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宅血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亞洲人雜誌第2期(1980.3),林宅血案報導:《最長的一日-記林義雄先生家門慘變》一文文首。

林宅血案為1980年2月28日發生於臺灣省議會議員、美麗島事件被告林義雄位在台北市住家的一起震驚國內外的兇殺案件。林義雄六十歲的母親游阿妹及七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被刺殺身亡,九歲長女林奐均受重傷,此案至今仍未偵破,已成懸案。

案發後,當時的刑事單位把偵查目標指向黨外人士,懷疑曾任林義雄競選幹部的黨外人士游錫堃涉案,之後又懷疑林家美國籍友人、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家博 (Bruce Jacobs) 涉案,但警方最終未發現任何游錫堃或家博涉案的證據。[1]

由於林義雄當時因美麗島事件而被警備總部收押,事涉敏感。當天又是三十多年前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日子,時機巧合。林義雄當年為美麗島事件要犯,其住處及電話均為情治單位所監控,兇手還能從容進出林宅行兇,不少人認為此案為國民黨政府所主導的一場謀殺案,藉以動搖各地黨外人士的意志。幾十年後,經過幾次重啟調查,仍無法破案。

案情描述[编辑]

林亮均與林亭均生前照

1980年2月20日,臺灣省議會議員林義雄美麗島事件而被警總軍法處以叛亂罪起訴,並拘禁於景美軍法看守所候審, 其間曾遭刑求。因為美麗島事件,政府史無前例公開軍事審判過程。

2月28日上午,軍事法庭第一次開調查庭。所有待審的黨外人士的家屬一早就到景美軍事法庭等待旁聽,妻子方素敏於中午 12 點 10 分許,連續打 3 次電話回家無人接聽,方拜託林義雄秘書田秋堇回信義路住處,田搭公車趕回林家已經是約下午 2 點。田回到林家發現長女林奐均被刺傷趴在床上,田秋堇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田找不到雙胞胎和林義雄的母親游阿妹,欲往地下室時發現昨天還好好的地下室電燈壞了。

救護車到後,林濁水康寧祥也趕到,田秋堇陪林奐均去醫院。林濁水康寧祥摸黑到地下室,在地下室樓梯找到游阿妹,但還是沒找到雙胞胎。警方稱地下室沒有電燈沒辦法搜找,而遲遲不願下去地下室。一直到警方找來水電工修理電燈後,才在地下室找到已無氣息的雙胞胎[2]。林母游阿­妹被殺,身中十四刀(前胸六刀、後背三刀、右手一刀、左手臂三刀、頸部一刀),倒斃於地下室樓梯旁;林義雄雙胞胎幼女林亮均與林亭均各被­刺一刀由後背貫穿前胸喪命,而林奐均被刺六刀(前胸一刀深及肺部,後背五刀)重傷。

田朝明夫婦的大女兒田秋堇當時是林義雄的秘書,也是第一時間到林家親眼看見血跡斑斑及林奐均一息尚存的人。田朝明的妻子田孟淑則在仁愛醫院代簽林奐均的術前病危通知書。林奐均經急救後脫險,林義雄妻子方素敏因探監而倖免於難,此案震驚國內外。當時所有政治犯以及反對人士之住家和電話都受到政府情治人員嚴密監控,且《美麗島雜誌社》就在林義雄住家樓上。兇手能夠在此情況下進入林宅、做案、逃逸,令社會大眾認為該案與國民黨情治單位有關。

偵辦情形[编辑]

案發前的警告[编辑]

美國、日本,和台灣在事前都接到同樣的通知,不明人士利用電話簿公開幾個電話號碼,任何人只要打電話去,均以自動答錄機告知-他們希望在2月28日當天中午12點製造一個事件,呼籲大家以敲鑼、放鞭炮或按喇叭的方式,來響應這項行動。[3]

案發後的偵查[编辑]

  • 2月28日案發當天,警方到醫院,在林奐均進開刀房之前偵詢林奐均。
  • 警方ㄧ開始把偵辦方向指向黨外人士,懷疑曾擔任過林義雄競選幹部的黨外人士游錫堃 涉案。游錫堃被約談二十幾次,因游錫堃當天ㄧ直都在公司上班,不在場證據相當充分。
  • 3月2日,警方依林宅家中遺留的一盒全新的水果盒追查,懷疑林義雄一名美籍友人家博 (Bruce Jacobs) 涉案;經《聯合報》報導後家博主動聯絡警方前往台北市警局澄清。
  • 3月3日,由全台所­有治安單位聯合組成專案小組,下面還設立了14個搜證小組,並且懸賞新台幣200萬元緝凶。

案發現場的鑑識[编辑]

案發後命案現場經勘查結果,採得可疑指紋12 枚,當時經比對出10 枚,惟均為死者及林家親友所有,餘2枚指紋未比對出相符者(其中1 枚嗣後經比對為案發後現場鑑識人員所留);現場採得掌紋6 枚,亦均為死者及林家親友所有;自死者身上採集血液樣本9 處,經以血型比對(當時警方尚無DNA檢驗技術),均與死者血型相符,未發現兇嫌遺留血點。

根據現場血跡型態及噴濺痕研判,較支持林亭均、林亮均、林游阿妹陳屍之地下室為第一現場。三位小孩均為主要刺殺於背部,與一般有經驗之兇手常見一刀斃命刺於心臟、頸部等重要部位不同,是較支持兇手並不熟悉人體骨骼結構,非有經驗之兇手。兇手以單手控制刀械,並可能以左手掩住口鼻,再用右手握刀器刺殺被害人之背部(大部在右側),致被害人無法反應、重傷之程度。

現場無物品翻動凌亂現象,無財物損失報告,無明顯現場進出口門窗破壞情形,應可排除「財殺」情形。兇手極可能對林家屋內結構、起居情況瞭解甚詳,且據目擊疑似兇嫌之證人描述,暨行兇手法、刀器研判,較支持為一人行兇。[4]

復經清查現場附近週邊巷道、水溝、牆角、空屋、工地暨各住宅內外庭院可能與本案有關之證物歷時多日,均未獲得有利本案之跡證。人員清查方面,當時各參與偵辦機關經受理並清查有關本案情報線索,被清查對象達百萬人次以上,在當年總人口數一千多萬人中,其調查工作可謂極為浩繁。[5]

金琴西餐廳[编辑]

林宅血案發生時,行兇歹徒曾於當日下午1時12分許,自林宅使用家用電話撥打至臺北市南京東路2段一家金琴西餐廳,向櫃台人員表示要找一位「王春fengㄈㄥ」先生,經櫃台廣撥後無人前來接聽即行掛斷。因當時警總有監聽林宅電話,該通電話經警總電監單位截聽,專案小組於案發次日獲得該項情資後,隨即對金琴西餐廳展開專線清查,惟經訪查當日餐廳員工及經常出入該餐廳之王姓顧客,並以「王春ㄈㄥ」三字進行同音字戶籍資料比對,均未能查獲可疑對象。林宅血案發生,在歷時約2年間投入龐大人力、物力進行偵查後,因始終無具體突破,偵查工作遂逐漸沉寂。[6]

游錫堃和美國籍教授家博被懷疑[编辑]

有關林奐均證詞[编辑]

A) 警備總部司令汪敬煦說法林奐均表示是來過家裡的叔叔做的。[7]
B) 2009年7月高檢署重啟調查報告說法:傷者林奐均於警方當時相關訪談紀錄中復曾表示兇手似很眼熟等情。[8]
B) 林家友人田孟淑說法:守候在林奐均身旁的多位林家友人,包括田孟淑和田秋堇母女都清楚聽到林奐均說兇手是她「不認識」的人。林奐均在被送進開刀房之前,虛弱卻清楚的告訴情治人員兇手「不是」她認識的人,情治人員問是不是來修理冰箱的,林奐均回答:「不是」; 情治人員問是不是來修理電視的,林回答:「不是」; 情治人員問是不是來修理XX的,林都回答「不是」。[9]隔天一媒體出現標題: 「那個壞人我記得,行兇者高高瘦瘦, 她認得出來」。另一媒體標題:「高瘦青年特定人物 ,曾追求過林義雄胞妹」報導形容兇手身材高瘦皮膚黝黑 ,還擔任過林義雄的競選幹部 (指游錫堃)。游錫堃被二十幾次約談,因游錫堃當天一直都在公司上班,不在場證據相當充分。接著專案小組放出風聲,把兇手指向案發之前曾到林家拜訪的美國籍友人、長期關心人權問題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家博。

有關家博[编辑]

A) 警總司令汪敬煦說法: 家博在案發前曾先後至姚嘉文張俊宏林義雄家,調查這三個家庭的人數和進出狀況[10]。案發後林義雄的妹妹在被詢問時,稱家博曾在案發前的聖誕節前後到林義雄家串門子,非常詳細問她家裡的情形,媽媽和小孩何時出去?何時回來?[11]案發當日十二點十分左右,林宅對面商店老闆曾看到有個男人出來開門讓家博進去,(家博)幾分鐘後才離開,但那名男子則始終沒有出來[12]。在偵訊期間,警總希望家博「在破案時能再回來替我們見證」,家博回應:「你們破不了案 (意思即是刺客老早離開台灣了)」[13]
B) 2009年7月高檢署重啟調查報告說法: 美籍人士家博於案發前數日曾幾度至林宅拜訪,且經林義雄鄰居指認其於案發當日中午二度至林宅按門鈴,一個目擊者並表示家博第二次至林宅按門鈴時,林宅內有人開門讓其進入。然家博否認於案發當日中午有到林宅按門鈴,且警方搜索其住處,並未發現其涉案事證,偵訊過程亦無進展,家博嗣於同年5月間離台。[14]
C) 家博說法:家博接受訪問時說:

聯合報說可能有一個有鬍子的外國人(涉案),因為我朋友很擔心,因為我有鬍子,(報導又說)這個有鬍子的外國人可能有念到博士,我就想那一定是指我,所以我就跟刑事警查局聯絡,我說中午我有跟雙胞胎講話,你們還沒有跟我聯絡,我有這些資料,如果你要的話我願意過來。但是經過24小時的訊問內容,問了很多笨笨的問題,大概那時候是希望看起來有外國人跟這個案子有關係。唯一對我,也不是暴力,但是不必睡覺。他們訊問的方式是每個小時換人,因為我非常累,問同樣的問題無聊。

結果:家博身上查不到線索,加上國際特赦組織關切,專案小組放人。

案發前後對林宅之監聽、監控[编辑]

2009年7月28日,高檢署「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重啟調查」報告指出:

  • 依據刑事局現存檔卷資料,確實發現情治單位用以監控當年黨外人士之「彩虹專案」電話監聽部分資料,尚可查考於1980年2月28日案發當日林宅電話之通話紀錄計有四通:
1)上午 11 時許,(身分不詳)自日本撥打至林宅,接聽人雙胞胎女兒及林母,監聽人員「」製作譯文摘要。
2)下午 1 時 12 分,撥打至金琴西餐廳之電話,疑為行兇歹徒,監聽人員「」製作譯文摘要。
3)下午 1 時 40 分許,林義雄友人李金山撥打至林宅,接聽者為女性,應為最先到達現場之田秋堇女士,監聽人員「」製作譯文摘要。
2)下午 4 時 30 分許 (命案發生後),同一人自日本撥打至林宅,接聽人應為林義雄先生的辯護律師及康寧祥先生,監聽人員「」製作譯文摘要。
  • 調查報告稱,依據案發後警方就林宅週邊鄰居查訪及檔案管理局保存之「彩虹專案」資料,尚無證據顯示案發前有情治人員在林宅週邊監控。但林義雄秘書蕭裕珍在案發前一天夜晚發現一名可疑男子在林宅對面賣菜的攤子旁抽煙[2]

受害人日後狀況[编辑]

義光教會,即當年滅門血案發生地

林義雄入獄後,林妻方素敏與女兒林奐均面臨生活困境而打算將凶宅出租或出售;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基督徒及海外基督徒籌款新台幣780萬元買下凶宅,建立教會,即現今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義光教會」。每年2月28日上午9點,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都會在義光教會舉行追思禮拜,隨後專車前往宜蘭林家墓園舉行追思活動。林奐均之後前往美國讀書,並且與傳教士印主烈(Joel Linton)結婚,於哥倫比亞大學取得英文教育碩士,是一位音樂家。目前林奐均與印主烈一家七口定居於台灣。

案件後續[编辑]

1984年10月15日江南案爆發,美國公民作家劉江南因作品批判國民黨政府,在美國遭到暗殺身亡,兇手是國民黨政府僱用的臺灣黑道竹聯幫份子陳啟禮吳敦董桂森。由於國民黨政府竟連海外的美國公民都敢買兇刺殺,使得臺灣黨外人士更是人心惶惶。

1996年11月,台北市長陳水扁要求當時的台北市刑警大隊大隊長侯友宜重新啟動「撥雲專案」偵辦動作,但因全案已懸宕多年,相關人證、物證有所缺漏,在辦案上經常遇到瓶頸。[15]

2009年3月,總統馬英九指示重新調查林宅血案與陳文成命案,以最高檢察署為首組成聯合專案小組。但最後因年代久遠,偵查難有突破[16]。而現在因已過了最長25年的刑事追訴期,故找到真兇亦無法加以定罪[17]

相關作品[编辑]

[编辑]

  • 楊牧:〈悲歌為林義雄作〉(1980),原刊於《八方文藝叢刊》,後收錄《楊牧詩集Ⅱ》(台北:洪範書店,1995年)
  • 陳芳明(署名陳嘉農):〈未竟的探訪〉(1982),原刊於《文學界》,後收錄於〈回家的方式〉,《革命與詩》(台北:印刻,2016年)
  • 林雙不:〈一對雙生小蝴蝶──紀念亮均、亭均〉(1990),收錄於《安安靜靜很大聲》(台北:前衛出版社,1995年)
  • 許悔之:〈不忍——詩致林義雄〉,收錄於《肉身》(臺北:皇冠出版社,1993年)

詩文集[编辑]

  • 慈林基金會編:《十年生死:林游阿妹女士暨亮均、亭均受難十周年紀念集》(五結:慈林基金會,1991年)

紀錄片[编辑]

參見條目[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重啟調查偵查報告》,頁21。
  2. ^ 2.0 2.1 YouTube上的2013.09.29【台灣演義】林義雄傳, 民視台灣演義, 2013.09.29
  3. ^ 國史館編:《汪敬煦先生訪談錄》,頁158。
  4. ^ 《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重啟調查偵查報告》,頁19-20。
  5. ^ 《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重啟調查偵查報告》,頁12。
  6. ^ 《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重啟調查偵查報告》,頁13。
  7. ^ 《汪敬煦先生訪談錄》,頁160。
  8. ^ 《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重啟調查偵查報告》,頁16。
  9. ^ YouTube上的台灣演義:林義雄、228林宅血案(5/6) 201002284分28秒, 民視台灣演義, 2010年2月28日
  10. ^ 《汪敬煦先生訪談錄》,頁158
  11. ^ 《汪敬煦先生訪談錄》,頁160。
  12. ^ 《汪敬煦先生訪談錄》,頁159。
  13. ^ 《汪敬煦先生訪談錄》,頁160。意思即是刺客老早離開台灣了
  14. ^ 《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重啟調查偵查報告》,頁8。
  15. ^ 再查林宅血案侯友宜二度撥雲. 原載《中國時報》. 2007-06-17 (中文(台灣)‎). 
  16. ^ 林宅及陳文成命案 高檢調查無突破. 多維新聞. 2009-07-28 (中文(台灣)‎). 
  17. ^ 傷痛25年 林宅血案追訴權昨到期. 《自由時報》. 2005-03-01 (中文(台灣)‎). 

其他參考來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