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性婚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規定婚姻为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對同性結婚法無明文規定,法律制定時,未考慮到同性婚姻以及其他形式的民事結合的需求和可能性。2009年的调查显示超过30%的北京人支持“同性婚姻”,其余持不确定或反对态度[1],而在2019年12月凤凰网所做的一份网络民调显示,有近70%的网民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2]

歷史[编辑]

中國歷史上於幾百年前的中國明朝閩地,男風盛行,兩個男子拜堂成親的風俗時有所聞,那時人們稱這種關係為「契兄弟[3]清朝粵地,也有不願出嫁男子,二女同居共營生活的「自梳女[4]

法律提案[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条和第五条[5]中規定“婚姻”為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而未考慮到同性婚姻以及其他形式的民事結合的需求和可能性。同性之间“结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具法律效力,也不受法律保护和拘束。

在中国同性恋社群中广为人知的社会学家李银河教授分别在2003年、2005年、2006年和2008年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交了作为婚姻法修正案的《中国同性婚姻提案》。因为未能得到足够多的附议人,她的所有的四次提案均未得以进入大会审定议题。然而,李银河于2008年表示“虽然今年几乎不可能成功,但是应当一年接一年地提下去,直到它通过为止。”[6]2008年,同性恋权利支持机构发起了一项运动,意图收集足够的签名来支持对同性婚姻的认可。[7]2010年月1月3日,一对分别为46岁及27岁的同性恋男子在中国成都的一个酒吧内举行了婚礼。国内媒体均有报道,但是他们的婚姻在中国大陆并不能获得任何法律形式上的认可及保护。[8][9][10]

2013年,百餘同性戀者父母致信人大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11]

2015年12月16日,孫文麟和胡明亮起訴湖南省長沙市芙蓉區民政局要求登記結婚或為「同性戀婚姻維權第一案」,他主張《婚姻法》原文並不是「一男一女」,而是「一夫一妻」。「在我的理解裡,這個『一夫一妻』並不是指要一男一女的異性戀才能結婚,而是男男、女女、男女都可以結婚,這樣的法律才算是沒有歧視的。」[12][13]。4月13日,長沙芙蓉區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原告敗訴,社會學家李银河表示:「他們做這件事是很有勇氣的事情,即使失敗也要堅持,也要爭取自己的權利。勝訴的可能性非常小,因為它只是按照現行的婚姻法做另一種解釋,這東西不足以推翻原來的條文,所以還是象徵意義比實質意義大」[14]。此案代理律師表示:「作為中國第一個得以立案的同性婚姻登記案件,不管勝訴與否,都有歷史意義。」[15]

2019年10月,中国同婚促进团体“爱成家”在中国各大社交平台号召挺同民众前往全国人大网的法律草案征求意见板块对《民法典婚姻家庭篇》有关婚姻、亲属定义及赡养关系等条文提出意见,并组织中国其他同运团体以向人大寄信的方式表达对同性婚姻的支持。[16]

官方态度[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于同性恋的态度可以归结为“三个不”:“不支持;不反对;不提倡。”[17][18]但同时一直视同性恋议题为“敏感话题”:2010年时北京警方突查同性恋聚集地牡丹园并带走大批同性恋者讯问;2013年时任冰岛女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携同性伴侣约妮娜·列奥斯多蒂访华时,中国官方媒体也刻意在报道中忽略了其夫人的消息。[19][20][21]

1997年3月14日,同性性行为在中国被去罪化。2001年4月20日,卫生部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中移除。但对同性婚姻未作考虑。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吴建民在被问及李银河的同性婚姻提案时表示,同性婚姻在中国“仍太超前”。他强调即使在许多被认为比中国更加自由开放的西方国家,同性婚姻也未被认可[22]

此外,中国政府声称“为保护儿童”,所以禁止外国同性恋者收养中国儿童。[23]

2018年4月15日,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在其名为人民日报评论的微信账号中发文表示“性倾向不止一种,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都属正常,绝不是疾病。”[24]

2018年11月6日,在日内瓦召开了中国UPR第三轮审议。在这次会议上,多个国家提出了有关LGBT+群体权益问题(如反歧视立法、社会保障、反暴力)的相关建议。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首次正面回答了有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LGBT+权益的相关问题。[25][26]

原文如下:

2019年起,中国大陆各地公证处开放办理同性伴侣意定监护公证。[27][28][29]

2019年8月21日,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工委召开的第一次记者会上,有记者提出中国是否会允许同性婚姻合法化,发言人臧铁伟回答到:“我国现行婚姻法规定的一夫一妻制是建立在一男一女结为夫妻基础上的婚姻制度,这个规定是符合我国的国情和历史文化传统的。”同时他还指出,由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尚未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性,故《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仍然会维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所规定的一夫一妻制。[30]同年12月20日,法工委发言人岳仲明称:有意见建议将“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31]但在2020年5月18日,法工委民法室主任黄薇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称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意见是“有组织的”,很多内容都相同,“就是复制粘贴”,并表示“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首次发言人记者会上已作出回应:将维持一夫一妻(一男一女)婚姻制度”。[32]

参考文献[编辑]

  1. ^ Beijing's 'happy couples' launch campaign for same-sex marriages(同性婚姻"幸福俪偶"活动在北京举行). 2009-02-25 [2009-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28) (英语). 
  2. ^ 王姝. 法工委发言人:有意见建议“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民法典. 新京报 (凤凰网). 2019-12-20 [2020-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9). 
  3. ^ * 那些年,男生與男生可以結婚!. [2018-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1). 
    • 沈德符萬曆野獲編》:「閩人酷重男色,無論貴賤妍媸,各以其類相結,長者為契兄,少者為契弟。其兄入弟家,弟之父母撫愛之如婿,弟後日生計及娶妻諸費,俱取辦於契兄。其相愛者,年過而立,尚寢處如伉儷。」
    • 袁枚子不語》:「閩俗原為聘男子為契弟之說,聞里人述夢中語,爭醵錢立廟。果靈驗如響。凡偷期密約,有所求而不得者,咸往禱焉。」
  4. ^ * 張杰. 中國古代的女性同性戀 (PDF). 樹德人文社會電子學報. 2010, 6 (1) [2018-06-1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8-06-17). 《粤遊小志》:若婢女不願嫁,積資自贖開臉傭工者,廣俗謂之自梳妹,實為物色尚未有屬也。至廣州女子,多以拜盟結姊妹,名金蘭會…近十餘年風氣又復一變,則競以姊妹花為連理枝矣。且二女同居,必有一女儼若藳砧者…又謂之拜相知,凡婦女定交後情好綢繆,逾於琴瑟,竟可終身不嫁 
    • 黃淑祺. 李漁戲曲《憐香伴》中的女性情誼 (PDF). 世新中文研究集刊. 2009, 5: 167–194 [2021-02-1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4-27). 《後續嶺南即事·戒契相知文》:結拜相知,借稱姊妹。始共言,繼共笑,兩兩情投。日同坐,夜同眠,雙雙意合。於是指白水一聯盟,對青燈而發誓。十年不字,本是無郎,二女同居,何妨作婿。以上顛倒,帳中認作鴛鴦 
    • 楊秋. 試論廣州地區的自梳習俗及其在近代的表現. [2018-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7). 《趨庭瑣語》:《漢書》兩女相配謂之對食,此風已古。粵俗女子三五成群相聯不嫁,嫁亦不歸,初猶順德、南海等縣有之,近則相習成風,隨地皆是,所謂後生梳頭媽者。 
  5. ^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修正). 中国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05-08-21 [2011-12-06]. 全国人大法规库.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22) (中文(中国大陆)‎). 
  6. ^ 李银河同性婚姻立法再受挫 此观点在中国太超前. 2006-03-05 [2006-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3-16). 
  7. ^ 中国同性婚姻大事记. 2008-07 [2009-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20). 
  8. ^ 国内首例男同性恋公开结婚 吁社会平等对待. 2010-01-26 [2010-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28). 
  9. ^ 成都两位男同性恋公开结婚. 2010-01-26 [2010-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2-08). 
  10. ^ 国内首例男同性恋者公开结婚 每天遭数十人围观. 2010-01-26 [2010-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30). 
  11. ^ 百餘同性戀者父母致信人大籲婚姻合法化. BBC. 2013-02-27 [2015-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31). 
  12. ^ 湖南現「同性戀婚姻維權第一案」:登記結婚遭拒後起訴民政局. 澎湃新聞. 2015-12-18 [2015-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21). 
  13. ^ 中國同志婚姻權第一案,民政局被告上法庭. 紐約時報. [2016-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9). 
  14. ^ 中國 「同性戀維權第一案」敗訴. 僑報網. 2016-04-13 [2016-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9). 
  15. ^ 亞洲同婚進程比一比:誰正漸趨保守?誰又是繼台灣之後,最可能合法化的國家? 2019.3.21 換日線
  16. ^ 小山. 中国同性恋者发动联署 冀10万门槛促人大回应 微博7千万人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9-11-09 [2020-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1). 
  17. ^ “出柜”大学生致信两会,促同性婚姻合法. 德国之声. 2014-02-26 [2015-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18. ^ 中国两对同性恋伴侣公开结婚吁社会平等对待. 荷兰在线. 2012-08-22 [2015-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19. ^ 冰岛女总理到访,官媒“和谐”夫人. 德国之声. 2013-04-17 [2015-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20. ^ 北京警方國慶前突查同性戀聚集地牡丹園. BBC. 2010-09-28. 
  21. ^ 外媒:八成中国同性恋者迫于压力选择结婚. 新浪. 2013-04-15 [2015-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22. ^ 李银河同性婚姻立法再受挫 此观点在中国太超前. 2006-03-05 [2006-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3-16). 
  23. ^ Intercountry Adoption - China - Who can Adopt? - Marriage Requirements. [201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22). 
  24. ^ 人民日报评论:“不一样的烟火”一样可以绽放. 新浪. 2018-04-15 [2018-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5). 
  25. ^ Translives. 中国UPR第三轮审议于日内瓦举行 首次正面回应LGBT+权益问题. 2018-11-08 [2018-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09). 
  26. ^ Chinese delegation’s stance on LGBT issues at UN applauded at home as massive progress. 環球時報 Global Times. [2019-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0). 
  27. ^ 南京公证处撑同志 让同性伴侣名正言顺. 中国数字时代. [2019-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7). 
  28. ^ 王丹妮. 我为同性伴侣办意定监护公证:他们怕手术时无人签字 公证被当做结婚证明. 搜狐. 极昼. [2019-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8). 
  29. ^ 我处办理全市首例 特殊群体意定监护公证. 腾讯微信. 北京国信公证处. [2019-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8). 
  30. ^ 王姝. 法工委发言人:一夫一妻制符合我国国情和文化传统. 新京报. 2019-08-21 [2020-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4). 
  31. ^ 法工委:有意见将“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民法典. 2019-12-20. 
  32. ^ 小山. 中国同性婚姻呼声被疑炒作 人大重申一夫一妻制.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5-19 [2020-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0).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