷正文的的回憶錄<牛鬼蛇人>,蔣孝文由於嗜嫖成性得到梅毒性病,三總名醫姜必寧診斷說蔣孝文;「這種梅毒,目前仍然沒有特效藥可以治療,孝文的腦神經已受到侵蝕,現在除了靜養,等待特效藥發明之外,也只能給他一些止痛劑,減輕痛苦。」[4]

1988年蔣經國逝世,蔣孝文在家人的攙扶下出席了告别式跟祭拜。蔣經國過世對孝文造成精神打擊極大,據徐乃錦回憶說:「那一段時間,孝文只要看公公的遺照,都會用手遮住臉,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身體長年虛弱,加上巨大精神受創,健康急速惡化。1989年4月14日,蔣孝文因咽喉癌不治,逝於台北榮民總醫院,享年54歲,遺體入葬位於新北市三芝白沙灣的「安樂園墓園」。距離父親蔣經國逝世不過15個月。

家庭[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35頁。
  2. ^ [1]
  3. ^ 莫忘來時路/5月29日-來不及舉辦的婚禮
  4. ^ 谷正文說:蔣孝文為何會得梅毒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