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袁枚
袁枚

《清代学者像传》第一集之《袁枚像》,清葉衍蘭摹繪


大清江寧縣知縣
籍貫 浙江省錢塘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子才,号简斋,别号随园老人
出生 康熙五十五年三月二日
(1716-03-25)1716年3月25日
浙江省錢塘縣
逝世 嘉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
1797年1月3日(1797-01-03)(80歲)
江蘇省江寧縣
出身
  • 乾隆三年戊午科舉人
  • 乾隆四年己未科進士出身
著作
  • 《子不語》
  • 《隨園詩話》
  • 《小倉山房詩文集》

袁枚(1716年-1797年),清代诗人,散文家。子才简斋,别号随园老人,時稱隨園先生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祖籍浙江慈溪[1][2],年廿四中進士,曾官溧水江浦沭陽江寧等地知縣,不到卅八歲即辭官還鄉,致仕之後因投資地產有道,家財萬貫。

袁枚擅長制藝,能寫駢文小品文筆記,乾隆時期為诗坛盟主,又為“清代駢文八大家”、“江右三大家”之一,文筆亦與大學士直隸紀昀齊名,時稱「南袁北紀」。其喜好廣泛,甚至編寫食譜志怪小說,著有《小仓山房文集》、《随园诗话》、《子不语》、《祭妹文》等。書信亦有名,其《小倉山房尺牘》與許葭村《秋水軒尺牘》、龔未齋《雪鴻軒尺牘》,人稱「清代三大尺牘」。

袁枚生平喜稱人善、獎掖士類,也提倡女性文學,廣收女弟子。不喜理學漢學,追求自由,反對統一思想,他說「物之不齊,物之情也,天亦不能做主,而況於人乎?」,故被當時的許多文人嚴厲批判,袁枚依然悠哉度日,在文壇享有盛名。

生平[编辑]

先世世居宁波府慈溪县,六世祖袁茂英,明万历进士,官至布政使。袁枚家貧,父親袁濱,四處擔任幕賓為生,仰賴母親章氏針線女紅持家,袁枚發憤苦讀,十二歲(1728年)中秀才,鄉里視為神童,「少聰穎,年十二能文,嘗作《高帝》、《郭巨》二論,莫不異之」[3]乾隆元年(1736年)因長相俊秀,文筆優美,受廣西巡撫金鉷推薦應博學鴻儒科考試,「乾隆元年,先生游廣西,省其叔父於巡撫金公幕,金公奇其狀貌,命為詩,下筆千言,遂大為讚歎。」年僅二十歲,是當時年紀最小的,故未錄取。三年(1738年)舉人乾隆四年(1739年)中進士第二甲第五名,選翰林院庶吉士,年方廿四。大學士史貽直翻閱其文,辭采豐美,論調凌厲,讚為「當世之賈誼」。

袁枚的文名極佳,翰林散館,卻不知為何未受館內青睞,被外派為知縣,曾溧水江浦沭阳等县[4]。由於年輕任官,其父袁濱怕袁枚施政不得民意,曾私下探訪溧水縣民對袁枚的看法,結果每一個人都說「吾邑有少年袁知縣,乃大好官也。」乾隆十年(1745年)任江宁(今江苏南京)知縣时[5],推行法制,不避权贵,颇有政绩。袁枚治理地方頗有一套,他四處探訪民情,並在縣內布有大量耳目,暗中將土豪惡霸、劣紳奸人名冊紀錄,每當有案件發生,他就一一核對名冊,並與當地的地方人士合作破案,他處罰壞人,用刑謹慎,但卻會將他們的敗行劣跡寫成文章,公告在縣衙,改過三年之後,方才撕毀布告,故惡人互相警戒,不敢犯法。两江总督尹继善稱讚他:“可谓宰相必用读书人矣!”[6]

袁枚三十八歲即厭惡官場生活,休官養親,不复为官,于金陵小仓山筑“随园”恬淡自居,蒐集书籍,创作诗文,悠闲度过五十年。他在给友人程晋芳的信中说:“我辈身逢盛世,非有大怪癖、大妄诞,当不受文人之厄。”游历南方诸名山,与诗友交往。

八年任官,頗儲俸祿,加上文名在外,時常為各地富豪世族寫跋撰序、作墓誌銘,潤筆所得甚多,致仕後藉以投資,理財有道,盛置田產,招募大量佃農,蓄積數萬兩銀,以財自娛,但為人仗義疏財,在好友程晉芳死時,焚毀程晉芳所欠白銀五千兩的借據,不但不向其親人索討,還拿了一筆錢餽贈程晉芳的遺孤[7]。晚年過世時,留下了“田產萬金,餘銀兩萬”,交付經營,以餘息供家族後人讀書營生。

文學[编辑]

袁枚以名闻当世,创作讲求性情个性,提倡“性灵说”,反对清初以来拟古和形式主义的流弊,使诗坛风气为之一新,与蒋士铨赵翼并称“江右三大家”,文筆又與纪晓岚齊名,時稱「南袁北紀」。袁枚皆通,為清代駢文八大家之首,文章通發性情,兼取六朝駢儷,「合一」,較桐城派通達,亦提倡女性文學

下列其古詩《所见》。

牧童骑黄牛,
歌声振林樾。
意欲捕鸣蝉,
忽然闭口立。

1912年11月24日德語文學大師卡夫卡在寫信給當時的未婚妻菲莉斯.鮑威爾時,引用了袁枚的《寒夜》[8]

寒夜读书忘却眠,
锦衾香尽炉无烟。
美人含怒夺灯去,
问郎知是几更天。

袁枚《小倉山房尺牘》、許葭村《秋水軒尺牘》、龔未齋《雪鴻軒尺牘》,人稱「清代三大尺牘」。

袁枚收錄了許多鬼故事,以簡潔明暸的筆法,寫成筆記小說子不語》,與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齊名,兩人也曾在各自的著作中提起對方。

袁枚也是一位美食家,写有著名的《随园食单》,是清朝一部系统地论述烹饪技术和南北菜点的重要著作。该书出版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

親人[编辑]

袁枚之妹袁機亦甚具學識,《如皋縣誌》、《杭州府志》、《清史稿·列女傳》皆有傳。袁機於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卒,袁枚八年後寫有〈祭妹文〉[9]

正室王氏無子,收繼袁家同宗晚輩袁通為子。

側室陶姬,生一女。

袁枚六十餘歲時,側室鍾氏生子,袁枚賦詩曰:「六十生兒太覺遲,即將遲字喚吾兒。」,取名袁遲袁遲(1779-1828),字真来,知名畫家,著有《画林新咏》等,袁遲生有三子。

逸事[编辑]

葛建初《折狱奇闻》记载,袁枚任江宁知县期间,曾巧断一起“裁缝之女奸杀案”。有一名裁縫之女兒被姦殺,地上有一截被咬斷的舌肉,衙役捕到一名舌傷的「貨郎」,並要斬首示眾。袁枚認為,兇手如在犯案過程被咬斷舌頭,必然疼痛難忍,不可能再繼續強姦下去。所以袁枚謊稱死者託夢,即將透過纏足布顯靈,他要公開「審判那塊布」,吸引大批民眾圍觀。此時,袁枚逼迫每一個圍觀的鄉民都必須去觸碰那塊布,有兩個男子惶然不安,袁枚立刻加以拘捕,一問之下才得知,這兩名男子知「貨郎」因強吻少女,被咬斷舌頭之後,就跑去姦殺那名少女,心想可以嫁禍給那名「貨郎」,聽說「審布」奇聞,趕來觀看,誰知袁縣令智謀特高,只好甘心認罪[10]

袁枚與桐城派姚鼐因創作理論互相牴觸,所以被姚鼐攻擊為“詩家之惡派”,但其實袁與姚私下是好友。袁枚過世後,姚鼐深感惋惜,還不顧眾人反對,寫下《袁隨園君墓誌銘并序》,成為文壇佳話。

袁枚喜愛聲色,夜夜青樓劉成禺世載堂雜憶》記載,袁枚曾被嶺南詩家黎二樵批評為「大嫖客」而不見,劉成禺稱:「故《隨園詩話》中,無及二樵者。」袁枚的好友趙翼曾揶揄袁枚「占人間之艷福」、「引誘良家子女」等,還消遣他,說如有來生,袁枚會投胎成蜜蜂、蝴蝶,可以日日採花。袁枚對喜歡風月一事無所忌憚,還推崇古代名妓蘇小小,刻了一枚印章,寫著「錢塘蘇小小是鄉親」,四處蓋印。

袁枚為人放蕩不羈,又公開反對儒家理學許多封閉的思想,當時盛傳刘墉擔任江寧府知府時,認為袁枚败坏风俗,一度蒐集證據,要將他法辦,甚至斬首,但當時朱竹均出来講情,刘墉才沒有下手。也有人說刘墉並非要將袁枚殺死,只是要驱逐他,但是袁枚之恩师尹继善勸阻劉墉,劉墉才停止。而後袁枚稱頌刘墉“月无芒角星先避,树有包容鸟亦知”,刘墉一生都能背誦。不過,當事人袁枚澄清,劉墉並未與他結怨,此事子虛烏有。

注釋[编辑]

  1. ^ 清代诗人袁枚. ·子夜星网站. [2013年1月20日]. 
  2. ^ 清‧袁枚《小倉山房尺牘》〈与钱竹初书〉:「枚祖籍慈溪,為兄部民,因生長杭州,數典忘祖。」
  3. ^ 錢泳《履園叢話》
  4. ^ 光绪六年《江宁府志》卷二十二、光绪九年《溧水县志》卷五
  5. ^ 《小仓山房文集》卷四
  6. ^ 牛应之《雨窗消意录》卷三
  7. ^ 《清史稿·文苑传二·袁枚》:“举借券五千金焚之,且卹其孤焉”
  8. ^ 卡夫卡全集8.83-87頁
  9. ^ 祭妹文〉首言:「乾隆丁亥冬,葬三妹素文於上元之羊山而奠以文」。
  10. ^ 葛建初《折狱奇闻》

參考資料[编辑]

  • 王標:《城市知識分子的社會形態——袁枚及其交游網絡的研究》(上海:上海三聯書店,2008)。
  • (日文) アーサー・ウェイリー『袁枚 ― 十八世紀中国の詩人』(平凡社)ISBN 4-582-80650-3
  • (日文) 平川祐弘『袁枚 ― 「日曜日の世紀」の一詩人』(沖積社)ISBN 4-8060-4703-1

外部链接[编辑]

江右三大家
袁 枚 | 蔣士銓 | 趙 翼
清代駢文八大家
袁枚 | 邵齊燾 | 劉星煒 | 吴锡麒 | 曾燠 | 洪亮吉 | 孫星衍 | 孔廣森