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独立运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ibet-claims.jpg

            藏人行政中央主張历史意义的大西藏地区
  中华人民共和国所設的藏族自治地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自治区(省级)
中华人民共和国宣称擁有,被印度实际控制的藏南地区
其它历史上属于西藏文化圈的地区
西藏历史
布達拉宮
藏区 · “西藏”名称
历史年表

西藏独立运动,簡稱藏獨運動或者藏獨,是主张西藏地區成为一個主權國家的一系列運動。西藏與中原王朝在歷史上有不同程度上的交往和聯繫,在部分時期亦受到不同程度上的統治。在清朝中期西藏开始被朝廷直接管治,然而到了清末,西藏主權意識逐漸抬頭,爭議也日囂塵上[1]中華民國建政後宣稱繼承及擁有西藏主權,遭到達賴喇嘛英國蘇聯中國共產黨的反對。北洋政府及后续的国民政府虽有派驻拉萨蒙藏事务机构,但对西藏行政中央噶厦鲜有實際影响。中共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後,推翻了最早提出的尊重民族自决,推動西藏「民族獨立」或者建立「民主自治邦」的革命理念[2][3]。1950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与噶厦谈判破裂后在昌都发生战斗,西藏流亡政府及部分西方媒體稱之為中國入侵西藏(Chinese invasion of Tibet)[4][5][6]北京稱之为昌都戰役,部分西方學術著作稱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吞併西藏[7][8][9][10]。藏軍于该役戰敗投降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正式實質佔領並統治西藏(北京稱為西藏和平解放)。1987年爆發大規模血腥事件,次年達賴喇嘛宣布停止獨立活動並開始尋求相對和緩的自治要求。但不久1989年六四事件爆發,官方的壓力使對立再度升高。[11]另一方面,西藏前政府被質疑為了得到國際間的同情和支持而過度放大中國共產黨等中國官方的傷亡數據,以及作出一些誇張或不實的指控(例如對西藏的「種族屠殺」或「文化滅絕」等描述),而北京當局也被指對西藏的實際狀況作出失實的報導。當前世界主流國家並不承認其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而且藏人內部尚且沒有建立起一致的獨立或自治共識,惟西藏獨立運動仍然存有較強的影響力。

历史背景[编辑]

1206年成吉思汗進攻西夏時期,衛藏地區部份勢力已表達歸順蒙古之意,1246年西藏正式歸順大蒙古國,繪製地圖並列出向蒙古納貢之清單。

蒙元時期[编辑]

1240年蒙古入侵吐蕃(今西藏)。忽必烈1260年登基成為蒙古帝國皇帝,將西藏薩迦派八思巴封為國師、中原法王,1270年升級建立帝師制度,輔助元朝國政,並設置宣政院,使西藏納入了蒙古帝國的管轄之下,宣政院與管理南宋領土的機構無隸屬關係。

1260年,元世祖忽必烈召集擁護自己的各路蒙古宗王在開平府召開忽里勒台大會,舉行例行的大汗選舉儀式,宣佈即蒙古大汗位。忽必烈建號「中統」,意即中原正統[12]

1271年12月將國號由「大蒙古國」改為「大元」,宣布大元為繼承於三皇五帝秦朝漢朝隋朝唐朝等中原王朝的正统王朝[13]

1276年元軍攻入臨安南宋滅亡。西藏同步與中原地區進行清查全國戶口,建立驛站系統,並在衛藏地區劃分十三萬戶行政區,十三萬戶上有三個元帥府。學者對於元朝對藏管轄的程度意見紛歧(詳見「元朝對藏管轄的爭議」部分)。

明朝時期[编辑]

明朝治藏的手法分別有:分封“法王”以便通過宗教俗尚化導藏民,加強朝廷對西藏的統治、封授西藏諸王以維護朝廷對西藏的統轄權以及積極推進達賴活佛系統的形成。有學者稱明朝取代元朝並繼承了元朝對西藏的統治,但有學者指出明朝對西藏並沒有實質的完全控制力,而是間接治理[14][15],《中国歷史地圖集》的主編人譚其驤亦表示:「(明朝)對青藏高原的统治是很薄弱的,只是一种羁縻关系而已,真正的统治是谈不上的」,又表示明朝对西藏的关系远远赶不上元朝及清朝对西藏的关系[16]

清朝时期[编辑]

1720年代以来,清朝开始在西藏地区驻军并设置驻藏大臣,有學者認為這是實現了對西藏的直接管理[17]。1751年乾隆帝頒佈由领兵入藏的四川总督策楞制订的《西藏善後章程》十三条。西藏建立噶廈政府(西藏的說法是由第七世達賴喇嘛建立噶廈政府,中國的說法是由乾隆帝建立[18][19]),長官為噶倫,秉承達賴喇嘛、駐藏大臣旨意辦事。1793年,清政府再次頒佈由平定廓爾喀的大軍統帥福康安跟達賴與班禪等制订出的《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整顿西藏各项事务,確立驻藏大臣與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平等的權力。到18世纪末清朝在西藏的权威达到顶峰,但随后由于自身的衰落而逐渐削弱。

1904年,英国军队从英属印度入侵西藏,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1876年-1933年)逃离西藏。駐藏大臣有泰沒有代表清廷在《拉薩條約》上簽字,聲稱中國無權代表西藏簽訂有關條約,此舉被認為令中國對西藏的主權受到質疑[20][21],中國學者廉湘民對此作出反駁[22]。此时英军在西藏境内扶植亲英国势力,但最终于1906年与清政府签订了《中英續訂藏印條約》,英国同意不占并藏境及不干涉西藏一切政治,而中国则应允不准他外国干涉藏境及其一切内治。

1910年2月,鐘穎統帥二千餘名清軍抵藏,加強對西藏的統治,十三世達賴喇嘛出走。清政府在1910年2月25日宣佈罢免十三世达赖喇嘛,并加强了对西藏的鎮壓。1910年3月14日,十三世達賴喇嘛與當時印度總督明圖伯爵會面,要求英國依守《拉薩條約》,協助西藏與清庭交涉,但是明圖遵照英國政府的指令加以婉拒。達賴也對明圖表示不承認西藏沒有參與的《中英藏印條約》與《中英續訂藏印條約》[23][24][25][26][27]

1911年随着辛亥革命的爆发,边疆非汉族地方产生动荡和骚乱,軍紀较差的驻藏清军也发生了内讧,西藏也宣布驱逐在藏满汉官员,而支持漢人的喇嘛和部分噶廈政府的人員都被殺害。[28]至1912年底原清朝驻藏大臣和驻藏清军全部离开西藏,史称第一次驅漢事件

1912年2月,清朝統治者發布退位詔書,宣布中華民國為其繼承政權:「總期人民安堵,海宇乂安,仍合滿、漢、蒙、回、藏五族完全領土為一大中華民國」[29]。然而有學者指出西藏人民不願意從效忠清朝統治者轉而效忠新成立的民國政權[30]

民国时期[编辑]

从1912年至1949年,西藏虽不直接接受民国中央政府管治,但中国未放弃对西藏的主权[31]

北洋政府时期[编辑]

西藏在清朝覆滅後與尼泊爾不丹建立邦交,並與外蒙古相互承認獨立,1913年通過《蒙藏條約》,「兩國」關係正常化[32][33]。但徐明旭指出,《恰克圖條約》中俄國仍承認中國對外蒙的宗主權,而中國承認外蒙的自治權,認為當時不屬於獨立國家的外蒙古沒有資格承認西藏獨立[34]

1947年的亞洲關係會議期間,兩位西藏代表(右前)之前可以看到圓形版本的雪山獅子旗。最左發言者為聖雄甘地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正式成立后,中央政府先后在3月11日颁布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4月22日下达的《大总统袁世凯命令》和5月颁布的《中华民国约法》中强调对西藏的主权,而非英国所说的宗主权。1913年初,十三世达赖喇嘛返回拉萨,随即于2月13日发表聖地佛諭公告,宣布「藏區」独立,但未得到世界上大国的认可。達賴喇嘛實行的新政包括首次發行紙幣,發行雪獅郵票,建立現代郵政系統等。[35]

中华民国政府之西藏宣抚使陈贻范、十三世达赖特使伦钦夏托拉以及英国政府之英印殖民政府外交政务秘书亨利·麦克马洪,于1913年10月13日在印度西姆拉举行会议。英国欲仿照蒙古分治的方法,将西藏分为自治的外藏和由中国管理的内藏,并使中国政府承认对西藏行使的只是宗主权而非主权。1914年7月西藏和英国签署了《西姆拉條約》,而北洋政府拒絕簽署。此后历届中国政府都不承认“麦克马洪线”。

1914年(民國三年)5月,中華民國大總統袁世凱公布《中華民國約法》,規定「中華民國之領土依從前帝國所有之疆域」[36]

1918年,達賴喇嘛正式頒布雪山獅子旗為西藏國旗,規定以後藏軍也只能使用國旗。[37]

国民政府时期[编辑]

1927年5月,苏联通过外蒙古代表团与西藏政府谈判,试图与西藏建立外交关系,并曾于1928年派遣苏蒙联合代表团访问拉萨。1928年7月,南京政府成立蒙藏委員會,9月,流亡內地的九世班禪和國民政府取得聯繫。1929年1月,班禪駐京辦事處成立,和國民政府建立了直接的政府聯繫。9月,十三世達賴決定主動與國民政府接觸,國民政府代表官員奉使入藏。隨後西藏政府在南京和北京等地設立辦事處,與國民政府建立起進一步的政治聯繫[38]

1933年12月17日,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布達拉宮圓寂。1934年1月12日,國民政府黃慕松為致祭冊封達賴專使,並攜帶了350萬美元。1月31日,國府行政院決議讓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代攝達賴職權。黃慕松在趕赴西藏的途中,西藏內部以龍廈·多吉次傑總司令為首的親英國勢力決定發動西藏獨立,計劃先暗殺自主派(反對外力變更西藏)首領澤墨英语Trimön,再派兵至都昌阻止國民政府勢力入藏,但由於有人告密,龍廈被捕,挖去雙眼終身監禁(龍廈事件),首席噶倫澤墨宣佈服從十三世達賴遺訓與中國和好。黃慕松完成中藏會談後,建議國民政府協助班禪返藏(班襌於1937年12月病逝)、籌備西康省(1939年1月建省,省主席劉文輝)來解除藏人的疑慮[39]。民国政府也派遣吴忠信率使团,参与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

國民政府隨後面臨中共崛起與日本蘇聯接連侵犯中國東北等內憂外患,國民政府無暇顧及西藏事務,雙方關係沒有進一步的發展。1939年起,西藏自主派不滿熱振傾向中國,乃聯合原先親英勢力進行牽制,並指責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青海靈童)系經國府核定,違反掣籤傳統,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隨後暫行退位。1941年7月,國軍計劃開闢康印公路來解決日本對中國的交通封鎖,遭受西藏軍阻攔(康印公路事件[40])。1942年7月6日,西藏宣佈成立「外交局」[41]。當時的西藏政府已經與尼泊爾不丹建立邦交,英國蘇聯認為中國對西藏僅有宗主權,而非主權[42]:245

1945年5月,熱振當選第六屆國民政府中央執行委員。1946年,熱振派首席噶倫彭康遭罷黜。1947年,熱振被捕隨後遇害(熱振事件[43][44])。1949年7月22日,在英国的怂恿和操纵下,在尼泊尔申请加入联合国的官方文件中,文件按如下顺序列举了与六个所谓主权独立国家的外交关系:英国、西藏、法国美国、印度、不丹。由于联合国要求申请加入的国家必须证明自身是主权独立的,其中一项判断标准,就是申请国须获得其它主权独立国家的承认。在这份尼泊尔申请加入联合国的文件中,西藏被列于英国之后,法国、美国、印度、不丹之前。联合国接受了尼泊尔成为正式会员国,不代表联合国实质认可了尼泊尔所列举入会理由。这份文件的日期是1949年7月22日,其时宣称对西藏拥有主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本身尚未建立。[45]

中國共產党首次試圖控制西藏[编辑]

1922年中共二大宣言中表明不僅要解放中國,還要解放蒙古西藏新疆,強調民族自決與自由聯邦建立真正的共和國[46]毛澤東宣佈「蘇維埃民族政策的出發點就是將一切受壓迫的少數民族,爭取和團結到蘇維埃的周圍,以壯大革命力量,反對帝國主義國民黨[47]

1934年中共通過〈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其憲法大綱提出:「中華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民族自決權,承認各弱小民族有自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國家的權利。凡居住在中國的地區的,他們完全擁有自決權,加入或脫離中國蘇維埃聯邦。」結果不如中共預期,西藏民族主義者並未如台獨疆獨蒙獨分離主義者與中國共產黨建立合作關係,相反的由於共產主義者將宗教視為鴉片,認為迷信破壞勞動者的階級團結,軟化了鬥爭意識,引起藏民的反感。蘇聯佔領外蒙古後於1924年協助建立蒙古人民共和国政權,並在蘇聯影響下對蒙古內部進行階級革命與宗教審判,這類宗教迫害讓西藏感到強烈不安,擔憂布爾什維克的暴動會滲透到西藏[48],因此西藏民族主義者對於赤色革命相當拒斥。十三世達賴喇嘛在遺囑中對於共產主義西藏將要遭受苦難也做出說明[49]

此段時期内,由于政治的影響,班禪活佛被迫離開了西藏,由此西藏全境被以達賴喇嘛爲首的噶廈控制。1949年中共在青海玉樹俘虜第十世班禪,隨後便利用班禪活佛與達賴間的矛盾,孤立達賴喇嘛,拉攏班禪活佛,以期達成「分而治之」的目標。日後張國華在其〈革命回憶錄〉裡毫不避諱的表示:「班禪返藏,那是代表著西藏愛國力量增強了」[50]

从1912年至1949年中華民國大陸時期,西藏在受英国势力的影响下,英國一直希望西藏独立或依靠印度。1934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后,西藏地方事务由摄政热振活佛主持。热振活佛拥戴國民政府,并成为后来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第一任经师。但在政治斗争中,热振活佛不敌其政敌,死于狱中。此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经师一职便由被某些中國官員定為的分裂派掌控,印度獨立及中共建政後,對西藏構成政治衝擊。

1949年7月,噶廈政府下令將國民政府駐拉薩辦事處人員全數驅逐出境。由於駐藏辦事處未經噶廈批準,因此藏方認為該單位並不具合法地位[51]

中華人民共和国統治時期[编辑]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当时中國共產党实际控制区域尚未及於西藏等西南地區,北京的广播电台宣称:“中国人民解放軍一定要解放包括西藏、内蒙海南台湾在内的中国领土”。同日班禪代表西藏人民致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祝贺新中国诞生,并表示:「兹幸在鈞座領導之下,西北已獲得解放,中央人民政府成立……西藏解放指日可待,班禪僅代表全西藏人民,向鈞座致上祟高無上的敬意,並矢擁護之忱」。毛泽东和朱德覆電:「西藏人民是愛祖國而反對外國侵略的,他們不滿意國民黨反動政府的政策,願意成為統一富強的各民族平等合作的新中國大家庭的一份子。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必能滿足西藏人民的這個願望[52]」。

1950年10月1日,中共中央西南局、西南軍區、第二野戰司令部聯合發出「進軍西藏政治動員令」。10月1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昌都,藏军于10月21日投降,解放军俘虏了包括多麦总管阿沛·阿旺晋美在内的军官和2600余名士兵,擊斃4000千餘名西藏士兵(另一說擊斃5700人[53]),同時對外宣稱「西藏和平解放」。印度副總理瓦拉拜·帕特爾尼赫魯的信中:「中國政府試圖以和平表白來欺騙和愚弄我們,我個人認為,所謂以和平方式解決西藏問題的說法在如此關鍵時刻,讓我們的大使產生了夢幻般的信任。中國人無疑為了對西藏展開軍事行動而在集中力量,我認為中國的行為是一種背信棄義」[54]。中共則強調:「解放西藏人民驅逐外國勢力和影響,讓西藏人民擺脫壓迫,自由享受民族區域自治和宗教信仰自由的神聖義務」[55]

1951年5月23日,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的五人代表团前往北京,同中央政府签订《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条协定》,其后解放军进驻西藏地区[56]:71页。中共政府与达赖达成协议,在西藏暂不进行政治制度的变更,因此有台湾学者认为十七條協議正是一國兩制的濫觴[57][58]。與此同時,中共在西藏周邊的四川、云南、甘肃和青海等省份進行土地革命,包括鼓动藏族傳統聚居區人民对藏族地主进行阶级斗争

1951年,據達賴喇嘛及班禪喇嘛的記述,中國人民解放軍進入拉薩後違背原有承諾向拉薩徵用大半現有存糧,使拉薩面臨前所未見的瀕臨饑荒邊緣[59]:48頁,解放軍張經武將軍甚至向達賴喇嘛強索2萬噸大麥,但噶廈政府表示已無能為力[60],有關學者認為要不是印度即時出口稻米,西藏情況可能早就失控[42]:297,亦有說法認為周恩來李維漢也承認把西藏糧食徵收光了,民間私藏少數庫存食物則被鬥爭運動挖光了[61]。1950年12月,毛泽东在给西藏阿里的地方官员的信中指出:“人民解放军入藏部队都由中央人民政府供给,决不侵扰老百姓。”,又指出從1951年冬到1954冬,中方共開墾荒了「地61000畝,修水渠20000多米,收穫糧食35萬多公斤、土豆76萬多公斤、蔬菜600多萬公斤」,宣稱緩解了物資供應危機[62]

1953年開始,中共在鄰近西藏的安多等藏人聚集地推行「社會主義改造」過於激進,被認為是企圖消滅当地的藏族傳統文化宗教信仰,造成地方暴發反抗運動[63]:117。參與反抗的西藏人除了與解放軍打游擊戰,也聚集到尚未施行土改的西部避難,造成後來反抗人士在拉薩大集合[64]:112頁

1954年在解放軍西藏軍區的協助下,「愛國青年文化聯誼會」、「拉薩愛國婦女聯誼會」等組織紛紛成立,有計劃性的開始對當地人民進行政治思想的改造;同年,中國頒布憲法取消了原有《十七條協議》裡的西藏特殊自治狀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體化,並在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下設的行政管理部門派駐中共方面的人以主導行政事務,西藏地方代表遭架空成了掛名官員[65]

1955年,第十六世噶瑪巴活佛下令四大弟子夏瑪巴仁波切、泰錫度仁波切蔣貢康楚仁波切、嘉察仁波切逃往海外,十六世噶瑪巴也於1959年2月4日率領160人出走不丹、錫金、印度。[66]

1956年,駐西藏十八軍參謀長李覺、後勤部長秦志植、政治部主任洪流等人曾上報毛澤東建議:「西藏一團人費用等於駐內地三師人,勞民傷財;鄰國印度獨立不久,不可能威脅西藏」被毛澤東認定為「思想叛黨」並冠上「有意誇大西藏地區艱苦」、「出賣祖國邊疆」等罪名,遭到集體整頓牽連400餘人[64]:135頁。夏季,中共在康區、安多等地推動政治改革土地革命過於激進,密集對僧侶寺院進行清算批鬥引發民怨。在美國中情局資助下,西藏人民會議(西藏地下組織)組建游擊隊武裝反抗,青海甘肅四川藏區也發起串聯進行反抗。達賴喇嘛在參加印度釋迦牟尼佛入寂2500週年儀式上,於德里尼赫魯[67]周恩來[68]會談中表明對近期西藏局勢惡化的憂慮,並尋求政治避難[69]的可能。中國政府隨即宣布延緩「民主改革」,同時撤除西藏部份中國官員,解放軍則開始對「叛亂份子」進行清洗運動[70]印度外交官事後質疑尼赫魯當時無法認清中國的野心[71]

中共在康區和安多地區積極推行改革結果導致情勢惡化,1956年北京政府指出:「事實證明西藏上層人士只有少數人支持改革改造,多數人存有疑慮,多數群眾也缺乏這種積極改革的要求。」中共政府同時宣布對西藏的改革延遲推行。同時公佈〈停止進行民主改革的宣傳提綱〉,並聲言「人民解放軍會對叛亂份子嚴懲不貸」「解放軍會出手鎮壓」。[72]

中共西藏工作委員會副書記范明(隨後在反右運動中遭清洗)曾經自我檢討:「解放軍軍官與其他幹部很普遍出現大漢民族沙文主義比較優越的感覺,對西藏落後感到厭惡,歧視西藏,歪曲西藏,不能尊重藏族的宗教信仰自由與傳統風俗習慣,變得驕傲自大,具有特權思想[73]:218-219頁。」據稱,中共也以袈裟顏色來侮辱出家人,如「黃禿驢」、「紅賊禿」[63]:116。 李江琳表示,據中共官方內部文件,從1957年開始,青海省藏族人口因飢荒向外求援,中共部隊卻對藏族濫捕濫殺,導致雙方關係緊張[74]

1958年6月16日,在資助下,康巴地區各地反抗力量聯合起來,在山南地區聚集了超過15,000人,成立四水六崗衛教軍,以武力反抗康區的改革。康巴人心理上認為衛藏與他們無關,他們是為保衛本土康區而戰。四水六崗的成立是形成泛康巴身分認同的重要事件。[75][76]

1958年中國人民解放軍青海展開武力平定,直到1959年5月主要戰役結束後,解放軍部份軍隊才糾正了「我們是解放藏民,不是消滅藏民」、「多打死,少捉活」等錯誤思想,與使用藏語說「站住!不要跑!」[77]:248頁。但亦有投降的藏軍在交上所有武器後被要求聽取「社會主義」的講座,並且從解放軍手上得到小量金錢後被釋放回家的記載[78]

1958年10月7日,中共統戰部副部長汪鋒在「喇嘛教問題座談會」上談到:「信仰藏傳佛教的少數民族中共有大小寺院五千多座,宗教職業者45萬人,其中西藏的喇嘛寺廟有3千多座,寺院並擁有龐大的土地、糧食、山林、牧場、現金與金銀質法器、珠寶」1958年展開大躍進後,中共認為不可避免的需要透過「宗教改革」清算喇嘛教的寺院財富,來解決資金缺口[77]:296-297頁。1958年,超過一萬五千戶藏族人跑到拉薩及其周圍尋求庇護[73]:217頁。解放軍武力控制西藏前,曾要求達賴喇嘛的大哥圖登吉美諾布推翻達賴,加入他們。[79]

1959年3月10日,拉薩民眾舉行大規模遊行示威(中華民國稱為三月起義[80]),西藏政府以一項噶廈為名的公告中,宣布不接受《十七條協議》,聲稱西藏是完全獨立的。隨後拉萨发生武裝冲突,葉蔭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获胜並公佈戰果一舉擊殺八萬七千餘西藏人,解放军接著攻擊拉薩大昭寺,擊毀神像,由浮圖中取出經典、聖物,澆上糞便穢物後丟入田野中[81]中國共產黨稱其為「平息反革命叛亂」[82]。3月15日,中共中央決定利用拉薩事件在整個西藏進行「總決戰」[77]:247頁解放軍展開了為期六年半的「平叛作戰」(包含12場主要戰役,如早期的拉薩戰役山南戰役),動員超過23萬5千人的地面部隊(不含後勤與武裝民兵),與三個空軍師加二個空軍獨立團。毛澤東並指示解放軍在西藏當地練兵,通過這場戰爭,中國總參、總政、總後與各級軍事學校都派員當兵「在戰爭中學習戰爭」,促使解放軍建立了完整的後勤網、跨區指揮系統。由於中國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缺乏空軍立體作戰的實力,因此充分利用青藏高原上空進行空軍演練,以杜-2杜-4伊爾-28轟炸機來創造大規模的殺傷力[83]。達賴喇嘛與其125名精銳護衛在離開羅布林卡後,最初並沒有打算到印度[64]:41-49頁,而是在隆子縣宣佈成立西藏臨時政府,但隔天得知中共血腥鎮壓的消息,才流亡印度,此後大約有8萬藏民逃至印度、尼泊爾不丹等國[84]。印度接受了主要的一批流亡人士。談判破裂后,3月19日,解放軍開始對布達拉宮羅布林卡甘丹色拉哲蚌三大寺實施轟炸[來源請求]、炮擊,共持續四天。中共發表達賴喇嘛的信件聲明:「達賴與此次的暴動無關,達賴是遭暴徒刧持到印度」。4月18日,達賴發表聲明,指責中共未遵守十七點協議,不斷干涉西藏政局,並將大批僧侶送往中國築路,也表示到印度是出於自願[85]。3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发布了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的命令,并由原以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履行西藏地方政府职责。第14世达赖喇嘛随后于同年五月在印度北部的达兰萨拉成立流亡政府。4月,中國人大通過「關於西藏問題的決議」,周恩來表示「西藏反抗的行為是自取滅亡的,創造了推動民主改革的有利條件」。6月,在西藏實施「民主改革(土改分田)」、「三反雙減」[86],擴大軍事控制與清算鬥爭。中國人民解放軍有計劃地搜查每一戶「反動分子」,並將他們的財產充公,一部份遭到公開槍決,喇嘛則送到有中國古拉格之稱的勞改集中營[59]:68-69頁。據班禪喇嘛宣稱,中共在進入西藏後於迪康寺等寺廟對每位僧人都「配個女人[87]」,強迫僧侶與民女、比丘尼性交來「破除迷信還俗」,有些官員更認為「西藏進行民主改革,使廣大僧尼獲得了解放和信教自由權,自願回家還俗」[64]:105頁

毛澤東直到1959年暴動為止一直採取漸進主義政策,不在西藏強行社會主義改革。但在不受《十七條協議》約束的四川藏區(原西康省),四川省委書記李井泉土改政策引發了暴力反抗。西康難民與叛軍進入拉薩,成為1959年暴動的重要原因,同時指出毛澤東的漸進主義政策是失敗的,當時支持改革的阿旺晉美也無力應付其他反對任何形式的改革的勢力[88]

班禪喇嘛在青海視查後,宣稱他發現西藏人民「窮到連碗都沒有」[89],他也認為毛澤東式的批鬥太過殘酷,被批鬥的西藏人民並沒有犯下太嚴重的過錯,卻被捏造了許多毫無根據的罪行,一開始大吼狂踢、拔髮擰肉,接著以金屬、棍棒毒打,不少藏族人當場七孔流血、四肢殘廢,有人甚至忍受不了凌虐被迫投河自殺[90]

1962年,班禪向中央提出「七萬言書[91]」:「關於西藏平叛改革中的成績、缺點、分析改進意見書」其意見書得到中共統戰部長李維漢的認同,但中共卻以此為批鬥的目標。1964年,周恩來在「政府工作報告」上表示:「班禪有計劃的進行反人民、反祖國、反社會主義的活動[92]」開展對西藏的整肅鬥爭,指責班禪喇嘛是「從事破壞活動和復辟陰謀」。謝富治:「班禪代表西藏已經被打倒的農奴主階級,組織反革命集團...」[93]。紅衛兵也把前「農奴」帶到批鬥大會現場,「揭發了」班禪農奴主「剝削人民的血淚劣跡」[94],他們所提出的證據不是誇大就是捏造,這些罪名在1988年獲得平反[95]。1965年成立西藏自治區施行「農業合作化(人民公社)」。另一方面,中共政策錯誤強迫藏族放棄傳統畜牧業與青稞作物,改種不適合西藏高原種植的小麥,導致飢荒,大批西藏人民淪落四川乞討。西藏實行人民公社後,所有生產成果歸為共產黨幹部管制,導致西藏人民過著比以前更困苦的生活,因而集體怠耕怠工抵制。中共則呼籲西藏人民團結起來加強意識型態鬥爭,抓緊馬克思主義打破宗教枷鎖[96]茨仁夏加認為中共一時間不明白為甚麼漢人沒有因為大躍進哀鴻遍野而反抗,部分少數民族為何會發生大規模暴動[73]:334頁,又認為哈薩克人維吾爾族人(也發生暴動,中共為此封鎖邊界)、西藏人也無法理解為何漢人在面臨飢荒與迫害時不進行反抗(據《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記述,民間的零星反抗很廣泛,但因中共高度的人身控制以及对现代通讯手段的垄断,使得任何自发的集体反抗行为很难发生,以致民眾的反抗與中國历代相比的确要弱小得多[97])。西藏史學者次仁夏加認為中國共產黨的均富理想是一場騙局,因為共黨所承諾經濟社會上的正義平等,早期確實吸引許多藏人的支持,但最終中共剝奪了個人的土地與牲畜財產,實行公有化,同時摧毀舊有的經濟制度與私人財產、糧食生產,全權由共黨接管,導致週期性飢荒,連最窮的農奴都瞭解這是一場騙局[98]

文化大革命爆發後,傾共立場明確的班禪遭紅衛兵抄家毒打,監禁在秦城監獄(1968年至1977年,毛澤東去世後獲釋)。1966年、1967年,由漢人主導的西藏文革兩大造反派成立[99],以「保皇有罪,造反有理」開始對西藏進行階級清算與屠殺。1967年4月西藏的漢族紅衛兵已超過兩萬人,開始在市區進行巷戰,解放軍西藏軍區張國華將軍不敵攻勢,緊急逃往四川(直到1967年10月才返回西藏)[59]:126頁,7月22日江青下令「文攻武衛」 ,西藏兩大造反派展開真槍實彈的武鬥。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1975年,整肅西藏到達巔峰,當年超過五萬民喇嘛被送入營改集中營。1978年,班禪「被迫坦承」:「自己犯下反黨、反人民、陰謀叛國的罪行」其重要親信恩久·洛桑群培(班禪經師,死於1974年)、頓吉·索朗多吉(死於1977年)、詹東·計晉美(死於1978年)未能熬過文革,進一步削弱日後中國對西藏的影響力。曾協助解放軍進軍西藏的邦達多吉也因「組織叛亂」、「反對改革」等「罪行」於1974年遭鬥死。亦有文字記載文革期間有大量無辜西藏人民遭中共系統性屠殺,導致人口銳減[100]

有學者指出在中共統治西藏的前20年間,西藏有六千座傳統寺院遭摧毀;中國學者李江琳認為當時藏族的人口減少近乎「種族滅絕[101]。亦有學者認為"種族屠殺"的指責是誇大的說法(見「統計與相關爭議」)。

中共官方曾總結西藏「四大資源優勢」:全國五大牧區之一、全國最大林區之一、世界屋脊旅遊勝地,礦藏非常豐富。學者鄭重言認為藏人並未因此受惠,以1980年貢覺縣為例,每人每年糧食僅分配到130斤,每人每年平均收入不足42元[102]

中共政府在文革期間對西藏提供財政補貼,在西藏興建大量被視為不切實際的設施和工廠等投資,當中包括浪費1500萬元的玻璃廠和化肥廠、挖不出的向陽煤礦,「盲目上馬又下馬」且浪費2000多萬元的墨脫公路等。然而以1976年間與1965年相比,西藏的糧食產量由29萬噸增加到47萬噸,牲畜頭數也從1701萬增加到2180萬,修建的公路機場輸油管被指為西藏後來的發展打下了基礎。1980年胡耀邦視察西藏時,發現藏農牧的生活水平較之土地改革前並無顯著改善,憤怒地質問前西藏自治區革命委員會主任任榮:「中央給西藏的錢都丟到雅魯藏布江裡去啦?」[34][页码请求]

毛澤東去世後至今[编辑]

1976年9月9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去世,10月,四人帮怀仁堂事变中被逮捕,持续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正式结束。1979年8月,達賴喇嘛胞兄土登晉美諾布率領五人訪問團前往西藏進行為期五個月的訪問,並與北京當局建立接觸。1980年又有兩次同性質的訪問。1981年,北京當局發現達賴喇嘛在西藏人民心目中仍保有某種景仰,於是取消了第四次訪問[103]:138

1980年5月胡耀邦去西藏後表示:「搞得你們相當窮,底子差,交通困難,科學技術、文化水平較低[104][105]」。9月,班禪在「五屆人大三次會議」指出:「中國應尊重藏族的風俗習慣,不該把民族服飾當成黑衣黑飾來批」。隨後修復一部分寺廟,解除部份宗教禁令,並將布達拉宮和大昭寺、札什倫布寺、哲蚌寺、薩迦寺、色拉寺等著名宗教活動場所列為全國或自治區的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06][107]

1980年6月,西藏自治區委發出《在全區糾正劃分富農(牧)錯誤的通知》,對1970年以來農牧社會主義改造運動中的「反動富農」給予平反。並退回部分「非法佔用的寺廟和宗教人士的財產」。7月,恩久·洛桑群培、頓吉·索朗多吉、詹東·計晉美獲得平反[108]

班禪喇嘛記述,在毛澤東死後,他本人對於北京當局的統治手法仍感到不滿:「中共要求果洛地區的藏族死者親屬在屍體坑上跳舞慶祝消滅叛匪[109]」他亦表示最讓自己痛苦的是北京當局禁止藏人為一般已故的亡者超度,按當地的習俗是對先人的不敬或無情。許多藏族群眾見到班禪喇嘛在藏區視察總會流淚哀呼:「勿使我雪域之人滅絕、勿使佛教滅亡」[110]

從1980年至1983年,北京政府和西藏自治區政府宣稱撥款545萬元修復西藏各地寺廟,在1986年資助專款600多萬元以及黃金50407.6克維修西藏第一座佛教寺院桑耶寺,到1989年完工,工程總耗資1000多萬元。1989年,北京政府做出了“保護大師法體﹐修建靈塔祀殿﹐尋訪轉世靈童”三項決定。第二年﹐中共撥出專款6406萬元﹐黃金614公斤,白銀275.022公斤,以及其他所需材料,修建班禪靈塔,1990年9月20日奠基開工,於1993年修成並取名為“釋頌南捷”。大殿總建築面積1933平方米,高為35.255米﹐為鋼筋水泥櫃架結構﹐用花崗岩石砌成。靈塔面積為253平方米﹐塔高11.55米﹐塔身全部用0.5-0.8毫米厚,純度為99.01金皮包裹,遍鑲珠寶,共有珠寶6794個﹐寶石袋868個。另外,從60年代起先後撥款維修,於1984年至1988年,北京國家文物局從本單位和北京、河南﹑四川等8個省文物單位抽調高級工程師及技術人員共34名,協同西藏文物專家一起對布達拉宮進行勘察﹐形成了重建布達拉宮的總設計方案,於1989年,中共中央撥專款5300萬元進行搶險維修並在該年開始動工,於1994年竣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和自治區政府先後撥出3.4億元,維修及修復了千餘座遭西藏文革摧毀的寺廟,以及拉薩大小清真寺芒康天主教堂和一批苯教寺廟,1982年至1996年間﹐北京國務院確定了哲蚌寺桑耶寺等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11]。 據傳聞,1980年解放軍駐西藏獨立第52團所屬汽車營裡約60-70人叛變,與當地牧民一同襲擊中共林芝縣委會(林芝事件),並奪取大量槍械,使其西藏游擊隊更為壯大[112]


1983年西藏發生示威遊行與騷亂,據西方學者記載,至少有三千人被捕,多數人於8-11月間遭處死[113]

1985年9月1日,中共慶祝「西藏自治區」成立二十週年,中共中央下令恢復西藏部份寺院的佛教活動。8月9日十四世達賴喇嘛在「紐約時報」發表聲明:「中共將裝飾數以千計的僧寺和寺廟用的無價宗教雕像、塑像、聖經掠奪一空,送往內地。按記錄我們有五千七百個僧院和五百座寺廟遭摧毀,其中損失最大且無法彌補的是古梵文、巴利文及藏經被中共摧毀殆盡[114]」。而班禪在《七萬言書》裡寫道在西藏有各類寺廟二千五百餘座,民主改革後僅剩七十餘座[115]。中共統戰部副部長汪鋒在1958年則談到西藏三區有3929座藏傳佛教寺院,中國有約五千多座藏傳佛教大小寺院[116]

臺灣歷史學者、異議人士施朝暉指出十四世達賴喇嘛曾多次要求中共進行和談實現真正的「自治」,中國北京當局一蓋不鬆口,1987-1989年西藏地區黨委書記胡錦濤指揮部隊展開「大屠殺」與種種非人道的打壓。 [117]

1987年拉薩發生流血衝突,美國國會於1987年6月18日通過西藏人權受到中共迫害的決議案,認為中共以軍事手段統治西藏侵害人權,監禁西藏人民的黑牢缺乏食物,導致許多人活活餓死[118]。因為聯合國「反虐待或其他殘忍、不人道或可恥的刑罰或處置公約」於1987年6月生效,西藏血腥事件引起歐洲議會的注意,通過「即刻要求中國政府尊重藏人宗教自由與文化自治之權」,並認同達賴喇嘛所提的「五點和平計劃」是解決問題的基礎[103]:125-126。1987年10月,西藏再次發生兩次暴動與軍事鎮壓。1988年3月,又發生反共運動[119]。1988年6月15日,達賴喇嘛獲邀至歐洲議會發表斯特拉斯堡建議(Discours Strasbourg)。

1989年3月5日,西藏再次發生反共暴動,雙方衝突過程激烈,北京當局總理李鵬於3月7日發布西藏戒嚴。中國與歐洲建交後,由於歐洲議會打算以民意機構發揮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因此在1989年3月16日的歐洲議會會期中,通過「強烈譴責北京在西藏首府暴力鎮壓行動,尤其是使用武器,並要求解除戒嚴」決議,北京駐歐大使劉山向歐洲議會會長抗議:「粗暴干涉中國內政」,並認為歐體企圖將西藏問題國際化[103]:134-138。1989年接著又爆發六四天安門事件,使得歐洲議會採取更強硬的態度:「尊重人權為維繫雙邊貿易之先決條件」。1990年5月1日,北京當局解除拉薩戒嚴。1991年3月,西藏流亡政府表示由於中國領導階層的閉塞和反對,斯特拉斯堡建議已經無效。[120]

1995年5月,被達賴喇嘛指認為第十一世班禪更登確吉尼瑪據傳遭中共軟禁,至今下落不明,中共另立一人為第十一世班禪。有人權組織稱他為「世界上最年輕的政治犯」。[121]

1999年12月,14歲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從西藏出走印度(他被達賴喇嘛和中國政府共同承認為轉世活佛)。[122]他於2014年表示全力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使藏人真正自治。[123]

自1980年代起,北京政府創辦了北京中國藏傳系高級佛學院,在西藏各寺廟開辦學經班,設立藏文印經院並出版各種宗教典籍、研究著作和學校教材[124]。中國官方表示:西藏青壯年的文盲率從舊西藏高達95%,到1990年為止西藏教育水平屬全中國最低,2013年文盲下降到0.8%。從1985年開始,西藏實施對接受義務教育階段教育的農牧民子女包吃、包住、包學習費用的“三包”政策,先後12次提高補助標準,惠及51.04萬人,但有資料顯示仍有三分之一西藏兒童沒受過教育與醫療[125]。2007年,西藏在全國率先實現9年免費義務教育,2012年又在全國率先實現15年免費教育,主要課程用藏語授課。至2013年間,西藏地區共有14種藏文雜誌、10種藏文報紙,西藏人民廣播電台開辦有42個藏語(包括康巴語)節目、欄目,藏語新聞綜合頻率每天播音達21小時,並在新聞媒體與教學內容中加入了許多被指用來強化對達賴喇嘛辯證看待的「愛國教育」內容[126]。西藏人均壽命從1951年的35.5歲提高到2013年的68.17歲[127]。北京官方政府亦花費巨款去支持西藏的经济和文化,並宣稱西藏政府百分之九十靠中央政府拨款,因为西藏人生活水平、医疗水平低,所以中國政府派了大量的汉族工程技术人员、经济管理人员、文化工作者、医疗卫生人员到西藏支援建設,建造学校、院等基礎設施,並為藏語創造大量藏文科技詞彙,在學校用藏語教學。」。美國國務院也同樣表示藏人的經濟和生活水平被提高,亦指出北京政府以大量補貼資助發展西藏的經濟[128]

根據中方學者記載,從五十年代初至1997年,中央政府共向西藏投入400多億元;1959年至1996年調運進藏物資674萬噸,其中商業物資110萬噸,糧食130萬噸,石油148萬噸[129]。有西方學者亦指出,中國政府每年會給予西藏一定金額的補貼,單在1997年,中共中央就給予了四億六千萬美元的補貼資助[130]

目前北京當局對西藏流亡政府採取「拖延」政策,期望在達賴喇嘛圓寂後流亡藏族群龍無首「西藏問題」自然解決。但許多人提出警告,如前中國人權主席劉青:「海外西藏流亡人士對於達賴喇嘛的溫和政策已出現分歧,一旦體認到達賴爭取與北京談話的努力破滅,新生代可能採取激進方式推翻中國在西藏的統治。」趙紫陽前秘書鮑彤:「達賴喇嘛在流亡藏人社會中仍具有強大的威信,中國應把握達賴喇嘛有生之年的機會,否則未來後果不堪」流亡達蘭薩拉的次旺頓珠:「一旦達賴喇嘛圓寂,西藏將會爆炸[131]。」

归属争议[编辑]

中国政府及西藏问题研究者的观点[编辑]

20世紀初期的中國學者通常把西藏併入中原王朝的年代定於18世紀的清朝明代以前兩者的關係並非同一個「政治實體」,而是類似今天美國聯邦制[132]。「中國從元朝開始不間斷的統治西藏」被指是中國政府的說法[15]。而根據相關官方文獻,清朝時期西藏被明確列為中國版圖之內[133]。中國宗教民族研究学者牙含章在著作《達賴喇嘛傳》裡,把中國與西藏的歷史關係視為「宗主國」或「藩屬」。除西藏之外,越南朝鮮外蒙古清朝之間都存在著若有若無的關係,無法以現代外交觀分清究竟是獨立國還是聯邦。[134]曾經在清末秘密遊歷西藏的日本僧人河口慧海,則認為西藏是「受支那保護的屬國」。[135]北大校長蔡元培編製的《遠東地圖》,裡頭中華民國領土包含越南朝鮮,但不包含西藏。中國國務院認同的說法是中國與西藏地方的關係是東方獨特的中華帝國同帝國轄屬的一個內藩間的關係[136]

文学工作者的观点[编辑]

中國流亡文学作家曹長青認為,歷史圖片顯示,第五世達賴喇嘛與清朝皇帝是同席而坐,不存在高低之別;第十三世達賴喇嘛見慈禧太后時也是平起平坐,西藏在歷史上是中國一部份的說法「根本證據不足」[134]:223。旅美华人作家徐明旭指出,1793年,乾隆頒佈了《欽定藏內善後章程》,規定駐藏大臣與達賴喇嘛共同治理西藏,其後西藏的五個達賴喇嘛,有三個是按照章程規定的“金瓶掣籤”所認定,可以由清朝皇帝革去名號,又認為十三世達賴喇嘛覲見慈禧太后光緒皇帝時下跪,表明了「清朝皇帝對西藏內政的至高無上的權威」,徐明旭亦認為清朝與內藩西藏的關係並不模糊,因為對內藩派官駐軍,行使主權管轄,用國際法考察,應當屬於中國領土[34]。而中国小说作家王力雄認為十三世达赖喇嘛面見慈禧太后單腿跪拜是「讓其受盡屈辱的單一事件,過去不僅不曾跪拜,皇帝還親自出城迎接」[137]



藏族人口分佈[编辑]

地理上的西藏面積約120-130餘萬平方公里,國民政府時期中國藏族人口約有600萬人(除西藏外,包括四川、青海、甘肅、雲南等藏族人口);1954年11月11日,中國〈人民日報〉公佈1953年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西藏自治區1,273,969人,西康省3,381,064人,青海甘肅省1,675,534人,共有633萬人,其中全國约有277万藏族人口[138];1982年中國人口普查時全國約有387萬藏族人口[139]。國民政府時期可分為三大部分:

  1. 西藏本部,藏族自稱藏巴丹達山以西)南方又稱為博巴
  2. 西康區,自稱康巴,在康定以西丹達山以東,含雲南西北中甸及德欽。
  3. 甘青川區一帶的藏族,含安多唐古特)、果洛(九族)、保安(十二族)、環海(八族)、玉樹(二十五族)與四川西北的松潘、理縣、茂縣、汶川、懋功等地的羌民[140]

現有西藏東到昌都,西至阿里,南抵喜瑪拉雅山,北起那曲,也就是藏人所說的小藏區(內藏)。如果再加上青海省全境(安多),與四川、雲南、甘肅境內藏族自治州、自治縣在內的地區則稱為大藏區[141]:272-273頁

流亡藏人組織[编辑]

位於印度达兰萨拉藏人行政中央最初设有6个大臣职务:内政大臣、财政大臣、外交大臣、宗教与文化事务大臣、教育大臣、安全事务大臣。1960年,在流亡的西藏人中举行了首次选举,成立了「人民代表会议」,拟订流亡政府的宪法大纲。1963年3月10日公布了西藏宪法,在西藏噶厦政府之下设立了内政委员会、宗教与文化事务委员会、教育委员会、财政部、情报部、卫生部、人事调配局和审计局。「全国代表大会」为立法机构,「最高法院」为独立的最高司法机构。流亡期间,「人民代表大会」行使议会的职能。

流亡初期印度政府提供了麥蘇爾作為西藏難民第一個安置定居點,約三千三百頃。1965年至1968年在歐洲國家與美國緊急援助、國際紅十字會的資金支助,為西藏難民在印度建立了更多的定居點[134]:144。达兰萨拉政府在印度设立了各种文化机构,如西藏文献图书馆、西藏医疗中心、西藏之家、西藏表演艺术剧院等。1970年成立的「西藏青年大会」为流亡政府中最大的政治组织。流亡政府没有得到其他国家的承认,但达赖喇嘛曾访问过泰国日本苏联(1979年入侵阿富汗之年)、蒙古国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西藏流亡政府的资金来源包括政府(包括美国、德国英国和1980年代以前的苏联)與民间组织,西藏流亡政府也有海外西藏人的自愿捐款。

西藏流亡政府宣稱自2009年2月起,西藏境內已有120名不滿迫害的藏人以慘烈的連環自焚抗議事件抗議中國當局對西藏實施的“領土殖民化政策”,其中103人死亡,境外自1998年至今有7名藏人自焚,4人死亡。[142]

中國政府雖然在西藏也推行「愛國教育」,但不滿迫害的自焚事件仍層出不窮。中國政府宣稱藏人是受西藏流亡政府唆使自焚[143][144],但這種說法遭到藏人益西多登的否認[145]

立場[编辑]

西藏流亡政府認為解放軍不請自來,其內部對過去西藏是否存在農奴制度及其定義亦有所爭議[146][59]:47頁[147] (據報導,現今中國依然存在295萬的奴隸人口,僅次於印度的1420萬[148][149]),認為西藏根本沒有宗教自由,而中共雖然宣稱對西藏「財政補貼」、「人才支援」,但「財政補貼」多受到中共腐化的官僚體系侵蝕[150] [151],「人才支援」則成為內地漢人大量移入西藏的理由(漢化政策)[152]。西藏流亡政府亦認為,中共所興建的機場、公路多為戰略考量,或經濟利益(木材黃金礦物石油煤氣)的掠奪(根據中國官方說法:「储藏有大量原油的羌塘盆地延绵藏北100多公里。预计原油储藏量可能多达上亿吨。」 [153],另外亦有丰富的矿产资源[154]。),尤其1962年中印戰爭後往往是基於軍事目的而興建,核實驗基地也因此搬遷到西藏[155]。中共雖然宣稱自1980年代啟動對西藏殘存寺廟的重建計畫,不過有部分西藏人宣稱,大部份的重建資金都來自虔誠藏人的奉獻[156]

傷亡與財產損失[编辑]

人員傷亡與有形無形財產損失目前並沒有精確的統計數字,中國官方、西藏學者和流亡人士所提供的資料數據亦不盡相同,據西藏流亡人士提供的有關資料數據顯示數十年來有許多無辜西藏人民遭到監禁、處決、性侵[157]、餓死,比例之高造成藏族長期抗暴、尋求獨立。另一方面有學者指出中國官方資料經歷幾次「調整」,或對外宣傳與內部資料不同調的情況,讓外界難以釐清真實的原貌[77]:245-247頁。西藏於1961年至1964年與1968年至1973年發生兩次大飢荒[158]

在140多個藏區之中,不完全的統計數據:四川17縣沒收現金341萬元、黃金3,207兩、白銀20萬兩、銀元12.5萬、糧食160萬斤;青海天峻縣沒收綿羊12,695隻,山羊556隻,牛3,782頭,各種折價物資464,110元。甘南沒收9,433戶財產總計羊42.7萬隻、牛9萬頭、馬2.7萬,騾1千頭,黃金22.6公斤、白銀128公斤、銀元79.8萬枚[77]:450頁。中共花了三年的時間才清運完西藏「反動份子」充公的財產,與寺廟搜刮來的金銀寶物到北京。自1966年開始到1973年,大多數的西藏聖器、佛像、法器都被銷毀,金銀材質的不知去向,銅、錫或其他貴金屬則被送到金屬熔煉廠熔解。[59]:69頁、131頁

1957年甘肅省藏族人口為255,947人,至1961年共減少81,366人,佔1957年藏族總人口31.8%,再加上四川、青海雲南迪慶州藏族人口減損的不完整數據,光這四區的藏族人口至少減少25萬人。青海果洛玉樹兩州自1957年到1961年,藏族人口至少減少11萬人。1982年青海省委統計1958年藏人遭監禁、錯殺致死人數為18,176人[77]:446-448頁

1074年創建,被世人譽為「第二個敦煌」的文化遺跡薩迦寺,除了南殿堂被中共用來養豬外,其他部份全數遭到摧毀。1409年由格魯派祖師宗喀巴創建的甘丹寺於1966年8月19日,被認定為「社會主義的絆腳石」開始拆寺工程,至1969年被完全摧毀。興建於雍正年間的惠遠寺,該寺特有的「色吉甲本」也在西藏文革時遭毀。哲蚌寺雖然後來重建,但西藏人依然習慣向原址的廢墟膜拜。中共將這些寺廟的建材拿來興建黨部或解放軍軍營。許多古老壁畫(如唐卡畫)則被漆上毛澤東像或紅衛兵標語[42]:329。1683年建成的「噶丹松贊林寺」(迪慶州最大藏傳寺院)於1966年遭受中國攻擊,百年經書被焚,佛像、寺院被砸爛[159]

中國國家計劃委員會經濟所澳洲籍華裔人口學家嚴浩在《中國的藏族人口:迷思與事實的再檢驗》中以1953年至1964年人口統計落差來估計西藏「失蹤」人口數應該在768,000到152,000之間(包括7萬流亡人口)[63]:138

賈斯柏·貝克英语Jasper Becker在《餓鬼:毛時代大饑荒揭秘》的研究中顯示「大躍進」期間青海省死亡人數約90萬,四川省可能達900萬,而西藏民族是受到饑荒影響最嚴重的族群[63]:139[160][161]

1962年,班禪喇嘛(時任西藏自治區籌委會主任)在一份給周恩來的報告裡宣稱:「今日圖伯特人口明顯而大幅地減少了,許多人死於戰爭、監禁、饑饉」。1987年,班禪仁波切在一次演講中估計青海監獄之中藏族死亡人數約佔該地博巴人口總數百分之五(2萬至2萬8千),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完全無辜的[63]

1980年代初,興海縣為1958年「錯定性」的瑪積雪山賽宗寺汪什代海落實政策,679人獲得平反宣布無罪[77]:249頁

西藏流亡政府宣稱,1950年至1983年共有120萬西藏人非正常死亡,並形容西藏難民逃離故鄉的流亡過程相當危險,許多西藏人民為躲避中共的追捕,趁著嚴冬越過喜瑪拉雅山經歷幾個月的跋涉,部份逃亡團體抵達目的地時剩不到10%,有些人因凍傷截去四肢[42]:324,有些遭受槍殺,有些婦女被中國士兵強姦後才獲得放行[162]

謝劍認為,中共的無神論政策,使西藏境內廟宇遭摧毀僅餘八座,北京事後卻在殘存遺址設下「國務院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立牌其行為「可笑」[163]

1998年,時任全國政協常委、大陸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的阿嘉·洛桑圖旦·久美嘉措流亡美國尋求庇護。[164][165]

統計及相關問題的爭議[编辑]

種族屠殺說[编辑]

董尼德[谁?]認為「國際法學委員會經過深入的調查,發表正式的報告認為中國在西藏犯了種族屠殺的罪行」[來源請求][166][167]。然而國際法律家委員會在第二份針對西藏的報告指出:「沒有充足證據證明藏人在種族、民族或族群上受到滅絕」[168]

阿沛·晉美表示根据有关学者研究,西藏土地资源供养三、四百万人有困难(1988年西藏的藏族人口已超過200萬人[169][170]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西藏部主任阿沛·晉美表示對西藏流亡政府宣稱的一百二十萬死亡人數數字有保留,認為受害者在整個藏區大概有三、四十萬人[171]佛光大學教授謝劍以中國官方人口統計落差來統計西藏和全中國大陸的藏族人口變動,推算出1953年至1964年期間人口不增反減(他認為西藏人口因長期由於宗教原因而於兩百年間內都沒有明顯增長,甚至下降),西藏自治區從1,273,969降至1,251,225,而在全中國大陸為從2,775,622下降至2,504,628,並在1964年開始穩定增長。在其研究中,自治區的藏族人口在1982年至1990年的增長率遠高於全中國,認為達賴在1990年向外界宣傳「藏人正在走向滅絕」和西方媒體用誅族(種族屠殺)這類用詞指責中共「畢竟是誇大了」[172]。藏學家艾略特·史伯嶺英语Elliot Sperling教授表示,1950-1975年間無疑有大量藏人死亡,大屠殺的事实應該毋庸置疑,但是比較客觀的人士不相信一百二十萬人死亡的數字(數據來源很可能是在1979年從達蘭薩拉到西藏訪問的藏人代表團),並指出實際數目可能要少得多[173][174]

唐家衛等學者指出1959年拉薩暴動時解放軍「打死叛軍545人,打傷和俘虜叛軍4800餘人。解放軍死63人,傷210人」,與「解放軍擊殺八萬七千餘西藏人」一說有所出入[175]

中國異議人士與歐美人權機構指責中國政府進行未經捐贈者同意,或來源不符合國際倫理規範的器官移植買賣。許多政治犯、宗教犯、異議人士,包含1997年至2008年間發生的少數民族動亂下的西藏人與維族人,未經公正審判就被送入勞改集中營或監獄,一部份永遠失蹤,以2000年至2008年為活體器官摘取的高發期,官方行刑單位甚至涉及商業化器官買賣的服務。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強調,因為中國沒有公民願意捐獻遺體,所以死刑犯才會成為中國器官移植的主要來源(約佔90%),且處以極刑的都是罪證確鑿的刑事犯,事先也有取得本人或家屬的捐贈同意書[176]

藏學家和人類學家戈德斯坦英语Melvyn C. Goldstein認為西藏流亡政府「經常誇張失實地指控中國種族屠殺以及中國的人權狀況」[177]

華人學者徐明旭對西藏流亡政府聲稱的死亡人數統計數字提出質疑:「如果中共“消滅了一百二十萬藏人”,也就是消滅了一九五○年的藏人的百分之四十,那麼西藏人口從剩下的一百八十萬增加到六百萬,竟在共產黨統治下增長了二點六倍!這從醫學上、生理上說,是驚人的奇蹟。對此奇蹟,可以有兩種解釋,一種是:中共消滅了一百二十萬藏人後,對剩下的藏人予極其優厚的醫藥條件和生活待遇,任何人不會相信這一解釋;那就只剩下了另一種解釋:達賴喇嘛所說的“中共消滅了一百二十萬藏人”是個“彌天大謊”。」[178][179],他又引用了美國歷史學家、藏學家譚·戈倫夫英语A. Tom Grunfeld(A. Tom Grunfeld)的話:「达赖喇嘛一直谴责中共在学校里面用汉语上课,但是这话让人听起来感到虚伪,因为达赖喇嘛在他自己的印度流亡藏人学校里用的是英语。」[56]:301-306頁謝劍又對達賴喇嘛的七百五十萬漢人移民西藏說作出質疑,認為從漢人體質及西藏現有的交通體系來說是不可能的[172]

國際法律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發表的針對西藏狀況的第一份報告認為中國在當地犯了種族屠殺(在第二份報告裡將「種族屠殺」改為「文化滅絕」)。[180]藏學家譚·戈倫夫英语A. Tom Grunfeld認為,這是個冷戰機構,專門收集共產主義國家侵犯人權、制度性不公的記錄,以進行反共宣傳。由於中國拒絕批准,該機構並沒有進入西藏了解實際情況,更加沒有像在1950年代西藏訪問過的70多名西方記者進行調查,並且指出該委員會僅僅聽取流亡藏人的一面之辭,而流亡藏人往往因為受過心靈上的創傷和心理上的需要而渴望得到同情,以及害怕被遣返而誇大其辭,同時指出委員會將一些荒謬的一面之詞作為可靠證據,例如當時從流亡藏人口中得出的「西藏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農奴制」說、「幾乎所有窮人至少有五至六頭牛和三十隻羊」說和「絕育手術」說[181]。他指出這些暴動並不是農奴和牧民發動的群眾起義,而是由部族的首領和富有的商人發動領導。同時指出,這些人就算沒有暗地裡得到外界援助,也一定受到了他們的鼓勵[181]:124澳洲國立大學的 John Powers 教授批評譚·戈倫夫的著作,指出他不懂藏文(John Powers本人通藏語),對於西藏只採信負面的說法。外界對他著作的價值看法兩極。[182]:20-21西藏作家Jamyang Norbu專文駁斥其書,[182]:165認為他是為中共宣傳的「走狗」[183][184]。另外, John Powers 亦指出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共兩方的論點各有矛盾之處[182]:x-xii

文化滅絕說[编辑]

藏族女作家唯色丈夫王力雄指出: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西藏當地藏族在对西藏传统文化进行扫荡的过程中,千千万万的西藏人都曾以极大热情投身其中[185],並認為中共雖撥款給西藏,但多用於「表面建設」、「排埸心理」或「用在地方官員享受」,北京為發展西藏現代化提供的無償撥款與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西藏人無關,如西藏體育館最大的功能可能就是「擺在大街上讓人們看」,而昂贵程度已经排在世界前列的西藏大廈就只有经常出入北京的西藏官员能够享受。同時指出西藏上下各級的“現代化”項目所提供的就業機會,絕大部分都是被由藏人為主體的“穩定集團”的“子女”們和“有關係”的人獲得,普通老百姓幾乎從無沾光的機會[186]唯色認為:「很難相信許多地方仍處在地獄的專制政權,能將西藏帶進人間天堂。我們承認傳統西藏社會制度有許多問題,但那已經是上個世紀過去了,今日中國竟然存在大量奴隸主與奴隸,所做所為比過去西藏奴隸制還要醜惡黑暗萬倍,他們又有什麼理由妖魔化西藏的過去呢?豈不可笑!」[187]唯色並認為藏人遭受差別待遇,無法自由進出西藏(需進藏許可證明),漢人則不需這類證明文件[188]

作家王力雄亦指出:「西方人不相信中共的话,那不奇怪。中共说的假话太多,所谓『假做真时真亦假』,即使它说真话时别人也不再相信它了。何况中共的本事仅是在国内控制舆论,操作国际舆论却从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因此达赖喇嘛一方的消息就成为西方了解西藏主要来源。不难想象仅有一个消息来源肯定是难以保持客观性的。」,同時除了在誇大死亡人數方面,也指出达赖喇嘛和西方流行的中共对藏人的迫害说法也有许多的誇張與離譜之處,包括「強迫西藏和尚與尼姑當眾性交」、「紅衛兵到處強姦婦女」、「小孩被驅迫為奴工」、「中共曾經誇口要在十五年內根除西藏語言」、「藏人死於中共迫害的人數為一百二十萬」、「在西藏自治區漢人已多於藏人」等說法[189]。另外他認為藏人有崇拜强者的心态[190],但這個說法受到質疑[191]王力雄指出:「中國執政者很善於把壞事變成好事,事情發生時中國官員總先把責任推乾淨,同時又要利用這類事件為自已擴權找理由與根據。在西藏自焚案中強調是境外勢力操縱與策劃的,因此我們強化鎮壓與維穩是非常重要的。要求中央撥更多經費,要求提高自己的地位與權力,形成了『吃反分裂的飯,升反分裂的官,發反分裂的財』這種官僚集團邏輯[192]。」

藏學家次仁夏加教授反駁王力雄,指出不應將藏人參與文革賦予特別意義,因為文革時不參與革命就是反革命,群眾沒有不參與的自由[193][194]。王力雄指出:「當時“積極分子”(指監視和密告者)數量很多,無孔不入,而且非常活躍。那些“積極分子”恰恰都是藏人,當我問道為什麼西藏宗教能被禁絕得那麼徹底,如果絕大多數藏人都嚮往宗教的話,難道不是可以私下里進行宗教活動嗎?在廣闊的農村和牧場,在黑夜和黎明,漢人的眼睛是根本看不到的,他們的手也伸不了那麼長。回答我的藏人說:『那怎麼能行,家家都有年輕人,都是紅衛兵,他們看著呢,搞不成。』那些監視著他們父輩的年輕紅衛兵是什麼人呢?他們不是漢人。一個藏人回答我的『為什麼藏人會砸寺廟』的問題時激憤地說:『不砸還不被整成反革命!』且不說當時藏人砸寺廟是否都是出於被迫,即使承認這一點,那些整人的人又是什麼人呢?不錯,有漢人,但是也有很多(甚至在數量上更多)是藏人。」[185]。據班禪的《七萬言書》記載,漢族及藏族幹部聯手對佛像、佛經、佛塔等文物進行大規模燒毀及破壞[195]

香港夏博義資深大律師(Paul Harris S.C.)在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發表研究論文《西藏是否應有民族自決的權利?》,認為根據國際法觀點,西藏擁有住民自決的權利,包括自決獨立。[196]

美國國會對中國政府改善西藏的民生、對西藏的建設和發展以及為西藏進行現代化建設的說法表示承認,但同時認為中国政府改变了西藏的传统生活方式,毁灭西藏文化,亦認為中共大量移民到西藏,影响到西藏人的生存[56]:301-306頁[197]徐明旭對「中國政府在西藏的現代化建設毁灭了西藏文化」一說作出反駁,指出“確認發展權也是不可剝奪的人權”[198]

香港科技大學教授Barry Sautman指出,關於「文化滅絕」指控忽略了一個事實,就是許多「令人感到不快的文化上的變化」其實是一種「不對稱的、以美國為中心的全球性結構轉型」的狀況,中國的「漢地」受到這種狀況的影響好比西藏受到由中國介導的晚期現代性(全球化)所影響,他又指出達賴喇嘛似乎沒有特別關注所謂的「文化滅絕」可能是西方人或西化影響的主導下所進行的[199]。藏學家Elliot Sperling指出,中國政府在某程度上確實在適應西藏文化方面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又指出不容忽視遍布在西藏高原的西藏文化活動。西藏學者Robert Barnett和德國綠黨領袖Antje Vollmer也承認「文化滅絕」的指控並不正確。美國記者Erik Eckholm也指出,除了在城市生活的少數藏人以外,絕大多數的西藏價值觀以及風格都沒有改變,他們依然保留著明顯的「西藏特徵」[199]

元清非中國論[编辑]

西藏流亡政府及相關人士聲稱清朝雍正帝乾隆帝否定自己是中國人,又聲稱他們分別說過「朕乃夷狄之君,非中國之人[來源可靠?]」和「朕以外國之君,主中國之事[來源可靠?]」,並以此為理據否認中國在歷史上曾經對西藏實行管治[200]。然而雍正帝在其親自編纂的《大義覺迷錄》中表示:「徒謂本朝以滿洲之君,入為中國之主,妄生此疆彼界之私,遂故為訕謗詆譏之說耳。不知本朝之為滿洲,猶中國之有籍貫。東夷之人,文王為西夷之人,曾何損於聖德乎?」,書中批駁華夷之辨思想,指出滿洲人就是中國人,不應有華夷之分[201][202][203],而乾隆帝則明令「夫對遠人頌述朝廷,或稱天朝,或稱中國,乃一定之理」[204][205]康熙時期被現代學者稱之為「中國第一次與歐洲國家按照國際法原則、以對等方式談判達成」的平等條約《尼布楚條約》是最早明確使用“中國”一詞來指代大清的國際法文件。另外,條約滿文本中沒有使用大清國(Daicing gurun)這個詞,而是使用漢語“中央之國”(Dulimbai gurun)的直譯[206]

孫中山在《民族主義第二講》認為,中國曾經兩次「完全亡國」,一次是元朝,一次是清朝[207] ;然而在《民族主義第四講》認為:「至於我們中國的情形又是怎麼樣呢?中國本部形式上向來本分作十八省,另外加入東三省及新疆,一共是二十二省;此外還有熱河綏遠青海許多特別區域,及蒙古西藏各屬地。這些地方,在清朝二百六十多年之中,都是統屬於清朝政府之下。推到明朝時候,各省也很統一。再推到元朝時候,不但是統一中國的版圖,且幾幾乎統一歐、亞兩洲……中國最強盛的時代,領土是很大的。北至黑龍江以北,南至喜馬拉雅以南,東至東海以東,西至葱岭以西,都是中國的領土」[208]

威斯康辛大學藏學博士Kohn Richard認為:「中國聲稱元朝征服西藏,而中國自然擁有西藏主權,這就好比德國曾征服了南斯拉夫波蘭波蘭卻因此聲稱南斯拉夫為其所屬領土一般荒謬[209]。」 王力雄認為「中國」(僅指南宋)和西藏都是蒙古征服的對象,蒙古至今還有自己的國家,蒙古民族居住在亞洲廣大區域,與中國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以此主張中國對西藏擁有主權是一種“阿Q”式的邏輯。[210]

徐明旭指出蒙古民族(民族)與中國(國家)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一個民族分居幾國,一國內有許多民族,都是普遍現象。蒙古民族固然不等於中國,但也不等於元朝,認為把國家與民族混為一談的觀點「十分荒謬」。他亦表示元朝是蒙古人聯合西藏人「壓迫」漢人而建立的國家,而外蒙古只有蒙古人,基本上沒有藏人和漢人,當今中國境內的蒙古人有五百多萬,佔當今蒙古民族的絕大半數,認為近代獨立的外蒙古不僅沒有資格當元朝的繼承國,也沒有資格代表蒙古民族。元朝的大部分人民(包括大部分蒙古人)和大部分領土既然都在中國,只有中國才有資格充當元朝的繼承國,對此中國古人包括推翻元朝的明朝皇帝也是這樣認為[34]

哈佛大學漢學家及亞洲歷史教授歐立德(Mark C. Elliott)表示,清朝乾隆帝的其中一個成就是奠定了現代中國的版圖[211]

「中國」一詞是在清代才首次擁有了現代主權國家的含義以及成為一個主權國家的名稱[212][206]。中國的第一部成文國籍法《大清國籍條例》採用「血統主義」來確立國籍法的原則:「獨采折衷主義中注重血脈系之辦法」,「凡左列人等不論是否生於中國地方均屬中國國籍︰①生而父為中國人者;②生於父死後而父死時為中國人者;③母為中國人而父無可考或無國籍者。」,當中的「血脈」包括中國各個民族如滿、漢、回、蒙等民族[213]

史伯嶺教授表示,中國在清朝以前被外國視為帝國,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張的歷史觀,是中國一向是多民族國家,而從來不是帝國,稱中國周遭被征服與融合的民族為中國的少數民族,這意味著這些民族不可避免的命運是成為中國整體的一部分,而不能獨立建國,這與中國過去「外國應該臣服於天朝」的歷史觀相似。他認為在這種史觀下,《西藏百題問答》才提出基於「征服中國的蒙古人自認為中國人」以及「蒙古帝國是中華帝國」這些「站不住腳」的命題,主張西藏在元朝屬於中國[214](然而《西藏百題問答》的原文為「忽必烈统一了全中国,建立了统一的中央政权」,「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共有56个民族。各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共同缔造了自己的祖国(中國)」。[215]

有學者指出有一些西方學者往往站在單一民族國家的視角來研究中國歷史,出現“中國乃漢族國家”的論調[216]。孫中山曾經主張中國的民族中,「外來的(指少數民族)」是四億人中的少數,認為四億中國人「可以說完全是漢人」,「有相同的血統、文字,宗教信仰與風俗習慣」[217] ,後來又主張應該把中國所有各民族融成一個中華民族[218]。徐明旭表示把國家與民族混為一談的觀點不見於國際法上,指出“蒙古民族”與“中國”是兩個概念,根據國際公法,民族與國家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又引用比喻駁斥相關論調:「假如有人在美國聲稱:美國的愛爾蘭猶太人等都不是美國人,只有盎格魯---撒克遜裔才是美國人,他一定會遇到麻煩,甚至被斥為種族主義者。中國像美國一樣,也是個多民族國家,有五十六個民族,為什麼漢族以外的民族就不算中國人呢?」[34]

近代有外蒙古獨立支持者強調蒙古民族意識,主張蒙古土地、蒙古人民未曾屬於中國,與滿清只是臣屬關係,內蒙當時也有支持者醞釀響應,希望聯合外蒙建立自己的國家國族[219]外蒙古加入聯合國之後,更指責中共為「帝國主義」、「大漢沙文主義」、「種族擴張主義」,外蒙古認為中亞游牧民族本是獨立於中國之外,指責中共對歷史真相的「錯誤認識」[220]

內蒙古反分裂勢力如烏蘭察布盟伊克昭盟則批評外蒙古獨立支持者和俄羅斯分裂中國:「蒙古疆域與中國腹地唇齒相依,數百年來漢蒙久成一家……。我蒙同係中華民族,自宜一體出力,維持民國,與時推移」;「我蒙二百年來即為中華領土,環球各國共見共聞,此次俄人承認保護,是否通知各國得其同意」[221][222]

元朝皇帝忽必烈宣稱大元為歷代中原王朝的繼承政權,各元朝統治者亦以歷代中原王朝的繼承者以及「中國」和「華夏」自居:「至元二年有日本僧告其國遣人刺探國事者。鐵木兒塔識曰:『刺探在敵國固有之,今六合一家,何以刺探為。設果有之,正可令覩中國(大元)之盛,歸告其主,使知嚮化』」,「仰惟祖宗應天撫運, 肇啟疆宇, 華夏一統」,而“中國”正統王朝的認同還需要得到其他王朝或民族承認才能名副其實,而分別記載宋、遼、金、元歷史的《宋史》、《遼史》、《金史》(元修史書)、《元史》(明修史書)被納入中國歷史的“正史”系列,應該是這些王朝對“中國”認同得到承認的證據[223][224][225]。除了元朝和明朝統治者外,元朝的統治及其合法性亦被當時的各族民眾及元朝遺民所承認。蒙元史學家姚大力指出:「正像元末明興這樣一個『華夏重光』的歷史時代,卻沒有結束『異族統治』,歌頌『民族大義』的頌歌,反而卻有底層的漢人為蒙元『異族』殉節,元遺民的事蹟提醒我們,今日人們揮之不去的民族主義意念,不是歷史上一向就存在的東西。」[226][227]

元朝對藏管轄的爭議[编辑]

忽必烈先將八思巴封為國師中原法王,1270年升級建立帝師制度,以藏傳佛教取代漢地佛教,輔助元朝國政,並設置宣政院,從事藏學及蒙古學研究的台灣呂秋文博士認為這使得藏族地區納入了元朝的管轄之下,西藏在此時期納入了中國版圖[14][228]

劍橋中國史》認為元朝中央集權的程度有限,設立宣政院並不意味西藏地方政府從屬於中央政府。[229]宣政院與管理南宋領土的機構無隸屬關係,政治實權由薩迦派喇嘛掌握,例如宣政院院使與八思巴親戚發生糾紛時,元朝就派軍處決了院使。[230]

艾略特·史伯嶺英语Elliot Sperling教授表示,西藏是對蒙古帝國稱臣,多數時間由元朝管轄,他認為最重要的證據是明修官方的元史並沒有把西藏列入元朝疆域,認為中國學者找不出「西藏是中國整體的一部分」的證據,因為中國出版物對於哪一事件使西藏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存在不同說法,而元朝史書中從來沒有這些說法[214]

呂秋文教授亦指出,在整個元朝期間,西藏還同步與中原地區進行清查全國戶口,建立驛站系統,並在衛藏地區劃分十三萬戶行政區,而中國的藏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張雲認為:西藏儘管常在歷史上是與中原王朝平行存在的「國」,但也僅能視為是「中國」歷史上存在的地方民族政權而已[231]。學者李毓澍表示,雖然名義上西藏歸帝師領宣政院直接管轄,但實際上這十三萬戶上有三個元帥府,受被封為鎮西王的奧魯赤控制﹐西藏是奧魯赤的采邑,所有賦稅、徭役由鎮西王支配,王府的命令在西藏最有權威,所以元朝西藏並沒有八思巴的政教合一[34]

外界對西藏的立場與影響[编辑]

西藏在清朝之前,自己擁有一千六百年以上的歷史(吐番王朝),西藏佛教自公元七世紀松贊幹布法王由漢族、印度、尼泊爾引入西藏,經歷一千三百年的融合,成為藏民的精神支柱[232]。西藏擁有屬於自身的文化、語言、文字、習俗,其藝術、舞蹈、音樂、曆法、文學、醫學也自成一個體系。清朝時期乾隆皇帝以「信黃教所以順人情,安國俗也」政策,認可了藏傳佛教僧侶享有過去已享有的「各種特權」,每年還額外「加賞青稞三百石」,使得相關寺院及其貴族擁有大量的田地、牧場、山林、牲畜,這種情況延續了217年。國民政府自1934年黃慕松入藏後開始重視「佈施」並逐年增加經費,延續中國歷代慣例[233]。直到中共施行「土地改革北京稱為民主改革)」與「大躍進」才被迫中斷[234]。中共所沒收的有形財產,據不完全統計1966年度估計約在200億美元左右[235]。在北京眼中西藏只是一個長期停留在封建農奴制度下的黑暗、野蠻族群,因此中共若要真正解放西藏就必須「徹底改造」,經由勞動改造與強迫僧侶還俗、娶妻,公開焚毀佛教經典等行為來減少宗教迷信,禁止具有西藏民族風格藝文活動來「避免不利於社會主義生產建設」,強化政治教育思想改造。這些政策在近幾年則有改變[236]北京當局認為:「1949年以前西藏問題是英國帝國主義所造成,而後是由美國帝國主義所製造。中共並認為達賴喇嘛會逃亡,完全是英、美帝國主義從中煽動所導致」[134]:23

英國的影響[编辑]

英國於19世紀後期曾從英屬印度派兵入藏要求經濟交流,1943年,時任英國首相安東尼·艾登向時任中國外交部長宋子文發送一篇政策聲明,內容指出:

  1. 西藏政府實際上已認為西藏是一個自治區,並一直保持著超過30年的自主權
  2. 我們(英方)的態度一直都是承認中國(對西藏)的宗主權,但前提是西藏要被視為中國的自治區[237]

在十七條協議後,英國雖認為印度對於西藏的綏靖政策會助長中國共產黨進一步對緬甸不丹尼泊爾錫金的「訛詐」,但仍支持印度對西藏的態度[238]

蘇聯與中共的影響[编辑]

俄國認為中國對西藏僅有宗主權[239]。中共於《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第十四條中表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自決權。一直承認各弱小民族有與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國家的權利。蒙古、回、藏、苗、黎、高麗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國的地域的,他們有完全自決權:加入或脫離中國蘇維埃聯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區域。」,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建政後強調包含藏族在內的全中國少數民族,均有自主獨立建國的「分離權[240]

國民政府認為二戰結束後因蘇聯阻止國軍登陸旅順大連中共及其同路人在中國境內各地挑撥學生進行反政府示威,鼓動學潮外蒙古也在蘇聯指使下兵侵新疆發動「北塔山事件」,各地事件令國民政府難以應付,自然讓西藏輕視中央(熱振事件),助長獨立意識[241]

蘇聯早期認為西藏的赤化正代表著「美國、英國帝國主義的失敗」,形容中共為西藏的「解放者」。1960年代中期中蘇關係開始破裂,蘇聯開始指責北京當局「大漢沙文主義」、「違反馬列主義有關少數民族權力的原則」,隨後幾年更批評「北京屠殺藏族」、「西藏有自決權爭取成為一個獨立種族單位」[242]

美國的影響[编辑]

在1950年6月,韓戰爆發,西藏噶廈請求美國提供援助,有學者認為美國在當時表示不願提供軍事裝備或資金援助,直到1962年在印度配合下,美國中央情報局才對西藏反抗軍提供了一定的協助,直至1971年停止[243]

亦有學者認為,在1958年,總共約有三百多名藏人在美國接受訓練,訓練項目包括破壞、布雷、間諜攝影及摩斯密碼。1959年,美國中央情報局從其設在泰國的秘密基地空投武器、軍火及受過美國訓練的藏人到西藏,從1957到1960年間,共進行四十次空投任務,空投了四百噸物質、器材,但幾乎都被中共抓到。1960年,美國政府下令停止進入共產國家的領空,於是轉而從不丹和尼泊爾的數萬流亡藏人中招募藏人,接受美方訓練,再前往西藏進行遊擊戰,為中共帶來一定程度的損傷[244][245]。亦說法指出,美國中央情報局於1955年捲入西藏戰爭,對西藏人員的訓練直到1964年才停止,60年代末期停止大部份的援助,1971年全面停止武器與經費的供應,然而,美國供應的資源從未達到足以影響西藏政局的地步[246]華府的目的是希望西藏能提供有用的情報資訊,美國不願中共獲勝,也不幫助西藏獨立[247]

印度的影響[编辑]

北京當局進軍西藏後,印度總理尼赫魯曾呼籲美國不要公開指責中共在西藏的行為,同時主張幫助西藏爭取更多自治的權利,北京當局指責「印度與其他擴張主義勢力企圖干涉中國內政」[248]。1959年4月5日,中國人民日報警告印度「不得干涉中國內政」,隨後中印邊境發生衝突。1962年10月22日,中共對印度邊境發動軍事報復[249]達賴喇嘛日本訪問時中國官媒新華社痛批:「日本反動政府拉攏印度反動派的反華工具達賴喇嘛訪日,從事罪惡活動,是嚴重的挑釁行為」[250]

发展与影响[编辑]

2008年3月臺灣聲援西藏活動
国家体育场前的FREE TIBET LED横幅 , 北京, 2008年8月19日.
2009年西藏喇嘛與臺灣人在臺北為爭自由西藏而祈禱
2012年臺灣臺北市自由廣場前的藏人抗議與紀念
臺灣聲援圖博/西藏的人權之火自由愛活動

1959年3月26日,蔣中正在獲悉西藏事件後發表「告西藏同胞書」:「中華民國政府一向尊重西藏固有的政治社會組織,保障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傳統生活。我鄭重聲明:西藏未來的政治制度與政治地位,在摧毀中共政權後,西藏人民能自由表示其意志之時,我政府當本民族自決的原則,達成你們的願望[251]。」

隨後在1959年3月28日,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譴責中共[252]聯合國也分別於1959年、1961年、1965年通過三項決議案,譴責中國侵害西藏基本人權、壓制西藏民族特性、剝奪西藏人民自決權。 1959年4月,澳大利亞外交部長李查‧凱西英语Richard Casey, Baron Casey(Richard Casey)在南韓訪問時表明應該在聯合國提出西藏問題英國外交部則表示反對,擔憂西藏向聯合國提出請願會創下先例,進而影響到下轄的殖民地中華民國駐聯合國代表蔣廷黼也表明反對,認為這個議題屬於中國內政,擔憂西藏問題會讓其他共產國家藉機提起聯合國中共代表權的問題[73]:280-281頁

1959年4月9日,印度總理尼赫魯在記者會上簡短表達立場:「最重要的因素是我國本身的安全,我們也願意繼續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我們也強烈關注西藏的發展」。尼赫魯原本對藏族的遭遇表示同情,又不想得罪中共讓達賴喇嘛與其他國家有所接觸,加上印度內部分裂分子也不少;直到5月16日,中共駐德里大使語帶威脅警告印度:「你們不能同時擁有兩條戰線吧?(同時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巴基斯坦為敵)」尼赫魯被此激怒,6月20日,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獲准舉行記者會[73]:281-282頁

1959年10月,國際共產集團與西方左派律師召開「民主律師國際協會」,與會的專家學者包含中共代表一致認為,西藏在1913年至1950年遭受英國帝國主義陰謀侵略,因此西藏在此期間是「無主權的區域」[73]:605頁共產國際執委於1933年指出「英國帝國主義奪取中國東南各省、西藏和西川」)[253]

1960年,4月在新德里所召開的「非亞會議」通過了支持西藏的宣言[254]

1960年至1965年的冷戰高峰,聯合國大會上非共產國家代表均以西藏在1951年以前具有獨立地位,譴責外來勢力「侵略西藏」或「軍事入侵西藏」,並譴責以軍事力量強加的十七條協議。中蘇交惡又爆發邊境衝突後,蘇聯東歐各國則在1970年代末期逐漸放棄支持中國,改為支持西藏流亡政府[255]

英國曼徹斯衛報1975年6月6日曾專題報導「赤色世界屋脊」,寫到1967年拉薩東南方尼艾莫共軍崗哨遭西藏人襲擊後,引發了雙方為期數個月的戰鬥。[256]

1978年7月19日,莫斯科文學報撰文指責中華人民共和國未遵守十七點協議,並指責毛澤東是有預謀的故意挑起中藏衝突,來作為屠殺西藏人民的藉口[257]

1979年起,聯合國蘇俄代表開始以「侵略行動」形容中共自1950年以來與西藏間的衝突。蘇俄東方研究所也開始研究中共是如何摧毀西藏民族、文化與宗教[258]。1980年4月30日,蘇俄宗教事務委員會斯契爾巴科夫(L.V. Scherbakov)在印度馬特拉斯進一步表明:「蘇聯將協助任何爭取獨立的國家」,但西藏流亡人士已注意到蘇聯動向(入侵阿富汗、援助中東內戰),因此對蘇聯願意軍援其建國表示婉謝[259]

达赖喇嘛在许多国际场合发表演说,包含美国国会澳洲国会,在法国举行的欧洲议会等等,1987年-1988年,達賴喇嘛提出《五點和平計劃[260]》與《斯特拉斯堡建議[261]》等和平解決訴求[134]:329頁,因而198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近年诉求藏区的自治,1997年2月13日,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在接受台灣自由時報專訪時表示,他並不主張西藏獨立,而是更傾向於「邦聯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攜手下的真正自治,某種形式上鬆散的邦聯,台灣也可以加入[262]。达赖喇嘛在过去四十年来获得大部分西方政府组织的支持[263],同时也带动了数百个支持西藏獨立的团体与组织。對於達賴喇嘛在數個國家(包括蒙古国)獲得人權、人道、和平[264]獎,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這是西方反華勢力介入中國內政[265]

达赖喇嘛的弟弟丹增曲嘉跟达赖喇嘛的說法有所差別,在與接受董尼德的訪問時表示:「我們先求自治。然後再把中國人趕走!就像馬可仕被趕出菲律賓一樣,就像英國人被趕出印度一樣!我們是為世代著想,為著後代子孫著想。自治將是個起步」[59]:271頁

1989年,西歐聯盟(U.E.O)譴責中國的西藏政策,表示:「中國人佔領西藏已有多年,並且剝奪西藏人享受人權的權利」。1995年3月8日,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大會,通過了有關西藏與中國人權狀況嚴重惡化的決議。[來源請求]1992年2月,立陶宛通過決議承認達賴喇嘛與西藏流亡政府是西藏民族的唯一合法代表,並保證在國際上支持西藏民族合理的願望[59]:285頁

1992年12月15日,歐洲議會通過決議:「呼籲中國立即停止對西藏環境的破壞以及經濟的開採,立即停止鼓勵漢人大量移民西藏的政策,中國政府應立即與西藏流亡政府重新會談,並在會談中討論真正的民族自決問題[59]:292頁。」

1997年4月17日時任駐華大使尚慕杰(James Ralph Sasser)在訪問拉薩時說,美國政府從孫中山的年代就承認西藏為中國的一部分[266]。1998年7月27日,美國總統克林頓北京出席與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的聯合舉行記者招待會時說:「我同意西藏为中国的一部分,为中国的一个自治区之一。我能理解何以承认此点必须是与达赖喇嘛展开对话的先决条件。」[267]

1998年8月,意大利議會代表團訪問西藏,指出藏人的生活水平已大大提高,並且享受完全的宗教自由。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對此作出反駁[268]

1998年,美國國務院發表西藏人權報告(1997),報告內容指出:「中國中央政府和中國的其他省份大量補貼以助發展西藏經濟,其補貼資助在1989-1996年間保持10.5%的年增長。西藏的預算收入超過90%為外來。西藏也從各種各樣的良好的經濟和稅收政策中得益……總體而言,政府的發展政策都有助於提高很多藏人的經濟和生活水平。」但同時認為中央政府破壞了西藏獨特的文化、宗教和語言遺產[269]

2000年2月4日,曾受到中共認證「心向祖國」的伍金赤列多吉噶舉派第十七世噶瑪巴,又稱大寶法王),秘密逃到達賴喇嘛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達蘭薩拉,並表示全世界的西藏民族都希望在達賴喇嘛的帶領下返回家鄉[270]

中國流亡異議人士項小吉認為:「不尊重人權是中國的普遍現象,中共不僅迫害西藏,也迫害中國人,可能文化與民族上的差異,讓西藏對於這類迫害更加敏感」。中國流亡人士與西藏流亡者共同成立「漢藏協會」。還學文表示:「做為一個中國人有時感到很羞愧,共產黨做的事不是我們的錯。」[134]:224頁,228頁,232頁

2001年11月12日,英國與義大利決定授予西藏政治犯阿旺桑卓名譽公民身份。

2004年3月10日,歐洲1800個政府機關響應德國組織(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 簡稱TID)發起的「亮出旗幟」活動,在門前懸掛西藏國旗

2004年4月,美國時代雜誌将達賴喇嘛列入“世界最有影響力的人物”。

2005年1月,美國非政府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獲得荷蘭格武贊獎章」。

2013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許多會員在中國的國別人權審查報告聽證會上,對中國逮捕異議人士、在監獄中使用酷刑與執行死刑表示關切。幾名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的學生在會場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大樓外懸掛標語“中國沒有人權-聯合國為西藏站出來”。中國政府的白皮書則表示「國家對少數民族繼續實施傾斜性政策,少數民族依法享有和行使各項權利。西藏、新疆等民族地區經濟社會各項事業發展步伐加快,人權保障事業全方位推進」。[271][272][273]

下列为部分社团与组织:

于1970年10月在达蘭萨拉成立的藏独组织,分會遍及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成员超過三万人,是藏独激进派的主要力量。有人质疑他们策划并组织了2008年3月14日在拉萨发生的暴动,和在伦敦、巴黎和洛杉矶藏人攻击奥运圣火的事件,声称该组织主张使用任何方式,包括恐怖主义方式,实现西藏独立。
藏青会否认这种指控,称自己这一代人坚持和平非暴力的斗争方式。[274]至于下一代人的斗争方式则只能由下一代人自己决定,[275]取决于共产党政府未来如何对待西藏人民。达赖喇嘛自称,他没有能力完全控制藏青会的行动。
  • 国际西藏独立运动
为设在美国印第安那州的组织,于1995年成立。
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组织。
于1994年成立于纽约市。

自治區內的政局現況[编辑]

藏人在西藏的“稳定集团”(“国有单位”)[276]内占据多数和把持主要权力,以致當今西藏問題上出現「亂則生利」的奇特現象:「拉薩1989年大規模騷亂,導致了軍事戒嚴,但是當年北京對西藏的財政補貼就猛增20%,超出原本許諾每年遞增10% 的一倍,第二年撥給西藏的基建投資竟一下增加了84%,增加幅度之大令人咂舌。怪不得內蒙古的官員背後抱怨北京欺軟怕硬」。亦指出西藏目前的狀態為:社會在任何方面的不滿,幾乎都會轉變為政治上的不滿,隨之就會喊出要求西藏獨立的口號,而西藏的“稳定集团”往往利用政局的不穩定向北京取得巨额拨款、各种福利和社会保障。

“穩定集團”在毛澤東時代以漢人為主體,由於近二十年漢人紛紛調回中國內地,藏人官員掌握實權,新被納入“穩定集團”的名額也主要給了他們的親友,因此“穩定集團”已經越來越多地變成以藏人為主。 於1994年,西藏國有單位幹部職工總數中,藏人所佔比例已經從不足一半上升為67.8%[56]:209-210, 226頁

西藏藏人行政中央與台灣的關係[编辑]

中華民國官方早期維持反共立場,同時以金錢收買藏人來提防西藏暗中獨立,一度讓流亡政府深惡痛絕。流亡議會曾決議禁止喇嘛來台灣傳教。1969年,台灣延攬了幾位流亡政府官員成立「噶倫辦事處」,使得台灣與達賴喇嘛之間的關係絕裂[134]:188-189頁

1985年,達賴喇嘛在美國提出與台灣往來的基本主張。

1994年5月,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張駿逸印度班加羅爾四水六崗衛藏志願軍簽訂協議,引起西藏流亡政府與議會的強烈譴責,認為民間組織無權簽署類似文件,[277][278]四水六崗衛藏志願軍因此分裂為兩派。[279][277]流亡政府內親中華民國嘉樂頓珠隨即去職[141]:297-298頁

1995年起,台灣海外學生社團與國際聲援西藏社團結盟。這是因為台灣獨立運動的影響,使得原先惡劣不相往來的關係改善。

達賴喇嘛1997年訪問台灣,與總統李登輝會面後,過去的誤會都煙消雲散,對藏人來說,台灣是虔誠的佛教國家,更是他們最喜歡的漢人之一[134]:24頁

1997年2月,台灣立委林哲夫與来自內蒙古、新疆、西藏等地人士合作成立迪門Timet)的組織,希望獨立運動能彼此串聯起來[134]:198頁

達賴喇嘛於2001年及2009年曾訪問台灣。

相關文藝作品[编辑]

記錄影片[编辑]

  • 《达赖喇嘛》
  • 《西藏之夢》(Dreaming of Tibet):1998年
  • 《西藏諜影》(The Shadow Circus : The CIA in Tibet)
  • 《旅行者與魔術師》(Travelers and Magicians)
  • 《真師之言》(Words of My Perfect Teacher)
  • 《西藏瑜伽士》(The Yogis of Tibet)
  • 《憤怒的僧侶》(Angry Monk)
  • 不再恐惧
  • 《當龍吞了太陽》

電影[编辑]

書籍[编辑]

參見[编辑]

其他類似獨立運動:

參考文献[编辑]

  1. ^ 吳宗翰. 《西藏問題研究視野下的中國認識》 (PDF).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中國大陸暨兩岸關係教學與研究中心. 2011年: 9–11. ISBN 9789860278057. 
  2. ^ 1922年7月,《中共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裡號召:「蒙古、西藏、回疆三部實行自治,成為民主自治邦;用自由聯邦制,統一中國本部蒙古西藏回疆,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参见:从“民族自决”到“区域自治” 李成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网
  3. ^ 1934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提出:「中華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民族自決權,承認各弱小民族有自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國家的權利。”
  4. ^ Invasion & After  :. Offices of Tibet. (英文)
  5. ^ New York Times archives search for "Invasion of Tibet".
  6. ^ This Day in History, BBC News, Saturday, December 25th 1999.
  7. ^ Goldstein (2007) p.608.:“The Chinese Communist troops have invaded the Chinese Provinces of Lanchow, Chinghai and Sinkiang; and as these Provinces are situated on the border of Tibet, we have sent an official letter to Mr. Mautsetung,lead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asking him to respect the territorial integrity of Tibet.”
  8. ^ Carol Gould & Pasquale Paquino, "Cultural Identity and the Nation-state", Rowman & Littlefield, 2001, p11
  9. ^ P.J.S. Sandhu, Vinay Shankar, G. G. Dwivedi, 1962: A View from the Other Side of the Hill, Vij Books India Pvt Ltd,2015,p148-149
  10. ^ K. Sarwar Hasan, Khalida Qureshi, China, India, Pakistan, Pakist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1966, p107
  11. ^ 茨仁夏加. 〈西藏問題答客問〉. 《社會主義的想像》. 思想系列 10. 張曉紅譯. 聯經出版. 2008年: 1–3頁. GGKEY:AKAYT47JCH0. 
  12. ^ 王啟龍〈 藏傳佛教在元代政治中的作用和影響〉, 《普門學報》, 第8期, 2002年
  13. ^ 范文瀾&蔡美彪《中国通史》(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89頁
  14. ^ 14.0 14.1 黃鴻釗《一國兩制研究》,2011年,〈元朝以來中國對西藏的管轄〉第138-145頁
  15. ^ 15.0 15.1 Eliot Sperling. Don't Know Much About Tibetan History . 紐約時報. 2008-04-13. (英文)
  16. ^ 谭其骧《历史上的中国和历代中国疆域》,《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1年.第l期)
  17. ^ 趙珍. 《論康熙末年清軍兩次入藏的戰略選擇》. 清史研究. 2002年, 0 (4): 94–103頁. 
  18. ^ Thubten Samphel-Tendar. The Dalai Lamas of Tibet. 達賴喇嘛序. New Delhi: Roli & Janssen. 2004年: 101. ISBN 978-0893469184. (英文)
  19. ^ Shakabpa, Tsepon W. D. Tibet, a Political Histor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7年: 150. ISBN 978-0961147419. (英文)
  20. ^ Amban. 《大英百科全書》. (英文)
  21. ^ M. C. van Walt van Praag. The status of Tibet: history, rights, and prospects in international law. Westview Press. 1987年: 37頁. ISBN 978-0-8133-0394-9. (英文)
  22. ^ 廉湘民. 《拉薩條約》能證明西藏曾經是獨立國家嗎?. 新华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 2008-05-27. 
  23. ^ Tsepon Wangchuk Deden Shakabpa. One Hundred Thousand Moons: An Advanced Political History of Tibet. BRILL. October 2009: 724–725. ISBN 90-04-17732-9. 
  24. ^ Alexandre Andreyev. Soviet Russia and Tibet: The Debacle of Secret Diplomacy, 1918-1930s. BRILL. 1 January 2003: 52. ISBN 90-04-12952-9. 
  25. ^ Claude Arpi. 1962 and the McMahon Line Saga. Lancer Publishers LLC. : 22–23. ISBN 978-1-935501-57-2. 
  26. ^ Sam van Schaik. Tibet: A Histor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8 June 2011: 187. ISBN 978-0-300-15404-7. 
  27. ^ 劉學銚. 從歷史看清西藏問題-揭開達賴的真實面貌. 思行文化. 2013年10月10日: 第109–111頁. ISBN 978-986-89955-7-4. 
  28. ^ 王貴,喜饒尼馬,唐家衛《西藏歷史地位辯》,民族出版社,北京,2003年,第228頁
  29. ^ 《清室退位詔書.諭旨之一》
  30. ^ (德)戈特弗里特-卡爾.金德曼,張瑩譯《中國與東亞崛起(1840~2000)》,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0年08月,第83-84頁
  31. ^ 張博樹《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溯源書社,第47-50頁,ISBN 9789881644206
  32. ^ 西藏的故事,與達賴喇嘛談西藏歷史,第245頁
  33. ^ 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126頁,isbn978-986-82383-2-9
  34. ^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徐明旭.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 香港: 明鏡出版社. 1999年. ISBN 1-896745-95-4.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E5.BE.90.E6.98.8E.E6.97.AD”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35. ^ Tsepon Wangchuk Deden Shakabpa. One Hundred Thousand Moons: An Advanced Political History of Tibet. BRILL. October 2009: 763–764. ISBN 90-04-17732-9. 
  36. ^ 《中華民國約法》,第三條
  37. ^ 西藏國旗, 藏人行政中央
  38. ^ 黃天華《民國西康格桑澤仁事件研究》,四川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36卷第5期,2009年
  39. ^ 孫子和,西藏史事與人物,台北,台灣商務,1995年2月,isbn:957-05-1082-x,236-273頁
  40. ^ 「1942年7月,西藏外交部為維持中立政策,不允許中國人在西藏領土上修建公路,但允許中國馱運非軍用物資」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123頁,isbn978-986-82383-2-9
  41. ^ 董樹藩,西藏攝政熱振呼圖克圖與中央之關係,(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2月,3-47頁
  42. ^ 42.0 42.1 42.2 42.3 湯瑪斯.賴爾德,莊安祺譯,西藏的故事:與達賴喇嘛談西藏歷史,聯經出版
  43. ^ 「4月20日,西藏軍由噶倫噶緒巴督戰,以三門大砲助攻並請英國人協助攻打色拉寺。21日,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沈宗濂接獲駐藏辦事處陳錫璋西藏政變來電,國府致電噶廈:『保護佛法勿砲轟寺院;熱振乃中央冊封之呼圖克圖,且主持尋覓十四世達賴有功,應從寬發落』。24日,色拉寺要求釋放熱振及被囚有關人員。25日,噶廈宣佈不惜毀滅性進攻。29日,色拉寺藏籍喇嘛聽從哲蚌寺噶丹寺調處棄械投降,其餘喇嘛逃往熱振寺繼續抵抗。5月7日,晚間熱振遭毒斃年僅37歲,藏方稱其『中風暴斃』。12日,拉薩增派援軍,一共動員3,000餘人,並派員赴印度與英、印結好;熱振寺僧侶放棄該寺在熱振香子帶領下逃往哲取卡改打遊擊戰。由於國府面臨內憂外患,對於藏方殺害熱振無法予以適當糾正。」。孫子和,西藏史事與人物,台北,台灣商務,1995年2月,ISBN 957-05-1082-x,292-294頁
  44. ^ 董樹藩,西藏攝政熱振呼圖克圖與中央之關係,(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2月,61頁
  45. ^ Letter Dated 22 July 1949 From The Director-General, Foreign Affairs, Kathmandu, Nepal To The Chairman Of The Committee On The Admission Of New Members (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S/C,2/16, 8 August 1949)
  46. ^ 1922年7月,中共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 裡號召:「蒙古、西藏、回疆三部實行自治,成為民主自治邦;用自由聯邦制,統一中國本部蒙古西藏回疆,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
  47. ^ 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153頁,isbn978-986-82383-2-9
  48. ^ 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127頁,isbn978-986-82383-2-9
  49. ^ 「寺院將被掠奪摧毀,僧尼被殺被補,崇高佛教國王的偉大成就全毀於一旦,……我們將會像奴隸般臣服在征服者面前……日夜緩慢流逝,歷盡痛苦折磨」西藏的故事:與達賴喇嘛談西藏歷史,Thomas Laird,聯經出版,ISBN 978-957-08-3287-7,333-334頁
  50. ^ 董樹藩,民國48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嘛言行之研析,(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3月,第58-59頁
  51. ^ 朱麗雙. 現實與表述:國民政府的特派大員與十四世達賴喇嘛的認證 (PDF).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第120頁. 
  52. ^ 新華時事叢刊,待解放的西藏,班禪致毛澤東 朱德電文,第一頁
  53. ^ 毛毛,我的父親鄧小平,地球出版社,1993年,573頁,鄧榕(鄧小平之女):1950年10月,我軍費時十八天,在西藏東部大門昌都發起戰役,殲滅敵軍五千七百餘人,打開了進軍西藏的大門。
  54. ^ 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247頁,ISBN 978-986-82383-2-9
  55. ^ 轉引自中國與南亞關係,中國就西藏問題致印度的照會,1950年11月16日,第39-41頁
  56. ^ 56.0 56.1 56.2 56.3 王力雄. 《天葬:西藏的命運》. 明鏡出版社. 1998年. ISBN 978-1-896745-54-1. 
  57. ^ 董樹藩,民國48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嘛言行之研析,蒙藏委員會,第57頁
  58. ^ 林照真認為一般人誤以為香港的「一國兩制」是出自鄧小平,但一國兩制實際上只是西藏<十七條協議>的另一種說法,換句話說,一國兩治第一次實施地區應該是西藏,<十七條協議>才是北京地方自治精神的初嘗試。林照真,最後的達賴喇嘛,時報文化,ISBN 957-13-3263-1,第328頁
  59. ^ 59.0 59.1 59.2 59.3 59.4 59.5 59.6 59.7 董尼德,蘇瑛憲譯,西藏生與死:雪域的民族主義,時報文化,1994年4月版,ISBN 957-13-1040-9
  60. ^ 楊碧川,達賴與西藏獨立,一橋出版,ISBN 957-98898-2-1,第75頁
  61. ^ 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喬.哈利戴,開放出版,2006年9月版,ISBN 962-7934-19-4,第400頁
  62. ^ 张云《和平解放西藏与中央治藏政策的理论和实践》,〈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1年第2期〉张云
  63. ^ 63.0 63.1 63.2 63.3 63.4 安瑪莉.布隆鐸; 卡提亞.畢菲特里耶等. 遮蔽的圖伯特:國際藏學家解讀(中共版)《西藏百題問答》. 謝惟敏譯. 台北市: 前衛出版社. ISBN 978-957-801-664-4. 
  64. ^ 64.0 64.1 64.2 64.3 64.4 林照真. 喇嘛殺人:西藏抗暴四十年. 聯合文學. 1999年3版. ISBN 978-957-522-238-3. 
  65. ^ 「包括財政、衛生、文化、教育、司法、交通、宗教等部門均由中國人實質控制,達賴喇嘛:在籌備委員會中,雖然表面上有西藏代表,但他們毫無權力,掌握實際權力的是中國人……」西藏的地位,Michael C.Van Walt V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ISBN 978-986-82383-2-9,第274-275頁
  66. ^ 鄭金德. 大西藏文化巡禮. 昭明. 2003年: 第64頁. ISBN 978-986-7938-23-7. 
  67. ^ 達賴喇嘛:我們對中共的侵略和印度的沉默感到非常困擾,雖然我對尼赫魯訪問中國抱著樂觀的看法,但中印雙方在班察希爾協定(Panchsheel Agreement)裡的「互不干涉」意味著告訴印度:「不要提起西藏」。情況已經很明顯,西藏即將落入中國掌中,但我們不知道日後會絕望到迫使我們流亡的地步。達賴喇嘛新傳:人、僧侶和神秘主義者,Mayank Chhaya,聯經出版,2007年10月版,ISBN 978-957-08-3200-6,77頁
  68. ^ 周恩來訪歐之後,來到印度與達賴會面,達賴喇嘛:他告訴我西藏的情況已經惡化,而且不瞭解西藏人民為何要反抗。他並警告我解放軍會動武鎮壓。達賴喇嘛新傳:人、僧侶和神秘主義者,Mayank Chhaya,聯經出版,2007年10月版,ISBN 978-957-08-3200-6,80頁
  69. ^ 達賴與班襌於1956年11月26日到達德里,達賴喇嘛:我在新德里時,多次和尼赫魯會面說明我們的情況,總理則重申自已的立場,表示印度無法為西藏做些什麼,建議我與周恩來會談問題並回到十七點協議。他希望亞洲中印兩個大國能在國際事務上保持一致的立場,並且不贊成我所提出的政治庇護的要求,他雖關心西藏,但同時也必需考量到印度的未來。達賴喇嘛新傳:人、僧侶和神秘主義者,Mayank Chhaya,聯經出版,2007年10月版,ISBN 978-957-08-3200-6,79頁
  70. ^ 西藏的地位,Michael C.Van Walt V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ISBN 978-986-82383-2-9,第276-277頁
  71. ^ 帝克希特(Jyotindra Nath Dixit):一般人很容易認定尼赫魯的中國政策嚴重錯誤太過天真,但若以地緣政治的觀點來探究,就會覺得很合理。因兩國遼闊的國土與地緣關係,在許多國際事務上非得站在同一陣線,中印攜手合作這並沒有什麼錯,該質疑的是他的政權無法認清中共個別利益與現實的野心。在尼赫魯時代,印度對中國應該抱持更懷疑的態度才對。達賴喇嘛新傳:人、僧侶和神秘主義者,Mayank Chhaya,聯經出版,2007年10月版,ISBN 978-957-08-3200-6,76頁
  72. ^ 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276-277頁,ISBN 978-986-82383-2-9
  73. ^ 73.0 73.1 73.2 73.3 73.4 73.5 茨仁夏加. 龍在雪域:一九四七年後的西藏. 左岸文化出版. ISBN 978-986-6723-49-0. 
  74. ^ 興海縣為例:「1957年興海縣實施統購統銷的掠奪性高徵收政策,當年該縣糧食總產量為105萬公斤,政府徵購60.13萬斤,徵購後每年人均糧食由62公斤下降至26.4公斤,中共牧業合作社成立後,藏族牧民原有的牲畜遭無代價入社,導致許多藏人一無所有,其中溫泉鄉約三分之一人口餓死。青海省委書記高峰卻在1959年1月9日的會議上宣稱每人平均糧食已達1000公斤」「再看興海情況,……由於不能正確貫徹政策,亂加捕殺……全縣究竟錯捕錯殺多少人尚無法查清……事情雖過去半年,但由於群眾裡有些親眼見到殺人,有些埋藏的屍體被群眾挖出,因此影響極壞……故自1958年2月以來,還未爭取一人回來,相反群眾逃亡為匪者卻達千人」李江琳. 《當鐵鳥在天空飛翔: 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戰爭》. 聯經出版. 2012年10月. ISBN 978-957-08-4062-9,第245-247頁
  75. ^ Tsering Shakya. The Dragon in the Land of Snows: 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Since 1947.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9: 169,173頁. ISBN 978-0-231-11814-9. 
  76. ^ Formation. 四水六崗衛藏志願軍. 
  77. ^ 77.0 77.1 77.2 77.3 77.4 77.5 77.6 李江琳. 《當鐵鳥在天空飛翔: 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戰爭》. 聯經出版. 2012年10月. ISBN 978-957-08-4062-9. 
  78. ^ Thomas Laird, The Story of Tibet: Conversations with the Dalai Lama, Grove Press, 2006, p301-302
  79. ^ 圖登吉美諾布:他們時常來找我,對我指東道西批評所有的一切,從我們的衣著到僧侶的袍子,並說只要我推翻達賴,就會讓我擔任西藏地方的首長。那些中國軍人說為中國共產黨立下這樣大功,自然會獲得高官厚祿,必要時殺了達賴喇嘛也無妨。達賴喇嘛新傳:人、僧侶和神秘主義者,Mayank Chhaya,聯經出版,2007年10月版,ISBN 978-957-08-3200-6,81-82頁
  80. ^ 西藏現況研究,第一輯,(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第46-47頁
  81. ^ 葉蔭,西藏現況研究,第三輯,(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44頁。
  82. ^ 中共官方並將西藏定義為「最反動、最黑暗、最落後、最殘酷、最野蠻的農奴社會,1959年後在毛主席和共產黨英明領導下,使西藏從農奴社會直接過渡到現代社會」唯色、王力雄,聽說西藏,台北市,大塊文化,ISBN 978-986-213-119-0,第228頁
  83. ^ 李江琳. 《當鐵鳥在天空飛翔: 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戰爭》. 聯經出版. 2012年10月. ISBN 978-957-08-4062-9,第440-443頁
  84. ^ Amaury De Riencout,世界屋脊-西藏及其密學,張之傑譯,世茂出版,1991年4月版,132頁
  85. ^ 董樹藩,民國48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嘛言行之研析,(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3月,84-87頁
  86. ^ 「三反雙減」是「反叛亂、反烏拉、反奴役、減租、減息」的簡稱。參見王家伟; 尼玛坚赞. 中国西藏的历史地位. 五洲传播出版社. 1997年: 213–215. ISBN 978-7-80113-303-8. 
  87. ^ 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喬.哈利戴,開放出版,2006年9月版,isbn 962-7934-19-4,第402頁
  88. ^ Goldstein, M. C., The Snow Lion and The Dragon,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7, p52-54.「他並認為在《十七條協議》簽訂後的數年期間,毛澤東在西藏推行溫和政策。雖然他的最終目標是要將西藏社會主義化,但從他的西藏戰略的手段中可看出他希望創造一種親密的漢藏關係,並以此減輕西藏高層的各種擔憂,希望這樣可以令他們真心實意地接受與中國的統一和社會改革。中國人民解放軍在當地自稱為「新漢人」,並強調他們是來幫助西藏﹐而不是來進行剝削與壓迫的,他們亦小心翼翼地尊重西藏的文化與宗教。例如,他們向拉薩地區兩萬喇嘛發放布施。解放軍方面亦頒佈了嚴格的紀律以防止解放軍侵犯人民利益的行為,還要求他們用舊的中國銀幣(而不是紙幣)以支付任何商品與服務。毛澤東的溫和政策也允許舊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制度保持不變。從1951年到1959年,不僅貴族與寺廟的財產未被剝奪,封建領主還被允許繼續對他們自己的世襲受束縛的農民行使司法權。」
  89. ^ 他向中共官員說萬惡舊社會要飯的手裡起碼還有個破碗,蔣介石馬步芳統治青海十幾年,也沒見過老百姓窮到連向外乞討的破碗都沒有,班禪買了許多碗分送給當地人民。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喬.哈利戴,開放出版,2006年9月版,isbn 962-7934-19-4,第401頁
  90. ^ 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喬.哈利戴,開放出版,2006年9月版,isbn 962-7934-19-4,第401頁
  91. ^ 全名為:通過敬愛的周總理向中央匯報關於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區群眾的疾苦和對今後工作的建議
  92. ^ 楊波,班禪被整肅事件之分析,1965年1月
  93. ^ 謝富治,人民日報,在西藏自治區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的講話,1965年9月2日
  94. ^ 茨仁夏加. 龍在雪域:一九四七年後的西藏. 左岸文化出版. ISBN 978-986-6723-49-0,第367頁
  95. ^ 「他們所提出對班禪不利的證據,不是純屬誇大就是羅織捏造」「其中,西藏傳統的占卜記錄也成為北京當局指控班禪反黨、反人民、分裂祖國的重要依據」「直到1988年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才被摘帽平反」茨仁夏加. 龍在雪域:一九四七年後的西藏. 左岸文化出版. : 367–369頁. ISBN 978-986-6723-49-0. 
  96. ^ 西藏現況研究,第一輯,(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第199-200頁
  97. ^ 胡平. 《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评介贾斯柏.贝克《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 RFA. 2008年4月14日. 大饥荒期间我在成都上小学,记得那时学校每年都要组织我们去青羊宫参观四川省的"公安展览",其中就有大量的"反动组织"、"反革命份子"和"美蒋特务"的"罪行"介绍。展厅中陈示着各种各样的"反动文件",甚至还有准备暴动的武器。我想,在中共公安部的档案里一定有着更完整的记录,足以证明在那段时间来自民间的反抗广泛到什么程度……不过,相对於历代王朝饥民造反的规模,应该承认在大饥荒时期国人的反抗的确要弱小得多。道理很简单,共产党通过庞大的组织系统,对人民实行了极为彻底的人身控制,再借助於对现代通讯手段的垄断,它使得任何自发的集体反抗行为很难发生。暴力工具的高度发展,斩木为兵注定了不可能战胜机枪大炮。因此,当局就能够把人民的反叛扼杀於摇篮之中。 
  98. ^ 西藏的故事,與達賴喇嘛談西藏歷史,第328頁
  99. ^ 1966年12月,陶長松成為「拉薩革命造反總部」總司令。1967年2月,劉紹民成為「無產階級大聯合革命總指揮」
  100. ^ 以1973年單邊壩縣為例:「鄉里全是女的,男性除了老人與小孩,青壯年幾乎沒有。一部分打死了,另一部分被抓,沒剩下什麼人。每個鄉都這樣,一開會全是女人,男人很少」唯色,殺劫,大塊文化,第206頁
  101. ^ 洛桑確吉 (编). 就《有關達賴和西藏議題的迷思》一文的回應 (PDF). 西藏的天空. 2013年2月15日, (第10期): 第42頁. 
  102. ^ 鄭重言,西藏現況研究,第二輯,(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5年11月,第5頁
  103. ^ 103.0 103.1 103.2 劉文彬. 歐洲議會對西藏問題立場的轉折與爭議(1975~1992) (PDF). 台灣師大歷史學報. 2002年6月, (第30期). 
  104. ^ 「1980年西藏至少有三分之一人均收入低於1959年以下,80%以上是文盲」西藏的地位,註138
  105. ^ 楊開煌,析論中共在西藏社會變遷中之角色,共黨問題研究,第六期,第56頁
  106. ^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西藏自治區人權事業的新進展》,北京,1998年2月24日
  107. ^ 中共在1970年代開始允許有限度地恢復宗教活動,並撥款修復了大昭寺Grunfeld, A. T., The Making of Modern Tibet, M. E. Sharpe, 1996, p187.
  108. ^ 董樹藩,民國48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嘛言行之研析,(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3月,75-76頁
  109. ^ 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喬.哈利戴,開放出版,2006年9月版,isbn 962-7934-19-4,第402頁
  110. ^ 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喬.哈利戴,開放出版,2006年9月版,isbn 962-7934-19-4,第403頁
  111. ^ 克珠群佩《西藏和平解放後的西藏寺廟維修》,中國西藏網,2012年
  112. ^ 蒙藏委員會,西藏現況研究,第一輯,51頁
  113. ^ 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293頁,isbn978-986-82383-2-9
  114. ^ 西藏現況研究,第一輯,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18頁
  115. ^ 七萬言書, 西藏流亡政府
  116. ^ 李江琳. 今天,讓我們見證絳紅袈裟上騰起的火焰. 藏人行政中央. 2011-10-20. 
  117. ^ 史明. 穿越紅色浪潮: 史明的中國革命歷程與台灣獨立之路. 台灣教授協會. 2010年: 33–34頁. ISBN 978-986-81199-2-5. 
  118. ^ 吳俠,達賴喇嘛訪美與西藏反共抗暴活動的激化,中共研究,第2卷,9月,第37頁
  119. ^ 人民日報,1988年3月7日
  120. ^ 西藏流亡政府关于撤銷斯特拉斯堡的提議. 藏人行政中央. 1991年9月2日. 
  121. ^ 聯國批中國軟禁班禪 羈押10年 要求探視屢遭拒絕. 台灣: 蘋果日報. 2005年10月2日. 
  122. ^ 国务院新闻办发言人就17世噶玛巴出走一事发表谈话. 新华社. 2000年1月7日. 
  123. ^ Dipanjan Roy Chaudhury. I support Dalai Lama's 'middle-path approach' for Tibet's meaningful autonomy: Ogyen Trinley Dorjee. The Economic Times. 
  124. ^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西藏自治區人權事業的新進展》,北京,1998年2月24日
  125. ^ 西藏的故事:與達賴喇嘛談西藏歷史,Thomas Laird,聯經出版,ISBN 978-957-08-3287-7,335頁
  126. ^ 中国在西藏开展两月爱国教育运动. VOA. 
  127. ^ 白皮書:舊西藏青壯年文盲率95%
  128. ^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 "1997 Report on Tibet Human Rights", 1998.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other provinces of China heavily subsidize the Tibetan economy, which has grown by an average annual rate of 10.5 percent during 1989-1996. Over 90 percent of Tibet's budget income comes from outside sources. Tibet also benefits from a wide variety of favorable economic and tax policies... Overall, government development policies have helped raise the economic living standards of many ethnic Tibetans.」
  129. ^ 《西藏自治区人权事业的新进展》 中国网 2000-02-20
  130. ^ Marcus W. Brauchli. Beijing Pours in Subsidies; Cultural Threat Stirs Worry.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July 14, 1997. 
  131. ^ 胡令喻,以命抗爭,外參出版社,ISBN 978-1-936895-32-8,第258-261頁
  132. ^ 呂秋文,西藏之政治地位,蒙藏委員會,第九十七,第2-3頁
  133. ^ (清)《欽定大清㑹典.卷八十》
  134. ^ 134.0 134.1 134.2 134.3 134.4 134.5 134.6 134.7 134.8 林照真. 《最後的達賴喇嘛》. 時報文化. 2000-11-14. ISBN 9571332631. 
  135. ^ 河口慧海. 第一一〇回 清国と西蔵. 《西蔵旅行記. 下》. 国立国会図書館デジタルコレクション. 
  136. ^ 王家偉; 尼瑪堅贊. 《中國西藏的歷史地位》. 北京市: 五洲傳播出版社. : 第144頁. ISBN 9787801133038. 。五洲傳播出版社隸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是以製作對外宣傳品為主的機構。
  137. ^ 王力雄. 《十三世达赖喇嘛的选择》. 自由亞洲電台. 2015-01-06. 
  138.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关于全国人口调查登记 结果的公报》,人民日报,一九五四年十一月一日
  139. ^ 蒙藏委員會,西藏現況究研,1985年11月,第42頁
  140. ^ 薛人仰,蒙藏民族史略,台灣中華書局,1982年6月,136-137頁
  141. ^ 141.0 141.1 劉毓珠. 喇嘛的故鄉. 台北市: 慧炬出版社. 1997. ISBN 978-957-518-091-1. 
  142. ^ 尼泊爾又一名藏人自焚抗議中共, 藏人行政中央, 2013-8-6
  143. ^ Dalai Lama instigating self immolation bids: Tibet official, Press Trust of India
  144. ^ Dalai Lama behind Tibet protest self-immolation, says China, The Telegraph, 11:17AM BST 27 Mar 2012
  145. ^ 益西多登:「為宗教殉難是西藏民族意識形成的另一來源。藏人覺得為西藏民族獻身,與為宗教獻身其實是同一件事。中共入侵西藏後,一百二十萬人遭到殺害,六千多座寺院被毀,這些苦難給了藏人啓示,認為為宗教獻身是值得的。」林照真,最後的達賴喇嘛,時報文化,isbn:957-13-3263-1,第145頁
  146. ^ 茉莉《達賴喇嘛訪談錄》,《北京之春》,1998年5月號
  147. ^ Goldstein, M. C., The Snow Lion and The Drag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7, p52.
  148. ^ 自由時報,2013年10月18日,A24版,根據澳洲人權組織(Walk Free Foundation,WFF)全球奴隸指數報告,以債奴、童工、人口販賣、逼婚等行為估計,中國現代奴隸人口約有295萬人
  149. ^ India is now the world’s slave capital: Global Slavery Index 2014
  150. ^ 中共統戰部副部長江平,曾在人民日報發表<關於當前民族工作的若干問題>指出:「根據1980年的近似數字,國家對五個自治區的財政補助已超過這五個地區的收入總額,但許多部門巧立名目騰挪使用,絕大部份做了行政開支」(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西藏現況研究,第二輯,1985年11月,40-41頁
  151. ^ 1984年中國民族團結月刊第11期:「黨中央和國務院每年對少數民族地區撥給大量的專款(1952年至1984年,對西藏財政補貼達77億元)。但地方政府多挪用於縣辦企業,有的還被基層幹部揮霍掉,中央只管撥款不管使用,地方只管使用不管效果,置少數民族生產生活問題於不顧。」(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西藏現況研究,第二輯,1985年11月,40-41頁
  152. ^ (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西藏現況研究,第二輯,1985年11月,40-41頁
  153. ^ 中国西藏发现巨大原油蕴藏
  154. ^ 西藏的矿产资源状况
  155. ^ 西藏的地位,Michael C.Van Walt V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isbn:978-986-82383-2-9,157頁,290頁,2008年4月版
  156. ^ 西藏的故事:與達賴喇嘛談西藏歷史,Thomas Laird,聯經出版,isbn:978-957-08-3287-7,334頁
  157. ^ 根據西藏流亡人士的說法:「紅衛兵隨著勢力壯大,對西藏人的懲罰也愈來愈殘忍,紅衛兵到處強姦婦女,甚至小女生。很多婦女被迫脫光衣服站在冰凍的湖面上。也出現了許多古老的凌遲方式包含剁手、割舌等花樣百出。」董尼德,蘇瑛憲譯,西藏生與死:雪域的民族主義,時報文化,1994年4月版,ISBN:957-13-1040-9,第129頁
  158. ^ 西藏的地位,跋熱.達瓦才仁譯,287頁
  159. ^ 1982年開始重建,中國政府撥款100多萬,其餘由西藏信教群眾捐獻,目前寺院主體外觀已完成。鄭金德,大西藏之旅,昭明,2000年,263-264頁,isbn:957-0336-55-2
  160. ^ Jasper Becker. Hungry Ghosts: Mao's Secret Famine. Henry Holt and Company. 15 April 1998. ISBN 978-0-8050-5668-6. 
  161. ^ 賈斯柏‧貝克. 餓鬼:毛時代大饑荒揭秘. 姜和平 譯. 明鏡出版社. 2005年10月. ISBN 978-1-932138-30-6. 
  162. ^ 達蘭薩拉難民站才丹拉美:「逃出的西藏人中,有的凍傷,有的遭槍擊,有的婦女遭士兵強姦後才放行。」林照真,最後的達賴喇嘛,時報文化,isbn:957-13-3263-1,2000年,24頁
  163. ^ 謝劍,自決抑整合:中、西對西藏問題觀念的衝突,蒙藏委員會,九十二,第5-6頁
  164. ^ 全國政協增補34名委員. 《人民日報》. 1991年3月20日. 在增補委員中,...青海省政協常委、塔爾寺管理委員會主任阿嘉·羅桑圖旦·久美嘉措 
  165. ^ 全國政協九屆常委會第十次會議閉幕. 中国新闻社 (新浪网). 2000年6月24日. 今天的會議經過表決通過了關於撤銷阿嘉·洛桑圖旦·久美嘉措政協第九屆全國委員會委員、常務委員資格和戴成文政協第九屆全國委員會委員資格的決定。 
  166. ^ 董尼德,蘇瑛憲譯,西藏生與死:雪域的民族主義,時報文化,1994年4月版,ISBN:957-13-1040-9,第69頁
  167. ^ 他們獲得了第一手的種族屠殺資料,並要求聯合國正視這項問題。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284頁,isbn978-986-82383-2-9
  168. ^ 「The COMMITTEE (國際法學委員會)did not find that there was sufficient proof of the destruction of Tibetans as a race, nation or ethnic group as such by methods that can be regarded as genocide in international law.」- ICJ Report on Tibet and China (excerpt) (1960)
  169. ^ 馬戎《西藏的人口與社會》,同心出版社,北京,1996年,第37頁
  170. ^ 他指出西藏在水资源方面没有问题,但农业不发达,粮食作物少,主要是畜牧业。矿藏不是很丰富,比较多的是硼砂。没有石油也少,但水能太阳能风能资源还比较有开发前途。亞衣《以佛的善念對待世界─訪國際聲援西藏中心政治分析員阿沛晉美先生》,《北京之春》,1995年5月號
  171. ^ 「中国方面始终没有提供任何这方面的数据,流亡政府方面后来提出的死亡数据是一百万,又说是一百二十万,当然它说的不光是被中国军队消灭的人数,也包括非自然死亡的人数,以及自然灾害饿死的和在中共统治下因各种原因死亡的人数。按人口比例来算,这个数据太高了,我对这个数字始终是有保留的。我个人估计,整个藏区--包括西藏三地区,大概有三、四十万人。」安琪《西藏人有民族自决的权利-专访自由亚洲电台西藏部主任阿沛.晋美》
  172. ^ 172.0 172.1 謝劍. 《近五十年來藏族人口的發展及其意義 (1950-2000)》 (PDF). 蒙藏地區現況雙月報 (蒙藏委員會): 35–64頁. 
  173. ^ 唯色. The 'Massacre' of Tibetans. 自由亞洲電台. 2012-11-09. 
  174. ^ 艾略特·史伯嶺英语Elliot Sperling. The Body Count. Rangzen Alliance. 
  175. ^ 王貴,喜饒尼馬,唐家衛《西藏歷史地位辯》,民族出版社,第580頁
  176. ^ David Matas; Torsten Trey. 國家掠奪器官: 器官移植在中國被濫用的黑幕. 洪蓮 譯. 博大國際文化. 2012年11月: 41–71、136–185頁. ISBN 978-986-88976-0-1. 
  177. ^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1982 meeting the exile leadership showed some goodwill by refraining from commenting on the meetings, but at the same time continued to attack Chinese policies and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in Tibet, often going beyond what the actual situation warranted; for example, with charges of Chinese genocide." Goldstein, M. C., The Snow Lion and the Dragon: China, Tibet, and the Dalai Lam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p72-73.
  178. ^ 王力雄《天葬:西藏的命運》,第306頁
  179. ^ 六百萬是根據達賴喇嘛在1989年所聲稱的藏人人口數字:Five Point Peace Plan, Address to the U.S. Congressional Human Right's Caucus September 21, 1987
  180. ^ New report: “The Question of Tibet and the Rule of Law”. 1959-07-24. (英文)
  181. ^ 181.0 181.1 A. Tom Grunfeld. The Making of Modern Tibet. M.E. Sharpe. 30 July 1996: 147–149. ISBN 978-0-7656-3455-9. (英文)
  182. ^ 182.0 182.1 182.2 John Powers. History As Propaganda: Tibetan Exiles Versu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4 October 2004. ISBN 978-0-19-517426-7. (英文)
  183. ^ Jamyang Norbu. Running Dog Propagandists. (英文)
  184. ^ Jamyang Norbu. Acme of Obscenity. (英文)
  185. ^ 185.0 185.1 王力雄《天葬:西藏的命運》,大塊文化出版社,第130-131頁
  186. ^ 王力雄《天葬:西藏的命運》,大塊文化出版社,第352-406頁,指出中共治藏款項裡的「四十三項工程」、「六十二項工程」裡搞了不少樓堂館所一類的項目,除了可以擺在大街上進行現代化表演以外,建設那些項目的重要動機就是滿足地方官員自己的享受需要和講排場的心理,六十二項工程中有一項是在北京建一座「西藏大廈」,這種現代化到底是為誰所用,再清楚不過。
  187. ^ 唯色、王力雄,聽說西藏,台北市,大塊文化,isbn:978-986-213-119-0,第229頁
  188. ^ 胡令喻,以命抗爭,外參出版社,isbn:978-1-936895-32-8,第145頁
  189. ^ 例如達賴喇嘛1987 年在華盛頓提出“五點和平計劃”時稱藏人死於中共迫害的人數為一百餘萬,在近年的演講中,這個字已經變成了一百二十萬。 一百萬的數字本身就已經非常驚人,以二十萬的幅度長,不知道根據是什麼,給人的感覺更像是表達義憤,而不是公佈事實。達賴喇嘛在他的自傳中譴責“中共曾經誇口要在十五年內根除西藏語言”、中共在西藏所建的“許多學校只是孩童的勞工營”、“小孩被驅迫為奴工、“即使在西藏自治區,漢人也已多於藏人、八九年拉薩藏人抗議期間“中共至少殺害二千五百名無武裝西藏人”⋯⋯也都甚為離譜。在西方廣泛流行的中共對藏人的迫害說法也有許多的誇張,如解放軍強迫西藏和尚與尼姑當眾性交、紅衛兵到處強姦婦女的說法,顯然距離事實相當遠。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都知道,性行為在那時被視為極其骯髒和邪惡的事情,對於意識形態觀念最強的解放軍和紅衛兵,尤其不可能做出那樣的事。如果個別人有那種行為,只應該歸於背後犯罪(對任何人群都免不了)的特例:王力雄(1998)《天葬:西藏的命運》
  190. ^ 「西藏百姓有神便拜,他们理解的世界是个多神世界,凡是强大或位高的事物都会被他们赋予神灵特性,为他们所拜。连黄慕松那样的世俗官僚,在进藏路上也曾被藏人要求其为之“摩顶”:『万民争来求福,罗拜帐外,并献金珠饰物,余乃施以摩顶礼,众皆大悦。余之乘舆挂满哈达,俨如活佛出行⋯⋯在加沙未受摩顶之民众,亦沿踪偕来,余乃一一抚慰。盖民众信佛极虔,以为中央大员,必为活佛转世也。』那么以毛泽东和中共表现出的强大,更足以引起藏人百姓的敬畏之心。使毛和中共可以顺利地在藏人百姓中取代传统旧神的,还在于中共意识形态本身和西藏宗教颇有内在相通之处,因此不会使他们的宗教意识发生太大冲突;同时,中共在西藏的专制统治和传统西藏的政教合一统治亦非常相像。作为至高无上的宗教象征符号,毛泽东比达赖有过之无不及,不仅其作为世俗领袖更加威严强大,而且因为历史上中国皇帝被藏人视为文殊菩萨化身,比作为观音菩萨化身的达赖喇嘛有更高的神格,理所当然地,毛被藏人当作了文殊菩萨。」王力雄《天葬:西藏的命運》
  191. ^ Mayank Chhaya; 莊安祺. 《達賴喇嘛新傳: 人, 僧侶, 和神祕主義者》. 聯經出版. 2007年10月: 96–97頁. ISBN 978-957-08-3200-6. 他們對西藏宗教信仰的類比雖然很精彩,認為西藏人放棄了萬劫不復的達賴喇嘛接受毛澤東千秋萬載的領導,甚至引述馬克思格言來說明宗教是人民的鴉片,但卻未能掌握一個基本重點,藏人並沒有急迫的需要非得信仰某人或某事才行,以毛語錄取代七字真言這說法太諷刺。 
  192. ^ 胡令喻,以命抗爭,外參出版社,isbn:978-1-936895-32-8,第151頁
  193. ^ 次仁夏加. Blood in the Snows - Reply to Wang Lixiong. New Left Review. (英文)
  194. ^ 次仁夏加. 血染的雪域——對王力雄的回應. 林猛/譯. 普羅民主網. 
  195. ^ 七萬言書, 西藏流亡政府
  196. ^ Harris, Paul. 西藏是否應有民族自决的權利? (PDF).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 August 2008 [December 12, 2015]. 
  197. ^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西藏自治區人權事業的新進展》,北京,1998年2月24日
  198. ^ 徐明旭《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明鏡出版社,1999年,香港:「按照美國國務院的西藏人權報告的邏輯,中國政府只有讓藏人滯留在中世紀生活方式中才算尊重西藏人權。他們大概不知道﹐今日藏人是如何如飢似渴地﹑如痴如狂地追求現代物質文明與現代商業娛樂。誰要想剝奪他們享受現代物質文明與現代商業娛樂的權利﹐他們大概就會同誰拼命……1986年聯合國《發展權宣言》說:“確認發展權也是不可剝奪的人權”。世界公認﹐發展就是現代化﹐“發展中國家”就是想現代化而尚未現代化﹑正在向現代化發展的國家。美國的人權衛士要剝奪藏人的發展權﹐是不是另一種形式的侵犯西藏人權呢﹖美國讓印第安人﹑愛斯基摩人﹑阿留申人與夏威夷土著波里尼西亞人享受現代物質文明﹐是不是也在改變他們的傳統生活方式﹑威脅他們的文化﹑侵犯他們的人權﹖」
  199. ^ 199.0 199.1 Barry Sautman, “Cultural Genocide” and Tibet, Texas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 VOL.38:173
  200. ^ 西藏的天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第41頁
  201. ^ 張輝誠《中國古代「夷夏之防」思想特質 研究》,載〈中山女高學報〉(第六期)
  202. ^ 鄒逸麟《論清一代對疆土版圖觀念的嬗變》,載〈東アジア文化交渉研究〉(別冊四)
  203. ^ 大義覺迷錄
  204. ^ 黄興濤《清朝滿人的“中國認同” ——對美國“新清史”的一種回應》,載〈民族社会学研究通讯〉(第115期)
  205. ^ 《清高宗實錄》卷784
  206. ^ 206.0 206.1 宋念申《清俄碰撞:欧亚相遇中重塑“中国”》澎湃研究所,2015-12-09
  207. ^ 中國幾千年以來,遭受了政治力的壓迫,以至於完全亡國,已經有了兩次:一次是元朝,一次是清朝。但是這兩次亡國,都是亡於少數民族,不是亡於多數民族。 维基文库中有關三民主義/民族主義第二講的文本
  208. ^ 《三民主義/民族主義》(第四講)
  209. ^ 林冠群,蒙藏委員會,當前美國藏學界部份學者研究教學概況,第8-9頁
  210. ^ 王力雄. 《天葬:西藏的命運》. : 8–9. 中國那時和西藏一樣,同是蒙古鐵騎征服的對象。說起來還不如西藏,西藏尚能保持相當程度的自治,中國卻是徹底地亡國。無法解釋,一個連自己主權都沒有了的國家,又如何能對別的民族實施主權?元與後來的清不一樣,雖然同是異 族入侵後進行統治,但是清朝滿人無論是居住地還是其民族最終都被整體地同化歸併,融合於中國一體,而蒙古現在仍然有自己的國家,蒙古民族居住在亞洲廣大區域,與中國完全是兩個概念。硬把蒙古對西藏的征服說成中國對西藏的主權根據,這種“阿Q”式的邏輯顯得既奇怪又不誠實。 
  211. ^ Mark C. Elliott, Emperor Qianlong: Son of Heaven, Man of the World, Longman, 2009, p86
  212. ^ 李大龍《「中國」與「天下」的重合:古代中國疆域形成的歷史軌跡》,中國邊疆史地研究,2007年,第3期
  213. ^ 《大清國籍條例》與近代“中國”觀念的重塑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214. ^ 214.0 214.1 Anne-Marie Blondeau; Katia Buffetrille. Authenticating Tibet: Answers to China's 100 Question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8: 12–13. ISBN 978-0-520-24464-1. 
  215. ^ 2.称“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历史证据吗?. 《西藏百題問答》. 
  216. ^ 于逢春《论中国疆域最终形成的路径与模式》,〈長春師範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2012年11月,第31卷.第11期
  217. ^ 维基文库中有關三民主義/民族主義第一講的文本
  218. ^ 〈民九修改黨章之說明〉,據《中央黨務月刊》第七期,1929年2月:「現在說五族共和,實在這五族的名詞很不切當。我們國內何止五族呢?我的意思,應該把我們中國所有各民族融成一個中華民族(如美國,本是歐洲許多民族合起來的,現在卻只成了美國一個民族,為世界上最有光榮的民族);並且要把中華民族造成很文明的民族,然後民族主義乃為完了。」
  219. ^ 蒙古意識與中國認同的糾葛:民初外蒙古獨立運動與內蒙古的反應,黃麗生,蒙藏委員會,第17、36頁
  220. ^ 藍美華,澤登巴爾時期外蒙與中共的關係(1952-1984),蒙藏委員會,第92頁
  221. ^ 《烏伊兩盟各札薩克勸告庫倫文》
  222. ^ 任鋒《舊邦新命與天下公民:現代認同問題的憲制視野》,〈知識分子論叢〉第十一輯,2013年
  223. ^ 《元史》.卷一百四十.列傳第二十七
  224. ^ 《建國號詔》
  225. ^ 李大龍《“中國”與“天下”的重合:古代中國疆域形成的歷史軌跡》,中國邊疆史地研究,2007年,第3期
  226. ^ 从文天祥与元代遗民看中国的“民族主义”
  227. ^ 劉浦江《元明革命的民族主義想像》,〈中国史研究〉2014年第3期
  228. ^ 呂秋文. 《西藏之政治地位》. 蒙藏委員會. 1999年11月: 第5–7頁. ISBN 9789570252309. 
  229. ^ Denis C. Twitchett; Herbert Franke; John King Fairbank.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lume 6, Alien Regimes and Border States, 907-1368.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年: 26–27. ISBN 978-0-521-24331-5. 
  230. ^ Dawa Norbu. China's Tibet Policy. Routledge. 6 December 2012: 139. ISBN 978-1-136-79793-4. 
  231. ^ 吳宗翰. 《西藏問題研究視野下的中國認識》 (PDF).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中國大陸暨兩岸關係教學與研究中心. 2011年: 第34–36頁. ISBN 9789860278057. 
  232. ^ 葉蔭,西藏現況,第三輯,第106頁
  233. ^ 張瑞德,「欽差」使命:沈宗濂在西藏(1943-1946),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67期,第74頁
  234. ^ 鄭金德,大西藏之旅,昭明文史,第263頁,isbn:957-0336-55-2
  235. ^ 西藏現況研究,第三輯,從「現代化的變遷」論中共對西藏宗教文化的摧殘,楊開煌,第88頁
  236. ^ 西藏現況研究,第三輯,從「現代化的變遷」論中共對西藏宗教文化的摧殘,楊開煌,第88-90頁
  237. ^ S.R. Ashton, G. Bennett & K. Hamilton, ‘Britain and China 1945-1950: Documents on British Policy Overseas (Series 1, Volume 8)’, Routledge, 2002, p21.
  238. ^ 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255頁,isbn978-986-82383-2-9
  239. ^ 西藏的故事,與達賴喇嘛談西藏歷史,第245頁
  240. ^ 董樹藩,民國48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嘛言行之研析,(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3月,第40頁
  241. ^ 董樹藩,西藏攝政熱振呼圖克圖與中央之關係(1934-1947),(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2月,第56頁
  242. ^ 西藏現況研究,第一輯,(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第177、178頁
  243. ^ 西藏的地位,Michael C.Van Walt V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isbn:978-986-82383-2-9,157頁,291頁
  244. ^ 劉學銚《從歷史看清西藏問題-揭開達賴的真實面貌》,思行文化,第186-187頁
  245. ^ "How CIA helped Dalai Lama to end up in exile", Russia Today, 03-18-2009
  246. ^ 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見註第131、133,isbn978-986-82383-2-9
  247. ^ 西藏的故事:與達賴喇嘛談西藏歷史,Thomas Laird,聯經出版,isbn:978-957-08-3287-7,314頁
  248. ^ 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247頁,isbn978-986-82383-2-9
  249. ^ 董樹藩,民國48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嘛言行之研析,(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3月,第88頁
  250. ^ Michael C.Van Walt W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西藏的地位,第285頁,isbn978-986-82383-2-9
  251. ^ 蒙藏委員會,西藏現況研究,第一輯,第54-55頁
  252. ^ 「一:中共破壞西藏歷史性的自治,違反了北京於1951年提出的鄭重保證;二、違反西藏人民意願野蠻干預;三、對西藏實施軍事統治」董樹藩,民國48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嘛言行之研析,(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3月,86-87頁
  253. ^ 《共產國際執委第十三次全會論中國》(1933年12月)
  254. ^ 西藏的地位,Michael C.Van Walt V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isbn:978-986-82383-2-9,284頁
  255. ^ 西藏的地位,Michael C.Van Walt Van Praag,跋熱.達瓦才仁譯,isbn:978-986-82383-2-9,304-305頁
  256. ^ 蒙藏委員會,西藏現況究研,1985年11月,第16頁
  257. ^ 7月19日,S. Iijin在The Literalurnay Gazeta發文透露毛澤東在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傳達一項文件,故意製造西藏人民的反抗,來作為種族屠殺和鎮壓的藉口。還引用了1977年9月中國人民日報的文章「西藏一切發展都如毛澤東所預料」董樹藩,民國48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嘛言行之研析,(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3月,98頁
  258. ^ 董樹藩,民國48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嘛言行之研析,(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3月,98頁
  259. ^ 董樹藩,民國48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嘛言行之研析,(中華民國)蒙藏委員會,1986年3月,100-101頁
  260. ^ 1987年9月21日,達賴喇嘛於美國議會的人權委員會提出五點:1把整個西藏轉化為一個和平地區,2中國停止危及藏族生存的移民政策,3尊重藏族人民的人權和基本權利,4重建保護西藏自然環境,中國應放棄在西藏儲存核子廢棄物,5對西藏問題進行真正的會談
  261. ^ 1988年6月15日,達賴喇嘛在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中對五點再進行說明
  262. ^ 「接受朱立熙、白裕承專訪」楊碧川,達賴與西藏獨立,一橋出版,ISBN:957-98898-2-1,第177-183頁
  263. ^ [1]
  264. ^ 挪威,諾貝爾和平獎,1989年12月10日。印度,和平團結獎(Peace and Unity Award),1991年8月23日。蒙古,亞洲佛教和平會議特殊勳章,1979年6月17日。
  265. ^ 他們認為達賴得到的那些獎項是國際間的反中國浪潮裡,基於政治動機,西方勢力強烈支持達賴與分離主義份子,一心想以宗教傳統保留農奴與封建制度所做出的舉動。達賴喇嘛新傳:人、僧侶和神秘主義者,Mayank Chhaya,聯經出版,2007年10月版,isbn:978-957-08-3200-6,136頁
  266. ^ Tibet leader danzim meets us envoy, welcomes investment, justifies ethnic policy
  267. ^ 《江澤民克林頓記者招待會》,《北京之春》,1998年8月號
  268. ^ Tibetan Rights Group says Italian parliamentary delegation wrong on Tibet.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 Canada Tibet Committee. 1998-9-30-1998.  (英文)
  269. ^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 "1997 Report on Tibet Human Rights", 1998.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other provinces of China heavily subsidize the Tibetan economy, which has grown by an average annual rate of 10.5 percent during 1989-1996. Over 90 percent of Tibet's budget income comes from outside sources. Tibet also benefits from a wide variety of favorable economic and tax policies... Overall, government development policies have helped raise the economic living standards of many ethnic Tibetans.」「...undermining Tibet's unique cultural, religious, and linguistic heritage.」
  270. ^ 鄭金德,大西藏文化巡禮,台北,昭明出版,2000年,isbn:957-0336-54-4,第62-68頁
  271. ^ UN criticises China's rights record at Geneva meeting. BBC. 2013-10-22. (英文)
  272. ^ China's Human Rights Record Challenged at UN. VOA. 2013-10-22. (英文)
  273. ^ 《2013年中國人權事業的進展》白皮書. 中国网. 
  274. ^ 专访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从未说过藏青会计划做自杀式攻击
  275. ^ 藏独思潮:从藏青会说起
  276. ^ 根據王力雄的解釋,“穩定集團”為:「中共在西藏當地建立一個長期紮根、擔負鞏固主權之使命的集團。那個集團開始是以進藏軍隊和各級黨政官員為主,大部分是漢人,也包括維持其運轉的各種輔助系統人員。可以根據那個集團的使命,將其稱為“穩定集團”。隨著時間的推移,“穩定集團”的規模越來越大,藏人在其中佔的比例也逐步變得越來越高。」
  277. ^ 277.0 277.1 Tsering Namgyal. The twisting saga of Tibet-Taiwan relations. 亞洲時報在線. 2003-05-23 (英语). 
  278. ^ 四水六崗衛藏志願軍. Dilemma of the 1994 agreement (英语). 
  279. ^ 四水六崗衛藏志願軍. Division and Reunification of Chushi Gangdrug. (英文)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