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四六事件或稱四六學潮,為臺北市於1948年至1949年發生的一次國民政府大規模逮捕學生的行動。

事件過程[编辑]

四六事件起於1948年,以時稱臺灣省立師範學院為主體,串聯國立臺灣大學所發起要求提高公費待遇的「反飢餓鬥爭」,以「救苦、救難、救饑荒」為主的學生運動。當時除了不少大陸的學生來台灣在台大與師大就讀,而且當時台灣不少的知識份子都有社會主義政治傾向,引發政府當局大規模逮捕學生的行動。

1949年3月20日晚上9點15分左右,臺大法學院一年級學生何景岳和臺灣省立師範學院博物系學生李元勳共乘一輛腳踏車,經過大安橋附近時,被中山路(一說中正東路)員警謝延長以違反交通規則攔下,雙方發生衝突。兩名學生被毒打一頓,並於10點左右押往台北市警察局第四分局(今大安分局)拘押。之後臺大與師院數百名學生知道此事,包圍台北市警察局第四分局聲援同學,並提出五項要求:

  • 一、嚴懲肇事人員。
  • 二、受傷同學由警局賠償醫藥費。
  • 三、由總局長登報道歉。
  • 四、請總局長公開向被害同學道歉。
  • 五、登報保證以後不發生類似事情。

警方只得釋放兩名學生。3月21日,臺大與師院的學生選派代表前往台北市警察局總局請願,陪同請願的學生與民眾超過1000人並包圍警局,致使警方在群眾壓力下被迫道歉,引發當局高度關切,認定校園受到中國共產黨統戰與滲透。

1949年3月29日,台大法學院由葉城松主持舉辦營火晚會,晚會中演唱《你是燈塔》(又名:跟著共產黨走)、《團結就是力量》等紅歌[1],會後並擬以反飢餓反迫害(參見五二〇運動)為主軸於五月四日舉行全省學生大會,由於沈崇案澀谷事件造成台灣知識份子對國民政府的不信任,而當時國民政府節節敗退,因此二二八之後,許多學生已左傾(如葉城松等已加入共產黨),山雨欲來之際,消息傳到當時派任臺灣的臺灣省主席兼警備總司令陳誠,陳誠決定鎮壓學生運動、下令當時擔任警備副總司令的彭孟緝緝拿「主謀份子」。

1949年4月1日,隨著中國共產黨的目標「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中共推動學潮國民政府民心盡失,戰事失利長江以北盡失,年初蔣介石宣佈退位後,由李宗仁南京政府組成的代表北上與中國共產黨代表展開北平和談開出條件極嚴苛的八項和平條件,當時南京各級學生萬人上街發動「希望和平避免內戰」大遊行,要求國民政府接受中共的條件,因此遭到鎮壓,發生四一慘案,造成學生多人死傷,此事傳到台北,恐怖氣氛籠罩校園。師院附中學生會主席黃永祥回憶4月1日至4月4日附中會劇團在鐵路局禮堂公演四場解放區左聯重要作家陳白塵的劇作的《升官圖》,透過兩個土匪作夢來諷刺政府官吏匪即官。[2]

1949年4月6日,1949年四六事件發生時警備總司令部電令指名逮捕「周慎源、鄭鴻溪、莊輝彰、方啟明、趙制陽、朱商彝」六人,遭到學生阻擋拒捕,實際上,六人當中僅鄭鴻溪已加入共產黨,軍警便包圍臺灣大學宿舍與師範學院宿舍進行逮捕行動,引發學生利用餐桌、椅擋住樓梯口,並且向軍警摔東西的反抗;最後軍警衝破包圍逮捕學生,並以卡車運走學生;逮捕行動告一段落後,台大部分學生則在宿舍遭到限制行動。而指名逮捕的師範學院自治會主席周慎源逃脫後加入共產黨,鄭鴻溪朱商彝(朱實)趁亂逃回大陸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歷任至中共中央統戰部一局局長,趙制陽則審訊後釋放卻無法完成登記而失去學籍。

時任臺大校長傅斯年對當局不經法律程序逕行進入臺大校園內逮捕師生高度不滿,親自找國民黨最高當局交涉,要求逮捕臺大師生必須經過校長批准。他甚至警告彭孟緝:「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傅斯年極力保全涉案學生;少數遭逮捕的學生如顏世鴻等,傅斯年也要求軍警不得上手銬,並保留他們學籍,希望他們將來有機會復學。因此台大在四六事件中受創較輕。

而其他學校,如師範學院院長謝東閔,則高度配合政府,甚至協同軍警一同前往逮捕學生。師範學院成立整頓學風委員會,由劉真任主任委員兼代院長,後接任校長。[3]許壽裳生前好友謝似顏(時任臺灣省立臺灣師範學院體育教授兼主任)會同林本王德昭黃肅秋等多位教授搶救學生,後謝似顏被解聘,具左聯身分的黃肅秋則經大公報記者協助逃回大陸。

1949年4月8日,警總分批釋放遭逮捕的學生,最後19人遭到羈押審判。[2] 臺灣學者、作家、國際知名考古學家張光直也在事件中入獄,他在回憶錄《蕃薯人的故事》裡面有專章敘述。

臺灣省政府命令師範學院停課,所有學生一律重新登記,師院共36位學生遭到除名,十月整頓學風委員會工作正式告終,自此,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可直接行文學校交出學生。[2] 一般認為,四六事件是台灣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濫觴。

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省工委學生工作委員會組織在台大及師大加速擴張,其中,師大有楊廷椅、陳水木,台大有台大法學院葉城松、醫學院郭琇琮、台大醫院許強,台大工學院王子英王超倫,都附屬在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學生工作委員會由李水井領導,1949年的四六事件,可說是省工委覆滅前的星火,5月懲治叛亂條例立法院通過,1949年8月光明報事件曝光之後,蔡孝乾變節,將整個省工委組織供出,導致台大及師大許多菁英死於馬場町如師大賴裕傳陳金目陳水木,台大王超倫郭琇琮傅煒亮葉城松張璧坤等,或遭判刑身陷白色恐怖牢籠之中如蔡德本涂炳榔陳英泰曾群芳邱媽寅盧兆麟張坤修等。

1995年,臺大與師大的八個改革派社團共同發起四六事件平反運動。臺大校方於6月做出回應,決議成立四六事件資料蒐集小組。四六事件資料蒐集小組於1997年6月7日對四六事件提出總結報告,肯定當時學生「參與民間社會、縱論國事的熱情與視野」。2000年12月25日,《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修正,將四六事件受難者列入適用此條例的對象,並由中華民國教育部向受難者家屬道歉。

2016年,師大適逢創校七十週年,編纂校史和「師大七十回顧」叢書,並新增「四六事件」,忠實記載這樁戰後台灣學運的指標事件,讓台灣首次校園白色恐怖還原真相。

影響[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文獻[编辑]

  1. ^ 藍博洲. 《天未亮──追憶一九四九年四六事件(師院部份)》. 晨星出版有限公司. 2000-04-30. 
  2. ^ 2.0 2.1 2.2 藍博洲. 《台灣學運報告:1945~1949》. 印刻文學. 2015-05-19. 
  3. ^ 省立師範學院整頓學風委員會整頓計畫.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文獻書目[编辑]

  • 莊萬壽,2000,「四六事件」參考書目知見錄。台灣史料研究 16:121-29。
  • 蕭亞譚,〈堅持理想的年輕火焰(四六事件五十周年)〉,《自由時報》,1999年4月6日,第15版。

一般性研究[编辑]

  • 吳文星採編. 臺灣省立師範學院「四六事件」. 賴澤涵計劃主持. 南投市: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2001. ISBN 9789570101744. 
  • 林仁傑. 一段跨時代的故事:台灣學生運動史研究(1920-1994) (碩士論文).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 2004. 
  • 台大四六事件資料蒐集小組,1997,台大四六事件考察:四六事件資料蒐集小組總結報告。臺北:台灣大學
  • 徐秀慧. 戰後初期台灣的文化場域與文學思潮的考察(1945-1949) (博士論文). 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 2003. 
  • 朱宜琪. 戰後初期台灣知識青年文藝活動研究:以省立師院及台大為範圍 (碩士論文). 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 2003. 

回憶錄、口述歷史、以及相關傳記資料[编辑]

  • 藍博洲. 《天未亮:追憶一九四九年四六事件(師院部份)》. 台北: 晨星出版. 2000-04-01. ISBN 9575838548. 
  • 藍博洲.《麥浪歌詠隊:追憶一九四九年四六事件(臺大部份》)。台北:晨星出版。2001。
  • 呂芳上計劃主持. 《戒嚴時期台北地區政治案件相關人士口述歷史:白色恐怖事件查訪(上)》. 台北: 台北市文獻委員會. 1999. ISBN 9789570249767. 
  • 呂芳上計劃主持. 《戒嚴時期台北地區政治案件相關人士口述歷史:白色恐怖事件查訪(下)》。台北:台北市文獻委員會。1999。
  • 張光直. 《蕃薯人的故事:張光直早年生活的回憶及四六事件入獄記》. 台北: 聯經. 1998-01-17: 168頁. ISBN 9570817577. 
  • 朱昭陽口述. 《朱昭陽回憶錄:風雨延平出清流》. 林忠勝撰述、吳君瑩紀錄. 前衛. 2009-02-01: 240頁. ISBN 9789578016095. 
  • 顏世鴻. 《青島東路三號:我的百年之憶及台灣的荒謬年代》. 台北: 啟動文化. 2012-07-05: 464頁. ISBN 9789868807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