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法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以下简称中国)政府承诺“依法治国”,中国大陆目前正在進行法治社会的建設。在私法领域的法律初步建立,基本做到在私权利以法律来规范和裁决,但在公法领域法律还有殊多的空白,公权力运作和公权对私权的侵犯方面,被[谁?]认为还根本没有实现法治。通常认为中国立法没有取得民授、司法不独立,这使得一些人[谁?]认为中国还不是法治国家,但中国当局[不中立]认为他们已在依法行政。[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對於目前法治社會進展緩慢的原因,中國政府認爲是經濟實力不足、人民素質有待提高而導致。但民间觀點[谁?][不中立]認爲其根本原因是由落后的政治制度和既得利益者的阻碍造成的。对于中国法治未来的预测还存在着争议,随着自由市场经济和社会多元化的发展,[程度如何?]对中國未来的法治状况持乐观态度。[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词语释意[编辑]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文中法治一词的含义与西方理解的不同。中国法学家李步云说:

由此可见,广泛意义上中国对“法治”的理解实为西方意义上的|法管 (英语:rule by law),而中文“法管”实为人治(英语:rule of man)。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存在西方理解的法治 (英语:rule of law) 概念。[原創研究?]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现状是法治、法管或人治仍然存有争议。[2] 西方意義上的法治包括了民主制度的前提(國家領導人普選政黨輪替等原則),目前的中國則不具備這些前提,被西方認為是法管而不是法治[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法治历史[编辑]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法律被边缘化,国家的治理通过政治运动与政治学习来强化和完成,当时的法律只有宪法和婚姻法[需要解释],人们的各种权利很轻易地被批斗等方式侵犯。这种结果就是,作为名义上国家元首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也不能保障他的人身不受侵犯,最后受迫害致死。[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中國大陸官方承認法治或法管,是在1980年代改革開放以後[3],最初一直使用法管這一提法,這顯示相對以往的政治掛帥是巨大進步。在這一時期,刑法、民法通則、行政法等各項法律紛紛建立健全,中國當局[不中立]努力開始以法律手段而非政治運動來處理公共事務,直至1989年的六四事件,堅持“以民主和法律的軌道解決”事件衝突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被保守派推荐的江泽民取代。[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在那以后,中国步入了一个追求稳定的时期,当局在公权力方面的弱化了法治的保障。[原創研究?][來源請求]但中国的法治进程并没有停止,大量的法律特别是经济与行政类法律被制定和出台,1996年开始“法治”作为国家以法律治理的标准提法[3]随后在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报告中使用“依法治国”。[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无论法律的执行者、订立者或被实施者,对法律权威性还缺乏必要的认识。在1990年代末[來源請求][程度如何?]的法律意识开始增强,更多地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在司法也有缺失的情况下,不少人[谁?]开始通过维权运动进行表达和争取。[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2014年10月20日至23日,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在北京舉行,這是中共首次以“法治”為主題的中央全會。全會聽取和討論了習近平總書記受中共中央政治局委託作的工作報告,並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全會提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總目標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全會明確了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重大任務:完善以憲法為核心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加強憲法實施;深入推進依法行政,加快建設法治政府;保證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增強全民法治觀念,推進法治社會建設;加強法治工作隊伍建設;加強和改進黨對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領導。[4]

有中國媒體人[谁?]批評四中全會公報中諸如“社會主義法治必須堅持黨的領導”,“把黨的領導貫徹到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全過程”等內容,認為黨權不僅沒有任何約束跡象,黨天下不僅沒有任何收斂跡象,反而更強化了,而黨天下恰恰是法治的天敵[5]也有學者[谁?]評論道:“在一個現代極權主義政體中,“黨”就是領袖,“黨”的意志就是最高當權者的意志,這和皇權時代“朕即國家”的邏輯其實是一樣的,所以黨國框架內的“法治”說到底還是人治,它和真正的法治有天淵之別(需知法治的本來含義恰恰是約束統治者,約束公權力)。”[6]

司法改革[编辑]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司法体制经历了许多方面的改革,以“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1997年9月,中共十五大报告第一次提出“推进司法改革”。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报告提出“推进司法体制改革”。2003年5月,成立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下设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报告提出“深化司法体制改革”。2012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司法改革》白皮书[7]。2012年,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2013年11月1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8]据此,2014年2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的意见及贯彻实施分工方案》,2014年6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和《上海市司法改革试点工作方案》,决定就“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完善司法责任制、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这4项改革,在东部、中部、西部选择上海市广东省吉林省湖北省海南省青海省6个省市先行试点,为全面推进司法改革积累经验。 [9]。2014年10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10]

政法委改革[编辑]

政法委员会中共中央及地方各级党委下设的领导政法工作的机关。其权限和组织经过多次调整,逐步重回虚化。详见政法委员会

审判机关改革[编辑]

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五年改革纲要》,统一部署1999年至2003年全国法院司法改革[11]。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2004-2008)》。

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2009-2013)》。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12]

具体的改革措施有:

  • 业务改革:
    • 司法公开:1998年底,中国法院全面实行审判公开。[13]此后,每一轮司法改革都要推动司法公开。但法院仍存在许可性公开、选择性公开的问题;庭审公开仍缺乏畅通渠道。2012年中共十八大报告将司法公开与党务公开、政务公开相提并论。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推进审判公开,录制并保留全程庭审资料。增强法律文书说理性,推动公开法院生效裁判文书。”2013年,中国裁判文书网已与各高级人民法院联通,成为中国各级法院裁判文书公开的最权威及综合的平台。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推进司法三大平台建设的若干意见》和《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14]
    • 案件受理制度改革:2014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改革法院案件受理制度,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对人民法院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10]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2015年5月1日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2015年2月4日施行)均确立了立案登记制。2015年4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15]
    • 案件管辖制度改革:2014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审理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办理跨地区案件。”[10]
    • 审级制度改革:主要是协调各级法院之间的关系。上下级法院之间长期存在分工不明确、审级不独立的情况。2014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完善审级制度,一审重在解决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二审重在解决事实法律争议、实现二审终审,再审重在解决依法纠错、维护裁判权威。”[10]
    • 死刑核准制度改革: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收回了下放26年的死刑复核权。[13]
    • 民事再审制度改革:2008年4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修正案施行。2008年12月1日,有关审判监督程序的司法解释公布实施。新的再审之诉制度建立以后,再审之诉原则上不再可以重复进行。[16]
    • 行政诉讼制度改革:2014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完善行政诉讼体制机制,合理调整行政诉讼案件管辖制度,切实解决行政诉讼立案难、审理难、执行难等突出问题。”[10]
    • 未成年人审判制度改革:1994年,最高人民法院成立少年法庭指导小组。少年法庭从创设到普及。全国的少年法庭先后出现了上海市“长宁模式”,南京市“天宁模式”,江苏省连云港模式”。[17]
    • 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主要是协调法院内部的审判委员会、合议庭、法官之间的关系。由于法院内部的层级管理以及呈报审批制度,导致司法裁判责任不清、效率低下。1990年代推行的审判方式改革,“还权于合议庭”,成果十分显著。但合议庭中审判长权力过大、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事实及直接裁判案件等问题较为突出。2013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部分法院开展改革试点。[14]2014年六省市试点中有“完善司法责任制”。[9]
    • 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2004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同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人民陪审员选任、培训、考核工作的实施意见》印发。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陪审员管理办法(试行)》印发。[18]到2013年,全国共有人民陪审员8.7万名;2013年上半年全国法院审理的一审普通程序案件陪审率71.7%,比2006年提高52%。[14]
    • 司法调解制度改革:1979年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判民事案件程序制度的规定(试行)》,根据审判实践中的约定俗成而规定,调解书与判决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试行)》实施,其中有司法调解的规定。[19]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实施,其中继续有司法调解的规定。对调解书不能上诉,这是遏制当事人缠诉、促进撤诉的一个有效方法,因此调解受到部分法院的欢迎。2010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进一步贯彻“调解优先、调判结合”工作原则的若干意见》。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成立调解工作领导小组。2010年,全国法院一审民商事案件调解撤诉率达到65.29%。司法调解还和行政调解人民调解相结合,以促使“案结事了”,维护社会稳定。[20]
    • 执行制度改革:“执行难”问题长期困扰各级法院。1999年,中共中央转发《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关于解决人民法院“执行难”问题的报告》。2001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将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确定为全国执行机构和执行工作体制改革试点法院,此后该法院的执行庭改为执行局,加强了上级执行机构对下级执行机构的直接领导,形成“执行局模式”。后来,湖南省长沙市法院系统推出执行裁判权与执行实施权分离的“长沙模式”。[11]
  • 人财物管理制度改革:
    • 法官职业化: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从资深律师和学者中选拔法官。2001年起,初任法官必须通过国家司法考试,自此结束了以“政治合格”为主的法官任用标准。2002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第一次提出了“加强法官职业化建设”。2002年,中国法官不再穿戴有专政色彩的肩章和大盖帽,改穿法袍并使用法槌。[13]
    • 司法人员分类管理:2014年六省市试点中有“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以法官为中心,以审判为重心,将法院工作人员分为法官、审判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分类管理。[21][9]
    • 司法人员职业保障:2014年六省市试点中有“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9]
    • 人财物统一管理:2014年六省市试点中有“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9]

检察机关改革[编辑]

具体的改革措施有:

  • 业务改革:
    • 司法公开:2014年,最高人民检察院统一部署各省检察机关上线运行案件信息公开系统。[22]
    • 案件管辖制度改革:2014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办理跨地区案件。”[10]
    • 司法责任制:2014年六省市试点中有“完善司法责任制”。[9]
    • 法律监督制度改革:2013年4月1日,苏州市政法信息综合管理平台开通,是全国第一家完整的政法信息共享平台,公检法司等部门全程网上办案。2014年初,中央政法委将苏州市确定为开展政法机关跨部门网上办案工作试点地区。网上办案极大地便利了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工作。[22]
    • 公益诉讼制度:2014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10]
    • 人民监督员制度改革:2010年,江苏省检察机关全面推行人民监督员制度改革。[22]2014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印发《关于人民监督员选任管理方式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人民监督员监督范围和监督程序改革试点工作方案》。[23]
    • 消除刑讯逼供:
    • 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中央政法委确定的2013年重点改革项目之一。2014年,该项改革全面启动,各地检察机关陆续建立诉访分离、依法受理、依法终结等制度。[22]
  • 人财物管理制度改革:
    • 司法人员分类管理:2014年六省市试点中有“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9]
    • 司法人员职业保障:2014年六省市试点中有“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9]
    • 人财物统一管理:2014年六省市试点中有“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9]

公安机关改革[编辑]

  • 业务改革:
    • 消除刑讯逼供:2013年,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实施,看守所的刑讯逼供减少。[24]
    • 废止收容遣送制度:2003年,国务院公布《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标志着《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随后一些城市的收容遣送相关条例和制度也陆续废止。[25]
    • 废止劳动教养制度:2013年《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废止劳动教养制度,完善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和矫正法律,健全社区矫正制度。”201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规定的决定》,废止劳动教养制度。[26]
    • 收容教育制度改革:
    • 看守所改革:
  • 人财物管理制度改革:

司法行政机关改革[编辑]

    • 人民调解制度改革:
    • 法律援助制度改革:
    • 律师制度改革:
    • 公证制度改革:
    • 仲裁制度改革:
    • 监狱改革:21世纪初,司法部推行了监企分开(监狱体制改革)、布局调整、社区矫正;在监狱内部则推进“社会化、科学化、法制化”。监狱体制改革的核心是监企分开。2003年司法部称:中国监狱改革的总目标是投资200亿元人民币,在三到五年内对中国700多所监狱全部加以改造。[27]

法律状况[编辑]

雖然意識形態在中國逐步弱化,但正統意識理論依然認為法律是統治階級的工具,是為統治國家和堅持完善黨的領導的手段。中國官方文件中最初使用“以法治國”,有學者[谁?]認為這突出了治理者的主動姿態,法律被做為一種工具或方式,他們認為應當使用“依法治國”正式表述,承認法律是公民授權和參與下的人人遵守的規則,隨後在1999年的憲法修正案中“依法治國”的文字被承認並寫入憲法。這種法律來源差別,導致中國大陸在法治進程中出現一些獨特的狀況,行政管理部門承擔著主要的法律制訂,“部門立法”現像被[程度如何?]提出批評。[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宪法[编辑]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法,實現人權的保證和公權的限制。 中國共產黨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後,第一部憲法在斯大林的倡議和指導下制定頒布。中國共產黨在每次激烈的政治鬥爭之後都重新制定憲法,在每次黨代會之後都對憲法作出修改,目前的憲法是第四部。[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公民构成国家政权的基础已成爲世界的主流认识,中国则通常被认为是一个准公民社会。中国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有观点[谁?]认为这是在回避公民的概念,因为中国人民只是一个政治概念,是指拥护社会主义政权的人群[需要解释]。由此得出,中国的公权力并非来自所有国民,而是其中的一部分。这种表述符合人民民主专政,被[谁?]认为是中国许多法治问题的一个根本因素。至少从法律理论上,中国有部分公民在没有依法剥夺政治权利情况下被排除在参与和行使国家权力之外。[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宪法还规定了“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相当于逻辑上从宪法规定了中共是中国人民的意志唯一代表,排除了多党执政的可能。此外没有条款规范政党行为。[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民间及学术界[谁?]的看法[编辑]

  1. 中国宪法没有体现现代公民授权原则,立、修宪通过代议制度无公投表决机制,易让[谁?]感觉“党主立宪,修释在党”;[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2. 中國憲法沒有規範政黨行為,也沒有製定“執政競爭”機制,容易成為某一個政黨和集團的自我授權書和權力保障書;[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3. 中国宪法中对国际人权公约赋予的公民基本人权,很多从根本上剥夺或者规定得不明确或不全面。比如:公民自决权罢工权,组织及参加工会权、自由迁徙权、自由结社组党)权、无罪推定不被强迫认罪权[需要解释]自由新闻出版权等;[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4. 宪法应当界定公民、国家的权利义务,规定国家公权力机关的组成。中国宪法有相对强烈的政治意识形态色彩,比如专政阶级斗争帝国主义霸权主义侵略破坏武装挑衅等等字眼[需要解释];写入了太多的执政党的思想和理论,比如: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等。[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5. 没有体现现代宪政的分权制衡原则;同时人大、人大常委会政府的权力分配也不尽合理,政府、人大常委会实际权力过大;[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6. 宪法条文中规定了公民信仰自由,虽允许公民个体信仰的自由,却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国家的意识形态,公開反馬克思主義如同古代公開反孔孟一樣不被允許,另外如同古代的正統觀,憲法潛意識大力主張愛國主義,也與個人自由背道而馳;[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7. 中國憲法對公民權利保障的文字表述得簡單而抽象,而“依憲”制定的下位法​​規卻對公民權利的行使製定得具體且嚴格的限制,對公民義務規定多且細[需要解释],不是一部“限權法”,而是一部“限民法”;[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8. 对公权的保障大于私权,无法体现对私权私产的同样尊重(目前私权物权法已在推动);[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9. 憲法沒有規定違憲監督及追究機構,中國祇有有限的對行政法規的審查機構(人大下設)[哪個/哪些?],沒有實現違憲的立法審查和司法審查;違憲審查沒有具體的啟動及實行機制,形同虛設,例如收容遣送(已廢止)、勞教(已廢止)、戶籍等制度數十年長期存在;[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10. 部分条款大且空,限于口号性质,只能说明其自身的倾向,缺乏必要可操作性,而没有可真正具体施行和监督的条款,比如第十四条。[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刑法[编辑]

无罪推定[需要解释]沉默权非法证据排除[需要解释]等原则在中国现行刑诉法中还没能得到体现[需要解释]。虽然1998年中国政府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规定,“任何受到刑事指控的人有权不被强迫自证其罪”,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被告人“应当如实回答有关的问题”;证人“均有作证的义务”。有人士[谁?]指出,无“沉默权”造成了刑讯逼供等现象时有发生。[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現行刑訴法只有290條,但是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等部門隨後出台的司法解釋和相關規定加起來就有1400多條[來源請求]各部門“依法”“制訂”和“解釋”刑事訴訟程序、規定和案件標準[需要解释],在普通法地區和部份大陸法地區中,解釋法律是司法機構獨有的權力,無需全國人大授權。[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控辯雙方權利不平衡。 律師介入受到諸如申請、批准、限時、偵查人員在場等種種限制。 在刑事案件偵查階段,律師權利很有限,無“在場權”,無法查閱、摘抄、複製案件的文書、材料,只能向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諮詢、代理申訴、控告。 [來源請求][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民法[编辑]

中國共產黨在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前後廢除了中華民國的民法典,在隨後的三十年時間內,除一個婚姻法以外[需要解释]民法总则制定通过之前,中國沒有民法。八十年代製定的民法通則沿用至今。[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制定民法典的工作在有关人士[谁?]的努力下进行了筹备,不过一再推迟。中国法学家江平曾透露中国民法典面临极大的阻力。[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做为民法典工作之一的《物权法》由于面临的压力较小,取得了进展。在2006年经历激烈的“违宪”质疑等争议后,最终在2007年3月16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2017年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该法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28]但民法通则并未废止,可继续适用,民法总则与民法通则的规定不一致的,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适用民法总则的规定。

行政法[编辑]

1989年4月,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行政诉讼法》,建立起“民告官”的行政诉讼制度。但行政诉讼法存在着诉讼主体和诉讼内容的限制,只能就具体行政行为由被行为人提出诉讼。对于抽象行政行为,比如文件和政府法规,即使侵犯了公民的权利,也无法提起诉讼。同样对由于诉讼主体的限制,对于行政作为,中国还不能提起公益诉讼[需要解释][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权力分立与司法独立[编辑]

[程度如何?][不中立]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一党专政,立法、司法都没有独立,和政府一起在法律上受全國人大常委會领导,实质上是由中国共产党所控制[29]。}}}}

中国共产党设置政法委指导、协调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机关的工作。虽然宪法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但宪法第五条同时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其中“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并列,表明政党不属于社会团体。[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法治现状与个案[编辑]

在民法方面,中國現有法律體制經常能夠有效解決當事人間的爭議。在國際銀行公佈的世界各國家地區的經濟體制排名(2012年版)中,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同執行”項目在185個國家地區中排名第19,優於瑞士、英國、瑞典、丹麥、加拿大等傳統歐美已開發國家以及泰國、日本、馬來西亞、台灣等亞洲國家或地區。[30]

對於某些中國當局[不中立]嚴格限制的憲法規定的政治權利,權利被侵犯後的救濟渠道是十分有限的,某種程度上關閉了司法保障的門。這類權利包括新聞、言論、出版、遊行、示威、集會、結社、選舉和不被公力機關非法侵害人身等權利。相關的起訴,或者法律在製定保障上有空缺,或者司法部門從程序上駁回,甚至是不予回應。[原創研究?][31][32][33][34]

对政治案件和有重大社会影响的刑事案件,即使案件名义上公开审理,也会对庭审进行控制[需要解释],主要是限制非公职人员(媒体、当事人亲友)入庭。[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关于行政诉讼法,由于体制问题,执行存在困难,中国大陆“民告官”的成功率较低。[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收容遣送制度劳动教养制度受到大多数的专家的批评,认为它违反《宪法》《立法法》《行政处罚法》及中国签署的国际人权条约,使公民的人身权利不经审判被剥夺,同时没有救济的渠道。2003年6月20日,中国国务院废止收容遣送制度。2013年12月28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废止劳动教养制度。[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在现实中,一些法律没有授权的部门(例如中国共产党各级党委政法委员会)或法律没有规定的办案程序(例如公检法联合办公、协调定案),破坏了法定的司法部门之间的分工、监督、制约的关系。同时,非法定侦查机关(如纪委监察等),也在某些职务案件中行使侦查权,靠“双规两指”获取嫌疑人的证据,并自行决定是否移交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各级政府和部门领导要求的“限期破案”、“命案必破”,给侦查机关造成了巨大压力,也被指干预司法。[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對一些弱勢群體(如農民工、農民、城市低收入群體)的司法保障權利正在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大陸地區的媒體也對這部分公民各種權益的保障進行過報導,目前部分人的權益保障相當不足。[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另外,有些被當局認定的特殊群體(如六四人群、法輪功、宗教人士、低層維權人群),由於有政治方面的禁忌,這部分人的權利保護相對薄弱,黨委通過口頭傳達等行政手段就可以在公檢法中拒絕這類人群的被侵權申訴和起訴[35]。他們的司法保障權利受到部分剝奪,這些人群的合法權利在被侵犯下也無法尋求司法救助。[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参考文献[编辑]

  1. ^ 南方都市報李步雲:二十年改一字從刀“制”到水“治”[永久失效連結]
  2. ^ Randall Peerenboom & He Xin, Dispute Resolution in China: Patterns, Causes, and Prognosis, 4 East Asia Law Review (2009), found at Penne. ALR websit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3-25.
  3.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李步云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4. ^ 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總目標. 新華網. 2014-10-23. 
  5. ^ 特稿:黨天下是法治的天敵. BBC中文網. 2014年10月25日. 
  6. ^ 點評中國:“習近平法典”的真諦. BBC中文網. 2014年11月3日. 
  7. ^ 姜伟: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的开场白,中国网,2011-10-29
  8. ^ 受权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新华网,2013-11-16。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3-03.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6省市试点司法体制改革 法官跳出普通公务员序列,腾讯,2014-06-16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凤凰网,2014-10-28
  11. ^ 11.0 11.1 关注法院司法改革:执行制度改革风往哪儿吹,新浪,2005-08-26
  12. ^ 人民法院“四五改革纲要”核心内容发布,新华网,2014-07-09
  13. ^ 13.0 13.1 13.2 肖扬卸任:最具平民情结首席大法官,新浪,2008-03-17
  14. ^ 14.0 14.1 14.2 最高法院蒋惠岭法官谈司法体制改革十大细节问题,西北刑事法律网,2013-12-05[永久失效連結]
  15. ^ 陈杭平:中央力推“立案登记”彰显司法博弈,财新网,2015-04-03
  16. ^ 再审制度改革的回顾与展望,新浪,2008-12-07
  17. ^ 赵国玲、徐然,我国未成年人审判制度改革之检讨,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2012年01期
  18.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陪审员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2010-02-23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10-09.
  19. ^ 肖根宝,也谈“本调解书与判决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学习与辅导1987年02期
  20. ^ 调解优先与调判结合——访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万鄂湘,人民法院报,2011-01-19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10-28.
  21. ^ 莫误读了“司法人员分类管理”,人民网,2014-08-07
  22. ^ 22.0 22.1 22.2 22.3 以改革创新精神引领检察工作奋力前行,中国江苏网,2014-10-27
  23. ^ 最高检就人民监督员改革试点工作答记者问,半月谈,2014-09-22
  24. ^ 人大教授:检察机关在职务犯罪中刑讯逼供已超公安,大庆网,2014-03-17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11-05.
  25.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381号) 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2003年6月20日
  26. ^ 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废止劳教制度决定,搜狐,2013-12-28
  27. ^ 中国监狱改革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新浪,2006-11-16]
  28. ^ 全国人大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2018-06-07]. 
  29. ^ 習近平:決不能走西方司法獨立路 參與國際事務須佔「法治制高點」. 
  30. ^ Economy Rankings. The World Bank. 2012-6 [2013-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4). 
  31. ^ 章詒和告官 法院不受理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5-01.
  32. ^ 政治權利的司法救濟何在?陳永苗
  33. ^ 遼陽工人遊行申請被拒
  34. ^ 六四死者家屬支持起訴李鵬 中國法庭不受理
  35. ^ 高智晟在給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兩封公開信中[1][2],詳訴了法輪功人員沒有司法保障的現狀。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