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00年的墨西哥殖民地
停泊於暹邏港口的比利時籍船隻

殖民地(旧称植民地)是指由宗主国统治,没有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方面的独立权力,完全受宗主国控制的地区。广义的殖民地还包括虽然拥有行政机关、军队等国家机构,但经济、军事、外交等一方面或多方面被别国控制的半殖民地国家保护国,以及委任统治地、托管地,以及殖民主义国家在这些地区设置的“海外领地”、“附属地”、“海外省”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上大多数殖民地获得独立,旧的世界殖民系统不复存在。

从殖民地的性质上来说,大致可分为拓殖型殖民地资源掠夺型殖民地商业殖民地三种主要类型,这三种殖民地是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进程而顺次出现的。

历史[编辑]

起源[编辑]

远古时代的殖民地多为拓殖型殖民地,即宗主国在海外的延续,例如腓尼基人建立的迦太基。在古希腊时期,希腊诸城邦在地中海黑海沿岸建立了许多殖民地,一度远至北非西班牙海岸。希腊人殖民运动始于与海外地区的贸易需要,同时也有一些希腊公民不满本城邦政治现状,或由于地少人多而移居海外。希腊人的海外殖民区建立起来之后,大多保持政治上的独立性,但同母邦保留一定的联系,派遣代表参加全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并且以身为希腊文明的前哨而自豪。一些希腊殖民地保存至今,如叙拉古(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今名锡拉库扎)、塔兰托拜占廷(今伊斯坦布尔)。

现代通用的“殖民地”一词(英文为colony,法文为colonie,西班牙文和意大利文为colonia,德文为Kolonie)来自古罗马的拉丁文名词“Colonia”。它原指由罗马公民及其家属组成的守卫亚平宁半岛海岸的村社。随着罗马统治地域的扩大,这一制度逐渐推及到新征服地区,演变成殖民制度。殖民者仍然享受罗马公民的一切权利,被征服地区的人口则无法享受罗马公民权(至罗马共和国后期和罗马帝国时期,随着被征服地区的罗马化,公民权方赋予殖民地人民)。

早期的殖民地[编辑]

西罗马帝国灭亡后,其海外行省和殖民地被东罗马帝国法兰克帝国西哥特王国等国家瓜分。由于政治和军事上的局限,同时由于西罗马灭亡之后出现的人口稀少,这些国家几乎没有力量去征服海外殖民地。

十字军运动标志着欧洲对自身之外的地区产生兴趣的开始。在地中海东岸建立起来的十字军国家并非殖民地,但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占领拜占廷帝国后,威尼斯热那亚占领了原属拜占廷的许多领土,在东地中海建立了自己的商业殖民地。这些殖民地后来大多被奥斯曼帝国夺取。

15世纪至17世纪:西班牙葡萄牙的殖民帝国[编辑]

此地圖標記着在歷史的某一時期之內西班牙帝國(紅色)與葡萄牙(紫色)各自的殖民領地。

一般认为,近代西方国家最早占领的殖民地是葡萄牙于1415年占领的休达。该港原属摩洛哥,为扑灭当地海盗、并控制经休达中转的西非黄金象牙的进口,葡萄牙经过周密布署占领了休达港,随后为直接与出产黄金西非黑人帝国建立联系,又沿非洲海岸南下,占领了马德拉佛得角等群岛。

随着文艺复兴运动在欧洲的发展,欧洲出现了对商业资本和财富的渴望。当时欧洲的主要贸易对象是东方,尤其来自是中国印度南洋各群岛的丝绸宝石香料等奢侈品。由于当时与东方的贸易被威尼斯热那亚垄断,西欧国家决定自己探索通往东方的航路。首先对东方航线展开探索的是葡萄牙西班牙。1498年达伽玛经过好望角抵达印度。为了确保与印度的贸易不受莫卧儿帝国阿曼以及印度洋沿岸各土邦国的干扰,葡萄牙于1510年在果阿建立了第一处殖民地,修筑要塞,配备军队,保护葡萄牙商人的安全,同时在非洲沿海占据了一些岛屿和滨海据点,作为前往印度的中途补给站。

由于经好望角前往东方的航路被葡萄牙垄断,西班牙不得不向西寻找通往东方的新航线。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后,西班牙展开了对美洲的征服和殖民运动,在极短的时间内消灭了印第安人所建立的各个帝国,建立起极其广大的殖民地。1494年经教皇仲裁,葡萄牙在西经50度以东的美洲大陆也获得了面积极为庞大的殖民地。

由于西班牙征服地区盛产金银,大量贵金属经西班牙流入欧洲,刺激了欧洲其他地区的物价变革和工商业发展。同时,由于咖啡可可茶叶烟草蔗糖马铃薯等新消费品引入欧洲,欧洲人的饮食习惯也大幅度改变,导致对这些消费品需求的增长,这就促使西班牙和葡萄牙在新征服的美洲广大地区发展经济作物的种植。

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英国和法国从西班牙人手中夺取了加勒比海诸岛,荷兰从葡萄牙手中夺取了巴西东北沿海的纳塔尔地区。由葡萄牙人在非洲的马德拉群岛、佛得角群岛首创的黑人奴隶种植园制度传入英、法、荷控制的这些地区,对劳动力的需求猛增。而由于殖民者(尤其是西班牙人)对印第安土著的残酷屠杀,印第安人的数量由15世纪末的5000万锐减至17世纪的400万,因此欧洲殖民者不得不从非洲寻找新的劳动力来源。

从1442年起,葡萄牙人就把柏柏尔人用作奴隶(在葡萄牙本土),西班牙人从1502年起开始把非洲黑人运入美洲。对奴隶贸易的需求促使两国以及英国、荷兰法国丹麦等新兴资本主义国家在西非洲沿海建设了许多商站,贩卖奴隶、象牙、黄金和辣椒(当时被称为“天堂的种子”,象牙海岸(今名科特迪瓦)的另一个名称是种子海岸)。但是由于西非的海岸难以接近,再加上当地的地貌和气候不适合欧洲人居住,因此在此后几个世纪的时间里,欧洲对非洲的殖民只限于少数滨海据点。从欧洲国家对这些殖民地的命名——黄金海岸、象牙海岸、奴隶海岸——上可以看出,在西非的殖民地基本上都属于资源掠夺型殖民地。

17世纪至18世纪中叶:英国、法国和荷兰[编辑]

18世纪欧洲在非洲和美洲殖民地之间“大三角贸易”的航线

随着新大陆的发现,大西洋取代地中海,成为商业交通的必经之路,导致意大利地区和德国北部汉萨同盟各传统商业城市的衰落,以及英国、法国、荷兰这几个面向大西洋的国家的经济兴起。英国最初试图经过俄罗斯打通东方贸易路线,为此于1533年成立了莫斯科公司,不久之后发现俄国与东方没有直接商业往来,于是转而寻找西北航线,试图经北美洲北部前往东方。1588年英国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后,开始了对北美洲的殖民,建立了哈得孙湾公司新英格兰殖民地。1600年英国商人建立了英国东印度公司,随后开始了在印度的扩张。荷兰在16世纪末独立后,迅速发展为世界最大的航海和商业国家,于1602年设立荷兰东印度公司,逐渐垄断了与中国、印度、日本、锡兰和香料群岛的贸易。法国则在北美洲建立了新法兰西殖民地,并在加勒比海占据了数个具有战略意义并盛产蔗糖的岛屿。

由于英国在北美殖民地进行烟草和棉花的商业种植,法国需要向加勒比海岛屿的甘蔗种植园输送人力,因此两国对奴隶的需要也日益扩大。1526年,英国开始奴隶贸易。不久之后,荷兰和丹麦作为活跃的贸易中转国也加入奴隶贸易活动中来,试图从中分得利益。瑞典勃兰登堡汉堡库尔兰等国家也在这一时期从事奴隶贸易,为此在非洲海岸占领了一些据点。由于西非地区的本土经济以采集和狩猎为主,食物产量有限,为了供养奴隶在长途贩途中的伙食,在这些据点周围开辟了农业地区,从欧洲和美洲引进甘薯薯蓣等粮食作物。

罗伯特·克莱武,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奠基人

从17世纪初到18世纪中叶,英国和法国由于在欧洲大陆的利益争夺而进行了4次战争,英国凭借强大的海军力量,在海外夺取了法国在印度、加拿大密西西比河以东的大片领土,一跃成为世界第一流的殖民大国,并且在同荷兰的数次战争取代了荷兰,成为主要的船运国,建立起庞大的商船队和海军。以1763年英国与法国和西班牙签订《巴黎条约》为标志,英国取代西班牙,成为世界头号殖民强国。

这一时期欧洲国家在美洲的殖民地管理方式基本相同,即将其与本土区别对待,向殖民地派出代表国王的总督副王,殖民地的经济发展受到遏制和监管,被迫种植宗主国需要的单一经济作物,矿业高度发达,其他工业发展停滞,甚至连农具和衣物等基本消费品也无法生产。宗主国从殖民地无偿或低价输出产品,甚至因此产生了殖民地通货紧缩、不得不借用别国货币(例如在英属殖民地中通用奥地利的玛丽亚·特蕾西娅银币和西班牙八字银元)的现象[1]。殖民地之间的联系也被阻止,在北美十三州中,从某一殖民地寄往另一殖民地的邮件要先寄回伦敦。

工业革命时代:殖民地的萎缩[编辑]

工业革命时代到来后,传统的以蔗糖、烟草和奴隶为主的殖民贸易已经不再具有重要意义。工业国家对棉花、羊毛、燃料、铁、铜、锡、煤炭等工业原料的需求取代了对消费品的需求,同时这些国家迫切需要在本国之外开辟市场,以消化本国生产的工业制成品。由于欧洲地区的市场已经饱和,因此只能向美洲和亚洲(当时尚未开始对非洲的殖民)寻求发展空间。

1776年北美十三州独立后,英国的殖民事业受到很大打击,遂将殖民经略重点由北美洲转至资源更为丰富、市场更为庞大的印度。此外,英国还占领了澳大利亚新西兰缅甸开普殖民地香港等地。

由于法国大革命宣扬的天赋人权观念影响,加上宗教、人道和经济方面的原因,英国于1807年宣布奴隶贸易为非法,此后荷兰、法国、瑞典、丹麦等国也宣布禁止奴隶贸易。这一措施使得各国在非洲沿海的据点迅速萎缩,丹麦、荷兰均于19世纪中叶卖掉了在西非沿海的商站。同时由于拿破仑战争的冲击,西班牙和葡萄牙在美洲的殖民地纷纷宣布独立,对奴隶的需求锐减,这两国在非洲的殖民力量也迅速衰弱。

在北非,法国利用土耳其的衰败,借助消灭北非海盗的机会向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等土耳其附属国渗透,海盗最活跃的阿尔及利亚受到最沉重的打击,1815年美国海军打败了阿尔及利亚海军,1819年英荷联合舰队炮轰了阿尔及尔城,法国也与阿尔及利亚发生多次冲突,于1830年占领了阿尔及利亚。

从1825年到1875年这段时间,除英国和法国外,欧洲国家征服新殖民地的活动已基本停止,代之以向海外殖民地移民的运动。而就英国的情况来说,英国首相迪斯雷利在1852年的一句话可以说是这一时期英国对殖民地态度的最好总结:“殖民地是挂在我们(英国)脖子上的沉重磨盘”[2]。以英国在冈比亚和黄金海岸的两小块殖民地为例,其商业税收远远赶不上行政开销,英国议会几次建议缩小殖民地规模或将其完全抛弃,只是由于英国皇家海军西非分舰队需要在几内亚湾建立海军据点禁止奴隶贸易,英国才最终保留这两处地区。[3]

但是,为了安置加勒比海诸岛被解放的黑人奴隶,英国在殖民地萎缩时期通过建立授权公司的形式,又开辟了塞拉利昂殖民地,美国殖民协会在同一时期开辟了利比里亚殖民地,法国则开辟了利伯维尔(今加蓬)殖民地,这些殖民地都被用来安置被释奴隶。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占领殖民地的高潮[编辑]

1870年普法战争结束、德国政治统一之后,德国地理学家腓特烈·拉策尔开始研究当时正在扩展中的德国工业产品的市场问题,并开始应用地理学为俾斯麦帝国主义政策作辩护。他认为,由于世界在向前发展,空间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将越来越重要,大国将逐渐拓展,小国变得无足轻重。世界历史对空间之要求越来越大,这个事实可以从各重要商业国家的演变明白看出:威尼斯是一个城市;荷兰是一个三角洲国家;英国是一个岛;美国是一个大陆。各强国必须遵从这个绝对的、必然的趋向,努力用殖民、合并及征服的手段来拓展他们的空间[4]。英国帝国主义理论家哈尔夫·马金德也提出了类似的理论,指出一个国家如果要生存,必须实现自给自足。控制原料产地并将其变为产品输出市场成为攸关国家利益的战略需求。在19世纪的头75年里,西方国家平均每年占领21万平方公里的殖民地,而在后25年里,平均每年占领62万平方公里殖民地。

从15世纪末到19世纪中叶,殖民主义国家在被称为“最后的大陆”的非洲占领的领土只有318万平方公里,而在19世纪最后的25年里,欧洲对于非洲的兴趣又浓厚起来,在非洲占领了2569万平方公里土地。[5] 由于欧洲的迅速工业化和人口的增加,对植物油、植物纤维、橡胶和某些矿产资源的需求增大了,而这些产品可以用廉价的工业品在非洲换得,对新原料的需要引起对非洲原料产地的激烈争夺。

殖民主义国家对非洲内地的殖民始于19世纪晚期法国在塞内加尔开创的逐步推进方式,即以种植花生或油棕榈的农场为前进基地,利用药物治疗热带疾病,利用当地土著组成雇佣军队,沿主要河流向腹地推进,这种方式远比英国的沿海渗透方式有效,因此为其他殖民国家所效仿。1870年代,南非发现巨大的金刚石、黄金等矿产又刺激其他殖民国国家在非洲其他地区探寻同类矿藏,争夺的土地不再限于适宜种植农作物的地区,荒地、沼泽、沙漠和无人区都成为争夺的对象。1884年-1885年的柏林会议上,确定了“只有实际占领才能证明对一个殖民地的统治权”的原则,已占据非洲沿海地区的国家,如英国、法国和葡萄牙,迅速与当地酋长签订协议和条约,把自己的势力扩大到内陆。新兴的工业强国——德国、比利时和意大利也加入到对非洲的争夺中来。

从1885年至1900年,欧洲国家完成了对非洲的瓜分。除了埃塞俄比亚利比里亚两个政治上独立的国家外,传统的非洲王国如阿散蒂达荷美索科托布干达,以及欧洲裔阿非利卡人建立的德兰士瓦奥兰治自由邦等国家均沦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或保护国。埃及名义上为独立国家,但完全受英国的控制。

在亚洲,俄国从1860年代起加速了对外高加索中亚西伯利亚远东的殖民和征服,先后占领了哈萨克汗国大玉兹中玉兹小玉兹,以及希瓦汗国布哈拉汗国浩罕汗国,并向中国的新疆外蒙古满洲地区渗透。到1876年,俄国已经占领了17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法国征服了安南老挝柬埔寨,英国占领了马来半岛和北婆罗洲,控制了波斯湾阿拉伯半岛南部。在大洋洲,新兴的德国从西班牙手中购买了加罗林群岛马里亚纳群岛等殖民地。除了直接征服殖民地外,殖民国家还将一些经济落后的国家变为半殖民地,如中國朝鲜暹罗波斯阿富汗日本等,在这些国家攫取了海关、交通、通商、筑路、开矿、建厂、开办银行、训练军队等权益。

重新瓜分殖民地与两次世界大战[编辑]

1914年的世界殖民地

至20世纪初,殖民国家及殖民地已占全世界85%的陆地面积。各国的殖民地分布是不均衡的。除了实力仍然强大的英国和法国外,早已衰落的西班牙、葡萄牙仍然掌握着大片的殖民地,而新兴的美国、德国、日本和意大利这些国家只占有一些面积不大、资源贫乏的“剩余地区”。随着争夺殖民地的手段趋于激烈化,各主要殖民国家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相继卷入一系列外交和军事冲突,如英、法、德之间的第一次摩洛哥危机第二次摩洛哥危机,英法之间的法绍达危机,两次布尔战争中日甲午战争美西战争日俄战争意土战争等一系列冲突。

从1900年至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各殖民国家为了争夺新殖民地或保护既有殖民地而纵横捭阖,形成了极其复杂的利害冲突关系:德国对英国的世界霸权提出挑战;日本对俄国在東北亚的霸权发出挑战;俄国对英国在南亚、西亞的霸权发出挑战;英国在歐洲利用法国遏制德国,又在東亞利用日本牵制俄国;法国利用俄国牵制德国;德国利用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包围俄国……为了巩固既有的殖民地,相继组成了英法俄协约国和德奥意同盟国两大集团。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同盟国(意大利倒戈)战败的结果告终。作为惩罚,德国被剥夺了全部海外殖民地,奥匈帝国瓦解,领土被邻国瓜分或组成新的国家,奥斯曼帝国丧失了全部阿拉伯领土。

随着经济的现代化、市场的调整、城市化的发展、社会文化的进步、民族解放和反殖民主义运动的高涨,到1920年代时老式的殖民主义体系已经大为削弱,殖民国家已经认识到不能通过战争的手段来获得新的殖民地。战败国被剥夺的殖民地成为国际联盟委任统治地区交给战胜国管理,虽然实质上仍是殖民地,但国际联盟的委任统治条款已经规定受托国必须促进委任统治地居民的福利,并在适当的时候建立独立的国家。

到1930年代,出现了新的殖民主义思潮——源于地缘政治理论的德國法西斯主义殖民观及“生存空间”的概念。日本也在日俄战争之后开始提出亚洲国家在日本“领导”下抵御白人世界侵略的口号,并在1930年代将其演变为“大东亚共荣圈”理论。其他法西斯国家如意大利和西班牙也陆续提出了“法西斯帝国主义”和“大西班牙主义”的口号。希特勒曾在其著作《我的奋斗》中不主张德国从事海外扩张,认为在海外扩张不如在欧洲扩张对德国有利,但他后来却核准纳粹党“25点纲领”中的殖民地要求,并在1933年后鼓励德国殖民地运动派的活动[4]

1931年日本发动9·18事变,占领了中国东北,宣告对世界的重新分割已经再度开始,继之是1935年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因十分复杂,不能简单归结于传统形式殖民主义发展的结果,但殖民主义的变种——“生存空间”理论,以及对“生存空间”的争夺,显然是其爆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殖民地的独立运动[编辑]

1939年的世界殖民地

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影响,一战后残存的各主要殖民国家,如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和意大利,在战争中都被削弱。在战争期间,未被占领的盟国殖民地,如印度、东非、尼日利亚、比属刚果等地的民族工业得到一定的发展,殖民帝国内部的分工体系被打破。同时,由于日本和德国借助扶植殖民地民族主义运动的方法来削弱盟国的力量,盟国殖民地的民族解放运动在战争中也在轴心国的卵翼下得到了一定的发展。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殖民地解放运动首先在曾被日本占领的荷属东印度英属缅甸法属印度支那等地爆发。这些地区的民族主义者曾经在战争中与日本占领军合作,建立名义上“独立”的傀儡国家。日本在投降前夕将权力及武器移交给当地的民族主义分子,令其为盟国制造混乱。1945年8月17日,印度尼西亚首先宣布独立,越南于9月2日宣布独立。殖民地独立运动的浪潮随即蔓延到缅甸印度马来亚菲律宾等亚洲国家和地区。至1953年柬埔寨独立之后,法国、荷兰和美国在亚洲的殖民地已经全部成为独立国家。

舉例說,英國曾是一殖民帝國,二戰後,則通過「西敏寺方案」,給予自治領獨立的權利,一些國家如加拿大等便宣布獨立,但此些國家仍屬于大英聯邦。如澳洲,她的憲法中便著明英王為國家元首。

进入1950年代后,特别是1955年万隆会议之后,在已独立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鼓舞之下,这一运动又发展到非洲。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后,英国宣布了“从苏伊士以东撤退”的政策,英国在1957年至1963年间先后撤出锡兰(今斯里兰卡)、马来亚、北婆罗洲、海峡殖民地(新加坡马六甲槟榔屿)、南也门巴林科威特卡塔尔、特鲁西尔阿曼(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桑给巴尔肯尼亚乌干达

战后非洲国家的独立浪潮始于1956年英埃苏丹和1957年加纳的独立。从1960年起,非洲殖民地独立运动达到高潮,1960年一年内,非洲有17个国家宣布独立,其中13个国家为原法属殖民地,3个国家为原英属殖民地(包括意属索马里),1个为原比属殖民地。至1960年代末,英国和法国所属的殖民地已经大多宣布独立,只有葡萄牙仍然在非洲保留有大片殖民地,经过多年的战争,这些殖民地也在1970年代中后期独立。

历史作用[编辑]

由于美洲的殖民地独立较早,因此殖民地的历史作用主要体现在非洲和亚洲地区。

1853年,卡尔·马克思在《不列颠在印度统治的未来结果》一文中提出殖民地及殖民主义有“双重使命”,即破坏性使命和建设性使命,两者都是既有积极方面又有消极方面。[6]

殖民地的“破坏性使命”主要表现在对殖民地传统社会经济结构的破坏上,但由于宗主国的政治、经济情况不同,各个殖民地的历史情况、殖民对象、自然生态条件和社会集团的不同,因此殖民地所受的影响在质量上有很大的差别。由于殖民,西属美洲殖民地和英属印度殖民地传统经济结构的瓦解和破坏是巨大的。但在热带非洲,除占极少面积(法属西非为8%,撒哈拉以南非洲为5%)的经济作物种植地区外,殖民地的绝大多数地区都保持了原始的农业社会结构[7]

殖民地的“建设性使命”,即积极意义,通常表现在以下方面:宗主国通过向殖民地输出资本、技术,进行建设,为其提供了现代化的港口、道路等基础设施,殖民地的商品经济也得到发展,都市化步伐加快,出现了铁路、公路、电讯、电话、医院、学校,把原本落后的殖民地地区带入了市场经济领域,比较典型的例子如香港

对于殖民地历史作用的评价,在学术界一直存在争论意见。左派的和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学者通常认为,在非洲、美洲和亚洲的殖民地对于当地的文明、文化、经济和政治只起到负面的、破坏的作用。也有观点认为,殖民地在不同时期的历史作用是不同的,以非洲为例,在早期奴隶贩卖时期,殖民地对非洲文化起了毁灭性的破坏作用;在自由资本主义时期,禁止非洲本土的奴隶贸易,是功大于过;在帝国主义时期,对非洲的资源掠夺加剧,是过大于功;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是殖民地的建设时期,既有对殖民地的投资和发展,也有对殖民地民族运动的镇压,功过相等[8][9]。也有观点认为,殖民地的历史贡献大于它对当地造成的损害[10]

统治方式[编辑]

對於殖民地的統治方式,主要有以下兩種不同見解:即尊重殖民地舊有習慣、不刻意予以同化的特別統治主義,以大英帝國為代表;以及將殖民地視為本國領土的延伸,盡力予以同化為本國人的內地延長主義,以法、葡、西、日等國為代表。

前宗主国对原殖民地的援助[编辑]

1950年代非洲和亚洲的殖民地广泛独立后,一些宗主国对原殖民地进行了广泛的援助。援助的内容既包括经济上的,也包括政治、文化、军事等领域的合作。

经济援助是宗主国援助的最主要形式,包括直接的经济援助、以及贷款、投资等形式的财政援助。以法国对非洲前法属殖民地国家的援助为例,1997年和1998年,法国向刚果提供了2.42亿和2060万美元,分别占当年刚果外援总额的90%和31.9%。1998年法国对多哥的援助达149亿非洲法郎。[11]

比利时对刚果民主共和国(扎伊尔)的财政援助在1999年为2280万欧元,至2002年为4440万欧元[12]。此外,前宗主国通常还与原殖民地国家签署技术、军事、文化等合作协定,为这些国家提供留学生奖学金,派遣技术专家,提供军事顾问和武器。

殖民地定义的争议[编辑]

与本国原有领地相连的、但是具有不同的种族和文化的新征服地区是否可以被算作殖民地,一直是一个具有争议的问题。历史上俄国中亚西伯利亚北美洲的殖民,美国西进运动条顿骑士团东欧的殖民,以及古代中国某些朝代对中原周边地区(如岭南百越台湾中亚蒙古西藏)的征服,都具有征服殖民地的性质。一些历史学家也将这些对新领地的征服算作殖民运动。但也有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这些地区被征服后经过一定时间的演变,成为与宗主国其他行政区划地位相等的新省份(或州),并采纳了宗主国的语言、文化、意识形态,因此不应该算作殖民地。

一种折中的看法是,将征服行动本身看做是殖民行为,但被征服地区作为与宗主国其他政治实体(如省、州)地位相同的实体加入宗主国、其居民享有与宗主国公民完全平等的政治权利后,该地区作为殖民地的时期即告结束。以美国历史为例,即从西部新领土归美国统治时开始,到该领土作为加入合众国的那段时期为止,这段时期可以算是该地区的殖民地时期(例如1867年-1959年的阿拉斯加)。历史上中国周边国家对中国的藩属关系也不同于殖民地与宗主国的关系,因为这些国家政治上实行内部自主,经济和军事也完全独立。事实上这种关系有些类似于神圣罗马帝国早期的德意志诸邦与帝国皇帝、以及宗教改革之前欧洲各国对罗马教廷的臣服关系。

第二个具有争议的问题是海外领地与殖民地的区别。一些面积很小、原为荒凉无人地区的殖民地(大多是海岛),其居民为宗主国移民,享有完全、充分的政治权利,与宗主国具有相同的文化,对宗主国有认同感,或者由于太过荒凉而无常住人口,这样的地区不能够算做殖民地。具体来说,比如英国的福克兰群岛圣赫勒拿岛特里斯坦-达库尼亚岛,以及挪威的布韦岛。法国的一些海外省虽然人种与法国本土不同,但对法兰西文化也有很强的认同感,并且不愿独立。

与之相反,如果一个殖民地被列为“海外领地”或“海外省”,但其居民因肤色、种族、信仰等原因不能享有与宗主国公民完全平等的政治权利,则该地区仍被作为殖民地看待。这方面最著名的例子就是1950年代葡萄牙宣布安哥拉莫桑比克等非洲殖民地为“海外省”后,由于当地的黑人无法享有完全的公民权利,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均不承认这些地区为非殖民地地区。同样的例子是,1965年11月11日伊恩·史密斯宣布罗得西亚(今津巴布韦)独立后,由于国内的黑人政治地位仍与独立之前相同,因此除南非和葡萄牙等少数国家之外,包括英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均不承认罗得西亚为独立国家,英国还提出了被称为“NIBMAR”的原则,即“(实现)非洲人的多数统治之前没有真正的独立”(No Independence Before Majority African Rule)。日本統治時代的台灣朝鮮,名義上稱為外地,法理上作为日本国土的一部分,但實際上由於設置總督且有特別適用的法律,並且有一部分迫害當地民眾的傾向,也公認為殖民地。

作为参照标准,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列出的“非自治领土”名单中,只列入了存在着土著争取独立运动的法属新喀里多尼亚,而将瓜德罗普马提尼克法属圭亚那等法国海外省排除在外。波多黎各格陵兰由于获得了高度内部自治,也未被加入该名单。

各国对南极洲均不能提出领土要求或宣布其为殖民地。

现存的殖民地和海外领地[编辑]

海外领地(或具海外領地性質的領地)[编辑]

 英國[编辑]

 法国[编辑]

 荷兰[编辑]

 丹麦[编辑]

 挪威[编辑]

 西班牙[编辑]

 葡萄牙[编辑]

 美国[编辑]

 澳大利亚[编辑]

 新西兰[编辑]

联合国非殖民化委员会公布的“非自治领土”名单[编辑]

區域 國家名稱 主要管理國 地位 其它要求 人口 面積 / km2 面積 / mi2 參見
非洲 西撒哈拉  摩洛哥
撒拉威阿拉伯民主
393,831 266,000 102,700 西撒哈拉政治
大西洋  聖赫勒拿島  英國 海外領土 沒有 7,601 413 159.5 聖赫勒拿島政治
大西洋  百慕大  英國 海外領土 沒有 67,837
(6,997)
53.3 20.6 百慕大政治
大西洋  福克兰群岛  英國 海外領土  阿根廷 3,140 12,200 4,700 福克蘭群島政治
加勒比海  安圭拉  英國 海外領土 沒有 14,108 102 39.4 福克蘭群島政治
加勒比海  英屬維爾京群島  英國 海外領土 沒有 24,041 153 59.1 英屬維爾京群島政治
加勒比海  开曼群岛  英國 海外領土 沒有 47,862 262 101.2 開曼群島政治
加勒比海  蒙特塞拉特岛  英國 海外領土 沒有 5,079 102 39.4 蒙特塞拉特島政治
加勒比海  特克斯與凱科斯群島  英國 海外領土 沒有 22,352 430 166.0 特克斯和凱科斯群島政治
加勒比海 美屬維爾京群島  美国 非合併建制領土 沒有 109,840 346.36 133.730 美屬維爾京群島政治
歐洲  直布罗陀  英國 海外領土  西班牙 28,002 6.5 2.5 直布羅陀政治
太平洋  美属萨摩亚  美国 非合併建制領土 沒有 64,827 199 76.8 美屬薩摩亞政治
太平洋  關島  美国 非合併建制領土 沒有 175,877 541.3 209.0 關島政治
太平洋  新喀里多尼亚  法国 特別行政區域 沒有 224,824 19,060 7,359 新喀里多尼亞政治
太平洋  皮特凯恩群岛  英國 海外領土 沒有 48 47 18.1 皮特凱恩群島政治
太平洋  托克勞  新西兰 領土 沒有 1,433 10. 3.9 托克勞政治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货币史》p352。在美国独立前,北美洲殖民地使用过各种货币,比如1637年至1661年,马萨诸赛殖民地宣布北美印第安人的贝壳串珠为法定货币,可以用来偿还12便士以下的债务。此外在北美十三州还使用过西班牙和法国的硬币。
  2. ^ "These wretched colonies are a millstone round our necks",1852年,致Lord Malmesbury的信笺
  3. ^ 《殖民主义史·非洲卷》p16
  4. ^ 4.0 4.1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济后果》,“纳粹德国的殖民地政策”
  5. ^ 《殖民主义史·非洲卷》p52
  6.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第247页
  7. ^ 《殖民主义史·非洲卷》p30
  8. ^ 《殖民主义史·非洲卷》p122
  9. ^ 例如历史学家菲尔德豪斯(D. K. Fieldhouse)的观点:“对殖民主义不应当像以往那样的赞扬或责备。如果说它没做什么来克服殖民地的贫困状态,那也不能说它先使殖民地陷于贫困。殖民帝国有深远的经济后果,既有好的,也有坏的……”(D. K. Fieldhouse: Colonialism 1870 - 1945, London 1983, p105)
  10. ^ 这一派的典型观点是“我们不同意被人们广泛接受的假设——殖民主义与剥削应该划上等号……因此我们把欧洲在非洲的帝国主义解释为文化变革与政治统治的动力。”(L. H. Gann: Burden of Empire, London 1967, p382)
  11.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
  12. ^ Diabolic Digest

参考书目[编辑]

  • 《殖民主义史·非洲卷》郑家馨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ISBN 7301041632
  • 《殖民主义史·东南亚卷》梁志明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ISBN 7301043481
  • 《殖民主义史·南亚卷》林承节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ISBN 7301034318
  • 《货币史》A History of Money From AD 800 by John F. Chown, Routledge and The Institute of Economic Affairs, 1994, 商务印书馆2002年北京出版,ISBN 7100033322
  • 《英国得自对外贸易的财富》England's Treasure by Forraign Trade by Thomas Mun, London 1664,商务印书馆1965年北京出版
  •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济后果》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by LEWIS L. LORWIN.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41)商务印书馆1944年重庆出版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