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隆會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會議期間(1955年)的會場

万隆会议,又称第一次亚非会议英语Asian-African Conference),召开于1955年4月18日至4月24日,是部分亚洲非洲第三世界国家印度尼西亚万隆召开的国际会议,也是有史以来亚非国家第一次在没有殖民国家参加的情况下讨论亚非事务的大型国际会议,主要讨论了保卫和平,争取民族独立和发展民族经济等各国共同关心的问题。[1]。万隆会议主要目的是促进亚非国家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并共同抵制美国苏联殖民主义新殖民主义活动,間接促成不結盟運動

参会国家和地区[编辑]

參會國分佈

共有304位代表出席了会议[1]。这些国家代表了当时全球超过一半的人口。东道主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在大会上以《让新亚洲和新非洲诞生吧》为题致了长篇开幕词。时任印尼总理沙斯特罗阿米佐约被选举为会议主席。

列席会议的观察国[编辑]

部分第三世界国家的政党也派出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列席了会议:

进程[编辑]

议题[编辑]

会议在求同存异的精神下,讨论了保卫和平、争取民族独立和发展民族经济等问题。经过各国协商,会议通过了包括经济合作、文化合作、人权和自决权、附属国问题、促进世界和平和合作的宣言等项内容的《亚非会议最后公报》[1]

争论[编辑]

会议中的一个主要争论点是会议最后是否应该将苏联在东欧与中欧的政策与美国等国的殖民主义政策相提并论,而最后达成的共识是谴责“一切形式的殖民主义”。《亚非会议最后公报》中还提出,第三世界国家应该减少在经济上对西方国家和苏联的依赖,应该通过互助方式发展经济。

与会的代表们批评美苏两国在涉及亚非国家的政策时没有听取这些国家本身的意见。与会国家还表达了反对法国北非阿尔及利亚的殖民活动。

“万隆精神”[编辑]

《亚非会议最后公报》中《关于促进世界和平与合作的宣言》,提出了处理国际关系的十项原则。这十项原则体现了亚非人民为反帝反殖、争取民族独立、维护世界和平而团结合作、共同斗争的崇高思想和愿望,被称之为“万隆精神[1]。另外,十项原则包括了1954年由中国、印度和缅甸三国共同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主要内容,被认为是处理国与国之间关系的准则,成为国际上公认的处理国家关系的基础。

十项原则的内容[3]

  1. 尊重基本人权、尊重《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
  2. 尊重一切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3. 承认一切种族的平等、承认一切大小国家的平等。
  4. 不干预或干涉他国内政。
  5. 尊重每一个国家按照《联合国宪章》单独地或集体地进行自卫的权利。
  6. 不使用集体防御的安排来为任何一个大国的特殊利益服务;任何国家不对其他国家施加压力。
  7. 不以侵略行为或侵略威胁或使用武力来侵犯任何国家的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
  8. 按照《联合国宪章》,通过如谈判、调停、仲裁或司法解决等和平方法以及有关方面自己选择的任何其他和平方法来解决一切国际争端。
  9. 促进相互的利益和合作。
  10. 尊重正义和国际义务。

另一种说法是,后来,人们把万隆会议所反映的亚非人民团结一致,保卫世界和平,增进各国人民间友谊的精神,称为“万隆精神”[4]

中华人民共和国参与万隆会议[编辑]

當時成立五年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了本次会议,代表团由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率领[1]。代表團搭乘的飛機被安上炸彈爆炸,代表團3人遇難[5],周恩來由於臨時改變行程而倖免於難[6]。会上,一些国家的代表当着中国代表的面攻击共产主义,又怀疑中国对鄰国“搞‘颠覆’活动”。为了化解各国之间的矛盾、分歧,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恩来提出“求同存异”的方针。

在会议中,伊拉克法迪尔·贾马利英语Muhammad Fadhel al-Jamali[3]称共产主义是“新式殖民主义”,还有锡兰总理科特拉瓦拉[3]也声称,亚非人民当前的任务不是反对殖民主义、争取独立,而是同美国联合起来,反对共产主义。对此,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恩来说:“中国代表团是来求团结的,而不是来吵架的。我们是来求同,而不是立异的。”他还强调会议应该求同存异[4],并呼吁亚非各国撇开分歧,加强团结,为会议成功而努力。周恩来的讲话获得了比利时外长斯巴克等多数国家代表的赞同。[7]

“求同存异”的方针,促进了会议的成功,也促进了中国同亚非各国的团结与合作[4][需要第三方來源]

此外,会议期间,周恩来还同日本代表团团长高碕达之助(日本经济审议厅长官)举行两次秘密会谈(第三次因美国反对而未举行),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日本的首次正式接触。万隆会议结束后,中方代表廖承志与日方代表高碕达之助经过多次谈判,促成中日两国在1962年签署《中日贸易综合协定》。[8]

会议期间,周恩来與印尼簽訂了關於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不允許雙重國籍。持有雙重國籍的印尼華人,在條約簽署後20年內,成年時選擇印尼國籍或中國國籍。[9][10]

1955年2月28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訪問柬埔寨,希望柬埔寨加入美國陣營。3月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訪問印度時,尼赫魯總理說服他中國將遵守和平共處五項原則[11][12]周恩来在此次会议上结识了西哈努克,开启了中柬友好关系。[13]

周恩來在會議結束前聲明願意與美國談判緩和遠東局勢的問題,以此結束了已持續近8個月的第一次台海危機,并開啟了此後16年美國與中國的協商渠道,即1955年8月到1970年2月的会谈。

影響[编辑]

万隆会议奠定了不结盟运动的基礎。[14]会议结束后,亚非国家的合作获得加强,南南合作由此开端。[15]

亞非國家原擬於1965年舉行第二次亞非首脑會議,但因東道國阿爾及利亞政局突變而擱置。2002年11月,南非總統姆貝基提議重新構建亞非合作框架,獲時任印尼總統的梅加瓦蒂作出了積極回應,並由兩國牽頭於2005年4月22日在万隆会议举行50周年之际,在万隆和雅加达举办第二次亚非首脑会议。会议通过了《亚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宣言》,宣布建立亚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16]

2015年4月19日,以“加强南南合作,促进世界和平繁荣”为主题的亚非领导人会议和万隆会议60周年纪念活动系列会议在雅加达开幕。2015年4月19日和20日,亚非高官和部长会议在雅加达举行;4月22日至23日,政府首脑会议在雅加达举行;4月24日,亚非会议60周年纪念活动在万隆举行。[16]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万隆会议(亚非会议). 新华网 (中文(中国大陆)‎). 
  2. ^ 舒运国. (纪念万隆会议50周年)万隆会议促进非洲民族解放运动. 《人民日报》. 新华网. 2005年4月25日 (中文(中国大陆)‎). 
  3. ^ 3.0 3.1 3.2 1955年万隆会议:周恩来三次力挽狂澜. 新浪网. 2009-08-09 (中文(中国大陆)‎). 
  4. ^ 4.0 4.1 4.2 姬秉新 李伟科. 《中国历史》. 北京: 人民教育出版社. 2006年10月第2版. ISBN 978-7-107-15579-6 (中文(中国大陆)‎). 
  5. ^ 亞非會議.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6. ^ 《外交部揭密“克什米尔公主号”周总理座机被炸案》. 《京华时报》 (新华网). 2004年7月20日. 
  7. ^ 《党史纵横》. 2008年5期. ISSN 1003-8361 (中文(中国大陆)‎). 
  8. ^ 二战之后首次正式接触:万隆会议中日秘谈始末,观察者网,2015-04-22
  9. ^ 中、印尼關於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的目的和實施辦法的換文. 北京: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1955年6月3日. 
  10. ^ 链接到维基文库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關於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 维基文库. 
  11. ^ Amitav Acharya. Bandung Revisited: The Legacy of the 1955 Asian-African Conference for International Order. NUS Press. 2008年: 168頁. ISBN 978-9971-69-393-0. 
  12. ^ Travels of the Secretary of State John Foster Dulles. 美國國務院. 
  13. ^ 习近平会见柬埔寨首相洪森,凤凰网,2015-04-23
  14. ^ Bandung Conference (Asian-African Conference), 1955. 美國國務院. 
  15. ^ 耿殿忠,南南合作的开端与典范─—纪念万隆会议40周年,世界经济与政治,1995年03期
  16. ^ 16.0 16.1 吕小炜. 媒体盘点万隆会议六十周年三大看点. 光明日报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5年4月21日.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