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都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昌都战役
西藏和平解放的一部分
195104 昌都战役之前解放军通过澜沧江.png
解放军通过澜沧江
日期1950年10月
地点昌都地區
结果 中国人民解放軍勝利,占领昌都等地
参战方
西藏 藏军[1]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国人民解放军
指挥官和领导者
阿沛·阿旺晉美噶伦昌都总管) 投降[2]
凯墨·索南旺堆(藏军马基)
扎西白绕(第二代本)
噶穷巴(噶炯娃)(第三代本之噶穷巴代本)(俘虜)
牟霞·次旺罗布(第三代本之牟震代本)(俘虜)
崔科苏巴·欧珠多吉(第四代本)
均巴·阿旺白莫(第六代本)
普隆巴·扎巴次丹(第七代本)
恰日巴·索南旺秋(第八代本)(俘虜)
德格·格桑旺堆(第九代本) 投降
夏江苏巴·阿旺坚赞(第十代本)(俘虜)
真伯拉(真伯拉代本)
热杰(热杰代本)
?(噶伦卫队长)
邓小平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军区政治委员)
刘伯承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二书记)
贺龙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三书记、西南军区司令员)
張國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军长)
谭冠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政治委员)
王其梅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副政治委员)
陈明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参谋长)
李成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军军长)
兵力
藏軍:8,500[3] 中国人民解放軍:40,000[4][5]
伤亡与损失
5700人陣亡,昌都市180死亡和受傷[6][7][8] 昌都市內戰鬥114人死亡和受傷[6]
西藏历史
布達拉宮
藏区 · “西藏”名称
历史年表

昌都战役,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西藏噶厦談判破裂後,中国人民解放军昌都進行的战役。[9]此次战役中解放軍在昌都城关镇打擊了藏軍的主力,降低了西藏噶厦的抵抗士氣,從而迫使西藏噶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西藏的主權。[10][6]

部分西方學者及媒體稱此戰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吞併西藏[11][12][13][14],而有部分西方學者和媒體以及蘇聯稱此戰役為侵略西藏(Invasion of Tibet)[15]中國侵略西藏(Chinese invasion of Tibet)[16][17]行動的一部份;中國官方則稱此為西方逼迫下發動的戰役,稱其為西藏和平解放的一部份[18]

戰前谈判[编辑]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與西藏噶厦展开谈判前,双方已经有所接触,但均未能成功沟通。

1950年3月7日,西藏噶厦派出的代表團到達印度噶倫堡,與新成立的中央人民政府展開對話,並要求中央人民政府保證尊重西藏噶厦的「領土完整」。

1950年7月10日,西康省甘孜白利寺格达活佛(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康定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和西南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自告奋勇,願赴拉萨劝说西藏噶厦,同中央人民政府议和。但是当其到达昌都后即被扣留,既不能前往拉萨,也无法返回甘孜。8月22日,他在昌都突然被害身亡。[19]

西藏代表團於1950年9月16日會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驻印度大使袁仲賢。袁提出三點要求:西藏承認中央人民政府的統治;中央人民政府負責西藏的國防;中央人民政府負責西藏的貿易和外交事務。若西藏接受三點要求,中央人民政府便會「和平解放」西藏,否則便會與西藏開戰。西藏代表團承諾維持中國對西藏的宗主國關係,而代表團領袖夏格巴·旺秋德丹於9月19日建議中国人民解放軍不需駐守在西藏,只要在西藏被印度或尼泊爾攻擊時西藏才會考慮是否要求解放軍增援。

占领康區東部[编辑]

在昌都战役前,康區东部并未受到西藏噶厦的统治,而是在西康省的管辖下。因此解放軍在抵抗較少的情況下順利越境占领康區東部。解放軍得知了1934年邦達倉兄弟推翻拉薩政府的計畫,1950年1月寫信給邦達倉兄弟,表示願意以武器彈藥支持,換取邦達倉支持「解放西藏」。邦達倉決定不能與中共合作,而由於他們曾經企圖推翻拉薩政府,拉薩政府不信任邦達倉,警告拉薩政府也沒用。邦達倉家族經過討論,決定委託喬治·派特森前往印度報訊並尋求國際援助。[20]6月邦達倉·饒嘎英语Pandatsang Rapga要求噶厦派出的昌都总管阿沛·阿旺晉美承認康區獨立,以換取一些康區戰士。但阿沛拒絕了。[21]邦達倉·饒嘎和索南在昌都战役時都參與了同中方的談判。在藏军主力於昌都被殲後,邦達倉·饒嘎開始协调西藏噶厦與中央人民政府之間的談判。

中国人民解放軍第18军组成以第52师为主力的进军西藏先遣支队,于1950年2月12日抵达雅安。3月,解放軍抵达康定,到4月中旬第十八軍有至少三萬人經過康定,一萬藏人修築康定到甘孜的道路,8月修成。解放軍18军于7月30日集结甘孜,在甘孜以珠母宗為總部,並從康定西進理塘。青海骑兵支队于7月22日進入玉樹市結古多,形成了南北夾擊昌都的態勢。[22]:54–60,62[23]

1950年6月,解放軍與藏軍在邓柯發生首次戰鬥。邓柯地处甘孜至玉树的交通要道旁,位於昌都东北部约100英里,昌都总管拉鲁在该地设置了一座无线电台。解放军追蹤无线电信號來源,越過金沙江发动突袭,捣毁了电台。兩週後(7月)穆恰代本率800名康巴民兵(包括300名僧兵)突袭邓柯,解放軍600人陣亡。[22]:60[24]

最後,中国人民解放軍成功占领康区东部[25]

進攻康區西部[编辑]

經過數月的談判, [9]西藏決定嘗試爭取外國的支持及保護,[26] [27]當拉薩方面仍然在議論時,10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軍於五個地方越過了康区由噶厦控制的西部和西康省控制的东部之间的临时界线金沙江,進入康区西部。[28]這次行動不是為了佔領整個西藏,而是為了殲滅在康区西部首府昌都的藏軍主力,降低西藏噶厦的士氣,從而迫使噶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西藏的主權,並和平佔領西藏。[10]

解放軍於10月6日至7日期間越過金沙江,进入西藏噶厦控制的康区西部。[29]实施外线远距离大迂回的北线右路部队(一五四团和青海骑兵支队等),在高原上纵横跨三个省区(西康、青海、西藏),14天走了约1500华里,穿过横断山脉,两渡金沙江和澜沧江及许多不知名的山河,在甲藏卡和类乌齐等地打了几仗;因连续行进,许多战马先亡,不少骑兵变成步兵,终于在军、师要求的时间内,赶在藏军西撤之前到达昌都以西称为“五路口”的恩达,完成了大迂回包围的任务。迂回部队渡江后,南北两线的几路攻击部队,分别在几个渡口陆续渡过金沙江,迂回部队和跟进的北线左路主攻部队渡江时未遇藏军抵抗,北线左路和南线攻击部队在德格岗托和巴安(现巴塘)西北之宋瓦卡美两个点渡江时遇阻强攻,虽伤亡较大,但都很快渡江成功。兩隊解放軍迅速包圍寡不敵眾的藏軍,岗托方向的北线左路攻击部队在追击中,于同普之足雍歼灭大股藏军。南线之五十三师一五七团,歼藏军近一个甲本(相当小连)。

在解放军的政治攻势下,藏军第九代本主官格桑旺堆于10月11日率部投降,宁静宗(现芒康縣)和平投降。云南之一二六团,消灭和驱逐“民兵”、僧兵和一部藏军,占领盐井等地区。一五七团和一二六团随后向西发展,并分别执行拦截藏军之任务。昌都藏军无力抵抗,弃城西撤,北线主攻部队一五六团随之进城(左路部队和一五五团相继跟进),并消灭没有撤走的藏军200余人,就在這場戰役中,114名中国人民解放軍官兵[6]和180名藏軍官兵[6][7][8] 陣亡或受傷,解放軍進入昌都。昌都总管阿沛·阿旺晋美率残部西撤至拉贡附近,当听说解放军已堵住去路后,折回昌都西的朱古寺,与解放军联系后,令藏军2700余人全部放下武器。並於10月19日佔領城关镇。剩下的藏軍集中在西藏拉萨附近。[30]在佔領昌都城关镇後,解放軍認為達到目的,便下令停止進攻,[7][31]釋放投降的昌都总管阿沛,令其赴拉薩重申中央人民政府方面的要求。[32]

藏军戰俘獲得較好的對待,沒收戰俘的武器後,解放軍为他们开办關於共產主义思想的講座,并发给他们少量金錢後,便将他们全部送回家鄉。達賴喇嘛·丹增嘉措曾指出,解放軍並沒有隨意攻擊平民。[4]

10月21日,拉薩方面命令其代表團立刻從北京撤離,并接受了第一個要求,附帶保留達賴喇嘛地位的要求,並拒絕了其他要求。而後,噶厦方面又拒絕了第一個要求。[33][34][35]1950年10月24日,战役全部结束。

戰後[编辑]

昌都战役结束后被俘的英国人羅伯特·福特

从10月6日至24日,昌都战役历经19天,先后打了20多仗,共歼灭藏军5700余人,计有5个代本全部,3个代本大部。1个代本起义。共俘代本以上高级官员20余名,俘获在藏军中服务的英国人福特杰弗裡·布爾英语Geoffrey Bull(與喬治·派特森一起到康區的傳教士)及印度人2名。可以说,在昌都战役中,藏军主力已被消灭。

昌都战役情况传播到西藏各地后,西藏政府一片混乱,发生分化,摄政达扎·阿旺松绕图多旦巴杰增不体面地下台,达赖喇嘛提前亲政。达赖亲政后,即于1951年2月派出西藏的全权代表5人前往北京,与中國政府进行谈判。其中,首席代表是阿沛·阿旺晋美。1951年4月下旬,西藏政府(噶厦)代表团成员先后来到北京参加和谈。4月28日,周恩来总理等中央领导会见了参加谈判的代表,并宣布了双方全权代表名单:中央人民政府方面指派李维汉、张经武、张国华、孙志远为全权代表,并以李维汉为首席代表;西藏政府指派阿沛· 阿旺晋美、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土登列门、桑颇·登增顿珠为代表,并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代表。

解放軍釋放被俘藏军士兵後,中央人民政府承諾若西藏接受「和平解放」,西藏人民能保持其權利[36]。而西藏噶厦在向聯合國求助沒有得到積極回應後[37]:52–57[38][39],亦重派代表團到北京談判。最後,双方签署《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中央人民政府宣布西藏和平解放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西藏在1793年乾隆帝頒布《欽定藏內善後章程》後成立常備軍十三世達賴喇嘛第一次驅漢事件後藏軍現代化,改為英式訓練。見Goldstein, Melvyn C., "The Snow Lion and the Dragon", p.35
  2. ^ Mackerras, Colin. Yorke, Amanda. The Cambridge Handbook of Contemporary China. [1991] (1991).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38755-8. p.100.
  3. ^ Freedom in Exile: The Autobiography of the Dalai Lama, 14th Dalai Lama, London: Little, Brown and Co, 1990 ISBN 0-349-10462-X
  4. ^ 4.0 4.1 Laird 2006
  5. ^ Shakya 1999, p.43
  6. ^ 6.0 6.1 6.2 6.3 6.4 王家伟, 尼玛坚赞, The Historical Status of China's Tibet, 五洲传播出版社, 1997, p.209 (另見The Local Government of Tibet Refused Peace Talks and the PLA Was Forced to Fight the Qamdo Battle, china.com.cn): "The Quamdo battle thus came to a victorious end on October 24, with 114 PLA soldiers and 180 Tibetan troops killed or wounded."
  7. ^ 7.0 7.1 7.2 Shakya 1999, p.45. Shakya also quotes PRC sources reporting 5738 enemy troops "liquidated" and over 5700 "destroyed". Shakya does not provide an estimate of PRC casualties.
  8. ^ 8.0 8.1 Feigon 1996, p.144.
  9. ^ 9.0 9.1 Shakya 1999 pp.28–32
  10. ^ 10.0 10.1 Goldstein (2007) p.48–49
  11. ^ Goldstein (2007) p.608.:“The Chinese Communist troops have invaded the Chinese Provinces of Lanchow, Chinghai and Sinkiang; and as these Provinces are situated on the border of Tibet, we have sent an official letter to Mr. Mautsetung,lead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asking him to respect the territorial integrity of Tibet.”
  12. ^ Carol Gould & Pasquale Paquino, "Cultural Identity and the Nation-state", Rowman & Littlefield, 2001, p11
  13. ^ P.J.S. Sandhu, Vinay Shankar, G. G. Dwivedi, 1962: A View from the Other Side of the Hill, Vij Books India Pvt Ltd,2015,p148-149
  14. ^ K. Sarwar Hasan, Khalida Qureshi, China, India, Pakistan, Pakist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1966, p107
  15. ^ New York Times archives search for "Invasion of Tibet".
  16. ^ Goldstein (2007) p.608.
  17. ^ This Day in History, BBC News, Saturday, December 25th 1999.
  18. ^ Chinese Reds Promise The 'Liberation' of Tibet. THE ASSOCIATED PRESS. 1949-09-03. 
  19. ^ 哈经雄 主编,中国少数民族英烈传 第1集,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
  20. ^ Lezlee Brown Halper; Stefan A. Halper. Tibet: An Unfinished Sto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89. ISBN 978-0-19-936836-5. (英文)
  21. ^ Avedon 2015, p. 29
  22. ^ 22.0 22.1 Mikel Dunham. Buddha's Warriors: The Story of the CIA-backed Tibetan Freedom Fighters, the Chinese Invasion, and the Ultimate Fall of Tibet. Penguin Books India. 2005. ISBN 978-0-14-400104-0. 
  23. ^ 张明金. 雪域高原彩云归——西藏和平解放纪实. 
  24. ^ 纪彭. 《1949年西藏给毛泽东发了一封异想天开的信》. 人民网. 2011年5月17日.  原文來自文亭. 〈大陆的最后一战:昌都战役〉. 《文史参考》. No. 第10期. 2011年5月上. 
  25. ^ John Kenneth Knaus. Orphans Of The Cold War: America And The Tibetan Struggle For Survival illustrated. PublicAffairs. 2000: 71 [2011-12-27]. ISBN 1-891620-85-1. 
  26. ^ Shakya 1999 p.12,20,21
  27. ^ Feigon 1996 p.142. Shakya 1999 p.37.
  28. ^ Goldstein (2007) p.48
  29. ^ Shakya 1999 p.32 (6 Oct). Goldstein 1997 p.45 (7 Oct).
  30. ^ Shakya 1999 map p.xiv
  31. ^ Goldstein 1997 p.45
  32. ^ Shakya 1999 p.49
  33. ^ Shakya 1999 pp.27–32 (entire paragraph).
  34. ^ W. D. Shakabpa,One hundred thousand moons, BRILL, 2010 trans. Derek F. Maher, Vol.1, pp.916–917, and ch.20 pp.928–942, esp.pp.928–33.
  35. ^ Goldstein (2007) p. 41–57
  36. ^ Laird, 2006 p.306.
  37. ^ Tsering Shakya. The Dragon in the Land of Snows: 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Since 1947.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9年. ISBN 978-0-231-11814-9. (英文)
  38. ^ Qiang Zhai. The Dragon, the Lion & the Eagle: Chinese-British-American Relations, 1949-1958. Kent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94年: 59–61. ISBN 978-0-87338-490-2. (英文)
  39. ^ Goldstein (2007) p. 61-63

来源[编辑]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