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福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毛福梅
Mao Fumei.jpg
出生 光绪八年(1882年)9月29日
 大清浙江省
逝世 1939年12月12日(1939-12-12)(57岁)
 中华民国浙江省奉化县
死因 战乱
国籍  中华民国
籍贯 浙江省奉化县
配偶 蒋中正(1901-1927)
儿女 蒋经国
亲属 二哥 毛懋卿

毛福梅(1882年11月9日-1939年12月12日),籍贯浙江省奉化县(今宁波市奉化区),蒋中正中华民国第1至5任总统)元配夫人,蒋经国(中华民国第6至7任总统)之母。

早年经历[编辑]

毛福梅之父毛鼎和,开设一座不小的“毛祥丰”南货号,人称“祥丰老板”。[1]:457兄姊为毛怡卿与毛懋卿及毛福英。

1901年冬,毛福梅(19岁)与小她五岁的蒋中正结婚。毛福梅是缠足的旧式女子,样貌平平;和蒋中正无感情基础,对她并无好感。新婚之日,蒋中正不顾自己是新郎,跑去和小孩一起抢拾爆竹蒂头,奉化素有“新郎拾蒂头,夫妻难到头”的俗话,被视为不吉。但由于毛福梅对蒋母王采玉孝敬至极,深得蒋母的疼爱,蒋中正无奈,故与毛福梅感情颇为融洽。

1903年,蒋中正去奉化凤麓学堂读书,携妻同行,并将毛福梅送进奉化女子学堂。1906年4月,蒋中正东渡日本,毛福梅回溪口侍奉婆婆。而后蒋毛两人感情日渐不睦[2][3]

1909年,蒋中正由日本回国,滞留上海,蒋母与毛氏前往上海。蒋母痛责儿子不孝,并以死相胁,闹着要到黄埔江投水。蒋中正见母下跪恳求,发誓不再与妻争吵,并邀好友张静江戴季陶劝解担保,并留毛氏在上海居住,不久毛氏有了身孕。1910年3月18日生蒋经国[1]:457。毛氏笃信佛教,在家食斋,日夜礼拜观音菩萨,晨昏念诵《金刚经》、《心经》、《普门品》,是位极其虔诚之佛教徒,又乐善好施,乡邻莫不感恩。

1921年6月,蒋母王采玉逝世,蒋中正正式向毛福梅提出离婚的要求,毛福梅坚决反对,乡里故旧均不认可,蒋中正也自知理亏,此事不了了之。事实上,蒋中正对毛氏虽冷淡无礼,但也觉得自己是过分了[4]

中年经历[编辑]

1927年,蒋中正为迎娶宋美龄,正式与毛福梅离婚,不过经由蒋中正的堂舅孙琴风担保,离婚不离家,毛福梅仍是丰镐房之主妇,生活由蒋中正供给[5]。蒋经国依旧正宗嫡嗣,记于毛氏名下。1927年9月28日、29日、30日3天蒋中正在上海《民国日报》等报刊上刊登了一则《蒋中正家事启事》:“民国十年,元配毛氏与中正正式离婚。其他两氏,本无婚约,现已与中正脱离关系。现除家有二子外,并无妻女。”12月1日刊《申报》曰:“毛氏发妻,早经仳离,姚陈二妾,本无契约。”顺便把姚冶诚陈洁如休弃。

1928年,蒋中正与新婚娇妻宋美龄滞留溪口之时,宋美龄也示好于毛氏,送上人参、狐裘大衣等物品做见面礼。毛福梅每天请厨师蒋小品烧制几道蒋介石平素爱吃的家乡菜送至乐亭别墅,如鸡汁烤芋艿、梅干菜烧肉等[6]。每天清晨蒋中正常趁宋美龄还在睡觉时,踱回丰镐房看望旧人,用过早点后再回乐亭。

1937年蒋经国与其俄国籍妻方良和长子Allen(蒋孝文)回到中国。4月27日,毛福梅与蒋经国相拥大哭[7]:64。蒋经国并在母亲的要求下补办婚仪[8]。蒋经国一心要接母亲到赣南奉养,可是毛福梅却不肯离开家乡[7]:64。最后一次蒋经国夫妇和子女一起跪在老夫人膝前央求,说如果不答应,他们就长跪不起,直到答应才起来[7]:64。毛福梅勉强同意,于是蒋经国夫妇整理行装[7]:64。不料消息传出后,乡亲纷纷跪在毛福梅面前,请求不要离开[7]:64

逝世及身后[编辑]

1939年,日军大肆宣传要求蒋和谈,否则要炸平蒋介石老家。遭蒋拒绝后,毛福梅被日本飞机炸死于溪口镇蒋家老宅丰镐房外。[9]事因12月12日,有六架日本飞机突然出现在溪口上空,滥施轰炸,毛福梅逃出房外,发现房门钥匙未带,又急忙回去,与账房宋涨生等六七人遇难。享年58岁[10]

蒋经国悲痛疾书“以血洗血”四字,刻在石碑,立于其母罹难处,誓报杀亲之仇。1940年1月5日,函电宋美龄:“……蒋委员长公馆蒋夫人志密母亲大人丧事已毕今后家事奉父谕托宋姑丈管理文昌阁英文书籍幸已于去年搬出未被焚毁今已妥加保护儿待家事办妥后即将回任服务祈勿念并祝大人玉体康健儿经国谨禀……”[11]:19

文革时期,毛福梅及蒋介石的母亲王采玉的墓遭红卫兵破坏。[12]

图片集[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王成斌主编 (编). 《民国高级将领列传》(1).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98. 
  2. ^ 蒋中正在1921年4月3日的日记里写道:“经国母子不遵教回家,见其母之人影足音,嫌恶之情不可制止。而又惜爱其子,不准教训,与我为难,痛恨之心,无以复加。逼我争斗,竟与我对打。此恨终生不能忘却,决计离婚,以蠲痛苦。殴打之后,自伤元气,诚自寻痛苦,犯不着也。当日即令妻妾大小儿子均出去,以清家规。为此,终生怨恨母亲,亦无所惜也。”
  3. ^ 蒋经国在苏联时,就曾在真理报写信揭露过蒋介石的真面目说:“母亲,您还记得吗?是谁殴打您,抓住您的头发,将您从二楼拖到楼下?那不是他—蒋中正吗?您向谁跪下,请求不要把您赶离家门?那不是他—蒋中正吗?是谁打我的祖母,那不是他—蒋中正吗?这就是他的真面目,这就是他对父母和妻子的孝悌和礼义。”
  4. ^ 1921年5月蒋中正日记中写道:“我待毛氏已甚,自知非礼。”“以后,对母亲及家庭问题,总须不出恶声,无论对内对外,愤懑无似之际,不伸手殴人,誓守之终身,以赎昨日弥孽也。”
  5. ^ 王舜祁. 蒋中正和毛福梅协议离婚的一段往事. 政协宁波市委员会网. 2005-12-08 [2012-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1) (简体中文). 
  6. ^ 唐瑞福、汪日章回忆说:“毛福梅与蒋中正离婚以后,仍然是茹素念经,乡里都称道她贤淑。蒋回溪口,毛对蒋仍是有礼有节,数十年如一日……蒋与宋美龄同来时,也相接有礼……蒋回到溪口时,曾在上海为蒋当过厨师的蒋小品夫妇也总是来丰镐房帮忙,为蒋及其侍从办饭菜,并另外增加几席客饭,供丰镐房账房总管等用膳,毛氏也下厨亲手为蒋做菜。这样的家常生活一直到抗日战争毛氏被炸死时,没有什么改变。”(《浙江文史资料选辑》(总第23辑))
  7. ^ 7.0 7.1 7.2 7.3 7.4 高仕隐. 《蒋纬国进乎?退乎?》. 台北: 长歌出版社. 1990-01-25. 
  8. ^ 夏明曦刊在香港《大公报》:记载“她们决定让母子相会的地点在吃饭的客厅,为了试试儿子的眼力,她们坐着十来个人,让经国自己来认亲娘。在客厅里,现在坐着的是十来个壮年和老年女人,这就是:毛氏自己、姚氏怡诚、大姑蒋瑞春、小姑蒋瑞莲、姨妈毛意凤、大舅母毛懋卿夫人、小舅母张定根、嫂子孙维梅以及毛氏的结拜姊妹张月娥、陈志坚、任富娥等。大家热情洋溢、兴高采烈,等待经国来认娘。人们簇拥著蒋经国、方良和爱伦,走向客堂间来,内外挤满了人,当经国等人一入门内,空气顿时紧张起来。这时的蒋经国一步紧似一步,一眼望见亲娘坐于正中,便急步踏上,抱膝跪下,放声大哭!方良和爱伦也上前跪哭!毛氏早已心酸,经不住儿子的哭,也抱头痛哭!一时哭声震荡室内,好不凄楚!经众人相劝,才止哭欢笑。毛氏对大家说:‘今天我们母子相会,本是喜事,不应该哭,但这是喜哭。’第三天,丰镐房里桂灯结彩,宾客盈门,喜上加喜。原来蒋经国孝母情重,为讨娘欢喜,遵循澳口乡俗,补办婚仪。礼堂就是他家的‘报本堂’。他们的婚仪,完全老式:新郎蒋经国,身穿长袍、黑马褂,头戴呢帽:新娘方良凤冠彩裙,一如戏台上的诰命夫人。‘报本堂,里灯烛辉煌,伏猪伏羊,丝竹大鸣。行礼如仪,一拜天地、二祭祖宗、三拜父母。‘礼毕,鞭炮齐放,锣鼓喧天,送入洞房。溪口风俗,凡是在外完婚之人,回到家里均要‘料理礼水’,即置办酒席请同族吃酒。蒋宅不能免俗。这一席喜酒,足足办了四、五十桌。毛氏嘱咐总管宋涨松(表侄)说:‘凡亲朋众友所送礼仪﹐一律不收﹐长辈茶仪受之。’丰镐房一连热闹了五﹑六天,待众亲百眷散去,这才静下来,进入正常的生活程序。”
  9.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列傳(1),第457頁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0. ^ 毛福梅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6-26.
  11. ^ 《蒋经国书信集——与宋美龄往来函电》上. 
  12. ^ 文革时红卫兵把蒋发妻毛福梅和蒋母王采玉的墓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