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一带一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Belt and Road Forum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BRF) logo.svg
簡稱 一带一路
成立時間 2014年
類型 跨国经济带
法律地位 筹建中
目標 区域合作
會員
 中华人民共和国亚非欧国家和地区
網站 中國一帶一路網

一带一路(英語譯名:The Belt and Road;簡稱 B&R),全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2013年由习近平主席倡议[1]并主导的跨国经济带[2]。该经济带范围涵盖历史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行经的中国中亚北亚西亚印度洋沿岸、地中海沿岸的国家和地区。中国政府指出,“一带一路”倡议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努力实现沿线区域基础设施更加完善,更加安全高效,以形成更高水平的陆海空交流网络。同时使投资贸易的便利化水平更有效的提升,建立高品質、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区域网。以使沿线各国经济联系更加紧密,政治互信更加的深入,人文交流更加的广泛。[3]

历史背景[编辑]

内容[编辑]

2013年9月10月中共中央總書記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的經濟合作概念[4]

2015年3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强亚洲欧洲訪問時進一步推廣[5]“一带一路”,並将其寫進政府工作报告[6]。2015年3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授权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等三部委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白皮书[7]

絲綢之路經濟帶[编辑]

「絲綢之路經濟帶」簡稱“一帶”,是习近平在2013年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作演讲时提出[8]李克强外訪時向各國推廣的區域經濟合作戰略[9]。沿著陸上絲綢之路,發展中國和這些國家和地区的经济合作伙伴关係,計劃加強沿路的基礎建設[9],也計劃消化中國過剩的產能與勞動力、保障中國的能源(如哈薩克石油)與糧食供給,並帶動西部地區的開發[10]

「一帶」連接亞太地區与欧洲,中間經過的中亞地區[9],像上海合作组织中的中國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都在丝绸之路上,其他5個觀察員國及3個對話夥伴也在絲綢之路沿線[10],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核心區域包括西北的新疆青海甘肅陝西寧夏,西南的重慶四川廣西雲南

「一帶」主要有两个走向,从中国出发,以歐洲為終點:一是经中亚、俄罗斯到达欧洲;二是经中亚、西亚到达波斯湾和地中海沿岸各国。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编辑]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一路”,則是沿著海上丝绸之路,發展中國和东南亚南亚中东北非欧洲各國的经济合作。據稱,新疆福建會成為“一帶一路”的最大贏家,並獲得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福建獲批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新疆被定位為“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

海上絲綢之路主要會包括江蘇浙江福建廣東海南山東6個沿海省份。

“一路”主要有两个走向:一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二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

发展进程[编辑]

中国政府的领导小组[编辑]

2015年2月1日,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领导的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正式成立。该小组组长为张高丽,副组长为王沪宁汪洋杨晶杨洁篪

丝路基金的设立[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出資400亿美元,於2014年成立丝路基金以推動亞洲地區經濟發展。基金將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建、開發、產業合作等項目提供融資[11]。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又宣布向该基金增资1000亿人民幣。

亚投行的设立[编辑]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签约国和正式批准的成员国
  域内签约国
  域内正式成员国
  域外签约国
  域外正式成员国

2013年10月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习近平雅加达同時任印尼總統苏西洛举行会谈,習近平倡議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促进本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向包括东南亚国家联盟在内的本地区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12]。同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访东南亚时,紧接着再提出筹建亚投行的倡议[13]

2014年10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印度、新加坡等21国在北京正式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14]

2015年3月12日,英国率先報名加入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15][16]。次日瑞士也提出申请意願,随后,法国、意大利、德国等发达国家也表態跟進。韩国、俄罗斯等域內国家和巴西也在申请截止日期3月31日前相繼申请加入意向創始成員國。

2016年1月16日至18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开业仪式在北京举行,16日上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亚投行的开业仪式并致辞,分别致辞的还有亚投行行长金立群[17]。同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亚投行理事会成立大会并致辞[18]。在亚投行理事会成立大会第一部分议程中,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被选举为首届理事会主席[19]

中巴经济走廊[编辑]

中國巴基斯坦合作开展了一系列的大型工程計劃,长达3000公里,投资460亿美元[20]。也将成为一带一路的枢纽和旗舰项目[21][22]

2013年8月27日,中巴经济走廊秘书处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设立[23]。2014年2月,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在对中国的国事访问中讨论了相关议题[24]。两个月后,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同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面讨论了项目的计划[25]。2014年11月8日,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的共同见证下,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与巴基斯坦水电部常秘穆罕默德·尤尼斯·达加签署了《中巴经济走廊能源项目合作的协议》[26]

2015年4月20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巴基斯坦期间,中巴之间签署了总共51个项目的合作协议和备忘录[27][28][29]

2017年4月,为对接“一带一路”建设,巴基斯坦当局计划在中巴经济走廊项下建设九个工业园。以利用巴基斯坦的资源和劳动力优势,吸引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培育巴基斯坦的产业集群[30]。5月,中国投资500亿美元,在巴基斯坦印度河流域建设5个水库。建成的水电站可释放的电能占巴基斯坦全国水电总量的2/3[31]。此外,中巴两国还积极推动瓜达尔-新疆公路走廊建设,在配套的港口和高速公路建成后,巴基斯坦可以直接向中国西北地区输送海鲜等内陆地区少见的商品,巴政府预计相关贸易可带来约80亿美元的产值[32]

2016年8月,在德国奥伯豪森境内运行的一班载有中欧班列集装箱的货物列车。

与欧洲国家的对接[编辑]

为加强与欧洲国家的商业贸易联络,中国政府和中国铁路总公司与中亚和欧洲各国铁路系统协作,开行从中国苏州义乌深圳郑州成都等地到达伦敦汉堡等地的国际联运列车——中欧班列。截至2017年5月19日,中欧班列累计开行突破4000列,中国国内开行城市28个,到达欧洲11个国家29座城市。中欧班列的运行时间比海运节省四分之三,价格约为航空的五分之一,能够便利对交货时限有要求的大宗电商产品、轻工及高科技电子产品以及需要冷藏的葡萄酒等食品的运输。[33]

同时,中国政府还牵头在东南欧地区开展了港口、公路、铁路、发电站等基础设施建设,亦通过中资商业银行向有关项目发放贷款。同时,中国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作为中心,承接从“一带一路”沿线发出的海陆联运货物,以此构建“巴尔干丝绸之路”[34]。中国还计划在捷克匈牙利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大力投资能源项目,以提高其在东欧地区能源领域的影响力[35]

与印度洋国家的对接[编辑]

中国政府主导在斯里蘭卡漢班托塔的建立海運港口。港口一期工程於2010年11月8日開工,由「Jetliner」艦艇首次儀式性停泊港埠設施,港口以前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為命名。斯里蘭卡港務局負責內陸建造和管理,其計畫一期的預計營建費用總額為361百萬美元,中國進出口銀行出資比例占85%,租借為期99年[36]

2014年5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東非國家領導人在內羅畢簽署協議,中方同意出資援建一條新的東非鐵路,以期最終連接東非六國。该规划的首段为“蒙巴萨-内罗毕标准轨铁路”(蒙內鐵路)。这一系列铁路由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所属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总承包,采用“中国标准、中国技术、中国装备、中国管理”建设,是首条完全采用中国标准的海外铁路。2011年与肯尼亚政府签署了谅解备忘录。2013年11月28开工[37] 2014年9月正式开工,全线分为9个标段,20多个建筑营地。原计划工期5年,2016年12月完成铺轨,2017年6月开通试运营。2018年1月商业运营。[38]2017年5月31日,由肯尼亞總統肯雅塔主持通車儀式,並親自試乘列車,中國國務委員王勇作為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特使出席儀式。首發列車由肯尼亞史上首批女司機駕駛。中國駐肯大使劉顯法指項目是中國實施「一帶一路」倡議和中非合作論壇十大合作計劃的重要早期收穫。[39][40]

与东南亚国家的对接[编辑]

为进一步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经贸联系,中国政府积极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进程。[41]这一协定由东南亚国家联盟十国发起,由日本中华人民共和国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這些和東盟有自由貿易協定(FTA)的六国共同参加,共计16个国家所构成的高级自由貿易协定。有媒体认为中国政府主导了该协定的谈判进程,[41]RCEP协议基于开放的进入模式,使得此协议也向其他外部经济体开放,比如中亚国家、南亚及大洋洲其他国家。[42]

中国政府积极寻求建设泛亚铁路用以沟通中国与东南亚各国。2015年9月上旬,中泰签署中泰铁路合作的政府间框架协议,预计10月底举行开工典礼,将建设从昆明曼谷长约840公里的高速铁路[43]。2015年9月29日,中国大陸拿到印尼高铁的订单,准备兴建从印尼首都雅加达万隆的约140公里高铁[44]2015年11月13日,中国和老挝舉行鐵路項目簽約儀式,將建設雲南省會昆明老挝首都萬象的高鐵,全長418公里,項目總投資400億元人民幣,預計2020年前完工[45]。但由於老挝资金不足,导致泛亚铁路老挝段处于搁置状态[46]

与其他亚洲国家的对接[编辑]

出现在莫斯科红场上的絲路拉力賽参赛车辆。2016年,絲路拉力賽在中国、中亚和俄罗斯举行。

中国政府在西亚、俄罗斯等地区积极开展“高铁外交”[47],并将之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承接点。2014年7月25日,中国大陸海外修建的第一条高速铁路——安卡拉-伊斯坦堡高速铁路,由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至最大城市伊斯坦堡高速铁路的二期工程宣告通车[48]。2015年6月18日,中铁二院与俄罗斯企业合作,准备新建莫斯科-喀山高速铁路并与俄罗斯铁路公司正式签约,总金额约24亿人民币、设计时速最高将达到400公里[49]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编辑]

2017年5月14日,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于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了开幕式,且发表了题为“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内容的演讲。[50]130多个国家和70多个国际组织代表将出席。[51][52]15日,由数十个国家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参加了领导人圆桌峰会。[53][54]这次圆桌峰会由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也作了发言[55]。出席会议还包括阿根廷总统马克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智利总统巴切莱特捷克总统泽曼、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坦巴耶夫、老挝国家主席本扬、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俄罗斯总统普京瑞士联邦主席洛伊特哈德、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柬埔寨首相洪森、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马来西亚首相纳吉、蒙古国总理额尔登巴特、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波兰总理希德沃、塞尔维亚总理暨当选总统武契奇、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等国家的领导人,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等国际组织的领导人[55][56]。会议最终通过了一份联合公报[56]

此外,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议员朴炳锡(国会副议长级别)[57]朝鲜对外经济相金英才[58]日本自民党干事长、前经济产业大臣二阶俊博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美国特朗普政府的高级顾问兼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东亚事务的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及其所在代表团分别代表本国受邀出席该峰会[59]

参与国家和地区[编辑]

一帶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示意圖,包括规划涉及但实际未参与国家和地区。
起點
亞洲
非洲
歐洲

评论[编辑]

支持[编辑]

  • 微軟公司前董事長比尔·盖茨是中國大陸一帶一路計划的明確支持者,至2017年止至少七次訪問中國,其認為歐美很多民眾因為經濟競爭落敗而產生「向內看」的心態對世界是危險的,因此盛讚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讓多國紛紛加入,就是走出去幫助其他國家,並佩服習近平的國內脫貧戰略,而全球的脫貧進展能造成世界更穩定和每個人更大利益[62],他的「蓋茲基金會」正在和中國商務部農業部合作,共同推進非洲農業的可持續發展,同時認同中方以核能解決全球变暖的策略是最務實可行,與他長期觀點相同,他旗下泰拉能源公司將與中國核電企業探討第四代反應堆的建設。[63]
  •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主張,一带一路不是一个实体和机制,而是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是依靠中國与有关国家和地区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主动地发展与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 人民日报》評論員否认一帶一路為「中國版马歇尔计划」的說法[64]
  • 英國财长菲利普·哈蒙德表示英国是中国一带一路的计划的“天然合作伙伴”,向世界表明英国在脱欧后仍然是世界贸易的坚定支持者,以期减少因退出单一市场后英国对外贸易的不确定性而为英国经济带来的障碍[65]

反對[编辑]

  • 由於中巴经济走廊會穿越巴控克什米尔(巴基斯坦實際控制區),印度官方曾表示這項計劃影響到印度在克什米爾一帶的利益和领土主張。印度也拒絕參與2017年5月14日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此外,印度也發表聲明警告其他參與國家,聲稱該項計劃會造成「無法承受的債務負擔」,並提出「季風計畫」、「香料之路」以資對抗[66][67]
  • 美国企业研究所常驻学者Derek Scissors表示,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宏伟计划已受到中国外汇储备大幅下降的阻碍。此外,中国庞大的债务也给经济带来沉重负担。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研究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在一份研报中称,不存在中国挤走其他放贷者的危险。前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现任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资深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认为中国可以利用其规模虽已缩小但依旧庞大的经常项目盈余为海外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68]
  • 时事评论员萧若元分析「一带一路」政策,认为目标国家不仅贫穷而且政治不稳定,所以向它们输出资本只会「倒钱下海」,整个计划会变成「庞大的希望工程」。例如哈萨克吉尔吉斯斯里兰卡肯尼亚等都是贫穷落后的国家。萧指出中国的如意算盘是借贷让目标国家起基建,不仅将过盛产能问题解决,又可以在竣工后进行贸易。但这些国家经济差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政治不稳定,更有可能会赖账不还钱。另一个致穷原因是这些国家的人太传统、健康差,法制也不健全。要想让它们经济转好,必定要全面提升国民质素,但只限于几个国家,因为想整个地区提升,没有数百年是办不到的。萧认为中国若实行「一路一带」,更可能被当地国民批评是经济侵略,称其是「新帝国主义」[72]。现在这个世界的交通如此发达,假设南美有一块地方很值得投资,你会不会因为它不是一带一路而不去投资,在全球一体化之下,为什么一带一路要有优先,这完全是在怀缅过去的光辉。萧指出即使协助这些国家基建,也不一定能够使它们富起来,它们贫穷是一定原因的。大西北都发展不好,还想去发展中亚地区这些政治不稳定、交通不方便、文化闭塞的国家。中国还有很多贫穷的地方,还需要有极多的钱去投资教育、医疗和老人福利[73]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燕生. “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和复兴之路.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专题 (中国干部学习网). 
  2. ^ “一帶一路”重點應在“新絲綢之路”. 中國評論新聞 (澳門QOOS). 2015-01-29 [2015-02-09]. 
  3. ^ What is One Belt One Road? A Surplus Recycling Mechanism Approach.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 (SSRN).
  4. ^ 张燕生. “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和复兴之路.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专题 (中国干部学习网). 
  5. ^ “一带一路”打造区域合作新愿景——李克强总理亚欧三国之行前瞻. 新华网. 2014-12-12. 
  6. ^ 李克强:推进"一带一路"合作建设 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 新闻 - 国际在线. 2015-03-05. 
  7. ^ 《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
  8. ^ 王毅:积极研究谋划布局 落实“一带一路”战略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 -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6-01-27. 
  9. ^ 9.0 9.1 9.2 中哈两国总理在达沃斯会谈200亿美元合作协议. ifeng.com. 2015-02-15. 
  10. ^ 10.0 10.1 全面解讀"絲綢之路經濟帶". 人民論壇. [2015-02-15]. 
  11. ^ 中國將出資4百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
  12. ^ 杜尚泽; 刘慧. 中國與印尼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人民日报. 2013-10-03: 01 [2015-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0) (中文(简体)‎). 
  13. ^ 亚投行将给亚洲带来什么?. 国际频道 新华网. 2015-04-01 (中文(简体)‎). 
  14. ^ chinanews. 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在北京签署 -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2017-08-24]. 
  15. ^ 英国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 专家称不足为奇但意义特别. 
  16. ^ 英國財相奧斯本訪華 推「新時代中英關係」(圖). 
  17. ^ 金立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2017-06-16 (中文(中国大陆)‎). 
  18. ^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业仪式系列活动将在北京举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6年1月8日. 
  19. ^ 楼继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2017-07-28 (中文(中国大陆)‎). 
  20. ^ 王英. 巴媒:习主席来访“改变命运”. 中国日报. 2015-04-21 [2015-04-24]. 
  21. ^ 中巴经济走廊将成“一带一路”枢纽(图). 网易新闻. 2015-04-20 [2015-04-27]. 
  22. ^ 中巴经济走廊,“一带一路”的样板工程. 新华网每日电讯. 2015-04-21 [2015-04-27]. 
  23. ^ Pak-China Economic Corridor Secretariat inaugurated in Islamabad. The News. 2013-08-27. 
  24. ^ Tiezzi, Shannon. China, Pakistan Flesh Out New ‘Economic Corridor’. The Diplomat. 2014-02-20 [2015-04-23]. 
  25. ^ Nawaz Sharif, Li Keqiang to firm up plans for 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 印度时报. timesofindia-economictimes. 
  26. ^ 中巴签署《中巴经济走廊能源项目合作的协议》. 中国发展网. 2014-11-13. 
  27. ^ 习大大访巴带了一大波公司 多家中国企业有望受益. 中国投资资讯网. 2015-04-22 [2015-04-29]. 
  28. ^ 中巴签51项合作协议和备忘录:超30项涉中巴经济走廊. 凤凰网财经. 2015-04-21 [2015-04-25]. 
  29. ^ Details of agreements signed during Xi's visit to Pakistan. Dawn. 2015-04-21 [2015-04-21]. 
  30. ^ 观察者网编辑. 巴基斯坦拟在中巴经济走廊项下设立九个工业园. 观察者网. 上海. [2017-10-05] (中文(中国大陆)‎). 
  31. ^ 张雅琦. 巴基斯坦局势不稳,经济走廊能赚钱吗?观网读者:工业化推动世俗化. 观察者网. 上海. [2017-10-05] (中文(中国大陆)‎). 
  32. ^ 观察者网编辑. 瓜达尔-新疆走廊明年6月可运行 巴基斯坦每年最多可赚80亿美元. 观察者网. 上海. [2017-10-05] (中文(中国大陆)‎). 
  33. ^ 中国经济网. 中欧班列奔向黄金时代. 和讯网. [2017-05-28]. 
  34. ^ 观察者网编辑. 德媒:一带一路投资东南欧 中国扩大在小国的影响力. 观察者网. [2017-10-05]. 
  35. ^ 观察者网编辑. 美媒:中国正不断扩大对东欧能源的控制权. 观察者网. [2017-10-05]. 
  36. ^ 21世纪经济报道. 汉班托塔港口工程:三年建五个10万吨码头.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5-09-18]. 
  37. ^ Kenya, China sign standard gauge railway agreement. Daily Nation. May 11, 2014 (en-UK). 
  38. ^ Mwita, Weitere. Funds for SGR phase II to be in by January 2016, assures state. The Star, Kenya. December 3, 2016. 
  39. ^ 無線新聞,《肯尼亞蒙內鐵路通車 肯雅塔感謝華參與推動鐵路建設》,2017年5月31日。
  40. ^ 习近平主席特使、国务委员王勇出席肯尼亚蒙内铁路通车仪式. 新華網. 2017-05-31. 
  41. ^ 41.0 41.1 社评:令人眼花缭乱的TPP、RCEP和FTAAP. 环球网. 2016-11-17 [2016-11-17]. 
  42. ^ What is the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 Ministry of Trade and Industry Singapore November 2012[失效連結]
  43. ^ 中国高铁“给力”泰国铁路建设. 
  44. ^ 印尼表示采用中国高铁方案. 
  45. ^ 磨了5年…中寮高鐵簽約 中方投資70%. 
  46. ^ Chang, Joanne. 泛亞鐵路添變數?中國連結東南亞鐵路計畫在寮國受阻. ASEAN PLUS 南洋誌. 2016-06-06 [2017-04-08]. 
  47. ^ 李克强的“高铁外交”成绩单. 2015-11-26. 
  48. ^ 中国海外承建首条高铁在土耳其通车. 2014-07-27. 
  49. ^ 俄罗斯莫斯科-喀山高铁线路地图和地理位置图.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8). 
  50. ^ 习近平主席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的系列重要讲话
  51. ^ 全球刷屏一带一路_国际新闻_环球网
  52. ^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引世界热议 美日韩朝搭上参会末班车
  53. ^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进入冲刺阶段 详细日程公布
  54. ^ “一带一路”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55. ^ 55.0 55.1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举行圆桌峰会 习近平主持会议并致辞
  56. ^ 56.0 56.1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圆桌峰会联合公报
  57. ^ “中国通”朴炳锡将率韩国新政府代表团出席中国“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58. ^ 朝鲜派官方代表团出席"一带一路"峰会
  59. ^ 美、俄、英、日、韩、朝都派谁来参加“一带一路”论坛
  60. ^ 發揮優勢 參與落實一帶一路.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6-01-13. 
  61. ^ 澳门将全力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2015-04-16. 
  62. ^ 中時 - 蓋茲讚一帶一路:中國好樣兒的
  63. ^ 中時 - 蓋茲推新核電 6度登陸談合作
  64. ^ 一帶一路計畫 傳3月兩會公布. 聯合新聞網. 2015-02-16 [2015-02-16]. 
  65. ^ Editorial, Reuters. Britain says it's a natural partner for China's new Silk Road. Reuters UK. [2017-05-19] (英国英语). 
  66. ^ 中國一帶一路高峰會 印度拒出席並提出警告, 自由時報, 2017-05-14 [2017-05-16] 
  67. ^ India skips China's Silk Road summit, warns of 'unsustainable' debt, Reuters, [2017-05-16] (英语) 
  68. ^ Andrew Browne. Tightened Belt: China Skimps on Its Grand Trade Plan [资金短缺掣肘中国“一带一路”战略].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2017-05-10 [2017-05-10]. 
  69. ^ 中國一帶一路貿易聲明 歐洲多國拒簽署. 自由時報. 2017-05-15 [2017-05-17]. 
  70. ^ 一帶一路峰會落幕》歐盟質疑採購透明度不足 聯合公報最後僅30國簽署. 風傳媒. 2017-05-16 [2017-05-17]. 
  71. ^ Geoff Wade, China’s ‘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 Parliament of Australia,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17) (英语) 
  72. ^ 蕭若元. 一帶一路變龐大的希望工程. news.memehk.com. 2016-01-15 [2017-11-05] (中文). 
  73. ^ 萧若元, “一带一路”是中共利益集团最后的发财机会, 2017-05-16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