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曼王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薩曼王朝
سامانیان
819年-999年
薩曼王朝最大疆域圖(藍色,在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統治時期)
薩曼王朝最大疆域圖(藍色,在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統治時期)
首都
常用语言
政府君主制
埃米爾 
• 819年-864/5年
艾哈邁德·伊本·阿薩德英语Ahmad ibn Asad(首任)
• 999年
Abd al-Malik II英语Abd al-Malik II (Samanid emir)(末任)
历史时期中世紀
• 建立
819年
• 终结
999年
前身
继承
萨法尔王朝
加茲尼王朝
Faravahar background
大伊朗地區歷史
現代國家興起前
現代之前

薩曼王朝波斯語:سامانیان,Sāmāniyān,也稱薩曼尼德帝國(Samanid Empire)、薩曼尼帝國(Samanian Empire)、薩曼尼德王朝(Samanid dynasty),薩曼尼德酋長國(Samanid Emirate)或簡稱為薩曼尼德(Samanids))是一個存在於公元819年到999年間的遜尼派[6]伊朗人帝國[7]。其疆域主要集中在呼羅珊以及河中地區;帝國在版圖最大時涵蓋當今的阿富汗全境,伊朗的大部分區域,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以及哈薩克斯坦巴基斯坦的部分地區[8]

薩曼王朝是由四個兄弟建立的。努阿·伊本·阿薩德英语Nuh ibn Asad(Nuh),艾哈邁德·伊本·阿薩德英语Ahmad ibn Asad(Ahmad),耶海·伊本·阿薩德英语Yahya(Yahya),和伊利亞斯·伊本·阿薩德英语Ilyas ibn Asad(Ilyas)- 每位都在阿拔斯王朝宗主權下統治自己的領地。公元892年,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Ismail Samani,公元892年-907年在位)將薩曼尼德統一,只由一位統治者治理,從而有效地結束薩曼尼德的封建制度。在他的領導下,薩曼王朝脫離阿拔斯王朝而獨立。自此,薩曼王朝便作為自薩珊王朝阿拉伯人入侵而衰亡後的原生王朝統治中亞大伊朗[9]

薩曼王朝是伊朗人中興時期中的一部分,在這段期間裡波斯化社會的文化和身份誕生了,讓伊朗的語言和傳統進入伊斯蘭世界之中,後來更導致突厥-波斯文化形成[10]

薩曼王朝促進藝術、科學和文學發展,因此能吸引像魯達基菲爾多西伊本·西那等學者前往。在薩曼王朝的統治時,布哈拉巴格達互爭光輝[11]。學者們注意到,薩曼王朝在復興波斯語及文化上,比白益王朝薩法爾王朝的功勞更勝一籌,同時繼續贊助阿拉伯語的科學和宗教研究。他們認為自己是薩珊王朝的後裔[12][11]。薩曼王朝朝廷在一項著名的勒令中宣布:“在這地區,使用的語言是波斯語,而統治的國王都是波斯人[11]。”

歷史[编辑]

起源[编辑]

薩曼王朝的祖先源自同名的萨曼·胡达英语Saman Khuda(Saman Khuda),他出身波斯貴族,隸屬於德和康英语dehqan階級,是擁有土地的富裕地主。薩曼尼德家族的來源地尚不清楚,因為一些阿拉伯語波斯語文字資料聲稱這個名稱來自撒馬爾罕(Samarkand)附近的村莊名,而其他人則斷言它是巴爾赫(Balkh)或鐵爾米茲(Tirmidh)附近的村莊名。由于薩曼尼德家族最早出現是在呼羅珊,而不是在河中地區,後者的說法更有可能[13]。在某些資料中,薩曼尼德家族被說成是伊朗七大家族之中,米黑蘭家族英语House of Mihran巴赫拉姆六世(Bahram Chobin)的後裔,而一位作者則稱他們屬烏古斯人(Turkish Oghuz)部落的後裔,但這種可能性很小[13]。萨曼·胡达最初是一名瑣羅亞斯德教徒,他在倭馬亞王朝阿薩德·伊班·阿卜杜拉·卡薩里英语Asad ibn Abdallah al-Qasri(Asad ibn Abdallah al-Qasri)擔任呼羅珊總督期間皈依伊斯蘭教[14],並將自己的大​​兒子以總督的名字命名為阿薩德英语Asad ibn Saman(Asad ibn Saman)[15]。後來在公元819年,呼羅珊總督加桑·伊本·阿布巴德(Ghassan ibn Abbad)因受到其幫助抵抗叛亂的拉菲·伊本·萊伊斯(Rafi ibn al-Layth),而獎勵阿薩德的四個兒子,努阿·伊本·阿薩德英语Nuh ibn Asad(Nuh)分得撒馬爾罕;艾哈邁德·伊本·阿薩德英语Ahmad ibn Asad(Ahmad)分得費爾干納耶海·伊本·阿薩德英语Yahya(Yahya)分得塔什干伊利亞斯·伊本·阿薩德英语Ilyas ibn Asad(Ilyas)分得赫拉特[14],這標誌著薩曼王朝的肇始。

興起[编辑]

薩曼王朝在赫拉特的分支(公元819年–857年)[编辑]

伊利亞斯·伊本·阿薩德於公元856年去世,由兒子易卜拉欣·伊本·伊利亞斯英语Ibrahim ibn Ilyas(Ibrahim ibn Ilyas)繼任,塔希爾王朝在呼羅珊的總督默罕默德·伊本·塔希爾英语Muhammad ibn Tahir(Muhammad ibn Tahir)任命易卜拉欣·伊本·伊利亞斯為指揮官,去遠征在錫斯坦薩法爾王朝統治者雅庫布·薩法爾英语Ya'qub ibn al-Layth al-Saffar(Ya'qub ibn al-Layth al-Saffar)。公元857年,易卜拉欣·伊本·伊利亞斯在普桑(Pushang)附近的一場戰役中被擊敗,他逃往內沙布爾,被雅庫布·薩法爾俘虜,送往錫斯坦作為人質[14]。後來,赫拉特改由塔希爾王朝統治。

薩曼王朝在河中地區的分支(公元819年–892年)[编辑]

另請參閱:薩曼王朝公元888年的內戰英语Samanid Civil War of 888

公元839年/40年,努阿·伊本·阿薩德從生活在草原上的游牧異教徒突厥人手中奪取塞蘭。此後,他在這座城市周圍修築城牆,以保護其免受襲擊。他在公元841年/2年去世后,他的兩個兄弟耶海·伊本·阿薩德和艾哈邁德·伊本·阿薩德被塔希爾王朝在呼羅珊的總督任命為這座城市的聯合統治者[14]。耶海·伊本·阿薩德在公元855年去世後,艾哈邁德·伊本·阿薩德控制了查克(現代塔什干附近的地區),從而成為大部分河中地區的統治者。他在公元864年/5年去世;他的兒子納斯爾一世接收了費爾干納撒馬爾罕,而他的另一個兒子雅庫布(Ya'qub)則接收了查克[16]。在此同時,塔希爾王朝在被薩法爾王朝的統治者雅庫布·薩法爾英语Ya'qub ibn al-Layth al-Saffar(Ya'qub al-Saffar)挫敗幾次之後,其權威已大大削弱,從而失去了對薩曼尼德人的控制,使得他們或多或少享有獨立的地位。納斯爾一世藉此機會將他的兄弟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派往布哈拉,以增強自己的威信,当时布哈拉在遭受花剌子模阿夫里格王朝突袭後,已處於不穩定狀態。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到達這座城市時,受到了當地居民的熱烈歡迎,他們將他視為可恢復秩序的人[16]。但是往後幾年中,布哈拉仍由當地的布哈拉胡達斯家族繼續自治統治。

不久之後,關於應分配稅款的意見分歧而導致兄弟之間的衝突。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最終在王朝鬥爭中獲勝,並控制了薩曼王朝。然而,納斯爾一世是投入心力耕耘河中地區的人,阿拔斯王朝仍承認他是正統統治者。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也繼續承認他的兄弟為正統統治者,但納斯爾一世在當地完全無影響力,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他在公元892年8月去世為止[16]

最終統一和國力的高峰(公元892年–907年)[编辑]

薩曼尼德時期的陵墓,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埋葬於此。

幾個月後,薩法爾王朝的雅庫布·薩法爾也過世,由他的兄弟阿瑪·伊本·阿爾-雷斯英语Amr ibn al-Layth(Amr ibn al-Layth)繼任,後者將自己視為塔希爾王朝的繼承人,因此聲稱自己擁有河中地區呼羅珊,和伊朗的其他地區。此後,他強迫阿拔斯王朝哈里發承認他是這些領土的統治者。公元900年春天,他與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在巴爾赫附近發生衝突(巴爾赫之战英语Battle of Balkh),但被擊敗並被俘虜。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隨後將他送往巴格達,並在那裡將他處決[17]。此後,哈里發將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視為呼羅珊和河中地區的統治者[17]。此外,他還被授職治理塔巴里斯坦雷伊(Ray)和伊斯法罕[17]。也是在這個時期,他迫使阿夫里格王朝屈服[17]

在對阿夫里格王朝取得重大勝利之前,他曾在河中地區進行過多次遠征。公元892年,他奪取了烏什魯薩納公國所有土地,終結其統治。在同一時期,他結束了布哈拉的布哈拉胡達斯家族統治。公元893年,他入侵葛邏祿(Karluk)突厥人的領土,佔領塔拉茲(Talas),並將那裡的東方教會教堂(Nestorian church)轉為清真寺[18][19]

公元900年,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派軍,由穆罕默德·伊本·哈倫·薩拉克西(Muhammad ibn Harun al-Sarakhsi)領導,攻擊统治塔巴里斯坦和戈爾甘阿拉菲德王朝,入侵成功后,統治者穆罕默德·伊本·扎恩德英语Muhammad ibn Zayd(Muhammad ibn Zayd)被殺,薩曼王朝因此征服塔巴里斯坦。然而,不久一名叫穆罕默德·本·哈倫的人起而反抗,迫使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在第二年再次入侵該地區。穆罕默德·本·哈倫隨後逃往德萊木,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至此重新征服塔巴里斯坦和戈爾甘[20]。在公元901年,薩法爾王朝第二任统治者阿瑪·伊本·阿爾-雷斯英语Amr ibn al-Layth在巴爾赫戰役中被薩曼王朝軍隊擊敗後,薩法爾王朝淪為一個位居錫斯坦的小附庸國[21]。薩曼尼達帝國在此時達到高峰,領土向西到達加茲溫[22],東方到達白沙瓦

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在歷史上被認為是能幹的軍事將領和強勢的統治者。有許多用阿拉伯語波斯語撰寫關於他的故事。此外,由於他在北方的戰役所向披靡,他的帝國毋庸顧慮敵人入侵,以至於在布哈拉和撒馬爾罕的防禦設施都未曾使用。但這也產生了不良後果;在王朝末年,当薩曼王朝經常受到喀喇汗國和其他敵人的攻擊时,那些在曾经堅固,但此時已經傾頹的城牆已无法保護薩曼王朝[20]

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於公元907年11月去世,由他的兒子艾哈邁德·薩瑪尼英语Ahmad Samani(Ahmad Samani,公元907年-914年在位)繼位。

中期(公元907年–961年)[编辑]

艾哈邁德·薩瑪尼登基後不久便入侵錫斯坦。到公元911年,錫斯坦受到薩曼王朝的完全控制,艾哈邁德·薩瑪尼的表弟阿布·薩利赫·曼蘇英语Abu Salih Mansur(Abu Salih Mansur)被任命為當地總督。同時,一個名叫哈桑·烏特魯斯英语Hasan al-Utrush(Hasan al-Utrush)的阿拉菲德人塔巴里斯坦緩慢重建阿拉菲德王朝。公元913年,艾哈邁德·薩瑪尼派穆罕默德·伊本·薩盧克(Muhammad ibn Sa'luk)率領一支軍隊與哈桑·烏特魯斯交戰。儘管薩曼王朝的軍隊規模更大,哈桑·烏特魯斯還是取得勝利。第二年,艾哈邁德·薩瑪尼在計劃再次遠征塔巴里斯坦之前,被他的幾個奴隸在布哈拉附近的一個帳篷中謀殺[23]。據說艾哈邁德·薩瑪尼在位期間將朝廷用的語言從波斯語改為阿拉伯語,使他在臣民中不受歡迎,这迫使他改回使用波斯語。他死後,由他的八歲兒子納斯爾二世英语Nasr II(Nasr II,約公元914年-943年在位)繼位。

納斯爾二世英语Nasr II(公元933年/4年)在內沙布爾鑄造的硬幣。

由於納斯爾二世年紀小,他的總理阿布·阿卜杜·安拉·賈哈尼英语Abu'Abd-Allah al-Jaihani(Abu'Abd-Allah al-Jaihani)負責處理絕大部分國家事務。賈哈尼不僅是一位經驗豐富的管理者,還是一位傑出的地理學家,而且學問淵博。納斯爾二世登基後不久,爆發了幾次叛亂,最危險的一次是在他父親的叔叔,伊沙克·伊本·艾哈邁德(Ishaq ibn Ahmad)领导下的叛亂,他佔領了撒馬爾罕並開始在那鑄造硬幣,而他的兒子阿布·薩利赫·曼蘇爾(Abu Salih Mansur)佔領了內沙布爾和幾個在呼羅珊的城市。伊沙克·伊本·艾哈邁德最終被擊敗而被俘,而他兒子阿布·薩利赫·曼蘇爾在公元915年因自然原因而過世[23]。一段時間後,納斯爾二世必須再次處理叛亂事件。公元919年,呼羅珊總督侯賽因·伊本·阿里·馬爾瓦魯迪(Husayn ibn Ali Marvarrudhi)叛變薩曼王朝。納斯爾二世派遣艾哈邁德·伊本·薩爾英语Ahmad ibn Sahl(Ahmad ibn Sahl)率軍鎮壓并獲勝。然而,幾個星期後,艾哈邁德·伊本·薩爾本人在內沙布爾叛變,入侵戈爾甘,然後在梅爾夫設防固守,迎戰薩曼王朝。但是薩曼王朝將軍哈穆亞·伊本·阿里(Hamuya ibn Ali)設法將艾哈邁德·伊本·薩爾誘離梅爾夫,並在馬爾·魯德英语Marw al-Rudh的戰役中將其擊敗。他被俘虜,並被關押在布哈拉直至其在公元920年去世。

在西部,納斯爾二世與德萊木吉蘭統治者發生幾次衝突。公元921年,在吉蘭統治者莉莉·伊本·努曼英语Lili ibn al-Nu'man(Lili ibn al-Nu'man)統治下的阿拉菲德人入侵呼羅珊,但被薩曼王朝的辛朱立德突厥人英语Simjurid將軍辛朱·阿爾-達瓦提英语Simjur al-Dawati(Simjur al-Dawati)所擊敗。公元930年後半,德萊木的軍事將領馬坎·伊本·卡基英语Makan ibn Kaki佔領塔巴里斯坦和戈爾甘,甚至佔領了呼羅珊西部的內沙布爾。但是,由於薩曼尼帝國軍力給予的壓力,一年後他被迫撤回塔巴里斯坦[24][25]。馬坎·伊本·卡基在塔巴里斯坦被齊亞爾王朝統治者馬爾達維英语Mardavij(Mardavij)擊敗,同時馬爾達維設法征服整個區域[24][26]。公元935年,納斯爾二世在戈爾甘重獲薩曼王朝的控制權,並安排馬爾達維的繼任者伏什米爾英语Vushmgir(Vushmgir)作附庸。但是,伏什米爾在公元939年宣布獨立,次年他在伊斯哈巴德戰役英语Battle of Iskhabad被薩曼王朝擊敗。

公元943年,幾名薩曼王朝軍官對納斯爾二世支持伊斯瑪儀派(Isma'ili)傳教士感到憤怒,陰謀將其暗殺。但是,納斯爾二世的兒子,努阿一世英语Nuh I(Nuh I)獲知此陰謀。他假裝參與,在一個陰謀者的宴會中,將陰謀領導人砍頭。為安撫其他軍官,他答應阻止伊斯瑪儀派傳教士繼續傳教。然後,他勸服父親退位,納斯爾二世幾個月後因肺結核而過世[27]

就在努阿一世登基時,花剌子模發生叛亂,他設法將叛亂壓制。公元945年下半年,他必須與穆赫塔基德英语Muhtajid家族的統治者阿布·阿里·查加尼英语Abu'Ali Chaghani(Abu 'Ali Chaghani)交手,後者拒絕將他呼羅珊總督的職位放給易卜拉欣·伊本·辛朱英语Ibrahim ibn Simjur(Ibrahim ibn Simjur)。隨後,阿布·阿里·查加尼發動叛亂,有幾位著名人物參入行列,例如阿布·曼蘇·穆罕默德英语Abu Mansur Muhammad(Abu Mansur Muhammad),阿布·阿里·查加尼任命他為軍隊總司令。公元947年,他在布哈拉將努阿一世的叔叔易卜拉欣·伊本·艾哈邁德英语Ibrahim ibn Ahmad(Ibrahim ibn Ahmad)立為領導人(Amir)。然後,阿布·阿里·查加尼返回他在石汗那英语Chaghaniyan(Chaghaniyan)的領地。然而,易卜拉欣·伊本·艾哈邁德不受布哈拉人民的歡迎,努阿一世很快採取了報復行動,他奪回了這座城市,並把易卜拉欣·伊本·艾哈邁德和他兩個兄弟眼睛弄瞎。

當布哈拉被努阿一世奪回的消息傳到阿布·阿里·查加尼耳中,他再次向布哈拉進軍,但被努阿一世派遣的軍隊擊敗,而撤回查加尼揚。一段時間後,他離開了該地區,並試圖從其他薩曼王朝的附庸國中取得支持。同一時間,努阿一世大肆破壞查加尼揚地區[28],並洗劫其都城[29]。不久之後,阿布·阿里·查加尼和薩曼王朝的軍隊在巴克特里亞(Tukharistan)又發生另一場戰鬥,由薩曼王朝取得勝利。對於阿布·阿里·查加尼而言,幸運的是,他設法獲得了其他薩曼王朝附庸國的支持,例如胡塔爾英语Khuttal(Khuttal)的統治者,和庫米吉山地部落(Kumiji mountain people),但最終他與努阿一世諦和,後者讓他保有查加尼揚,條件是將他兒子阿布·穆紮法爾·阿卜杜拉(Abu'l Muzaffar Abdallah)送往布哈拉當人質[28][30]

在中期10世纪的伊朗

阿爾普特勤(Alp Tigin),薩曼王朝的名義上的附庸國,於公元962年從拉維克王朝英语Lawik dynasty(Lawik dynasty)手中征服加茲尼(Ḡazna)[31][32]。統治加茲尼的第五任指揮官是蘇布克特勤(Sebük T​igin),他統治加茲尼前後有20年,直到回曆387年/公元997年為止,他的陵墓碑文[33]寫有 al-ḥājebal-ajall(最尊貴的指揮官)的頭銜。薩曼王朝在公元990年代衰敗之後,他成為位於加茲尼的一個獨立王朝的創始人[34]

衰敗與隕落(公元961年–999年)[编辑]

在公元10世紀下半葉,薩曼王朝的力量開始瓦解。公元962年,一位出身在阿爾普特勤奴隸軍人呼羅珊的軍隊指揮官奪下了加茲尼,並在那裡盤踞[35]。但是,他的繼任者,包括蘇布克特勤,仍然擔任薩曼王朝的“總督”。隨著衰弱的薩曼王朝面臨與喀喇汗國(Karakhanid)爭奪河中地區的挑戰日益嚴峻,蘇布克特勤後來控制了阿姆河以南的所有省份,並建立了加茲納維德王朝(Ghaznavids)。

在公元992年,一位喀喇汗國人,名為阿里特勤(Harun Bughra Khan,又稱Ali Tigin),他是葛邏祿部族聯盟蘇丹至尊首領薩圖克·博格拉汗(Sultan Satuq Bughra Khan)的孫子,佔領了薩曼王朝首都布哈拉[36]。然而,阿里特勤不久後去世,薩曼尼德帝国重新夺回布哈拉。公元999年,阿里特勤的外甥Nasr b. Ali返回,在幾乎沒遇到抵抗的情況下再度奪下布哈拉。薩曼王朝的領土由加茲納維德王朝和喀喇汗國瓜分,前者得到呼羅珊和阿富汗,後者得到河中地區。阿姆河成為兩個敵對帝國的分界線。

伊斯瑪伊·蒙塔西爾試圖復興薩曼王朝[编辑]

藝術作品 在戰鬥中的伊斯瑪伊 蒙塔西爾英语Isma'il Muntasir

伊斯瑪伊·蒙塔西爾英语Isma'il Muntasir(Isma'il Muntasir)是努阿二世英语Nuh II(Nuh II)的最小兒子,公元999年在布哈拉被喀喇汗國攻陷時,他被喀喇汗人囚禁。一段時間之後,伊斯瑪伊·蒙塔西爾設法逃到花剌子模,並在那裡獲得了支持,然後將喀喇汗人趕出布哈拉,繼續前進,並收復撒馬爾罕。然而,喀喇汗國的軍隊回頭進逼,伊斯瑪伊·蒙塔西爾放棄了他所有的領土,隨後他前往呼羅珊,在那裡他佔領了內沙布爾。然而,喀喇汗國的軍隊進入呼羅珊,伊斯瑪伊·蒙塔西爾必須再次逃離。

公元1003年,伊斯瑪伊·蒙塔西爾回到河中地區,在那裡他向扎拉夫尚(Zarafshan)山谷的烏古斯人請求並獲得援助。即使在喀喇汗國的納斯爾·汗(Nasr Khan)參與其中的情況下,伊斯瑪伊·蒙塔西爾和他的盟友在數場戰鬥中戰勝。但是基於種種原因,讓伊斯瑪伊·蒙塔西爾感到無法依靠烏古斯人讓他恢復失土,於是他又回到呼羅珊。他試圖獲得伽色尼的馬哈茂德(Mahmud)支持,協助他復興薩曼王朝,但失敗了。此後一段時間,他再度回扎拉夫尚山谷,在那裡他又得到烏古斯人和其他部族的支持。他們在公元1004年擊敗一支喀喇汗國的軍隊,但隨後烏古斯人在另一場戰鬥中遺棄伊斯瑪伊·蒙塔西爾而去,他的軍隊隨之瓦解。

伊斯瑪伊·蒙塔西爾再次逃往呼羅珊,於公元1004年底試圖重新進入河中地區。喀喇汗國阻止了他的行動,伊斯瑪伊·蒙塔西爾幾乎在戰鬥中被殺。此後,他尋求梅爾夫附近一個阿拉伯部落的款待。然而,部落首領在公元1005年將伊斯瑪伊·蒙塔西爾殺害。他的去世標誌著最後一次復興薩曼王朝的嘗試失敗。薩曼王朝家族的後代繼續住在河中地區,在那裡他們享有不錯的聲望,但他們的權力是相對的被削弱。

伊朗人的中興[编辑]

薩曼王朝與其他幾個王朝一樣,是伊朗人伊朗間奏曲(直譯為間奏曲,或稱“伊朗人文藝復興”)的一部分。在政治和文化上,這一時期被描述對伊斯蘭文明的形成具有甚為重要的意義。從政治角度看,它有效地瓦解了阿拔斯王朝的權力,並出現薩曼王朝和白益王朝等幾個繼任國家的崛起,而在文化方面,新的波斯人在行政和文學語言興起[37]

文化[编辑]

政府[编辑]

結構[编辑]

布哈拉鑄造的硬幣,有曼蘇一世英语Mansur I的字樣

薩曼王朝政府是仿效阿拔斯王朝的系統建構[38],阿拔斯王朝的系統則是仿效薩珊王朝建構 [3][39]。國家的統治者是埃米爾(Amir),各省由任命的總督或當地的附庸統治者治理。總督和當地的統治者的主要職責是收稅,並在需要時提供軍隊給薩曼尼德君王。薩曼王朝最重要的省份是呼羅珊,一開始是交給薩曼王朝統治者的親戚,或是當地附庸統治者的君主(例如穆赫塔基德英语Muhtajid家族(Muhtajids))治理,後來又交給皇帝最信賴的奴隸之一治理。呼羅珊的總督通常也是西帕-薩拉英语sipah-salar(軍隊總司令)[38]。 如同阿拔斯王朝的哈里發,突厥族奴隸可以在薩曼尼德升任高等職務,這情況有時會導致突厥族奴隸篡奪政權,幾乎讓皇帝成為傀儡[38]

文化和宗教推廣努力[编辑]

薩曼王朝通過屈尊厚待魯達基(Rudaki)[40]默罕默德 波拉米英语Muhammad Bal'ami(Bal'ami)和達齊齊英语Abu Mansur Daqiqi(Daqiqi)而復興波斯文化[41]。薩曼王朝堅定推廣遜尼派伊斯蘭教,並壓制伊斯瑪儀派(Ismaili)及什叶派(Shiism)[42],但對十二伊瑪目派(Twelver Shiism)給予相對寬容[11]。 薩曼王朝將伊斯蘭建築和伊斯蘭波斯文化深入中亞的心臟地區。在公元9世紀將古蘭經首次完全翻譯成波斯語之後,薩曼王朝統治下的人們開始大批接受伊斯蘭教[43]

通過熱心的傳教士努力,多達30,000個帳篷的突厥人來皈依伊斯蘭教,後來在加茲納維德王朝統治下的哈乃斐派(Hanafi)也讓超過55,000個帳篷的突厥人皈依。大規模突厥人的皈依,讓加茲納維德王朝影響力不斷擴大,這個王朝隨後得以統治這塊區域。

農業和貿易是薩曼王朝的經濟基礎。薩曼尼德人大量從事貿易活動 - 甚至遠至歐洲,在波羅的海斯堪地那維亞地區的國家發現了數以千計個薩曼王朝的硬幣,得為印證[44]

薩曼王朝對伊斯蘭藝術史的另一項持久貢獻,是被稱為薩曼尼德書法銘文器皿(Samanid Epigraphic Ware)的陶器:盤子,碗和水壺,以白胚燒製,僅繪以書法裝飾,通常以優美而有節奏的方式書寫。該書法中使用的阿拉伯語短語通常是通俗的祝福用語,或者是有關餐桌禮儀的伊斯蘭教誡。

文學[编辑]

薩曼尼德皇帝霍斯勞二世和朝臣在花園中,出自15世紀晚期或16世紀初期的《列王纪》手稿中的一頁。布魯克林博物館收藏。

文學作品在公元9世紀和10世紀大量茲長,大部分是以詩歌呈現。在薩曼王朝時期,波斯文學才在河中地區出現,並得到正式的認可[45]。因此,伊斯蘭新波斯文學的發展始於河中地區和呼羅珊,而不是位於現代伊朗西南方的波斯人的故鄉法爾斯(Fars)。薩曼王朝時期最著名的詩人是魯達基(Rudaki,卒於公元941年),達齊齊英语Abu Mansur Daqiqi(Daqiqi,卒於公元977年),和菲爾多西(Ferdowsi,卒於公元1,020年)[45]

儘管波斯語是最通行的語言,但阿拉伯語繼續享有崇高地位,並在薩曼尼德皇族的成員中普遍使用[45]。例如,塔哈利比英语Al-Tha'alibi撰寫了阿拉伯語選集,名為Yatimat al-dahr(“獨特的珍珠”)。選集的第四部分詳細介紹了生活在薩曼王朝時代的詩人。它還指出在花剌子模的詩人大多用阿拉伯語寫作[45]

魯達基是波斯古典詩歌的公認奠基人,也是一位深具洞察力的人,他出生於如今屬於塔吉克斯坦今属于潘加肯特區英语Panjakent District(Panjakent District)的潘加肯特英语Rudaki, Tajikistan(Panjrudak)村[45]。魯達基在詩歌,嗓音和運用英语chang(一種類似於豎琴的伊朗樂器)的精湛技巧,使得他在早年就廣受歡迎。不久他就被邀請進入薩曼尼德宮廷,此後餘生都留在宮廷裡面。他的詩歌作品只有不到2,000件得以留存,但足以證明他出色的詩歌技巧 - 他讓中世紀波斯詩歌的所有基本詩句形式,譬如:馬特納威英语Mathnawi(Mathnawi),蓋綏達(qasida),加扎勒(ghazal)和魯巴伊英语ruba'i(ruba'i),趨於完善[46]


另一位著名的詩人是沙希德·巴克希英语Shahid Balkhi(Shahid Balkhi),他出生於巴爾赫附近的賈克胡達納克村。人們對於他的生平所知不多,但他被認為是納斯爾二世英语Nasr II宮廷中最好的詩人之一,也是當代最好的學者之一。他還是魯達基的學生,並且與魯達基保持密切的關係。他於公元936年去世,在魯達基過世的前幾年。他的去世使魯達基感到很悲傷,魯達基隨後為他寫了一首充滿情感的輓歌[46]

達齊齊英语Abu Mansur Daqiqi圖斯(Tus)當地人,他的職業生涯始於在查加尼揚英语Chaghaniyan穆赫塔基德英语Muhtajid家族統治者阿布·穆紮法爾·伊本·穆罕默德(Abu'l Muzaffar ibn Muhammad)的宮廷中,後來被邀進入薩曼尼德宮廷[46]。在薩曼尼德人的統治時期,古代伊朗傳說和英雄傳統事蹟受到特別關注,從而激發了達齊齊開始撰寫《列王纪》,這是一部基於伊朗人悠久歷史的史詩,敘述的是古斯塔普英语Vishtaspa阿雅斯英语Arjasp之間的爭戰故事[46]。但是,直到他在公元977年去世時,他也只完成了其中的一小部分的写作。

然而,那個時代最傑出的詩人是菲爾多西,他於公元940年出生在圖斯的一個德和康英语dehqan階級家庭。在他年輕的時候,薩曼王朝統治時有一段成長時期。他對古代伊朗歷史的興趣的迅速增長,讓他繼續進行達齊齊的工作,他於公元994年(薩曼王朝覆亡前的幾年)完成了《列王纪》。後來,他在公元1010年完成了《列王纪 (伊朗)》的第二版,並呈給加茲納維德王朝蘇丹伽色尼的馬哈茂德。但是,他的作品並沒有像在薩曼王朝那樣受到加茲納維德人的讚賞[46]

人民[编辑]

在薩曼王朝統治時期,粟特(Sogdians)人居住在扎拉夫尚(Zarafshan)山谷,卡什卡達里亞(Kashka Darya),和烏斯魯薩納英语Usrushana巴克特里亞人住在巴克特里亞(Tukharistan);花剌子模人(Khwarazmians)在花剌子模(Khwarezm);費爾干納人(Ferghanan)在費爾干納山谷(Ferghana);呼羅珊人在呼羅珊南部;塞迦人(Saka)和其他早期伊朗人在帕米爾高原(Pamir mountains)及其周圍地區。所有這些族群都是伊朗族,講中古波斯語和新波斯語。用中亞人種學者內格馬托夫(Numon Negmatov)的話說,“這些族群是後來成為東波斯-塔吉克族裔的出現,和逐步整合的基礎。”[47]

語言[编辑]

薩曼王朝統治時期,在費爾干納,撒馬爾罕,和布哈拉的花剌子模人和粟特人地區開始在語言上波斯語[48]。波斯語的傳播,導致東伊朗方言,例如巴克特里亞語(Bactrian),花剌子模語的絕傳,只有少量說雅格諾比語(Yaghnobi,東伊朗方言之一)的粟特人後裔族群,仍存留在現在講波斯語的中亞塔吉克斯坦人中。原因是入侵中亞的阿拉伯-伊斯蘭军队中有波斯人,而在這些波斯人之中,有人在薩曼王朝時期統治中亞地區[49]。薩曼王朝促使波斯語在中亞紮根[4]

知識生活[编辑]

在公元9世紀和10世紀,河中地區呼羅珊的知識生活達到很高的水平。用中亞人種學者內格馬托夫(Numon Negmatov)的話說:“薩曼王朝從帝國內的知識階級中尋求支持是不可避免,他們應該會培養和促進當地的文化傳統,文字,和文學[50]。”

薩曼王朝主要的城鎮-布哈拉撒馬爾罕巴爾赫梅爾夫內沙布爾苦盞(Khujand),邦吉卡斯(Bunjikath)[51]胡爾布克英语Hulbuk(Hulbuk),鐵爾米茲等城市成為帝國的主要文化中心。來自許多穆斯林國家的學者,詩人,藝術家和其他教育人士聚集在薩曼王朝都城布哈拉,為繁榮創造性思維提供了沃土,让這個城市成為東方世界中最傑出的文化中心之一。有座被稱為 “Siwānal-hikma”(“智慧的倉庫”)的傑出的圖書館在布哈拉建立,以其各類豐富的藏書而聞名於世[52]

藝術[编辑]

薩曼王朝時期畫有人物的陶製器皿之一。

工藝品[编辑]

有阿拉伯書法銘文的陶碗

由於20世紀中葉在伊朗內沙布爾進行的大量發掘,薩曼王朝時期的陶器在世界各地的收藏品中,充分表達出伊斯蘭藝術品的特色。這些手工藝品大部分是陶器,繪有阿拉伯諺語的書法銘文,或色彩豐富的人物圖案[53]。那些阿拉伯諺語經常是表達“阿拉伯”的文化價值,即好客,慷慨和謙虛[54]

此處顯示帶有阿拉伯書法銘文的碗,是伊朗在10世紀的薩曼尼德時期的產品。在透明釉料下,有白色線條和黑色線條圖案。碗周圍有書法銘文,銘文在某些地方拉長,在其他地方壓縮,看上去有抽象的意味。在碗的中心正好有一個黑點。仔細觀察碗,會看到因歷時久遠而出現的裂紋和磨損處。曾經是一個白色的碗,現在在某些地方已經被染成黃色。書法看起來經過仔細考慮和事先規劃。每個字母之間的間距都很好,整個諺語非常適合放在碗周圍。這可能是因為藝術家以前經常在紙上練習過的緣故。俗語翻譯為:“工作前做好計劃可以避免後悔之苦;繁榮與和平”

歷史遺產[编辑]

偉大的波斯詩人菲爾多西(Ferdowsi) 在讚美薩曼尼德人時說:

一位布哈拉的歷史學家,在公元943年的的著作中指出,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

著名的塞爾柱王朝時期學者及宰相尼札姆·穆勒克(Nizam al-Mulk)在他著名的作品《國政管理英语Siyasatnama》(波斯文英譯為:"Book of Government")中說,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

塔吉克斯坦的通行貨幣索莫尼是以薩曼王朝之名來命名。杜尚別的一家航空公司也取名為 Somon Air。此外,塔吉克斯坦本身,以及在前蘇聯時期的的最高峰也以伊斯梅爾·本·艾哈邁德來命名。該峰以前被稱為“斯大林峰”和“共產主義峰”,但在公元1998年正式更名為伊斯梅尔·索莫尼峰


參考資料[编辑]

  1. ^ "Persian Prose Literature." World Eras. 2002. HighBeam Research. (September 3, 2012);"Princes, although they were often tutored in Arabic and religious subjects, frequently did not feel as comfortable with the Arabic language and preferred literature in Persian, which was either their mother tongue—as in the case of dynasties such as the Saffarids (861–1003), Samanids (873–1005), and Buyids (945–1055)...". [1]
  2. ^ Elton L. Daniel, History of Iran, (Greenwood Press, 2001), 74.
  3. ^ 3.0 3.1 Frye 1975, p. 146.
  4. ^ 4.0 4.1 Paul Bergne. The Birth of Tajikistan: National Identity and the Origins of the Republic. I.B.Tauris. 15 June 2007: 6–. ISBN 978-1-84511-283-7. 
  5. ^ Frye 1975, p. 145.
  6. ^ Frye 1975, p. 151.
  7. ^ Frye 1975, p. 164.
  8. ^ Taagepera, Rein. Expansion and Contraction Patterns of Large Polities: Context for Russia.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1997-01-01, 41 (3): 475–504 [2020-01-07]. JSTOR 2600793. doi:10.1111/0020-8833.0005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7). 
  9. ^ Condra 2008,第64页
  10. ^ Canfield L., Robert. Turko-Persia in Historical Perspectiv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12. ISBN 9780521522915. 
  11. ^ 11.0 11.1 11.2 11.3 The History of Iran by Elton L. Daniel, pg. 74
  12. ^ Frye 1975, p. 145-146.
  13. ^ 13.0 13.1 Frye, Richard N.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8: 136. 
  14. ^ 14.0 14.1 14.2 14.3 Frye 1975, p. 136.
  15. ^ Gibb 1986, p. 685.
  16. ^ 16.0 16.1 16.2 Frye 1975, p. 137.
  17. ^ 17.0 17.1 17.2 17.3 Frye 1975, p. 138.
  18. ^ Renee Grousset, The Empire of the Steppes:A History of Central Asia, Transl. Naomi Walford,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1991), 142.
  19. ^ "Samanids", C. E. Bosworth, The Encyclopedia of Islam, Vol. VIII, Ed. C. E. Bosworth, E. van Donzel, W.P. Heinrichs and G. Lecomte, (E.J. Brill, 1995), 1026.
  20. ^ 20.0 20.1 Frye 1975, p. 140.
  21. ^ Bosworth 1968, p. 35.
  22. ^ Bosworth, C. Edmund. ESMĀʿĪL, b. Aḥmad b. Asad SĀMĀNĪ, ABŪ EBRĀHĪM. Encyclopædia Iranica. 15 December 1998 [24 January 2015]. 
  23. ^ 23.0 23.1 Frye 1975, p. 141.
  24. ^ 24.0 24.1 Nazim (1987), p. 164
  25. ^ Madelung (1975), pp. 211–212
  26. ^ Madelung (1975), p. 212
  27. ^ A new text on Ismailism at the Samanid court, Patricia Crone and Luke Treadwell, Texts, documents, and artefacts:Islamic Studies in Honour of D.S. Richards, ed. Chase F. Robinson, (Brill, 2003), 46.
  28. ^ 28.0 28.1 Bosworth 2011, p. 63.
  29. ^ Frye 1975, pp. 149–151.
  30. ^ Bosworth 1984.
  31. ^ He dispossessed an indigenous family who had ruled in Ghazni, the Lawiks (?), and following him a series of slave commanders, ruled there as nominal vassals of the Samanids; they struck coins but placed the names of the Samanids on them
  32. ^ Gardīzī, ed. Ḥabībī, pp. 161–62; Jūzjānī, Ṭabaqāt, I, pp. 226–27; Neẓām-al-Molk, pp. 142–58; Šabānkāraʾī, pp. 29–34; Bosworth, 1965, pp. 16–21
  33. ^ Flury, pp. 62–63
  34. ^ "GHAZNAVID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Encyclopædia Iranica. Retrieved 17 August 2014
  35. ^ Sinor, Denis (编),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Early Inner Asi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0, ISBN 9780521243049 
  36. ^ Davidovich, E. A., Chapter 6 The Karakhanids, Asimov, M.S.; Bosworth, C.E. (编), History of Civilisations of Central Asia, 4 part I, UNESCO Publishing: 119–144, 1998, ISBN 978-92-3-103467-1 
  37. ^ Peacock, A. C. S.; Tor, D. G. Medieval Central Asia and the Persianate World: Iranian Tradition and Islamic Civilisation. Bloomsbury Publishing. 2017-08-30: xix. ISBN 9780857727435 (英语). 
  38. ^ 38.0 38.1 38.2 Frye 1975, p. 143.
  39. ^ Shahbazi 2005.
  40. ^ "Mihragan", J. Calmard, The Encyclopedia of Islam, Vol.VII, Ed. C. E.Bosworth, E. van Donzel, W. P. Heinrichs and C. Pellat, (Brill, 1993), 18.
  41. ^ C.E. Bosworth, The Ghaznavids: 994–1040,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1963), 131.
  42. ^ An Ismaili Heresiography: The "Bab Al-Shaytan" from Abu Tammam's Kitab Al ... By Wilferd Madelung, Paul Ernest Walker, pg. 5
  43. ^ Michael Dillon, Xinjiang: China's Muslim far Northwest, (RoutledgeCurzon, 2004), 11.
  44. ^ History of Bukhara, By Narshakhi trans. Richard N. Frye, pg. 143
  45. ^ 45.0 45.1 45.2 45.3 45.4 Litvinsky 1998, p. 97.
  46. ^ 46.0 46.1 46.2 46.3 46.4 Litvinsky 1998, p. 98.
  47. ^ Litvinsky 1998, p. 101.
  48. ^ Kirill Nourzhanov; Christian Bleuer. Tajikistan: A Political and Social History. ANU E Press. 8 October 2013: 30–. ISBN 978-1-925021-16-5. 
  49. ^ Paul Bergne. The Birth of Tajikistan: National Identity and the Origins of the Republic. I.B.Tauris. 15 June 2007: 5–. ISBN 978-1-84511-283-7. 
  50. ^ Litvinsky 1998, p. 93.
  51. ^ https://www.lonelyplanet.com/tajikistan/attractions/bunjikath/a/poi-sig/1392591/357579
  52. ^ Litvinsky 1998, p. 94.
  53. ^ Grube, Ernst J. The Art of Islamic Pottery.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ulletin. February 1965, 23 (6): 209–228. ISSN 0026-1521. JSTOR 3258167. doi:10.2307/3258167. 
  54. ^ Pancaroglu, Oya. "Serving wisdom: The contents of Samanid epigraphic pottery." Studies in Islamic and Later Indian Art from the Arthur M. Sackler Museum, Harvard University Art Museum (2002): 58-68.
  55. ^ The modern Uzbeks: from the fourteenth century to the present : a cultural history, by Edward Allworth, pg. 19
  56. ^ The book of government, or, Rules for kings: the Siyar al-Muluk, or, Siyasat-nama of Nizam al-Mulk, Niẓām al-Mulk, Hubert Darke, pg.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