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殖民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45年殖民国家和它们的殖民地

非殖民化英语:Decolonizationdecolonisation),又稱去殖民化、解除殖民,對殖民主義的反動,是指一個地方因外國殖民統治,造成政治與經濟上的不平等關係,轉而進行獨立自治的過程。这个概念最早是1932年莫里茨·尤里乌斯·波恩提出的[1]

非殖民化這個詞主要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不少西方列強位於亞洲非洲殖民地爭取獨立的過程。1945年至1960年的時期,非殖民化運動發展得最蓬勃,當中由印度巴基斯坦脫離英國管治牽起序幕。部分地方的非殖民化運動是以和平手段進行,亦有不少推行非殖民化運動的地方以暴力形式推行。在这个过程中从1943年到2002年共120个过去的殖民地独立。

历史[编辑]

亚洲[编辑]

1899年的亚洲

亚洲的非殖民化的根源起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尤其在印度。在这里很早以前就产生了民族运动,这个运动随时间越来越革命和越来越反殖民主义。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圣雄甘地成为这个运动的领导人。早在1885年就已经成立的印度国民大会党成为这个运动的组织,在1920年代里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

东南亚殖民前的各国家业均产生自己的民族主义运动,宗教被用做一个核心。一开始只有小的组织从事民族主义运动,大多与殖民政府合作。大萧条后这个运动越来越激化,甚至导致起义、暴动、组党,最后导致殖民主义的崩溃。

非洲[编辑]

非洲独立史

非洲的发展和亚洲类似,只不过晚些。1945年后才开始政治化,形成组织和党派。这些组织和党派的领导人虽然号召传统,但是却受西方思想的引导。非洲的精锐比亚洲少得多,他们与殖民系统的关系也更密切。一个比较早的这样的组织在夸梅·恩克鲁玛领导下在加纳形成。英国试图类似在印度与愿意合作的组织合作,这架加强了恩克鲁玛的地位。在尼日利亚没有形成一个中心的运动员,而是产生了不同的、互相之间争执不休的地方民族主义,这在非洲是很典型的。许多大部落是在非殖民化的过程中形成的。只有在有非常说服力的领导人(加纳、肯尼亚)或者在欧洲思想领导下(坦噶尼喀)的地方才有例外。1960年大多数非洲国家独立,因此这一年被看作是非洲非殖民化的一个关键年。

独立[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20年里共50个殖民地独立。在战争中这些殖民地在经济上、政治上和军事上均脱落了其殖民国家的控制,由此奠定了它们独立的基础。此外在战争中殖民国家向这些地区许愿在战后给予它们更大的自主权,来换取他们提供的兵力保卫本土。

非殖民化的领导人往往是当地的精英,他们在殖民政府中担任下层的职务,由于缺乏上升的机会而感到不满。尤其在非洲缺乏传统的领土概念,因此许多边界是殖民国家划的。

此后[编辑]

殖民国家撤出后在许多原来的殖民地里爆发了激烈的战争。不同的民族运动和不同的部落之间发生内战。在许多有一名受欢迎的领导人的地方产生了个人崇拜。国家与领导人之间的区别往往不存在。一开始的多党制体制常常变成一党制。军队往往是最重要的权力机构。而且这些军队往往依靠欧洲人培训出来的军官,往往以一个民族为主。

殖民地与原来的殖民国家之间往往形成很深的政治、文化和经济关联。至今为止原来的殖民国家往往会觉得它们对原来的殖民地有责任,在国家上对这些国家有特殊的发言权。同时许多过去的殖民地依然是发展中国家,依靠原来的殖民国家的帮助。

概念[编辑]

1932年莫里茨·尤里乌斯·波恩在他的书《经济和政治》中提出:“在全世界一个反殖民主义的时期开始了,非殖民化正在迅速发展。”

重要人物[编辑]

宗主国政治家对前殖民地发表的道歉言论[编辑]

  • 2007年,法国总统萨科齐在访问阿尔及利亚时发表讲话:“诚然,殖民体系是极端不公正的,它与法兰西赖以立国的自由、平等、博爱背道而驰。”但在谈及1954年至1962年间的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时,萨科齐又表示:“我认为参与那场战争的各方都应为当时的种种暴行负责,所有在此期间死难的无辜者均应得到尊重。”
  • 2013年,荷兰驻印尼大使兹万(Tjeerd de Zwaan)为印尼独立战争中荷兰军队大规模屠杀印尼人民的暴行进行正式道歉:“荷兰政府希望这次道歉,能够有助于合上1945年到1949年,印尼发生的极端暴力事件带来生命损失的悲惨一章。”
  • 2002年2月5日,比利时外交大臣路易·米歇尔在比利时国会发表讲话说,比利时政府对卢蒙巴遇害事件给刚果人民和帕特里斯·卢蒙巴的亲属造成的痛苦表示深刻道歉。他说,当年比利时政府中的有关大臣对卢蒙巴“冷漠无情”,对他的命运“无动于衷”,他们对卢蒙巴之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2010年8月10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就《日韩合并条约》签署100周年发表首相谈话,就日本过去对韩国实行的殖民统治表示反省和道歉:“韩国人民因违背本意受到殖民统治,民族自尊受到了严重伤害。对于殖民统治造成的巨大损失和痛苦,日本政府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
  • 2004年,德国发展援助部长海德玛丽·维乔普尔·扎尔在访问纳米比亚时,就1904年德国军队镇压纳米比亚赫雷罗人起义发表讲话:“当年发生的暴行在今日可以被定义为种族屠杀。我们德国政府对此罪行负有历史和道义上的责任。我谨希望你们能原谅我们的侵略。”但是,扎尔同时排除了德国政府对赫雷罗人进行经济赔偿的可能性。
  • 2008年,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在访问利比亚班加西时表示,他代表意大利人民并以他本人的名义对意大利殖民统治时期给利比亚人民带来的灾难表示遗憾和道歉,并承诺意大利政府将在今后25年以投资形式向利比亚支付50亿美元,协助利比亚修建高速公路及清除殖民时期所布地雷,作为它对利比亚长达30多年殖民统治的赔偿。

參見[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Wolfgang Reinhard:《Kleine Geschichte des Kolonialismus》(殖民主义小史),Kröner出版社,斯图加特,ISBN 3-520-47501-4,280页;Dirk van Laak:《Über alles in der Welt. Deutscher Imperialismus im 19. und 20. Jahrhundert》(在世界上至上一切。19和20世纪德国帝国主义)。C. H. Beck出版社,慕尼黑,2005年,ISBN 978-3-406-52824-8,12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